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116 张图片 
174 位演职员 
999+ 条影评 
19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编剧西恩·萨勒诺(Shane Salerno)在他19岁的时候就买下了罗伯特·格雷史密斯(Robert Graysmith)的小说《十二宫》的版权,并与格雷史密斯两人在故事方面钻研推敲了多年,然后把剧本卖给了迪斯尼旗下的试金石影业,得到了七位数的稿酬。虽然本片的编剧不包括西恩·萨勒诺,可是他确实曾为那个描述真实的旧金山系列杀人犯的故事撰写过多个版本的剧本。

·身兼演员与制片人身份的安东尼·拜格尼尔(Anthony Begonia)的父母,是旧金山一名死于“十二宫”之手的受害者的同班同学。

·影片中琳达·弗林这个角色最初是由碧悠·菲利浦(Bijou Phillips)饰演的,但是由于后期要对她进行补拍,而菲利浦的档期又调不开,所以只好换成克里·杜瓦尔(Clea DuVall)进行重拍。

·导演大卫·芬奇本来是找加里·奥德曼来演警探戴夫·托斯彻这个角色的,但因为奥德曼要继续在《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出演小天狼星,所以只能忍痛放弃《十二宫》。

·大卫·芬奇对表演的严格要求,让主演之一杰克·吉伦哈尔(Jake Gyllenhaal)吃尽了苦头,他拍摄的第一天,第一个场景就NG了67次之多。

Quotes

精彩对白

Letter 7(November 9,1969): …I shall no longer announce to anyone when I commit my murders, they shall look like routine robberies, killings of anger and a few fake accidents, etc…

第七封信(1969年11月9日):……当我执行我的谋杀计划时,我将不再告诉任何人,他们的死,有的看起来就是普通的劫杀,有的则是因为愤怒和一些伪造的意外……等等。

Dave Toschi: I've been thinking...

Paul Avery: Oh God, save us all.

戴夫·托斯彻:我一直在思考……

保罗·艾弗里:老天,救救我们吧。

Story

幕后制作

  【关于故事】

  《十二宫》讲述了一个真实的事件,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罪案。整个故事都源于一个疯狂男人的报复行为,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也从未因为自己的暴行而受到过法律的制裁。他为自己起名叫“十二宫”,难以捉摸,善于制造谜题,这个系列杀人犯曾让整个美国都陷入了恐慌之中,是个彻头彻尾的恶魔。在上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之间,至少有13人死于他手,而以他自己的说法则是24人……警方确认有8起凶杀案跟他有关,但具体的数字却一直是个谜,惟一确定的是,这个数字还包括活着的人。

  影片由大卫·芬奇执导,对焦在一个徘徊在旧金山的系列杀人犯,他通过邮寄带密码的信件而奚落着这个社会,他宣称自己的真实身份就隐藏在密码之中,然而直到最后,密码也没有被解开。“十二宫”的行为引起了四个男人的注意,在追踪凶手的过程中,他们不但被唤起了另一个自我,重新进入生命的灵魂构建之中,同时还被这些永无止境的线索所摧毁。

  在这四个人之中,罗伯特·格雷史密斯是变数最大的一个,这个害羞内向的漫画家,专门为《旧金山新闻报》供稿,然而他毅然跟在报社的王牌记者保罗·艾弗里的身后,对“十二宫”这个案件进入了深入的调查,虽然他缺乏保罗的关系网和新闻敏感度,却拥有着至关重要的洞察力和远见,更有着浇不灭的热情。

  保罗·艾弗里与旧金山警局中大名鼎鼎且野心勃勃的警探戴夫·托斯彻以及他那小心翼翼的搭档威廉·阿姆斯壮有着非常特殊的关系,这种关系到底特殊到何种程度,不得而知,但是艾弗里所报道的许多犯罪新闻猛料,都来源于他们……而所有事件都开始于一个普通的日子--1969年8月1日。这一天,一封字体粗糙的手写信随着一大堆邮件抵达了《旧金山新闻报》的编辑部,它的到来代表着一种恶兆,在编辑中间掀起了轩然大波:“亲爱的编辑,这是一场谋杀……”里面历数了从1968年12月20日开始的几起谋杀案--那一天大卫·法拉蒂和贝蒂·卢·延森被射杀,然后是1969年7月4日达琳·弗瑞受到了致命的枪击以及迈克·麦格的谋杀未遂。写信的人并不知道这些受害者叫什么,然而他却准确地说出一些非常详细清晰、只有警察才知道的细节内容。从此以后,他不断寄信到编辑部,并宣称每一张信纸上都有一个密码,它们一旦被一一破解,他的真实身份就会被揭穿。这些信就像是一个又一个死亡宣言,每一封背后都有一起或多起谋杀,他成了继“开膛手杰克”之后,又一个以玩弄警察为乐的系列杀人犯。

