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蝙蝠侠:黑暗骑士>影评>榨干《黑暗骑士》

榨干《黑暗骑士》

电影中文名

黑暗骑士

2009-01-08 17:53

象人

象人

想看 - 评分9.0

 

 光网特稿 转载请心怀感激

 

 

榨干《黑暗骑士》之疯狂解析!

 

感谢关节炎和子虚的智慧相助 感谢9条命制作的封面图

 

强调:如果你未看过该片,不建议看此博文,否则你可能会失去很多观影乐趣

 

抱歉,题目有点吹牛,因为不敢说“榨干”,只能说“争取榨干”。

正所谓,没有最细心,只要肯较劲;没有做不到,只要够变态(虽然说得很不压韵,但恰好符合小丑的价值观)。
谁敢说他完全消化了《黑暗骑士》?反正我不敢。就算你认真看了七遍以上,也还是会有不了解甚至不知道的地方。随着你每一次观看所带来的新发现,会渐渐明白,原来这部电影中没有任何一句台词是废话。而且每一句台词都不是单独存在的,它们表达的也绝不只是字面上的意思。有些台词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你会觉得平淡无奇,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可是它们一定会与电影中的其它部分产生某种关系的对应,或者起到配合剪辑的作用,更重要的是,那些台词是塑造角色和丰满情节所必不可少的。

那些觉得这部电影“不过如此”的人,你们多大程度上看懂了它?

想起戈达尔曾经为证明斯皮尔伯格是一个平庸的导演而愤怒地说过“如果你真想知道他为什么(平庸),我会在放映室里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讲给你听!”
现在,我也要做一件类似的事,只不过我要证明的是一部电影有多么的好。

 

为什么说蝙蝠侠和小丑都有精神病?

大闹PARTY时,小丑那把枪是哪来的,又是怎么变没的?

片头银行抢匪的死亡顺序是什么?

丹特/双面人一共抛了几次硬币,几次GOOD,几次BAD?

戈登的手下们,哪些是内鬼?

蝙蝠侠是黑暗骑士,谁是光明骑士?

被小丑杀死的假蝙蝠侠是谁?

蝙蝠侠如何变成“真正的蝙蝠”?

电影以何种方式向1989年版《蝙蝠侠》致敬?

韦恩如何从弹片上提取指纹?

……

 

"Here we go."

(小丑的台词,如果你想不起来这句出现在哪里,那就更有必要往下看了)

首先,你看到片中那个大大的红色字母S了吗?

 

如果没有,我们把它找出来!

 

还记得隧道追逐的那场戏吧,你看到小丑所在的那辆集装箱大货车车身上有一句话吗?

 

这句话是"Laughter is the best medicine",直译是“笑声是最好的药”。然而我们认为是小丑在Laughter一词的前面加上了S,于是句子的意思变为“屠杀是最好的药”

 

随后小丑一伙就在这句话的位置拉开了门,小丑开始给出他认为的最好的药——屠杀

 

等载有丹特的囚车和小丑一方的大卡车驶出隧道之后,空中的直升机终于派上了用场。 你可以听到机上一个持枪的警察说了一句话,中文字幕通常把它翻译成“让我们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大意如此。可是此处的英文原话包含有这样一句“give some of their own medicine”,直择是“给他们一些属于他们的药”。此处的“medicine”,与上面车上的“medicine”形成呼应。另外,有关这一集中的小丑很可能是精神病人,并且他雇佣(或哄骗)的许多帮手也同样是精神病人,这些讨论在后面带给大家

丹特在哪辆车上?“死而复生”的戈登又是从哪冒出来的?


丹特“承认”自己是蝙蝠侠之后,被押运。车队中的顺序是这样的:警用轿车、SWAT特警车、载有丹特的防弹囚车、警用轿车、警用轿车,此外空中还有一架直升机

 

其实从一开始,这个戴面罩的司机就一直在参与行动,丹特所在的囚车就是由他亲自驾驶的,而此人就是——

 

戈登现身时刻抓住了小丑(当然,后来我们知道,小丑是故意被抓住的)


押送丹特的车队和直升机,依次是这样被干掉的:队尾的两辆警用轿车被小丑一伙的大卡车先后以追尾的方式干掉,然后SWAT特警车被撞下水,最后一辆警用轿车是被小丑的火箭筒轰掉的(轰了两次,第一次打中了车尾,第二次轰翻)。出了隧道之后,直升机被两座楼之间的钢索弄坠毁了,最后就只剩下了戈登开车带着丹特,小丑开车在后面追,蝙蝠侠骑摩托来帮忙这三个单位

变成双面人的丹特,如何钻进马洛尼的车而没被保镖发现?

 

有人说是丹特事先埋伏进了马洛尼的车,并且用枪威胁司机不要作声,然后马洛尼从车外看不到车里,钻进去才知道中了埋伏。这种解释也可以说得通,然而,电影中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吗?

 

首先这是一个从左到右的摇镜,画面最左边的内容特别容易被忽视,这部分内容很快便出画了。加之这个镜头主要表达的一直是马洛尼,所以很多观众都对最左边发生了什么没有任何印象,于是绝大多数观众所理解的这场戏只是根据以下的画面——

 

至此,便有人得出是丹特事先埋伏进车里这一结论,那么,让我们来仔细看一下马洛尼进车之前的那个被摇镜带走的转瞬即逝的小情节——

 

这下明白了吧,那个掳走另一个保镖的便是丹特,然后他偷偷进了车

 

最后八卦一下,演马洛尼的叫埃里克·罗伯茨,是朱莉娅·罗伯茨的哥哥

随后一场戏,为什么丹特没在车祸中丧生?

 

有人说丹特失去瑞秋后真是疯了,命都不要了,难道他开枪打死司机造成车祸弄死马洛尼就不怕自己也丧命吗?这里有一个细节,说明丹特不但没疯,而且很冷静——

 

没错,他在开枪前迅速地系上了安全带,然后才是——

 

有人问为什么丹特变成双面人之后,就变得厉害了?

 

有关这个问题,电影在前面做过铺垫,表明这位检察官不仅会文,也会武——

 

法庭上,改变口供的证人突然拔出枪,勾了几下但没响

 

丹特迅速抓住枪栓,一拳打倒证人

 

然后他熟练地把弹夹退了出来,把枪膛里的那一颗也退了出来(也许枪膛里并没有子弹但至少他做了一个这样的退弹动作,说明他熟悉用枪),然后丹特对马洛尼说“陶瓷材料,口径28,中国制造,如果你想杀一名公务员,马洛尼先生,我建议你用美国货”。这里的英文台词是“Ceramic 28 caliber.Made in China”,Ceramic和China都是瓷器的意思,这里再次讽刺了一下中国。同时也表明,只有这样的瓷器假枪,才能不被扫描发现而带进法庭

被小丑杀死的假蝙蝠侠是谁?

 

这个镜头的突然出现加上突然的大声音效,想必吓到了不少观众。这个假蝙蝠侠也许不是被吊死的,但不管怎样,你知道他是谁吗?

 

顺便说一下,市长被假蝙蝠侠恐吓,后来小丑放出消息要刺杀市长,然后刺杀现场保护市长性命的确实也不是蝙蝠侠(是戈登)——市长已经见过蝙蝠侠“死了”

 

我们把他放下来看看特写,但看不太清楚是谁。不过可以看到他在被画成小丑之前,嘴是被割开过的,然后又重新缝上,并且是在生前,否则割开之后就没法愈合了。由此可见小丑的残忍,一种严谨的残忍

 

这是小丑事先录好的带子,送到电视台播放,假蝙蝠侠说他叫布莱恩·道格拉斯

 

然后小丑拿掉了假蝙蝠侠的面罩,现在看清了,他就是下面这位——

 

蝙蝠侠在片中首次出场惩戒犯罪交易时,其中的一个假蝙蝠侠。这位老兄还质问蝙蝠侠“你凭什么拥有这权利(指作为蝙蝠侠用破坏法律的手段伸张正义),你觉得自己与我们有什么区别?”蝙蝠侠的回答是“我不穿曲棍球的拥胸”。尽管蝙蝠侠以幽默的方式讽刺了对方的提问,但他并未直面回答那个问题,因为对那个问题,他确实无言此对。打完这场仗之后,蝙蝠侠回到秘密基地(关于秘密基地在哪后面会讲),自己给自己缝伤口时曾对阿尔弗雷德说“我原本决定鼓舞大家的构想根本不是现在这样的局面”。蝙蝠侠凭什么就有权利去破坏法律,这是该片所探讨的主题之一

在这场打斗中,共有多少个假蝙蝠呢?请看——

 

这是蝙蝠侠被狗咬破的地方,仔细看有血

说个小细节,市长手上在摆弄一个雪茄剪,《天下无贼》里也有这个——

 

丹特在片中共抛了几次硬币?几次good?几次bad?

 

答案是:共12次,8次正面,3次背面,还有1次必然是正面,但电影没交待给观众,而那时的观众还不知道硬币两面都是正面。

 

蝙蝠侠得到的是背面,小丑得到的是正面。

 

让我们一起来数一数。

 

第一次,正面(必然正面)。庭审开始但丹特迟到(首次暗示像丹特这样严谨的检察官也有没谱的时候,“迟到”在发达社会里是交际大忌,更何况这是法庭),瑞秋表示这个案子她早已倒背如流,即使丹特不来她也可以充当主控官。然后丹特在片中首次拿出这枚硬币,说是他老爸的幸运硬币。这里有一句看似普通,实则关键的台词,瑞秋说“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约会也是它决定的”。这句台词可以被看成是后来瑞秋没有同意丹特“求婚”(尽管没有明确说出Would you marry me?)的一个潜在因素。另外,“求婚”这段也有一个细节,后面会讲

 

瑞秋表示不应该总靠抛硬币来决定一切,丹特却自信地抛起硬币,说“我创造属于我自己的运气”,硬币落下,正面

第二次,正面(必然正面)。丹特为救瑞秋……对了,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救瑞秋吧?!好吧,先给你看下面两张图

 

小丑等人在市长出席的悼念警长局长Loeb的活动现场冒充鸣枪警员,暗杀警长失败,然后一个同谋左腿中弹被擒,丹特冲进救护车,愤怒地质问这个同谋,未果,随后他发现了瑞秋的名字Rachel Dawes(看下图)

 

丹特擅自开走这辆救护车,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开始了他的审问。可是那人就是不说,枪顶到头上了也不说。为什么呢?因为他确实什么都不知道。如果对情节进行深度分析,此人很可能是小丑以前在精神病院中的病友,而为什么说小丑很可能以前进入精神病院,这个后面会说。丹特无奈,第二次抛出硬币来决定那人的生死。丹特故意说正面生背面死,因为想吓唬他。于是第一次是正面(也只能是正面),那人侥幸地笑

 

第三次,没交待是哪一面但肯定是正面。丹特想继续逼迫他,于是又抛了一次。没等硬币落回丹特手里,就被突然赶到的蝙蝠侠用手抓住,所以这一次抛硬币的结果,是全片中惟一“不知道”是正是反的一次。当然,后来观众才知道,这一次也肯定是正面,只不过在当时除了丹特没人知道,蝙蝠侠也不知道,他把硬币还给丹特时并没有看硬币

第四次,正面(必然正面),揭晓硬币的秘密。此时的丹特已经“承认”自己是蝙蝠侠,在被押上囚车之前,他面对瑞秋拿出硬币

 

丹特把硬币抛给了瑞秋,瑞秋这才发现这枚硬币两面都是正面的图案。这次抛硬币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是惟一一次目的不是为了决定什么而抛的

下面说的不是抛硬币,而是这枚硬币(也是丹特)的重要转折点

 

蝙蝠侠救下丹特后,在爆炸现场的废墟中发现了这枚硬币(他眼神儿可真好),发现硬币有一面已被烧灼成黑。引申地理解便是,这场爆炸改变了原来如论如何都“正面”的丹特,并且爆炸把硬币“抛出”的结果是:背面——黑色的背面

 

蝙蝠侠来到丹特的病房(丹特晕迷中),把这枚硬币放到了床头的托盘上,他不希望丹特从此垮掉,于是让硬币正面朝上(你说如果蝙蝠侠不把这硬币送回来,是不是丹特后来也就没办法用这枚硬币到处审判别人?呵呵,开个玩笑)

第五次,这是硬币和丹特都变成“双面”之后,丹特第一次用它来裁判别人性命,结果小丑得到的是正面(尽管没显示正面,但小丑后来走出了病房)。

 

此时的丹特已经完全丧失了判断和标准,他靠硬币来行使生杀大权,哥谭最有能力的、代表着哥谭未来希望的检察官,就这样被毁掉了,被塑造成了一个小丑希望他成为的人。小丑认为混乱即公平,双面人认为运气最公平,两者之间产生了相通之处。

 

这段戏太绝了:

小丑带着愧疚的语气和不好意思的表情说:嗨

然后苏醒的丹特看到摘掉护士口罩后的小丑,被绑在床上的他激动、愤怒。

小丑:你看,哈维,我不想把我们的关系搞得不愉快,你和那个……

丹特大喊:瑞秋!

