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34 张图片 
10 位演职员 
38 条剧评 
2 条新闻 
更多  
The Outisders I

总剧情

  个世界的人,可以是朋友、可以是仇人、可以错身而过,但是如果他们相爱了,结局只有走上灭绝的命运。就像飞鸟恋上鱼,拼了命想厮守一起,但却是害了对方,毁了自己。

  然而越是天差地别的两人越能互相吸引,越是困难阻碍的环境越是奋不顾身。义无反顾的爱情除了教人心动,也让人心碎,只是这一切总要在生命的青春燃烧殆尽之后,才能明白。

  对于国

展开

  个世界的人,可以是朋友、可以是仇人、可以错身而过,但是如果他们相爱了,结局只有走上灭绝的命运。就像飞鸟恋上鱼,拼了命想厮守一起,但却是害了对方,毁了自己。

  然而越是天差地别的两人越能互相吸引,越是困难阻碍的环境越是奋不顾身。义无反顾的爱情除了教人心动,也让人心碎,只是这一切总要在生命的青春燃烧殆尽之后,才能明白。

  对于国中读女校,家教甚严的语燕来说,生活就是一连串规律的计画构成。几点上学放学、几点做功课读书、几点学钢琴补习,都在规定的时刻内进行,甚至上高中前不管到什么地方都有父母接送。 

  对家里以外的世界,语燕只能透过电视机了解,但只要是暴力或粗俗的节目,爸妈马上将电视转台。所以上了男女同校的高中让语燕觉得又新鲜又惊怯,班上的同学也经常取笑小燕子的无知,岁月仿佛只有改变她的容颜。

  第一次见到于皓是在十七岁那年。裴语燕练完钢琴回家的路上,看到一群混混围殴一名少年,语燕依着本能逃开,但不知什么力量的牵引,竞把她带回现场。语燕机警的拿出随身携带的哨子大声的吹,这才把混混们吓跑,解了那少年的围。

  “你没事吧?”语燕走近关心的问。和着汗水血渍一脸的脏污,于皓抬起头望着她,因为这是第一次语燕对着他说话,即便他们好像认识了好多年。

  于皓当飞官的爸爸很早就死了,母亲又一天到晚不在家。村子里的杨勋奇(阿奇)和单立杰(单子)是他的哥儿们,他们一起翘课、一起玩乐、一起恶作剧、一起挨罚。在那个年纪,朋友最重要,义气最伟大,三个人还跑到溪边大树的“基地”里,煞有其事的“歃血为盟”。

  对于皓来说,有没有父母不重要,父母从来没有在乎过他,反正人生中有这两个兄弟就已足够。所以当单子偷考卷被抓时,他宁愿自己记大过留级也要出面顶罪;当阿奇得罪老鼠那帮人被围剿时,也是于皓第一个冲去,以一挡十,硬把阿奇从一群恶鬼中救出来。因为这样的气魄,单子阿奇都当宇翔是老大,甘心臣服。

  因为老是闯祸,他们三个老是被少年队的辉叔叫去“关心”,辉叔认为他们都是心地很好的孩子,只是爱玩贪新鲜罢了。每次训诫完后,还会买些文具用品送给他们。他们也知道辉叔是个老好人,是真心关心他们,只可惜花花世界的诱惑让三颗正野的心受不了管束。

  三个兄弟好打抱不平,以寡击众,不怕得罪帮派混混的行为传了开来,也因为这些事迹,他们开始浪迹天涯。那是一个他们向往的世界,没有人拿分数成绩来看待另一个人,没有价值势利的衡量标准,只要你够义气,够担当,自然就有很多拥护者。于皓他们在村里的年轻人的人气地位与日俱增

  于皓出院后,声势浩大的来到班上感谢“救命恩人”,未经燕子同意,就自顾自地成为她的保护者,上学放学总会“巧遇”于皓,或是他的好兄弟阿奇和单子;语燕习惯行走的路上变得异常顺畅,所有的危险都会被自动挡开,全校只要是听命于“皓哥”的,对语燕莫不恭恭敬敬,礼遇有加,甚至连工厂外的几只恶犬也不敢再对语燕乱吠。这一切的一切,让语燕从没没无闻一变而为全校名人。

