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旗英雄传 剧情 - Mtime时光网
 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33 张图片 
11 位演职员 
10 条剧评 
3 条新闻 
更多  

总剧情

  个机智坚韧铁血热心的精神领袖,一个激情飞扬单纯质朴的铁血男儿,一个清丽脱俗不染凡尘的空谷幽兰,一个柔情似水妩媚动人的风尘美女,相逢在古龙的武侠世界,演绎出阴谋与爱情、仇恨与亲情、忠诚与背叛、寻宝与复仇的江湖传奇故事……

  昔年,中原武林“大旗门”遭遇灭顶之灾,侥幸逃脱的大旗门少年弟子铁中棠、云铮等在掌门人云翼的带领下远遁

展开

  个机智坚韧铁血热心的精神领袖,一个激情飞扬单纯质朴的铁血男儿,一个清丽脱俗不染凡尘的空谷幽兰,一个柔情似水妩媚动人的风尘美女,相逢在古龙的武侠世界,演绎出阴谋与爱情、仇恨与亲情、忠诚与背叛、寻宝与复仇的江湖传奇故事……

  昔年,中原武林“大旗门”遭遇灭顶之灾,侥幸逃脱的大旗门少年弟子铁中棠、云铮等在掌门人云翼的带领下远遁荒漠卧薪尝胆,伺机复仇。

  十多年过去了,铁中棠、云铮等已长大成人,云翼认为时机成熟后,便率领大旗门人,重返中原武林。

  不料,久避荒漠的大旗弟子一步入花花世界便不知所措,特别是掌门人云翼长子云铿见到当年大旗门死对头寒枫堡堡主冷一枫的长女冷青霜后便坠入情网,险些使大旗门再遭灭门之灾。云翼愤怒之余命 掌刑人铁中棠将云铿五马分尸!事后,云铿之弟云铮私下寻仇,陷入重围,狡猾的五福联盟盟主司徒笑,故意放走云铮,然后派人尾随跟踪,企图将大旗门一网打尽。

  铁中棠早已料到其计,便力劝云铮不要直接回巢。云铮因铁中棠处死自己的兄长云铿,对他满怀怨恨,故意与铁中棠背道而驰,暴露了大旗门的行迹。云翼一气之下,将铁中棠、云铮赶出大旗门,自己率领所有弟子退回大漠。

  铁中棠设下疑兵之计,牵制五福联盟,云铮现身拚命,身受重伤。铁中棠冒死救出云铮,司徒笑等穷追不舍。铁中棠为了保全云铮之性命,假意投靠司徒笑,便借跪拜之时欲将司徒笑击伤;而昏迷中暂时醒来的云铮正好看到铁中棠的跪拜于司徒笑面前一幕,误以为铁中棠投敌变节,从此对铁中棠的怨恨更深百倍! 在敌人的重重包围中,受过大旗门恩惠的绿林好汉赵奇刚为了报恩,欲救铁中棠,铁中棠只求赵奇刚救走了云铮,而他自己却被抛下山崖……

  云铮苏醒之后,误认铁中棠已将他出卖,便带伤逃走,途中又落入了司徒笑的情妇温黛黛之手。温黛黛虚情假意,蒙骗云铮带她到大旗门去,云铮不察落入圈套,带她来到了洛阳大豪李洛阳家。

  坠入山崖的铁中棠,却被水柔颂之女水灵光相救,二人产生了感情。水灵光带铁中棠找到了大旗门灭门之前藏入洞中的珠宝、令旗等物。没过多久,

  早已背叛大旗门的铁青笺率黑星天等人也穿洞来到。双方一番血战后,水柔颂、铁青笺等人战死,他们临死前,说出了水灵光乃铁青笺之女,铁青笺是铁中棠叔叔的秘密。于是,铁中棠与水灵光这对恋人,一下子又变成了堂兄妹,这使他们均感痛苦万分。