小丑:……和瑞秋被绑架的时候,我还在戈登的大牢里关着呢,这事儿不是我干的

丹特:你的手下,你的计划

小丑:你看看我,像个按计划办事的人吗?你还不了解我吧?我就像是追汽车的狗,真的追上了,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不过是,为做而做(I just do things)。黑帮的人有计划,警方的人有计划,戈登也有计划,要知道,他们都是阴谋家(schemer,计划者、阴谋家)。阴谋家总是把自己的小世界牢牢握在手心。我可不是阴谋家,我让那些阴谋家意识到,他们为掌控一切而做出的努力究竟有多可悲。所以当我说……来,别怕(握住丹特的右手),当我说,你和你女朋友的悲惨遭遇,不是我出于个人恩怨针对谁而做的,你就知道我说的都是实话

 

小丑一边给丹特紧绑,一边接着说:是那些阴谋家把你弄到这一步的,你曾经也是个阴谋家,你有自己的计划,结果看看,把自己计划成什么样儿了(丹特动手攻击小丑)

小丑制服丹特,说:我不过是干了自己擅长的。我利用了你的小计划,然后把形势逆转了一下。看看我只用了点汽油和子弹,就把这城市搞成什么样了?嗯?你知道这让我得到什么启示吗?当按计划进行的时候,没人会感到慌张,即便那个计划是毛骨悚然的。假如我明天告诉媒体,比如“我要毙了一个少年犯”或者“炸死一卡车士兵”,没人会感到慌张,因为那全是计划好的一部分,但当我说“有那么一个从前的老市长会死”的时候,大家就全都丢了魂儿!

小丑掏出左轮枪交给丹特(太牛了,敢在这时候给丹特一把枪),说:引进一个无政府状态,颠覆已有的秩序,然后一切都变得混乱(chaos),我就是混乱的代言人,哦,你知道混乱到底是什么吗?就是公平!(It's fair.)

 

大结局处,蝙蝠侠对丹特说“你不想伤害那男孩的(戈登的儿子),哈维”,丹特说“这跟我想不想没有关系,这关乎公平还是不公平!你认为我们可以在一个不正派的时代里当一个正派的人?你错了,世界是残酷的,在残酷的世界里惟一道德的只有概率。它没有偏见(unbiased),没有成见(unprejudiced),它公平(fair)!”

第六次,背面。离开医院之后,丹特首先找到了在酒吧里的Wuertz,因为Wuertz当时开车载的他(这个细节后面会介绍)。丹特问是不是Ramirez开车载的瑞秋,Wuertz说不知道,但肯定是马洛尼的人。然后Wuertz求饶,说自己并不知道他们要对丹特做什么,于是丹特往吧台上抛下硬币,随即说道“有趣,因为我也不知道将要发生在你身上的是什么”。当硬币显示出背面朝上时,丹特扣下了板机

第七次,正面。丹特按照从Wuertz处得到的消息,找到马洛尼。通过马洛尼,丹特知道了帮助小丑绑架瑞秋的那辆车是Ramirez负责的,于是抛硬币来决定马洛尼是否该死——

 

马洛尼这次是正面

 

随后司机这次是背面,这是第八次。其实这第七次和第八次,也暗含了一个讽刺。如果硬币真能判断好坏,那么马洛尼那次就应该是背面,而司机虽然是黑道中人,但至少在害死瑞秋这件事上是无辜的,可是两人的硬币结果正好相反。然而,丹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干掉马洛尼的机会

第九次,正面。从马洛尼处得知当初送瑞秋的车是Ramirez负责的,于是找到她。先是用枪威胁她给戈登的妻子打电话,骗她说带着孩子赶紧离开家,并且教她如何避开家门外保护她们的警察去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就是瑞秋被炸死的地方。这一切安排好之后,丹特开始抛硬币来决定Ramirez的生死,结果是正面,丹特给了Ramirez一记勾拳,但没有杀她。至于Ramirez为什么会帮小丑/马洛尼一伙,后面会讲

第十次,背面,表示蝙蝠侠确实有罪。已经把戈登妻子和两个孩子绑架到瑞秋被炸死地点的丹特,面对先后赶来的戈登和蝙蝠侠,开始了他的“硬币审判”。先从蝙蝠侠开始,背面,然后丹特毫不犹豫地给了蝙蝠侠一枪——

 

然后第十一次,丹特用硬币“审判”自己,正面

第十二次,也是丹特生前最后一次抛硬币,正面,“审判”戈登的儿子。在丹特把硬币抛向空中等待结果时,蝙蝠侠冲过来把丹特扑倒,丹特当场坠楼而亡。左手抱着戈登儿子右手抓着木板吊在空中的蝙蝠侠,在用尽力气把小孩交给了上面的戈登,然后也掉了下去。这个硬币正面朝上的镜头虽然是个特写,但由于比较黑有些人可能没有看清,暂停后一看确实是正面,这就比背面更有思考的价值。因为蝙蝠侠不敢赌这一次硬币的结果,因为他认为抛硬币完全是没道理的。然而如果抛硬币定生死真有冥冥中的道理,那么一个无辜的孩子确实就应该得到正面,这样看来蝙蝠侠救小孩就是“多此一举”,并且这个“多此一举的”行为害死了“因为正面而不会打死小孩”的丹特。如果这次蝙蝠侠不把丹特扑倒,孩子照样也会平安,但谁又敢赌一定是正面呢?这次正面也说明,丹特“不应该”在这次抛硬币的时候被干掉,因为是正面他就不会杀孩子。而下一次(如果有下一次的话),第十三次是“审判”戈登,从观众的心理预测可以猜出,戈登肯定是背面,所以蝙蝠侠如果在第十三次抛硬币时出手救戈登,显然更有必要。但是除非剧本把蝙蝠侠写成丹特给戈登抛硬币时苏醒过来,否则蝙蝠侠这样一部标准的美国主义电影是不可能不救孩子的。并且如果戈登也被硬币审判出了结果,那这就破坏了电影留给观众对于戈登的思考,因为戈登是哥谭中务实的代表,他知道没有完美,人也无法纯洁,善恶有时根本无法划分清楚,他愿意用恶的手段去解决恶,只要能解决问题。所以说,务实(接受现实)是好还是坏,这个由观众来思考要比由硬币来决定更加有趣

如果出一道这样的题,你怎么回答——片头那场抢银行的戏里,第四个被干掉的面具抢匪干掉的那个第三个被干掉的抢匪是不是干掉了第一个被干掉的抢匪的那个抢匪?

 

答案是:是的。

 

片头那场抢银行的戏,也许你只是看个热闹,说不清每位戴面具小丑的分工,也说不清到底是谁杀了谁,你甚至不知道他们一共有几个,下面就给你做一个详细回顾——

 

楼上这两个,左边的负责发射钢索,剧本中那被称作“Happy”(快乐的),右下角这个暂时看不到他的正面,剧本中他被称作“dopey”(迟钝的)

 

等他俩顺着钢索从后面那个窗口滑到银行楼顶上时,你会看到后面那个面具上眼睛和嘴都是红色的,他就是上图中右下角那个“迟钝的”

 

小丑在等车来接他,他的面具上嘴是蓝色的

 

小丑上车后,前面两个抢匪有一番对话,如果你分不清哪句是哪个人说的,你应该记住,第一句是司机说的,当他说到“还有两个在楼顶,每人分一份”时,伸出了两根手指,代表“两个在楼顶”,他也就是后来想杀小丑然后被校车撞死的那个,他在剧本中被称作“grumpy”(暴脾气的),副驾驶位的那人在剧本中被称作“chuckles”(chuckle的复数,意思是“咯咯笑”)

 

小丑上车后坐在后排,“暴脾气的”和“咯咯笑”不知道他就是小丑,谈论中提到要分钱给作为策划人的小丑时,很不服气,因为他们认为小丑并未参与行动,然后还提到听说小丑化妆,镜头切进下图所在镜头

 

银行楼顶上的“快乐的”和“迟钝的”也在谈论为什么人们管小丑叫小丑,其中一个说小丑喜欢化妆,用的词是:战妆(war paint,战斗前用油彩涂脸)

 

小丑等车上三人进入银行的先后顺序为:暴脾气的、咯咯笑、小丑

 

有人说这个银行的门口竟然没有一个看门的,其实不是。一个很短的画面显示出,第一个进门的“暴脾气的”把保安打倒,而“咯咯笑”是最先开枪的一个抢劫,他还负责制服这个保安。然后“暴脾气的”和小丑继续往前跑,这样就使得“咯咯笑”成为了距离银行经理(威廉·菲德内尔饰)最近的一个,但是他们谁都没有发现那里还有一个银行经理

 

第一个被干掉的是楼顶上负责切断报警装置的“迟钝的”,被身后的“快乐的”所枪杀。之前“迟钝的”说“怪了,(报警装置)竟然不是接通的911,而是一个私人号码”,这句话为此后说明这家银行是为黑帮存钱的银行做了铺垫。而关于银行经理最有可能的身份,一会儿再说。干掉“迟钝的”之后,“快乐的”背起地上的工具包,去做下图中的事——钻保险库的门

 

 

第二个冲进银行的“咯咯笑”被第二个干掉,他刚打倒这个保安,就被身后的银行经理用散弹枪解决了

 

而此时小丑正在较远处,给一些人质的手里塞住已拔掉引线的手雷。从这一点上来看,小丑比正常抢匪要疯狂得多,因为即使有人不想充英雄,也有可能因为紧张或者其它原因,造成手雷爆炸,甚至有可能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去与抢匪同归于尽,所以说,从一开始,我们就能感觉到小丑比其他人都要奇怪,都要不怕死

 

银行经理打完第五枪的时候喊到“知道你们偷的是谁的钱吗?你们这帮人死定了!”,这些话很关键,加上他比较冷静的“英雄”行为和不错的身手,可以判断此人不是普通的银行经理,而是跟黑帮有关,因为前面“快乐的”去钻保险库的门时,被五千伏的电压击倒过,后来他问“暴脾气的”:“这他妈是什么银行?”得到的回答是“黑帮银行。难怪他们都说小丑是个疯子。”而且事后情剧也交待,这个银行是五家为黑帮存钱的银行之一。而刚才“迟钝的”曾说过“怪了,(报警装置)竟然不是接通的911,而是一个私人号码”,这个私人号码,很可能属于黑帮。另外,银行经理的枪,打过CS的都知道,装弹总数为6发

 

然后“暴脾气的”问小丑“他没子弹了,对不?”,小丑点点头(他很有可能是故意的),然后那人冲出去,经理开枪,没打中,然后发现没子弹了,这时小丑跳出来击中了经理

 

侥幸逃过一劫的“暴脾气的”,来到下图中的地方,干掉了“快乐的”——已经死了第三个抢匪了

 

装完钱之后,“暴脾气的”要杀小丑,然后被另一个负责开校车的抢匪撞死,“暴脾气的”是第四个被干掉的抢匪

 

开校车的和小丑把钱装上车之后,小丑把他干掉,这是第五个

 

从一开始就能看到抢匪们的互相杀害,引申地想一下,有助于理解电影中小丑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就像他自己说的,他喜欢混乱,极度的混乱才能实现真正的公平,他就愿意看到人们之间的争斗,这种公平恰恰是法制所做不到的,而法制所追求的,真的就是公平吗?

