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暗算>剧评>暗算:关于电视剧和小说的文本差异

暗算:关于电视剧和小说的文本差异

电影中文名

暗算

2010-05-03 01:02

KevinHuaHZ

KevinHuaHZ

想看 - 评分7.8

 

国产电视剧确实不敢恭维,也几乎不看——菜好不好吃,不需要全部吃掉才可评判,有时甚至只要闻闻味道就可知一二,我认为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国产电视剧与美剧的差距,至少有半个世纪。

在看过的为数不多的国产电视剧中,印象比较好的一部是以清乾隆朝粮食问题为题材的《天下粮仓》,导演是吴子牛,曾是第五代代表导演,确实也带给这部电视剧较讲究的视听语言,同时,该剧的剧本故事精彩传奇、人物各具特色,尤其在悬念和节奏上令人激赏;

另外一部是以明嘉靖朝财政问题为题材的《大明王朝》,导演是张黎,早年一部争议历史剧《走向共和》在意识形态方面的突破令人关注,他也在实践中将电影视听语言注入电视剧,《大明王朝》在某些方面确实已经走出了电视剧的局限,靠向了电影的“表现主义”,同时,又与电视剧本身的“通俗性”平衡得比较好。

 

因为一些实际需要,近来专门去看了《暗算》的电视剧和麦家的原著,有一些心得体会权且记录,以下仅涉及电视剧的前两部分:听风、看风,关于第三部分“捕风”可能另文与麦家的小说《风声》及其改编同名电影一并比较讨论——

 

首先,个人认为麦家的小说《暗算》在文学性上并不出色——甚至在我看来,文本从某种程度上只具备了故事的形态,意喻层面虽然透露出一定的宿命探讨,但既不深刻也不新奇,叙事手法庸常,缺乏细节,可能稍具文学性的是“看风者之陈二湖的影子”和“捕风者之韦夫的灵魂说”,但“书信”和“死后自述”的形式也基本是俗套的

而小说从通俗意义上的可读性看也谈不上精彩——如果要与有些人常拿来与之比较的《达芬奇密码》比的话,其实高下立判无需赘述

 

我想《暗算》的总制片、出品人杨健在访谈里说麦家文字的想象空间很大,恐怕是礼节性,她要说的其实在后面:拿掉叙述性的文字,干货就太少了,她也提到故事很好,但改编成电视剧有比较大的难度——这个其实正是我说的,麦家的文本基本只提供了故事梗概——这里暂且不去八卦杨健和麦家之间的官司和笔仗,仅谈文本转换的问题

 

我一直的体会是,对影视剧尤其是电视剧来说,最关键的是人物关系,只有先设定好了人物及其彼此的互动,才能使情节顺利展开,动作和对白才“毛之将附”,所以杨健说他们提出在按照原著“听风”、“看风”、“捕风”设计成三段式结构,并将原著中仅仅作为叙述者存在的安院长和钱之江设定成了“子承父业”的安在天和钱之江,以他们作为主要人物来贯穿,是很有作用的——当然,这个里面有两个技术上的考量,一是柳云龙除了担任导演,还要主演,而原著中并无适合他的角色,二是原著的“捕风者之刀尖上的步履”那部分版权已另有主,因此,据说“捕风”主要是根据麦家的一个上下集电视剧本《地下的天空》糅合“韦夫的灵魂说”中“尸体传信”重新演绎的,后来麦家又据此铺陈出了《风声》并引出了版权纠纷,这暂且按下不表

 

既然安在天这个人物是作为男主角来设置,那么与之对应而来的就是“听风”者瞎子阿炳、“捕风”者黄依依这两个主要的人物关系:前者,编剧将他们的关系重新植入了一条介乎“父子”、“兄弟”的情感线;后者,编剧则直接根据原著中黄依依被副院长断然拒绝并作罢的“单恋”作为主线着力展开

安在天这个人物基本是需要重新来“立起来”的,许多情节、细节就必须重新设计、增添,比如在去寻找瞎子阿炳的路上,与保卫处长金鲁生的交谈,“过家门而不入”,比如为安抚阿炳安排他妈妈的长途电话、为阿炳做拐杖,比如与妻子小雨的“生离死别”,比如和黄依依一起在大漠里放声大喊,帮黄依依喂小松鼠——在影视文本中,人物塑造的核心就是其言行,而这种言行又主要以他与他人的互动和他在一系列事件中的表现来展示的