  后来,铁中棠化装成一位老头,带水灵光走出山谷来到了珠宝商李洛阳家,并巧遇云铮。行事沉稳的铁中棠,当发现云铮落入敌人圈套后,便不择手段将温黛黛引开。正巧“九子鬼母”率徒弟围困李家,铁中棠又以大旗门的令旗,为群雄解了围,但云铮对铁中棠却更加仇视了!司徒笑等人捉了水灵光,妄图迫使铁中棠就范;此时,夜帝之子朱藻赶来,击退司徒笑及其帮凶,救出了水灵光并将水灵光强行带走想占为己有。

  铁中棠追踪到了崂山,为破朱藻的“七仙女阵”,以七日时间苦研武功,他功力顿时大进;但由于阴嫔暗中发出请柬,结果不仅司徒笑等人,就连名动江湖的风九幽、卓三娘也来找朱藻决战!铁中棠身负重伤后,朱藻之母以“嫁衣神功”为他治伤,可是她苦练了十几年的内力,悉数冲入了铁中棠的体内,使他成为一名内力浑雄的一流高手。铁中棠在与朱藻并肩作战后,两人因为意气相投,于是便结拜为兄弟。

  为了保护深爱而不能爱的情人水灵光,铁中棠有意促成朱藻与水灵光的婚事。铁中棠设计请朱藻与出的云铿,而信中铁中棠请云铿为朱、水二人作媒,使二人结为夫妻。而朱、水二人拜堂之时,盛家堡的盛存孝却说出水灵光非铁青笺之女,而是夜帝和水柔颂所生,因此事实上朱、水两人乃同父异母之兄妹,险些铸成大错。

  而此时,铁中棠却被云铮打下悬崖坠入大海,他从海中逃出后,闯进了囚禁夜帝的石洞,并随夜帝学成了一流武功。

  云翼战死之后,阴大娘说出了大旗门的恩怨:大旗门的开山祖师云、铁二人,虽然一生侠义,但却对自己的妻子绝无情义。云夫人姓“朱”,铁夫人姓“风”,朱夫人生性较强,创立了“常春岛”,而风夫人却生性柔弱,竟在长年忧虑下活活气死,其弟一怒之下,便唆使盛、冷等门派结成五福联盟。五福联盟与大旗门世代为敌,风门子弟俱在暗中相助,而夜帝又是朱夫人的亲属。如此一来,大旗门的恩怨情仇,牵连到武林中的顶尖高手,而这一切,又都离不开一个“情”字。

  铁中棠由洞中脱困出来,获悉五福联盟内部不稳,司徒笑有向冷一枫夺权之势,即设法告知塞外的大旗门弟子,请立即回师。铁中棠则率领云铮、朱藻、水灵光等人,一起杀进五福联盟总部!大决战中,夜帝和装死躲藏已久的云铿忽然出现助阵,冷一枫、司徒笑、风九幽等人不敌,先后被杀,大旗门又恢复二十年前的风光,重返中原武林,由心胸宽广、义薄云天的铁中棠,接任大旗门门主一职,武林又重享太平。