 

倒在地上的经理对小丑说“你以为你很聪明?花钱雇你们的人会让你的下场跟他们一样。以前的坏人,是很讲原则的。荣誉、敬意……看看你,你能讲什么原则?”然后小丑摘下面具,这是他的首次亮相,同时说了第一句观点性的台词:我的原则就是,杀不死你的东西,会让你变得……诡异

 

这句台词不但首次表明了小丑的个性和风格(片子后来也有强调他的这种观点),而且暗中为1989年蒂姆·波顿版《蝙蝠侠》中的小丑(杰克·尼科尔森饰)做了一种“关联性”的表达。当时尼科尔森饰演的Jack Napier之所以变成小丑,是因为蝙蝠侠(迈克尔·基顿饰)以为一枪爆了Jack Napier的头,可是没想到那一枪正好打穿了Jack Napier的嘴,然后Jack Napier掉进了绿色的酸液中,后来就变成了小丑。所以说,“杀不死你的会让你变得诡异”,这刚好吻合了小丑的诞生原因。当然,有了这个前提,《黑暗骑士》中,小丑先后三次给黑人黑帮老大、瑞秋、蝙蝠侠讲自己嘴上的疤是如何形成的,可每次版本都不同,这也就说得过去了(这三个版本后面会讲)。并且,混乱本来就是小丑的追求,何况他还是一个精神病患者(这个后面会讲)

 

少数人没注意到经理叨着的这个烟雾弹的引线是被开走的校车拔掉的,于是把这根线的截图弄下来做个提醒。另外,小丑之所以这么做,正是符合他刚刚说过的那句“杀不死你的东西,会让你变得诡异”,当引线拔掉后,经理发现只是个烟雾弹时,他的表情就有点诡异

为什么说政府高层和平民百姓对于蝙蝠侠的态度是矛盾的?

 

你注意到了吗?这个俯镜时,天空中没有亮起“蝙蝠侠标志”的光柱,然后……

 

现在亮起了

 

于是有了这个

 

还有这个,说明是戈登开的灯

 

在这段情节中,通过画外音和一台电视机里的画面,可以看到市长正在接受访谈。市长表示蝙蝠侠践踏法律应该受到缉拿——

主持人:市长先生,你是为了扫清本市的犯罪而被人民选举出来的,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市长:我想我已经开始了。比如所谓的蝙蝠侠,很多人说他是在做好事,罪犯对他闻风丧胆,但是我要说“不”

 

接下来的镜头以一个同样是“不”的台词承接上一个镜头,两个家伙正在商量去干坏事,他们抬头看到空中亮起了“蝙蝠侠标志”。车外的人说:“不,伙伴,我觉得今晚不行”,车里的人说:“怎么你还迷信,中彩票头等奖的机率都要比遇到他大得多”(台词中的powerball指的是一种彩票的头奖)。接下来电视机显示市长说:“那不是事实,MCU的人告诉我他们就快捉到他了。”(MCU,MAJOR CRIME UNIT的缩写,重案组)

 

注意,市长说第一个“不”的时候,表示他不认为蝙蝠侠是在做好事,然后两个想干坏事的人说的“不”,正好可以否定市长的观点,然后车里的人说遇到蝙蝠侠的机率很小,镜头马上切到市长在说“那不是事实”,这句话也正好铺垫了接下来蝙蝠侠出场惩治犯罪交易的情节

除了瑞秋、阿尔弗雷德和福克斯,还有谁知道蝙蝠侠的真实身份?


就是他,Reese,韦恩假装要并购Lau的中国公司,Reese负责核查相关“数字”。Reese对老板韦恩在会议现场睡觉,跟福克斯表示了他的不满,然后福克斯告诉他别操心老板的事了,做好本职工作就行。随后Reese表示该核查的早就核查完了,于是福克斯笑着说,那就再核对一遍

 

福克斯对韦恩说“这次并购是你的主意,并且投资顾问都很乐观,但我不太放心,Lau的公司每年都以8%的速度增长,像时钟一样准,他的收益恐怕还有账外账,甚至可能是非法的。”(想想8%,这下你知道为什么某个国家不引进该片了)然后韦恩马上说交易取消,这时福克斯才明白,他根本不想与Lau的公司合作,只是借机查对方的账,因为要通过Lau来抓各个黑帮——Lau是黑帮们的会计

 


正是因为此前福克斯让Reese再算一遍,结果Reese反倒把韦恩公司最大的秘密给“算”出来了。他拿着蝙蝠侠战车的图纸,向福克斯“申请”每年一千万美元的封口费,然后福克斯笑着对他说“你以为你的老板、世上最富有、最具影响力的人之一,是一个神秘的侠客?整夜飞出去,赤手空拳把歹徒砸成肉酱。然后你还想敲这人的竹杠?祝你好运”,听到这里,Reese带着抽搐的表情,走掉——从这一点上看来,蝙蝠侠确实因为其可以践踏法律而令人感到恐惧

 


由于蝙蝠侠始终不以真面目示人,小丑在哥谭越来越嚣张。于是Reese觉得自己有义务说出谁是真正的蝙蝠侠,以阻止小丑继续杀害市民。于是,他来到《今夜哥谭》栏目所在的电视台大楼,节目主持人Mike Engel表示(后面会讲这个主持人),如果下午五点前蝙蝠侠还不现身,Reese就将说出蝙蝠侠的真实身份。这时,在烧钱现场的小丑,给《今夜哥谭》打来电话,他说不想让Reese坏了好事,并且觉得只有他一个玩还不够,为了有更多的兴趣,也让别人参与进来,他宣布,如果60分钟内Reese不死,他将炸掉一所医院

 

下达完疏散所有医院的命令之后,戈登带人去电视台接Reese,把他保护起来。然后在刚要走出大楼时,有市民朝Reese开枪,打中了大楼的防弹玻璃


受惊的Reese说“他们都要杀我”,戈登带着讽刺的语气说“也许蝙蝠侠会来救你的”——蝙蝠侠还真的救他来了

 

阿尔弗雷德按韦恩的指示,查找戈登以及戈登身边的人,看看哪些人在哥谭的医院里的亲属





戈登带着Reese上了车,这时韦恩让阿尔弗雷德给戈登发来提示短信:小心,在哥谭的医院里有亲属的警察,Ramirez,Berg


然后戈登发现副驾驶位上的警员端着枪,神情有些慌张,他就是Berg。戈登让他交出枪,Berg说“局长,为什么?难道就因为我的妻子在医院?”,戈登说是的,然后Berg突然把枪口转向Reese,戈登一把抓住枪身,子弹射向了别处——小丑一句话,哥谭就能乱到警察朝市民开枪这样的程度

 



韦恩开着“低调的”蓝博基尼(Lamborghini),等红灯时,看到右边一辆也在等红灯的车很可疑,司机的眼神让韦恩猜到,这人要撞Reese所在的车

 


然后就在绿灯点起的一瞬间,蓝博基尼迅速起步,成了Reese那辆车的“挡箭牌”


韦恩假装晕晕乎乎的样子,戈登走过来。

戈登:这不是韦恩先生吗,你做了一件很勇敢的事

韦恩:赶绿灯就勇敢了?

戈登:你不是在保护我的车?

韦恩:为什么?谁在车里?

 

然后Reese走下车,与韦恩相望,二人心照不宣。蝙蝠侠并没有因为Reese要告发自己就不去救他。Reese被其他警察带走后,韦恩问戈登“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去医院查查?”,戈登说“你不怎么看新闻吧,韦恩先生”,下一个镜头,小丑按个遥控器引爆医院里的炸弹

为什么说Ramirez和Wuertz是戈登身边的两个叛徒?

 

看下面这张图,从左至右依次为:Wuertz、戈登、Ramirez(女)、史蒂芬斯。他们正在看着审训室里的蝙蝠侠暴打小丑。问题是,你知道戈登的这三个手下,谁是帮助小丑/马洛尼一伙的“dirty cop”吗?谁又是忠于职守的好警察呢?

 

还记得戈登“复活”回到家,然后又接到电话因为丹特不见了,所以回到警局审问小丑时,小丑对他说的那些话吗?

戈登:你把他(指丹特)怎么了?

小丑:我?我被关在这儿呢(然后亮出手上的铐子)。你派谁送他回去的?嗯?是你的手下吗?当然,得先假设一下他们还是你的手下,而不是马洛尼的。是不是觉得很丧气?知道自己有多孤单了吧?

好,我们先来看看Ramirez

 

接上页市长在电视中接受访谈的内容,谈到了市长说重案组就要抓到蝙蝠侠了,然后身为重案组一员的Ramirez,端着咖啡跟Wuertz打趣儿

 

然后Ramirez来到楼顶,戈登正在看着蝙蝠侠标志的光柱。Ramirez问戈登怎么没陪妻子,戈登反问Ramirez怎么没陪妈妈。这时Ramirez说了一句非常关键但看起来很普通的家常话——“他们又让她住院了”,戈登马上说“对不起”

 



后来,当双面人找到Ramirez时,先是让Ramirez打电话把戈登的家人骗到瑞秋被炸死的地方,然后她还提到“他们威胁我,我妈妈的医药费……”然后被丹特打断了。至此,观众明白了她为什么要帮助小丑一伙绑架瑞秋,“妈妈的医药费”与“她又住院了”形成呼应

 

如果你仔细看,能发现Ramirez经常都在戈登的身边——

左边,和戈登一起来“收邮件”——蝙蝠侠从香港把Lau带回哥谭


参与逮捕黑帮大小头目

 


和戈登来到小丑电话通知的现场,得到小丑要暗杀市长的通牒。期间因为蝙蝠侠说了一句“在你们弄乱现场之前给我10分钟”而找蝙蝠侠吵架,她说“这两个人是因为你(指蝙蝠侠)才死的”,然后戈登制止了她

 

在悼念警长Loeb的游行队伍中,眼神奇怪,她身后是史蒂芬斯,我们接下来会讲到他


这场戏值得注意。从假蝙蝠侠尸体上的小丑扑克牌中,检测出三个人的DNA,分别是Surrillo法官、丹特和Loeb警察局长。戈登意识到这是小丑接下来要对付的三个目标,于是叫Ramirez去派人负责保护Surrillo法官和丹特,他自己则带着史蒂芬斯等人去了警察局长Loeb所在的市政大楼。但是戈登叫Ramirez在他到之前封锁市政大楼,谁也不许进入,所以毒死警察局长的那杯酒,推理来看很可能是Ramirez派人或亲自下的毒,同理,害死Surrillo法官的那两个人,推理来看也是Ramirez派去的,这个后面会详细给出图解


看好,把“承认”自己是蝙蝠侠的丹特押上囚车的也是Ramirez


后来抓住小丑之后,是Ramirez送丹特上了Wuertz驾驶的车,这也是为什么在后面的情节中,变成双面人的丹特,首先找到Wuertz报仇。丹特上车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谢谢你Ramirez,我和生我气的女友还有个约会”,然后,他再也没见到瑞秋


注意!这是Wuertz驾车带丹特走后,Ramirez矛盾的眼神


这是后来Ramirez和戈登在医院爆炸后的现场


这是随后他们在看电视里被小丑绑架的电视节目主持人

再来说说另一个“Dirty cop”,Wuertz。


小丑一伙到来韦恩为丹特举办的宴会现场,电梯刚一开门,那个手举警徽然后被小丑按倒的就是Wuertz,他主动或被动地在配合小丑的行动

 

这场戏前面讲抛硬币时说过了,双面人在这里干掉了Wuertz。之前吧台那人问他怎么不去帮忙(因为当时正是炸医院事件),Wuertz回答说是休息(但很可能是丹特出事后,戈登把他解职了)

 

这场戏是“承认”自己就是蝙蝠侠的丹特被押上囚车,史蒂芬斯带头给丹特鼓掌。这里他鼓掌的原因有待考究,一是他确实认为丹特真是蝙蝠侠,然后为他鼓掌;二是他通过假死的戈登得知丹特其实只是当个抓小丑的诱饵,于是为其勇敢而鼓掌,但无论如何,他的这种带头鼓掌的行为,表明他是一个光明磊落、敢做敢当的人,这一点会在后面内容中给出坚定的证明。这里还是主要说Wuertz,他始终没有鼓掌

史蒂芬斯是不是被小丑杀害了?

