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刺客聂隐娘>影评>刺客聂隐娘:青鸾舞镜,一奋而绝

刺客聂隐娘:青鸾舞镜,一奋而绝

电影中文名

刺客聂隐娘

2015-09-01 22:17

邑人

邑人

想看 - 评分9.4

 

 


深的驴友,常常会略过名山大川,往乡野里去逛一逛。在那里,可以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淳朴的老妪,以及她们的手织布等等。当你看着她们在劳动,一经一纬,看着那些原生态的布匹被一点一点织出来,就忍不住想要带两块走,而它们的价格,还真的非常便宜。我家里就有两块这样的布,被用来遮挡不常打开的电视机,防沙挡尘。在当今机器大工业之下,各种机器织造的布匹已相当精细,质量比手织布也强出很多,但面对那种质朴与纯粹,你还是忍不住会去买。就像当前经过精密配方制造出来的各种茶饮料,口感也很美味,但你还是忍不住去品鉴茶之原叶泡制出来的茶汤。因为那种清醇的口味才是最独特的体验与享受。《刺客聂隐娘》就是如此。当今影视的世界里,现实中拥有快节奏生活的观众已经习惯了各种快速剪辑,享受着快节奏的娱乐方式。当《刺客聂隐娘》呈现在眼前,就像是品尝过太多工业化的产品,突然一个原生态的东西撂在了眼前,尽管它名义上也被称为武侠电影,而且看上去很商业,其实它不是,它太文艺,于是,很多人就无法接受了。在我看的那场里,就有好几对小情侣早早离席而去。本来,对他们来说,就是爱情第一电影第二,电影院不过是一种恩爱的背景地,放什么其实并不重要,如果给他们一个沉闷的让人憋气的电影,那还真不如换个地方去卿卿我我更好。

还拿茶来作比喻,一亩茶田,如果作为原料去制作茶饮料,最后的总收入将会是惊人的,而上好的茶叶尽管也价格不菲,但由于边际收益低,总价格比加工品的价格肯定低出很多很多。就像《捉妖记》,它不过是好莱坞标准下水准之作,挤一挤工业化的水分,艺术成分并不甚多,但源于国内同类题材少之又少,于是投中了国人所好,大获成功,票房狂掠。还有《煎饼侠》及《泰囧》,甚至连水准线都达不到,粗糙有余,不过因为戳中了国人的笑穴,也卖的盆满钵满。而侯孝贤及《刺客聂隐娘》就如同电影工业边缘的老妪及其手织布,你可以觉得它不好看,但你不能否认其独特的价值,更无法否认其艺术性。以后,论古装剧或者武侠剧的历史地位,它都必得一席。必须说,《刺客聂隐娘》是一个精心制作的心血之作,就像一杯原叶泡制的茶,咋一接触可能觉得不过如此,但细品之下,方能觉其妙处。或者反证一下,你除了觉得《刺客聂隐娘》不太好看之外,其他的缺点,你压根就无法找出来,各方面它都很精致,摄影,音乐,服饰,人物,故事等等等等,每一个都无可挑剔。

再说另外一件事。近日我在孔夫子旧书网上淘得一本《唐绍华自选集》,本来是由于它故搜来,但细翻之下,还是有所得。唐绍华作为老一代的电影从业者,算得上是侯孝贤的前辈,他做过电影公司的老板 ,做过导演,做过电影学教授,还写得好几本电影理论,尽管名气上算不算一等一,却也绝非屑小之辈。这本《唐少华自选集》是“中国新文学丛刊”中的一本,由台湾黎明文化出版,其压轴之作就是一篇写作中国电影早期发展历史的重头文章,叫《银海星田故事》。文章中记述,早期的电影要靠阳光,有阳光才有电影,那时候电影刚被发明出来之时,底片的感光度比较低,摄影机的镜头亦欠敏感,因而在拍摄过程中需要强光,而那时候的电灯的灯光即便是最高瓦数,也还是不够,而且在室内用电灯还不够安全,因此那时的拍摄只能退而求其次,以外景为主,向大自然为背景去发展。而大自然又足够辽阔,这种情况下,最适宜的就是拍摄动作片,所以中国电影之初就自然倾向于武侠打斗题材。于是中国电影在发展之初就有了《关东大侠》系列电影,也红了如邬丽珠、查瑞龙、张惠冲等一批早期的动作明星。唐绍华老先生还提到:“中国电影史中,功夫动作片始终占有一席,虽然几度衰落,但又能几度抬头,绝非偶然。”他所述的基本上都是1937年抗战前的是电影掌故,至于之后到胡金铨、张彻、楚原,再到徐克,都是后来之事了。徐克是一位奇才,他将武侠拍到了最高峰,以至于到了后来者无法再拍下去的地步。但每个导演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李安、王家卫都已经拍出了他们心目中的武侠,侯孝贤也忍不出,拍出了他的武侠,就是《刺客聂隐娘》,正接续了唐绍华所说的武侠延绵不绝的路径。而实际上,侯孝贤自己在采访都说,论武侠,连金庸梁羽生都是晚辈,他自小学时候就开始看各种传统武侠故事了。要拍武侠电影,也早有想法了。

