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美国田园下的罪恶>影评>An American Crime-The Torturing Death of Sylvia Marie Likens (Chapter 1~17)

An American Crime-The Torturing Death of Sylvia Marie Likens (Chapter 1~17)

电影中文名

美国田园下的罪恶

2009-02-18 20:55

 

部片子给人的震惊需要切实观看才能体会。

据说受害人Sylvia Likens 被虐待的残忍程度远远超过片中描述。

http://www.trutv.com/library/crime/notorious_murders/young/likens/1.html

以上是IMDB链接到的一片文章,关于案件真实档案,共28章。本人有一个毛病,就是一大段英文看下来,总找不到上下文的联系,所以我准备把24章逐一翻译,然后从头再读。 

被虐待致死的Sylvia Marie Likens (上)

 

作者: Denise Noe

 

 

 

第一章:花季女童受虐惨死

 

1965年10月26日,印第安纳波利斯警方接到一个报警电话,称发现一个年轻女性死者。电话来自城市贫困地区一个车站前的电话亭。报案者的声音听起来像一个尚未完全变声的少年,并且十分紧张。他向警方指出了案发地点:East New York 街3850号,也就是死者后来被发现的地方。

 

当警察们来到匿名报案者提到的肮脏简陋的房子时,发现了Sylvia Marie Likens 消瘦的尸体,尸体上布满了瘀伤和小型伤口。这些小伤口后来被证明是由火柴和烟头造成的烧伤,数量超过一百个。尸体上还有几处大块剥落的皮肤。死者胸前被烙下一个大大的“3” 字。但是,最让人惨不忍睹的是,在死者的腹部正中被烙上了这样一行大写字母:" I'M A PROSTITUTE AND PROUD OF IT !" (我是一个妓女,并以此为荣!)

 

  

图为 Sylvia 的尸体被发现的房间

 

至此,这起号称“一个受害人身上犯下的最恐怖的罪行”被逐渐揭露。

 

制造这起罪行的是一群青少年,有些只有十一、二岁,以及一位为首的37岁妇女。该妇女名为 Gertrude Baniszewski (读作:戈特鲁德.班尼谢夫斯基)。Sylvia 和她的妹妹——15岁的残疾姑娘 Jenny Fay Likens (因小儿麻痹导致腿部残疾,在腿上带有辅助行走装置)是当年7月初来到Baniszewski 家的。

 

当时,Sylvia 的父母——Likens 夫妇将两个女儿交给自称是Wright 夫人的Baniszewski 夫人照顾,以便能随所在的嘉年华表演队伍进行巡演。

 

 

 

 

第二章:Baniszewski 其人

 

Gertrude Baniszewski

 

在遇到 Likens 夫妇之前,Gertrude Baniszewski 的生活一直拮据而低落,但未有任何犯罪记录(至少Gertrude Baniszewski 自己是这么说的)。她于1929年生在一个平民家庭,原名Gertrude Van Fossan,在家里六个孩子中排行老三。年轻时,比起她的母亲,她更喜欢父亲。Gertrude Baniszewski 11岁时,她深爱的父亲在她眼前死于心脏病突发。父亲的死对她打击很大。在少年时期,她经常与母亲发生冲突。16岁时,Gertrude Baniszewski 从高中退学,并与18岁的John Baniszewski 结婚,此后便不停的怀孕。虽然John Baniszewski 是一位警察,负有维护法律的责任。但在被妻子惹恼时,他经常违反法律殴打妻子。John经常用拳头解决他和妻子之间的分歧。结婚十年之后,两人离婚。

 

在离婚之后, Gertrude Baniszewski 与Edward Guthrie相遇并结婚,但这段婚姻只持续了三个月,原因是Edward不愿意抚养妻子与其前夫所生的孩子(当时Gertrude Baniszewski 已经有4个孩子)。此后,Gertrude Baniszewski 和前夫John又再次结婚。复婚七年,又生育两个孩子之后,1963年,两人第二次离婚。这时,一个比John年轻的多的男人——Dannis Lee Wright 看上了Gertrude Baniszewski 。当时Dennis只有23岁,而Gertrude Baniszewski 已经37岁。Dennis对待他的未婚同居女友很不认真。他两次使Gertrude Baniszewski 怀孕,其中一次流产。在Dennis偷偷离开之前,Gertrude Baniszewski 给他生了一个儿子——Dennis Jr.

 

在与Likens 一家那次致命的会面时,瘦弱的Gertrude Baniszewski 看起来有些未老先衰。她的脸由于操劳和早衰而布满皱纹。尽管还没到四十岁,她已经怀孕十三次以上,分娩七次,流产六次。她不间断的吸烟,患有哮喘病、支气管炎和神经衰弱。她的收入来自前夫们时有时无的子女抚养费(孩子们的两位父亲都犯有严重罪行)。她仅能靠类似熨衣服和看孩子这样的零活儿挣几个美元。为了不让别人知道他最小的孩子是私生子,她自称为 Wright 夫人。

 

Betty Likens 和她的两个女儿刚刚搬到Gertrude Baniszewski 家附近。她和丈夫Lester Likens 最近刚刚分开。由于Lester 需要不停找工作为一家人糊口,一家人经常搬家,他们刚好在这里站下了脚。

 

这天,Sylvia 和 Jenny 以及她们的新朋友 Darlene McGuire 正和其他十几岁的女孩子一样漫无目的的在路边散步时,遇上了一个叫Paula Baniszewski 的女孩。Paula是个性情卑劣的17岁胖女孩。她与一个已婚男人胡搞,并怀上了他的孩子。

 

几个女孩子来到了 Baniszewski  家嘻嘻哈哈的喝着软饮料。Paula邀请其他人在家中过夜。Sylvia 和Jenny根本就不用请示她们的妈妈就答应了,因为妈妈正在蹲监狱。


 

 

 

第三章:寄养

 

第二天,Lester Likens 接到妻子被捕的消息。他带着年纪最大的儿子——19岁的Danny,来到被疏远的妻子的住处,想要接走Sylvia 和 Jenny。他在那里没有找到自己的两个女儿,又到邻居家四处寻找。Darlene MacGuire 告诉他,她的女儿们在Baniszewski 家。

 

当Lester来到自称Wright夫人的Gertrude Baniszewski 时,天色已经很晚,他感到又累又心烦。他向Gertrude Baniszewski 谈到他如何与妻子Betty重归于好,并且准备和嘉年华一起巡游。“Wright夫人”慷慨的邀请他在邋遢的房间里的那布满尘土的沙发上过夜。

 

转天,Lester先生要求,也可能是Gertrude Baniszewski 主动提出(在这一点上记录不甚明确)让Sylvia和Jenny搬到Gertrude Baniszewski 家住。无论如何,两人达成了协议,那就是将两姐妹寄养在Gertrude Baniszewski 家,两姐妹的父亲每周向Gertrude Baniszewski 支付20美元。

 

一年多以后,在法庭上,Lester将要被讯问他当年是否考察过这个家庭。他回答道:“我不喜欢瞎打听别人”。他这样形容自己当时不负责任的做法着实让人感到非常别扭。如果他当时稍加留意,就会发现这家里没有灶具,只有一个Hot Plate(可能是类似电热锅的东西),床也早就不够用了,厨房抽屉里只有三把勺子。在Sylvia被折磨的日子里,甚至只剩下了一把勺子。

 

就这样,Lester Likens 把他的两个小女儿托付给了这个他只认识了几天,并且没有经任何人推荐的女人。但他肯定知道,除了他的两个女儿,这个女人还要凭一己之力养活自己的一大群孩子。

 

在离开Gertrude Baniszewski 家之前,Lester向“Wright夫人”提了一条他注定要悔恨一生的建议:“您一定要对这两个孩子严加管教,她们的妈妈以前太过放纵她们了”。


 

 

 

第四章:Sylvia Likens 是谁?