 

看守小丑的他,后来中计被小丑激怒然后成为人质。让我们来重新认识一下他

走出警车,参与查抄银行的行动(后来发现钱都被Lau转移了)


参与逮捕黑帮大小头目的行动


在市政大楼前迎接赶来的戈登(前来保护警察局长Loeb)


和戈登在保护Loeb的现场


与戈登谈工作,Ramirez在旁边听。戈登的意思是,如果黑帮方面找不到Lau,我们就能一直断掉他们的资金。而史蒂芬斯则表示,警察局长Loeb和法官Surrillo都死了,起诉已经结束了,没人来审这案子了(指Lau的案子,这里的“没人来审”指的是“没人敢来审”),然后戈登说“那丹特呢?”,史蒂芬斯说“他如果脑子清醒的话就已经逃到墨西哥了”,这时丹特来了,扔给Lau一件防弹衣,说“你要上法庭了”,然后Lau回了一句“你无法保护我,你甚至无法保护你们自己”


史蒂芬斯是戈登身边真正的好助手,当市长管戈登叫“局长”时(表示升官,顶替被杀的局长Loeb),史蒂芬斯第一个和戈登握手,边儿上的Ramirez在鼓掌,后来也象征性地握了手。前面讲过了,害死Loeb的很可能就是她,或至少跟她有关

  

戈登中弹“身亡”,史蒂芬斯第一个赶到他身边

 

史蒂芬斯和Ramirez一前一后来到戈登家报丧。一般来说,只有最好的朋友才能(或者说有责任)做这种事


蝙蝠侠和戈登他们都去按照小丑交待的地址救人了,史蒂芬斯负责监控小丑

 

小丑对史蒂芬斯说:“你想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用刀吗?枪太快了(指杀人),你无法体会到那种细微的情绪。你知道,在他们临近死亡时,会让你看到他们真实的一面。所以从某种程度上看,我比你更了解你的那些朋友。你想知道他们中谁是真正的懦夫吗?”


小丑讲上面那些刺激他的话时,他一直在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终于在小丑讲最后一句“你想知道他们中谁是真正的懦夫吗?”时,他实在受不了了,于是脱下西装,过去教训小丑,也就是说他终于还是中了小丑的计

 

上面史蒂芬斯解开衣服的镜头,下一个镜头正好是此人的衣服被解开


然后小丑用一块尖硬的玻璃制服史蒂芬斯,索要电话。史蒂芬斯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求其他警察朝小丑开枪

 

小丑打电话引爆了那个“人体炸弹”,然后只看到小丑独自站在那里,没有交待史蒂芬斯的下落,所以许多观众认为是小丑杀了他,但请看下图——


史蒂芬斯没有死!左边的就是他,在叫戈登看电视里的紧急情况,脖子受了伤,贴着胶布

小丑对史蒂芬斯说的这些话——“你知道,在他们临近死亡时,会让你看到他们真实的一面。所以从某种程度上看,我比你更了解你的那些朋友。你想知道他们中谁是真正的懦夫吗?”,有可能指的是下面这些警员——

 

小丑等人刺杀市长行动的一部分:抢走鸣枪警员的制服。韦恩赶到这里后,你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些人脸上是有伤痕的,也许小丑不但抢了他们的制服,还折磨了他们的神经。有关韦恩如何找到这里,后面会讲

 

但也有可能指的不是这些人,而是小丑向史蒂芬斯询问,我杀了你多少个朋友,史蒂芬斯回答的“six”(上图中被捆住的好像不是6个,而是7个),然后小丑呲牙咧嘴地说“six”,但并未发出声音,所以这里是故意让观众看到小丑在表达“six+thanks”,看——

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小丑刚才说“你知道,在他们临近死亡时,会让你看到他们真实的一面”,其实他表达了一个特别精准的观点,简单说就是人临死前(也包括最终没死)会表现出真实的自己。后来当蝙蝠侠把小丑从楼上扔下去的时候,你会发现,小丑在即将摔死之前,是一直大笑的。这就很可怕,因为小丑并不怕死,他甚至觉得有趣。当然也有另一种解读,就是这时的小丑,已经通过此前跟蝙蝠侠的“交往”(比如蝙蝠侠当初没用摩托车撞他),断定蝙蝠侠不会杀他,所以下落过程中他坚信蝙蝠侠会救他(确实也救了),不过如果真是后一种解释比前一种更有说服力,那小丑也真够悬的

 

蝙蝠侠的秘密基地在不在韦恩大楼里?

 

答案是:不在。

 


宴会上这对“激情男女”看到韦恩进入一个暗门,墙上有个识别指纹的按键


丹特告诉瑞秋戈登已经死了,小丑盯上她了,问她有没有什么安全的地方能去,瑞秋说现在全城最安全的地方就是韦恩大楼的顶层

 

于是有人觉得蝙蝠侠片头自己给自己缝伤口时所在的秘密基地,就在韦恩大楼里,其实不然






阿尔弗雷德送来早餐,发现韦恩不在卧室,然后下一个镜头是“韦恩企业,私人财产,请勿擅闯”的警示牌,阿尔弗雷德开车来到这里,然后用钥匙打开一个红色集装箱的门,乘坐着一个下降的电梯,这才看到在给自己缝针的韦恩(像兰博一样)。后来韦恩骑着红色摩托车(不是蝙蝠侠摩托车)去小丑刺杀市长的现场,就是从这里的红色集装箱那个门里出来的,再后来他开着蓝博基尼,则不是从这里出来,而是从韦恩大楼里(他刚和阿尔弗雷德看完电视里的新闻,然后去救Reese)

你看到小丑把枪变没了吗?

 

如果你想说“什么枪?什么变没了?你在说什么啊?”

 

那么,请看吧——


这个小片段前面说过了,小丑按倒Wuertz,然后和手下走出电梯,此行的目的是要在韦恩为丹特举办的Party上“跟丹特说点小事情”


此时的丹特正在向瑞秋求婚(尽管没明确说出“Would you marry me?”),但基本表达了“你这辈子就跟我了行还是不行”这个基本含义,瑞秋没有回答他,然后丹特生气地问是不是还有别的男人,别告诉我是韦恩,当他说到“那家伙……”的时候,刚好被身后赶来的韦恩勒住脖子,昏迷(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丹特的安全,否则谁敢保证丹特不冲出去跟小丑理论)

 

这里有一个细节,如果你比较熟悉英语,并且语感还不错,你能通过丹特的语气和口型,看出他正要说出的一个词是以F打头的粗口。韦恩恰恰就在这时把韦恩弄昏,意味深长。一,诺兰很可能是故意不用F的,并且通过这一点来强调,提示观众去发现本片竟然一个F的词也没有;二,天意安排蝙蝠侠不允许自己被骂F;三,从瑞秋的视角来看,她以为这是情敌间的决斗(呵呵,这么说点过,但差不多是这种情绪)

 

这没什么多说的,就是小丑在片中惟一一次吃东西的镜头。他只把上面那个红色的吃了,下面的虾没吃。如果你因此说小丑是素食主义者,至少从该片内容来看,没人有证据反驳你

 

注意了,下面就是小丑把枪变没——




小丑用枪指着这些女士,问有没有人知道丹特在哪,妞儿们都被吓坏了,没见过这么有个性的犯罪艺术家。然后小丑走到那个最靠近镜头的妞儿时,只见他手腕一转,枪就没了。不是给了身后的同伙,小丑身后没同伙。也不是把枪扔掉了,因为根本没有掉到地上或者掉到哪里的声音。这显然是一个典型的魔术表演的动作。有人看到了这个细节但是没有慢放,所以有人说小丑把枪变成了酒杯,其实这样说不准确,应该是小丑把枪变没了然后迅速拿起了那个女士的酒杯——如果你不慢放,真的很像把枪变成酒杯

 

对了,你知道小丑这把枪是哪来的吗?你可能会说,买的呗,要是就是抢的,其实是捡的,请看——

片头那场抢银行的戏,最后小丑把银行经理的那把没了子弹的散弹枪拿走了,你还能听到小丑把枪扔进校车时发生的“咣当”一声



随后人群中有个不怕死的充满正义感的老头,站出来说“We're not intimidated by thugs”,直译是“我们不会被暴徒胁迫”,表明我们不会老老实实听你的,我们会反抗的。然后小丑说“你让我想起了我父亲,我恨我父亲”,然后拔出匕首又做割嘴状。接着瑞秋出现了,小丑才放了老头,走向瑞秋

 

有趣的是,这个老头是美国佛蒙特州的民主党参议员,名叫Patrick Leahy。此人极度喜欢“蝙蝠侠”,属于超级粉丝那种。他还为《蝙蝠侠》动画片做过旁白,为《蝙蝠侠》小说写过前序,在上两部《蝙蝠侠》影片中也都演过小角色

蝙蝠侠如何变成“真正的蝙蝠”?

 

我们知道,蝙蝠主要靠声纳来“看”世界,这与蝙蝠侠不同,因为无论是韦恩还是蝙蝠侠,都是用眼睛来观看周围的。不过在这一集《黑暗骑士》中,导演诺兰让蝙蝠侠成为了“真正的蝙蝠”,让我们回忆一下这个过程——

 






这是片中声纳技术的首次出现。福克斯身上带着的那个没有交出来的手机,起到了一举两得的作用:一、这个手机用声纳功能记录下来了Lau所在大楼的结构图;二、福克斯离开大楼时,因为有了这个手机,就可以让保安以为自己记错了被存放手机的主人,而把福克斯进门时交出的那个手机放回原位,这样等后来蝙蝠侠行动时,这个被留在大楼保安处的手机,就会起到它的作用,比如切断电源、干扰监控设备

 

走出大楼后,福克斯拿出随身的这个手机,韦恩问这是什么,福克斯说:“发出高频脉冲,记录反射时间,描绘出周围环境的地图。”

韦恩:声纳。就像是……(他想说就像是蝙蝠)

福克斯打断他,说:潜水艇,韦恩先生,就像潜水艇

韦恩心领神会地说:另一个装置呢?

