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52 张图片 
6 位演职员 
5 条剧评 
1 条新闻 
更多  
Safe Guards

总剧情

  友镖局在清同治年间极负盛名,官、商、贼三道无不留下面子三分。然而镖局其实外强中干,新任大掌柜尚智(马浚伟)决定来一场改革。

  智义子的身分和他大刀阔斧的改革却令他成镖局上下的箭靶,他最后更要跟兄弟尚忠(黎耀祥)、尚孝(黄贤智)和大伯尚正鹏(刘江)等分家。犹幸,局内的女镖师利祥凤(姚子羚)一直在旁支持。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展开

  友镖局在清同治年间极负盛名,官、商、贼三道无不留下面子三分。然而镖局其实外强中干,新任大掌柜尚智(马浚伟)决定来一场改革。

  智义子的身分和他大刀阔斧的改革却令他成镖局上下的箭靶,他最后更要跟兄弟尚忠(黎耀祥)、尚孝(黄贤智)和大伯尚正鹏(刘江)等分家。犹幸,局内的女镖师利祥凤(姚子羚)一直在旁支持。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方面,镖局被当了官的鹏逼得几乎要倒闭。另方面,清政府筹备兴建铁路,大货轮亦开进港口,镖局行业正日落西山。智留学回来的四弟尚义(黎诺懿)看清时势,鼓励智发展漕运。兄弟俩为镖局尽心尽力,终获朝廷颁发漕运的专利。昔日在陆路上随处可见的会友镖局旗帜,今日继续在海上迎风飘扬。

分集剧情

第1集

  友镳局二当家尚忠押镳途中遇伏,失镳兼被贼匪掳走。忠父尚正堂闻讯后派义子尚智调查失镳的原因。忠获释回家,智向他查问,惹忠不满。此际,忠同父异母的弟弟尚孝率百名镳师前来,忠声言往乌鸦寨讨回公道。智率其心腹镳师火样红到乌鸦寨挟走其少寨主,逼令老寨主前来和谈。老寨主誓不罢休,智至此始知忠因调戏少寨主夫人而闯祸,智最后以一纸人情债欠书平息干戈。岂料智却因此而遭堂斥擅作主张,被罚留在镳局训练镳师。另方面,忠却只被罚停薪。智因连累手足而内疚,红替智不值,认为堂厚此薄彼。堂元配郑秀萍安慰智,二人闲聊间萍忆述收养智的经过及智的儿时趣事;萍求智承诺尽力保护其子忠。

第2集

  一方面虽然认为忠不长进,另方面却不打算废长立庶。利祥凤往会友应征女镳师,智着负责招考的三婶殷静聘请凤。凤买故衣给母张璇,反被指责与父亲利勇胡乱花钱。堂获封五品官并得恭亲王题匾嘉许,打算设宴四天款待官、商、同行及江湖中人,却因而发现镳局因镳师贷款过度而欠下银号债项。堂命智十日内追回欠债,智勉为其难答应。智宴请众镳师,希望众人可清还欠款。忠因智不肯就欠债之事网开一面而跟智反目。忠煽动众镳师向智提出分期还款,不果。孝拉着智向足智多谋的三叔尚正文请教追债之法,可惜文坚拒插手。众镳师陆续清还欠款;忠从大伯尚正鹏手中得到红妻子娥的欠单,指智处事不公。

第3集

  强取娥的嫁妆变卖,并取回娥父及其弟贷款所办之货物来抵偿债务。萍着智不要再追债,智表示恕难从命。忠指老镳师赵崇光被追债逼至悬梁自尽,率众往赵家吊唁,更怂恿众抬光的遗体到镳局向智讨公道。静找文赶回镳局,文反劝静跟自己一样明哲保身。孝制止不了忠抬着光的遗体进镳局;萍见智闯下大祸,痛心不已。智等齐集大厅,向光叩头,并表示为到光死不安宁而感到痛心。智交出证据斥责光的儿子财迷心窍,令忠奸计不得逞。鹏为了隐藏跟忠私下另起炉灶,劝忠暂将家当典当来还债,岂料忠竟愤然拿镳局的物品当街拍卖。智着忠搬回家当不果,跟忠大打出手,静着调停。

第4集

  与忠当众打架,文终以题匾令忠罢手,且不能再不还钱。堂回到镳局后,指智追得欠款却失了人心,着他扣减镳师的薪金来抵债,同时命智不要再提追债一事,更不许他插手宴客之事。孝拉着智找文求教,文指堂对智其实用心良苦。凤要训练信鸽,因获分派瘦弱鸽子而闷闷不乐,勇遂教她养鸽之法。静以养信鸽成绩来决定女镳师的前途。文负责监考;凤不知为何迟迟不肯放鸽。文跟静打赌凤会胜出,静不以为然。凤正式获聘为镳师。宴会上,智奉命负责招呼江湖中人及审理宴客开支等吃力不讨好的工作。

