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4 个视频 
227 张图片 
25 位演职员 
999+ 条影评 
232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86岁的原侵华日军老兵将日军军服、军刀、军用水壶等多件文物捐赠给《南京!南京!》剧组。

·剧组在拍摄时遭遇了“剧本曝光”事件———一段600字的剧本内容被一名网友发在了某论坛上。这段600多字的内容曝光了影片的开场内容,描述了两个日本军人角川和依田修在日本军舰内的一段对话。片方表示,这个被曝光的剧本只是初稿。

·陆川决定拍《南京!》前曾征求过不少大师前辈的意见,其中吴宇森曾建议说,这样的题材应该再等10年再拍,积累会更充分。但促使陆川快刀斩乱麻下定决心的是吕克·贝松,吕克·贝松告诉他,《南京!》是正餐必须先拍,其他都是点心。当时是2006年6月,陆川与心目中的大师吕克·贝松这顿午餐吃了四个小时。虽然吕克·贝松后来对中国媒体公开表示想为陆川的这部《南京!南京!》担任监制,但最终演职人员中并没有大师的名字。

·片名“南京!南京!”实际上是一句军事口令,有点类似于太平洋战争期间日军奇袭珍珠港的"虎!虎!虎!",它是侵华日军作战指挥部下达进攻南京的指令。

·当《南京!》剧组发展到五六十人的时候,却得知外交部否掉了剧本,当时在拍同题材的多部电影中,只通过了《南京浩劫》一部。

·小豆子的原型是一个名叫季万方的娃娃兵,是当时被日军俘虏的年龄最小的士兵,但最终还是被杀害了。

·为了能选出片中6个主要角色的合适的演员,陆川和他的团队使用了投票方式从众多候选演员中选出,陆川拥有最终否决权。

·原本为高圆圆饰演的姜淑云设计了强奸的戏,但高圆圆在拍摄的时候崩溃了,她冲着陆川喊:"你怎么这么拍呀?"陆川没能说服她。陆川坦言,这是最遗憾的事,因为这场戏很重要,否则影片会很不一样。

·剧组里的日本演员,除了三个是第一次来中国,一句中文都不会外,其余大多是在中国留学的日本留学生。

·中泉英雄是陆川在轮番看了200多个日本演员之后选中的,演完《南京!》后,中泉已经把在日本的家人全部接到中国来定居。但是他在跟着剧组到处宣传的这段期间还是承受着很大的心理压力。在杭州宣传时,他一上台,台下就有观众大叫"八格牙鲁",中泉当场就哭了。陆川的助手透露:"中泉一直担心因为他拍了这部电影,自己的家人会受到伤害。"

·拍日军祭祀那一段的鼓是在河南做的山寨鼓,这个鼓如果从日本定做的话得花好几十万。拍这一段时,原本两位日本鼓手开始觉得鼓皮太软声音不正,最终用灯照了2个小时使鼓皮都绷了起来才解决了这个问题。

·片中枪声的制作,主创花了一年的时间做了仔细考证,搭建了一个"声音实验场"---找射击场,用道具枪实打一次,再把录下来的枪声配在片中而成的。

·影片送审时很意外地并没有要求大面积删改,陆川请王朔看完初剪版后,王朔提了些建议使陆川又剪掉了12分钟。所以现在的公映版本还是比送审时总共少了25分钟。

·拍祭司这场戏的时候,由于日本鼓手不满于在场的一位中国群众演员在拍这么严肃的戏的时候说笑挥手就给了一拳,那批中国群众演员都是武校的,立马围上去,幸好工作人员及时劝阻,不然差点演变成群架。

·拍强奸戏的时候,日本演员都不敢把手放到女孩子身体上,陆川说,如果你不去真演的话,这些女孩子就得一直这么裸着,并且告诉他们该放到什么位置,等到一演完喊"停"的时候,日本演员立马就结束然后把衣服为她们合上,对着女孩子鞠躬。

·有一场戏是伊田杀了唐小妹之后走到大街上,突然有一个人大喊"我要回日本",这不是剧本里有的情节,而是这个日本演员小黑自己演出来的。然后伊田过去"梆"就给他一拳,这一拳打的特别狠,到了晚上小黑的脸肿了起来。

Story

幕后制作

场面庞大逼真
  陆川透露说,在《南京!南京!》中有许多上万人的大场面,比如南京保卫战的场景,比如反映4万人被屠杀的场面,“我希望能够拍出一部真正像样的中国战争灾难片,而且所有的服装道具都要求逼真,每样东西必须有出处。”据悉,影片将在南京、天津、四川几地拍摄,为了真实再现1937年在南京所发生的悲惨场景,剧组将在四川重新建造一个当年的南京城,占地达到1500亩,包括当年南京城的城墙、护城河、总统府、街道等所有影片所要拍摄的景点。