 

 

Sylvia Marie Likens

 

从照片上看,Sylvia Likens 是一个漂亮的,长着雀斑的少女。她有一头卷发。庭审中,一位公诉人说:“她注视远方的眼神充满了希望和和期待。”

在 John Dean (在水门事件后,为了避免别人将自己误认为是因水门事件而著名的另一个John Dean,作者已改名为Natty Bummppo )所著 The Indiana Torture Slaying 一书,以及Kate Millett 所著的纪实作品 The Basement 中,Sylvia 被描述成一位普通的少女。她非常喜欢去教堂,并且功课成绩一般,喜欢滑旱冰和跳舞,她的绰号叫Cookie(小点心),她还非常有幽默感,而且笑的时候总不张嘴,因为她对自己少了一颗门牙这件事感到很害羞(这颗牙是她和一位兄弟打闹时弄掉的)。

 

Dean 引用了一位熟悉Sylvia的人的回忆:“Sylvia让人感觉是家里一个落单的孩子,因为她是在两位双胞胎之间的出生的”。Likens家的两对双胞胎都是异卵,并且都是龙凤胎。Danny和Diana比Sylvia大两岁,Jenny和Benny比Sylvia小一岁。

 

Likens一家总是很穷,夫妇的婚姻也是矛盾重重。Lester和Betty分分和和

许多次了。因为家里有两对双胞胎,其中还有一人身患残疾,Sylvia总是感觉时常被父母忽略。

 

在Sylvia 只有16年的生命中至少搬了十四次家。当父母觉得把Sylvia和Jenny带在身边很麻烦的时候,就会把他们送到奶奶家或者寄养在别人家。

 

 像其他少女一样,Sylvia通过打零工挣了些零钱,她可以给别人带小孩或者熨衣服(有讽刺意味的是,和Gertrude Baniszewski 的工作没什么两样)。同样,他还非常喜欢听音乐。在那个年代,她最喜欢的摇滚乐队理所当然的是“披头士”乐队。她自己也很喜欢唱歌。在她刚到Gertrude Baniszewski 家时,她经常唱歌给Stephanie Baniszewski 听,后者也会跟她一起唱。Sylvia最喜欢的旋律里有这样一段歌词“天上的群星……”。

 

 

Sylvia和她的残疾妹妹非常亲近。当几个姐妹一起去滑旱冰时,Jenny就在她那只健康的脚上穿上旱冰鞋,Sylvia会拉着她在旱冰场上转圈。这样,Jenny即使带着腿上的支撑装置,也能感受滑冰的快乐。 

 

 

 

 

第五章:可疑的开端

 

Likens姐妹与Baniszewskis一家度过的第一个星期没有什么异样。只是认识了一下周围的其他孩子,熟悉了一下新学校。但是,在第二个星期里,Likens夫妇给Gertrude Baniszewski 的工资到的却很慢。Gertrude Baniszewski 向两姐妹大吼大叫,“我照看你们两个贱货两个星期,却什么也没得到!” 。因此两个孩子都得躺在床上把屁股露出来任Gertrude Baniszewski 打。

 

第二天工资就寄来了。

 

但是,接下来的一个星期Gertrude Baniszewski 又找到了体罚两个孩子的理由,因为她相信Sylvia正在带领其他孩子从储藏室里偷东西。

 

从此,sylvia的三条“罪行”便不断的被控诉:一是她“不诚实”,二是她“心理不纯净”,第三条,也就是导致她的腹部惨遭烙印的那条罪行,就是“乱性”。

 

这些控诉里有哪条是真实的吗?Sylvia的妈妈曾经在商店偷过东西,Sylvia也承认自己曾经至少偷过一件东西。虽然如此,Gertrude Baniszewski 还是在sylvia没偷过她家任何东西的情况下,指责并惩罚了她。Likens家有从垃圾堆里拣空汽水瓶子换钱的习惯。但Gertrude Baniszewski 错误的认为Sylvia的这种行为就是偷窃。

 

除了Gertrude Baniszewski 强加给Sylvia的污点外,没有任何原因可以让人相信Sylvia是个肮脏的女孩。

 

Sylvia很可能是个处女,也很喜欢跟男孩子调情。

 

这些指责很有可能是Gertrude Baniszewski 自身恐惧的外在表现。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Gertrude Baniszewski 曾经偷窃,但在她当时的处境下,偷窃一定非常有诱惑力。由于长期受慢性病困扰,并且要照顾许多孩子和一个婴儿,她本人及其住处的卫生情况也非常糟糕。由于Gertrude Baniszewski 本人曾经两次未婚先孕,并且她17岁的女儿,Paula也未婚先孕了,所以他很可能也对她自己及女儿在贞洁方面的名声感到担忧。

 

 

在刚到Gertrude Baniszewski 家的一段时间,Sylvia每个星期都和Gertrude Baniszewski 的孩子们一起去教堂。Paula Baniszewski 曾经跟她妈妈谈论道在一次教堂组织的晚餐上,Sylvia曾经像猪一样大吃特吃。这样,Gertrude Baniszewski 和她的一些孩子们就找到了一个惩罚Sylvia的方法。这个方法和他们使用过的其他方法一样,有着十分邪恶的逻辑:Sylvia的香肠会在餐桌上被传一圈,大家都朝里面洒一堆辛辣的作料,之后Sylvia会被命令把那东西吃掉。Sylvia顺从的吃了下去,又很快的呕吐了出来。之后,Gertrude Baniszewski 又命令她把呕吐物再吃下去。

 

在这之后,Likens夫妇曾顺路拜访过Gertrude Baniszewski 一家。之前,在他们的两个女儿由于工资没有及时送到Gertrude Baniszewski 手中而被毒打几天之后,他们也拜访过。但在这两次拜访中,以及后来的几次拜访中,Likens姐妹没有一个人对她们的遭遇发出抱怨。

 

 

 

 

 

第六章:她是一个受虐狂吗?

 

Likens 姐妹对Gertrude Baniszewski 暴行的逆来顺受引出了一个问题。检察官Leroy K. News 在为 “Indiana Torture Slaying ” 一书所作序言中写道:“人们曾经无数次的问我,Sylvia为什么不一跑了之?”当这起案件最初被报道时,一家报纸的通讯员也问道:“她是一个受虐狂吗?”

