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旗英雄传》:男性的复仇 - 《大旗英雄传》剧评- Mtime时光网
 

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大旗英雄传>剧评>《大旗英雄传》:男性的复仇

《大旗英雄传》:男性的复仇

电影中文名

大旗英雄传

2009-09-12 13:53

最初的凝视

最初的凝视

想看 - 评分8.0

 

  (经的文章,也是有感而发者,这里贴出。最后一段,水姑娘最让人心疼) 

   以历史研究和文化研究的维度审视女性在中国古代的政治命运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不仅可以从政治史的视角介入,而且可以以当代大众文化创造的历史意象为切入点。我感兴趣的是武侠小说或影视所描绘的古代武侠故事和江湖世界。作为当代传媒和大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领域的研究与历史研究当然不是一回事,简单而言,历史是不能从这里通往到达的,不过我强调的是它至少能提供一个意象,有此足以。——或许对历史的研究,所重构的过去也一定程度上仅过去的意象。

  《大旗英雄传》是古龙的作品,不过我没看过原著,我这里拿来举例的是电视剧作品。毫无疑问,古龙的小说不太适合今天的武侠电视剧,或者说,今天已模式化的武侠电视剧不适合表达古龙的武侠故事(相对而言,电影会好一些;理由就是电视剧拍得太实,太容易让人懂了)。所以,改编的古龙的武侠电视剧都不好看。至少我过去一直觉得。《大旗》的电视剧勉强算个例外,至少它的开头很不错,古龙的小说的那种“孤独男人”的气氛有时能够有所表现。关于电视剧的评论,就不多说了。我想我感兴趣的还是武侠故事。

    这个电视剧的情节也很俗套。首先,故事情节驱动的动力在于杀戮和复仇。电视剧一开始是一个凶杀的场面。“五福”的帮派联盟侵入“大旗门”,不进行任何宣战,直接展开屠杀。场面很壮观。这是很多武侠故事的开端,复仇与爱情一直是武侠故事推动情节的主要因子。但这次与其他很多故事不同的是,这次复仇的主体不是一个单个的英雄,而是一群人,一个集团。因为逃出去的“大旗门的血脉”就是几十个小孩——无一例外的是男孩,成年男子也是作为师傅或父亲的男人。逃去的地方,是“塞外”,与中原相对的地方。因为中原的家园被毁,也无从立足了。在中原时,大旗门是令人仰慕的江湖组织,因主持正义和拥有实力赢得声誉。这一局面的改变是“五福”的背叛,而电视剧开场的杀戮不过是此前以有的背叛、杀戮和仇恨的一个典型场面。而这一次造成的重创使大旗门三代人的基业毁之一旦。

   之后,故事就有了内外的驱动力,内在于主人公的是复仇,而对于整个故事而言,对仇恨的根源的解密也是另一个驱动力。当然,后者也是故事里大旗门的年轻一代人(第四代)渴望了解的。这种了解,在电视剧的后来泽变成了化解仇恨的动力。即是说,这两条动力相互作用,以致复仇的行动改变了性质。这个故事与其他大多数故事不同在于对仇恨的理解方式。在大多数武侠故事中,仇恨与实现江湖正义是捆绑在一起的。简单说来,对故事的主人公而言,报仇就是要消灭自己的仇家(一般是杀父之仇等),与此同时也是消灭一个邪恶的世界。主人公的仇家也是江湖道义的破坏者,是江湖正义的所不容的邪恶分子。当然,这中间,也有一些次要人物为了推动整个故事,也充任了复仇者。次要人物的复仇有的可能是邪恶对正义的复仇,但因为他们的存在故事变得曲曲折折,人物变得坎坎坷坷,充满悲欢离合。另外,故事里的具有结构意义的复仇,是以集体的方式出现的。这意味着故事有可能写的是一群人的复仇故事,而不是单个的个人的江湖历险故事。当然,故事的后来,当这群人练好武功, 18 年后为复仇重出江湖后,故事就落入了个人主义的英雄传奇的模式中。这种转变很让人失望。