其实,大师拍摄的武侠,原本就可以想象,它不会如市场上泛滥的那些动作片,以炫示动作场面为噱头,去套取票房赢得名利,大师一定会有大师的个人风格在里面。尽管《刺客聂隐娘》看起来不那么像侯孝贤一贯的用镜风格,但在精神内核层面上却一以贯之,并没有变。侯孝贤说:“电影其实就是你,你身为作者,是你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感受。”《刺客聂隐娘》拍摄的就是他对世界的一种感受,尽管是古装片,但依然是他对现实社会的看法与感受。下面就来说一说。

《刺客聂隐娘》改编于唐传奇《聂隐娘》,其实最终的成品已经与裴铏的《聂隐娘》相差万里,侯氏作品中已经没有了刘昌裔,更没有刘纵。而是更多迎合了唐朝的史实,将《聂隐娘》中没有提到名字的魏博节度使田季安提了出来,而且让细节都尽可能去合乎历史事实。魏博,与福建、甘肃、安徽的名字差不多,后者的名字分别取自(福州与建州、甘州与肃州、安庆与徽州),魏博也取于魏州与博州,魏州即现在河北的大名,博州则是今山东的聊城。魏博居于黄河下游中原一带,地产丰饶,是唐诸多节度使中实力较大的一部。魏博节度使的首任是田承嗣,他原本是史朝义的大将。史朝义是“安史之乱”之中史(史思明)的儿子,也是后期叛乱的主帅。后来正是因为有了田承嗣及李怀仙等人的归顺朝廷,史朝义才支撑不下去,叛乱得以终结。而田承嗣也因此得到朝廷的笼络,被封为了魏博节度使。不过田承嗣的节度使只做了四年就驾崩了,临死之前他将节度使的职位传给了自己的侄子田悦,这也开启了节度使可以世袭的先风。同样拥有重兵的田悦并不本分,上任之后他就联络成德、淄青、山南东道(后改为联络幽州)等地,掀起了“四镇之乱”。不过此乱延续的不并久,因为田承嗣的儿子田绪杀死了自己的堂哥,携魏博再次归顺了朝廷。田绪也再次接任为魏博节度使。之前,田承嗣只做了4年魏帅,田悦做了5年,田绪则做了12年,再然后田绪的儿子田季安接任了魏博节度使的职位。

好了,绕了这么远,终于到了田季安的身上,也即《刺客聂隐娘》中的正主。按照裴铏所写的《聂隐娘》中的历史年份,此时的魏博节度使也该是田季安,这时恰是元和年间,属于唐宪宗时代。话再说远一点。有唐一代,唐前期先后有“贞观之治”及“开元盛世”两个伟大的勃兴时代,但经“安史之乱”后,大唐就盛况不再了。不管,虽经此乱,唐朝却并没有倒下,还是继续延续了多年,更迭了历任皇帝。这诸多皇帝中,也不全都是草包,其中唐宪宗李纯就是相当开明的一个,他励精图治,开创了“元和中兴”的局面。他在位期间,大力废除割据势力,力图减弱割据的坏影响,并再次统一了大唐疆域。宪宗李纯也因此成为了唐朝历史上与太宗李世民、玄宗李隆基并列的三大明君。不过宪宗李纯规制割据统一域内时(元和14年),魏博一带的田季安已经去世(元和7年)有年。田季安去世时,其子田怀谏尚且年幼,魏博的权力落在了田承嗣的唐侄田弘正(田兴)之手,田弘正也即田季安的堂叔。田弘正掌握了魏博大权之后,当即归顺了朝廷,并放弃割据,他也被宪宗依为重臣,在平定淄青、成德、淮西战役中立下大功,是元和中兴的关键人物。不过这些都是后话,是《刺客聂隐娘》之后的事了。