 

可以说,有很多原因导致了她的顺从,但“受虐狂”并不是其中之一。首先,Sylvia对“不适当的管教”根本就没有什么概念。根据Dean的记录,Sylvia和jenny “经常受到不公正的惩罚”。她们一开始挨的打可能不公平,但也并非是完完全全的“虐待”。大人们总是拿小孩子的吃相说事儿,就像在美国名骂 “EAT YOUR VEGETABLES!" 里说的那样。所以,即使是Sylvia那加了所有调料的香肠也不被认为是非常过分的。

 

事实上,至少一名成年人目击了Gertrude Baniszewski 的虐待行为,目击者虽然感到不安,但并不认为此事严重到需要报警的地步。

 

根据 The Indiana Torture Slaying 一书,一对带着两个孩子的中年夫妇——Raymond Vermillion 和 Phyllis Vermillion 在1965年8月末的时候搬到了Gertrude Baniszewski 家隔壁。Phyllis Vermillion 在美国无线电公司(RCA)的工厂值夜班,他也需要为他的孩子找一个保姆。他决定去拜访Gertrude Baniszewski 。 他认为一位育有七个孩子,并替别人带着两个孩子的母亲一定也能好好照看Vermillion家的孩子。

 

于是两家人围坐在桌边,喝起了咖啡。孩子们正互相吵闹,襁褓中的Dennis 被吵哭了。Vermillion 这时注意到了一个清瘦,漂亮而又紧张害羞的黑眼圈女孩。“那就是Sylvia”,Gertrude Baniszewski 指着说。“她那黑眼圈是我打的!”Paula Baniszewski 补充道。就在炫耀她的“成就”前,Paula 刚把一杯子热水泼到了Sylvia的身上。

 

不难理解,Phyllis Vermillion 决定到别人家找保姆了。但比较难以理解的是,她并没有把她所看到的和所听到的报告给有关当局。

 

十月的早些时候,Vermillion 又拜访了她的“大家庭”邻居一次。这次,她又看到了Sylvia。这时的Sylvia已经神情恍惚,如行尸走肉一般。她的另一个眼圈也黑了,嘴唇也肿了起来。“我又把她打了”,Paula自告奋勇的说。后来,Paula开始用皮带抽打没精打采的Sylvia。

 

Phyllis Vermillion 再一次离开了Gertrude Baniszewski 家,并且不认为警察应该知道她的所见所闻。如果一个被认为正常,负责任的成年人不把Gertrude Baniszewski 的行为当作犯罪,谁又能指望一个像Sylvia一样没人管的孩子能把那当成犯罪呢?

 

她可能从来都没有想过一跑了之。她能去哪?当事情发展到睡在大街上都比跟Gertrude Baniszewski 一家在一起舒服的时候,她又没法跑了。Sylvia后来有时被棒起来,有时被锁在地窖里……或者被绑在地窖里。

 

实际上曾经有一次,Sylvia和Jenny确实抱怨过她们的遭遇(详情见下文),却没人相信她们。对不被信任的恐惧一直以来不断加强,这也是导致Sylvia沉默的原因。

 

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她正在问自己一个问题,通常,很多被挑刺儿的孩子也都爱问自己这个问题:“为什么别人不喜欢你?”。但Sylvia知道自己难以回答这个问题。

 

向其他人申诉也就是要告诉别人自己被如何虐待。当虐待一步步加剧,耻辱感也使Sylvia沉默。

 

Sylvia和她的妹妹必定非常惧怕Gertrude Baniszewski  ,害怕如果把事情说出去会引来Gertrude Baniszewski 的暴怒。

 

最后,Sylvia也很有可能是为了保护妹妹而忍气吞声。她也许害怕把事情说出去后,Jenny会被Gertrude Baniszewski 报复。

 

 

 

 

 

第七章:恐怖渐现

 

Sylvia 在Baniszewskis 家的生活并不是一夜之间变得恐怖的,这一点非常值得强调。相反这是一个渐变的过程,始于九月间隔三差五的不公正的惩罚,到八九月间经常性的苛责和体罚,最终演变成十月里令人震惊的虐待。

 

在与 Gertrude Baniszewski 相处的第一周里,Sylvia跟Baniszewski 一家去相同的教堂,跟其他孩子一起听唱片,看电视,与朋友们一起逛公园;他和 Stephanie 及Paula一起去上学,跟 Gertrude Baniszewski 和 她的孩子一起吃饭。

 

 

当然,在Gertrude Baniszewski 家住着的所有人来说,吃饭并不是一件令人感到非常享受的事。有十个需要吃饭的人,却没有一个像样的锅灶。他们只吃些饼干和三明治之类的食物。由于汤可以简单的在加热器上热一下,所以汤在食物中占了很大比重。但是,因为当Sylvia搬去的时候家里只有三个勺子,他们只能轮班喝汤,后来只剩下两个,最后竟只剩下了最后一个。这仅有的一个汤匙被一个人用完之后会被拿到水龙头下冲一冲,然后传个下一个饥饿的人。

 

据信,八月下旬的某一天,Sylvia 透露他曾经让一个男朋友跟她一起躺在被窝里。“那你会怀上孩子的!”Gertrude Baniszewski 喊道,紧接着就在Sylvia的裆部狠狠的踢了一脚。之后便一脚接着一脚踢向了Sylvia的生殖器。后来的尸检表明,Sylvia的耻骨附近区域被严重击伤。

 

Sylvia被臆想的怀孕激怒了真正怀孕了的Paula。Paula把Sylvia打倒在地,叫道:“你不配坐在椅子上!”

 

显然,出于复仇心理,Syliva对她的高中同学说Gertrude Baniszewski 家的两位“大姐”是“妓女”。

 

Stephanie 15 岁的男朋友 Coy Hubbard,听说了这件事,一气之下打了Sylvia 一顿。Coy 是一个英俊的小伙子,黑色卷发。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是学校里最不好管的孩子之一。后来,他经常拿Sylvia练柔道,把她扔到墙上或是地面。而Sylvia挨了这通练之后,还要被Gertrude Baniszewski 打一顿。

 

 

Gertrude Baniszewski  唆使附近的孩子相信一些关于Sylvia的不好的传言,并施以报复。Gertrude Baniszewski 告诉连曾经很喜欢Sylvia的Ana Siscoe,说Sylvia 曾经称 Ana的妈妈为“鸡”。于是Ana恶毒的攻击了Sylvia。在那次“近战”中,Sylvia 可能痛苦的捂着肚子,大叫“Oh,my baby!”

