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4 张图片 
7 位演职员 
4 条剧评 
1 条新闻 
更多  

总剧情

  1985年10月22日下午3时左右,南京军区现任和前任领导,都匆匆赶往军区总院。共和国的开国元勋,1955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三星上将、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南京军区司令员、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许世友将军与世长辞。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奇迹般地死而复生,在弥留的最后一刻,将军的神思飞进了那血雨腥风的岁月。

  年轻的许世友凭

展开

  1985年10月22日下午3时左右,南京军区现任和前任领导,都匆匆赶往军区总院。共和国的开国元勋,1955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三星上将、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南京军区司令员、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许世友将军与世长辞。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奇迹般地死而复生,在弥留的最后一刻,将军的神思飞进了那血雨腥风的岁月。

  年轻的许世友凭着自己高超的武功,逃脱了李静轩反动民团对农民协会血腥镇压的虎口,被迫从戎,在军阀吴佩孚的军队混口饭吃。在队伍里,他结识了共产党员胡德奎。在反动军阀的大清洗中,从枪口下救出了胡德奎,并参加了著名的黄麻起义。起义失败后,他冒死回到老家看望自己的老母亲。李静轩反动民团正在疯狂地迫害他的一家,许母一家相依为命备受煎熬。许世友丢下了母亲、妻子、儿子率领农民杀出重围,参加了刚刚组建的中国工农红军。

  许世友一到部队,赶上了围攻段家畈李静轩的反动民团。李静轩气焰嚣张,部队进攻受阻,许世友按捺不住内心强烈的复仇心理。团长王树声一声令下,他手举大刀,冲进了段家畈,刀劈了李静轩。战斗中胡德奎身负重伤,等他从民团手中搜回药来,胡德奎已经牺牲。许世友悲痛欲绝,归罪于卫生员李海东,被王树声关了禁闭。

  许世友接替胡德奎担任了排长,李海东也被分配到他们排任副排长,他拒不接受,鲁莽行事,被下了枪。正赶上部队要进攻花园镇,已经离队的许世友与部队展开了一场无声的急行军。他的倔犟和任性,王树声也无可奈何。在捣毁花园镇的战斗中,李海东牺牲在敌人的包围之中,许世友大显神威又建奇功。

  许家洼,反动民团疯狂地报复。许母为了保全许家后代,违心地逼许妻朱锡明改嫁。

  张国焘进入苏区,许世友的奇特引起了他的关注,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此时鄂豫皖苏区已经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革命高潮。攻黄安、打潢光,克新集,取得了一连串的胜利。许世友在这些战役中也屡屡立功,步步升迁。然而,张国焘开始全面肃反,红色恐怖葬送了这些革命成果,仗越打越糟糕。许世友亲自招来的文书李全有只因给地主算过几回帐,保卫局要抓去审查。许世友与搜查队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当他看到大批的军政干部被杀,连徐向前的夫人都被捕时,他迷惘了。情绪极端之坏,酒越喝越多,也不允许部下议论纷纷。

  在军政干部会上,因为不许带枪,许世友与保卫人员剑拔弩张,险些酿出一场祸殃。

  苏区越来越小,国民党大规模的围攻越来越紧,战斗也越来越残酷。红四方面军在去留决策上发生了激烈的交锋。许世友的三十四团浴血奋战,紧急中许世友果断地使用看押的审干队。枪林弹雨之下,审干队全部牺牲和李全有的遇难,许世友悲愤满怀。

  红四方面军被迫退出鄂豫皖苏区突围。部队向川陕转移中,全军被国民党军围堵在漫川关,弹尽粮绝、人困马乏。许世友接受了突击队的任务,他杀了自己的战马,身先士卒,勇猛拼杀,投入了一连串空前激烈的苦战,突破了敌人三十万大军铁壁合围,为全军打开了通路。

  1933年川陕苏区挫败敌人“三路围攻”后,许世友任第九军副军长兼第25师师长。红四方面军在川陕边境立住了足。激发了许世友的豪性,在和川陕游击队的会合中,许世友把王维舟灌得烂醉。校场比武的擂台上,许世友漂亮潇洒的招式制服了刺客,机智地保卫了苏区领导。

  敌人的“六路围攻”开始了,他指挥三个团参加著名的万源保卫战,坚守大面山。许世友严厉地撒了团长张万林的职,摔了他送来的两瓶酒。战斗到白刃化,部队几乎顶不住了,他坚持“你顶,就顶着了”,八角帽往下一拉,高举一把红缨大刀,亲自带领敢死队反击,和敌人由军官组成的敢死队较上了劲。大刀在他手上神出鬼没,舞起来真到了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境界,就像飞花摘叶,战场上敌人人头纷纷落地。在这次规模最长,也最为激烈的防御中,许世友打出了威风。团长张万林和众多将士血洒疆场,许世友感到深深地内疚。

