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2 张图片 
65 位演职员 
3 条剧评 
0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山内一丰

  战国时代﹐无数将星涌现。人们在追逐名人的时候﹐往往忘却了一批寂寂无名﹐在历史的长空中一闪即逝的人物。而本文所叙述的山内伊右卫门一丰﹐就是其中的一个。一丰没有信长﹑秀吉﹑家康等人的深沉韬略﹐也没有千利休﹑古田重然等文化人的卓越艺术成就(纵然他是个茶人)﹐但是﹐正是一丰这种质朴﹑知天命的性格﹐最终使他安然渡过战国乱世﹐最后位列藩侯﹐留名史册。这个或者就是他所具有的魅力所在。

  山内家出自藤原氏﹐由于所谓的“尊卑分脉”﹐以首藤义通之子俊通移居镰仓郡山内﹐开创了山内家的家门。而之后到了山内贞通一代﹐作为幕臣﹐跟随将军足利义澄前往阿波﹐之后移居到尾张国﹐这就是山内一丰的祖源。

  山内一丰之父﹐山内但马守盛丰之时﹐正值尾张织田家分裂时期﹐自应仁年间﹐尾张织田家分为伊势守家和大和守家两支﹐。应仁之乱以后﹐分支的织田敏定趁君家斯波家衰微﹐在清洲筑城﹐而本宗的尾张守护代织田敏广就在岩仓筑城。而盛丰此时就士奉了岩仓织田﹐位列家老﹐领有黑田城。山内一丰就于天文十四年(公元1545年)诞生于黑田城。但是﹐以下克上的两支织田家也未能逃脱衰败的命运﹐天文以后﹐两家持续衰微﹐原先把持君家的清洲织田家也进入三奉行专政的局面(织田因幡守﹑织田藤左卫门﹑织田信秀)。其中以据守胜幡城的织田信秀最为昌隆﹐操纵了他的君家---织田大和守家的实权。信秀在世之时﹐已经控制了尾张一半的领地﹐为其继承者信长统一尾张提供了基础。信秀死后﹐信长先后攻灭了清洲的织田彦五郎﹐平定了信胜的叛乱﹐移居清洲城﹐加快统一尾张的步伐。永禄元年(公元1558年)﹐岩仓织田家因为继嗣问题内哄﹐城主织田信安被儿子织田信贤所败﹐逃奔美浓。信长趁此良机﹐出兵讨伐岩仓织田的居城---岩仓城。作为家老的盛丰﹐也理所当然被卷入战争当中﹐其居城黑田城被敌军夜袭﹐盛丰与其子(一丰长兄十郎﹐名不详)力战不敌﹐双双战死(一说盛丰只是手臂重伤)。当时十三岁的一丰与其母亲法秀院及弟妹在家臣的掩护之下﹐逃离出城池﹐辗转依附亲戚家中。

  当时关于一丰的史实记载相当混乱﹐一说当年一丰十五岁﹐有弟妹五人﹐时年为永禄二年。是年﹐历经父兄丧命之痛的一丰原服﹐名一丰﹐通称辰之助﹑伊(猪)右卫门。之后的山内一丰﹐先后出士美浓的牧村政伦﹑近江的山冈景隆﹐不迟于元龟元年﹐出士风云儿织田信长。此期间﹐迎娶了他的贤内助---千代。千代是若宫喜助友兴的女儿﹐自小学习礼仪﹑裁缝等女儿活儿时就表现十分出众。据说她与一丰是一见钟情---一丰迷恋着她﹐竟然当场提亲﹐而千代也为一丰的人品所吸引﹐于是﹐两情相悦﹐遂结为夫妇。事实也证明凭借着内助之功﹐一丰开始在仕途上平步青云。有一次﹐一丰相中一匹好马﹐体形矫健﹐正好适合一丰上阵。但是﹐一丰作为信长手下一个下级家臣﹐没有多余的金钱支付买马的费用。而得知此事的千代﹐毫不犹豫地拿出自己的嫁妆﹐替丈夫支付了买马的费用。可能此时千代买马的目的仅仅是出于对丈夫的敬爱﹐不过﹐这却为一丰的事业制造了契机。不久之后﹐信长在点兵之际﹐发现了一丰的这匹良驹﹐与身着戎装的一丰十分匹配﹐当众对一丰大加赞扬。这个事件无疑给信长留下了一个很好的印象﹐使一丰留下了十分好的形象﹐而伴之而来着的副产品﹐是秀吉的信任。