  “十二宫”这个名字成了让人闻风丧胆的禁忌,虽然一对居住在萨利纳斯的夫妇破译了这些密码,但是对密码有着狂热爱好的罗伯特·格雷史密斯却认为他们给出的信息并不正确,他解开了密码的隐藏意思,里面涉及到一部1932年的电影《最危险的游戏》(The Most Dangerous Game),可是这部影片究竟传达了什么东西,他自己也不知道。

  1969年9月27日,“十二宫”用头巾、手枪和匕首将自己伪装起来,继续犯下凶案,杀死了一对去湖边野餐的年轻夫妇--塞西莉亚·安·谢巴德和布莱恩·哈特奈尔;一个月后,10月11日,“十二宫”又回到了旧金山,将一颗子弹送进出租车司机保罗·李·斯坦的后脑勺。三天后,一封信带来了更糟糕的信息,“十二宫”表示警察那天晚上会抓走自己,然而在这之前,他要射杀一个校车的学生……问题是,他没有说出自己会在哪个学校门口进行埋伏,搞得旧金山警局上上下下焦头烂额。“十二宫”在信中透露出的信息,让探员戴夫·托斯彻、威廉·阿姆斯壮以及记者保罗·艾弗里组成了暂时的破案同盟,然而“十二宫”永远都抢先他们一步,这三个人在“十二宫”留下的条条线索里不但迷失了自我,最后还闹了个身败名裂。留下的,只有一直以旁观者身份存在于整个事件的罗伯特·格雷史密斯。

  【关于影片】

  欢迎再次走进导演大卫·芬奇制造的噩梦之中……与许多在上个世纪生活在旧金山的美国小孩一样,当时只有七岁的大卫·芬奇也曾生活在一个神秘的隐形杀人魔鬼的梦魇之中,人们都叫他为“十二宫”。大卫·芬奇回忆当时的情景:“如果你是在这里长大的,恐惧就会一直浸透在你的童年里:他选择了我们的校车怎么办?他就在我们身边现身怎么办?现在回想那个时候自己的想法确实有点戏剧性,但孩子就是孩子嘛。我在旧金山的马林长大,现在,我知道罪案发生的地方离我挺远的,但当你还是小学生的时候,缺乏的正是这种理智的思考,那个时候的我只会想一件事--他将出现在我们的学校里。我还记得孩子们在谈论这个杀手时所流露出的恐怖表情,1974年,我们全家就搬走了,但我清晰地记得,‘十二宫’这个名字一直伴随着我童年的记忆。”

  在随后的30多年里,大卫·芬奇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以这种方式重复当时的噩梦--执导《十二宫》。通过1万多页当时事件的纪录文献和证据搜索,大卫·芬奇感到远离自己的童年记忆正在一点点复苏,他采访了与事件相关的几名警官、幸存的受害人以及主要嫌疑犯的家人……那个时候,一名小学教师被捕,因为他对小学生有着变态的喜好而被当成恋童癖解雇,并锒铛入狱,但他到底是不是“十二宫”,至今仍是个谜。

  而大卫·芬奇本人也想知道,是什么燃烧了当时只是《旧金山新闻报》的卡通漫画家的罗伯特·格雷史密斯的热情,让他进而想去揭开凶手的神秘面纱。格雷史密斯将遗留下来的迷惑与困扰写成了两本畅销小说--《十二宫》以及后来的《解开十二宫的真相》(Zodiac Unmasked),里面不但详细记录了当时的每一个细节,还有四个人备受折磨且痛苦的调查过程,言语间充满了对人性的讽刺。大卫·芬奇是这样描述格雷史密斯的:“他知道自己对整个故事而言,只是一名旁观者,但是他一直想成为其中的一部分,而他也真的做到了。只要一有时间,他就投入到调查中去,因为虽然他在报社工作,却并不是记者。但他一直没有放弃追查,并一度非常接近真相。严格的说,这部影片完全是从格雷史密斯给出的观点出发的,但是我们自己也做了调查,包括警察局做出的官方报告和对当事人的访问……不过,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即使是当事人,记忆力也难免会受到影响,所以我们得到了关于这个故事很多不同的解释版本,一旦产生疑问,我们就以警察的报告作为基准。关于‘十二宫’的故事,很多人站出来表示格雷史密斯的一些观点是错误的,自己才是正确的。然而,这个事件本身就有着太多的秘密等待解开了,所以在处理影片时,真相将永远都是不确定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选择通过格雷史密斯的双眼去讲述这个故事。我的目的比较简单,只要能够捕捉住两本小说所表达的‘真相’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