  语燕觉得夸张好笑,但也享受这种特殊待遇,直到隔壁班的不良少女红豆为了于皓前来挑衅,她才了解她救下的男人是多么与众不同。红豆搞不清楚,欺负语燕那简直比直接伤害于皓更要罪不可赦!他当场就教训了红豆一顿,众人均不解,为什么于皓如此珍视语燕?只有于皓自己心里明白,对语燕的情有独钟除了救命之恩外,其实还有另外的原因。

  当他们还是十二三岁时,三个人就时常骑着脚踏车在村子里瞎晃,这时总会经过一户有着矮篱笆围墙的人家。傍晚时分,从房子里传来叮叮当当的钢琴声,那声音就好像是他们年少岁月的背景音乐。于皓曾经站上脚踏车往里一探。弹钢琴的小女孩清秀无比,虽然是匆匆一瞥,于皓却愣住了。彼处好似天堂,纯净安然的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于皓可能这辈子也不会告诉语燕,那天把他打伤入院的小混混们,其实是因为先盯上语燕,想对语燕不利,被于皓无意中发现,出手阻挠,这才惹祸上身,而成就了两人的相遇。

  虽然有点霸气、有点大男人,但语燕还是明显的感受到于皓对她的尊重爱怜,她明白他们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那个世界可能充斥危险残酷,但也充满刺激的吸引力。也因为如此,语燕无可救药地爱上主宰了那个世界的男人。学校的警告、父母的阻止,都只让她的爱情更加一发不可收拾。父母为了她好,将她禁足,连学校都不准去。但越大的阻力却成为更大的助力,语燕不顾一切的逃了出去,一个人跌跌撞撞,终于在赛车场找到于皓。

  以为失去语燕的于皓更是豁出去,不将性命放在眼里,因为他比语燕理智,他清楚语燕跟着他反而是害了她,但是当于皓看见柔弱的语燕站在疾车肆虐的赛车场中央,他再也无法隐藏他的爱意。

  他告诉语燕,她就像天上的飞鸟,而他是水里的鱼,本只该远远望着她就心满意足,他要她回家,因为她干净洁白的羽毛不该沾上水里的污泥。但燕子却脱下外衣,露出手臂上环状的鱼形刺青。她已为自己作上印记,她是属于他的女人,离开他她将无所依存,于皓感动莫名,两人紧紧拥抱,仿佛天地间只剩他们两个存在。

  于是江湖上开始传说,不怕死的鹰帮于皓不再毫无罩门,他的弱点就是一只脆弱的小燕子。于皓为了保护语燕,让她紧跟在自己身边,否则也有阿奇单子随伺左右,绝不让语燕曝光,直到雄哥主动要求见语燕一面。

  混过江湖的人都能一眼看出,语燕必是让英雄折腰的那种女人。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单子。他几次见于皓为了语燕误事,又百劝不听,他开始不满于皓,最后在于皓为了替语燕庆祝生日而误了大事、致使有兄弟被条子抓走时,单子忍无可忍,与于皓起了冲突,两兄弟情谊决裂。

  耿直的阿奇最不愿意见到兄弟分歧,他永远挺于皓,但他也不觉得语燕有错。就像单子说的,语燕本来可以过着自己循规蹈矩的生活,她或许在音乐上会有很好的发展,或许会平凡的结婚生子,过着安稳的日子。这一切只是因为她爱上于皓,就放下了属于自己的世界,她的牺牲或许更多,谁还忍心再去苛责?

  语燕不想自己成为于皓的包袱,也想了解人生世事。可惜自作聪明的结果,暴露了自己的身分,也害得阿奇受伤。语燕这才了解没有于皓的她,是如此不堪一击。

  她不顾于皓反对,向红豆讨教如何成为“大哥的女人”,这时的红豆因被语燕为爱毅然离家的勇气所折服,所以与语燕成为好友,为了帮助语燕成为一个‘适任’的大哥身旁的女人,红豆使出浑身解数,举凡抽烟、自卫、踢人鼠膝等红豆得意的撇步,红豆倾囊相授、、

  只是语燕还来不及学会,于皓的死对头阿豹早伺机而动,他派人日夜跟监、终于找到语燕落单的时候,阿豹的手下将语燕掳至山里空屋,惨遭蹂躏、当单子察觉有异赶到时,悲剧已经发生了,单子愤怒,当场重伤恶徒,并立刻想找阿豹复仇,语燕却拉住单子,求单子不要泄漏此事,因为事情一传出,于皓是绝对不会放过阿豹的,那势必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单子当然也了解事情的严重性,他忍痛答应语燕,这件事成为两人共同的秘密。