  为了策应中央红军北上,红四方面军发动了西渡嘉陵江的战役。与中央红军会合。与此同时,张国焘统治下的红色恐怖、人人自危的严酷政治斗争的阴影还笼罩着部队上下,许世友与曾中生神秘地会面。

  战役胜利的喜悦,许世友接受了战友们的安排,相中了红军女战士李明珍,并相爱结了婚。新婚仪式上,他先拜娘,令人哗然。第一天,他迟到了,自罚扛炮。在这期间的恩爱生活中,他也从不允许妻子介入他的政治生活。

  长征中,张国焘自恃人多势众,与中央发生重大分歧,搞分裂主义。茫然中的许世友闻知曾中生被害,心灵受到强烈震撼。他强忍悲痛接受任了骑兵军师长的任命。由于部队新组建,军纪较为混乱,为了整顿军纪,他用驳壳枪甩手一枪,子弹打飞了排头兵的帽子,他自己的乡友和老部下为之愕然。部队面貌焕然一新。第三次过草地,他指挥骑兵部队担任前卫,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筹粮筹款,沿途进行频繁的战斗。

  红军三大主力会师陕北,许世友进了陕北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学习。由于张国焘的错误,他受到牵连,经历了人生最严峻的一次考验,差点丢了脑袋。因为反张国焘路线的一些过火言语和过激行为,使许世友陷于极度的苦闷之中,尤其是西路军失败以后,他对反张国焘的认识基本上动摇了,自己跳了出来,酿成一个大事件。他联络了一些原红四方面军的旧部,准备逃回川陕根据地打游击,以此来证明自己革命的决心。这就是著名的“拖枪逃跑事件”。东窗事发,他们被逮捕了,准备接受最严厉的制裁。这时与毛主席演了一场不打不相识的悲喜剧。同时他最心爱的人,剪烂了给他新织的毛衣,递给他一封绝交信,许世友心灰意凉、悲痛万分。生死关头,毛泽东要见他,他竟敢提出要带枪见毛泽东。毛泽东不仅允许把枪还给他,还亲自帮他压上子弹。毛泽东主席的真诚和坦荡,使他心悦诚服,热泪盈眶。从此,他忠心耿耿地跟随毛主席,南征北战。

  随后,他开赴抗日前线,任三八六旅副旅长,与陈赓一道,在香河崮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歼灭日本鬼子一个加强中队。

  紧接着受中央委派,开辟山东抗日根据地。临行前,许世友断然拒绝了与李明珍的爱情。从警卫员手中要回了自己的小酒壶,把警卫员留下,踏上了征程。

  许世友到了胶东根据地后,形势极为严峻,部队几乎无立足之地。在就职演说上,许世友响当当地说,“我来胶东是打仗的,太平我不来,我来不太平。”一口气吼出七个“打”字,要打出山东新局面。披坚执锐、说打就打。十六团打旺远,他亲自坐镇,但只说了三句话,看了一夜“三国”;打灵山,他事无巨细,把聂凤智从病床上拉下来,指挥作战。他率领军民与日、伪、顽在渤海之滨和清河两岸开了激烈的斗争,把胶东大大小小二十多个各式各样的伪司令一扫而光,根据地的地盘越打越大,打出了一个崭新的局面。

  打下汉奸赵保原的老巢万第之后,在军民庆胜利的祝捷声中,在副司令吴克华和后勤部长高大山的张罗下,他和农家姑娘田普相识,“就是她吧!”一锤定音,举行了简单而又别致的婚礼。

  解放战争中,他任九纵司令,率部保卫胶东,转战齐鲁大地,取得了一系列辉煌的战绩。又升任山东兵团司令,使胶东成为稳固的根据地后方。

  济南战役开始了,离总攻还有五天,毛泽东在延安运筹帷幄、调兵遣将之时,脑海里不止一次浮现出前线那个不是和尚的“许和尚”,毛泽东亲自点了他的将。许世友犹如猛虎出山,急风急火地赶到前线。

  在战役中,面对这个城防坚固的庞然大物,许世友提出“牛刀子战术”要抓住敌人的要害部位,集中兵力火力,杀出一条血路,像一把铎利的尖刀,直插敌人心脏。经过几天的激战,双方形成僵局,战斗到了白热化,许世友果断地支持聂凤智坚持最后一瞬间,决定一鼓作气继续攻击。九纵首长登上城楼。彻底歼灭守军11万,活捉王耀武,攻占了济南府。这是许世友军事生涯中一篇最为得意的杰作。

