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73 张图片 
11 位演职员 
99 条剧评 
10 条新闻 
更多  
Plot Against

总剧情

  《算》分三个部分,分别是——第一部《听风》、第二部《看风》、第三部《捕风》。三者相对独立,又千丝万缕。

  听风,即无线电侦听者;这是一群“靠耳朵打江山”的人,他们的耳朵可以听到天外之音,无声之音,秘密之音。

  看风,即密码破译的人;这是一群“善于神机妙算”的人,他们的慧眼可以识破天机,释读天书,看阅无字之书。

  捕风,即我党地下

展开

  《算》分三个部分,分别是——第一部《听风》、第二部《看风》、第三部《捕风》。三者相对独立,又千丝万缕。

  听风,即无线电侦听者;这是一群“靠耳朵打江山”的人,他们的耳朵可以听到天外之音,无声之音,秘密之音。

  看风,即密码破译的人;这是一群“善于神机妙算”的人,他们的慧眼可以识破天机,释读天书,看阅无字之书。

  捕风,即我党地下工作者;在国民党大肆实施白色恐怖时期,他们是牺牲者,更是战斗者,他们乔装打扮,深入虎穴,迎风而战,为缔造共和国立下了不朽的丰功伟业。

  第一部《听风》

  讲述是安在天和瞎子阿炳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1950年秋——1952年春。这是我们国家军事上最吃力、国家面临最大变数之季。军事上,北边要打美国人,南方大山深处又聚集着众多国民党残部,需要尽快一举歼灭。美朝战争的爆发,使蒋介石及众多残匪追随者又死灰复燃,反攻大陆的诱惑使隐藏在全国上下的特务都摩拳擦掌,企图改写中国历史。

  有资料指出,当时国内有近十万特务,主要活动在各大城市,他们到处搞爆炸,破坏公众设施,散布谣言,扰乱军心民心。特务的活动当然是地下的,联络主要用的是无线电,这是他们的命脉,也是我们要粉碎特务组织的主要战线。无线电联络就怕侦听,即空中拦截。只要知道对方联络的频率和时间,任何人都可以作为“第三者”抄到对方的电报。所以,为了反拦截,无线电联络经常需要更换联络频率和时间,以便甩掉侦听方。而对侦听方来说,当对方更换联络时间和频率之后,必须尽快找到,否则侦听便成了空谈。

  然后有一天,台湾本岛与大陆联系的电台一夜之间都失踪了。在茫茫然的无线电海洋里,各种电台多如鱼虾,要找到一部特定的电台,犹如在森林里寻找一片特定的树叶,其难度可想而知,不但需要你夜以继日,更需要你有一双灵敏的耳朵。

  于是,有了安在天寻找阿炳和阿炳寻找敌台的故事。

  阿炳是一个异人,他什么都看不见,却什么都听得见……

  第二部《看风》

  讲述的是安在天和天才数学家黄依依的爱情故事。

  故事发生在1960年春——1962年秋。这一时期也是我们国家最为困难之时期,内有三年自然灾害,外有积聚多年的苏联外债要还,可谓是内忧外困。国际上,东西两大阵营对峙,冷战加剧,各国间谍多如牛毛。物质的贫乏,锁国的政策,直接导致的是人们精神世界的简单、苍白,爱情只是一种古老的习惯,一种生存的需要,而不是精神的追求。男女有别,就像社、资之别一样明确而固执,需要人人谨慎直面,不能含糊。在这种世风、这种世俗之下,一个人追求个性自由、向往美好的爱情,自然成了一个异数,成了一道令人刮目相看又谈之色变的风景。

  故事开始前的几年,安在天一直在苏联以向破译大师安德罗学习破译密码技术之名,从事隐秘的间谍活动。然后有一天,他被701总部突然召回,一个新的故事便应运而生。原来是敌人的密码变了!

