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36 张图片 
14 位演职员 
27 条剧评 
1 条新闻 
更多  
La Femme Desperado
分集剧情

第1集

  干取消,高志玲喜孜孜回家,却惊见丈夫文景良在偷情;玲要求离婚。玲和良签了分居协议书后不敢将此事告知家人,只好搬进旅馆暂住。高家日久失修,玲父荣添为了不影响快将出生的孙儿,决定重新装潢。玲以良的名义借出仅有的二十万元帮忙。玲在健身中心被良的情妇Ginny奚落;她们的对话让健身教练齐宽无意中听到。玲在Pluto品牌代理公司上班;她的上司突然被解雇,由另一个品牌经理海翘兼任。翘坦言由于良是连锁家品店Please的采购部主任,她才不致被雇玲;玲只好将已分居一事隐瞒。玲惊见宽竟是翘新聘回来的新下属之一,马上请他对离婚一事守口如瓶。翘给玲等一天时间,要他们完成一份市场调查报告,宽认为时间不够。玲亲自上街做访问,期间遇上大雨,玲不禁悲从中来。

第2集

  本打算独力将调查报告完成,怎料宽趁她睡着之际帮她把。翌日,玲获翘称赞,玲感激宽。玲请宽吃饭时遇见良和Ginny,宽以玲男友的身分替她出一口气。添看见玲与宽在一起,怒打宽。玲和宽到Please跟良商讨上架费事宜。良提出加价百分之三,欲哄玲签约, 可惜Ginny的出现令他功亏一篑。翘责备良为了晋升而耍手段。翘着玲三天内摆平上架费一事,还要她以离婚逼良就范;玲有苦自己知。良约见玲,表示愿意一如以往替添摆寿宴。宽知道后,认为良另有所图,着玲小心。良在添的寿宴上,请求玲助他摆脱Ginny的逼婚,玲无奈答应。其后,宽指责良,二人起争执。添听到离婚一事,质问良,良反指玲不守妇道,玲心痛。

第3集

  追问上架费的进展,并责备她办事不力,要解雇她。玲气极,坦言已跟良离婚。玲提出游说药房不要卖水货,翘赞同她的建议。宽却认为此事并不可行,建议向药行促进会着手;宽又透露他的爷爷齐来生前在药行界颇有影响力。玲跟宽返南丫岛拜会他的祖母章柏枝,遇上枝和宽母亲唐丽珠吵架,宽结果无功而回。翘和老板马世轩夫妇吃饭,原来翘和轩妻子禢宝婷是多年好友。翘不满前男友、Please亚太区行政总裁KP亦在座,同时质问他有关上架费一事。玲到翘家投宿;玲发现翘在深夜讲长途电话,以为她有思觉失调。翘告诉她为何憎恨男人和跟妹妹海璇感情破裂的原因。另一品牌经理何雅琪揭露翘和KP的恩怨,直指翘借游说药行来公报私仇,翘气愤。

第4集

  去了澳洲,玲自好独自到南丫岛,请枝在海鲜宴上游说药行老板。枝见到玲后大是高兴,更要教她做茶果。玲与一众药行老板在码头上等候渡轮期间,枝来电表示如果见不到宽便不会办海鲜宴,老板们闻言后马上离开。玲沮丧之际宽突然出现,她一怒之下抢走宽手上的礼物包掷向地下,看到地上的骨灰后才知闯祸。原来宽的兄嫂在澳洲意外身亡,宽到澳洲接他们的女儿返港。玲和翘赶到众老板吃饭的饭店,以正货标签、折扣优惠等来游说他们改用正货。众犹豫之际,枝出现支持,众遂一口答应。良得知翘等游说成功,马上急谋对策,可惜最后仍被削权。良约见玲,宽献计让玲在家人面前重拾尊严和清白。玲弟志力追打良,良走避时跌倒受伤。翘到医院看望良,同时声称可以帮助他翻身。  

第5集

  往找Please大老板江永年,指KP和翘私下交易并从中取利。人赃俱获,KP即时遭年的孙女儿晶即时解雇。Pluto跟Please的合约维持原状,翘请玲和宽到南丫岛吃海鲜。翘和玲参观天后庙,相士指翘命中注定有一女,玲则在三个月内会有第二春;二人半信半疑。玲在沙滩散步,行至一巨石前,宽紧张地拉她离开。原来石上写著「我要娶高志玲’几个字。宽回忆起当年玲替他补习,以及他爱上她的往事。宽请玲替女侄咏怡补习,玲感觉怡的乖巧并不自然。儿童心理医生指出由于怡缺乏安全感,所以她刻意讨好大人。良得知晶误会自己撞伤他后,决定将计就计。翘回家后接到美国长途电话,得知璇搬走多年却不通知她,不禁大为伤心。