  在以后的历史重大转折关头,许世友发挥了重大的作用,实现了他“活着尽忠,忠于毛主席,死了尽孝,为老母亲看坟”的诺言。写下了辉煌的革命人生,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勋。

分集剧情

第1集

  国革命史上的一代名将许世友,因病去世。王震受邓小平委托飞抵南京,参加许世友的追悼仪式,并对他的土葬问题做了说明。解放前,许世友为逃恶霸李静轩的追捕,告别母亲、妻子逃到洛阳。为吃饱肚子,许世友结石了吴德江,当兵到保安大队。许世友、吴德江惊喜发现两人碰巧同年同月同日生,即结为弟兄,保安队高队长为娶三姨太逼大家凑份子送钱,士兵们不满。吴德江最终被逼带大家投奔红军,许世友留下回许家岙探母并找李静轩报仇。一心想杀李静轩报仇的许世友并未如愿,再次逃走后参加了红一军,与吴德江意外重逢。为夺李静轩的武器,许世友、吴德江参加了王树声指导的战斗。战斗中许世友表现突出,亲手杀了仇人李静轩。吴德江身负重伤。在吴德江的极力推荐下,许世友按替吴德江担任排长工作,吴德江表示先安心养好伤,以后愿意永远待在许世友身边……

第2集

  国焘被派到鄂豫皖中央分局任主席,邂逅许世友后,对他的军事才能大加赏识,破格将许世友从连长提拔为营长。为保住孙子,给许家留条根,许母被逼力劝儿媳朱锡明带儿子改嫁。许世友不仅打仗勇猛,抽空还注意学文化。张国焘搞肃反,很多人被打成反革命,包括徐向前的妻子和特委书记郑东胜。由于张国焘的着重,许世友又被提拔为团长。面对一时的混乱局面,许世友大惑不解。尽管在困惑中,许世友坚信正不怕影子斜。上级派三十四团到白雀园搞肃反运动,许世友闷闷不乐只有喝酒……

第3集

  国焘主持召开紧急会议,要求大家都要交了枪,才准进入会场,只有许世友不听从,张国焘对许世友总网开一面,这次也不例外,破例允许许世友带枪进入会场。在张国焘错误路线的指挥下,红四方面军陷入敌人的包围之中。情况十分危急,许世友冒险让审干队人员上前沿杀敌,结果大部分人都牺牲了,李全有活了下来。张国焘、徐向前召开紧急会议,商讨突围方案。许世友的三十四团被徐向前总指挥派当突围尖刀,许欣然接受命令,严格组建突击营,并自己担任营长。突围后部队进入四川、群众热烈欢迎许世友所部,敌人闻风丧胆。群众欢迎许世友上台表演武功,展示身手,暗藏的敌人企图对许暗下毒手……

第4集

  四方面军入川后连续打了三此重大战役,歼敌二万余人,使川陕根据地向东扩展了三百余里。此时的许世友已是红九军的副军长兼二十五师师长。许世友勇猛善战,果敢聪明,敌人时时想杀害他。正当黑箭从背后对准许世友时,被发现了,机智勇猛的许世友在敌人还没有来得及下手前,先结果了敌人。在万源防御战中,他担负了最为艰巨的大面山阻击之任务。大面山是敌人进攻的主要阵地之一,敌人进攻激烈,我军缺粮少弹,坚守阵地任务艰巨。担任副军长的许世友,想安排吴德江下去当团长,吴借身体差不愿意去,始终跟随许世友,一直并肩战斗在一起……

第5集

  世友当军长后,组织上为了照顾他的生活,派女宣传队长小刘去他身边工作,被许世友坚决地拒绝了。许世友一心扑在打仗上,一心为红军主力的会合做准备。张国焘与中央军委有明显分歧,干部、战士人心不起,思想很不稳定。许世友总是一切从大局出发,从团结出发,配合中央的会合工作。张国焘下令逮捕参谋长郑东胜,许世友既感到费解,更感到难过,但他仍坚持服从命令听指挥的大原则。部队又要开拔了,这次又要过草地,许世友在见到粮站站长李明珍后,被这个大大咧咧、朴实能干、热情爽朗的姑娘吸引了,他那颗刚毅坚定的心不仅微微一动……

第6集

  世友在得知李明珍也是苦孩子出身后,下决心追求她。干练爽快的李明珍、让许军长几乎是一见钟情。在吴德江的极力撮合下,许世友和李明珍顺利完婚。他们婚后生活美满幸福,许世友粗中有细,对李明珍疼爱有加。陈昌浩召集大家开会,到底是北上还是南下?他们出现了明显分歧,悄悄送给了毛泽东。毛主席看后不动声色,人叶将电报再送回去,免得陈昌浩疑心。陈昌浩拿着张国焘的批示,逼迫徐向前让四方面军走南下路线。正在这时,毛泽东来到会场,陈措手不及。张国焘亲自看望许世友,许装病不见。许从红军大局出发,不计个人得失,同意调到骑兵师当司令……