福克斯:就位了(指的就是在保安处存放的那个)


这个镜头不知道有多少人还有印象,大约53分钟处,蝙蝠侠站在楼顶上,右手抚着右耳,背景里充斥着来自哥谭各个方向许许多多人杂乱的声音,最后蝙蝠侠听到了小丑的声音,他说“去果园街8号,你会找到哈维·丹特”。这是小丑主动报警,通知戈登等人去果园街8号。所以接下来我们看到了戈登和Ramirez持枪破门而入一所民宅,蝙蝠侠随后也从阴影中走了出来(这段戏后面会讲,现在接着说声纳和“真正的蝙蝠”)。

 

蝙蝠侠之所以能在楼顶收听到整个哥谭的各种声音,是因为“香港行动”之后,他背着福克斯,扩大了声纳技术的应用。这也就是后来我们看到的,他把哥谭中的手机,变成了声纳接收装置,从而“看”到哥谭的每一个角落


这段戏在大约56分钟处,本来韦恩来找福克斯的目的是分析子弹上的指纹(如何从子弹上找到指纹?这个后面会讲),成功找到指纹后,韦恩刚要走,被福克斯叫住了

 

福克斯:你重新分配我们的研发部门了吗?(他的怀疑来自于Reese此前勒索中提到过的“政府通讯”)

韦恩有些急切但很显然是早有准备地回答(通常这样的反应是因为有所准备地说谎):是的。政府的通讯工程

福克斯:我不知道我们还有政府的合同

韦恩:Lucius(福克斯的名),机密内容我都是放在自己的心里

福克斯:fair enough(你能看出来,他嘴上说“那好吧”,可心里仍然是有怀疑的)

 

这段情节为下面发生的事又做了一层铺垫——


为了找到小丑,蝙蝠侠终于向福克斯公开了这个秘密

 

蝙蝠侠:很漂亮吗?是吧?

福克斯多少有些惊讶,但也在意料之中,他有些生气地说:很漂亮,但不道德,且危险。你把哥谭的每一部手机都变成了一个扩音器

蝙蝠侠:通过一个高频发射接收设备

福克斯:你用了我的声纳原理,还把它运用到了这个城市的每一部手机上。只要有半数的手机成为你声纳的来源,你就能监视整个哥谭了。这样做是错的

蝙蝠侠:我必须找到这个人(指小丑),Lucius

福克斯:但代价是什么?

蝙蝠侠没有回答他,他也没空探讨这些有关道德和民主的问题,他说:这个数据库加密了,只有一个人能访问

福克斯:这个权力对于一个人来说实在太过强大了

蝙蝠侠:这就是为什么我把这个权力给你(福克斯很惊讶),只有你可以使用

福克斯:监视三千万人,这可不属于我的工作内容

蝙蝠侠又避开了福克斯的话,他说:这是个声音样本(小丑的声音),如果他在这个城市中的任何一个手机信号的范围内说话,你可以通过它来确认并且定位

福克斯:我帮助你这一次,但请把我下面的话当作我的辞呈:只要这个机器还在韦恩企业,我就不会留在这里(意思是我和机器不会同时存在于韦恩)

蝙蝠侠:当你完成后,输入你的名字(结局时我们看到,输入“Lucius Fox”之后,机器自毁了)

 

然后,蝙蝠侠就成为了“真正的蝙蝠”——



韦恩如何在弹片上提取指纹,又为何在小丑刺杀市长的行动中中了埋伏?


刚才说过这里了,蝙蝠侠听到小丑报案的地址

 

接下来一个镜头,戈登和Ramirez等人从警车出来跑进小丑所说的大楼

 


然后就是前面讲Ramirez时提到过的这两张图,吵架之前,戈登按蝙蝠侠要求的,检查了下面两人的驾照,发现一个叫“理查德·丹特”,另一个叫“帕特里克·哈维”,暗指“哈维·丹特”——

 

 


然后蝙蝠侠拿出个小电钻,取下了墙上弹孔周围的砖,戈登问是不是想挖出子弹还原弹道,蝙蝠说是还原指纹,然后戈登说不管还原什么,动作快点


当蝙蝠侠钻墙时,戈登发现了这张“明天的”报纸,写有“市长安东尼·加西亚,享年40岁”——市长是小丑的下一个目标


这是阿尔弗雷德的手,这个特写的目的在于,让观众看清这是一颗弹头可炸开的子弹,因为如果是那种普通的弹头,不会爆炸成碎片的那种,那么可能从样本砖块中把弹头挖出来,就会得到上面的指纹了(也许是扭曲的)





用同样型号的子弹,射进同样材质的砖块中,再从中找到与样本砖块最接近的一块,用扫描来分析弹片在其中的分布情况

 


然后韦恩通过福克斯,按照之前分析的结果,把样本砖块中的弹片拼完整,从而得到了那个指纹。然后就是前面提到过的,福克斯问“你重新分配我们的研发部门了吗?”


韦恩找到四个与之匹配的指纹,他让阿尔弗雷德把这四个指纹与地址对照,看看哪个地址能看到大片的空间(俯视仪仗队,狙击手的好位置),然后阿尔弗雷德找到了一个:梅尔文·怀特,兰道夫公寓1502号,被控重度伤害罪,进过两次精神病院



然后韦恩骑着红色摩托车来到这个地址,发现被抢去枪和制服的警员们。注意,韦恩撕掉其中一个警员嘴上的胶带,但并未解下警员蒙眼睛的布,而且他询问警员“发生了什么”时,所用的声音也是他变成蝙蝠侠时所用的那种超低声,所以,警员不知道他是韦恩。然后韦恩来到窗前,通过已经架好的望远镜,看下面市长在讲话,这时你能听到窗角那个计时器的声音。等到下面为警察局长鸣第二枪时,计时器正好让窗帘弹起,第二枪鸣枪的声音和安保警员射向韦恩所在窗口的声音响在一起,为第三枪鸣枪时射杀市长起到了干扰安保注意力的作用

 

可见,小丑是故意在那颗子弹上留下那个指纹的,这样也许不会干掉蝙蝠侠(小丑后来也承认他不想杀蝙蝠侠,因为蝙蝠侠太好玩了),但至少可以保证蝙蝠侠不躲在楼下的某个地方去阻止暗杀市长


鸣完第一枪之后,这个后来被丹特带走的家伙出现


这是第三枪,小丑在片中惟一一次没化妆的样子。国外有影迷说小丑故意把臂章中间贴上了一个蝙蝠,其实不是,所有警员(我指的是来参加此次葬礼的所有警员)和丹特新闻发布会上“承认”自己是蝙蝠侠时那个演讲桌上的大警徽,都是这样的,只不过中间的图案不仔细看确实有些像蝙蝠罢了,其实是鹰——

 


然后这家伙左腿中弹,被擒,后来被丹特带走了,详见前面讲丹特抛硬币那页。这里要说的是,很可能是小丑打中了他,因为这样才能保证他被警察抓住,从而发现他胸前有一个写着“瑞秋”名字的牌儿。就算小丑把所有手下的身上都装上一个“瑞秋”的牌儿,也存在着警察一个没逮住的可能,所以最好的做法就是,所有人都戴着“瑞秋”,然后小丑只要打中一个


史蒂芬斯发现戈登“死了”

被小丑绑架的《今夜哥谭》主持人死了吗?

 

他叫Mike Engel,前面讲Reese时提到过,Reese就是上他主持人节目,准备下午五点揭穿蝙蝠侠的身份

 

该图片所在的段落,出现在小丑炸完医院后。注意看,主持人身后写着“紧急新闻”,电视台台标旁边也写着“紧急新闻”。而且,在Engel读小丑写好的文字时,你可以听到小丑在跟着他读每句话的最后一个词。此外,该段话以HAHAHA结束,前面提到的那张把市长画成小丑的“明天的”报纸上也有许多HAHAHA

 

Reese上他的节目


纪念Loeb的游行现场,有他

 

戈登等人保护Reese时,有他

我们来看看他是怎么被小丑的手下绑架的——

 



这下看清了吧,在报道医院爆炸的现场,起初是想进车里躲大爆炸,然后一瞬间的镜头,他被他的摄像师给绑架了,这个摄像师就是小丑的手下

 

并且,这辆校车里还有小丑其他的手下,请看——

小丑身后那个单词emergency在医院指的是“急诊”,平常的含义是“紧急情况、突然事件、非常时刻”——此时把这个词长久地放在镜头正中,再合适不过了



彻底引爆医院后,小丑从后面上了这辆校车,仔细看,你能看到小丑上车后还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他身后的那人用手一指前面(示意司机开车),然后校车开走了,并且车里没人反抗,说明局势早已被控制了

 

下面来揭晓主持人到底死没死——




注意到了吗?他没死,蝙蝠侠飞进楼内扑倒的第一个戴小丑面具的人质,就是这位主持人

小丑讲述伤疤形成原因的三种版本

 

首先也许你需要回忆一下前面讲抢银行时提到的部分——

倒在地上的经理对小丑说“你以为你很聪明?花钱雇你们的人会让你的下场跟他们一样。以前的坏人,是很讲原则的。荣誉、敬意……看看你,你能讲什么原则?”然后小丑摘下面具,这是他的首次亮相,同时说了第一句观点性的台词:我的原则就是,杀不死你的东西,会让你变得……诡异

 

这句台词不但首次表明了小丑的个性和风格(片子后来也有强调他的这种观点),而且暗中为1989年蒂姆·波顿版《蝙蝠侠》中的小丑(杰克·尼科尔森饰)做了一种“关联性”的表达。当时尼科尔森饰演的Jack Napier之所以变成小丑,是因为蝙蝠侠(迈克尔·基顿饰)以为一枪爆了Jack Napier的头,可是没想到那一枪正好打穿了Jack Napier的嘴,然后Jack Napier掉进了绿色的酸液中,后来就变成了小丑。所以说,“杀不死你的会让你变得诡异”,这刚好吻合了小丑的诞生原因。当然,有了这个前提,《黑暗骑士》中,小丑先后三次给黑人黑帮老大、瑞秋、蝙蝠侠讲自己嘴上的疤是如何形成的,可每次版本都不同,这也就说得过去了(三个版本后面会讲)。并且,混乱本来就是小丑的追求,何况他还是一个精神病患者(这个后面会讲)

第一次,是给那个黑人黑帮老大讲。这位老大曾放言谁取小丑性命,将得到50万,活捉100万。不久,一伙年轻有为的小伙子就把小丑的“尸体”抬来了。然后老大说死了就只有50万,此时小丑突然跳起来,“那活着呢?”,随及把匕首按在了老大的嘴边,同时那些年轻有为的小伙子也用枪控制了老大的手下们

 

在听小丑讲故事之前,有必要看一个小细节:小丑是如何迅速起身并且还没被身旁两个保镖制服的?请看——

他左右手各持一把刀,插死两个保镖的同时也支撑起了自己的身体

 

小丑第一次讲的版本是这样的:

想知道我如何有了这些疤吗?他爸是个酒鬼加fiend(fiend,魔鬼、撒旦、邪神。另外,此处小丑用的是was,表示他爸过去是酒鬼加魔鬼但现在改邪归正了,或者他爸已经死了才会用was,我倾向于相信后者),有天晚上,他比以往更加疯狂,妈妈拿起菜刀自卫,他不喜欢那样,一点也不。然后,我看到他拿着刀朝她走去(小丑此处很混乱,但可以理解成他爸夺去了他妈的刀),一边笑一边dose it(有些翻译成“割她”),他转向我说“why so serious?”,他拿着刀走过来,“why so serious?”,然后把刀锋放进我嘴里,说“让我们给这张脸加上笑容吧”,然后小丑突然看向旁边的一个保镖,跟他说“why so serious?”,然后在那个保镖恐惧的表情下,老大倒地而亡——这段戏使得现在的小丑成为了“他爸”,使得老大成为了“他妈”,保镖成为了“他”,事实上,黑帮老大对于手下人来说确实也相当于“妈”,而小丑比他们都厉害,因为他是疯狂的爸