  于是,又有了安在天寻找黄依依和黄依依破译密码的故事。

  黄依依生自东方,来自西方,她有神的智慧,有天使的一面,而在那个闭关锁国的年代,天使的一面似乎常常被误解为魔鬼的一面……

  第三部《捕风》

  讲述的是安在天父亲和母亲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30年代的上海。

  1931年,对于处在白包恐怖中的中共地下组织来说又是雪上加霜的一年,这一年4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变节。由此,上海地下组织遭到重创,设在上海的中共中央也被迫紧急撤离上海。一时间,上海的地下组织几乎有点群龙无首,发往苏区的情报一度也中断了。

  然而,前方,国民党正在加紧组织更大规模的第四次围剿。为了取得反围剿的胜利,转移到苏区的中央迫切地需要上海、南京等地下组织提供可靠的军事情报。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党中央派出特使前往上海,准备重振上海地下组织的活力和威力。不幸的是,特使到上海的行动暴露了,而唯一的知情者,安在天的父亲,却被软禁在某处。他如何才能把情报传出去……

  最简单,而又最复杂,他用了……

分集剧情

第1集

  朝战争的爆发,促使蒋介石以及众多残匪追随者死灰复燃,反攻大陆的诱惑使得隐藏在全国上下的特务摩拳擦掌,企图改写中国历史。他们到处搞爆炸,破坏公众设施,散布谣言,扰乱军心民心。特务的活动当然是地下的,联络主要用的是无线电,这是他们的命脉,也是我们粉碎特务组织的主要战线。   特别单位701是一个负责无线电侦听和破译的情报机构,驻扎在南方山区一  个缴获的地主庄园中。为了粉碎国民党反攻大陆的阴谋,上级决定剿灭纠集在大阴山区的一股顽匪,以镇慑敌人。同时,要求701日夜侦听台湾本岛与潜伏大陆的特务、残余部队的无线电联络,以配合解放军的剿匪行动。  然而,大阴山战斗的打响,也暴露了我方对敌电台了如指掌。敌人为了反侦听,所有无线电台一夜之间都神秘失踪了,导致701侦听工作顿时陷入无边无尽的深海,一场“深海突围”行动拉开序幕。  上级要求三个月内必须找出失踪敌台。然而在茫茫的无线电海洋里,各种电台多如鱼虾,要找到一部特定的电台,犹如在森林里寻找一片特定的树叶,难度可想而知,不但需要你夜以继日,更需要你有一双灵敏的耳朵。现在敌人上百部电台失踪了,上千套频率变了,一下子要找到谈可容易!  于是,各路专家云集701。  于是,总部华主任也赶来701督战。  华主任意识到,目前需要寻找一个听力奇才,并且想到了一个人,他是解放前活跃在南京的一个著名调音师,解放后一度被我军抓捕并和华主任打过一定交道。华主任深悉他的听力奇才,要求701速派人将他接来。  此人名叫罗山,又名罗三耳,当时已在上海音乐学院工作。  侦听处副处长安在天和保卫处处长金鲁生,踏上了去上海寻找罗三耳的旅程。  短短的旅程隐伏重重危机,在金鲁生警惕的保护下,安在天安全抵达上海。不料,特务却神秘地知道了他们的来意,就在他们赶到音乐学院之时,罗山被人从楼顶推下来,死在安在天的面前。  

