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赖小子>影评>青绿黄的青春

青绿黄的青春

电影中文名

赖小子

2009-01-14 20:27

忘川912751

忘川912751

想看 - 评分7.2

 

绿黄的青春

青色/青涩里的忧伤昨天:

2006年香港的电影不是个好年份,业界也实在拿不出点能让人品咂的电影。作为唯一入围第56届柏林电影节竞赛单元的华语片,《伊莎贝拉》最终夺得了最佳电影音乐银熊奖,也为香港贡献了一个梁洛施。 “《伊莎贝拉》是一部柔和而又悲伤的影片,两位男女主角憧憬着明天,却被自己的昨日紧紧束缚着,有一种无助的美。”

贯穿影片的青色调,甚至梁洛施丝质的衣服,都是淡淡的青色。电影里的青绿色代表常是诡秘与恐怖,而这里有着的是一丝丝的温馨和暖味,而这种青色,也是一丝暧昧。而这种青绿色,与夺得了最佳电影音乐银熊奖的感伤调子,杜汶泽唏嘘的须根,蒙太奇成的是笼在观众心里的浅浅的忧伤。

金牌配角杜汶泽终于在这个简单的故事里首次当了回主角,演绎出了一个中年男人的无奈与迷惘。憧憬着的明天被昨天紧紧束缚着,无助的哀悼。片名“伊莎贝拉(isabella)”也是女主角梁洛施的英文名。在西班牙语里面,isabella就有“上帝的承诺”的意思。电影里似父女又不是父女俩的似情人又不是情人的小温馨、小浪漫、小平淡和小阴郁,是对马振成的昨天拜祭。

青色调里的青涩,有马振成的青春岁月,一切的黑色幽默,都是在那个昨天里的青春悸动和今天里的忧伤迷惘。

没有故事的绿色残酷青春:

青年导演韩杰的处女作《赖小子》,在第35届鹿特丹国际电影节上一鸣惊人,勇夺最佳影片金虎奖,为2006年的中国电影赢得开门红。

看《赖小子》,自然的联想起杨德昌的经典作品《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同样是少年,也同样有杀人事件,但大导演杨德昌和韩杰所呈现的当然是千差万别的故事的寓意。

《赖小子》的故事情节非常简单,平淡而灰暗的画面给我们讲述了九十年代里的山西,喜平和两个铁哥们儿溜溜、二宝终日无所事事地开着拉煤卡车游荡在这个小镇。溜溜泡了学校女生光秀,被光秀的同桌小四殴打。报复从此开始,在校园广播共青团歌的伴奏下,喜平抢先用铁棒挥向小四的脑袋。三个人一路逃亡,没有方向,没有明天,只有青春炽热的身体。他们愤怒、堕落,背叛……去阳泉的路上,喜平和溜溜抢劫出租车司机。慌乱中,喜平用偷来的枪打中了兄弟的胸口。溜溜死了,可学校的小四没死。喜平回到家乡,他无法面对溜溜的父亲说出真相,青春就这样结束了,可他还不知道如何面对。

一部绿色调的电影,现实得真实,真实得残酷。韩杰和他的同辈们摆脱了商业化的第五代导演的模式,他们创造了这种几近纪录片的新电影,众人谓之“第六代导演”。一种艺术形式必须以一种极端的姿态和方式来打破已有的格局,它才能被人们重视,进而成为人们所接受的艺术,可能这些姿态和方式很让时人所无法理解。

电影绿色调里以一段简单的口琴声和崔健的《红旗下的蛋》铺开,无限奔驰的拉煤车展示出的是“在路上”这个命题。影片里有多处车奔驰在路上的情景,绿色的光线里展示出的是他们的迷惘和逃亡。绿色是生命的颜色,他们的生命也正是在风华正茂,只是他们却正在被无情的边缘化,这个边缘化,不止是这些二十来岁的青年人,还有影片里现实得残酷的矿工、矿难。

绿色的植物、荒凉的黄土高坡和真实的矿工生活,构成了《赖》的背景,虽然《赖》放在多个年代故事照样存在并合理。不管社会如何改变,经济如何发展(影片中就是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九十年代末期),有些原始层面的问题永恒存在,青春的命题正是其中之一。而韩杰展示的却不是《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回忆,不是《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的凝重,不是《冬冬的假期》的阔别童年,他展示的是一个残酷的青春,青春里的迷惘。

影片里有着真实青春该有的一切,躁动、崇尚武力、暴力、偷情、性……影片里性的镜头也有着几遭,没有好莱坞几近色情的床戏,没有中国某些片子的刻意回避,透出的不是色情而有几丝温情。

年仅28岁的导演韩杰正是山西人,他的《赖小子》直接有力地展现了当下中国青少年成长中的问题。扮演男主角“喜平”的白培将就是一个曾进过看守所的犯罪少年,他是电影开机前三天韩杰从县城网吧里找来的,他眉宇里透着杀气的出演是对影片最生动最有质感的诠释。而《赖》的英文译名《Walking on the Wild Side》则更明显的带有“垮掉的一代”名将杰克凯鲁亚克传世之作《在路上》的寓意和韵味。