   在塞外的生活除了斯巴达式的训练外,其他全部省略。训练的内容除武功外,另一重要内容,就是记住仇恨和不要近亲女人。在塞外的生活,有一个插曲,就是一个女人的出现,她原本属于大旗门的妻子和母亲,她渴望留在大旗门,但被掌门踢下山崖。掌门是铁血男人的形象,根深蒂固的认为女人会使孩子意志消沉。作为大旗门的负责人,也是未来复仇计划的设计师他不可能接纳一个女人,哪怕他可能也有柔情的一面。这是非常有意思的,武侠故事中女人一直是重要的角色。故事的主人公也不乏对女人的评价或仇视。在这里,女人的负面评价主要是她的善变或背叛。古龙的小说中,女人一般都是政治斗争和女人自身欲望的牺牲品,没有正面的形象。女人是一种捉摸不定,飘忽不定的形象。这是古龙不同于其他传统武侠小说家的地方。在《大旗》中,大旗门的保守派把女人看成了政治事业的腐蚀者和某种人性中的懦弱一面的表征,与中国古代史中女性的政治命运有某些类似的地方。女人是祸水,与昏庸无能的君主形象相伴随。这种经典表述不仅是历史意象,而且有时成为实际的政治生活的重要论证依据。那些所谓忠臣们在向君主们进谏时,也常常要告诫他们远离女色。这应该是实际存在的。女人对男人的腐蚀,有很多的故事类型。但概括来说,都与身体和精神有关。对身体而言,就是使男人变得衰老瘦弱,对精神而言,不仅有像大旗门掌门所说的使男人意志消沉,而且会使男人是非不分,成为正义的罪人。这些对女性的理解不仅从经典的女人祸国的故事中找到,也可从民间的各种版本的故事找到。事实上即便是女人祸国的故事也是包括了民间对于政治历史的解读,而不是仅仅停留在上层的政治文化中。另外,就体制而言,无论是政治体制还是社会组织,以男人为中心的政治格局都在尽可能的排斥女性。具体的事例就不举了,太平常,比如女人是不参加科举,女人没有公开的社交自由等等。

    中国历史上对女人的解读当然还有很多内涵,它上可以通达汉人的宇宙观,比如阴阳的宇宙演化论、生命哲学、人类历史与命运的整体理解等等。《大旗》当然不过是把女人的这种理解——实际上在电视剧的结构中这是中“误解”——变成故事情节的重要部分,而不是为了体现这种对女人政治命运的思考。也就是说,如果《大旗》为这一组女人与政治的命题提供点启示的话,那也不过是凑巧完成的。后来,随着复仇计划的实施,仇恨的根源找到了。这种根源在于对女人的不公平的对待方式,即大旗门的始祖在女人生下孩子后就把女人抛弃,而这些被抛弃的女人因为善良和宽厚,赢得了江湖人(“五福”)的敬仰。但值得一提的是,大旗门的母亲在江湖的舞台上一直是幕后人物,她们默默奉献,为大旗门赢得权势,而江湖人是不知道的。真相是这些不幸女人的弟弟公布的。他们为了给姐姐报仇所以告诉“五福”,原来这些人一直享受的大旗门的恩惠不是来自大旗门的男人而是来自女人。所以,五福被策动起来造反。于是有了一代代的仇。寻找仇恨根源并进而化解的是多次被视为大旗门叛徒的年轻人。这样,大旗门也多少具有了反面人物的性格,尤其是那个苦大仇深的大旗掌门。他心中只有仇恨,而且一贯为了仇恨,为了门规视门人性命如儿戏。几次要杀自己的儿子。这些孩子在故事中已被塑造成支柱,没有他们大旗门的仇恨是完成不了的。所以大旗门也缺少政治智慧。当然最缺少智慧的还在于他们没有好的武功和训练青年的方式,以致十八年后的第一次报仇败得很惨。这次复仇的计划我原本很看好。因为这是集体行动,如果要改变那种个人英雄主义的情节模式,这种组织统一的行动是可取的。此前的情节是:为了复仇,秘密选练一些年轻人,来完成使命,所以年轻人作为群体出现,没有单一的主角,而那些老辈的人当然也不会成为主角。所以,我以后这个故事应该是强调这个组织整体以后的发展。但这次行动很糟糕,他们愚蠢到要把所有仇家一网打尽的地步。在公开的祝寿的场合,进行公开较量。可以想想,如果是在另外一个时候,比如在夜晚,进行统一行动和部署的谋杀,那报仇也不是不可能。这样故事就不是写某人的武功、人品,而是写一个政治整体。这一败之后,主力撤退,回到塞外。然后就没有再被提及。故事的以后情节转入到两位遗落在中原的大旗门青年的身上。其中一位具有大旗门人勇敢和愚蠢的作风,冲动,容易上当,且对自己人缺乏信任,而对女人又多次轻信,险些酿成大错。这个人在江湖的适应能力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大旗门在江湖的代表。另一个年轻人,被视为叛徒,但机智勇敢,为兄弟和大旗门的前途计,不计较个人名节,并多次险些死掉。也是他最早对仇恨和大旗门传统的进行反思。故事的主角就这二人。而其他大旗门人,就再没被提及。这实际上等于瓦解了故事一开始就立下的复仇计划,也瓦解了故事的最初命题。这种转变可能是一种遗憾。也因此故事再次落入俗套,只能英雄故事。当然,对故事本身而言,这种俗套的处理,也使对大旗门的颂扬变成一种事实上贬斥,大旗门只有在抛弃传统后才得以重建,只有经过否定才能再生。所以整个故事而言,那种对女人的解读,就变成了误解和谬误。年轻一辈的大旗门英雄频频与女人交锋,爱上了女人,女人也爱上了他。并开始为自己的女人而生活,而不再只属于大旗门。

