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1 个视频 
62 张图片 
164 位演职员 
807 条影评 
21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导演保罗·范霍文和编剧杰拉德·舒伊特曼几乎是长年搭档,而为了这部影片,两人共同为此片构思筹备了近二十年。

·本片在某种程度上融入了导演保罗·范霍文的亲身经历。

·影片投资1600万美元,是荷兰历史上投资最大的影片。

·身为导演的保罗·范霍文也是该片制片人之一。

·这将是范霍文自1983年离开祖国后拍的第一部德语电影。拍摄地选在荷兰海牙和鹿特丹东部,而且全部选用荷兰本土演员和工作人员。

·电影是基于真实的人物和事件改编的。为此保罗·范霍文和编剧杰拉德·舒伊特曼两人共同构思了近二十年。

·片中的歌曲都由卡里斯·范·侯登亲自演唱。

·卡里斯·范·侯登说她认为最难受的几个镜头一是进棺材;二是切鱼头,还被在水里的蚂蟥咬了;再就是最后那场淋“大粪”的戏。她说她没想到这么难适应,到了片场的时候她还很乐观,随后她发现在小拖车里放着几朵花,还有一张保罗·范霍文太太给她的卡,上面写着:“祝你今天好运。”当时卡里斯就想,完蛋了,要是她这么说,就是真要出事了。而且是很糟糕的事。淋“大粪”的时候她还对保罗·范霍文说这个你也要自己来试试,一会儿我拍完了你就来,结果最后拍完她给忘了,回到家哆嗦了一晚上,缓不过来,太难受了。

·影片的预算为1千6百万美元,是迄今为止最贵的荷兰影片。

·当国外的许多投资公司所许诺的资金没有兑现的时候,这部电影在2004年几乎陷于流产。但到了2005年的秋天,当一笔1千6百万的资金终于注入时,该片又起死回生。这使得剧组只有两个月的时间来完成大部分的拍摄。

·由于电影的拍摄超过了预期的时间,这使得本该出现在一出舞台剧上的卡里斯·范·侯登不得不重回制作工作。因此剧院成功地将《黑皮书》的制作公司Fu Works送上法庭,因为卡里斯·范·侯登的缺席而使得该戏剧延迟上演了几个月。

Quotes

精彩对白

Rachel Stein aka Ellis de Vries: Does it never end?

蕾切尔·斯坦恩:永远没个完吗?

---------------------------------------------------------------------------------

Gerben Kuipers: You can stay here. But you have to work.

戈本·库佩斯:你可以留在这儿。但你必须干活。

Rachel Stein aka Ellis de Vries: The harder the better.

蕾切尔·斯坦恩:越苦越好。

--------------------------------------------------------------------------------

Gerben Kuipers: Ellis, a girl didn't show up today. Would you replace her?

戈本·库佩斯:艾丽丝,一个女孩今天不能露面了,你能代替她吗?

Rachel Stein aka Ellis de Vries: Work is work, right?

蕾切尔·斯坦恩:工作就是工作,不是吗?

Gerben Kuipers: Even if it is dangerous?

戈本·库佩斯:即使它很危险?

Rachel Stein aka Ellis de Vries: What have I got to lose?

蕾切尔·斯坦恩:我会失去什么?

Gerben Kuipers: Your life...

戈本·库佩斯:你的生命……

--------------------------------------------------------------------------------

Gerben Kuipers: You met that Muntze on the train, right? And he liked you?

戈本·库佩斯:你在火车上碰到过蒙茨,对吗?他喜欢你?

Hans Akkermans: Liked her...? He fell for her!

汉斯·阿克曼斯:喜欢她……他简直是拜倒在她脚下!

Rachel Stein aka Ellis de Vries: He just showed me his stamp collection.

蕾切尔·斯坦恩:他只是给我看他的集邮册。

Gerben Kuipers: How far would you go with him? For Tim and the others...?

戈本·库佩斯:你同他愿意发展到什么程度?为了提姆以及其他人……

Rachel Stein aka Ellis de Vries: How far...? You mean sleep with him...? I want things to be clear, is that what you mean?

蕾切尔·斯坦恩:什么程度?你是说跟他睡觉?我想把事情搞清楚,那就是你的意思吗?