绿色调里的,宣布的是中国当今青少年的残酷青春。

浮浮沉沉的青春挥别:

演员导演姜文的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如今来看,已经是一部时代里的经典。作为一部讲述文革时期年轻人面貌的电影,姜文没有安排惯有思维的政治斗争和陈腐腔调,也没多少对文革这个噩梦的思考。他关注的是那个时代里年轻人的原生态,描述的是文革期间马小军、米兰等一群少年在迈向青春时的心理与胜利的躁动。本片获第51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沃尔皮杯最佳男演员奖(银狮奖),第33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摄影奖,新加坡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美国《时代》周刊年度十大佳片评选“国际十大佳片第一名”。对文革时期青少年的生活状态和青春期的困惑有着极为真实的描绘,影片画面优美,表演朴实,公映后获得极高的上座率。

讲述文革的一部片子,起了这么个温暖念旧的片名。姜文的用心可谓值得玩味。比之王朔原著《动物凶猛》,《阳光灿烂的日子》确实吸引人,而吸引人的,还有那时稚嫩的夏雨。稚嫩的夏雨表演却不稚嫩,自这部片子,喜欢上夏雨的演技和他的摆酷。

青春是一个怎么样的命题?这个话题可能和生命一样,是一代一代的人探究和感悟的玩物。《阳》里的青春,是躁动和粗暴的。这种躁动和粗暴,是姜文在片尾的黑白画面的欢笑,是《伊莎贝拉》里的马振成的17岁,是《蛊惑仔》里的陈浩南和山鸡的纹身。

贯穿影片的黄色调子,直是真的有阳光照耀一样。合着青绿色的嫩黄,昭示出青春这个命题。马小军、米兰、刘忆苦他们就这样在耀眼的阳光与遍地的红旗中间度过自己的青春,有冲动、有爱情、有性、有幼稚、有失败、有冒险,也有成长。而性是让马小军彻底脱离他青涩青春的最终毒药,马小军在雨夜里对米兰大喊“米兰,我爱你”时,米兰将他搂在怀里,她却还是和刘忆苦在一起。马小军用“强暴”这种方式去了结他的青春,却被米兰打败了,米兰一句“这样很痛快吗?”他撂下一句“痛快”后落荒而逃。

再来就是影片中值得玩味的一个镜头。马小军在游泳池里伸出手,换来的是昔日同伴的一脚踹下,他在泳池里浮浮沉沉,起来,又被踹下去,再浮起,再被踹下去。姜文在此将摄影放在了水下,水下看水上的世界,是模糊的,踹马小军的,有冷落他的昔日好友,也似乎有他殴打过的小混混们。当他最后一次无助的浮起来的时候,人都没有了,只有他尸体般的漂在泳池里。

浮浮沉沉的,是他和那个时代里对青春的挥别。泛黄的青春,难怪姜文用怀旧的黄色调来作为这部片子的主色。泛黄的电影里,是泛黄的青春回忆。

伴随着姜文的旁白,影片步入尾声,米兰走了,刘忆苦后来当兵被炮弹炸傻了……影片以黑白色来结束黄色调的主旋律,暗示着青春终于变成了回忆。成长后的马小军等人坐着豪华轿车谈笑,路旁却出现了傻子“古伦木”,他们高呼“古伦木、古伦木”,傻子不再像以前一样“欧巴、欧巴”地回应他们,而是继续骑着他的木棍,狠狠地回应一句:“傻B!”影片在这声余音里结束。

一群正常人对青春的无限回忆,以傻子“古伦木”一句意味无限而回味无穷的骂语发出深思。这是姜文的意味深长。

青春的命题:

青绿黄的青春,在《伊莎贝拉》、《赖小子》、《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铺展开来。永恒青春里永恒的迷惘、残酷、暴力、性,还有绵绵不断的忧伤,青春里理想主义和无限激情,在这三部片子里被“边缘化”(或许说《阳光灿烂的日子》还是一部理想主义的片子,此片更重的是回忆)。三部片子同样都是哀伤青春,《伊》里被昨天束缚而忧伤,《赖》里无语面对即将逝去的残酷青春,《阳》里追忆灿烂理想而懵懂的青春岁月。

大陆“摇滚教父”崔健在台上嘶喊着“你们还年轻吗?”那是八十年代的抒情时代,也是后来他明显就已经苍老的36岁美国演唱会上。狂妄青春的崔健,一首《红旗下的蛋》,让人以为韩杰多了分愤青气息。

只是无论青绿黄还是黑白底色,青春终究是无情的成为过去,成为《阳光》里回忆的材资。

忘川

2007年4月24午后

该片热门影评:

《赖小子》:让我失望的“公路电影”

其实在看到监制是贾樟柯时,我就应该意..

陈赖汉评分4.7

衰败的农村和无路的青年

对我来说《赖小子》最出色的地方不仅在..

Q先森评分8.0

Walking on the Wild Side

《Walking on the Wild Side》,这是《..

有志

《赖小子》:青春残酷物语

  成长的青春是残酷的,不残酷的青..

卒子评分8.0

对电影《赖小子》的一句话点评

演员确实是吊,不过山西人都那球样,导..

锅炉668193评分8.6

更多 1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