  自公元1567年信长攻下稻叶山(岐阜)城以来﹐织田家朝着天下布武的目标迈进﹐拥立将军上洛﹐号令天下。元龟元年四月﹐信长征伐朝仓家﹐两军在金崎布阵。一丰从征﹐在羽柴秀吉麾下从军。但在战斗中﹐浅井长政突然反戈一击﹐织田军遭受朝仓军﹑浅井军的袋形包围,形势十分紧急。羽柴秀吉请缨殿后﹐掩护信长本部撤退。朝仓军此时穷追不放﹐作为先发部队的一丰强顶敌军的强弓﹐挥枪冲杀在最前沿,眼角箭伤﹐连牙齿也被打断。尽管如此﹐一丰还是奋力搏斗﹐用尽全身余力一举将朝仓家的三段崎勘左卫门击毙。万分疲惫的一丰无力割下敌人首级﹐在同伴大盐金又卫门的帮助下才得以取下首级报功。一丰初次出阵一战成名﹐受到信长的嘉奖﹐受封近江唐国200石﹐同时也得到秀吉的信任﹐此时的一丰正值29岁。此后﹐一丰跟随着秀吉前往播磨征伐毛利家﹐转封到播磨2﹐700石。天正六年﹐秀吉攻略三木城﹐一丰被视为心腹将领﹐跟随左右。此时的一丰﹐在军中颇有勇名。在三木城的战斗中﹐一丰以及其漂亮的刀法﹐眼明手快地将潜入军中的敌兵斩杀﹐得到秀吉的高度赞许,传为佳话。

  天正十年﹐正当秀吉与毛利议和期间﹐京里传来了信长在本能寺死亡的消息。秀吉闻讯立即回军﹐讨伐明智光秀﹐在天王山击溃光秀﹐迅速平定了叛乱。本能寺之后﹐织田家四分五裂﹐织田家重臣羽柴秀吉柴田秀家等人在清洲召开会议﹐进行论功行赏领地分配﹐以及织田家的继嗣问题。一丰藉此再次加封到3﹐200石,继续跟随秀吉转战南北﹐历次参加了龟山城之战﹑贱岳之战﹐由于战功又加封了河内361石﹐翌年回到了旧有领地长滨﹐加封到5000石。在这个波澜壮阔的时代﹐一丰并未能建功立业﹐位列诸侯﹐仕途未有一步登天的重大发展﹐仅仅犹如蝼蚁一般﹐一点一滴地积蓄力量。

  天正十三年六月﹐一丰终于荣登万石的大名行列﹐受封若狭一万九千八百石﹐八月份又转封到长滨二万石﹐长年累月为君家竭尽心力﹐虽然是迟来﹐但终究获得了回报﹐一丰此时的喜悦之情是不难想象。而昔日迫于生计困苦而四散的弟妹此时也得以在长滨重聚﹐诸事顺心﹐一丰在长滨渡过了他一生中最为舒心的时光。但是天意弄人﹐在同年的十一月二十九日的大地震中﹐一丰多年来唯一的血胤祢姬死于地震中﹐紧接着﹐母亲法秀院也悲伤致死。突如其来的打击﹐令一丰夫妇万分哀伤。命途多舛﹐一度令一丰对前途心感十分灰心。降临一丰头上不久的幸运﹐转眼又离之而去了。