第7集

  兵师是建制、装备不完整的部队,大部分兵都是些老油子,不听招呼。许世友去后,亲自带队抓练兵,翠整顿军容军貌做起,让平时不听话的老兵,变得驯服了。刚到骑兵师不久,突然四方面举的人就来找他,说是中央派许世友、王建安等人去抗大学习。早晨接到通知,当天就必须到保安队报到。没等李明珍回来告别,他们就匆匆出发了。李明珍听官大姐说了去抗大一事,匆忙赶去送行,并将刚织好的毛衣让许世友带上。一天,老许突然不见了,洪学智、王建安到处找他,意外地听老中医说他病了,而且很重。军委首长对许很关心,让他立即住院治疗,可许偏要交请战书上前线。李明珍赶来看住在医院的许世友,许不顾病情,仍喝闷酒。突然,四方面军的一些人要见老许……

第8集

  方面军的人找到许世友,不顾他正在住院,一股脑儿把中央组织批判张国焘的分裂主义,四方面军人心惶惶,个人郁郁不安全都告诉给许世友。听完众干部的诉苦,许世友决心不再受气,带他们潜逃去四川与刘子才会合,打游击、干革命去。在王建安的告发下,被发现了,许世友被拘留,传言要判死罪。许情绪此时落到了最低点,一心只想见最了解他的李明珍。组织上派人劝说李明珍,让他和带罪的许世友划清界限。单纯善良的李明珍,没有经受住残酷斗争的考验,终于答应与许世友一刀两断。接受审查的许世友,一心盼着李明珍来看他,而李却不愿意来。西路全军覆没,幸好向前同志安全返回,毛主席不仅没有责备,反而还安慰他,并让他去看看许世友。徐向前知道许世友的脾气,耐心地对他进行该与和帮助。许提出让毛主席还枪。主席答应了,主席还给许世友改名为许世友不要做当官人的朋友,要做全世界人民的朋友。许倍受鼓舞和感动。在许受审期间,李明珍将亲手为他织的毛衣剪碎了,许认为她太绝情,无法再原谅她……

第9集

  年半以后,审查结束的许世友被派到三八六旅当副旅长。李明珍找到旅长陈赓,陈赓请许世友喝酒,帮忙调解,但倔强的许世友没有接受。朱总司令也出面了,许仍坚持不原李明珍。许世友一心要上前线,但总部决定调他去华北党校学习,但许坚持请战去山东,许对旅长陈赓说出了心里话:“我这一辈子最恨的就是不忠不义,背叛党背叛革命的家伙,她怎么能怀疑我呢?”许世友最终能不能原谅李明珍,在这件事上,他固执到底。他曾说:“我一不能原谅李明珍,二不能原谅王建安。”临去山东前,陈赓和同志们来送许世友一行,李明珍也来了,他终未见她。看着许世友起码远去的身影,李明珍类泪流满面……

第10集

  世友被派到山东任总指挥,吴德江任参谋长。胶东地区,敌我力量悬殊很大,加上打了几次败仗,士气不振。许世友潜心研究地形、地貌以及敌军兵力的部署,很快就熟悉了基本战况。他决定要打一个好仗,振奋一下士气。政委林皓建议用胶东老主力部队十三团,可许世友却挑了战斗力最弱的十六团,并亲自带队指挥。面对敌人的有力防御,以及没有攻坚经验的十六团现状,林皓和吴德江暗暗替许世友担心,怕这一仗打不下来。许世友带领十六军团旺远,攻打赵保原的碉堡,许却命参谋架床,借书。十团黄团长向他报告部队已部署好了,可以进攻了,许不以为然地说:“没什么,你去吧”战斗已经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碉堡还没打下,吴德江、林皓很着急。突然有人来报:“报告总指挥,十六团把它拿下来了。”许世友见书还没看完,要带回去再看。在总结十六团打胜仗的表彰会上,许世友告诉大家这次胜仗是十六团自己打的,全体与会者都很惊讶,并倍受鼓舞,觉得敌人其实并不那么可怕。十三团团长长聂凤智,刚动完盲肠手术,就要去收复灵山阵地,而且是许世友亲自点的将。灵山战役是场恶战,许对各个环节都异常关心,力求万无一失。在慰问老百姓时,许见到了在车间干活的姑娘田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