分集剧情

第1集

  旗归来,风烟滚滚.  退去塞外二十年的大旗门,最近,收到飞鸽传书,称他们遗失了的本门大旗,重现江湖了,此番前来,是夺回本门的大旗。  大旗门掌刑人云铿分配打前站任务,铁中棠主动请缨,要求犯难前行,却被云铿冷言讥讽,倍受歧视,他心中不忿,反唇相讥,十分对立;铁青笺仗义执言,亲自领受了打前站的任务,条件是带上铁中棠。铁中棠深深感谢义父铁青笺。  铁青笺带着铁中棠出发了,途中,铁中棠愤愤不平,为什么永远要自己来承担父母的罪孽?铁青笺教导他,小不忍则乱大谋。  大旗门的仇敌――寒风堡,得知大旗门来犯的消息,堡主冷一枫召集五家大旗门的仇敌的联盟――五福联盟,严阵以待,准备跟大旗门决一死战。可是,冷一枫的女儿冷青霜激动不已,因为,她可以跟身在大旗门的情郎相见了,她的妹妹冷青萍却愤恨不已,因为那个大旗门的弟子让姐姐怀孕了,处境十分窘困。冷青萍主动要去替姐姐去寻找云铿。  铁青笺带领铁中棠来到了座小客栈前,铁青笺准备施放迷香,随后占领客栈,心地善良的铁中棠,将致人死命的“死香”换成了让人昏迷的“昏香”。客栈中的人众都被迷倒了,其中就有来寻找大旗门的冷青萍。铁中棠好心救援了冷青萍。  铁青笺让铁中棠放射信号火箭“铁树银花”,告知大队,前站已经得手。  大队人马来到了。大旗掌门云翼,布置盗马任务,众人大惊,因为,这是要清理门户,五马分尸门内败类的先兆,人人猜测,不知道祸事落到谁的头上。云铿再次歧视铁中棠,让他在客栈中烧开水。云铮觉得哥哥太过分了,主动将铁中棠收留在自己的行动中。  云铿乘外出盗马之际,悄悄与冷青霜幽会,冷青霜告知她怀孕了,云铿大惊失色,一时没了主张,他们面临着生离死别,神情忧伤。  铁中棠目睹了他们的幽会,嘻笑调侃;云铿大怒,以死威胁,铁中棠狼狈地逃去。  暗中一直跟随大旗门弟子的两个女性:鬼母门的掌门阴仪和花大姑,也忍不住笑出声来,阴仪要花大姑尽快查清谁的屁股上有一块青色胎记。花大姑淫荡地“咯咯”笑着受命,她要看的第一个人,就是铁中棠。  花大姑尾随铁中棠,几次三番,无法得手。她反而自己被弄得狼狈不堪。  铁中棠、云铮盗马来到寒风堡,陷入埋伏,紧急脱逃途中,铁中棠与冷青萍相见,铁中棠忙里偷闲跟她调笑,冷青萍大怒,打得铁中棠落花流水而逃。  冷青霜为了协助云铿完成盗马任务,趁乱放走了马匹。  大旗门的子弟,忽然一个接一个,裤子破了。可谁也不知道何时破的,又是何人所为。上上下下,哭笑不得。  马匹盗回来了,云翼宣布,今晚要处死的是自己的儿子云铿。  众人惊呆了!  