  天正十八年﹐秀吉出兵小田原攻打不臣的北条氏政父子。此时的一丰作为丰臣秀次的家臣﹐奉命出征。战争理所当然地以秀吉的胜利而告终。家康因此次战功而获得关东八州的领地﹐而一丰因为这次的军功﹐于同年的九月得到了相良榛原﹑佐野郡内合计五万石的奉禄﹐居挂川城。人到中年的一丰﹐终于迎来了他梦寐以求的这一日﹐作为一个五万石的大名﹐一丰终于可以施展自己卓越的内政才能。早在士奉织田家期间﹐一丰曾经参加安土城修筑的筹划工作﹐有丰富的经营城下町经验。此次一丰所领的挂川城﹐历来就是东海到甲信﹑浓尾的要道﹐是一个沟通了关东与关西的枢纽。自今川家﹑德川家时代﹐挂川城就已经成为重要得军事据点﹐在牵制武田信玄攻击骏河腹地发挥过重要作用﹐是兵家必争之地。一丰在前代经营的基础上﹐大肆扩充城下町﹐修复挂川城的城防﹐同时治理了大井川的洪水。此期间一丰的作为﹐无疑为他日后经营土佐有莫大的帮助﹐之后高知城的规划﹐也是参照此模式进行。

  山内一丰与中村一氏﹑崛尾吉晴等被秀吉任命为关白丰臣秀次的辅臣﹐但是他们并没有尽到其应有的责任。自从秀吉的儿子秀赖降生以来﹐秀吉更加疏远秀次这个养子﹐秀次也因此变得喜怒无常﹐动辄杀人取乐﹐人称杀生关白。秀次的暴虐﹐一丰的视若无睹不加制止﹐正中秀吉下怀﹐为免秀次日后不利于秀赖﹐秀吉让秀次切腹。而山内一丰这些监护人不但没有受到惩处﹐而且还将秀次的领地也分了给一丰﹐一丰无端得到了意外的收获。

  庆长三年﹐秀吉亡故﹐天下再度出现战乱的暗涌。以石田三成的文吏派和德川家康一伙的武人派斗争白热化。敏锐的一丰﹐预料到天下即将再度易主﹐开始寻找值得自己依附的强者。一丰预见当今之世﹐只有德川家康具备“智﹑仁﹑勇三德”﹐毅然决定投向家康﹐随之出征会津。而此时的千代﹐作为人质﹐被扣留在京都。西军派人威胁千代﹐逼迫她致书一丰﹐劝他投奔西军。千代为了丈夫的前途﹐置生死于不顾﹐假装应允﹐写劝书给一封﹐同时冒险附上自己的家书一封﹐内容大致是劝一丰依附家康,收藏在斗笠的细绳中。这就是有名的“笠の绪の文”。一丰收到信件后﹐将之原封不动交给家康。家康见状大为感动﹐赞扬一丰的忠节“犹如树木的中心”﹐其它众人只是“枝叶而已”。此次千代再为丈夫立下大功绩﹐为他不久之后得到土佐二十四万石的高额奉禄作出卓越贡献。“笠の绪の文”可以说是一丰人生最高成就的决定性事件﹐之后一丰在关原之战中并没有什么出众的表现﹐但是仅仅因为千代的信﹐以及一丰在小山阵向家康交出信件这两个动作﹐就赢得了二十四万石﹐一丰夫妇一唱一和﹐确实达到了举世无双的地步了。