干掉老大后,小丑说他的队伍尽管很小,但却有潜力搞得很暴力,你们中有谁愿意加入吗,现在还缺一个人手,然后小丑折断一根桌球杆,让面前这三个家伙“竞聘”一下。此事再次反映出小丑喜欢创造人与人之间的屠杀,他的确喜欢混乱

 

下面说第二个版本——

瑞秋的出现,让小丑放了那个充英雄的老头(这个老头的真实身份前面讲过),原来小丑可能也打算给这个老头讲疤的事,因为前面他已经开始为讲故事铺垫了,他说你让我想起了我父亲,我恨我父亲。然后瑞秋出现,才打断了小丑,小丑向走来。“Hello,beautiful。You must be Harvey's squeeze。”(你好大美女。你一定就是哈维的squeeze吧),这里的squeeze原意是“n.压榨, 挤”和“v.压榨, 挤, 挤榨”,引申意思为“握紧的、在意的、小心肝儿(心脏的工作方式就是squeeze)”。有必要提一下,小丑是一个爱用怪词的人,言辞特别讲究,并且常有双关,比如他向黑帮老大们亮出衣服里有许多手雷时,说的话是“Let's not blow this out of all proportion”(让我们别把这一切格局搞吹了),其中blow out可以指吹熄(搞吹了),也可以指爆裂(手雷炸了),而proportion可以指比例(小丑要求的“一半”),也可以指面积、部分(开会的这个空间)

 

小丑说:“你看上很紧张,是因为这些疤吗?想知道我怎么成这样的吗?来,过来,看着我(抓住瑞秋的后脖子),我有过一个老婆(这里的“有过”用的是had,表示他现在没老婆,离婚了或者别的原因你自己想吧),像你一样漂亮。她说我总是顾虑太多,她说我应该多笑笑。她赌博,欠了老千很多钱,有天他们割花(carve,雕刻)她的脸,并且我们没有得到去做手术的钱,她无法承受这一切。我只是想再次看到她笑,我只是想她能知道我并不在意她脸上的疤。于是我把一个刀片放进嘴,然后这样做(用舌头控制刀片在嘴里割开脸),可你猜怎么样?她不敢看我!她离开了我!现在我总能看到有趣的一面,现在我永远都笑着了”,然后瑞秋踢了小丑的下体


这里小丑又说了怪话,蝙蝠侠说“放她走”,小丑则回应“very poor choice of words”,直译是“选词太差了”,然后松手,瑞秋坠楼

 

第三个版本——

失望的表情第一次写在小丑的脸上,此时他尝到了被打败的滋味,因为最终那两艘船都没有炸。小丑只好拿出自己身上的摇控器,准备引爆,百忙之中的他还要给被压住的蝙蝠侠讲伤疤的事,“你知道我怎么有这些疤的吗?”,蝙蝠侠说“不知道,但我知道(接下来)这些(是怎么来的)”,然后发射了前臂上的暗器,随后把小丑扔下楼,小丑边落边大笑(为什么要死了还笑?这个前面也讲过)

 

第三个版本小丑并未讲出来,仔细想一下这挺合理的,因为1989年蒂姆·波顿版《蝙蝠侠》中的小丑(杰克·尼科尔森饰),是被蝙蝠侠弄成这样的,所以小丑如果讲给蝙蝠侠,也就是这个版本,所以说,导演在这里不安排小丑讲给蝙蝠侠是恰当的

为什么说蝙蝠侠和小丑是一样的?

 

这得先从他们俩都“有精神病”说起,前面提到过小丑可能进过精神病院,下面就一块儿说说(事实上是,《黑暗骑士》中有太多关于精神病方面的点,比如丹特在法庭上告马洛尼的那场戏,丹特陈词的第一句就提到“黑帮老大卡麦·法康尼进了亚克汉姆精神病院后,一定会有人接手他所谓的家族”)。

 

下面先说稻草人,《蝙蝠侠前传:开战时刻》中希里安·墨菲饰演的Jonathan Crane医生





片头稻草人与带狗来的车臣(这位老兄在剧本中就叫“车臣”)进行不愉快的毒品交易,后来他开车逃跑被“跳楼”的蝙蝠侠把车给踩扁了。那个后来被小丑杀死的那个假蝙蝠侠跟蝙蝠侠说“我们只是想帮你”,蝙蝠侠则说“我不需要你们的帮助”,然后医生出身的稻草人则说“我的诊断可不这么认为”(Not my diagnosis)

 

还有暗指蝙蝠侠有精神病的细节——

丹特和瑞秋来到韦恩举办的Party,丹特有些紧张,瑞秋离开一下丹特还有点不知所措,这时阿尔弗雷德把酒端来,表达了喝点酒壮壮胆的意思,然后丹特说了这么一句:有什么我应该知道的精神病(psychotic)前男友吗?(他半开玩笑地向阿尔弗雷德问瑞秋以前有没有朋友),阿尔弗雷德回答:哦,你可想象不到(指瑞秋的前男友就是韦恩,就是蝙蝠侠),然后刚说“你可想不到这句”,就出现了韦恩的直升机,他带着三个美女前来

 

再来看——


小丑不请自来,只身与众黑帮老大对话。说完那句“Did your balls drop off?”(你们没蛋蛋了吗?说这些黑帮老大太软弱),小丑说“See,a guy like me……”(一个像我一样的家伙,蝙蝠侠和小丑是一样的),被那个后来被小丑干掉的黑人老大打断,因为他的手下刚刚参与了小丑的“变没铅笔的魔术”,黑老大骂小丑“A freak”(小丑后来在审训室里也说蝙蝠侠是Freak),然后小丑接着说“a guy like me……Look,listen,I know why you're holding your little group therapy session in broad daylight”(我知道你们为什么大白天在这里holding your little group therapy session,其中little group therapy session指的是那种互相交流的谈话治疗小组)

 

随后小丑还有一句“至于丹特,他才刚刚开始”(暗指将来丹特还会大变)


前面讲过韦恩通过子弹上的指纹找到一个地址,阿尔弗雷德告诉他住那个地址的人是:梅尔文·怀特,兰道夫公寓1502号,被控重度伤害罪,进过两次精神病院。而蝙蝠侠接住丹特抛起的硬币(吓唬那个身上有“瑞秋”牌儿的小丑手下,抛硬币那页讲过),然后跟丹特说“他叫希夫·托马斯,他患有精神分裂症,曾经是精神病院的病人,小丑专挑这种人,你能从他嘴里套出什么?”


再来看他,这位毫不知情的人体炸弹。他跟警察说他里面疼,还说“老大说他会让那些声音消失,他说他能走进人心,用光亮取代它(暗指爆炸),就像圣诞节”。然后晕倒。他刚被关进来时,还说了一句,我没有杀警察——他很可能是被小丑陷害的,并且这家伙明显脑子也有问题,符合上面蝙蝠侠所说的“小丑专挑这种人”

 

这是一段巨牛的演技戏,很可能会被剪下来,在奥斯卡提名莱杰时,放到颁奖现场的大银幕上播放。不过先不扯这个了,说正事儿:蝙蝠侠和小丑是一样一样一样的,一样疯,一样不正常,并且他们之间有一种难以言表的相惜和相关

 

小丑:你果然也没让我失望,你让五个人因你而死,然后让丹特替你背黑锅(大结局时是蝙蝠侠替丹特背黑锅)。就算我这种人看来,也太冷血了

蝙蝠侠:丹特在哪儿?

小丑:那些黑帮的白痴想让你消失,他们就可以重新随心所欲了。但是我知道真相,没回头路可走了,你已经改变了一切,永远!

蝙蝠侠:那你为什么想杀我?

小丑用狂笑来讽刺蝙蝠侠的这句问话,然后无奈地苦着脸说:我才不想杀你,没了你我还能做什么?回头敲黑帮贩子的竹杠?没门儿!我才不想那样,是你……是你让我变得完整!

蝙蝠侠:你是个为钱杀人的垃圾

小丑:别学得像那帮人一样(指窗外的警察),你和他们不同类。就算你想,也不可能。在他们眼里,你就是个怪物(freak),跟我一样。他们现在是用到你了,但用完了之后,拼命躲你都怕来不及。你也明白,他们的道德、准则,都是些烂透的笑话,有个小灾小难,就屁滚尿流了。规矩能容忍他们到哪里,他们就遵守到哪里,我就让你看看,只要一有风吹草动,这些,这些所谓的“有教养的人士”,会互相生吃了对方的。其实,我不算是怪物,我只是比较超前。

蝙蝠侠大怒,把小丑从座位上拉起按到墙上,问:丹特在哪?

小丑:你一直遵守这些规则,还觉得它们能救了你。我只有一条规则,那就是打破规则,真相就在你眼前了

蝙蝠侠:真相?

小丑:最聪明的生活方式,就是不管所有规则。而且今晚,你就要打破你唯一的规则了
蝙蝠侠:我想也是

小丑:时间只剩一分钟了,你必须遵守我的游戏规则,如果你还想救出他们其中的一个

蝙蝠侠:他们?(蝙蝠侠和从家赶回警局的戈登,只知道丹特失踪了,并不知道瑞秋也失踪了)

小丑:你看,有那么一阵儿,我以为你真的是丹特,因为你随后就跳出窗户去救那女的(这时蝙蝠侠才知道瑞秋也被小丑控制了,他把小丑平平地摔在桌子上,然后用椅子卡住门,不让外面的警察进来。另外,为什么小丑此时知道蝙蝠侠不是丹特呢?很简单,丹特已经被他绑架了)

小丑用力直起腰,骨头发出声音,说:接下来全看你的了。哈维知道你和他的小兔子吗?(bunny,儿童对兔子的昵称,指瑞秋)

然后蝙蝠侠拳打小丑,喊:他们在哪儿?!(蝙蝠侠此时彻底输了)

小丑:杀一个,保一个(Killing is making a choice.)

蝙蝠侠:他们在哪儿?! 

小丑:两条命,你选一条。或者选你的地区律师朋友,或者选他脸红的准新娘。你一无所有,对我没有任何威胁。你一身力气对我也毫无办法。(蝙蝠侠停止了拳击小丑,抓他从地上起来)

小丑:别着急,我告诉你他们在哪儿,两个都说。接下来是重点,你得做出选择:他在52号大街250号(He's at 250 52nd street),而她在Cicero的X大街(And she's on avenue X at Cicero)

 

其中,“at”和“on”在表示地点时的特定用法,其实也暗示了丹特和瑞秋所在的空间环境,at用于门牌名前面,除此之外at指较小的地方(丹特被关一个房间里),而on一般指与面或线接触,意为“在……上、在……旁”(瑞秋在一个空旷之处,而且好像是楼顶上)。

 

此外,Cicero很可能是从古罗马诡辩家、法学家、哲学家、文学家和政治家Marcus Tullius Cicero而来,之所以这想样是因为电影前面,韦恩和俄罗斯芭蕾舞团首席女星娜塔莎,和戈登、瑞秋聊天时,曾提到过凯撒,并且该片大结局时蝙蝠侠、双面人和戈登的三人关系,与历史上的“三头同盟”有相似之处,至于更像“前三头同盟”还是“后三头同盟”,各位自己去查阅资料吧,总之想说的就是,《黑暗骑士》中有暗合古罗马政治合作与斗争/骑士的地位和下场的部分

 

Marcus Tullius Cicero,公元前106—前43。出身于奴隶主骑士家庭,以善于雄辩而成为罗马政治舞台的显要人物。开始时期倾向平民派,以后成为贵族派。公元前63年当选为执政官,在后三头政治同盟成立后被三头之一的安东尼(Marcus Antonius,公元前82—前30)所杀 


被蝙蝠侠扔下楼后又被救上来的小丑,对蝙蝠侠发表了全片的自白高潮。

 

小丑:你就是不能让我死,对吧?这可真是任你花招百出,我自巍然不动啊。你果然是顽固啊,不是吗?你不会杀我,是因为你有一种错位的自我正义感。而我也不会杀你,因为你实在是太好玩了,我想我们注定要永远这样斗下去

蝙蝠侠:永远的是你在精神病房里被关一辈子(padded cell指的是墙四周设置软垫的病室)

小丑:也许我们可以分享这一间。你看,这城市的疯子居民越来越多,将来总有两人合住的那天(double up:与别人挤住在一起,其中double:双倍,双倍的,加倍。小丑说话确实很有讲究)

蝙蝠侠:这座城市刚给你展示了深信正义的人还大有人在(指两艘船都没有炸)

小丑:直到他们的精神完全崩溃,直到他们见到一个漂亮的、真实的哈维·丹特,还有他所有的“英雄事迹”。你该不会真以为,我冒着输掉这场“哥谭之魂”战斗的风险,把所有胜利的希望都寄托在与你的拳打脚踢上吧?你需要有张王牌在手(You need an ace in the hole),我这张就是哈维

蝙蝠侠:你做了什么?

