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71 张图片 
15 位演职员 
28 条剧评 
8 条新闻 
更多  
The Dance Of Passion

总剧情

  北,一个偏远荒无之地,在这片黄土高原上,人心纯朴,从来是阎姓族人聚居之所。某年,疫症横行,死掉半族人,就在这时,宋姓祖先到此,传授以火炮驱赶病魔,疫症得控,阎族不致灭族,更得宋族教晓制作爆竹、鞭炮之法,阎家铺得以兴旺,阎族族长遂下了旨令,要善待宋族人,生养死葬,不得有违。

  从此,阎、宋两族共处,唯宋族人不事生产,三代过

展开

  北,一个偏远荒无之地,在这片黄土高原上,人心纯朴,从来是阎姓族人聚居之所。某年,疫症横行,死掉半族人,就在这时,宋姓祖先到此,传授以火炮驱赶病魔,疫症得控,阎族不致灭族,更得宋族教晓制作爆竹、鞭炮之法,阎家铺得以兴旺,阎族族长遂下了旨令,要善待宋族人,生养死葬,不得有违。

  从此,阎、宋两族共处,唯宋族人不事生产,三代过后,已无一成材,只是依附阎家,为阎家族人内的寄生虫,唯阎家族规严厉,无人敢犯,直至阎万曦当上族长,手段狠辣,每欲觑准时机,就要将宋族人驱赶,令阎家铺重生。

  故事开出,宋族人宋东升,执意于情,不理族规,大胆与阎家寡妇相恋,遭人揭破,要接受“点天灯”之惩罚,唯死并不可怕,最可怕是目睹爱侣惨死眼前,东升厉声控欣阎家族长阎万曦无情,不知爱为何物,万曦执意履行族规,亲燃东升身上鞭炮,唯鞭炮烧至一半时,天降旱雨,东升得以不死,被逐,永世不得回乡。

  东升虽死而复生,但生无可恋,万念俱灰,在人生最低落无助的时候,遇上家春分,春分同情东升,为令东升重燃生存意志,不惜上山盗鞋,最后东升被春分感动,决远离此地,重新做人!春分以为好心必有好报,谁知事后才得悉东升与自己有婚约,现在东升触犯族规,春分亦被退婚,从此背负着一个不祥之名。

  两年后,东升以父仙游,要为父奔丧为由,再次踏进阎家铺这片黄土,表面是为存孝义,实则,是要为旧爱复仇,矛头直指阎万曦。

  宋东阳,宋族族长长子,亦是东升的好朋友,他义无反顾的相助东阳重新在阎家铺立足,处处维护,时时以真心相待,唯东升为报深仇,不惜利用兄弟真情,决心要扶东阳一把,誓要东阳取得当家之位,以抗衡阎万曦。唯东阳二娘,宋族当家焦玉,为保亲子宋东晓之前途,决不让东阳掌族权家业,机缘下,得知东阳不育之秘,即许下承诺,若东阳妻舒朗月能产下一儿半女,即让出当家之位,东升虽未悉东阳不育,多番献计,劝东阳借种得子,最后东阳顾及朗月感受,打消借种之念。时玉为东阳娶妾,女子正是春分,东阳一心以为春分是玉派下来监视自己,与春分关系疏离,加上春分出嫁之日,其家遭马贼洗劫,父母相亡,碍于守孝一年,春分未能与东阳成亲,只得暂待宋家。东升一计不成二计生,竟想到要掳劫东晓,唯紧要关头,重遇恩人春分,更得知春分就是昔日悔婚的妻子,对春分歉意更深,加上得遇旧爱亲父茅土,最后放弃以此方法复仇,东晓得救,从此,东升与玉矛盾日深。

  焦玉,一介女流,之所以要处处防人,皆因玉有过惨痛经历,当年东阳父病入膏肓,临死前竟然要妻子陪葬,幸好得女工桂兰洞悉,救玉出鬼门关,玉好生感谢,而桂兰亦道出之所以会帮玉,乃因曾遭东阳父奸污一事,并怀有孽种,被逼打掉,从此主仆二人,互相扶持。

  玉万事以晓为本,所做的一切皆晓铺排一个锦绣前程,谁知一次意外,晓不幸丧生,玉大受打击,万念俱灰,了无生存之趣,更枉论当家与否,东阳得以掌权,东升作为其得力助手,终有本钱与阎万曦争一日之长短。

分集剧情

第1集

  陕北荒芜之地上,雨水非常珍贵;由于三月不雨,家春分便不断向上天求雨……宋东升被指与寡妇茅小卓有染而被两族长老判‘点天灯’极刑,正当火烧得熊熊之际,突然下起大雨来,阎氏当家万曦唯有将他赶出阎家铺。 东升被赶走后,在废城遇上避雨的春分,二人素未谋面,但春分乐于助人,竟为受伤的东升找寻小卓的遗物。刚巧春分找到遗物时不慎失足跌入井中,她几经辛苦才逃出生天,但却失掉遗物,春分唯有将新买的鞋塾烧烂,充当小卓遗物,以安慰东升。 春分回家,得知本已安排好的婚事突被取消,新郎因勾引寡妇而被判‘点天灯’,春分猛然想 到在废城遇上的东升,竟是就是自己的未来丈夫…… 两年后,东升竟然再出现在阎家铺之中……与此同时,本来是千金小姐的计明凤因父亲生意失败,被逼嫁入阎家铺作万曦的妻子;明凤虽暗地相约旧情人万天私奔,可惜最终万天没有出现,明凤只见到在废城中的东升,更被他奚落一番……

