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2 个视频 
23 张图片 
67 位演职员 
2 条影评 
0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布兰达·布莱斯与另一位喜剧女演员乔·布兰德(Jo Brand)共同为影片加进了许多有趣的场景。

·《俱乐部街》是影片参加圣丹斯电影节时使用的名字,进入院线后,更名为《介绍德怀特一家》(Introducing The Dwights)。

Story

幕后制作

  【招兵买马】

  可以说,编剧基思·汤普森(Keith Thompson)就是参照着布兰达·布莱斯早年的一些经历,而创造了《俱乐部街》这个故事的。虽然汤普森在澳大利亚生活了多年,其实他是在英国的多佛出生的--那里距离布莱斯的老家不远……布莱斯刺激汤普森创造出了琼·德怀特这个角色:一位来自于英国的喜剧演员,25年前随着新婚丈夫移民澳大利亚。在属于汤普森的想象中,琼有着可爱的英国口音。

  当基思·汤普森将完成的剧本拿给制片人罗斯玛丽·布莱特(Rosemary Blight)看时,对于布兰达·布莱斯是当仁不让的第一女主角人选的这一提议,布莱特也表示非常赞同。因为这之前,布莱特和布莱斯就曾经在澳大利亚电影《冬日之光》(In The Winter Dark)中合作过,对于两个人来说,那都是一场非常愉快的经历,布莱特回忆当时的情形:“完成了《冬日之光》后,我收到了许多剧本,其中就包括《俱乐部街》。差不多是1996年吧,那时我第一次读到这个剧本,立刻就喜欢上了它,我至今还记得它第一次让我发出大笑时的快乐--那句台词,也被保留至影片中。所以对于我来说,《俱乐部街》确实有它独特的地方,有灵魂的故事、生动的角色、有层次的情感递进……相信你会和我一样,也能够一眼就看出这个剧本所包含的这些品质。通常情况下,我更喜欢接手那种研究黑暗的情感地带的作品,但这一次,我希望将我获得的乐趣,原封不动地借助电影反馈给观众。我和基思·汤普森共同对早期的剧本做了一些透彻的研究工作,然后就想办法找到了我们最希望成为导演的人,切里·诺兰。”

  切里·诺兰在演员方面的选择,有着非常敏锐的触觉,所以你会在她1997年的导演处女作《旧欢如梦》(Thank God He Met Lizzie)中看到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凯特·布兰切特、弗兰西丝·奥康纳和理查德·劳斯伯格……这一切,似乎都暗示着诺兰就是《俱乐部街》最完美的导演人选。而在电影编剧的圈子里,诺兰对于基思·汤普森的名字并不感到陌生,但从没想到会有合作的机会:“一开始,我觉得自己可能不会太喜欢这个本子,但事实却完全相反,我喜欢汤普森幽默的语言,喜欢他在剧本中的创新,更喜欢这是一个有关母亲和儿子的故事。”

  当导演尘埃落定后,就是时候寻找合适的演员了,布兰达·布莱斯的加盟肯定是毋庸置疑的,罗斯玛丽·布莱特回忆道:“布莱斯对我说,‘我肯定会饰演这个角色,你们准备好开始的时候就通知我,我随时恭候。’然而,在她达成所愿之前,却着实花了不少时间,首先,我们要把剧本修改到满意为止,然后还得寻找和我们一样喜欢这个故事的投资商。”

  可能是由于剧本本身太有“创意”了,所以罗斯玛丽·布莱特在为影片筹备预算时,遇到了不少障碍:“我认为主要的问题还是出现在这个故事的双面性上,因为它既属于琼,又属于蒂姆,是一个通过两性观念而突出‘成年’的故事。确实,这是一部与众不同的类型片,是分别从两代人的不同观念切入的。”在资金到位之前,切里·诺兰和布莱特先合作拍摄了两部电视电影“热身”,借以进一步磨合她们作为搭档的默契。

  【俱乐部文化】

  创作《俱乐部街》的很大一部分灵感来源于基思·汤普森童年的一些经历:“我的妈妈就是一位演员,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妈妈是英格兰舞蹈乐团的成员,当她用钢琴演奏的时候,我总是静静地坐在旁边倾听……毫不夸张地说,我是在俱乐部里混大的,能够在这样一个工人阶级的环境中成长,是一件很有趣的经历。而且,我喜欢去写一些和女人有关的幽默故事,因为幽默感已经成为评定一个男人的标准,不稀奇,如果发生在女性身上,相信会更容易让人发笑。”

  布兰达·布莱斯的角色琼·德怀特在随着丈夫来到澳大利亚之前,曾经是英国非常有前途的喜剧明星。可是现在,她只能在悉尼的俱乐部用一些不入流的表演来养家糊口,而且还将自己尖锐的智慧指向“家庭内部”,用来对付儿子的女友吉尔……对于任何一位女演员来说,琼都是一个过分苛刻的角色,所以切里·诺兰觉得布莱斯肩上的担子还是很重的:“布莱斯扮演过许多有缺陷的角色,包括滑稽的怪人。这些角色中,确实有遭受到批评和指责的,但其中也不乏赞美,所以布莱斯比较倾向于将琼变成一个招人喜欢的‘坏’角色。确实,影片中将琼设定为那种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是真的让人打心眼里喜欢。她喜欢热闹,同时也是一个胆小的人,比较难以相处--所以在创造这个角色,为其倾注同情心是非常必要的。开始的时候,我可能低估了这个角色对布莱斯的重要程度,但渐渐地,我明白了,对于她来说,任何一个角色都被放在了同等重要的位置,她做的,甚至比我期望的更好。”

  布兰达·布莱斯的表演令参与到影片的几百名临时演员眼前都为之一亮,其中也包括在幕后忙碌着的工作人员,切里·诺兰说:“这真是太有意思了,尤其是拍摄在俱乐部里时的那些场景,过程本身就像是一部让人捧腹的喜剧。特别是第一组镜头,由于在这里饰演观众的临时演员并不知道自己将会看到什么,结果他们都笑翻了……在此,我要特别感谢一下这些临时演员,他们的表现非常完美,当然,这得归功于我们专门负责临时演员调配的助理导演简·道金斯(Jane Dawkins)。说到临时演员,这里还有点‘戏中戏’的感觉,因为布莱斯的角色就是一个希望观众能够看到自己真正在表演的临时演员。”

  在制片人罗斯玛丽·布莱特的游说与努力下,悉尼多家俱乐部都为影片的拍摄提供了无偿的帮助。俱乐部里每天都会上演多场表演,是对流行文化的一种淋漓尽致的剖析,布莱特表示:“俱乐部里的气氛非常地棒,他们都欢迎我们去那里拍摄,所以影片的拍摄口号一度换成了‘这就是生活,这就是家庭,这就是娱乐’。至于俱乐部想要的,就是让我们在影片中真实地表现出其代表的一种生活态度:会员超过万人,而每天晚上在这里表演的人,其实到了白天都在过着另外一种生活。”

  毫无疑问,这些俱乐部的“加盟”使得影片的涵盖量不断壮大,罗斯玛丽·布莱特说:“影片中至少收录了超过20首原声,都是现场Live版本的。由于供我们取景的俱乐部规模都不小,所以布兰达·布莱斯就需要在几百名由临时演员装成的观众面前表演……我和切里·诺兰早在影片开拍之前就已经达成了共识,那就是只和这个行业中的顶尖人才合作,不过以澳大利亚电影业目前的状况看来,选择真的不多,不过我们很幸运,因为我们找到的,都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