 

种种迹象表明,尽管Sylvia还是处女之身,但由于身边的人的风言风语,她对自己的“身孕”深信不疑,她对生育这件事还很无知。

 

Gertrude Baniszewski  对她的女儿Paula造谣说Sylvia曾经就性事诽谤过Paula。Gertrude Baniszewski 还对另一个女孩Judy Duke 说过类似的话。这导致了更多的争吵和打斗。

 

Sylvia真的诋毁过身边女性的道德吗?可能吧。她被栽赃了很多轻率的性行为,因此可能尝试将此种负面关注转移到其他人身上,以保护自己。——“你十个怪物!”——“不,你才是怪物!”这样的争吵每天都会在全世界各处的学校操场发生。不过,这也也很有可能是因为 Gertrude Baniszewski 故意栽赃指责Sylvia,以便挑起其他人对Sylvia这一替罪羊的反感。

 

Paula 很快就养成了随便抄起手边的家伙就朝Sylvia头上摔的习惯,有时是盘子,有时是瓶子,有时是铁罐子。在大家折磨Sylvia的时候,经常命令Sylvia的妹妹Jenny 打她。Jenny胆怯的拒绝了,然后Gertrude Baniszewski 愤怒的愁了她一个耳光。Jenny于是服从了命令。但她之后说她用的是左手而不是右手(Jenny 不是左撇子),这样Sylvia并不会真感到疼。


 

 

 

第八章:“无性的”性迫害

 

十月初的时候,一次意外事件使Gertrude Baniszewski决定让Sylvia退学。Sylvia没有上体育课需要穿的运动服,Gertrude Baniszewski 也不像给Sylvia钱去买一套。然而,一次Sylvia从学校回来时穿了一件她自称是“找到”的运动服。Gertrude Baniszewski 不理智的认为这是Sylvia偷来的衣服。在Gertrude Baniszewski 的纠缠下,Sylvia承认这件衣服确实是偷来的。Gertrude Baniszewski 于是掌掴、脚踢Sylvia,最后又用皮带抽了一通。

 

之后,Gertrude Baniszewski 又把Sylvia偷窃的事放在一边,把矛头转向她曾断言的Sylvia乱交一事,并诅咒了她一番。然后又开始踢Sylvia的裆部。当天的晚些时候,由于感到Sylvia没有因为偷窃而受到足够的惩罚,Gertrude Baniszewski 又用燃烧的火柴烧了Sylvia的“不老实”的手,紧接着又是一顿皮鞭子。

 

“火烧”成了后来折磨Sylvia的主要一种方式。Gertrude Baniszewski 想出这一方式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一次她的前虐待狂男友Wright在她脖子上掐灭了一根烟头。

 

由三教九流组成的团队从此开始用燃着的烟头和火柴烧烫Syliva。Paula殴打Sylvia直到手部骨折,之后又用手上的石膏打她。附近一些孩子最喜欢的消遣就是去找Sylvia:踢、打、看或者模仿Coy Hubbard的柔道招数打翻她、火烧等。

 

验尸官将通过尸体上的两个迹象展示Sylvia曾经忍受多么大的痛苦:Sylvia每个手指上的指甲都因为剧痛时乱抓而向后折断。她疼痛时紧咬嘴唇用力过度,导致下嘴唇部分撕裂。

 

随着对Sylvia 的迫害进一步恶化,迫害的实质更趋向于性迫害。然而,这样的迫害又被奇怪的称为“与性无关”的性迫害。与性有关的方面始于对Sylvia的持续不断的嘲笑,断言她乱交,并逐步升级到Gertrude Baniszewski 对她挡部的剧烈踢打。还有许多其他“与性相关”的攻击,其中之一曾被简短的描述,但并非人们通常所了解的“性攻击”。没有相关的报告表明Gertrude Baniszewski 曾经对Sylvia进行任何带有同性恋意味的抚摸。那些沉溺于殴打和折磨Sylvia的男性中据信也没有任何人曾强奸过她或强行对他进行口交。验尸官发现Sylvia生殖器周围由于脚踢而产生了严重的淤肿,但在她阴道内部各个层次的褶皱都与强奸的特点不符,而且,精液残留检验结果也呈阴性。

 

这群禽兽对Sylvia施加了所有人类能够想到的手段进行迫害。正因为如此,Sylvia没有被强奸就显得非常令人不解。Gertrude Baniszewski 也许害怕被称作“性变态”(假设她知道这个词的意思),所以才没有用手指或舌头侵犯受害人的性器官。Coy Hubbard害怕让她的女友Stephanie认为自己不忠。还有可能,如作家Millett在她的一些令人信服的推理段落总所描述,这些人深信Sylvia是一个“婊子”并害怕与她的性接触会导致性病或其他不知名的传染病。


 

 

 

第九章:愈发残忍

 

 

在一个可怕的日子里,Gertrude Baniszewski 非常暴躁,她听说在来到她家的早些时候,Sylvia获得了一些现金。Gertrude Baniszewski 认为这些钱要么是偷来的,要么是卖淫的来的,因为Sylvia光靠捡汽水瓶换不了这么多钱。于是,在一次家里有很多孩子的时候,Gertrude Baniszewski 逼迫正在抽泣的Sylvia在人群面前跳了一段笨拙的脱衣舞。在Sylvia全裸时,Gertrude Baniszewski 又强迫这个抽泣的姑娘把一个软饮料瓶塞进了自己的下体。

 

在这出惨剧发展到高潮的时候,Stephanie Baniszewski 从学校回到了家。她看到Sylvia正光着身子站在一群孩子面前,并往下体里塞瓶子。她当时并不知道这一系列都是她自己母亲的命令,于是冲了上去抽了Sylvia几个耳光,愤怒的将Sylvia赶回了房间。

 

 

Baniszewski 家的浴室

 

在十月的一个夜晚,Sylvia尿床了。这可能是心理焦虑的结果——如果说有什么人异常焦虑的话,她肯定是其中一个——或者是因为她腹部和裆部遭受的严重伤害使她无法控制那个区域的肌肉。虽然如此,她的那些死对头们决定Sylvia已经脏到了无法跟人类住在一次的程度,她必须到地下室跟狗睡在一起。为了惩罚Sylvia的尿床行为,Paula禁止她使用厕所,也就是逼她把自己弄的更脏。

 

同时,对Sylvia的虐待改为一种自行开发的“疗法”。他们把Sylvia绑起来,扔进Gertrude Baniszewski家那个破旧的四爪浴缸里,并灌进滚烫的热水。有时Gertrude Baniszewski和Paula负责把她按进浴缸,有时候14岁大的Richard(ricky)Hobbs 也来帮忙。Hobbs是一个外表柔弱,英俊的小伙子,金色的直发分开两边,带着一副板材镜框的厚眼镜,经常来Gertrude Baniszewski家闲逛。

 

在烫伤Sylvia后,Paula还不忘朝伤口上擦一把盐。

 

Sylvia经常被强迫裸体,或接近裸体,有时一次连续好几天。她变成了邻居家孩子的玩物。他们烧她,打她,现在又把她推下楼梯滚进地下室,然后又强迫她从楼梯走上来,这样他们就可以再把她扔下去一次。

 

