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椿三十郎>影评>落花流水,一剑穿心——又见《椿三十郎》

落花流水,一剑穿心——又见《椿三十郎》

电影中文名

椿三十郎

2008-06-04 20:17

风间隼

风间隼

想看 - 评分7.3

 

椿三十郎/Tsubaki Sanjûrô(2007) 电影图片 海报 #01 大图 558X785

 

拍自经典的片子,总不太容易落到地平线以下,可要超过原著的高度,概率同样微乎其微。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观摩了心目中这部神作的2007重拍版,可惜,不出意外地又一次印证了这个道理。

 

导演森田芳光早就声言,并不奢望超过经典:“对我而言,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在这部历史剧中,表现出对当今社会的影响。至于说超越,我是绝对不敢想,顶多是希望能让年轻人看到更多这样优秀的作品。”森田翻拍经典的原则是有时代感,好玩好看。下面我们就来看看他是怎么让这部老电影旧貌换新颜的。

 

桥段

 

说实话,电影本身好玩好看,娱乐性颇高。森田很明智地全盘沿用了经典老片的剧本,连许多场景的镜头和剪辑都一摸一样。黑泽电影中原有的趣味被很完整地保留了下来,包括九位年轻武士从地板下钻出来的一段,还有夜探家老宅,他们象小鸡一样尾随在三十郎身后的一段,都拍得奇趣横生,不亚于原作。怀旧者可以重温当初的乐趣,年轻观众可以感受到一份滑稽。当然,指望这些段落超过原作是不现实的,有些地方因为早已知道了剧情,又或是年轻演员表演不到位,笑果就不如原作,例如俘虏与众武士庆祝胜利的一段。

 

相对原作而言,新电影明显喜剧色彩更浓。如果说原作是诙谐,新作就是在搞笑。例如椿三十郎讥讽几位年轻武士时夸张的神情:

 

又例如几位侍女伺候三十郎用膳(悄悄说:这几位小家碧玉的眼神还真是让人销魂呢)。

 

不过最好笑的桥段还是原作中的那些经典。包括三十郎对敌人的嘲弄

 

 

明目张胆地救人

 

还有时不时“出柜”(“出线”?)的俘虏

 

更不用提老夫人与小姐之间的家长里短了,真能让英雄气短。

 

要是单讲娱乐性的话,这部新作可以打八十分。

 

旧作换新颜

 

相对于黑白电影,新作最有优势的一点当然就是色彩。原作限于当年的技术条件,椿庭里灿灿的红白二色茶花无法通过画面表现,只能通过侧面来描写,例如夫人对着一溪白茶花赞叹“好美!”影片的关键场面,“红茶花进攻,白茶花停止”则只能意会,无法形容。看到双方翻过墙头的花树互探对方庭院的场面,后世的影迷只能慨叹当时技术有限,否则以黑泽明对于色彩的痴迷,岂能不将这一段拍得光彩流丽,花枝乱颤?

 

新作有了现代摄影手段,彻底消除了原作的这些缺憾。在“椿庭”的戏中,那一树树繁花被拍得光彩夺目,红茶花灿若晚霞,白茶花皎若冰雪,古人说“如火如荼”大约就是这样了吧。不但如此,还增加了一种白瓣带红丝的品种(莫非是大理国段誉曾提到的“抓破美人脸”?),让原作中椿三郎的那句台词“要白的,越白越好”一下有了着落。几个贪官听到这一句,吓得赶紧下水捞起“美人脸”,重新乱揪白茶花。,三十郎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无赖嘴脸(或曰“英雄精神”)更有感染力,可以说胜出原作。

 

有了色彩的帮助,新作塑造几位年轻武士的形象也更加得心应手,导演试图让每一位武士都有自己的个性,为他们设计了自己的癖好、习惯和性格,当然,也包括每个人穿的衣服,虽然都是很质朴的颜色,但各各不同。虽然到最后我也只记住三四位,不过新作在这一点上显然是占据了有利地形。

 

 

当然,这些妙处说不上稀罕,拿彩色电影与黑白电影来比,只能说是“胜之不武,不胜为笑”,事实上可以相信,如果黑泽晚年自己来翻拍《椿三十郎》的话,对色彩的应用只会比这成功百倍,只要看看他晚年的《影武者》和《乱》就知道了。

 

演员

 

看到翻拍《椿三十郎》的消息,我心中闪过的第一念头就是“织田裕二演椿三十郎?他行吗?”在我心目中,织田一直还是《东京爱情故事》里面的那颗“丸子”,《跳跃的搜查线》里的那座“青岛”。曾经位列“平成御三家”的这位削脸帅哥单枪匹马一路红到如今,算得上是日本艺坛的常青树,可给人的印象始终还是刚毅、木讷而耿直,扮酷可以,要演嬉皮笑脸嬉笑怒骂的椿三十郎级人物,除了“三十郎,快四十郎了”这一点符合之外,怎么看怎么像是选角失误。从织田的演艺经历来看,扮演的大多数是现代人,时代剧的经验基本为零,只在早年曾扮演过《将军家光之乱心:激突》(《幕府风云》)中的一个小角色,跟在绪形拳后面的一个小亡命徒。有点类似《新龙门客栈》里卖命换钱的祁连双虎那种角色。

