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40 张图片 
8 位演职员 
138 条剧评 
6 条新闻 
更多  
It started with a Kiss

总剧情

  湘琴(林依晨饰)是一个单纯开朗的高中女学生,自从在开学典礼上看见代表新生致词的 江直树(郑元畅饰)后,便不由自主地喜欢上这个号称IQ 200 的超级天才少年。经过两年多无望的暗恋,她鼓足勇气在学校中对他表白,却遭到他无情的拒绝,更由于她的莽撞,一时间成了全校的笑柄。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湘琴告白被拒后,刚迁入的新家竟然被

展开

  湘琴(林依晨饰)是一个单纯开朗的高中女学生,自从在开学典礼上看见代表新生致词的 江直树(郑元畅饰)后,便不由自主地喜欢上这个号称IQ 200 的超级天才少年。经过两年多无望的暗恋,她鼓足勇气在学校中对他表白,却遭到他无情的拒绝,更由于她的莽撞,一时间成了全校的笑柄。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湘琴告白被拒后,刚迁入的新家竟然被地震震垮了!

  眼看湘琴和相依为命的父亲(唐从圣饰)就要露宿街头了,幸好父亲的国中好友阿利叔(张永正饰)慷慨伸出援手,邀请父女两人到他家中暂住,但是湘琴万万没有想到,和蔼可亲的阿利叔竟然就是江直树的父亲!于是在这样的机缘巧合下,两个人就此展开同在一个屋檐下的全新生活……

  号称全台湾第一的天才直树几乎没有任何事能难得倒他,所有事情总在他掌握之中,然而湘琴的出现就像一个失控的龙卷风,将他原有的生活搞得天翻地覆,但湘琴不顾一切、勇往直前的那股傻劲却也让他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与未来,而湘琴对他的感情也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地渗入他心中……

分集剧情

第1集

  “教无类”这句治学名言在斗南中学校长孔令阳心目中是完全不存在的,对他来说,教育绝对有分类!斗南中学中每个年级都依智力和考试成绩区分成A至F六个班级,被分类到A班的学生自然是倍受呵护的天之骄子,朝会有特别座位,教学设备特别齐全,至于F班的学生,套句孔校长常说的话:“学校的电费总是要有人来赞助嘛!”。  在A班众天之骄子中,又以IQ200又十项全能的天才学生江直树最受人瞩目,更是孔校长深以为傲的斗南之光。然而,在凡事少根筋的袁湘琴眼中“爱是没有等级的”。自从二年多前,新生入学那天听到江直树代表新生致词,湘琴便深深喜欢上聪明沉稳的直树,虽然在斗南中学中,A班和F班的学生之间的差距就像隔了一弯深深的太平洋,但乐观的湘琴还是勇敢地向直树表白,结果,可想而知,湘琴果然被直树狠狠拒绝了,更成为全校的笑柄。羞愤的湘琴终于认清了“梦想”与“现实”的差距,决定放弃这长达两年多的暗恋。伤心的湘琴黯然回到家中,不料才刚搬进去没多久的新家竟然因为两级地震而倒塌,更因此而登上夜间新闻。  隔天,湘琴的同班同学阿金得知这个不幸的消息之后,伙同两个小跟班在学校替湘琴筹款,流氓似的行迳让湘琴觉得十分丢脸,要阿金停止,两人正在争执不下之际,直树从旁经过,阿金摃上直树,认为湘琴的不幸全都是直树带来的,直树状似施舍地掏出钱包准备捐钱,琴,子气愤难当,表示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迷恋这么冷血的人两年,要他捐钱,还不如死了算了。  另一头,湘琴的父亲阿才失望地望着倾倒的废墟,背起包袱准备离开伤心地,另外去寻找暂时的居所,背后突然有个熟悉的声音喊住他,阿才回头一看,竟然一起长大的阿利和阿利嫂!原来他们两个看到新闻后,特别过来看看有什么帮得上忙的地方,在阿利夫妇的热情邀请下,阿才半推半就地同意到他们家暂住一阵子。  放学后,湘琴拿着父亲托班导师转交的地址在陌生的街道上寻找暂住的新家,不料却老是和直树碰到面。直树误以为湘琴在跟踪自己,始终没给她好脸色看,湘琴一气之下,决定跟直树走相反方向,不料最后还是走上同一条路。原来,阿才的好友竟然就是直树的父亲!