第6集

  伤心地将璇的饰物送给仪,又劝她要争取自己喜爱的东西。翘透露会借种生子,玲大吃一惊。珠不满枝和仪喜爱玲多于自己,指责玲讨好二人来接近宽。玲表示不会喜欢较自己年轻的宽,宽闻言黯然神伤。翘在挑选广告男主角之时,顺便挑选借种人选,可惜皆不合心意。宽自荐当男主角,翘暗中着玲勾引宽,看看他为人是否专一。玲打扮性感,又替宽买早餐,让他浑身不自在。玲引宽到酒店,装醉引诱他,宽心如鹿撞。玲和翘均认为宽是专一的好男人,只是玲却劝翘放过宽。翘知玲对宽动了心,决定亲自勾引他,向他借种。

第7集

  假装有“过马路恐惧症”,晶内疚,打算接送他上下班。良沾沾自喜自喜之际,发现晶曾修读肢体语言学,不禁担心谎言会被揭穿。翘试探宽,惊悉他的心上人竟是玲。宽拍广告时,翘一方面教他尽情投入,要玲因他而感动;另方面,她又不断挑拨,要玲跟宽拉远彼此的距离。玲从广告的剧情中知道宽喜欢自己,宽乘机示爱,叫她不知所措,惟有照翘的话拒绝他。宽借酒浇愁,喝至醉醺醺,翘将他带到酒店。玲放假避见宽,宽不死心,又送花又发电邮笑话哄她,玲既心甜又苦恼。玲到沙滩避静时下起雨来,其时宽突然出现,再向她示爱,玲坦言介意他年纪太轻。翌晨,翘与宽一起上班,表现亲密,玲不是味儿。

第8集

  等商议女性卫生巾的推广计划,翘接纳宽的提议,以男士的角度来推销。办公室内,众人讨论翘和宽的姊弟恋,当中玲表现激动,不断数落姊弟恋的坏处。说着说着,玲想起翘的借种计划,不禁大是不安。宽为玲不敢表白而苦恼,翘提议他跟她到酒店开房,藉此挑起玲的妒意;宽不虞有诈。玲得知翘命令她们彻夜完成计划书,自己则向宽借种,不禁怒气冲冲的赶到酒店。玲看见翘引诱宽上床,怒责她,更冲口而出喜欢宽,宽大喜。玲为怕家人反对,决定跟宽发展地下情,宽无奈。翘举行了一场男士卫生巾意见会,席间,玲兄长志能对女士生理痛的体贴和关怀让玲和翘对他另眼相看。翘在计程车上看见璇在街上走过,认为是自己眼花。

第9集

  相约好友晶在茶餐厅见面,期间璇跟餐厅伙计争执,力仗义帮忙。宽为体验女人生理痛的感觉而频吃酸性食物。璇和晶到宽的寿司店,晶知道良是老板后,马上对他改观。璇欲成为寿司师傅,力拒绝让接受女性学徒;良请求力聘请她。能妻子管嘉蓉没有跟他商量便购买了新房子,能对于要在三个月内筹得三十万元付首期大为苦恼。翘回家时看见璇,不禁既惊且喜。翘乘能的计程车追踪璇,发现她在一家寿司店工作,翘不敢上前跟她相认。能为了三十万元捐精费而向翘自荐,翘大吓一跳。翘不满璇要当寿司师傅,要介绍她到Pluto工作,璇断然拒绝她,更责备她不理会别人的爱恶。璇得悉力不允她当寿司师傅的原因后。

第10集

  知道能为三十万而苦恼,告诉他自己可以帮忙。能按照约定到翘家时看见另一个男人,便求他不要跟自己争。能得知误会了翘;此际,蓉和玲到来,蓉指翘借种生子是没有考虑孩子的将来,斥责她不适合当妈妈。蓉的羊膜因为她情绪太过激动而穿了。蓉顺利诞下麟儿,翘看着一家人的温馨场面,不禁觉悟以前忽略了孩子爸爸存在的意义,并自嘲自己不适合当妈妈,也不是一个好姐姐。璇收到一盒电话录音带后,与翘冰释前嫌。良看到玲和宽拍拖,感到不是味儿。晶为他分析原因,劝他学习放手。良和玲正式签纸离婚。璇知道翘借种一事,对她大为失望,更拒绝回家。翘在酒吧遇到被晶拒爱的良,二人一起买醉。璇返家,竟发现翘和良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