第2集

  翼宣布了云铿的“罪行”:私通敌派女子,按门规予以处死。众人大惊纷纷求情。云铿以为铁中棠出卖了他,愤恨以对,铁中棠有口难辩。突然,铁中棠主动请缨,要出任掌刑人。  云铮对铁中棠怒目而视;云铿更是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他以掌自击自己的天灵盖自尽,未遂。云翼挥泪将云铿交付给铁中棠,去执行五马分尸的酷刑。  冷青霜得知了云铿的命运,焦急万分,动了胎气,痛倒家中。冷青萍见状,单身出行,去援救云铿。  大队人马要出发了,行刑现场只留下五马、五花大绑的云铿和仗仗剑而立准备行刑的铁中棠;云铮不甘哥哥被杀,悄悄留在现场的树上,被铁中棠发现,揭穿了他,云翼大怒,喝令云铮随行离去;云铮怒不可遏,狠狠地往铁中棠脸上吐口水,离去了。  云铿苏醒过来,依然不失高贵气派,冷漠地让铁中棠快动手。铁中棠点了云铿的哑穴,随后,把只能对他怒目而视的云铿塞进了一个地洞里去。  铁中棠骑上骏马,扬鞭飞奔。不料,途中遇到冷青萍拦截,追问云铿下落,铁中棠摆脱冷青萍的纠缠,策马离去。  司徒笑和温黛黛从冷一枫家中出来,随即就去会见了铁青笺,他们相约,此次相对,互为对方除去掌门:云翼和冷一枫。  铁中棠潜入一所监狱,冒险劫持了一个死囚,在突出监狱时,被人发现,陷入重围,眼见无法脱逃。突然,来了一个黑衣妇人,出手相救。铁中棠绝处逢生,对黑衣妇人深为感激,黑衣妇人只提出了一个要求,日后见到她,要听令一次。铁中棠本欲拒绝这无理要求,可是,想到云铿,无暇纠缠,就答应了,不料,妇人要求竟然是要他脱下裤子,铁中棠不从。看着铁中棠走远,黑衣妇人摘下面具,原来,她就是阴仪,花大姑从她身后现身,眼中满是狐疑。阴仪对花大姑说:这个人,将来必成大器。  铁中棠带着死囚回到了云铿身边,把死囚绑在五马中间,云铿这才明白了铁中棠的用意。他不愿意接受铁中棠的恩赐,铁中棠狠狠地嘲笑了他,让他快一点逃生。云铿满面羞赧,作了一个揖,离去了。  冷青萍目睹了这一场面,回去告知了冷青霜,心下对铁中棠满是好感。冷青霜告诫冷青萍,爱上大旗弟子,会有杀身之祸。冷青萍狂野地表示,许身如此男子,死也值得。冷青霜深为忧虑。  旷野上,传来了凄厉的惨叫声,声音传到正在行进中的大旗门队伍里,人人脸上变色,云翼流下了眼泪。  满身血污的铁中棠回来了,云铮的的仇恨,全部写到了脸上。  

第3集

  翼深感行踪已经暴露,需改变行程。铁青笺力争不可改变初衷,并煽动门下徒众的热血,拼死前行,占领据点,不可功亏一篑。铁中棠据自己方才所见,也觉得前途不可冒险。铁青笺一反常态,恶语相向,让铁中棠闭嘴。  大旗门按照原定计划前进,一步一步,走进了死亡陷阱。  大旗门行进途中,花大姑化妆成一个男孩,再次来割铁中棠的裤子,反而被铁中棠割破了裤子,露出了屁股,她羞愤无比。  五福联盟在寒风堡聚会,兴高采烈,因为,他们有了大旗门的内线接应,稳操胜券。冷青萍得知了五福联盟的计划,不寒而栗,决意冒死给铁中棠通风报信。  司徒笑侦知,是冷一枫的女儿私通了大旗门,他让温黛黛去监视冷家女儿。恰逢冷青萍化妆出逃,温黛黛引兵追杀,身受重伤,被盛存孝放了一条生路。  冷青萍拼死来到了大旗门所在地,施放银针报信,不料,被已经得到温黛黛通风报信的铁青笺所俘,要以奸细之名处死,被铁中棠以审讯为名,要了下来。交付给云翼,云翼一时也不能判断真伪。  云铮追杀温黛黛,温黛黛以美色诱惑,不料,她这一次却失效了,云铮不为美色所动,温黛黛刮目相看。她设计让云铮相信刚才跑进大旗门阵地的女子,是奸细。头脑简单的云铮上当了,他来到云翼面前,力主处决冷青萍,使开始要相信冷青萍的云翼,再次怀疑起来。唯有铁中棠以命担保冷青萍,却无人相信他。就这样,大旗门丧失了最后避免灭顶之灾的一次机会。  