有一次,他们允许饥饿的Sylvia从地下室里上来,并让她用手指喝汤。John从她面前把汤抢走之后,Sylvia由于饥饿难忍,试图去把汤拿回来喝。之后,因为这事,Gertrude Baniszewski和John就强迫Sylvia吃屎、喝尿。


 

第十章:获救无望


Sylvia Likens 被虐杀一案中,最让人悲叹的一点就是,罪行发生的这段时间里,如果人们稍微有些行动,就可能救Sylvia于水火。事后,人们总是会问:“她们为什么不向别人告发?”。在九月份的时候,Sylvia和Jenny确实向某人告发了。这个人就是他们的已婚的姐姐——Diana Shoemaker。她是一个苗条的诱人女郎,留着黑色的直发。Sylvia和她的妹妹一起告诉姐姐,说自己被收拾了。每次一有什么事不对劲,Gertrude Baniszewski就会大叫道:“Paula,拿木板子来!”。Jenny也补充说Paula一直在为无中生有的事教训Sylvia。


Diana却把她们撵走了。Diana认为她们俩必定在夸大其词。她认为当然谁也不愿意被教训,但Sylvia和Jenny可能真的是活该。


也有人曾经拜访过Gertrude Baniszewski家。前文曾经描写过Phyllis Vermillion一家曾经拜访,并目睹了Gertrude Baniszewski对Sylvia的打骂,但她却对此视而不见。


一个12岁的女孩Judy Duke也曾在她妈妈洗碗时对其描述过Sylvia的遭遇:“他们对Sylvia又打又踢,可怕极了。”


“哦,呃……,他们就是教训了她一下,不是吗?”她妈妈矫揉造作的反问道。


当地的牧师Roy Julian曾尝试对教会的所有成员进行家访。Gertrude Baniszewski一家是他的正统教会的一员。Roy也拜访过Gertrude Baniszewski家,并在那个破沙发上与Gertrude Baniszewski友好的交谈。


Gertrude Baniszewski对牧师抱怨她的前夫没有给她寄来孩子的抚养费,她一大堆的健康问题,以及她带着一大帮孩子的困难。Gertrude Baniszewski断言Sylvia是其中最差劲的一个:“Sylvia经常逃学以便到老头子们那里卖身。”


Roy Julian牧师想起了Sylvia,这个漂亮的女孩曾经主动来找牧师忏悔和表明信仰。“她怎么可能犯下如此深重的罪孽?”,牧师问Gertrude Baniszewski,并要求与Sylvia谈谈。


Gertrude Baniszewski答道:“不信你去问她妹妹。”


而Jenny由于长期受Gertrude Baniszewski的胁迫,机械的背诵了Sylvia干的一些“坏事”:“她撒谎,而且在夜里,当别人都睡下了,她就溜到楼下到冰箱里偷东西吃。”Jenny希望讨好Gertrude Baniszewski但又尽量不提及那些强加于Sylvia身上的令人不耻的乱性罪名。她的做法似乎也得到了Gertrude Baniszewski的认可。


牧师然后跟Gertrude Baniszewski一同祈祷,并离开了她家。


几个星期之后,牧师又来了一次。Gertrude Baniszewski再一次对他抱怨Sylvia的严重问题:“Sylvia在学校宣称Paula要生孩子了,但我了解我的女儿,我也了解Sylvia,我想要生孩子的不是我女儿,而是Sylvia自己!”


牧师还注意到Paula曾经承认自己对Sylvia心怀敌意。牧师说道:“Paula曾经告诉我,她打心眼儿里憎恨sylvia。”


Gertrude Baniszewski说自己的女儿并不是这个意思,于是牧师最后一次离开了Gertrude Baniszewski家。


 

 

第十一章:几个擦肩而过的电话

 

十月份时,Diana Shoemaker 曾几次来到Gertrude Baniszewski家,来探望她的两个妹妹。Gertrude Baniszewski 不敢让Diana看到Sylvia 的情况,因此拒绝让Diana进入她的住所。 Gertrude Baniszewski声称Likens夫妇曾授意让其阻止Diana接近两姐妹。当Diana坚持要求见到妹妹时,Gertrude Baniszewski命令其离开,并威胁要叫警察以私闯民宅的罪名将其逮捕。

 

在Sylvia死去前不久,Jenny在大街上跑向Diana。Jenny对姐姐Diana说:“我不能跟你说话,否则会有大麻烦”,然后便跑开了。

 

一家公共卫生机构曾接到居民报告,称在Gertrude Baniszewski 家里有一个满身伤口不断流血的女孩。这家机构的一名护士随后于10月15日来到Gertrude Baniszewski家。这位护士穿着白色的护士服。“请问这是Mrs. Wright家吗?”护士问道。

 

Gertrude Baniszewski点了点头,把她请进屋。

 

来者向Gertrude Baniszewski表明了身份,并提出要和她谈谈家里的孩子,因为有匿名者报告在这里看见了一个满身伤痕的女孩。

 

Jenny这时就在两人谈话的房间里,带着对Gertrude Baniszewski的恐惧却又满怀希望——这回是来解救我们的吗?

 

Gertrude Baniszewski看着Jenny,她的眼神中一定充满了威胁与恐吓,这眼神无声地重复着她经常用来吓唬Jenny 的话:“如果你提到了关于Syliva的任何事,你就会跟他一般下场!”。Gertrude Baniszewski大声的命令Jenny去厨房准备食物,Jenny马上顺从的去了。

 

接着Gertrude Baniszewski把注意力转回到护士身上,“我知道你在找谁”,“你一定是在找Jenny的姐姐Sylvia。她身上全是伤痕和脓疮,她无法使自己干净整洁。我最后干脆把她从家里踢了出去,她不配住在我家里,她就是一个婊子。我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她对关切的护士讲道。

 

事实上,在谈话的时候,他们两个就坐在地下室上面的房间里,Sylvia这时也正被绑得严实,锁在地下室里。

 


Baniszewski 家的地下室

 

于是护士回到了办公室,写下了关于Gertrude Baniszewski家的书面报告,并归到了“一次拜访”文件夹里,所谓“一次拜访”就是不会再去第二次的意思。

 

Sylvia死前五天,警察来到了Gertrude Baniszewski家,这次是Gertrude Baniszewski报的警。事后John Dean 回忆说“那天晚上,Robert Bruce Hanlon猛凿Gertrude Baniszewski家的房门,说Gertrude Baniszewski家的孩子在他的地下室里偷走了一些东西,并要求Gertrude Baniszewski归还。Gertrude Baniszewski回答说他敲错门了。后来Gertrude Baniszewski报了警,对警察说她发现Robert正试图从窗户爬进她家。警察以入室盗窃罪将Robert 逮捕。

 

Phyllis Vermillion 和 Ray Vermillion夫妇在车里目击了此事。他们的车当时正停在路边,Phyllis 对Hanlon表示关切,并与警方交谈,试图劝说他们释放Hanlon。事后人们都感到奇怪,那时或者在那之前Phyllis为什么没有把见到的关于Sylvia的情况报告给警察呢?