第2集

  院,罗山在弥留之际,告诉安在天两个情况:一,推他下楼的是一个穿 “灰长衫”的男子;二,在乌镇住着一位“能听风”的人,听力远在他之上。  鉴于有特务跟踪,安在天他们来到上海市公安局。他们的特别证件,令上海公安局当即决定全力支持他们。于是他们借了足够的枪支弹药,立即赶往乌镇。    沿河而扎的乌镇,似乎比上海城还要古老和殷实。安在天和金鲁生顺着码头伸出去的石板路往里走,不久,便看见一个酒坊,妇女正在忙碌。当他们并不十分明了地向她说起想找一个什么样的人时,她却很明白他们要找谁。“你要找的人叫阿炳,他的耳朵是风长的,尖得很,说不定我们这会儿说的话他都听见了。他现在肯定在祠堂。”  她伸手指路,祠堂从这儿过去少说有百米之远。  当他们找到罗山推荐的听力奇才阿炳时,发现他竟然是一个半痴呆的盲人。安在天一时沮丧极了。  但是,阿炳的三爸向安在天讲述了阿炳听力上的种种奇迹。阿炳是个怪物,生下来就是傻子,3岁不会走路,5岁还不会喊妈。5岁那年,他发高烧,昏迷了三天三夜,醒来居然会张口说话了,可眼睛却又给烧瞎了。奇怪的是,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他知晓的东西却似乎比村里任何一个明眼人还要多,村子里有什么事,别人还没看见,他已经用耳朵听见了。有人说他耳朵是风长的,只要有风,最小的声音都会随风钻进他耳朵。也有人说,他身上的每一个汗毛孔都是耳朵,因为人们发现即使把他耳朵堵住,他的听力照样胜人一筹。  安在天重新好奇起来,前去阿炳家,准备考考阿炳的听力。  那么怎么考听力?  三爸掏出自己的怀表,又要了安在天的手表,让阿炳听快慢。两只表本身快慢误差一天只有两分钟,结果阿炳只听了几秒种就听出了结果……同时,村里的邻居,抱着从外地省亲回来亲戚的孩子来考阿炳,阿炳一下就道出了他的渊源,丝毫不差。  金鲁生在小店里了解到阿炳的“家史”。阿炳没有父亲,他是个私生子。阿炳妈是村上公认的最好的裁缝,同时也是全村公认的最可怜的女人,一辈子跟又瞎又傻的儿子相依为命,从没有真正笑过。  安在天和金鲁生连夜赶回青镇,给701首长铁院长通电话,把阿炳的情况作了汇报。铁院长同意安在天把阿炳带回来。  次日清晨,安、金两人又来到乌镇,准备带走阿炳。不想,为了逃避“寂静的声音”折磨每晚都必须去桑园睡觉的阿炳遭到了“灰长衫”的蒙骗,幸好安和金及时赶到……  

第3集

  鲁生干掉了“灰长衫”。  眼看阿炳要被带走,“灰长衫”的同伙在村子里又制造谣言,说安在天是坏人,他带走阿炳是要挖他的眼睛和身体的器官,给前线受伤的战士治病。村里人本来就对安在天带走阿炳疑虑很深,于是蜂拥去码头拦截……  群众赶到码头时,安在天他们已经离开,算是躲过麻烦。三爸为了帮他们逃脱而致残。  因为有特务的跟踪,安在天等人一路辛苦辗转回到上海。在上海公安局,和黄处长认真分析后,找出老有特务知道他们行踪的原因是他们与701的联络电话被窃听了,决定不再与701联系,改乘汽车秘密离开上海。经过三十几个小时的昼夜兼程,一行人终于安全抵达701。  尽管铁院长,包括华主任,对安在天带回来的人存在生理缺陷早有心理准备,但当阿炳站在他们面前时,还是感到难以接受的失落。对安在天来说,他最担心阿炳在老家神奇有余的耳朵,到“701”后变得不灵了。所以,事先他再三交代,等首长们来看他时,一定要给他们“露一手”。结果弄巧成拙,来的人,不管谁开腔说话,也不管你是不是在跟他说,阿炳都当作在“考”他。于是正常的谈话根本无法继续下去,只听他左右开弓地在“应试”,口无遮拦,叫人看来,完全是个傻瓜!  铁院长向安在天大发雷霆。  院子里突然传来两只狗叫声,阿炳一下子屏声静气,用心地倾听着,以至两只耳朵都因为用力而在隐隐而动。他憨憨一笑,“我敢说,外面的两只狗都是母狗,其中一只是老母狗,少说有七八岁了,另一只是这老母狗下的崽,大概还不到两岁。”  就这样,阿炳凭听力识别出狗的性别和血缘,博取了铁院长的惊喜,从而扭转了局面,夸安在天“确实带回来了一个宝贝。”  与此同时,镇上的一个理发店老板老哈非常可疑,他是这一带潜伏特务的组长。敌人盯上了701,实施天网行动。门卫蔡大爷发现卖泡菜的很可疑,在带人去抓捕特务的路上,不幸牺牲。  