第4集

  兵杀来,大旗门果然陷入重围,大旗门苦斗,无法突围,冷青萍让铁中棠劫持自己,威胁追兵,以图突围。冷一枫见爱女被俘,只得让出一条通道,大失盟主颜面。  大旗门突出了重围,满目伤残,云翼要拿冷青萍来祭旗告慰亡灵,铁中棠回答战场混乱,冷青萍脱逃了。其实,是铁中棠担心大旗门会对冷青萍下杀手,而偷偷趁乱放走了冷青萍。云翼震怒,要处罚铁中棠;冷青萍突然现身,愿以己交换铁中棠。云翼被这一对义薄云天的年轻人感动,放了冷青萍,免了铁中棠的死罪,将他逐出大旗门。  云铮也因为暴露了行踪,被云翼下令逐出大旗门。  云翼伤心欲绝,二十年卧薪尝胆,付诸东流,他只好带领这一支伤痛之旅,依然没有大旗引导,再次败走塞外。  铁中棠和云铮孤零零地留在原地,看着大旗门撤退而去。追兵又到,两人只得联手并肩,迎战五福联盟,掩护大旗门退去塞外。  虽然大敌当前,云铮依然克制不住对“公报私仇”的铁中棠的憎恨,他拔剑就刺铁中棠,高呼要为哥哥云铿报仇。铁中棠无法说出真相,有口难辩,只能勉为其难地抵御着,以致耽误了撤离的时机,被对手团团包围,无法脱逃。  云铮战不多久,就被人数上占优势的敌手刺伤,命在旦夕。铁中棠此时已脱离包围,见云铮倒地,便不顾自身安危,返身杀如重围,扛起云铮,奋力突围。  他们终于突出了包围,云铮有所悔悟,对铁中棠表示,铁中棠执行的是门规,他不再计较前嫌了。铁中棠为两人恢复了友谊而欣慰。  

第5集

  中棠扛着云铮,行动不便,被司徒笑追上了,在司徒笑的刀尖威逼之下,再无生路,他屈从了司徒笑的要求,倒身下拜,昏迷中的云铮,正好醒转来,看到这一幕,认定铁中棠投敌了,气血上涌,再次昏了过去。他没有看到,原来,铁中棠是诈降,趁弯腰下拜之时,突施暗器,击伤了司徒笑,这才得以从武功比他高强的敌人手中脱逃。  云铮再次醒来,翻身从铁中棠背上滚落下来,气息微弱地称:宁死也不要叛徒背负他,并发誓,如果活着出去,他要干的第一桩事情,就是杀死叛徒铁中棠。铁中棠就算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冷青萍得知铁中棠没有随大旗门撤退,又是惊恐又是喜悦。她不顾危险,出发去寻找铁中棠,不料,被温黛黛擒获,要杀她以除去情敌。冷一枫得知女儿被擒往落日牧场,兴兵问罪,与司徒笑对峙,危急关头,司徒笑放了冷青萍,而在暗中跟踪她。  冷青萍不知是计,未加提防,她终于找到了铁中棠和云铮的藏身之地,不料却也将追捕他们的敌手引来了。铁中棠恳求冷青萍将云铮救走。冷青萍救出了云铮,返身来找铁中棠,两人终于团聚,虽然身陷重围,却再也无法压抑心中的爱慕之情,他们相爱了,同时,又为能够死在一起而欣慰。  冷一枫发现女儿果真通敌,恼羞成怒,对冷青萍痛下杀手。铁中棠无力救援,眼睁睁地看着冷青萍被杀死,他悲痛欲绝,高呼“来生再见”,作一长揖,奋身跳下了万丈深渊。   