小丑:我“控制了”(took)哥谭的光明骑士(white knight,第二次被提起,第一次是戈登首见丹特时说的,有关丹特是光明骑士的事后面会讲),并且把他降到和我俩一样的层次。这一点也不难,看,“癫狂”这东西,你知道,就像地球引力,只需要一点推波助澜,就可以了(All it takes is a little push)

 

总之,电影通过小丑,让观众思考小丑与蝙蝠侠的同质性,因为小丑最了解蝙蝠侠,就像一种自我理解。


小丑还会蝙蝠侠唱过赞歌。在烧钱现场,小丑给《今夜哥谭》打去电话,在提出Reese60分钟内不死就炸医院这个事情之前,他说的是“我感受到了天兆,仿佛看到一个没有蝙蝠侠的世界,匪徒继续小偷小摸,好像例行公事。警察呢,慢吞吞地一次只能破掉一个案子,那可就太无聊了”

 

来个小插曲,追忆一下1989年时蝙蝠侠与小丑的故事

蝙蝠侠VS小丑这段戏,在这个镜头之前,小丑说了一句“这可真似曾相识啊”,可能许多人完全不记得还有这样一句台词,这其实是在向1989年蒂姆·波顿版《蝙蝠侠》致敬。1989年版中,蝙蝠侠和小丑也是在这样一个黑乎乎的破楼里打斗,小丑也是拿个棒子,神出鬼落偷袭蝙蝠侠。只不过老版里的蝙蝠侠挨打是没能及时发现暗处杀出来的小丑,而新版中的蝙蝠侠被小丑一棒子打倒是因为福克斯那边控制的声纳系统短路了一下

 

尽管蝙蝠侠与小丑都是精神病人,但他们也有本质区别,蝙蝠侠有准则,小丑没有。这个观点通过马洛尼的嘴告诉给了观众

 

蝙蝠侠到夜总会打翻马洛尼的手下们,然后质问他。

 

蝙蝠侠:小丑在哪?

马洛尼:大家都是明白人,如果你真想吓唬谁,挑个好点的地方,这种高度,掉下去也摔不死我

蝙蝠侠:正合我意(然后蝙蝠侠松手,马洛尼摔下去,腿疼,蝙蝠侠也跳下来)

蝙蝠侠:他在哪?
马洛尼:我不知道,向来是他找我们

蝙蝠侠:他肯定有朋友

马洛尼:他能有朋友?你见过这家伙没?

蝙蝠侠:总会有人知道他在哪

马洛尼:谁也不会吐露半个字。他们早把你吃透了,你做事有准则,而小丑,他没准则。没人会为了你同他作对,想要抓他,只有一个方法,但是你早就知道了,就是摘下这张面具,让他来找你,或者让更多人在你的优柔寡断中送命

 

另外,戈登和马洛尼确实很熟,戈登第一次到丹特办公室时,说“听说你在法庭上被翻供了,没想到Sal就那么逍遥法外了”,Sal是Salvatore Maroni(马洛尼)名字的简称,后来戈登从丹特病房出来后,看到马洛尼正在门口等他,也许马洛尼来医院是为了治他刚刚摔伤的腿——

戈登说“你打开神奇盒子以前,就应该知道会有弹簧小丑跳出来吓人了”

为什么说黑暗骑士越来越黑,光明骑士不再光明?

 

首先来解释一下谁是光明骑士,他和黑暗骑士的关系如何。

 

片头戈登和Ramirez等人来到这家被刚小丑抢过的银行,随后蝙蝠侠出现。

蝙蝠侠:是我给你的这些做过记号的钞票
戈登:几周来我的人都在用那些钱买他们的(指黑帮的)毒品(稻草人一伙有可能是戈登雇的)


后来提到新来的检察官丹特,蝙蝠侠问“你信任他吗?”,戈登说了一句关键的话:“要不让他参与进来很难。我听说他跟你一样顽固。”



再来说说韦恩与丹特的首见。

 

丹特和瑞秋来到这家豪华餐厅。

丹特:我花了三个星期才订到位子,还得透露给他们说我是在政府工作,在这个城市混还是得靠点关系(除了前面上法庭迟到后,再次表明丹特也并非完全没有缺点,并非完全纯洁正直,他也有普通人的一面)

然后韦恩和苏联妞出现,与瑞秋打招呼,双方都说“真巧啊”(其实也许并非巧遇,是韦恩想见丹特,才让他可以订到位子,因为后面韦恩说了,他是这里的老板)。然后韦恩介绍女友娜塔莎

韦恩:瑞秋,这位是娜塔莎。娜塔莎,这位是瑞秋

瑞秋:娜塔莎,你是那位顶级的……? 
韦恩:莫斯科芭蕾舞团顶级女演员

瑞秋:哈维准备下周带我去看呢(记住这句,马上会提到)
韦恩:真的?你们迷上芭蕾了?

瑞秋:布鲁斯,这位是哈维·登特

丹特:大名鼎鼎的布鲁斯·韦恩,瑞秋把你的事都告诉我了

韦恩:我倒希望她没有(指自己蝙蝠侠的身份),咱们拼个桌吧 

丹特:不知道他们准不准(丹特并不愿意,他想二人世界)

韦恩:他们会准的,我是这的老板(丹特有些怀疑自己订到位子是不是韦恩安排的)

 

然后四个人坐下来聊

 

娜塔莎:这样的城市叫人怎么养小孩?(娜塔莎代表是哥谭/美国以外的人和看法,也代表了大众的理性,包括代表观众)

韦恩:我就是这长大的,我没什么不妥吗(韦恩/蝙蝠侠没孩子)

丹特:韦恩庄园也算这个城市的?

韦恩:是否在界内?当然了。我说,做为新一任检查官,你可得弄清楚,你的地盘有多大

娜塔莎:我是想说,一个城市竟然崇拜一个带着面具的侠客

丹特:挺身而出,申张正义,这位市民是高谭市的骄傲(首次正面肯定“违法的”蝙蝠侠)

娜塔莎:哥谭需要的英雄是你这样的(指丹特),人民选出来的,而不是自认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人

韦恩笑嘻嘻地说:是啊,谁给蝙蝠侠的权力?

丹特:我们给的,因为我们这些看着恶人肆意横行坐视不管的人

娜塔莎:但是我们讲的是民主,哈维

丹特:当敌军兵临城下的时候,罗马人就不讲什么民主了,而是希望有人能力挽狂澜,那绝不是图什么虚名  而是救民于水火的责任(该片首次拿罗马说事儿)

瑞秋:哈维,他们保护共和的最后人选,就是凯撒,而他再也没有交出他的权力

丹特:那好,要么像英雄一样战死,要么长生久视,坐等与恶人为伍(结局时丹特死了,蝙蝠侠要替丹特背黑锅,蝙蝠侠说的也是这句),不管蝙蝠侠是谁,他不可能一辈

子都干这个,蝙蝠侠一直在等人从他手中接过接力棒

娜塔莎:比如你,是吗,丹特先生?

丹特:也许吧,如果我真想的话

娜塔莎:如果哈维·丹特正是这位蒙面飞侠呢?(后来丹特“承认”自己是蝙蝠侠)

丹特:如果每晚我都溜出去,早就有人知道了(握住瑞秋的手)

 

韦恩在一旁的确被丹特感动了,于是他才决定为丹特办个PARTY


因为上面瑞秋说过“哈维准备下周带我去看呢”,然后电影在给蝙蝠侠的香港行动预热之前,不演了丹特和瑞秋来看演出的这些情节: “演出取消”,你会发现这种串场很流畅


“爱之船:亿万富翁与俄罗斯芭蕾舞团私奔”(报上中的那艘船就是下面那艘,这两个镜头是紧接着的)

 

韦恩表达丹特才是正大光明的“骑士”

PARTY期间,瑞秋说她知道韦恩刚才发表演讲是在嘲笑丹特,韦恩说他是真心的。他跟瑞秋表达他真的信任丹特,哥谭需要的正是丹特这样的英雄,他逮住罪犯的时候并不需要戴上面具,哥谭需要一个以真面目示人的英雄


再来看蝙蝠侠阻止丹特抛硬币的那场戏。

 

蝙蝠侠:你象征着希望,而我永远不行(黑暗骑士认为光明骑士更伟大)。你打击犯罪团伙的那份坚决,是几十年来哥谭的第一道法理之光,一旦你被人看到这一幕(指靠抛硬币来做事),那就功亏一篑了。栽在你手上的罪犯将会被无罪释放,戈登的血将会白流(当时都以为死了),你明天得主持一个发布会

丹特:为什么?

蝙蝠侠:不能再让人因我而死了(是自曝身份),哥谭的未来交给你了

丹特:你不能,你不能认输,你不能认输!(You can't give in)

 

再来看看伟大的片尾,黑暗骑士为了让光明骑士死后也光明,选择让自己更加黑暗

 

蝙蝠侠和戈登在一起,他们知道,如果公开丹特变成双面人之后的抛硬币杀人行为,那么小丑就赢了,哥谭就会彻底失掉希望,因为小丑选了他们三个中最坚强的一个,如果连丹特都最终丧失了正邪的标准,进入纯粹的混乱即公平的状态中,那么哥谭将按照小丑之前所希望的那样发展。于是蝙蝠侠跟戈登说,让公众相信丹特杀的人都是蝙蝠侠杀的,让丹特可以保持光明磊落的烈士形象,然后蝙蝠侠重复了以前丹特在饭桌上时说过的“要么舍生取义,要么长生久视,坐等与恶人为伍”,他说“为了哥谭,我可以是任何一种人”

 

蝙蝠侠:叫他们进来吧(指外面等待戈登命令的警察和警犬)

镜头剪进来一段追悼丹特的现场,戈登发言:他是一位英雄,或许不是我们应有的,但却是我们需要的。他不亚于一名骑士,光明的骑士(这里用的不再是前面的white,而是shining)
回到戈登与蝙蝠侠在丹特死亡的现场。

戈登:他们会追杀你的

蝙蝠侠:你们会追杀我,你们会诅咒我,放狗追我,因为事情必须如此。因为有时,光有真相还不够(这时画面是阿尔弗雷德烧掉瑞秋生前写给韦恩的信,韦恩也永远不知道这封信的真相),有些时候,人们有权得到更多(这时画面是福克斯输入自己名字然后监视全城的声纳系统自毁),有些时候,人们的信念必须得到回报

戈登儿子:蝙蝠侠,蝙蝠侠!(这时蝙蝠侠开始逃跑)爸爸,他为什么要逃跑?