第4集

  炳被安排在培训中心,作进一步的听力测验。  下午,铁院长、华主任一行人,带着20部录放机和20个不同的福尔斯电波,在听音室摆开架势,准备对阿炳进行专项听力测试。测试方式是这样的:先给阿炳听一个电波信号,给他10秒的时间分辨特征,然后任意给他20 种不同的信号,看他能否从中指认出开始的那个信号。  阿炳对福尔斯电码一窍不通,听都没听过,所以,对这种考测,安在天持悲观态度,他甚至觉得这样做是有点离谱了  但阿炳简直神了!考了十个回合,没有一回叫他犯难,更不要说出错了。没有错,非但没有错,而且每一回合他都提前“出局”。  这个下午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感到万分震惊和鼓舞!  为了让阿炳有十足的把握去做侦听工作,安在天按照首长指示,对阿炳进行为期三天的侦听训练,完成这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阿炳仅用三天的时间,就学会了一个侦听员要学八个月的课程,再次给安在天一个神话般的惊喜。  一方面阿炳的天才得到了大家的充分认同,而另一方面阿炳的弱智又经常弄得大家哭笑不得。胖子拿刀给他削水果,阿炳却认为是要用刀来割他的耳朵。他居然将金鲁生的两发子弹当耳塞用,放在自己的床头让大家虚惊一场。  

第5集

  管怎样,华主任和铁院长还是破格让阿炳加入特别单位“”701。  安在天陪同阿炳,举行了志愿加入特别单位“701”的宣誓仪式。仪式是庄严的,对阿炳来说又是神秘的,面对一个个生死不计的“要求”和“必须”,阿炳以为自己即将奔赴硝烟弥漫的战场,并为此一半是激动、一半是恐慌,恐慌和激动都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负责宣誓的干部处长问阿炳对组织上有什么要求,阿炳“悲壮地”提了两条:1、如果从此他不能回乌镇,希望组织上妥善解决他母亲的“柴火问题”;2、如果他死了,决不允许任何人割下他耳朵去做研究。    宣誓完毕,安在天想起该问阿炳真姓实名,得到的回答是没有。最后,根据他母亲姓陆的事实,组织上临时给他冠了一个叫“陆家炳”的名子,并立刻签署在了三份即将上报和存档的文书上。  阿炳开始了神秘的生涯……  安在天带阿炳走进了“701”高墙深筑的院中之院。阿炳问这是哪里?安在天说:“这是没有硝烟的战场。”  机房里,陈科长专门给阿炳当转机器的“一只手”。陈科长的手机警地落在频率旋钮上,沉睡在无线电海洋里的各种电波声、广播声、嚣叫声、歌声、噪音纷至沓来。阿炳端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以一种丝毫不改变的神情侧耳聆听着。  他一再要求将转速加快,几次要求都未能如愿,阿炳似乎急了,亲自上机。他试着转了几下,最后确定了一个转速,并要求以这个速度转给他听。在场的人都愣了,因为他定的那个转速,少说在正常转速的5倍之上。在这个转速下,正常人的耳朵已经听不到一个像样的电波声,所有电波声几乎都变成了一个倏忽即逝的“滴”音或者“哒”声。换句话说,转速快到这个程度,所有不同的声音都变成了一样的噪音。  然而,就这样,阿炳找到了敌台!  求胜心切是当时“701”所有人的心情。在阿炳进机房之前,没有人知道怎样去赢得胜利,然而自阿炳进机房的这天起,大家似乎都一下子明白了。这一天,阿炳在机房坐了18个小时,抽了4包烟,找到敌台3部共51套频率,相当于每小时找三套,也相当于之前那么多侦听员10多天来收获的总和。    这简直令人惊叹的兴奋又难以置信!  以后的一切是可想而知的,阿炳每天出入机房,几乎每天都在不断刷新由他自己创造的纪录,最多的一天他共找到敌台5部、频率82套。奇怪的是,这天之后,他每天找台的数量逐日递减,到第25日,居然一无所获。阿炳已经不肯进机房了,他认为该找的电台都找完了。  