 

 

 

 

第十二章 Sylvia 的最后一个周末

 

一天,      Gertrude决定让Sylvia回到楼上的床上睡觉,Sylvia的最后一个周末就这样开始了。但是Gertrude又强加了一个奇怪的条件:她指挥John、Coy 和Stephanie 把Sylvia绑在床上,这样她晚上就不能去卫生间解手了。“除非你能学会不尿床,否则就别想再去上厕所”,Gertrude 说。  

那天,Sylvia又尿床了。

 

第二天早晨以第二次强迫的脱衣舞开场,高潮是Gertrude 把一个汽水瓶硬塞到Sylvia的阴道中。之后Gertrude 决定对Sylvia展开另一场复仇。以报复Sylvia在学校诋毁 Paula 和Stephanie 的行为。Gertrude对满脸迷惑的Sylvia说:“你给我的女儿们打上了耻辱的烙印,因此我也要给你烙些印。”

 

然后,Gertrude建议Ricky Hobbs给Sylvia“纹身”。Ricky也非常乐于接受这项任务。Sylvia被脱光衣服,捆起来,最也被塞住。Gertrude 将一支缝衣针加热,在Sylvia身上刻了一个“I(我)”,一个“’”,和“M”的一部分,之后就把针交给Hobbs, 并让他完成后面的字。



Richard Hobbs (左) 和 Gertrude Baniszewski


 

 

Ricky 开始刻字,过了一会他停下来询问Gertrude “prostitute (妓女)”一词怎么拼写。Gertrude 把这个词写在了一张纸上递给了Ricky, Ricky把它烙在了Sylvia的肚子上。

 

几分钟后,Ricky,Paula和十岁大的Shirley Baniszewski 又想在Sylvia身上再刻一个标志。她们想刻一个“S”也许代表Sylvia,也许是代表“Slave (奴隶)”(这一点非常令人困惑)。Ricky 在Sylvia的前胸刻了S 的上半个弧。然后他和Shirly把Jenny叫了过来,并命令她把下半个弧补上。Jenny被吓呆了,当她拒绝伤害姐姐Sylvia时,马上就挨了几巴掌。如果她坚持拒绝这样做的话,她自己身上会不会也被烙上些什么?虽然冒着被刻字的危险,Jenny还是拒绝了,Shirly 完成了下半个弧,但是刻反了,所以Sylvia胸前有了一个倒写的“3”。

 

当着Randy Lepper, Shirly Baniszewski,Richard Hobbs 和Jenny Likens的面,Gertrude 对Sylvia身上的字大加侮辱,“Sylvia, 我看你以后怎么办,没有人会愿意娶你了,在任何人面前你都没法脱衣服,看你以后怎么办?”。


皮开肉绽的Syliva 极度萎靡,她已经疼得将要窒息,她抽泣着回答道:“我什么也做不了了,字都已经刻上了。”

 

当晚,Sylvia又被赶回地下室,Coy Hubbard 又把她摔在墙上。过了一阵,妹妹Jenny 下来看她。Sylvia对她说:“我快要死了,我能感觉得到。”

 

夜里,Sylvia被允许回到楼上睡觉。 第二天下午,Gertrude 和Stephanie 给她洗了个澡。与之前的滚烫的热水澡不同,这次洗的是一个正常的温水澡。




第十三章 绝笔信

 

 

洗完澡,Gertrude 和 Paula逼Sylvia给她父母写了一封信,Sylvia以前也被这样逼迫过:“亲爱的爸爸妈妈…”。但Gertrude打断了她,并让她用了一个奇怪的称呼:“致 Likens先生和夫人:…”。在Sylvia死后,Gertrude把这封信交给了一位警察。她告诉警察说Sylvia 几天前离开了她家,手里攥着这封信朝后院走去。以下是这封没有签名的信的节选:

 

致 Likens先生和夫人:

 

我在半夜里跟一群男孩走了。他们说如果我能给他们一些东西的话,他们就会给我钱。所以我上了他们的车,他们也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但事后他们打了我,我身上和脸上都很疼。

 

他们还在我肚子上刻字:“我是一个妓女,我以此为荣”



警方拍下的“绝笔信”照片


 Gertrude 想过让某个人把Sylvia扔到垃圾堆里。她告诉John和Jenny 他们俩将要去做这件“家务活”。但在他们做这事之前,Sylvia做了一次逃跑尝试。外表不堪入目,遍体鳞伤,身体虚弱的Sylvia 跑到了前门。 Gertrude 紧追其后,就在Sylvia快跑到门廊的时候,Gertrude抓到了她。之后Gertrude把Sylvia拖进厨房,扔给她几块干面包。Sylvia感到很不舒服,说她已根本无法咽下食物。这激怒了Gertrude,她拿起一支挂窗帘用的杆子,朝Sylvia的嘴戳去。

 

12岁的John Baniszewski 把Sylvia绑在地下室里。 Gertrude走下来给她带了几块饼干,显然,她不想Sylvia死掉,至少不能死在她家里。

 

“拿去喂狗吧,”Sylvia告诉刚刚捕获她的Gertrude “狗比我还饿呢。”也许Sylvia 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再能失去的了所以愤然反抗Gertrude。也可能,是身上烙印的剧痛削弱了她活下去的意志。为此,Gertrude 又在Sylvia的腹部重击数下。

 

第二天是10月24日,星期日。 Gertrude 和John一起殴打了Sylvia。 Gertrude用一把椅子抡向Sylvia。 但椅子在打到Sylvia前就撞在墙上碎掉了。疲惫的Gertrude 又捡起地上的椅子腿扔过去,却不小心伤到了自己的眼睛。然后Coy Hubbard又过来拿扫把棍子重击Sylvia头部,直到Sylvia不省人事。

 

当夜,Sylvia不停的用一把铁锹重击地下室的地面。邻居们被纷纷惊醒,一些人曾考虑报警投诉,但他们最终——再一次——没有这么做。

 

转天,Sylvia被带出地下室,进行最后一次没有被虐待的沐浴。她被放在了浴盆里,身上还穿着衣服。当她被从浴盆里抬出来的时候,Stephanie和Ricky 意识到Sylvia已经停止了呼吸。Stephanie 尝试对Sylvia进行人工呼吸,但没有奏效。

 

Sylvia死了。

 

Gertrude 告诉Ricky去报警。由于Gertrude家里没有电话,Ricky不得不出去找了个公用电话。当警察来到Gertrude家时,惊慌失措,近乎疯癫的Gertrude将前文引用的绝笔信交给了警察,希望开脱自己对于床垫上体无完肤的尸体的罪责。但是,当警察还没有来得及读这封信的时候,悲伤又惊吓过度的Jenny Likens 走过来,对他轻声说到:“把我从这儿带走,我会告诉你所有真相...”