Gerben Kuipers: How far would you go...?

戈本·库佩斯:你能到什么程度?

Rachel Stein aka Ellis de Vries: As far as that Muntze wants to go... Okay?

蕾切尔·斯坦恩:蒙茨想到什么程度就到什么程度……行了吗?

--------------------------------------------------------------------------------

Gerben Kuipers: We will kill that girl! However, wherever, whenever.

戈本·库佩斯:我们要杀了那女孩!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用什么方法!

--------------------------------------------------------------------------------

Gerben Kuipers: [pointing to Tim's dead body] Do you know who this is?

戈本·库佩斯:[指着提姆的尸体]你知道这是谁吗?

Rachel Stein aka Ellis de Vries: [nods]

蕾切尔·斯坦恩:[点头]

Gerben Kuipers: What do you have to say for yourself?

戈本·库佩斯:你不为你自己说点什么吗?

Rachel Stein aka Ellis de Vries: This.

蕾切尔·斯坦恩:这个。

[holds up the black book - which has the list of victims and offenders during the war]

[举起了黑皮书--里面有战争期间罪犯和牺牲者的名单]

Rachel Stein aka Ellis de Vries: This says everything.

蕾切尔·斯坦恩:这个说明了一切。

--------------------------------------------------------------------------------

Goofs

穿帮镜头

·时代错误:在火车进站时,可以看到火车头蒸气间的电缆,在二战期间还没有电力火车。

·时代错误:在一个被炸得一片狼藉的的房间里,女演员身后的墙上有一个装卫生纸的纸筒,从外形上看应该是现代生产的,当时不会有这种形状的纸筒。

·事实错误:在经历了1944年的“饥饿之冬”后,原野里不会存有一头羊,更不会像在影片结尾所展示的那样,成群结队地跟在汉斯身后。

·事实错误:在地下革命者试图绑架Van Gein时可听到普通雨燕的叫声,这些鸟会在秋天进行迁移,而不会在冬天出现在荷兰。

·事实错误:影片里的人都以火车为旅行的交通工具,但在战争的白热化期间,根本不允许任何火车运行。

·事实错误:影片里出现了几辆有着橡胶轮胎的自行车,而在战争的紧张阶段,只能允许使用木制轮胎的自行车。

·事实错误:军官Muntze和Franken说他们是帝国保安部即SD(Sicherheitsdienst)的指挥官,但在影片中他们却穿着纳粹党卫军即SS (SchutzStaffel)的制服。保安部的军官有属于他们自己的制服。

Story

幕后制作

关于电影

  《黑皮书》是保罗·范霍文和老搭档杰拉德·舒伊特曼(Gerard Soeteman,《纳粹军旗下》的编剧)再度联手炮制的二战题材电影,以罕见的快节奏、浓墨重彩的性和复仇、层层叠起的悬念吸引人心。《黑皮书》延续了范霍文人文关怀和惊悚悬疑气氛并重的电影风格,区别于战争题材的控诉反思,没有以往同类题材电影的沉闷压抑和无法摆脱的思想包袱,从特定人群着手,揭开一个被忽视的历史真相,情色、动作有其采用的必然性,而且效果颇佳,娱乐观赏性也很强,毫不庸俗肤浅。保罗·范霍文和杰拉德·舒伊特曼在剧情编织上设定的唯一原则就是尽可能地好看而不流俗,那种紧密围绕“反思战争”、“荷兰情结”、“抵抗运动”等的惯常打法被全然搁置一边,整个故事集中笔墨浓重书写一个极具戏剧张力的动作性很强的情节剧,如此反而相当好看。

  是天才还是俗人?保罗·范霍文经常模糊这两者间的界限。想必大洋彼岸系统化的运营机制严重束缚了这位“以表现人性恶著称”的个性派电影人,因此,在好莱坞严重水土不服后,保罗·范霍文返回故乡以母语摄制的《黑皮书》多少有些“归复原点”的意味。在宣称“我不能充分地表达自我”之后,这位68岁的电影制作者回到他的祖国荷兰,在1983年之后首次制作他的荷兰语电影。他承认在好莱坞体制之外拍摄电影在资金上永远是个挑战,但所获得的自由值得这样做。