第6集

  上挂有进度统计表,一目了然,到此为止,一共找到并控制对方86部电台共计1516套频率。至少还有12部电台没有找到。  一边是不容置疑的资料,表明还有敌台尚未找到;一边是绝对自信又绝对值得信任的阿炳,认为所有敌台都找完了。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铁院长召集各路专家开会,结果大家一致认定,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未显形的敌台肯定以一种与已有敌台截然不同的形式存在着,否则阿炳不会一下变得束手无策的。  但到底是什么形式呢?  与此同时,美蒋特务活动越发猖狂,多次试图通过炸天线等破坏活动,阻止701侦听工作的顺利开展,701的安全首当其冲地受到了威胁。于是,解放军专门派来一个团的兵力来保护701……  阿炳对于没有敌台可找的绝对的自信,让整个701和安在天都感到无可奈何。  因为做了噩梦阿炳坚持要回乌镇见妈妈,为了让阿炳能安心留在701,安在天费尽心思地为阿炳和他妈妈接通了电话。阿炳的妈妈希望阿炳能找个媳妇,阿炳告诉胖子他喜欢杨红英。  同时,为了让阿炳相信,还有敌台没有找到,安在天冒险带阿炳离开大院,来到湖边。波光粼粼的湖边,安在天用岳父钓鱼的比喻来告诉阿炳,让他明白:至少还有部分敌台尚未找到,为什么找不到?是因为它们“像狡猾的大鱼一样”躲起来了,躲到我们一时想不到的地方去了。  阿炳终于愿意去机房继续寻找敌台。  

第7集

  寻找到新的敌台,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分析并记住敌人报务员发报的特点。因为,报务员用手发报,就跟我们用嘴说话一样,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口音,每个人有每个人细微的差别。但实际上这种差别微乎其微,是很难分辨出彼此的。但是阿炳听了三天三夜的资料录音带,居然将敌人70多名报务员的“手迹”一一弄清了。  于是,阿炳又坐到机器前,开始了较前完全不同的找台法——以前主要是“辨音质”,而现在主要是“识手迹”。然而辨音质也好,识手迹也罢,殊途同归,找到的都是敌台。  就这样,阿炳找到了一部电台!然而要没有破译人员的证明,谁也不敢相信这就是要找的电台,因为这部电台发出的电波声太破烂、太老式了,任何人听它声音都会没什么犹豫地肯定,这绝对是几十年前甚至是上个世纪的设备在忙乎。正因如此,侦听员听到这些电波声一般根本不予理睬就放过去了,而现在居然成了对方高层联络设备,这显然是诡计,目的就是要麻痹侦察人员,让你永远跟它“擦肩而过”。这就跟有人故意把你想偷的东西专门放在你身边一样,你找上寻下,挖地三尺地找,就想不到在自己身边看看。一个道理!玩的都是魔鬼的那套,以疯狂、大胆和怪诞著称。  然而,神人阿炳比魔鬼还道高一丈!  魔鬼的这套诡计一当被破,等于机关被打开,剩下的都是指日可待的。三天后,对方高层16部电台全部“浮出水面”。十天后,敌人107部秘密电台、共1861套频率,全部被我方侦获并死死监控。  与此同时,纠集在大阴山区的一支流寇流窜到701,企图炸毁701大院,结果被守株逮兔的解放军一举消灭……  阿炳解决了“701”乃至国家安危的燃眉之急,在短短一个月里所做的,比全部“701 ”人捆在一起所做的一切还要多得多,还要好得多。所以,他理应得到“701”所有人的敬仰和爱戴,也理应得到属于“701”人的所有荣誉和勋章。  安在天和阿炳被授予了一等功,庆功会上,阿炳见到了久违的妈妈,母子重逢的感人场面引起了众人的沸腾。  