  单子为断后顾之忧,独自去找阿豹,表明他知其幕后操纵者,并威胁阿豹要将他密谋伤害帮内兄弟的行为告知雄哥,让阿豹颇为忌惮,以确保此事不会公开,同时为了保护小燕子,浑然不知的于皓、还在为了与单子恢复兄弟之情一事高兴着。

  匆匆两年时间经过。小燕子在环境的调教下,已然成为另一个人──染上头发、穿着大胆,手下也有数名小跟班的“燕子姐”。有人找上麻烦还不需要于皓出面,燕子就能自己搞定。

  她变成一个“适合”于皓的女人了,但是于皓的心却一点一滴的走远。他们开始争吵、有所怨怼,独处时,也是相对无言。语燕不了解于皓的心态,对于皓来说,语燕越是有江湖意味、他心里就越是愧疚,就像单子说的,原本有个大好前程,可能成为演奏家、音乐家的女孩子,因跟了他而变成如此容颜,当初他爱的语燕呢?真的被环境逼得不得不改变了吗?愧疚、感慨种种复杂情绪,让于皓越来越不想面对语燕。

  这天,于皓碰上高利贷抓来为父抵赌债的女孩卲筱蝶,霎那间,筱蝶无助含泪的眼神让于皓错看成当年柔弱清纯的小燕子。

  于皓出面解决了筱蝶的债务,让筱蝶感激不已,同时也开始倾心于于皓,甚至积极主动地来找于皓。一开始于皓是把筱蝶当成妹妹的,但随着与小燕子的冲突上演越烈,筱蝶成了于皓倾诉的对象。

  筱蝶有意让自己成为于皓的解语花,她虽然有着如小燕子般清纯的外表,但个性却迥然不同,筱蝶喜欢就积极主动争取,更何况是那么令人倾心的救命恩人?在与于皓数次交谈中,筱蝶明白其实小燕子并不适合于皓,即使于皓口口声声自己深爱着小燕子,但筱蝶知道,只要她耐着性子守在他的身旁,总有一天,于皓一定会属于他的!筱蝶甘心扮演小燕子的替身和影子,让于皓不知不觉慢慢陷入筱蝶的温柔乡里!

  语燕听说于皓有了别的女人。她震惊、但不打算质问于皓,因为她不再是不懂世事的小燕子了,她知道有些东西问不得,于是两人渐行渐远,而单子始终守候在燕子身边。

  这种冷漠的气氛,一直到阿豹跑路后被打破了,阿豹因为与于皓争一哥地位,两人展开一次又一次的激烈争斗,在某次谈判过承中,阿豹为了彻底击垮于皓,他有恃无恐的道出小燕子当年被强奸的事情,于皓晴天霹雳。

  于皓心情沮丧懊恼到极点,他无法坦然面对小燕子,却又心痛她为他的牺牲改变,矛盾痛苦撕裂于皓,只有求一醉寻得暂时的逃避,但这一醉,却心神模糊的和筱蝶发生了关系。

  这天筱蝶来找于皓,与燕子面对面。语燕一见到邵筱蝶傻了。她仿佛看见自己的翻版,清秀雅致,仿佛一碰就碎,只除了眼眸里藏不住的热情野心,邵筱蝶根本就是当年的自己!语燕不知该哭或是该笑,该对于皓的背叛痛心,还是对于皓的‘忠实’庆幸?她为这讽刺纵声大笑,为了爱情放弃自己的语燕真是情何以堪?

  邵筱蝶当然知道语燕在想什么,她开宗明义就说,她非常清楚知道于皓只是把她当成燕子姐的代替品,筱蝶甚至直接了当的告诉语燕,她认为自己比语燕适合于皓!语燕震撼,不知道该怎么反驳眼前这个小女孩。

  后来语燕自杀了……只是被单子所救。

  在医院,单子狠狠揍了于皓几拳,怒斥他对小燕子的无情,并警告于皓如果不珍惜小燕子,他将带她远走,于皓震撼,到这时他才知,原来深爱着小燕子的人,并不只他一个!他害怕失去小燕子,他在小燕子病床前乞求她的原谅,燕子虽然装睡不理,但流下了眼泪表示心里已经原谅了于皓。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小燕子出院后,红豆为了保护小燕子惨遭阿豹手下杀害!阿奇痛不欲生,坚持要为红豆复仇!单子要阿奇三思,但于皓却决定挺阿奇、、而小燕子呢?最好的朋友红豆为了自己殒命,让小燕子心如槁灰,再觉生命无味,他要单子将自己带离这个伤心地。