话说,《聂隐娘》之中,聂隐娘原本为魏帅(田季安)所用,被要求去刺杀与他不和的陈许节度使刘昌裔。《刺客聂隐娘》之中,却变成了聂隐娘要刺杀田季安,而且聂隐娘还成为了田季安的表妹。在侯孝贤的设置中,聂隐娘的尼姑师傅成为了大唐的公主嘉信公主,田季安的继母田绪之妻也是大唐的公主嘉诚公主。如你所见,嘉诚公主与嘉信公主是姐妹,一个嫁给了实力最强的一个节度使,一个出家为尼。田绪作为节度使,去世时只有33岁,田季安接位时只有15岁。不过呢,嘉诚公主嫁到田家时,田季安已经4岁,是田绪的第三子。因为田季安是庶出,地位低微,需要继母嘉诚公主的支持。而田绪早亡,与嘉诚公主没有过上几年日子,两人也没有落下一子半女。嘉诚要想维持自己的地位,也需要与田季安保持合作,并用来维系大唐与魏博之间的微妙关系。

此时呢,聂隐娘的母亲聂田氏又是田季安的姑姑,与田季安堂叔田兴(电影中为田兴,历史上多用田弘正,实为一人)是姐弟。侯孝贤为了迎合历史,将田兴与聂家的利益放到了一起,他们都是站在朝廷一方的人。而田季安作为魏博节度使,基本上割据上的独立王国,不仅不想听命与朝廷,而且还有异心。在一次群臣辩论中,田兴流露出心向朝廷的倾向,为田季安所不容,于是贬他去临清任职。田兴称病不去,结果田季安再派聂隐娘之父聂锋前往护送。聂锋是田季安手下大将,也是田兴的妻兄,两人政见一致,田季安派出聂锋护送田兴,本意就是让他们一起去死。因为聂锋与田兴出城后不久,田季安就再次派出了精精儿前往刺杀,并欲活埋田兴。

精精儿就是田季安的妻子田元氏。根据剧情的铺设,这里有必要再扯远一点,原本,田季安与聂隐娘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嘉诚公主曾经把一对玉玦分别赐给了田季安与聂隐娘,希望他们以后能够完婚,亲上加亲。不过,聂隐娘只是一个臣子之女,而现实的变化又多端。其后,另一藩镇的首脑元谊率万人归附魏博,此时田绪仍然活着,他便让田季安迎娶元氏,以完成和亲,好笼络元氏一族。曾经的娃娃亲被拆散,年幼的聂隐娘被抛弃了,为了安置隐娘,于是嘉诚公主便将隐娘送到了自己的妹妹嘉信公主身边,让她代为调教。这就是聂隐娘被尼姑收养的经过。当隐娘长大,尼姑嘉诚公主看到田季安气焰炙天,有害于唐室,便命隐娘下山,去刺杀田季安。

在聂隐娘学艺的过程中,她始终没能学会绝情,而是心怀不忍,道心未成。在开片之初,在师傅命她刺杀作恶多端的两个官僚时,其中之一手起刀落,干净利落,而另外一个则因为对方膝下尚有小儿,便心下慈悲,放过了他。当师傅命他手刃田季安时,其一,聂隐娘心中有情,不忍杀死自己曾经喜欢的人;其二,正是看到田季安膝下已有怀谏、怀礼、怀询、怀让四子(片中为两子一女),也不忍下手。

不过,聂隐娘不杀田季安,田季安却容不下她的父亲聂锋。于是派聂锋护送田兴,打算一石两鸟,同时除掉二人。不过,幸得磨镜少年与聂隐娘半路杀出,救出了田兴与聂锋。精精儿也空手而归。之后,精精儿与聂隐娘树林一战,最终聂隐娘劈中了精精儿的面具,使得精精儿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她正是田元氏。聂隐娘即识得了精精儿的面目,就没有杀她,两人搏斗,好一番“费厄泼赖”,公平公平侠义磊落,也体现了侯孝贤心目中的下移精神。

这田元氏既然身为精精儿,就绝非善类。在田家之内,她还有着与胡姬争宠的一面。当田季安的宠妃胡姬怀有身孕,她即联系胡僧空空儿,使用巫术打算毒害胡姬,幸而被聂隐娘识破。不过,也源于此,田季安发现自己父亲田绪之死,正源于精精儿与空空儿之间的阴谋。当初田绪暴毙时,也同样发现了空空儿的巫术小人,就在田绪的枕下。田元氏的阴谋,实有大端。当田季安发现了这一切之后,打算杀死田元氏(精精儿)时,又为自己与田元氏的孩子为困,欲杀又未得,没有下得去手。