第8集

  在天满心欢喜地认为阿炳妈会长期住下,但她却提出了返回乌镇的要求,因为她“担心自己不在家,阿炳爸万一找回来见不到自己,会再次离去”。临行前,阿炳妈希望组织帮忙解决阿炳的婚姻大事。  铁院长的目光锁定了丁姨身边的机要员小秦,不料小秦不愿意。  有人不愿意,也有人愿意。老马就自愿将女儿嫁给阿炳,想以此为条件,让安在天帮他儿子在701找份工作。择日见面后,阿炳却百般不愿意,理由是听她声音太尖,认定她不是善良的人。  日子一天天在“701”上空流逝。在李秘书和杨红英的婚礼上,阿炳却因一场突如其来的阑尾炎送进了医院。  住院期间,他爱上了一个叫林小芳的护士,她对阿炳关怀备。当安在天试探性地去询问林小芳是否愿意嫁给阿炳时,很意外,林小芳表示自己愿意嫁给阿炳,因为在她的心中,阿炳不是个瞎子而是个大英雄,作为烈士的妹妹,她愿意照顾这样的英雄一辈子。  

第9集

  炳和林小芳结婚了。  洞房中,小芳向阿炳撒娇要定情物,使得阿炳第二天私自外出去县城,要给妻子买一块玉  当安在天得知阿炳在胖子的陪同下,私自去了县城,大惊失色,急忙同金鲁生随后追赶。与此同时,阿炳和胖子已被理发店老板老哈盯了梢。穷凶极恶的特务绑架了阿炳,并以阿炳为条件,交换即将被人民政府处以死刑的国民党军官张副官。  安在天、金鲁生等人紧急商量对策,一场斗智斗勇的营救阿炳之战就此展开。面对特务,安在天沉着冷静,机智勇敢,施巧计骗特务将阿炳带出,同时用特务听不懂的上海话和阿炳进行交流,阿炳成功获救,老哈自知无路可退,饮弹自尽。  就像安在天在乌镇发现阿炳改变了他人生一样,林小芳的出现再次改变了阿炳的生活和命运。阿炳和小芳夫妻恩爱,日子温馨和睦。在她无怨无悔、日复一日的关爱下,人们明显注意到阿炳的穿戴越来越整洁,面色越来越有活力。阿炳正在享受他一生中最惬意的岁月。  阿炳很想有一个孩子,但小芳却没有如期怀上。  

第10集

  于,传来林小芳怀孕的消息,万分惊喜的阿炳竟然跪倒在林小芳的脚下。从此阿炳每日折一只纸鹤,期盼自己的骨肉早日降生,安在天从心底为阿炳和林小芳高兴。  不料,孩子的降生之日,正是阿炳自尽之时,因为他“听”出孩子不是他亲生的。他给安在天留下一盘录音带。安在天摁下播放键,听到阿炳哭着在跟他说:“呜呜……我看不见,可我听得见……呜呜……儿子不是我的,是医院药房老李的……呜呜……老婆生了百爹种,我只有去死……小芳是个坏人……你是个好人……”  就这样,阿炳死了,是摸电门死的。  阿炳通过录音机告诉安在天:他老婆是个坏人,儿子是个野种。  阿炳的死让“701”人都感到无比的震惊和悲痛,也让林小芳悲痛万分又后悔莫及。这天夜里,心如死灰的林小芳来到安在天的住所,全盘托出了阿炳不能生育的事实,也说出了自己背叛阿炳的理由。随后,林小芳走进了竹林。从此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  就这样,阿炳像一个神话一样来到701,转眼间又像神话一般烟消云散,阿炳的故事成为了701永远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