    对一个组织而言,大旗门的规矩,及那种对女人的否定以及缺乏温情的教育方式本无可厚非,因为只有如此,大旗门才能成为一个江湖的组织。要是男人可以有女人,男人成为爱的俘虏,那即使意志不消沉,也会背弃大旗门而跟女人走掉。那个被视为叛徒的年轻人,因为沾染了中原江湖的习气,懂得了从多个立场思考问题——而不是仅复仇的立场,所以,开始不恪守大旗门规。他不把武功秘笈告诉大旗门掌门。——按照规矩,他必须把自己所习得的武功也告诉给掌门。就是说他没有自己的私有物,连武功都如此。这个掌门人不听任何解释,便决定处死这位背叛他的人。这样,故事所塑造的男人开始具有政治人物通常的毛病,为了树立自己的权威,刚愎自用,把自己的意志与组织的意志混为一谈。他经常提到的一个词汇就是“反了”。大旗门的确过时了,新的局势让老人们的智识无法适应。如果大旗门真的就葬送了自己的前途,那此人就是罪人,但他却因自己的身居高位而独断专行。如此的命运实在时时处处在上演。

大旗的英雄当然是年轻一代,尤其是那位被视为叛徒的人物。所以,这样的安排就恰好更加突出了个人英雄主义。所以,这个故事的准确理解,应该是传统的历险记。不同之处在于他的起因和结局。起因表面上是来自敌人的屠杀,其实来自自己先辈的错误,所以这样的开端注定一个英雄的出场具有反叛的一面,也必然增加了他的立身处世的难度。而结局不是复仇的实现而是取消复仇的和解。这也是故事以杀戮开始而以和解结束。当然,实际的故事结局是以主人公的献身,复活和心爱女人因误会而来的殉情结束。对个人而言,这的确是一场悲剧。他放弃掌门人位置,几乎变成了一个乞丐,然后回归到自己与女人相遇相爱的地方,然后在这个世界的荒凉角落为一座墓碑守候。(不过,这个女人的死安排得很幼稚,尽管她所带来的悲剧效果也是故事氛围可接纳的,并有增加个人悲剧色彩的效果)所以,对大旗门英雄来说,女人即使不被抛弃也是得不到的守不住的,即使他已经为爱付出。这位英雄的先辈的错误在于把女人看成是政治命运的消极因子而主动放弃女人,仅仅视女人为生育的工具。这位英雄的遗憾在于自己历尽艰险,回到女人身边时得到的是她冰凉的躯体和那些勾起美好过去回忆的纪念品。所以尽管方式不同,最终,都呈现出“这里没有女人”的格局。