  经过几天的冷静后,语燕知道,自己自始至终都还深爱着于皓,她知道于皓这时是需要她的,于是她选择回去于皓身边,单子依然无语。

  当小燕子回到自己身边时,于皓欣喜若狂,于是他下定决心,与筱蝶作个了断。在听完于皓的话后,筱蝶没有一丝表情,甚至也没留住于皓,表面上看来似乎放弃了,其实筱蝶因爱生恨,心中正酝酿着一股复仇计画。

  于皓中埋伏了。是筱蝶告诉阿豹的,他们串谋好,由筱蝶打电话约于皓出来谈判,然后阿豹带领大队人马,在不远处埋伏。

  当小燕子与阿奇、单子赶到时,于皓已经奄奄一息了。

  “…鱼很爱…很爱…很爱…飞鸟,但是鱼…没有办法给飞鸟幸福…”这是于皓最后的话,小燕子伤心欲绝、疯狂地呐吼,但却再也唤不醒已沉睡的于皓。

  语燕收拾了行李,准备离开这块是非地。她原不属于这里,只是为了于皓,而来这沼泽过了一遭。既然于皓已死,她该回去她自己的地方,虽然她知道很多东西是再也回不去了。

  语燕卸下了浓妆,染直了头发,镜子里看不见身上的伤痕刀疤,恍惚间好像一切都不曾改变。

  虽然单子表明心意,愿意代替于皓一辈子照顾她,但她还是决定回家。她的父母还是会接受她吧?就算不能,她也不会孤单,因为她肚子里有个小于皓正慢慢长大,只要有这孩子,生命就还有希望。她劝阿奇,江湖路不好走,回头是岸!

  语燕背起行囊,快步的往回家的路上跑去,她知道,家里的大门敞开,爸妈正在等着她。

分集剧情

第1集

  年他们国中二年级,于皓、单子和阿奇三个男孩拼命的踩着脚踏车狂飙过他们所住的社区巷道,往溪边奔去。经过社区外裴教授家时,照例又传出‘小奏鸣曲’的悠扬钢琴声。‘又换了一首新曲子’于皓心里想,就忍不住立起身子往院子里看,落地窗里映着一个干净秀气的小女孩,音乐正是从她手里流泄出来,恰似燕语呢喃。  “于皓,你又要最后一名啰!”不过迟疑半晌,单子阿奇两个已从后面追上,远远把他撇在身后。 ‘想赢我,还早呢!’于皓用力踩车跟上,三个男孩的笑声爽朗的洒在午后的阳光里……  转眼,清秀的小女孩已长成雅致的高中少女,这天放学,裴语燕照例乖巧的循常路回家,却遇上小混混们围殴一名少年。一时的正义感,语燕大叫‘警察来了’才把混混们吓跑,救了少年。虽然被打得鼻青脸肿,于皓还是抬头看清了他的‘救命恩人’,居然是她!或许‘她’从不知道,但从于皓恋上那手钢琴后,于皓就会特别注意偶尔远远经过的语燕,当然他也清楚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永远走在平行线上,直到这次事件……  单子阿奇够义气的守在医院病床左右,在好心的辉叔又要开始训话时,帮他挡开,好让他逃出医院,去感谢他的‘救命恩人’。  在学校人气极旺的于皓寻找救命恩人的消息传开,仿佛王子拿着玻璃鞋寻找灰姑娘似的,热烈耳语了一阵子,谁会料到这个‘英勇’的救命恩人居然是个人称‘小燕子’的柔弱女生,裴语燕。  小燕子被烦的受不了,几乎要后悔那次的见义勇为。因为于皓和那帮兄弟自以为护花的天天接送小燕子,小燕子当然拒绝。然而于皓竟然夸张的当街用机车拦住行进中的公车,只因为小燕子坚持要搭公车。  明明又好气又好笑,小燕子却说不出为什么,对于皓这班小流氓不再那么反感,而且当路人因为推销参考书籍而绊住她时,她竟会毫不考虑的跳上于皓的摩托车,任他载着自己扬长而去……   