不过,对于聂隐娘来说,她本有许多机会可以杀死田季安,以完成师傅交给自己的使命。但她最终发现所有的事情都环环相扣,自己的所为也不过是一枚棋子而已,而她空有一身本领,又不愿为这些世俗的陈规陋俗所羁绊。最后,去禀告师傅,并与其打斗一番,在打斗之中两人恩断义绝,了断了自己的尘世俗缘,最终携磨镜少年投奔新罗之地而去,远遁他国。

而聂隐娘没有了断的田家一事,不久历史就给出了它的答案。如史载,“季安性忍酷,无所畏惧”,又性喜“从禽色之娱”,“酣嗜欲”,就是说他沉溺酒色,又杀戮无度,年32岁就如同其父田绪一样,暴毙而亡。妻田元氏召诸将立其子怀谏,不过,此时田怀谏只有11岁,没有能力掌权,政事决于私奴蒋士则(片中也露了几手)。结果账下不服,军中怒,拥立了田兴,即田弘正者,并杀死了蒋士则等十馀人。

好吧,以上大致是历史及电影中的故事,我杂陈着说了。原本不想说这么多,没有忍住,不愿意看剧透的人,就实在是对不住了。其实,我更想说的是青鸾舞镜的那一面。

青鸾舞镜,这个典故在片中出现了几次。恰恰是整个电影的片眼,也是侯孝贤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所谓青鸾舞镜,典故出于南朝时期宋人刘敬叔编著的《异苑》,在卷三中有记: “罽宾国王买得一鸾,欲其鸣,不可致,饰金繁,飨珍馐,对之愈戚,三年不鸣。夫人曰: ‘尝闻鸾见类则鸣,何不悬镜照之。’王从其言,鸾睹影悲鸣,冲霄一奋而绝。”大意是说罽宾国王买了一只青鸾,想让它鸣叫,却不能够,无论给对它多好,就是不叫。最后王后说,听说青鸾遇到它的同类就会叫,要不在它跟前悬个镜子试试。然后国王照办了,结果青鸾看到自己的影子之后,以为遇到同类,终于悲鸣起来,但随后就奋力一冲,死去了。片中主要取青鸾的孤独感立意,刻画空有一身本领,却无人会意无人懂得,一个人,没有同类。从嘉诚公主,到田元氏,再到聂隐娘,都是如此。不过田元氏的孤独背后隐藏着阴谋与祸心,让人所不齿;而嘉诚公主的孤独则是一介女子承担着维系家国的沉重负累,让她难以承受;而聂隐娘的孤独,则是只听命于内心,违师命,苦相望,在乱世之中,孤绝地存在着。一身绝学,难了尘缘,在经过数次折磨之后,才终于放下了爱与狠,洒脱而去。

聂隐娘这种心境,才是侯孝贤着力刻画的,充分表现了他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与感受。或者说,聂隐娘就是他自己,在当前的尘世变换的世界之中,人心思变,礼崩乐坏,使得那些如自己一般的文化英雄,遗世独立,不知所终,只能发出一声声浩叹,如青鸾一般,想要悲鸣而不能,甚至欲奋空而绝都不得。这才是英雄的悲哀,只能揽镜自顾,却只见得满头华发,为多情者所笑。

一身抱负,都投向《刺客聂隐娘》,好一吐心中块垒。其实,当今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每个人都承受着自己的孤独,每个人都是某种意义上的聂隐娘,只是,在命运的端口,聂隐娘做出了她的选择,我们还没能够做出自己的。


如此而已。
该片热门影评:

一部《聂隐娘》,终于为中国电影找回了大师

      聂隐娘身后千年,有华..

肥罗大电影

【杀手】:一种稀有而孤独的存在,是聂隐娘更是侯孝贤

有惊险刺激飞檐走壁的武打场面?木有,..

尉迟上九评分8.8

《三无聂隐——到底看什么???》

这部电影自入选金棕主竞赛到拿到最佳..

吾血之血评分8.5

【动作片】20×20:华语武侠VS东瀛剑戟

  作为土生土长的东亚人,如果要问..

黑狗成

朝遇知音,夕可死矣

——看《刺客聂隐娘》 侯孝贤曾说他..

元蕤评分8.0

更多 208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