第2集

  利夫妇热情招待阿才父女,但直树和裕树两兄弟的态度则显得十分不友善,湘琴不由得担心自己似乎到了一个不简单的地方。阿利嫂要求直树带湘琴一起上学,直树勉强同意,但在上学途中,直树却要求湘琴绝对不能在学校提起两人同住一个屋檐下的事。湘琴在电车上遇到色狼,直树竟毫不理睬湘琴的求救。恼怒的湘琴不敢相信自己过去两年多喜欢的竟是如此冷血的男生,气得发下豪语,誓要改写历史,成为第一个上榜的F班。湘琴彻夜埋首书堆,却毫无进展,阿利嫂替湘琴送消夜,兴冲冲地拿了直树小时候被扮成女装的照片给湘琴看。看着旧相簿中直树“不为人知”的一面,湘琴灵机一动,以照片要胁直树教她功课,直树不得不同意每晚熬夜教湘琴功课,原本对立的两人在一起念书的气氛中,慢慢产生了些微的变化。  成绩揭晓时,湘琴以一分之差,名列第一百零一名。湘琴虽然有些失望,却仍是庆幸直树这几天熬夜帮自己恶补并没有影响他的成绩,他仍是不负众望地以满分的优秀成绩名列榜首。  尽管,湘琴还是没登上百名榜,却已创下F班的历史记录,更被称为“F组的江直树”,走路有风。阿金觉得有些不对劲,下课后暗中跟踪湘琴,意外揭穿了湘琴和直树“同居”的事实。湘琴的同学将两人同住的事公布,惹来直树的不悦,要求湘琴别再扰乱他的生活,湘琴伤心地发现即使直树如此恶言相向,自己还是喜欢他。  直树无意中看见湘琴当初写给自己的情书,对湘琴的感觉渐渐改变。隔日,湘琴又在电车上遇到色狼,却苦于筋骨酸痛无法反击,直树竟挺身相救。星期天,阿才和湘琴特地为入江家人下厨,湘琴拙劣的厨艺竟让阿利嫂意想天开地撮合湘琴和直树一对。  直树表示不敢当,两人为此摃上,争吵中直树背出湘琴情书的内容,羞愤的湘琴气得甩了直树一巴掌,场面一阵混乱。直树瞄见阿金在屋外,直树为了刺激阿金,竟表示两人结婚也非不可能。隔天,学校的公布栏又出现两人决定结婚的布告。  

第3集

  有直树的帮助,湘琴的期末考成绩又一落千丈。阿才和阿利外出参加同学会,阿利嫂为了替湘琴制造机会,以母亲身体不适为借口,带着裕树回乡下。家中只剩湘琴和直树,湘琴为求表现,下厨做晚饭,却弄得一团糟,直树无奈,只好亲自下厨。夜里湘琴因为写不完寒假作业,摸黑进直树房间,决定偷拿直树的作业去抄,却被直树捉住,直树故意逗弄湘琴,两人共度的最后一天就在抄作业中度过。  学校调查毕业生志愿,湘琴希望能直升大学,却又想起一旦新家重建完成,直树又考上T大,自己和他就没有机会在一起了,直树却表示自己不想念T大。直树反问湘琴为何想上大学,湘琴此时似乎能够感觉到直树身为天才的烦恼。直树对升大学的事始终兴趣缺缺。众人到福吉用餐,湘琴喝醉后表示虽然她也希望直树和自己念同间大学,但以直树这么聪明的头脑应该去为大家做点事。  直树参加T大甄试,湘琴特地陪他到考场应考,不料湘琴却罹患急性盲肠炎,直树急忙抱着湘琴到医院就医,而没有参加考试。内疚的湘琴认为都是自己的错,而决定离开江家,独自生活,却在临走前遇到直树,直树表示不去参加考试,纯粹是因为他也在怀疑自己为什么要念T大,此外,他更表明有湘琴的生活似乎也比较刺激。  