戈登:因为我们不得不抓他

儿子:可他没做错什么(在西方,孩子代表纯真,他们的判断标准往往是最人性本质的,在天真的孩子看来,蝙蝠侠完全就是个好人)

戈登:因为他是哥谭值得拥有的英雄,但并不是现在需要的英雄,所以我们要追杀他,因为他忍受得起这一切,因为他不是我们的英雄,他是一个无声的卫士,时刻警惕的守护者,一位黑暗骑士!


片头韦恩脱下上衣露出背部的伤痕,阿尔弗雷德曾说“你要清楚你的极限”,韦恩说“蝙蝠侠没有极限”,“但是你有”,“你别让我知道这一点,我承受不住”,“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了这一点已经发生了呢?”(最终蝙蝠侠突破了极限,从最好的英雄,变成最能违法的凶手)

变成双面人的丹特,为什么那么恨戈登?

 

这要从他们两人最初就互不信任开始说起

 

瑞秋和丹特离开法庭,瑞秋得知丹特一会儿要去接见戈登,让丹特对戈登友好点,因为戈登是她的好朋友(戈登找丹特是想要五家银行的搜查证)



结果下一个镜头,戈登在丹特办公室外的秘书接待处等他,镜头最右边一闪而过的就是丹特,但丹特根本没理戈登,直接推门进入办公室,戈登跟他进来后,丹特也不让戈登“请坐”,戈登自己找了把椅子坐下


坐下后二人依然严肃,丹特拿起钱说“微光辐射钞票(前面说了,蝙蝠侠负责做的),城市警察也有这玩意?有人帮忙吗?”,然后戈登说“我们和许多部门都有合作”,丹特打断他,“省省吧,戈登,我想见他(指蝙蝠侠)”

然后丹特第一次表达出了对戈登这个部门的不信任,因为戈登手下大部分人都是内务部调查的对象(也反映出哥谭的污浊不清),而戈登则表示,我不懂你的那些理想主义的政治观念,我只知道用现有的资源做事情,如果离开他们,我就孤身奋战了

最后戈登说丹特是哥谭的光明骑士(white knight,这是电影首次指出丹特是光明骑士),而丹特问他们给他起了什么外号,戈登则撒谎说不知道


二人又起冲突。搜查银行的行动因为Lau提前把钱都运走而泡汤,丹特和戈登在楼顶,当着蝙蝠侠的面互相怀疑。丹特说戈登整天和Wuertz和Ramirez那样的杂碎混在一起(杂碎一词用的是scum,电影首次给观众提醒,这两人很可能有问题,而事后证明,确实都有问题),而戈登则反驳说“马洛尼肯定在你的部门安插了卧底,你还狡辩什么,丹特?”(丹特刚起诉过马洛尼)


审完Lau之后,戈登说“不能送他去重犯监狱,还是把他关在这儿安全”,丹特说“你当这是哪,戈登?你的城堡啊?”,戈登的理由是“重犯监狱的人你信得过吗?”,丹特则强调“我更信不过这里的人”,然后戈登拿出爱乍乍地的口气,说“Lau就留在这”


丹特得知小丑的下一个目标是瑞秋后,打电话给瑞秋,瑞秋说正在戈登这里和他的手下,丹特则说“戈登那不安全,并且他已经死了”


戈登来到丹特的病房,说出了“哈维·twoface”这个外号(指两面派),然后戈登问丹特“开车送你的是Wuertz,他也是匪徒一伙的吗?你知道送瑞秋的是谁吗?哈维,我得了解手下哪些人是可信的”,丹特生气地说“你现在又肯听我的话了?”,戈登“我很遗憾,哈维”,丹特说“没有,你不用遗憾,还没到那时候”。尽管此时的戈登已经略微在意丹特之前的警告了,但接下来仍然在办案时与Ramirez形影不离


综上,最终双面人报复戈登,戈登也承认是自己错了

最后来看一些细节

 

那两个给法官Surrillo送信封的人警察是坏人吗?

 

答案是:是

 



“Up”(上天堂吧)



这个镜头极短,左边人在笑,右边人看着后视镜,表情中一副早有准备的样子

小丑随身携带削皮刀

 

小丑被“复活”的戈登逮住后,被关起来,从他身上翻出许多刀子,其中还有一把是平时家里削土豆皮的那种工具,相信很多人也都注意到了,但是有关掏出这些刀子的手是不是小丑本人的,我觉得不是,因为小丑自己掏的话,不必戴手套,这应该是警方人员拎着小丑的衣服在往外掏东西

小丑威胁史蒂芬斯的那块尖玻璃片儿,是从哪来的?

 

从这里——

尽管镜头没有给出那块玻璃片儿,但是蝙蝠侠把小丑的头撞向镜子时,有一个玻璃碎掉落下一角的音效,随后蝙蝠侠去救瑞秋,小丑就是原地坐在这里,史蒂芬斯站在门口守着他,所以说小丑手中的尖玻璃片儿,是从这里得到的

那艘船上的人命,掌握在你的手中

 

这是一个缓慢的推镜,此人正在艰难地考虑要如何投票,镜头慢慢推,窗外是另一艘船

小丑等同于那个缅甸丛林里的强盗



韦恩:我知道黑道的人从不会束手就擒,但这次不同,他们玩过界了

阿尔弗雷德:是你先过的界,是你一点一点把他们逼入绝境,在绝境中,他们找了一个自己都不了解的人(指小丑)

韦恩:坏人没那么复杂,阿尔弗雷德,最重要是知道他们想要什么

阿尔弗雷德:恕我直言,韦恩少爷,也许这是一个你也不完全了解的人。很久以前,那时我还在缅甸,和几个朋友为当地政府工作,他们想用一些宝石招安那些部落首领。可在仰光北部的一个森林里,宝石被一个强盗给劫了,所以我们就负责查找这批宝石。可六个月下来,没发现一个跟他交易的人。后来有一天,我看见一个小孩拿着一块橘子大的红宝石在玩——那强盗把宝石全扔了

韦恩:那他干嘛还抢? 

阿尔弗雷德:因为他觉得好玩,因为有些人对有逻辑常规的东西不感兴趣,比如钱,对于他们,收买、威胁、理喻、谈判全都不管用。有些人就想看着人间燃烧

 

后来小丑就开始烧钱,他说他只烧了他的那一半,当初问小丑想要多少的人,正是面前这位名叫车臣的、片头带狗的家伙

 

上面的Lau被烧死了

 

Lau是在大爆炸之后,被小丑“救”走的

 

瑞秋死后,韦恩又问起“那个强盗,在缅甸丛林的那个,你们抓到他了吗?”,阿尔弗雷德说“是的”,韦恩问“怎么办到的?”,阿尔弗雷德说“我们烧了整个丛林”(对付想让世界燃烧的人的方法也是燃烧)

阿尔弗雷德为什么偷看韦恩的信?

为什么最后还不给韦恩看?

你注意到他拾起蝙蝠侠头盔了吗?

 

瑞秋问阿尔弗雷德是不是最了解韦恩,老头说是的,然后瑞秋把一封给韦恩的信,交给了阿尔弗雷德,说机会合适的时候给他,老头问我怎么知道何时是机会合适,瑞秋说信没有封(表示你可以看)

 

然后阿尔弗雷德后来就看了,信主要就是说,瑞秋决定要嫁给丹特了,之前说韦恩摘掉蝙蝠侠面具的那一天,她就会跟他在一起,这话的确是认真的,但是现在她觉得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了,她让韦恩失望了,但是请韦恩不要对哥谭的人们失望……


瑞秋死后,韦恩小崩溃,说瑞秋已经同意跟自己在一起了,丹特并不知道,他永远不会知道了。阿尔弗雷德听到这句,才把放在早餐盘中准备给韦恩看的信拿走了,韦恩问那是什么,老头说这个事不着急,后来这信被老头烧了,前面说过了



谈话期间有一个细节,蝙蝠侠头盔本来是在地上的,阿尔弗雷德拾起来,放进韦恩怀里

“天钩”的确存在

 

福克斯跟韦恩谈起“天钩”(Skyhook),说中情局在上世纪60年代有了这个项目,这是真的。历史上,Skyhook由Robert Fulton发明,是由一架飞机和一个大氦气气球组成的航空救援系统。Skyhook被用于在难到达的区域紧急救人,例如带走在敌对疆土的间谍,二战期间也有用过。有兴趣的人可以查查有关Skyhook更为详细的资料,这里就不再深入地往军事上扯了


这个气球发射器是捆在Lau身上的

 

窗子炸开


发射气球


气球升空


飞机用它机头前的“叉子”“咬住”气球和人员之间的连线


然后成功把人员救走。有眼神儿好的人问,后来机头前的“叉子”不见了,是不是穿帮。其实不是,这是Skyhook操作中的一部分

RICO也的确存在



审问Lau的过程中,丹特提到了RICO:“在RICO案件中,如果你可以因为该罪名控告其中一人的话,你就可以起诉相关的所有人”。RICO法案是美国的《防止诈骗及反黑法》(Racketeer Influenced and Corrupt Organizations Act,简称“RICO”)。自1970年由美国国会通过、实施以来,众多黑帮头目和黑帮分子被美国联邦法庭根据这项法律定罪判刑,并被剥夺和没收与其罪相关的一切权利和财产,成效卓著,成为预防和打击黑道组织以经营或从事合法的公司而进行犯罪活动的重要而有力的法律武器

小丑扑克牌一如小丑的追求——混乱

 

首次亮出小丑牌,是我们熟称的“大王”,北京好像叫“大猫”,这是小丑的“名片”

 


法官Surrillo在卷宗里发现一张小丑牌,“小王”,“小猫”,这张与上面那张显然不是出自同一个版本的扑克(小丑没有准则)


假蝙蝠侠尸体上的扑克(就是这张扑克上有法官Surrillo的DNA),上面写的是“Will the real batman please stand up?”(请真正的蝙蝠侠站出来好吗?)


炸死法官Surrillo之后,各式各样的小丑扑克纷纷落下


这是蝙蝠侠从墙里钻弹孔的现场,死去的两人(他们的名字可以拼成“哈维·丹特”)之一,手中拿着小丑扑克,也是各式各样

 

片头

 

片头DC Comics的Logo之后,烟气中出现了蝙蝠侠标志的形状,想必绝大多数观众都注意到了

 

片尾

 

演员字幕上写的是“Bruce Wayne  CHRISTIAN BALE”而不是“Bruce Wayne/Batman  CHRISTIAN BALE”,原因是,诺兰认为贝尔确实是演了韦恩,但没有完全演蝙蝠侠,因为蝙蝠侠这个角色有替身

 

而“Joker HEATH LEDGER”,也没有写“Joker/Jack Napier HEATH LEDGER”。因为在1989年蒂姆·波顿执导的《蝙蝠侠》中,杰克·尼科尔森演的小丑,在没变成小丑之前,是Jack Napier,而《黑暗骑士》中一直只有小丑,没有Jack Napier,并且,字幕中不写Jack Napier,也就回避了此小丑是不是彼小丑的问题,随观众想去吧,是也行,不是也行

 

In memory of our friends

HEATH LEDGER

&

CONWAY WICKLIFFE

该片热门影评:

榨干《黑暗骑士》

时光网特稿 转载请心怀感激 榨..

先坂直夫评分9.0

毫无保留地坚决支持广电禁映《黑暗骑士》!

今天偶尔来看,发现还是有很多网友在讨..

freshsky

组团犯罪的非典型案件:11部高智商群体犯罪电影推荐

当犯罪团伙组着团气势汹汹的杀将过来之..

米奇评分8.3

崔卫平:非人之恶与人性之恶

  在某种意义上,影片《暗夜骑士》(T..

时光连载·名家精选

【黑暗骑士】纪念希斯·莱杰——解构小丑的斗争线索--完整修正

这篇日志用来: 1.解构小丑的斗争线..

小罗绮评分8.0

更多 77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