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蝴蝶>影评>蝴蝶

蝴蝶

电影中文名

蝴蝶

2008-12-15 18:08

 

 

    “!”    那一声枪响震耳欲聋,飞溅出的鲜血在镜头前形成翅膀的形状,天空此刻飘起了鹅毛般的大雪,紫色的、红色的、黄色的、绿色的……我分不出这些是是臆想中飞舞的梦蝶?还是那一个个在空气中飘零的灵魂?我只是知道,所有的救赎已走到了尽头,这部电影余下的时光中不会再有希望,不会再有爱的影子,只有散发着死亡腐烂气息沉重的黑色,把胶片逐格吞噬淹没。     我有些不解:张作骥用六年时光雕刻出的电影《蝴蝶》,为何要背负上如斯沉重与黑暗的主题?父亲的逝去,爱人的背叛,二千多个白昼黑夜的交替,似乎在男主角一哲身上,已埋下张作骥自己内心反复挣扎苦痛与孤独的种子,所以他才会在渔港南方澳的美丽背后,娓娓道出身份缺失与异族夹缝求生的困局,然后用最刺眼的猩红向最惨烈的青春告别,这一刻,我脑海中满是大岛渚《青春残酷物语》结尾在公路上尖叫消亡的青春肉体,所有色彩灰飞烟灭,定格在一片惨白上,再也寻不回来时的道路。     恋上南方澳美丽与宁静的爷爷,宁愿舍弃日本人的身份留在台湾;但加入黑帮的父亲却执意回到日本发展,走火入魔的重拾祖籍的亡魂,把台湾的身份和台语从精神上彻底漂白,只肯在翻译的帮助下和台湾黑帮交谈,就连托人带给被自己抛弃在台湾儿子一哲的礼物,也是他刚到日本谋生所用的刺身刀;帮弟弟顶罪出狱后的一哲,面对一大堆理不清的恩怨情仇,内心只有对父亲的怨恨、对母亲的追忆、对失去灵魂的寻找。他沉默寡言的躯壳中,蕴藏的是一触即发的暴力与灵魂残缺的痛苦。他回到出生的村落,到处询问陌生的族人知不知道那个小男孩(其实是他幼时的族名)的下落;他抓起蜿蜒爬行的蛇咬断喉咙,把蛇血洒在路边无名的坟头;他穿梭在熟悉的树林中,妄图能看到灵魂化作蝴蝶振翅的影子;他紧紧搂住弱小的阿佩,却感受不到彼此的体温。他听不懂父亲嘴唇吐出怪异腔调的日语,一如旁人听不懂岛上原住民朴实悲怆祈福的歌声,陌生的语言带出的是沟通的隔阂,是对自我圈子的封闭和外界的挑衅,母亲选择在郁郁寡欢中自杀,一哲选择用暴力回应整个世界,阿佩则选择在所有人面前沉默,彼此都有彼此的方式,却缺乏融汇的交点,所以我们只能看到人物内心的寂寞在镜头下被渲染、放大、幻化做黑暗的灵魂。     张作骥的手法更趋成熟,也更加压抑。他把镜头对准漂泊夜色下的港口,对准密林中被抛弃的失乐园,对准山洞中沉静深邃的回音,对准海边招魂凄厉的歌谣,美丽的景色总也摆脱不了阴郁的靛蓝,就如大量缺乏人物的空镜头加上放得极为缓慢的节奏,把观众渐渐带入一哲陷入绝境的不归路上一样,最后都被挤压进一个无法呼吸的空间里,当一哲在怒吼中弑父,这种压抑被锋利的镜头语言快速割破流失,取而代之是难以言状的惶恐与悲哀,我们厌恶这个绝望到极端的故事,我们渴望见到另一种流光飞舞的笑容和蝴蝶优雅的舞姿,可惜一切都是妄想,就如我们沉重的现实,就如原住民本身的生存状态,就如留在异邦他族的艰辛,到最后也找不到融合的方式,最后也找不到归宿与定位,最后也只能选择逆来顺受。     我听不到一哲最后凄厉的呐喊,血染的利刃被抽格,从他体内插入再拔出,张作骥用最原始最直接的暴力画面,完成最后告别生命的仪式,我想起祭母途中那位祈福的原住民,他眼中的无奈,似乎并不是要安抚迷失的一哲,他在一哲身上已感觉不到生气,他只是为一个失去灵魂的空壳哀鸣,他只是要去抚摸那冰冷的孤独。离开肉体的灵魂再也无枝可栖,与生活决裂的一哲再也找不到故乡的归宿,他只剩下对母亲坎坷不公命运的同情,对抛弃自己父亲的怨愤,最后灰飞烟灭,被魔鬼与仇恨吞噬,浪潮暗涌的彼岸,只有死亡。 MI YO ME E HEI YA A HUOEO MI YO ME E HEI YA A HUOEA TA PE VO SO NA NA LOO MI YO ME E HEI YA A HUOEA PA TE KE HE NA NA LOO MI YO ME E HEI YA A HUOEOH……达邦!我的故乡我总是走呀走着就迷失了方向我从遥远的南方而来却不知道往那里去 OH……
该片热门影评:

《蝴蝶》:无枝可栖的蝴蝶

这个片子极度适合解读,从不同方面入手..

木卫二

像书一样的电影

找节目时在《世界电影》上看到了一部台..

绊1645302评分8.0

《蝴蝶》与田原主演的同志电影蝴蝶相比,这部电影要沉闷许多

中国台湾怎么这么多文艺片导演,也许这..

58届金像奖最佳男配角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非常慢的电影,让我好多次停下来,思考..

deathmask评分9.6

蝴蝶

都是怪胎

冬冬

更多 1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