第4集

  业考的成绩将决定F班的学生能否顺利毕业,湘琴也因此而头痛不已。佳纯和理美到江家找湘琴一起念书,却因为看不懂而要求湘琴去找直树解答,直树拗不过湘琴,替三人解答。F班知道后,全班到江家向直树求救,直树没奈何只好当起老师,帮众人解答。  在直树的帮助下,F班的学生大多平安过关,为了感谢直树,众人做了一个湘琴娃娃给直树。  毕业典礼当天,直树担任毕业生代表致词,湘琴忍不住回想起高一时自己对直树一见钟情的景象。和湘琴同样担任班级代表的阿金竟然领取毕业证书时,抢下麦克风对直树放话,表示自己会早他一步娶走湘琴,观礼的阿利嫂忍不住和阿金摃上,现场再次一片混乱。典礼结束后,湘琴在阿利嫂的协助下,成功和直树合照。  学测当天,直树身体不适,迷糊的湘琴拿了会有嗜睡副作用的感冒药给直树吃。而湘琴亲手做的护身符更是为直树带来一连串的倒楣事。直树生平第一次会害怕接到成绩单。直树考试成绩依旧惊人,仍旧名列全国第一。  F班和A班的谢师宴竟选在同一家卡拉OK举办,原本只是两班人马互别苗头,到最后竟演变成湘琴和直树对上的局面,被直树反驳到颜面全无的湘琴一时气不过,拿出直树小时候被扮成女生的照片。直树抓狂,拖着湘琴离开众人,湘琴倔强地表示再也不要喜欢直树了,不料直树竟然吻了她(恶作剧之吻)。  

第5集

  夕情人节,湘琴意外巧遇和直树一同应考的渡边,因而得知自己做的护身符非但没为直树带来好运,还引起一连串楣运,自责的湘琴一边作巧克力,却又忍不住暗自落泪,直树却表示她为自己带来了全新的体验。  湘琴和直树两人的关系似乎慢慢渐入佳境,但湘琴心中仍有着不安。由于直树学测成绩为全国冠军,湘琴仍一心以为直树必定还是会离家去北部念T大,孰料,勉强吊车尾考上斗南大学中文系的湘琴竟然在学校看见直树,原来直树并没有去念T大,反而进入斗南大学的理工学院就读。  就在湘琴满心以为自己可以和直树共同度过这美好的四年大学生活时,劲敌出现了!学测成绩高居全国第五的裴子瑜竟然为了直树而进入斗南大学就读理工学院。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开学当天,湘琴和子瑜才一打照面便立刻对上。回家后,湘琴向直树探问子瑜的事,直树却故意戏弄湘琴。  中午休息时间,湘琴和直树在餐厅相遇,直树随意点了一份套餐,份量却只有湘琴的三分之一,直树正打算提出抗议,抬头一看,打菜的服务生不是别人,就是视他为情敌的阿金。饭还没吃完,皓谦学长找来,希望直树可以加入他们的社团,湘琴探问直树想加入什么社团,直树却故意吊她胃口。用餐结束,湘琴跟着直树想知道他究竟参加什么社团,坏心的直树却故意带湘琴走进都是怪胎的动漫社。  湘琴好不容易才从动漫社脱身,匆匆赶上下午的共同科目。兴奋的湘琴终于达成和直树在同一间教室一起上课的心愿,然而湘琴却因为英文程度太差,而惨遭子瑜的羞辱。下课后,湘琴继续跟踪直树,终于发现直树和子瑜同时加入了网球社,湘琴跟着加入网球社之后,才知道不妙。原来看似好好先生的皓谦学长竟是一拿起网球拍就性格丕变的双面人,一场入社测验就把完全没有运动神经的湘琴累得半死。  疲累的一天结束,湘琴带着一身酸痛到福吉日式料理店去找父亲,意外发现阿金竟然拜在父亲门下当起学徒。   