  这部融惊险、刺激、悬疑于一体的故事中的很多元素在好莱坞电影中并不鲜见,保罗·范霍文更凭借在好莱坞二十余年的打拼将商业片中磨练到熟烂的那一套表达移植过来讲述二战故事。其实早在1970年代末期,当保罗·范霍文和杰拉德·索特曼为他们以前的一部电影《纳粹军旗下》搜集资料时,他们即找到了《黑皮书》一片的最初雏形。他们在荷兰学院寻找关于战争的文件时发现,抵抗组织秘密地同德国军官(在电影里是蒙茨,而真实人物是Münt)进行交易,有时地下组织会以珍贵的邮票和停火协议来交换俘虏。“在影片中的德国将军看来,Münt当然是在‘同敌方谈判’。”范霍文说,“他试图同抵抗组织达成交易,这样可使得他们停止对德国军官和士兵的狙击活动,而有的交易也确实成功了。”而影片中的女主人公建立在几个真实女性的原型之上改编而成。范霍文经常将女性角色设置为积极的主角或同男性一样突出。“我认为这是我所呈现出的最令人同情的女性角色,《本能》里的Catherine Tramell是如何的有魅力和性感,但她同时是个十足的恶魔;而《绝命飞轮》《艳舞女郎》里的女孩则是彻底的机会主义者。而在本片里,我们的女主人公则不是投机分子。”除此之外,保罗·范霍文超脱好莱坞的地方,更在于尽管有苦痛,电影的气氛却既沉重又轻灵,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悲凉。

人性的灰色地带

  杰拉德·舒伊特曼的剧本让电影有了史诗的美誉,但这却是一部女人的战争史诗。除了老套的“男人的战争,女人的牺牲”之外,后半段的转折更加出人意表。看似正义的战争,实际上表达的是人性的善恶。保罗·范霍文在此触及到人性的灰色区域:敌我双方和解甚至交融的可能性,电影里没有简单的英雄或恶棍,没有简单地将对阵双方一分为二。在一次采访中保罗·范霍文曾说,片子的剧本他和编剧一起研究了很多年。在荷兰的历史上,那个年代的很多事都被刻意回避了,没有人谈也没有这样的意识,很多人都有一个盲区,他们的经验都来自一些正统的电影情节,是非黑白似乎阵营分得很清楚,但是实际并非如此。而在现今的政治气候下,任何美国工作室能不会允许范霍文去拍摄如此一部在道德上不合情理而又模糊的片子。范霍文说:“我完全同意,美国政府里都是信奉正统基督教和新保守主义的人。布什的教条就是:敌人都是魔鬼恶棍,而这些魔鬼和恶棍都没有任何人性,这一观念在过去的六年里极为盛行。在《黑皮书》里,认为敌人也有人性的观点是被接受的,而对敌人的同情和怜悯并非无论如何都要避免的事。我不相信关于人性的黑白分明的观点--我认为所有的人都是好坏的混合物。将你的敌人称为邪恶的即意味着你用不着再考虑他们。”

关于演员

  《黑皮书》最大看点是女演员卡里斯·范·侯登的出色表演,这部片子成全了她。年仅29岁的卡里斯·范·侯登将自己投掷于主人公的生命之中,她那张含义丰富的脸能在恐惧、挑衅、任性和同情之间自如游走,她足智多谋,甚至在音乐上也有一手,她几乎能玩弄游戏范霍文和他的编剧强加给她的一切。观众会不自觉地被主人公所吸引。访谈时问卡里斯,为什么保罗·范霍文会选她作女主角,她说,她猜保罗·范霍文需要的是一个有神秘感的女人,而不仅只是袒胸露乳。她说在准备演这部片子的时候,她要做的,是赋予这个角色女性的力量,不要矫揉造作,不仅仅是个英雄什么的,而是一个女性,而且是让观众喜欢的女性。

  “我强烈地感受到如果没有卡里斯·范·侯登,这部电影就不会成为可能。”范霍文说,“她给影片带来如此之多的东西以至于她将一切都粘合在一起。当你在精神上会怀疑这个女人身处其中的处境时,她却会使你愿意追随她。我非常感谢这个女演员以及她出身在荷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