 

 

后来看到海报剧照,怎么说呢,虽然织田已经努力做出“混不吝,爱谁谁”的浪子状了,可怎么看怎么不象那个味儿,要怎么形容我说不来,还是借金庸在《碧血剑》里形容袁承志扮金蛇郎君传人的那一段话来用一用罢:

 

青青见这个素来谨厚的大哥忽然大作狂态,却始终放不开,不大像样,要说几句笑话,也只能拾他大师哥的牙慧,不禁暗暗好笑。要知袁承志生平并未见过真正疏狂潇洒之人,这时想学金蛇郎君,其实三分像了大师哥黄真的滑稽突梯,另有三分,却学了当日在温家庄上所见吕七先生的傲慢自大。

 

一句话,虽然还没有达到任贤齐演令狐冲的高度,可真的也相差不远了。

 

看完电影,倒有点出乎意料。基本的判断没变,但织田的勤力还是可以感受得到的,这位大帅哥没有三船老前辈的霸道本色来撑起角色,于是只好玩了命地做鬼脸,摆pose,让人想拍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只好掌声鼓励一下。

 

 

 

 

椿三十郎是黑泽明心目中武士精神的化身,个人英雄主义的完美体现。织田说他希望能让这个角色更讲道理一点,不单靠霸气,更能以理服人。可惜完全照搬的剧本并没有给他这种机会。

 

其实照织田的气质,扮演时代剧人物本不该挑上椿三十郎,适合的角色远的不说,《幕府风云》里绪形拳的那一类型就很适合他,同样是忍辱负重,质朴刚毅的气质。应该能演出彩来的。扮演椿三十郎,他倒是花了大力气练习剑道,可惜戏路不对,事倍功半。

 

有人怀疑我的说法不够中立?请看下面引用他的粉丝蓝风的说法,“他的气质在一片日本偶像男中是比较正直阳刚的,不阴柔,不颓废,不萎靡,也不痞气,我觉得织田还是适合都市的时装,而且他长腿,端肩膀,拿剑会很难看!”就是这样,没辙!

 

谈罢织田裕二,捎带说说另外的几个配角。

 

扮演室户半兵卫的丰川悦司还凑合,但是似奸人多过似好人。比如,他说:“当时前辈在表演的时候会一直瞪大眼睛,而我在表演的时候可能会不怎么睁眼。”仲代扮演时代剧角色的时候,眼睛确实习惯圆睁着,这或许是黑泽明的要求(例如在《用心棒》中),也有可能是他舞台剧生涯的烙印。在旧版中,黑泽明在室户这个人物身上也投射了相当多的感情,他基本上是个悲剧英雄的形象,圆睁双眼,正象征着这个人内心的坦荡。而眯缝着眼睛,就显得很老谋深算了,似乎更阴险一些。本来只是个收保护费的打手角色,亦正亦邪,让他演得很像是幕后黑手。

 

双雄初会

 

这位老大还有个最要命的毛病:走路喜欢迈猫步。看着一个大男人袅袅娜娜地扭过来,让人想不大汗淋漓都不成!眯缝眼,舞台步,这电影应该改名叫《椿三十郎大战丹下左膳》,说不定票房还能沾点《用心棒大战盲侠》和《异形大战铁血战士》的光。

 

扮演小姐的铃木杏脸圆了点,要我说她不适合时代剧。松山健一演的年轻武士头领挺好,演出了那份理想、冲动和正直。最后,再吹毛求疵一下,扮演家老的那位老演员脸不够长,这似乎是小问题,可如果不是有一张“比马还长的脸”,怎么能让人相信他吓跑了一帮小孩子呢?而如果小武士们信任他,自然也就不会有后面那些故事了。

 

动作戏

 

很多人肯定已经等急了,“什么表演、桥段婆婆妈妈,这片子要看的就是最后的‘一剑穿心’啊!”别急!就是因为最要紧,才放到最后详细解说。还没看过的动作迷为保持新鲜感,建议跳过这一段。

 

按说新版处处照抄原作,到了最后一场,我已经基本上没有什么期待,就等着看织田施展反手剑的架势到底能不能快过当年的三船敏郎了。毕竟片中这位黑脸帅哥在动作方面的表现还是挺有说服力的,几个月的剑道训练毕竟没有白费。

 

然而意外出现了,森田芳光居然在最后一刻没有照抄原作!双方同时正手拔剑出鞘,分明是都想施展拔刀术,两柄钢刀锵然架在一起,开始角力!画外音在这里制造了一个错觉,用喷血的声音暗示似乎已经有人中招了。

 

 

僵持一阵,半兵卫先伸出握鞘的手按住三十郎的刀柄,试图让他还刀入鞘,三十郎也如法炮制。

 

又僵持一阵,双方挪了几步,画外音隐隐响起雷声,似乎两人的力量在鼓荡争斗。突然,双方同时放开了自己腰间的剑,全力拔出了对方的剑。

 