  由于土佐的大名长宗我部家在关原合战中依附西军﹐其领地此时被家康没收。战后的第二年﹐山内一丰正式到土佐入国。入国之初﹐一丰居住在长宗我部家的旧城浦户城。一丰初到陌生的土地土佐﹐是个没有威望的领主。旧领主长宗我部在土佐一带的旧家臣依旧依恋着旧主﹐对一丰阳奉阴违﹐只是貌为恭顺而已。早在一丰入国之前﹐长宗我部的遗臣就煽动一揆﹐以抵制一丰入国﹐后来被一丰所派遣的先发接收人员其弟山内康丰所**﹐270多人被斩首。一揆被**之后﹐土佐稍微平静。一丰为了建立自己在土佐的绝对统治权威﹐势必重新建设一座属于自己的居城﹐来显示自己是当地唯一领主的气派。而更为现实的原因﹐浦户城实在过于狭小﹐并无太大的发展余地。晚年热衷于内政的一丰﹐决定在高42米的大高阪山上建设一座新的城池。

  由于地形关系﹐这一带每逢大雨必发洪水﹐所以这里自古以来都没有大规模地修筑城池。而山内一丰首先着手水利工程﹐以百百纲家为普请奉行﹐开掘运河﹐改变河道以及地形﹐以畅通洪水。一切水利工程完毕之后﹐一丰才开始兴建城池。经过两年的努力﹐在庆长八年﹐新城的本丸和二之丸相继完工﹐矗立在大高阪山之上。新城以平山城式设计﹐本丸建筑在被削平的山顶﹐二之丸和本丸以本丸为中心包围着天守阁。天守阁矗立在本丸的东面﹐采用入母屋式设计﹐共四层﹐另外有两层地库﹐高18.5米﹐据说是仿照一丰旧领的挂川城所建造的。本丸的中央是主殿﹐分为第二殿﹑第三殿和南阁﹐是城主的日常居地。而本丸的后半部份﹐则建设了存放重要文书的纳户藏。与本丸并排的二之丸﹐是建筑在本丸西面的军事据点﹐这里建有一座从浦户城移建的干橹﹐与本丸遥相呼应。而本丸东面的是三之丸﹐此处则是全城最广阔的地域﹐建设有书院﹑藩学等。三之丸与二之丸由廊下门连接。这座廊下门设计也颇为巧妙﹐是一座长方形的城楼﹐内里分为南﹑中﹑北三个房间﹐以作为守护本丸的番士的居所﹐而其下则是一座铁门﹐称为黑铁门﹐如此﹐城内门门连镮﹐戒备深严﹐全日本恐怕只有这座城池所特有。整个城池的楼橹井井有条﹐足见一丰多年来炉火纯青的筑城技术。此外﹐城池的护城河也别具一格﹐以四方形包围着城池﹐分内护城河与外护城河﹐内护城河成迂回状保护着本丸﹐北通江之口川﹐南通镜川﹐守护十分严密﹐而且有很强的排水作用。

  庆长八年八月二十一日﹐一丰迁居新城。初时此城因地形缘故被命名为河中山城﹐后改高智山城﹐最后简略为高知城。高知城逐渐发展成为南方的重镇,到了亨保年间﹐城下人口多达2万。

  两年后的庆长十年九月二十一日﹐61岁的山内一丰在高知城因高血压病发逝世﹐葬于高知的日轮山﹐法号大通院。千代也在京都的大通院出家为尼﹐法号见性院。元和三年(公元1617年)﹐法性院也享年六十一岁﹐与世长辞。

  以山内一丰的才能﹐充其量只有作为一城之主﹐顶多有个五万石的领地罢了。但是﹐一丰所具有的优点有两个﹐一个是他具有所谓的内助之功。可以这么说﹐山内一丰的事业﹐或者说是土佐藩的创立﹐离不开与千代的努力﹐没有千代﹐有没有土佐藩24万石还很难说﹐土佐藩是山内夫妇二人三足努力的结果。其二﹐一丰本身所具有敏锐的政治触觉﹐还有其纯朴的乡土武士的性格﹐也是他 成功必备的条件。

  换言之﹐山内一丰前半身的事业﹐基本上是他自身努力的成果﹔而日后成为大藩则是他和妻子千代的功劳了。山内一丰与千代这对战国时代的模范夫妻的故事,与代表了一丰人生最高成就的高知城,一同成为世人世代相传的美谈。