第6集

  谦心仪子瑜许久,硬拉直树进社团也只是为了拿直树当饵,诱子瑜入社。网球社集训将至,在皓谦的设计下,直树和湘琴搭档与他和子瑜来一场双打对抗赛。皓谦和子瑜合力猛攻湘琴,使得抢救不及的直树惨败,不得不答应参加集训,并约定集训结束后再比一场。    湘琴为了能和直树一同参加集训而兴奋不已。皓谦为了不让直树有机会训练湘琴的球技,而故意编派湘琴负责煮晚餐,不擅厨艺的湘琴完全束手无策,直树只好动手下厨,并叮嘱湘琴绝对不能把这件事泄露出去。晚餐获得众人称赞,湘琴有些得意忘形。    集训最后一天,社长要求直树务必参加下午的训练,湘琴只好自己下厨,之前晚餐都是直树煮的事终于被拆穿。是夜,子瑜有意向直树表白,皓谦和湘琴不约而同的追到了同一个地点,反而被直树误认两人在交往,直树内心恼火,拉着湘琴去进行特训,留下没能成功告白的子瑜。翌日,直树和皓谦两组人马进行最后对决,皓谦因球被湘琴挡下而乱了阵脚,就在比数渐渐拉近时,湘琴却意外扭伤脚,直树看出湘琴的不适,宣布弃权,抱着动弹不得的湘琴离开网球场。    皓谦向湘琴坦言喜欢子瑜,同病相怜的两人定下君子协定,互相帮助,直树却以为两人来电,不由得心生醋意,故意处处针对湘琴,更因为内心的混乱而要湘琴到他看不见的地方去。湘琴和皓谦交往的事越传越离谱,烦躁的直树故意接受皓谦的挑战,在球场上狠狠修理皓谦一顿,更在湘琴面前答应子瑜一起去看电影。    湘琴和皓谦一路跟踪直树和子瑜的约会,看着直树对待子瑜的和善态度,湘琴决定成全他们,却在离开时不小心弄湿了一位流氓的衬衫,直树出面拯救。两人到公园划船,无意中落水,上岸后直树坦白表示对湘琴并非讨厌,而是难以应付,并要湘琴用考试成绩证明她对他的情意有几分。  

第7集

  琴对直树虽然满腔爱意,但期中考试平均却只有38分,而没脸见直树。江家养了一只小狗小小,湘琴却因为害怕自己会被直树认为是没有爱心的人而不敢承认自己怕狗。子瑜假藉看狗的名义,带着自制的蛋糕到入江家作客,湘琴也做了一个蛋糕,但一和子瑜的蛋糕摆在一起高下立见。子瑜走后,直树找湘琴一起溜狗,却坏心地要湘琴拉着小小的绳子,湘琴被扑过来示好的小小一吓,慌张地松开了手,自责的湘琴不顾一切地追去找小小,不料自己却迷了路,深夜,直树牵着早就自己跑回家的小小出来找湘琴,故意带湘琴去看和小小同品种的成犬,湘琴终于知道直树早就晓得她怕狗的事。  阿利希望直树重考T大,直树自己却没有意愿。在阿利嫂的要求下全部的人一起到度假,但直树却一直显得心事重重。直树问起阿才关于福吉的事,阿才表示那是从小的梦想,直树听着,若有所思。湘琴从皓谦那里听见直树有意搬出家里的事,心中震撼却不愿相信,直树坦白承认确实有搬出去的打算。  尽管阿利嫂极力反对,直树却还是搬出去了。伤心的湘琴从皓谦口中得知直树打工的餐厅,有意也进入餐厅打工,却被子瑜抢先一步。湘琴原本承诺直树会保密,却还是在阿利嫂面前走露口风。为了查出直树的地址,湘琴顶着寒风在餐厅外等待,却看见直树和子瑜一起回到子瑜的家。  

第8集

  以为直树和子瑜同居的湘琴犹如槁木死灰,甚至连裕树故意刺激她,也毫无反应,心想或许她真的应该放弃直树。湘琴连续数天没有在直树打工的餐厅出现,直树深觉奇怪,借故到网球社看看,才发现湘琴也没去网球社了。直树约裕树见面,探听消息,才知道湘琴最近状况不佳。佳纯和理美主动找直树呛声,直树方知道原来一切都是湘琴误会了。直树特地约子瑜到学校见面,借子瑜之口让湘琴明白他到子瑜家只是为了担任子瑜表妹的家教。  真相大白,湘琴又恢复了以往的冲劲!直树生日到了,湘琴决定送上亲手做的礼物祝贺。为了等直树下班,没钱的湘琴只好拚命点咖啡,在连喝了四杯咖啡之后,湘琴因为胃痛昏倒,直树只好带湘琴回住处。直树打电话回家要母亲派车来接湘琴,却被一心想撮合两人的母亲挂电话,直树只好跟湘琴共度一夜,不安的湘琴以为两人或许会发生什么事,直树坦言因为不想一辈子受母亲掌握,所以他什么也不会做。  阿利他们有事外出,家中只剩裕树和湘琴两人,裕树突然腹部疼痛不已,湘琴在直树的指挥下替裕树做好处理,送医急救,原来裕树是罹患儿童常见的肠套叠。一直强做镇定的湘琴在直树赶到后终于释然痛哭。俊帅的直树在医院再次引起众护士的爱慕。迷糊的湘琴在餐厅中依旧不断惹麻烦。住院期间,裕树和体弱多病的阿诺结为好友,但就在裕树即将出院之际,阿诺却病危过逝。心软的湘琴号啕大哭,感慨阿诺年纪小小就失去了保贵的生命,建议直树以他的聪明才智,去当医生一定可以造福许多孩子,直树不置可否。裕树出院和众人告别,依依不舍。  

