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41 张图片 
7 位演职员 
18 条影评 
8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本片根据莎士比亚名著《哈姆雷特》改编,名为改编,实则是一种全新的演绎。在雪域高原,在古青藏王国,拉摩洛丹依然发出“生还是死”的痛苦追问,而当尘世的“不可抗力”将一切的努力逼向一个宿命的结局时,“忧郁的复仇王子”作出了自己的选择。

·导演胡雪桦为从上千名前来试境的演员,挑选出蒲巴甲来扮演这位“原生态的王子”。一个从没演过戏的人,看过的电影也很有限。蒲巴甲不敢多想,本以为只是让他演一个跑龙套的群众演员,没想到自己扮演的就是剧中的男一号甲波王子拉摩洛丹。

·排演《哈姆雷特》剧本,先用汉语对白,对于连“川式普通话”都说不好的蒲巴甲来说,这几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两个多月的训练结束后,蒲巴甲的台词表演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

·《喜马拉雅王子》是由胡氏文化传播公司和上海电影制片厂出品的影片,胡雪桦说让蒲巴甲演“王子”,并把蒲巴甲带到上海读书。

·2005年10月,《喜马拉雅王子》正式开拍,蒲巴甲成了甲波王子拉摩洛丹。“拉摩洛丹”就是“哈姆雷特”,这是一位藏传佛教大师为影片的男主角所起的藏名。

·蒲巴甲的哥哥和妹妹也参加了拍摄,当剧组当群众演员。“我跟导演说,能不能叫哥哥来赚点钱?导演笑着同意了。说起来很好笑!这是我第一次拍电影,电话里跟哥哥说了,我哥哥以为拍电影就是一个摄像的给我拍,三个人就够了。后来他来剧组,看到那么多车,十几辆的车队,他就想不通,因为在海拔四五千米的高原天气冷发动机要预热,所以一大早就要发动车,而汽油又那么贵,高原上用的油又更要贵,我哥哥就一直在想,他们有这么多车,住宾馆又这么贵,他们这么有钱,为什么还要拍电影?他们究竟是要干吗?我哥哥比我大两岁,但因为没有出来过,所以就显得很孩子气。其实我们那边的人没出来的都特别天真,好像我哥哥就是个小孩一样。”

·一流的导演,一流的摄影师(《茉莉花开》)导演侯咏),一流的音乐(《阿姐鼓》作曲者何训田),一流的剧本策划(著名藏族作家扎西达娃),一流的演员(剧中主要角色均由藏族表演艺术家担纲,其中有电影《可可西里》中的获奖演员多布杰,曾出演过《红河谷》、《尘埃落定》等影视剧的洛旦,以及电影《天浴》中的男主角洛桑)。

·从没演过戏的蒲巴甲一开始总会笑场,在导演的调教和启发下,蒲巴甲很快就完成了心理状态方面的调整。“拍戏的时候,导演从来没有骂过我,他总能看到我好的、闪亮的地方,即使做得不好,也总是鼓励。一开始我老是笑场,不断地笑,但是导演没有骂我,后来有老师告诉我说,笑场不好,作为专业的演员,必须在这个时候克制住自己,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笑场过。”

·胡雪桦对蒲巴甲的表现很满意:“蒲尔巴悟性很高,适应能力很强。面对镜头,即使是一些老演员都也难免紧张,而蒲尔巴作为一个新手,却能以最快的速度进入情境。”“蒲尔巴”是“蒲巴甲”的小名,那时剧组的人都是这样称呼他。   

Story

幕后制作

拍摄缘起:导演的“哈姆雷特”情结

胡雪桦:我有一个“哈姆雷特”情结,这同我从舞台开始我的导演生涯有关,也同我的戏剧家庭有关。当年报考艺术学院,父母要我准备的独白就是“生存还是毁灭”;家父临终前最想排的戏就是“哈姆雷特”。在美国生活了近二十年,时代变迁,人生无常,“日暮乡关何处是?”我常常在询问“我从哪来?到哪里去?”突然四年前的一天,同一个好友在纽约的咖啡馆里聊天时,我想如果让“哈姆雷特”在离天最近的地方询问他的出生和归宿,那会是一个怎样的情景?就在那一刻,神秘的西藏孕育了“哈姆雷特”,那就是电影《喜玛拉雅王子》诞生的初夜……

我要拍一部完全不同的《哈姆雷特》,不仅仅是形式上的不同,更是内涵上的不同。这是一部关于“爱”的主题而不是“复仇”主题的电影,是“颠覆了阴谋篡权的复仇故事”,是探寻“爱和宽恕的故事”。神秘的身世和血缘让剧中人充满了苦痛,爱的无助,爱的危险,爱的付出。《喜玛拉雅王子》传达的这也许是一种“爱”的轮回,爱的永恒。

历时一年半的制作过程充满了艰难,支撑我走过来的是一幕铭刻在我脑海里的画面:在海拔近五千米的高原的雨雪中,一个老藏民和她的孙女仍在一步一起地磕着“长头”挪动,他们五体投地,艰难地前行。我被他们的虔诚感动,因为他们的心中有个太阳……

如果莎士比亚活着,一定会祝福《喜玛拉雅王子》,因为伟人的心中也充满阳光。

“好男儿”化身藏族王子

胡雪桦之所以选择蒲巴甲演“王子”,是因为他在这个质朴的大男孩身上看到了扮演“王子”所需要的难得的特质:剽悍的身材、坚毅的气质、俊朗的面容、纯净的眼神,这些特质在这个藏族男孩身上构成一种很有意味的“粗犷之美”,这种“粗犷之美”因有山民骨子里的原始野性而显得更有质感和力度,也因生活的艰辛而显得更为忧郁动人。

在片中蒲巴甲扮演王子拉摩洛丹,胡雪桦赞扬其表演可圈可点。胡雪桦认为其夺冠(“好男儿”冠军)让影片受益,而蒲巴甲也可以通过《喜马拉雅王子》向人们证明,他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偶像,他还是一个演员。蒲巴甲也表达了自己对导演的感激之情:“导演对我的恩情我是不会忘记,即便是有约,导演说不做就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