   女人的政治命运其实在故事中已经得到了很全面的肯定。其实江湖中到处是女人的踪影。那些占山为王的现象很普遍。女人占据一片山林,招揽门徒,自立门户,或远离尘嚣,深居简出,或活跃于江湖,以男人为舞,为敌或为友,有自己的天地自己的自由和幸福。而且成为武功卓越,超越男人,成为他们的老师和那些为数不多的掌握江湖机密和历史的人物。所以,故事中的女人,不仅在与男人一样分享着世界的丰富多彩,也和男人一样有有身体有智慧,有对世界的操控权力。不过,要是能够在故事中加入女人与政治的思考,情况就会有所改变。这个故事里尽管有不少好的素材,但都是为故事情节安排而涉及,看不出有多高的远见。而且江湖也是很畸形的。那些反面人物或次要人物,依然是主角舞台表演的道具和背景。人物形象整体很一般。我倒是很希望看到一些武侠故事能够把一些武功之外的思考带进故事中,比如对女人对命运,对历史文化等等。武侠影视,武戏不应该是主要的,虽然是一个难点。为了吸引观众,武戏当然尽可能多一些,但却不能烂。一烂就会常常使人物性格塑造成问题。把人物塑造成轻信和愚蠢、冲动的一群。这可能是武戏的一个陷阱。战争故事在这方面就可以提供一些启示。因为战争一发不可收,有足够的时间来使画面动起来,而战争是政治策略的一部分,他一般没有那种为了卖弄武功的嫌疑。影视当然需要运动,而武戏是最有动的潜力的。所以要善于运用它。我的理解是尽量把武打镜头扩展为电影的运动镜头,这样就不必非打不可。武戏的另一个问题是像古龙的一些小说,武功都不成套路,速度很快,所以,战斗场面可能兑换下来就几秒钟或几个、十几个镜头。这种快速解决战斗的做法,很难拍出来,尤其是难在武侠电视剧中表现出来。电影可以尝试。就古龙小说而言,其风格也算是单身汉小说的一种。个人在江湖中,往往是缺少组织甚至缺少朋友的。这些故事的支撑点在于为生存而进行的斗争。江湖不是一个道德上有明确的正邪之分并进而从组织上落实的武林人物的舞台。在金庸的小说中,故事人物都有自己的背景出身。好人坏人都有一个来自血统和文化的组织关系。这也是大多数复仇小说的逻辑所在。因为血统上的亲人受害,所以才要复仇,复仇要练武,所以才有精湛的武艺和江湖的种种奇遇。古龙小说显得充满市井味。有下层人的体验以及对权力、财富的深入剖析。古龙与很多人相比,其独特之处,不是把江湖写成了一个情感上的地狱或天堂,而是写成一个几分夸张和扭曲的但不失几分相似的世俗人间。在这里核心问题是人的生存和智慧。其他小说太强调人的情感,尤其是男人之情了,因此武侠故事显得别有一番浪漫,英雄与美人一个都不少。每个人都向往江湖,向往成为其中的主角。因为在这里,仇恨可以得到宣泄——复仇往往成功,会因自己武艺和能力而得到别人的肯定甚至成为武林中的至高者,也因为自己的善良和英勇以及自己英俊潇洒得到女人的爱和自己爱。可以说在这里你最想要的都能得到。古龙的小说似乎就不怎么符合这个格局。很多故事中出现的情节基本和我们想要的无关,比如古龙小说很少有成长过程,武功很少精进,也没有秘笈可以学习,就是说缺少很多奇迹发生。对女人而言,古龙小说极少正面描写爱和表白的。即使有床第之欢,也维持不了多久,或许第二天醒来就成陌路人或从他的世界消失。所以,古龙小说中男人得不了爱,因为女人出现时多半是妓女的方式或者是充满阴谋的礼物。这个世界太沉重,没有阳光,阴气十足。武侠小说在诠释正义声张时也往往是结局时,而这个时候在男人与女人的关系上的一个表征就是,男人得到如愿以偿的女人,也即使说,男人和女人成为一体时,世界太平也就到来了。当然也不排除很多小说在有意制造点遗憾,让女人不告而别。《大旗》也如此。女人不告而死。(《大旗》的改编已接近大多数武侠故事的模式,而不是古龙的精神)

   《大旗》中的女人,就是那个水姑娘十分可怜。这个姑娘本与世隔绝,连说话都结结巴巴,可见还没成功的社会化。她的出场是在水边,在安静的自娱自乐的玩水。可能是取伊人在水一方的意象吧。这样的出场差强人意。她在江湖的出现也可说得通。她有时流泪,因为她担心失去爱。她善良纯洁,与世无争,显然不是那种自立门户的女人的类型。她不属于政治。但爱上的男人(终其一身就一个),却是一个有政治抱负的人,所以她的流泪是可怜的。当然,这个男人也是好的男人,也不曾动摇过爱。尽管有些曲折的经历。故事中难缠绵绵的场面极少,甚至那种少男少女表露心迹的情形也很轻描淡写,在政治与女人之间,这对恋人是有几分悲情的。他曾经几次“死去”,她为此殉情,也付诸实践,最后一次成功了。但命运捉弄人,他却都没有死成。所以注定永世隔离。可怜这位没有太多期许和欲望,没有主动去要求什么占有什么的女人就这样带着遗憾离去,在她诞生(出场)的水边。应该提到的是,在众多生离死别的场合,这个女孩似乎没有得到过分渲染,她的凄苦也没太多表露在脸上。但越这样越让人有思考的空间,我的确就因为那种不太滥情的表演而认同她的角色。这的确不是轰轰烈烈的爱情,但已经刻骨铭心了。我对那种一见钟情的爱确实偏爱,尤其是那种没有太多华丽的渲染的爱。殉情对这个女孩而言,似乎是自然的事,的确她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她只属于她的“棠哥哥”。而他了却江湖事后,他也自然回到女人的山谷,尽管疲惫、衰老(他可能失去武功,他离开家时把刀留下了)。写江湖人的爱,这样已足够。

该片热门剧评:

《大旗英雄传》:男性的复仇

这个电视剧的情节也很俗套。首先,故事..

最初的凝视评分8.0

大旗英雄传

尊前笑谈人依旧。

梦见了天使评分5.0

挑看过的片段说说

玫瑰水母

英雄无泪

整部大旗英雄传剧情很不错,但我也对结..

水生博物馆

结局不好

  好久没有看武侠片了,这次是..

香之953077

更多 5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