第2集

  升重遇堂兄东阳,东升表示希望可以将父亲灵位供奉在祠堂之中。朗月突然晕倒,经老医师诊断后,确定她身怀六甲。焦玉大喜,不过朗月却表现得非常不安,似乎对怀孕一事有所忧虑。 从东阳及朗月的失常举动,加上最后确定朗月是‘中空宝’后,焦玉便认定东阳不能人道,但未有立即将事情公开,心中另有打算,要东阳‘自暴其短’。 东升煽动东阳在众长老面前为他父亲讨回公道,率众要将父亲的灵位供奉在祠堂之中,万曦虽然得知此事后,却没有阻止,反而在事后独自约见东升,要迫他露出阴谋。东升为表示自己有心改过,竟以爆竹缠身,万曦唯有暂时让东升留下。 焦玉以朗月入门以来一无所出作为由,要为东阳立妾,而被选中的人竟是春分。虽然只是为妾,但春分及其父母也为此感到高兴;无独有偶,明凤也是在该日嫁入阎家,令春分更觉高兴。

第3集

  阳对焦玉没有征求自己同意,便决定纳妾之事而不满;他更以春分为‘不祥人’为理由拒绝婚事。原来焦玉也不知为东阳所立的妾侍原来就是春分,一切只是桂兰的主意,可是焦玉对桂兰的行为只能忍气吞声,似有隐衷。 东阳为了纳妾的事而烦恼,往找东升诉苦,并向他道出自己不能人道的真相。东升即向他提议让他与朗月‘打种’,这样一来,既可以令东升有后,亦可以从焦玉手上夺回当家之位,但东阳深爱朗月,最后也放弃这个方法。 明凤与春分同时出嫁,可是亦同时在沙漠中遇上沙尘暴,二人分别被一名神秘男子所救,原来这人是一名马贼,目的只为向阎家铺勒索…… 烟花仓库大火,加上有人在火场发现烟蒂,令万曦觉事有蹊跷。命人将东升等多名外来人士捉走,以苦肉计找出马贼安排在阎家铺的内应,亦趁机将东升毒打一番。 明凤与春分安然到达阎家铺,但二人竟否认曾被马贼捉走……

第4集

  凤与春分到达阎家铺,选成功瞒过铺中所有人,令在沙漠上发生的事成为二人的秘密…… 万曦下山找曹军长商讨马贼之事,曹军长趁机要万曦为他私制军火,遭万曦断然拒绝。 马贼劫阎家铺不成,竟将目标移向本已穷困不堪的家家寨,抢劫之余更将一切烧光,就连春分的父母也不能幸免。 焦玉为免夜长梦多,竟想瞒着春分其父母之死,让她尽早与东阳成婚;东阳从东升口中得知家家寨的事后,立即向焦玉加以质问;焦玉无计可拖,唯有让春分先守孝一年,之后才作成亲的安排。 双亲死去,春分伤心之余,在墓前竟想起在沙漠之中为保贞节而杀死马贼…… 万曦与明凤正式举行婚礼,不过由于二人皆是性格刚烈之人,一言不合,明凤更不慎将万曦心爱的唱片打碎,万曦一怒之下拂袖而去。

第5集

  凤不甘被阎家的规矩所束缚,竟要万曦将她休掉,言语间明凤触及万曦痛处,万曦对明凤更加憎恨,二人再起冲突。春分守孝期间努力照顾东阳,但她见东阳与朗月关系亲密,自己则彷如外人……  东升见小琴在买火药时被阎家子弟留难,尾随她到开井师傅茅土工作之地。东升化名将火药送予茅土(茅土便是东升爱侣小卓的父亲),但又没有勇气相认,心中难受。  春分一如以往将饭菜送到农田给东阳,发现在田中工作的不是东阳,而是东升。二人再次相遇,东升连忙上前向春分道谢,反而春分不欲再与东升扯上任何关系,匆匆离开,更要东升将二人的关系保守秘密。  东晓失踪,宋家上下四出找寻;此事选惊动阎家,连万天也带人协助搜索。万曦借词怀疑东升乃掳走东晓的真凶,将他押返祠堂严刑迫供,焦玉唯恐万曦会打死东升,断绝找寻东晓的线索,所以不惜冒犯万曦也到祠堂向他要人……