第9集

  学院高材生钟仁武向湘琴表白,直树却认定钟仁武不过是好奇罢了,反应冷淡。阿利嫂得知,反叫湘琴利用仁武去刺激直树,原本不想这么做的湘琴在直树的冷言冷语下,决定答应仁武的约会。两人约在直树打工的餐厅会面,但直树仍是毫无反应。  学校传言湘琴和仁武来电,但直树依旧毫无反应,湘琴有意放弃这种试探。仁武企图强吻湘琴被阿金拦下,两人大打出手,直树表示不管他们打得头破血流,湘琴喜欢的人终究是他。原来直树早就识破湘琴和仁武约会,其实是他母亲的授意。  寒假到来,湘琴从皓谦口中得知直树到皓谦奶奶家的渡假中心打工,于是在阿利嫂的安排下,全家人也跟着到了那家渡假中心度假。不料,子瑜和阿金也到了这里来,湘琴希望和直树单独相处的梦想再次破灭。  湘琴无奈在树下睡午觉,梦见直树找来,吻了她,躲在一旁的裕树神情惊讶,发现真相。  假期最后一天,皓谦为了替自己制造机会,特意安排大地游戏。湘琴和裕树在山中迷路,遇到野狗袭击,幸而直树及时赶到。原本打算捣蛋破坏的阿金却不幸跌落山崖,就在存亡之际被直树救起,阿金因此而欠直树一个人情。湘琴二十岁生日即将到来。阿金则因为上次被直树所救,而决定不参加湘琴的生日派对,将机会留给直树  生日当天,众人送上礼物,就在众人准备离开之际,直树终于出现,表示他的礼物必须要两人单独相处,原来直树的礼物是在考试期间担任湘琴的家教,其他人却误以为两人共度了浪漫的一夜。  湘琴考试顺利过关,心情极佳,众人却以为那是因为她和直树终于发生关系,湘琴不敢承认两人之间其实什么事也没有。  

第10集

  利电召直树回家表示秘书安田卷走公款,并偷走了新的玩具设计,需要直树到公司帮忙一两个礼拜,湘琴兴奋不已,主动要求也到公司帮忙。湘琴照例在公司惹出一堆麻烦,让阿利疲于奔命。直树注意到公司赞助的节目收视率下降,造成玩具的销量也受到影响,因此每晚在公司看节目研究解决之道,湘琴提出飞天马的构想,误打误撞给了直树新的想法。  直树的企画在公司会议上获得好评,阿利得意忘形之际,不小心透露出安田并非卷款潜逃,只是休假两个礼拜,直树表示他的前途要自己决定,希望阿利不要抱有太多期待。“天空神黄金天马”热卖,成为圣诞节热销产品。湘琴为了佳纯和理美,狠下心拒绝参加入江家公司所举办的宴会,不料直树却会出席。圣诞夜当天,佳纯和理美重色轻友,留下湘琴一个在家过节,直树在饭店看见理美和男友在一起,明白湘琴被两人抛下,特意买了炸鸡和蛋糕回去。  阿利坦白表示希望直树可以继承他的公司,但直树明白拒绝,阿利嫂忍不住冲进书房,母子两人更爆发严重冲突,直树怒而拂袖而去,湘琴追去,直树第一次坦白表示他想当医生。阿利嫂痛哭失声,裕树出现表示直树确实是喜欢湘琴的,但却不敢将证据坦白说出。  湘琴因为直树而打算改念护理,当个护士,整天拿着急救箱东奔西跑,而阿利嫂则为了从裕树口中套出直树喜欢湘琴的证据而费尽心思。阿才见阿利和阿利嫂为了直树的事苦恼,决定约直树到福吉聊聊,希望直树偶尔能够回家看看。  湘琴为了庆祝两人认识五周年的情人节特别织了围巾,更在直树家门外,等了许久,不料直树竟然已经搬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