 

 

第十四章  虐待杀人犯们出庭受审

 

Gertrude Baniszewski (鉴于其并与 Dennis Wright 的婚姻并不合法,当局决定对其使用合法称呼)因谋杀罪被捕。同时被捕的还有Paula Baniszewski, Stephanie Baniszewski, John Baniszewski,Richard Hobbs 以及 Coy Hubbard。 更年轻的 Ana Siscoe, Judy Duke, Randy Lepper 和Mike Monroe 因 “人身伤害”最被起诉。 大部分年轻人立即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但当被解释自己的行为时,Gertrude Baniszewski 的孩子们说是遵从母亲的命令,其他人则说: “是Gertrude让我们这么做的。”

 

饱受贫困折磨,产期患病的Gertrude Baniszewski 本身基本没有什么魅力。她既不会催眠,也不会精神控制。但孩子们显然相信她作为“成年人”的身份可以保护他们免于恶行产生的后果。他们相信,一旦恶行被揭穿,他们可以毫不费力的躲在Gertrude的身后。

 

对 Ana Siscoe 的指控最后被撤销。Stephanie Baniszewski 的律师后来为其争取到单独审理的机会,对她的指控后来也被撤销。

 

本案中被判一级谋杀罪名成立的有五人:一个成年人——Gertrude Baniszewski ,以及四位未成年人——Paula Baniszewski, John Baniszewski, Richard Hobbs和 Coy Hubbard。 其中John才刚满13岁。

 

Paula 在服刑期间在医院生下了一个孩子。之前 Paula 和她母亲曾一直坚决否认她怀了这个孩子。那是个女孩。为了表达对母亲的 爱,Paula给孩子起名叫Gertrude。

 

在审理过程中,法庭每天都挤满了旁观者。这一案件是该州审理过的最严重的一起谋杀,被告人也是最多的。检方曾试图让所有被告被判处死刑。社会舆论也认为,至少在Baniszewski 一案中,这些被告人确实该被处死。当时,该州死刑的执行方法是电椅。

 

许多年后,John Baniszewski 告诉一位记者,他当年非常积极的享受着被审判的过程。他谈论道:“我真正想得到的是爱,但我却得到了人们的关注。”

 

本案法官为 Saul Rabb ,秃头,戴眼镜,喜欢抱怨,因语言尖酸刻薄而广为人知。代理 Gertrude Baniszewski 的辩护律师是 William Erbecker,一个受人尊敬,风度翩翩的大个子律师。Paula的律师 George Rice 是位心理学博士,还是律师公会的会员。John的律师 Forrest Bowman是公认的尽职尽责。这些律师都免费为他们贫穷的客户出庭辩护。唯一的一位收费律师是James G Nedeff, 他是法庭付费请来为Richard Hobbs 辩护的。 Coy Hubbard 最开始的律师是Joseph Quill, 开庭一个星期后,Forrest Bowman 提出Hubbard可以和John Baniszewski 同案处理,因此Quill退出。

 

检方团队由 Leroy New带领,他长的很高,四十多岁。对交互讯问很有研究。协助他的是副检举人 Marjorie Wessner。尽管当时女性法官很少见,但New认为人命一个女助手对于一个由女性和孩子作为被告和证人的案子是有好处的。 

 检方律师 Leroy K. New 

 

庭上的大部分证词耸人听闻,凄惨无比。 稍早出庭的目击者包括那位震惊的警察,他曾目击Sylvia惨不忍睹的尸体;还有那位列举了尸体上各种难以置信的伤害的验尸官。庭审中最受关注的目击者是Sylvia 的妹妹Jenny Likens。出庭那天,她穿了一条新连衣裙,一瘸一拐的走向证人席。她作证时的嗓音时而坚定,时而犹豫,但大部分时间都因泪水而哽咽。她详细讲述了自己和姐姐的恐怖经历。当Wessner 和蔼的问她为什么没有寻求帮助时,Jenny 回答道:“我怕极了,Gertrude不停的殴打我。”辩方律师后来会紧抓住这一点不放,Jenny后来的回答也都是一样:“Gertrude 威胁我,如果我告诉任何人,那么我也会跟Sylvia一样下场。” 


第十五章:指责受害者 尽管辩方律师竭尽全力,但他们的劲都使不到一起去。Gertrude Baniszewski 的律师试图证明 她已经病入膏肓,无法知晓自己家中发生的暴行,孩子们做的事她一点都不知道。而每个孩子们的辩护律师们则想把罪名都推给Gertrude Baniszewski 和其他的孩子。 Gertrude Baniszewski 亲自作证为自己辩护。她矢口否认所有归在她身上的罪名。她称自己从未“击打”或“踢”过Sylvia。 Gertrude说自己曾经“拍打”过她,但用力很弱,并且打了几下后Paula就接手了。她还说曾经打过“表现不好的”Sylvia的手心。孩子们(包括她自己的孩子及其朋友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之间也经常打架。Gertrude Baniszewski 说自己经常试图去拉架,但因为身体太虚弱,怎么也拉不开。 不仅如此,当Gertrude 为自己辩护时,证词也总是针对死去的Sylvia。她对第一次听说 Sylvia 的描述就提到了Sylvia 乱性一事。根据Gertrude 的证词,一次一个年轻女人敲她家们来找Darlene MacGuire。Darlene 经常来Gertrude家玩。Gertrude 把Darlene叫出来应门,并得知这个女人是想问Darlene 知不知道在哪能找到 Sylvia。 她想找Sylvia是因为 Sylvia 正跟她丈夫鬼混。两天之后,Darlene 把Sylvia带到Gertrude家,并将Sylvia介绍给她,说这就是那天那个女人要找的女孩儿。Gertrude说:“我就是这么第一次认识Sylvia的。” Gertrude 另一次把罪行推给受害者Sylvia是在她描述双方是如何商定把 Likens 姐妹寄养在她家的时候。“Sylvia 问她父亲自己能否跟我们住在一起。” Gertrude 接着说:“我当时就说:‘不行!我可没法照顾你的孩子,现在我已经有太多的孩子,太多事要操心,太多事要负责’。可是Sylvia却说:‘我们能自己照顾自己,我们都习惯了。’“ Gertrude 还说,他们刚决定要让两姐妹住在Gertrude 家时,Sylvia就转过身去跟她爸爸说:“你可以付钱给Gertrude,让她来照顾我们。”  在回答控方提问时,Gertrude 一直坚称Sylvia 长期以来行为叛逆: Baniszewski:我说什么她都不会照办的。 律师:她很不听话喽? Baniszewski:她也不把我放在眼里。 律师:那你因为这些用鞭子抽过她吗? Baniszewski:我想我曾经作证抽过她,至少我曾试图抽过她。 律师:她不听话的时候有几次? Baniszewski:我跟你说过了,她一点都不把我放在眼里。 律师:到底有几次? Baniszewski:我想我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了,她一点都不把我放在眼里。 律师:从来都不放在眼里吗? Baniszewski: 反正我是记不起她什么时候把我放在眼里过。 

 

 第十六章:富于戏剧性的庭审过程 

为了验证Gertrude 的证词,法庭召Marie Baniszewski 作证。Marie 11 岁,样子可爱,深金色短发,前额上有卷曲的刘海。她出庭时穿浅蓝色的连衣裙,袖子上点缀着金属圈。她的语气非常阴沉,这不难理解。在走进证人席时,她的眼里全是泪水。当Erbecker问她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出庭时,她的眼泪像小溪一样流过苍白的脸颊。Marie 回答道:“我为确定我母亲是否杀害了Sylvia Likens 而来此作证。”

 

 Marie Baniszewski

Marie 作证说她只看见过她妈妈在Sylvia “不听话”的时候教训过她。她接着发誓说她从没看见过妈妈用踢,打,或其他任何方式虐待过Sylvia。这些事情其他孩子都做过,但她妈妈并不在场,她正卧病在床。

 

第二天,New再一次询问了 Marie。 Marie 也就是个小学生的年龄,她从一开始就哭个不停。当检方问她为什么哭时,他令人信服的回答说:“我很紧张!”