第5集

  向文请教如何告诉堂镳局财政紧绌,文着他投其所好。凤随镳局出镳之日,璇竟往找静,告诉静她的儿子正在狱中,结果令凤失掉工作。忠从鹏口中知道堂信任智。堂设宴四天,虽然所费甚巨,然而却藉此而打通了前往山西的路径,生意得以扩张。众乘机庆贺堂大寿,智的礼物被换上死猫,堂看后感不适。勇接获生意,准备与凤一起押镳,璇终说出对押镳深痛恶绝。堂洽成山西路线的第一宗生意,众兴高采烈之际,堂突然中风倒下。堂命智押山西之镳,忠大表不满;鹏遂指出此乃烫手山芋来安慰忠。凤求文出让其训练之信鸽,好让璇安心。

第6集

  出镖前求文预测山西此行是否凶险。智一路上留意环境的变化,暗自担忧。果然,他们因暴雨关系被逼改道而行。忠获悉智改路,向堂告状,堂却对智有信心。勇、凤押镖途中遭山贼索取过路费,凤更被调戏,智上前调停。勇往探路时遇贼,堕下山坡;凤往寻父不获,回头时更发现货物尽失。智的镖队被匪帮五义堂包围,智保证不会亏待对方,并约定双方于客栈会面。凤求助于五义堂孙鹰,希望他能帮忙找其父亲,岂料鹰竟企图污辱凤,凤以暗藏于鞋内的匕首踢向鹰后逃命。智招待五义堂众人却不获领情,大当家赵大雄更要双方一较高下,智见形势不妙,决定烧货,一拍两散。

第7集

  齐心救火,货物终得以无损。雄佩服智有勇有谋,二人化敌为友。鹰父孙三豹闻子被杀,誓找凤偿命。凤匿藏在智房间内,智知道凤闯祸后,送她银两逃走。豹等寻至客栈,凤惟有被逼折返。智与雄等在大厅饮酒作乐时,静前来报讯,智得悉凤处境,便缠住豹,并着他向众人讲述失子之痛以拖延时间。红将凤藏在镖箱中;智以开箱会损坏茶叶品质为由,不许豹开箱搜捕凤。双方争持不下,豹手下阿贵劝豹放弃。凤哀求智保护,智命人送信回镖局,表示路上出了乱子。智继续上路,豹以护送智为由,与手下随智同行。豹向智提起爱子时不禁悲从中来,智同情他。凤知道智这趟镖关乎会友镖局之生死存亡,求智送马送粮给她后便自行逃命。

第8集

  得知智与山贼一起押镖,大呼奇闻。此举引起堂的注意,堂闻言却不怒反喜,忠感没趣。璇日夜盼望夫女回家,后见勇独自负伤回来,决定上路寻凤。智为免让豹有机可乘,着众镖师克制,表示即使豹为子作法事乃行镖禁忌亦要忍耐。智等在一偏僻客栈投宿,喜闻此客栈曾为黑店。智着凤乘夜从秘道逃走,却料不到豹原为此店之主人。智惊悉豹已知秘道出口,命红叫回凤,凤终得以保命。智与豹结怨之消息传来,会友镖局上下人心惶惶,堂出来稳定人心。忠不满堂坚持信任智,与堂起龃龉。堂要文出主意为镖局解窘,文着堂派忠摆平此事,但堂却不敢依计而行。智恐豹终会发难硬攻,遂暗中部署安排凤逃走。

第9集

  逃走时被豹的手下贵发现,对方竟让她逃走。凤其后得知豹对付智之计,决定放弃逃命,折返对消息告诉智。智坚持要保护凤,红等遂决定将实况告知堂。堂接讯后方寸大乱,向文求助,文重提派忠接掌任务一事。忠得此重任,窃喜。智以镖师不适为由,延迟上路并准备安排凤再次逃走。智派人请求五义堂其他四位当家前来。此时,忠与老镖师刘胜亦抵达。忠夺过智的令旗,扬言会处理此事,众人心服口服。忠终惹怒豹,豹割下忠妻舅阿富的耳朵,并向智等阵形发射火箭以示警诫。忠嚷着要智交出凤,智命人将忠绑起来。四位当家到来,智发毒誓以表清白,众愕然。堂知道忠又坏大事,决定亲自前往收拾残局。

第10集

  率孝等到来,质问智为何要窝藏凤。堂要交出凤;凤得悉后,求红等向她的父母隐瞒她的死讯。翌日,堂突然改变主意,决定跟五义堂痛快地打一场。五义堂手下押勇和璇至,凤见父母被挟持,愿以自己作交换。贵突倒戈相向,并说出鹰死亡的真相。豹要替鹰报仇,雄等出言教训之,如当头棒喝。堂认为忠难成大器,决定将掌柜一位交给孝。凤要跟父母回乡生活。智从山西回来,得知凤的打算后,欲聘她当萍的近身侍婢。璇为了凤着想,让她到尚家工作。孝为接掌镖局一事铺路,宴请众镖师;孝得到智的支持,不禁踌躇满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