〈br〉

战国时代女性佳话—千代(山内一丰之妻)------完美的贤内助

  战国时代除了武将辈出,也出了许多内助之功卓著的贤妻,其中一位便是山内一丰的妻子千代。千代出生于弘治三年(1557),是浅井家家臣若宫喜助友兴的女儿。但是在千代八岁的时候,父亲便不幸阵亡了,而十三岁时更失去了母亲。此后无依无靠的千代便由叔母的丈夫不破重则抚养,因为千代十岁时曾去山内家向山内一丰的母亲学习裁缝,她简朴的性格和善良的人品立即得到了这位母亲的喜爱,因此结下了这段姻缘。

  她在天正元年(1573)年出嫁,时年17。而一丰28岁,是织田信长手下的武士。关于千代的佳话,最出名的莫过于用小判(金币的一种)十两为夫君购得名马的故事。

  天正九年(1581)二月二十八日,信长在御所东门外的马场招待正亲町天皇。这种阅览军马的仪式不但是向公家社会的示威,更可以提高自己家臣的士气。

  一丰打听到这件事情后,便有了“无论如何也要得到一匹名马”这样的想法。当他带着钱到了马市的时候,终于见到了那匹不愧天下无双之称的名马。可是这些马的身价非常高,一匹就要小判十两,而只有区区二百石俸禄的一丰,无论如何也拿不出这幺多的钱来。

  一丰回到家里,失望地告诉千代这天发生的事情。千代听罢,二话不说便从自己梳妆台的抽屉中取出了十两交给一丰。原来这些钱是在千代出嫁的时候,叔母交给她的,并叮咛她说:“嫁过去之后,要小心地使用。”

  一丰得到十两终于如愿以偿地买到名马,那天观马大会中所有的马都没有这一匹一般的神骏。信长通过左右打听后知道了这件事情,并大为赞赏,说道“一丰有这幺好的妻子,一定是修来的福分!”并立即把一丰的俸禄提高到三千石。

  之后一丰先后出仕秀吉和家康,并成为远州挂川(静冈县挂川市)六万石的城主。

  庆长五年(1600)七月,一丰参加了会津征讨上杉景胜的战役,千代也在这里为一丰出谋划策。由于上杉景胜回到会津后无视家康上洛的命令,修整城池,建造桥梁并且购买武器。家康认定景胜有意谋反,并开始召集军队打算远征会津。作为家康的家臣,一丰也加入了这场战役。

  在这里放生了更了不起的一件事情,千代给在军中的一丰送去了一封写着“石田三成殿下那边有古怪的举动。”的密书。这就是有名的[笠之绪之文],因为千代为了不被敌人发现,而将这封密文编进了使者田中孙作斗笠的颚纽(用来固定兜里的绳子,绑在下巴的位置)之中。千代理用女性特有的细心,在后方为自己的丈夫从事着谍报工作。这之后爆发了天下驰名的关原之战,最后由家康的东军获得了胜利。虽然一丰在关原之战没有立下战功,但家康为感谢千代提供的情报,而赐封一丰土佐国(高知县)24万石的知行。

  千代作为女性有这卓绝的才智,更懂得把握得来不易的机会。可惜的是,庆长十年(1605)时一丰病逝。次年,千代只身迁往京都居住。最后在元和三年(1617),也就是61岁的时候逝世了。

以上内容转载自铁血论坛

Story

幕后制作

  根据作家司马辽太郎的原作《功名が辻》改编。描述了贤惠能够支持鼓励丈夫的妻子“千代”和以“执着”的真心,坚持战斗到到战国时代结束的丈夫“山内一丰”的故事。可以说该剧与之前由松岛菜菜子主演,红极一时2002年NHK大河剧《利家与松》颇有异曲同工之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