 

Marie 像头一天一样否认了对她妈妈的指控。最后,New 向她询问Sylvia 身上被刺字那天的情况。像以前一样,Marie 坚称是她十岁的妹妹Shirly点燃了把针烧热的火柴,而她妈妈由于卧病在床,对此事一无所知。

 

New 继续提问,直到Marie哭着喊道:“哦!上帝,救救我吧!”然后,向Perry Mason 一样,作为辩方证人出庭的Marie突然转而支持检方,她承认是自己把针烧热;她承认她的妈妈也在场,并开始给Sylvia“纹身”;她看见过妈妈烧烫Sylvia并殴打她;她还听到过妈妈命令Sylvia到地下室去。

 

在Erbecker对陪审团的总结中,即使Gertrude的请求只是简单的无罪释放,他也还是相信了 Gertrude 申诉中唯一一个能减轻她罪行的因素——精神不健全。Erbecker说道:“我坚决谴责她的谋杀罪行”,接着他用手指着Gertrude的脑袋说:“但我还要说她不需对此负责,应为她并不全在这里。”

 

 

辩方律师 William Erbecker

 

其他辩护律师都试图把更多的罪名推给Gertrude和其他的嫌疑人。并且都辩称他们的委托人年纪太小,无法对自己的行为负全责。

 

公诉人 New 做了充满激情的演讲,请求陪审团判处所有被告死刑。他讲道:“我们是在讨论法律和秩序的问题。难道我们能够容忍这样的行为吗?难道我们能允许在人类身上发下的如此残忍的罪行吗?如果你们不判他们死刑,你们就如这些被告一样,践踏了人类生命的价值。

 

陪审团做出了决定,只有Gertrude一人被判一级谋杀。令旁观席上的人们惊愕的是,陪审团竟然没有判她死刑。Gertrude后来上诉,并得到了重审的机会。在重审中,Gertrude再次被判一级谋杀,终身监禁。‘

 

Paula被判二级谋杀,她上诉并获得重审机会,但在重审中承认主观过失杀人。几年后她被释放。

 

对Stephanie 的谋杀指控后来被撤销。对Anna Siscoe,Judy Duke, Randy, Lepper 和 Mike Monroe的人身伤害指控也被撤销。

 

John Baniszewski,Coy Hubbard 和Richard Hobbs 被判过失杀人。他们均被判在少年管教所内监禁18个月。

 

 

John 和 Gertrude Baniszewski 在被宣判后互相道别

 

 

第十七章:SLAM 的行动

 

1985年, Gertrude Baniszewski 在印第安纳州女子监狱服刑二十年后,假释委员会投票批准了对Gertrude Baniszewski 的假释。但是法庭后来又认为该假释委员会的听证会并没有完全公开,因此判决重新投票。

 

两个反犯罪组织:“保护无辜者运动”和“反性侵犯社团(SLAM)”开始行动了。巧合的是,SLAM 的创立者Patti Linebaugh 的外孙女Sue Seitz 在两岁时受虐而死。法庭判定该案嫌疑人Theodore Frank 罪名成立。该案发生在加州,与Likens案一样,这起案件也被称为加州历史上发生的针对单一受害人的最臭名昭著的的罪案。

 

“保护无辜者运动”和SLAM 的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市进行了几次游行活动,发动人们签名抵制这一假释。人们踊跃签名,即使那些非常年轻,根本记不起Likens案件的人也不例外,因为在Gertrude Baniszewski 被关押的20年里,她的名字在印第安纳州已等同于女魔头。最后他们在短短几个月内收集到了4500个签名。Jenny Likens 也在电视节目中出面要求继续将恶名昭著的 Gertrude Baniszewski  关在监狱。

 

尽管人们公开声明反对,当假释委员会再次投票时,还是以3:2的多数批准了假释,这比例和上次投票时一样。Gertrude Baniszewski 服刑期间的待遇可谓不错,她在缝纫工厂做工,并给监狱的工作人员和其他囚犯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许多年轻的狱友叫她“妈妈”。这一称呼对这位儿童杀手和7个孩子的母亲来说真是再熟悉不过了。根据《芝加哥论坛报》的报道,监狱心理学家将她定性为一位健康、稳定、友善并可以理解的人,想要弥补自己曾经的罪行,并给世界留下些好东西。在听证会上,Gertrude Baniszewski 频频流泪并表达了悔恨和自责,但却声称自己患了遗忘症,记不清犯罪的具体过程。她自责的陈述也确实令人困惑:“我无法确定我在犯罪过程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因为我当时正在吃药,我从未真正认识Sylvia。但我对Sylvia的遭遇负全责。”Gertrude Baniszewski 在1985年12月4日获释出狱。

 

这位虐杀凶手搬到了艾奥瓦州,改名为Nadine Van Fossan 度过了余生。由于长期严重的烟瘾,她于1990年死于肺癌。

 

Richard Hobbs(Sylvia身上的刺字多数是由他完成的,那半个3也是他烙上的)年仅21岁时死于癌症。

 

Coy Hubbard (由于Sylvia轻声说了句诋毁他女朋友Stephanie Baniszewski 的话,Coy一遍又一遍凶残的报复)在惩教所进行了短暂的劳教,几年后因为入室行窃坐了几年牢。后来他当了一名技工。再后来又因涉嫌谋杀2人被起诉,但最终被判无罪。

……

 由于有20000字数限制,后续部分请看:被虐待致死的Sylvia Marie Likens (下)



 


 

 

 

该片热门影评:

《美国田园下的罪恶》:人性扭曲的群体暴力

本片基本客观的还原了事件全过程,尤其..

哈哈怪评分8.0

An American Crime-The Torturing Death of Sylvia Marie Likens..

被虐待致死的Sylvia Marie Likens (..

都叫高威

美国田园下的罪恶:人性悲凉如斯

   很久没有看到一部震撼人心的电影..

灵子100983

An American Crime-The Torturing Death of Sylvia Marie Likens..

一晃两年过去,这篇博文竟还没翻完。不..

都叫高威

奇冷无比

如果这电影的故事原型不是真实事件,我..

會放屁的雕塑

更多 13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