然后一竖劈,一横斩。

 

 

 

 

从画面上可以看到,在抽刀出鞘的一霎那,两人都只用左手握着剑柄的顶端,为了最快地出刀,双方不约而同地加上右手,在第一时间攻向对手,只是半兵卫竖劈,胸口空门大开,三十郎横斩,终于抢到了生死攸关的先手。妙的是,最后两人的收式,与旧版一模一样。区别只在,室户半兵卫没有喷血。

 

影片唯恐观众看不懂,还特地又慢镜重放了一遍。

 

这一幕是好是坏,值得一说的有很多。首先制作方的诚意可感,抛开前后文,这一场打斗相当精彩。其次是出乎意料,在全篇照抄的情况下最后大胆革新,虽然动作不同了,可是给观众带来的意外感是一样的。反正我是看得大跌眼镜。

 

不过尽管如此,这一幕的设计在整体上是失败的。原因也分几个说:

 

第一,动作无助于刻画人物,反而让人物模糊了。

 

新《椿三十郎》在人物设定上显得更人性化了一点,椿三十郎不再是体能爆棚的超人,一气砍倒几十个龙套之后也还是会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的。虽然也还是神话,倒是更符合织田的身材。最后的大决斗同样是这种思路,三十郎与半兵卫的较量没有招数的高低,只有反应的快慢,照前面抢剑柄的反应来看,三十郎似乎还慢半兵卫半拍,只是到最后一刀才抢得先机,很有点碰运气的成分。这样一来,三十郎的胜利就变成了偶然。这远不如原版来得有说服力。关于原版最后的大决斗是怎样丰满双方性格,怎样完成人物塑造的,我有一篇长贴论述,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看。比较起来,新版最后的这一幕基本上只是感官刺激,别无深意,更别说丰富人物性格,表达影片主旨了。与原版的境界真是云泥之别。

 

第二,赘疣太多

 

相比起原版的一刀胜负,干净利落,新版在很多方面显得不自信。首先是唯恐观众不懂,心虚地用慢镜头重现了一遍,其实说老实话,动作很复杂,它再放一遍我也还是没看明白,是又拖着看了三遍才懂的。与其这样,不如象旧版一样,一遍过,想看请再掏门票钱。重放费工又误事,还露出一个老大的破绽来,后面说。

 

然后是配的音效,一开始的僵持就放喷血的声音,让人以为有人中刀了,再定一定神,原来是故弄玄虚。然后是加上闷雷滚动的声音,毫无现场感,简直是特摄片的搞法。

 

最后是决斗后的独白,椿三十郎在半兵卫的尸体旁把影片主旨和盘托出,“我和他其实是一类人,我们都是出鞘的白刃,太过锋芒毕露,你们如果要做好刀,就一定要记住把自己放在刀刃里!”黑泽明电影中关于教化的道白太多,而且多半很直白,放到现在已经不合适,要我说翻拍最应该去掉的就是最后这一段,可惜,导演不这么认为。

 

第三,破绽

 

如果说前二者还只是软肋,这个就真是硬伤了,正式决斗中室户最后一劈明明是双手正手持刀,到了重放中,老大一个正面近景慢镜交代,他是左手正,右手反。

 

 

这个没有托词可言,就是剪辑失误。连基本的连贯性都没有,活生生把这场斗剑从中上水平拖到了中等。想想旧版中一众杀阵师冥思苦想两个月研究出的无懈可击的一刀必杀,新版的这场大决斗拍得也太不讲究了。

 

总的来看,新版《椿三十郎》新鲜热闹,流畅有趣,是一部娱乐佳品。不过也就仅此而已,种种失误使得它无法与原作相提并论,作者为了迎合新时代观众的理解和口味,力图将作品拍得浅显易懂,可是无形中也削弱了它本身的深度、力度和美感。不知道是新一代太难奉承,还是他们已经根本对这样的故事失去了兴趣,影片的票房相当惨淡。

 

旧版和新版都可以用“落花流水,一剑穿心”这八个字来形容,不过意思却截然相反。旧版的“落花流水”,是年轻武士团结卫道的悲壮,是浪人椿三十郎的随遇而安,是落魄的半兵卫的生不逢时,“一剑穿心”,是疾风迅雷一般的力度和自信。新版的“落花流水”,是票房的落花流水,那一剑穿的,是老板角川春树的心!

 

风间隼原创 转载请注明

该片热门影评:

落花流水,一剑穿心——又见《椿三十郎》

旧版和新版都可以用“落花流水,一剑穿..

风间隼评分7.3

椿三十郎

新版《椿三十郎》的导演森田芳光及主演..

不一定驴驴

2007 椿三十郎,森田芳光用现代新理念翻拍黑泽明经典,喜剧节奏..

1

雄霸天下

山茶花飘过的血雨腥风

  黑泽明的《椿三十郎》是他的如..

邑人评分8.4

收碟前没看影评,失策。。。

小庭院的设计不错,摄影和音乐也蛮好,..

双鱼的A大评分6.0

更多 6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