第6集

  军长原来早已找回东晓,并将他交回阎家铺,只是万曦想藉此机会铲除东升及东阳,所以将东晓收起来,没有即时将他送返宋家。明凤为令万曦更恼恨自己,竟然将东晓放走,而且更向万曦直言会令阎家不得安灵。  由于东晓已被明凤放走,万曦不想多生支节,唯有先行将东升释放;而且为免夜长梦多,万曦亦打算正式休掉明凤。不过,当国业苦口婆心劝万曦放走明凤,反令万曦放弃休妻的念头,反过来要征服明凤。  焦玉将东晓失踪一事迁怒于春分,将她赶走,然而现在宋家便是春分唯一的‘家’,所以她抱病在身也要棋度沙漠回到未家,终在沙漠不支晕倒……  东升在沙漠中救回春分,可是她已陷入昏迷,东阳及朗月也甚为担心,就连刚脱险的东晓对春分也非常关心,所以焦玉亦没有再多加为难;但春分久无起息,众人为助她了却心愿,决正式让她入门,成为东阳妾侍……

第7集

  曦虽得知万天与明凤间的关系,但他并没有揭穿,反而向万天试探,万天直认不讳;万曦决定不记前嫌,但要万天亲自从明凤手上取回家传银锁。万天向明凤取回银锁,这事令明凤对万天完全失望,亦认清万曦厉害之处。东升心情纳闷,到茅土开井之地发泄,怎料误掘沙洞,被困于沙井之中,小琴见状大惊失色!  明凤立定主意要离开阎家铺,临行前到宋家探望春分,并将当日春分送给她的发梳留下……可是明凤的行动早被万曦发现,并且派手下将她截回。春分在昏迷中得到明凤鼓励,终于醒来,令东阳与朗月也感到高兴。  东升向春分诉说离乡后的遭遇,令春分明白众人对他的误解……  明凤将万曦刺伤后逃走,但被捉回,国业为免节外生枝,竟决定放走明凤,可是万曦怒不可竭,不理伤势只身追捕明凤……

第8集

  曦与明凤对峙期间,一群马贼经过,万曦为保护明凤,令伤势加剧,明凤亦唯有带着负伤的万曦返回阎家铺。惜途中再遇马贼,万曦更想起前妻被马贼抢走的经过,幸而在最后关头万天与曹军长及时赶到,二人才能逃出生天。二人被救回阎家铺,万曦决定写休书将明凤休掉,充当是对她救了自己的答谢。万天见明凤回复自由身,竟要求与她重修旧好,明凤拒绝;万天死心不息,在明凤离开当天,留书给她,约她在废城楼相会,一同离开,可是明凤并没有出现……  就在万天不在,而国业又不在家的情况下,曹军长突然来到阎家铺再与万曦商讨私制军火之事,因为失去听觉,万曦险些犯错,幸明凤突然出现,为万曦解围。  其实明凤早已察觉万曦失聪之事,此次去而复返刚巧帮上大忙,令万曦心存感激,但是明凤只称因自觉无处容身,所以才重回阎家铺。  厘贵收购宋氏田地再转售给阎家的事被东阳揭发,顿然令万曦的声望大跌……  

第9集

  日,东阳不能人道的流言四起,东阳为此找东升借酒消愁。东升将醉倒的东阳送返家后,春分本想为他脱衣清洁,东阳猛然醒来,将她赶出房外,令春分非常难堪。本来东阳要向春分道出自己不能人道之事,可是……焦玉讹称前代当家与曹军长的部属因有误会,恐防若厘贵当家,便会对长房不利,令东阳同意为春分‘打种’。东升得知此事后,企图将春分带走,可是不知就里的她拒绝了东升。  小琴病重,茅土被迫带她到阎家铺找大夫,惜被阎氏子弟为难,东升见状加以制止,而且更不避嫌让二人暂住在自己家中,好让小琴能好好休养。  东升从小琴口中得知当年小卓曾在阎家铺中被人轻簿,为免亲人惹上麻烦,所以一直隐而不发,而被点天灯亦只因有人要毁灭证据,东升认定万曦便是凶手。  朗月将春分灌醉,其实是要安排春分打种,春分还以为是东阳与自己欢好……

第10集

  玉得知为春分打种的竟然是东升,而且更是东阳主动提出,令焦玉难以理解。茅土到爆竹厂拾取爆竹碎,被阎氏子弟为难,东升为他解围时,再与万曦发生冲突,此时马匹被爆竹声吓坏,冲向万曦背后,东升竟出手相救……  万曦因为石灰入眼,所以要蒙眼休养,起初万曦不肯接受治疗,但经明凤劝解及关心,他终于也软化下来。  焦玉率宋氏众女为桂兰祝寿,令她喜出望外,刚巧明凤赶至,桂兰更觉惊喜;饭后,焦玉特意送明凤返家,其实是要游说明凤协助东阳当上宋氏当家之位,不过明凤早已看穿焦玉其实只是为东晓谋划一切,令焦玉不得不对她重新估计。  原来焦玉特意为桂兰祝寿,背后的目的是要桂兰离开宋家,因她心明桂兰只想拖跨宋家,恐防有朝一日她会成为自己的敌人,所以才出此下策。  东晓出疹,桂兰留下照料,怎料她突然晕倒,原来她亦身患绝症,命不久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