第2集

  燕子慢慢习惯了于皓他们随时随地的突然出现,有时,也不排斥的和他们坐下来在路旁吃冰。反正不管自己愿不愿意,同学们早已把她归纳为于皓一国的,对她敬而远之。  阿奇煞有介事的告诉小燕子,周末在大广场有一场盛会,阿奇还神秘的告诉燕子大多数的人都是慕名来看于皓。小燕子好奇心被挑起,她也想看看吊儿啷当,蛮不在乎的于皓被当作英雄是什么样的画面!  小燕子翘了钢琴课,心急的阿奇已经等在门口接她。他们到达大广场时,比赛正要开始。  ‘原来这就是飙车啊!’数十辆机车聚集,蓄势待发,小燕子算是开了眼界。于皓看见小燕子的出现,眼里顿生光彩。他示意单子阿奇要细心护住燕子,便摧车而去……  车子尽情跑着,也因为小燕子的出现,于皓势在必得。中途于皓却发现车子出了状况,虽然惊险,于皓还是拔得头筹,赢得所有人欢呼。  众人欢笑,小燕子却开心不起来,因为在方才传来于皓车子有状况时,她竟然异常担忧。她对自己的反应不能理解,为什么会对于皓如此挂心?而在于皓得胜跳下车冲过来抱起她时,她心里也莫名浮现出前所未有的甜美滋味。  小燕子开始学会说谎,也越来越习惯翘课和于皓他们出去玩,反正她功课一向应付自如,偶尔退步也不难赶上。她开心之余,却没发现,学校的教官已经开始注意她了,而且缺席太多的钢琴课也已经通知了爸妈这件事,尤其这天晚上,小燕子又说谎偷溜出门,而被爸爸逮个正着,幸好小燕子机警化险为夷……   

第3集

  燕子依照阿奇的传话,到学校后门口等于皓。于皓还没出现,却来了一群二年级的女生。这群女孩子来意不善,尤其带头叫红豆的更是咄咄逼人。  红豆口不则言,劈头就骂人贱,责问燕子为什么抢别人男人。原来这群女生自诩为于皓的亲卫队,她们气不过小燕子占住于皓所有的注意力。  小燕子不回应的态度更惹火这一帮女生,红豆抓起小燕子,眼看一巴掌就要摔下,却见手掌停在半空中,被单子抓住。  女孩们怯怯的回头,于皓已火冒三丈的站在不远处,他斥骂红豆,还说生平不打女人的原则将为她开例。女孩子们见状一哄而散,只留下红豆一人,就在于皓要动手之际,小燕子却护住红豆,为她求情。  红豆忙不迭的逃走,小燕子却比她还要忐忑。因为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于皓凶狠的眼神,即便是为她出气,都像是另一个她不熟悉的人、不熟悉的世界。  阿奇看小燕子闷闷不乐,使劲的逗她开心。只有单子明白她的别扭心意,便提议让小燕子参与向老鼠的报复行动。  老鼠那帮人果然依约出现在约好的地点,原来就是那日围殴于皓的混混们。阿奇拿出准备好的随身CD和耳机让小燕子戴上。耳朵里充满了她熟悉的贝多芬,但触目所及却是两帮人马的械斗。有所准备的于皓等人当然不再吃亏,打斗中,还有余暇对小燕子微笑。对小燕子来说,第一次的帮派经验却仿佛一场华丽的电影武打画面……   