第6集

  中棠落入深渊,身受重伤,从昏迷中醒来,却发现落入了一个凶悍的女人之手,这个人是水柔颂,隐居的深渊中多年,身体残废,性格阴毒,武功高强。  水柔颂恨铁中棠流落深渊,分食了她有限的食物,准备杀了他。铁中棠万念俱灰,坦然受死,他的豁达态度,反而激起了水柔颂的好胜心,她治好了铁中棠的伤,让铁中棠来与她堂堂对阵。于是,他们之间,展开了一场奇特的武打,每天,水柔颂只能施展三招,如果杀不死铁中棠,就只能等到第二天再动手。  水柔颂的女儿、纯情少女水灵光,对铁中棠一见钟情,她提前将母亲的杀招告诉铁中棠,让铁中棠有所应对。铁中棠终于无法应对之时,水灵光挺身而出,替铁中棠挡住母亲的杀招。  如是再三,水灵光见铁中棠终究无法抵挡母亲,于是,每天去一个秘密所在,学来新招,传给铁中棠。  云铮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非常温馨的闺房之中,他大吃一惊,却无法起身。原来,他被温黛黛从藏身之处带了回来。温黛黛看出云铮的头脑简单,想通过笼络云铮,达到追寻大旗门秘密的目的。果然,云铮误以为温黛黛是救命恩人,对温黛黛感激不尽。  大旗门北撤途中,铁青笺设计,使云翼同意他,留在中原,继续寻找复仇之机。

第7集

  中棠在一次次拒绝了水灵光的亲吻要求后,终于忍不住亲吻了水灵光,水灵光高兴得无法克制。  铁中棠在与水灵光相爱后,坦率地告诉她,他有一个已经去世的妻子,叫冷青萍。水灵光十分同情他的遭遇,愿意替代死去的妻子,终身照顾铁中棠。他们在深渊里,给冷青萍建造了一个衣冠墓,供奉祭品,深切怀念。  然而,冷青萍没有死! 她当时被父亲掌击昏迷,抬回家后,得救了。醒来后,她听说,铁中棠跳崖自杀;在冷一枫的痛责下,她也投环自尽,幸而被救。自此,她的身体虽然复苏了,心却死了,她对外界完全没有了选择和抵抗,听凭父亲的摆布。  冷一枫要冷青萍嫁给司徒笑,她毫无表情地同意了,连她的姐姐冷青霜也无法理解。  温黛黛听说司徒笑要娶妻,为争取自己的地位,她告诉司徒笑,云铮在自己手里。没想到司徒笑要她专心以色情引诱从云铮处打听出大旗门的秘密,不要干扰他的婚事。温黛黛对司徒笑恨之入骨,却又不能奈何他,于是,想到利用云铮。她成功地挑唆了云铮,去杀冷青萍。  

第8集

  中棠发现水灵光的武功根基,与大旗门十分接近,他忍不住好奇地打听,水灵光说,师父不许她对外人说,但是,她还是给了水灵光一本武功书籍,铁中棠大惊失色,这正是大旗门的武功秘诀。他按照秘诀开始练功,功力与日俱增。水灵光却依然不肯告诉他武功秘诀的来历。  水灵光得知铁中棠对云铮念念不忘,于是,用地下暗河传书,告知云铮铁中棠的所在,不料,温黛黛拿到了传书,她急忙向司徒笑报功。司徒笑得知铁中棠依然活着,心急如焚,他加快了迎娶冷青萍的步骤。而聪明过人的铁青笺,由此悟出了手中半张藏宝图的含义了。  云铮在温黛黛的引导下,来杀冷青萍,不料,反而遭到暗算,差一点送了命,幸亏温黛黛巧计相救,使头脑简单的云铮更加感激温黛黛。  冷青萍与司徒笑结婚的日子临近了,两家都在大张旗鼓,筹办婚事,在江湖上散发喜帖,各门各派的礼物纷至沓来。就在这时,温黛黛突然向冷青萍出示了有关铁中棠的传书,冷青萍惊喜地得知,铁中棠没有死,他活在一个深渊中。冷青萍忽然复苏了,她不顾一切,大闹婚礼,脱逃而去。司徒笑丢尽颜面,发誓报仇。  神秘山洞里,水灵光的神秘师父,再次听到了不祥的挖掘声,他告诉水灵光,危险越来越接近了,现在,是让铁中棠来见他的时候了。  