有些情节需要重新调整,比如,因为安在天与黄依依的“暧昧关系”,黄依依与培训中心主任的“奸情”需要新的动机,就是“把他作为安的替代品”,而与张国庆的关系就完全从“奸夫淫妇”变成了十分纯洁的“互相帮助”,最后黄依依因误解而被张国庆老婆“误伤”成为植物人,一方面使她的悲剧性和道德感增强,应该是更利于电视剧的接受,另一方面也为安在天这个人物更为丰富提供了又一个依托:最后安在天终于“带她回家”——杨健也在访谈中提到对黄依依这个人物“定性”的改变,实则是不同性别创作者的不同倾向,不过,将主线设定在两人“女追男”的感情线上,也无可奈何地使得安在天的很多言行多少显出虚伪来:似乎是借着组织和为公的名义来“吃醋”,再加上柳云龙的表演十分的“暧昧”,更增添了这一层意味——当然,也可以说,这使人物更为丰富

相对来说,从节奏上看,黄依依这一部分不如瞎子阿炳,甚至由于编剧设置了太多的“英雄救美”和“谈情说爱”,而几乎使这一部分沦为琼瑶式的苦情戏,再加上在氛围上一变第一部紧张悬疑为“革命浪漫主义”,所以难免显得拖沓——杨健中文系出身的秉性,一定程度上更加重了台词的“文艺腔”

 

这里说到氛围,在我看来,《暗算》电视剧三个部分试图提供三种不同的“怀旧”类型参照:“听风”显然是《一双绣花鞋》式的反特悬疑,比如西南的地域设置、四川方言的暗语,编剧也把背景改为解放初期与国民党残余特务斗争——这也契合瞎子阿炳故事的“神秘怪诞”;“看风”则是以俄罗斯歌曲、俄语旁白来营造一种五六十年代的“苏式浪漫”——这同样衬托了黄依依“情痴”;“捕风”很明显像《英雄虎胆》、《永不消逝的电波》此类的“敌后地下红色经典”。这种影像上的氛围应该说还是比较贴切、讨巧和有益的,这其实也反映了编导根据故事内容而采取的表现形式追求——

开头提到电视剧创作者对视听语言的注重,事实上,基耶斯洛夫斯基就不认为电视低电影一等,而他被视为“电影经典”的《十诫》其实就是“电视系列剧”。

《暗算》电视剧在视听语言方面的是具有相当的“自觉性”:比如“看风”开头一段安在天与老师安德罗的对话,黑白影调,镜头非一般正反打而是旋转对切;比如一些有意味的空镜头插入;比如一些刁钻怪异的取景和角度;比如旁白和字幕、一些特殊音效——当然更重要的是,它完全形象化了小说文本中其实非常简略的侦听、破译过程,甚至很好地营造出了惊心动魄的场景,从而在感染力上大大超越了小说的平淡:比如阿炳在受到安在天引导启发后再度上机“听风”发现敌情待确认,此时电视剧在手法上用了先抑后扬:安在天从破译处回来,木然地推门进来,逆向强光,静音,满屋的人紧张地看着他,他近乎失魂落魄地走着,直到轻轻吐出肯定的字眼,全场爆发出欢呼;再比如黄依依在推导出密钥后的大演算,“算盘阵”声势浩大,而最后的演算也采用了“动静交错”:全体起立,安在天迎光默默走去,落座,全场静默只听算盘声声,停,安在天走出来扶黄依依走过去坐下,将她手放到归零的算盘上,然后人们欢呼雀跃……等等——影视最关键,还是场面和动作,这是跟小说最大的差别

 

事实上,我认为是电视剧文本中比较突出的“信仰”这个元素,在小说文本中基本上是不存在的,小说文本主要还是“宿命”,这除了电视剧创作者个人倾向的阐发外,也不排除技术上的实际要求:电视剧在意识形态上的审查要远为严格。但也是因为“信仰”的加入,使电视剧中人物的动机以及整体的意蕴要更为复杂和矛盾:比如安在天对待情感的“禁欲”、阿炳和黄依依的死(后者是心死)是否都表达出“信仰”对“人性”的扼杀?

而有些新增人物更是加强了这一层复杂和矛盾:比如阿炳的勤务员胖子,他生命的价值几乎全在阿炳(最后死也是为了救阿炳),所有人对他都呼来喝去如同一个奴仆,包括安在天、铁院长等“革命者”、“党员”;比如破译了密码却疯了的江南(原著中只是提到有这么一个人)

 

先写这些,待续或待修改

该片热门剧评:

安在天·黄依依·性格与爱情

试问安在天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我认为..

皆止于敬评分7.3

我知道爱你是一条死路,我以为我可以死里逃生

  黄依依放浪不羁,在数学研究所初识..

pinkloser评分10.0

怜惜黄依依!

依依就像一幅画但她和那些安分守己的待..

古丽雅1609505评分9.0

《暗算》vs《潜伏》 柳云龙vs杨澜

早知道,但从来没有看过 直到出了《潜..

Pitt911

黄依依的爱情

写论文用搜狗拼音打“陈述”这个词,没..

浮云客

更多 18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