第4集

   教官对于皓一帮人早已不顺眼许久了,他认为像这样的人渣垃圾早该让他们滚出校园,随他们到社会上自生自灭。但是近来乖宝宝裴语燕却和他们走得很近,这件事情他得特别关心。毕竟裴语燕可是名教授的女儿,还是从资优名校转学进来的,闪失不得。  他故意找了几件事情整治阿奇和单子,想从他两口中套出点什么,至少非不得已,别惹恼于皓。教官知道于皓在学校的人气不错,他也害怕外面的黑势力,更重要的是他得卖面子给辉叔,他实在不懂这个老警察为什么偏偏罩着这几个人渣废物!  终于让他套出语燕被带去了飙车场的讯息,教官把小燕子和于皓轮流叫去训诫。对小燕子的说辞还算委婉,但骂起于皓却毫不顾人尊严,小燕子忍不住为了于皓跟教官顶嘴,这下子连小燕子的父母都被请到学校里来了。  代替于皓父母出席的当然又是辉叔,辉叔虽然也觉得教官欺人太甚,但为了于皓也只能息事宁人。而燕子的爸妈认为事态严重,狠狠的责备以及限制了小燕子的自由。  这夜于皓还是在窗外发出讯号,要小燕子无论如何出来一见。小燕子逃过父母法眼、偷偷溜出,却惊讶于于皓不同以往的慎重。  于皓告诉燕子这天是他的生日。与众人欢乐度过后,两人来到夜景迷人的山上,于皓对小燕子少了平常的戏谑霸气,尽是温柔爱怜,气氛之下,两人终于第一次亲吻。但于皓的表情中却带有告别的惆怅!原来于皓已经暗暗决定,不该再打扰小燕子原本平静的生活。  那夜的谈话让小燕子不安,除了阿奇单子偶尔的招呼,几乎再也看不到于皓的身影。但是这一天远远在操场上,却看到了于皓正和教官争执,于皓竟然当众打了教官一巴掌,全校哗然,大家肯定的认为这次于皓一定会被退学了……   

第5集

  皓真的被退学了!小燕子突然有种再也见不到于皓的恐慌,她到处找他,缠着阿奇单子,但是他们两却反而劝她忘了于皓。小燕子像是被掏空了般的失落,还出言顶撞爸妈,爸妈见她反常,竟然将她软禁在家中,连学校都帮她请好假,甚至为她申请了茱莉亚音乐学院,想让她脱离这失序的地方。  小燕子在到学校办理手续的空档看到红豆,她叫红豆带她去刺青店,再请红豆转告于皓她即将出国的讯息,想见于皓最后一面,约好老地方见。然而于皓却失约了!她不知于皓竟是远远的躲着看她,不想正视分离的场面!  小燕子被父亲带回去的路上,看见于皓的机车,升起一线希望。她想知道他们两个究竟是否相爱过?出国前夕,她又逃了出家门,往大广场跑去。  好像奔跑了半世纪,两人终于在飙车场上相见!两人终于紧紧相拥,诚实坦率的承认了自己的情感,爱情就像决堤,一发不可收拾。  于皓坦承自己的爱情,却也要同时结束这份爱情:他告诉小燕子他们俩是飞鸟和鱼,就算相爱也不会有结果,他愿意守住这份爱情,而让燕子自由的在空中飞翔。但是小燕子却坚决的告诉于皓,她跟定了他,并秀出雪白臂膀上环绕的鱼形图腾──她的翅膀被烙了印,不能飞了!  于皓激动的拥住她,决定突破阻碍,再也不分开……   

第6集

  燕子又忐忑又兴奋的和于皓展开‘新生活’,两人把于皓原本破旧的阁楼布置的粉嫩缤纷,就像阿奇口中的‘香窟’。红豆受到两人爱情感动,竞和小燕子成为好友。红豆见到阿奇就吵架拌嘴,俨然一对欢喜冤家。细心的单子偷来一架键盘,好让小燕子的琴艺不致退步。然而这边过着快乐热闹的生活,另一边小燕子的父母已经着急混乱成一团。  于皓关心小燕子的学业,希望小燕子无论如何完成高中课程。小燕子回到学校的第一天,就看到父母到学校探询她的下落,小燕子只好又逃学!  这一天,辉叔出现在于皓家门口。于皓不在,小燕子应门,连同辉叔来的竟然还有自己的爸妈。小燕子向爸妈跪下,要他们当作没有她这个女儿,父亲十分痛心,把哭得死去活来的母亲拉走,跟小燕子彻底断绝关系!  于皓的老大雄哥听闻小燕子其人,主动要求要见她一面。于皓带着小燕子到雄哥处,雄哥见小燕子弱不禁风,故意恫吓她,以测试她的胆量。雄哥摇头预言,于皓的女人不适合他,将来可别毁在她手里!小燕子听了难过。   