导演陆川阐述陆剑雄: 死对他来说已经没什么

  他毕业于黄埔军校受过良好的教育,教导大队任下级军官,一个德式装备的精锐部队。参加松沪会战,虽损失惨重仍不放弃。回到南京后招兵买马决心死守,城市已遭到日军飞机不间断的轰炸,满目苍夷。腰板很直,军装合体,发型总是修理的恰到好处,棕色的皮肤,脸颊上骨骼分明。满怀誓死保卫南京的决心,鄙视那些个汉奸和贪生怕死的人。当知道政府放弃南京溃逃时突然失去的方向变的很茫然不知所措。

  不愿意过江两边都是丢弃的武器,被逃亡的人流拥挤的帽子不知什么时候掉了,头发也有些的凌乱,脸上也蹭了一些的灰。眼看着罗营长倒下来,脸上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流了一脸。

  历经了无数手无寸铁的市民被残酷的杀戮,心在绝望。还是那身军装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皱皱巴巴的,头上脸上都是血渍不知哪是自己的哪是别人的,跪在日军营地时,死对他来说已经没什么了。

导演陆川阐述江淑云:从神到人的转变

  我觉得,这样一个女人,在37年这样的一个极端的人性灾难中,应该成为女性的普遍代表。她在整个事件过程中,自身信仰,行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在电影的开始阶段,姜淑云是一个教会学校的教师,有点像简·爱。她苍白,单薄,敏感,瘦弱,善良,高挑;内心刻板而傲慢,甚至有些孤独。

  但,姜淑云的枷锁,在她经历的整个南京的灾难中,被彻底粉碎了。

  一开始,她认为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完全可以在这样一场巨大的人道灾难中改变战争的方向。她充满自信,认为自己是上帝的化身,是正义的代表。比如不让中国方面的武装人员进入学校躲藏,因为她觉得只有这样才能拯救难民营中的平民百姓。但是她逐渐地被血的事实(如目睹日军撕毁承诺)震撼。

  她突然意识到:上帝死了。

  当她开始积极地安排各种人逃离这个城市的时候,她不再是神的仆人,她变成为信仰生命为生命服务的勇士。甚至牺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辞。

  在这个瞬间,姜淑云最终完成了从神到人的转变。

导演陆川阐述唐先生:万念俱灰准备赴死

  早年留过洋,通晓英语和日语,在拉贝的家里做管家看起来很是斯文,头发有些的稀疏了却梳理的一丝不乱抿的很紧。有一些稀松的小胡子戴着一付略小一点的眼镜,镜片看起来有些厚。脸颊消瘦肤色有些的暗黄。做点小生意也还是旧式打扮穿长衫戴礼帽,家景并不殷实,有钱人多携家眷内迁时他只能留了下来,期望南京城能守住。沦陷后带着全家跟拉贝进入安全区里。

  亲眼目睹了日军进城后奸淫烧杀的暴行,自己一介平民却无力保护妻女,颓唐委顿看起来愈发瘦弱了许多,稀疏的头发没有那么的整齐了,有一缕耷拉在脑门上。长衫皱皱巴巴的。

  看到心爱的女儿被日本人抛出,不顾一切的嘶喊到无声,摔肿的眉眼血肉模糊,脖子好像快要断了一样,衣服也被血染红了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拒绝了跟着拉贝一起离开,头部裹满了纱布沾满了灰尘,不断的往外殷血伤口处的纱布看起来是深褐色有些的硬了,半边脸上被摔的有些青紫上面还有点擦伤的血痕。眼镜被磕坏了镜片,眼看家人凶多吉少,唐先生万念俱灰,最后撕掉证件也做了赴死决心。

导演陆川阐述唐太太:唯一的一抹温柔亮色

  唐太太,甚至没有自己的名字,这位娇小美丽的上海女人,除了记得每个月把丈夫工资准时收缴上来,也从来不会忘记即使在打扫卫生的时候,也在头上扎上一顶美丽的头巾。这个仔细而善良的妇人,可能永远想不到南京的沦陷,会让她千方百计悉心呵护的家庭彻底陷入黑暗的地狱……她是南京城里肃杀气氛中,唯一的一抹温柔的亮色,也是生命的延续。当她用双手紧紧抓着铁丝网最后一次凝视着自己的丈夫的时候,她拼命抑制着自己的眼泪,对自己说,要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