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密阳>影评>《密阳》:一次本体心理学的试论

《密阳》:一次本体心理学的试论

电影中文名

密阳

2012-05-01 19:56

约书亚的猫

约书亚的猫

想看 - 评分8.0

 


    难发现,在生活中,尤其在电影中,负性心理(一种高级无意识)总是通过女性表现出来。这是一种受到过去的现实影响并被心理异化,传播“死人”的心里感应场的机制。实际上,在李申爱(全度妍 饰)痛失爱子之后,则一直被这种引导理性认知的倾斜屏所牵,而死去的“俊”(鲜正烨 饰)就是这个倾斜屏(倾斜屏:因个人记忆偏离形成的歪曲现实的压抑机制)。由于最近对梅内盖蒂的《电影本体心理学》产生了兴趣,接下来试图用其方法对《密阳》进行分析。

 

    由于负性心理常常播种在女性身上,在电影中常常也把女性作为承载负性心理的表现对象。然而,实际意义却并非尽然。首先,负性心理即便通过女性进行表现或者展示,但是最终是通过男性和女性共同进行消耗的(最后,男性被负性心理唆使,成为其同谋);其次,通过倾斜屏形成的心里感应场最终启动了的形象,则成为了使脱离自我而无法回归到自在(因携,In se)的人格游离于其外的罪魁祸首。实际上,在影片没有开始前,李申爱的人格就已经被负性心理构造了,不知所踪的丈夫成为了引导她携子前往密阳的直接原因,而同时“俊”的尸体则成为她打压心理感应场中的“自在”的另一种遭到异化的理性认知。宗灿(宋康昊 饰)则成为了这块倾斜屏统御的第二个人,直接成为了牺牲者。

 

    形象是不断地被筛选的。密阳人对李申爱的品头论足的内容是被女性形象和记忆痕迹筛选并重建的,而申爱在失去儿子前或者之后对现实形象也是经过筛选的,也就是说,由倾斜屏促成的心理感应场进一步促成了记忆痕迹,与此同时,被心理感应场启动的形象筛选后也形成了记忆痕迹。从另一方向来看,则是倾斜屏通过对记忆痕迹对心理感应场的筛选指导了机体,使得机体在这一规制下重新认识产生对形象的认识。

 

    在负性心理在历史上的长期对个体的作用过程中,也由于个体在族群中的经历和环境状况的相似,从而使得诞生了“神话”这一高级负性心理,最终形成了宗教。而《密阳》中的基督教是非东方的,我们很难想象片中主角中的谁的祖先曾经和摩西一起跨越了红海,和挪亚一起制造了方舟,那么问题就出来了——这种高级负性心理如果不是建筑在非先验的、族群的共同体验之上,那么无论是为之所引导还是脱离这个引导,最终是无法回到自在(因携)的。理由是,在“神话”被负性心理建构起来后,信徒们对“神话”在形象上实际上是通过现世的被异化的记忆痕迹进行完善的,而失去这种信仰的人则意味着“神话”本身的拆解和垮台。那么,这样就一切都能解释通了,李申爱之所以加入基督教,是因为两个死人(丈夫、儿子)的心理感应场在不断地施压,在入教的过程中,不过是把一个心理感应场换成了另一个。同时,由于这个特定的宗教没有本土建构的肥沃土壤,使得它在机体中垮塌后无法使机体回到自在,而是立刻被旧的、死人的心理感应场所替代。

 

    宗灿之所以追求李申爱,则是在本身“自在”的缺失下(浑浑噩噩的汽车修理工,偷看女人内裤的混混),更容易受到来自外部的倾斜屏的统治,这时候,一个死人的心理感应场在这一男一女身上获得投射,进而消解并使之产生异化,终究获得机体的毁灭。乐观的宗灿终于也在家中推翻了CD架而发怒了,而一直以母亲形象出现的李申爱差点成了“妓女”。试图成为“妓女”的过程不妨理解为其获得本体自在的一个途径(成为“妓女”是因为小女孩的恋父情结产生的,这种对父亲阳具的崇拜和对母亲生殖器的代替欲望成为“妓女”的初元动机),假使李申爱真的成功勾引了牧师或者宗灿,那么她可能会在一个高级负性心理(宗教)垮台后,在死人的、旧的心理感应场入侵之前,回到“自在”。那么,她失败了,所以她就走上了割腕自杀的路。

 

    我们似乎觉得李申爱很痛苦,但是她的痛苦在割腕前没有一个是来自外部的直接伤害,而是源于内心的。在机体与自在相隔甚远时,这种痛苦会若隐若现地被表现出来。就好比吸毒的毒瘾,实际上所谓“毒瘾发作”的流汗、精神紧张、颤抖等临床反应并非是“毒瘾”的直接作用,许多临床病症也会出现这些症状,而毒瘾则只是由于毒品在机体心理中建立起了一个倾斜屏的缘故,这个倾斜屏在不断地强调:“吸毒多快乐!”。那么,李申爱对“俊”的想象不过也就是吸毒者对毒品那种自虐式的想象,否则,为何要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反复地播放着“俊”的讲话录音带呢?通过形象筛选而成的记忆痕迹不断地被机体自身强调(倾斜屏会对李申爱说:“你看,你以前和俊儿在一起多快乐!”事实上,我们从影片中看到并非如此),导致这块倾斜屏的不断膨胀,而使得人的活动完全统御在它之下了。最终,在死人的心理感应场完全占据了机体之后,进行自杀感到疼痛后而又呼救。在这个进程当中,当死亡的象征“血”流出来的时候,机体和倾斜屏产生了直接的双向传播和对话,因此将某一方面统御其它的状况打破了。所以,李申爱最后在街上进行求救。

 

    无法想象李申爱自杀未遂后出院,竟依然处在心理感应场的庞大压力之下。面对仇人的女儿夺门而出,对宗灿的态度依旧拒之千里:这是下一个循环的开始,正如同影片之前所表现的一样,只不过是内容稍微有所变化而已。失去“宗教”庇护的李申爱再一次被“庇护”于倾斜屏——被唤起的、遭到异化的过去经历——之下,从而使得她只能继续意志消沉;而至于宗灿,则似乎更像一个自在的机体,在李申爱住院期间,他之前的经历被“洗牌”。但是,我们看到他去给李申爱剪头发后,对他继续保持这个状态就不能抱以什么期望了。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在每种现象进行的过程之中,都是发于自在(因携)而统筹在倾斜屏(被恢复记忆的心理感应场)之下的,所以说,在机体之中,就不断地在循环完成这个生存游戏并且丰富其规则,反复进行着引导、投射和触发。形象在这其中,始终不等同于现实,形象是记忆的“残体”,而且交由倾斜屏进行阉割,再使人自我认识。《密阳》这样一部电影,似乎就是为了印证本体心理学的观点而制作的。不知道梅内盖蒂先生看过没有。

该片热门影评:

《密阳》:秘密阳光下的无限绝望

      ..

有志评分9.1

[转]每一缕阳光都有意思:电影《密阳》

  By 王怡    &..

青秧

崔卫平:美与残酷互相转折(上)

  《密阳》由全度妍、宋康昊主演..

时光连载·名家精选

《密阳》:一次本体心理学的试论

我们可以看到,在每种现象进行的过程之..

约书亚的猫评分8.0

《密阳》 关于痛苦,关于李沧东

1 《看电影》今年第12期有一篇采访李沧..

阿树树评分8.7

更多 13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