第9集

  青萍不顾一切,要到深渊里面去营救铁中棠,她寻访到一个制绳名匠,订货了百丈长绳,不料,被司徒笑发现,暗中掉包,冷青萍费尽心机得来的,竟是一根危险的绳子,她却浑然不知,满怀希望地去营救铁中棠。  这一天,水灵光对铁中棠说,你跟我去一个地方。铁中棠跟随她,来到了一个深深的山洞,山洞里面,奇珍异宝,琳琅满目。铁中棠在神秘的山洞里面,再次遇到了水柔颂的追杀,这一次,他无法幸免于难了,正当他闭目等死时,一股大力震开了水柔颂。一个神秘的老人,站在铁中棠面前,是他出手救了铁中棠。  铁中棠惊讶地发现,这是一个残疾老人,身体极度虚弱,刚才发出的一掌,已经使他喘不上气来,他就是水灵光的神秘师父。但是,老人细细地打听铁中棠以及外面世界的一切,显然,他离开那个世界已经很久很久了。  铁青笺带人,加紧挖掘通向深渊的隧道,他们离铁中棠等人藏身的山洞越来越近了。  老人在得知了铁中棠的一切之后,告诉铁中棠,他的名字叫铁毅。铁中棠跪倒在地,连声呼喊“爹爹!”  铁毅告诉铁中棠,他的寿命无多,要铁中棠赶紧接替他,接过大旗门的神秘使命。就在这时,一支飞镖,击中了铁毅,铁毅顿时没有了声音。  

第10集

  中棠大惊,飞身迎敌,刺客显然不敌,眼看要被铁中棠活捉,却被凌空而来的一刀杀了。原来是铁青笺杀了刺客。两人刚见面,未及搭话,水柔颂再次杀到,这一次,她狠下杀招的对象,竟然是铁青笺,她用刀逼住铁青笺,迫使铁青笺坦白了往事,原来,多年前,铁青笺曾对水柔颂始乱终弃,使水柔颂被逐出夫家,扔进深渊,产下一女水灵光,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铁青笺遭此变故,心胆俱裂,磕头谢罪,却对水柔颂暗施杀手,杀了水柔颂,水柔颂用最后力量,击伤铁青笺,铁青笺带伤逃离。  突然,司徒笑领人冲了进来,铁中棠寡不敌众,突然,铁毅现身,威风凛凛,掌击山岩,众人大惊,高喊着天下第一掌又重出江湖了,慌忙逃命而去。  山洞里,只剩下铁中棠和铁毅,铁毅颓然倒下,说出话来,他拿出一面大旗,说:“去找你娘……”,用最后的力气,在铁中棠手心里写:洛阳李……,没有写全,就死了。  铁中棠掩埋尸体,打点行装,要按照父亲的嘱托,离开深渊,去寻找母亲。不过,令他十分苦恼的是,现在,他知道了,水灵光居然是他的嫡亲堂妹,血缘成了他们相爱的障碍。但是,未经世俗礼教点化的水灵光,根本不觉得这是一个问题,她不管不顾,依然跟铁中棠做出超出男女大防的举止,让铁中棠时时狼狈不堪。  冷青萍缒绳下深渊,半途,绳子突然断了,她挂在半空,九死一生,下到谷地,昏迷过去,等她醒来,出现在她眼前的,正是她日夜思念的情郎,她兴奋地正要扑向铁中棠,突然,她看到,水灵光兴冲冲地扑进铁中棠的怀抱;顿时,冷青萍有如雷轰顶的毁灭感。  深渊里,再也没有一个人了,在铁毅的坟墓前,阴仪来了,她凄凉地问:“姐夫,你的儿子,到底是何人……”无人回应,唯有山风呼啸。跟随而来的花大姑,再也抑制不住好奇心,惊问原委,阴仪道出往事:铁毅就是长春岛的日后的丈夫。花大姑惊呆了,世上只有两大顶尖高手:夜帝和日后,日后,居然有夫有子?现在,花大姑明白了,她为什么一直要看大旗门子弟的屁股了。  铁中棠和水灵光站在大道边,要去洛阳李家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