第7集

  燕子被带出雄哥处,与门外来找雄哥的阿豹错身。在雄哥面前,阿豹和于皓势成对峙,有瑜亮鼎立的局面。阿豹向来对于皓不满,听闻到关于小燕子的传闻,心中琢磨。  于皓不愿雄哥等对小燕子的偏见影响众人看法,刻意振作,专注于帮会的事务,却时而带伤回来,小燕子心疼不已。  辉叔见于皓退学后,已与帮派正式挂勾,离常规渐行渐远,无奈之余,多方劝阻小燕子,并希望由小燕子提供正面影响,有困难还是要找他帮忙!  转眼间,单子阿奇也将要从学校毕业,三个兄弟又凑上一起,投入雄哥手下。小燕子根本无法力挽狂澜,只能享受眼前的幸福!单子却理智的询问于皓小燕子是否真的合适,而不会拖累他,引起于皓不快,为此兄弟第一次起争执。  于皓十分保护小燕,除了自己的兄弟以外,完全让她隔离在帮派之外。但雄哥的话让小燕子耿耿于怀,便向红豆请教适应之道。  红豆却教些譬如抽烟、自卫、踢人鼠膝等不入流的撇步,惹得于皓大为光火,教训了红豆一顿,他言明、就是要小燕子保有现在清纯的模样,小燕子却感觉到两人的格格不入将成隐忧……   

第8集

  皓为了小燕而误了帮中大事,害得帮中的兄弟被条子抓去。单子怒斥于皓的因私误公,不值得兄弟们托付性命,他认为于皓变了,如果再继续沉溺于爱情,不但没有资格担负老大重任,到时候也将害惨小燕子。两兄弟翻脸大吵,单子一怒离去,阿奇卡在中间、两相为难,而小燕子呢?这是她第一次感到江湖世界的无奈。  于皓知道整件事情包括兄弟被出卖抓走,其实为阿豹的计谋。单子也曾分析过阿豹将利用小燕子这个弱点在雄哥面前诋毁于皓,作为争地盘堂口的筹码,于皓冲动、决定私下报复阿豹。  小燕子深为自己惹出的麻烦懊恼遗憾,更是积极的想融入社团。偷偷跟红豆学得一套防身术后,在报复行动中,硬缠着阿奇要他带她见识场面。阿奇不似单子机警理智,拗不过小燕只好带着她前往于皓围人的地方。  但小燕子一现身,就被阿豹手下迎面砸来一个大花瓶,立即头破血流,狼狈不堪,于皓心疼,又怒又恨,局面一爆不可收拾,和阿豹正式交恶,势不两立局势形成,雄哥头痛万分。   

第9集

  子暂时离开于皓圈子,去找退休的辉叔,辉叔此时正准备退隐山林,种些花花草草,惟独放心不下三个从小看大的年轻人。但单子脱队的消息被阿豹得知,阿豹一向欣赏单子的冷静多谋,特意来拉拢单子,但被单子所拒。阿豹不死心,让单子更加提高警觉,特地告诉阿奇,要于皓小心阿豹。  小燕子因为现身事件,遭到于皓狠狠责备。小燕子觉得委屈,离家到红豆处窝身,却也惹得原本感情有些许默契的红豆和阿奇各为其主的吵起架来。  阿豹怂恿雄哥处罚拖累兄弟、误了大事的于皓。雄哥只好祭出家法,要于皓为此事负责!于是于皓受帮规伺候,当场被打得浑身是伤。  阿豹思忖于皓接连误事、兄弟又仳离,如果小燕子再出事,于皓必定崩溃,势将无心帮派事务,便派出手下意欲毁掉小燕子!  派出的喽啰趁小燕子落单,绑架了她带上山区隐密处,被正要下山的单子发现诡异,只是一切已来不及了,因小燕子却已被觊觎其美色的恶徒给强暴了……   

第10集

  恶徒口中两人得知,原来这一切都是阿豹搞得鬼。遭到蹂躏的小燕子痛不欲生,单子也为了自己没有保护好小燕子的清白而懊恼不已,愤而将恶徒撞落山下,一解其恨,但小燕子却满脸泪痕地哀求单子保密,因为她深知如于皓知道此事,将有一场腥风血雨。单子当然也了解其重要性,这件事成为两人共同的秘密。  单子为断后顾之忧,独自去找阿豹,表明他知其幕后操纵者,并威胁阿豹要将他密谋伤害帮内兄弟的行为告知雄哥,让阿豹颇为忌惮,以确保此事不会公开。  单纯的小燕子受到伤害后,变得敏感畏缩,然而她内心清楚,她必须自立自强,才能保护自己,不拖累于皓,否则难保同样的事情再度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