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9 张图片 
8 位演职员 
12 条剧评 
2 条新闻 
更多  
Lover

总剧情

  平凡的男人和一个平凡的女人,愉快又心酸的爱情,能得到救济吗?

  生活有时是漆黑的夜路,需要举着明亮灯火的人。就是不要因为失去了光明,就乱踩脚底下无辜生命,需要着凉我脚底下的援助的手。

  现代人们希望那只手是富与名义、或是权利的代表。但我们都知道,不管是怎样的富与名义,能让飞翔的鸟都能落下来的权利也无法满足的就是生活的纯粹爱情

展开

  平凡的男人和一个平凡的女人,愉快又心酸的爱情,能得到救济吗?

  生活有时是漆黑的夜路,需要举着明亮灯火的人。就是不要因为失去了光明,就乱踩脚底下无辜生命,需要着凉我脚底下的援助的手。

  现代人们希望那只手是富与名义、或是权利的代表。但我们都知道,不管是怎样的富与名义,能让飞翔的鸟都能落下来的权利也无法满足的就是生活的纯粹爱情。谁都梦想着真正的爱情,但并不是谁都能如愿以偿。更直白的说能懂得真正的爱情的人能有几个呢,在这里,有着一对能准确回答这个问题的男女。在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渐渐深入你心的爱情。

  那个男人是连高中都没有毕业的黑社会老大,那个女人是毕业一流大学美貌也一流的整形外科医生。这部电视剧就是如此天壤之别的两个人的爱情故事。就是说在原则上是天方夜谭。而且这也只有爱情这个东西才能做到。

  但是这部电视居与以往不同之处就在于那天壤之别。这不单纯是男女之间的学历差异,而是就在于黑社会这本身带来的悲剧性上。由于这悲伤的诞生,他们俩的爱情在确认的瞬间也就是悲剧的开始。有时候愉快,有时候心酸。

  通过踏越那样的悲剧性障碍,找回真正爱情的美珠与康在希望在现实生活中生活的我们也能找到举着灯火的另一半。所以也希望在人生的漆黑中以明亮无比的爱情得到救济。

分集剧情

第1集

  东派老大的妻子郑杨金委托其心腹昌培帮忙调查一个名叫尹美珠的女孩,她希望美珠做自己的儿媳妇。不久杨金跑到美珠的医院去找美珠,并告诉美珠希望她能和自己的儿子相亲。  回到家美珠把这一消息告诉了父亲,却没有获得什么支持,实际上美珠一直有个梦想,就是希望嫁给有钱人,因为她从小就在穷苦中长大的,一直很艰苦地在负担家计,尽管现在做了医生也能做到顺利过活,但其实仍然只是勉强达到小江的水平。  搞定了美珠之后,一向认为自己儿子是被江在逼走的杨金,跑去找江在要求他告诉自己世然在哪里,并对江在给世然生活费的行为大加指责,认为他是借机不让自己的宝贝儿子回来继承家业,好借机谋夺组织的一切。  然而实际上,河江在是明东派的第二把交椅,每天都在为了做好老大安排下的工作而努力,在外人看来他是一个精悍冷狠的毒辣角色,实际上私底下的江在却是一个相当纯真且害怕寂寞的人,幼失双亲的他从小没有真正的家庭,尽管有姜老大的爱护,但却始终没有感受到过真正家庭的温暖,寂寞的他喜欢钓鱼,并在最信任的手下面前展现出不符合外貌的天真一面。  当天晚上美珠穿上新买来的昂贵长裙去相亲,但其实面对她的男人并不是世然而是昌培,为了帮世然拒绝美珠,昌培故意说些会让美珠难堪的话,没想到遭到美珠严厉的反击。看着美珠气冲冲的离去,一直坐在旁边的世然反而对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为了省钱,美珠跑去退掉了裙子,恰巧看到江在为了向女友有珍道歉买走了那条裙子。可惜收到礼物的有珍并不高兴,因为她更希望来的是江在本人而不只是一件礼物,而且她很想亲口告诉江在自己怀上了他的孩子。  次日美珠一整天事情都很不顺利,首先是早晨发现自己退回去那条裙子,居然穿在了邻居有珍身上,随后在停车场被一群黑西装男人鞠躬,并声称大哥送车给她,正当美珠沾沾自喜的时候,却发现原来他们说的对象是自己身后的有珍。  气急败坏的美珠开车去上班,却在路中间车子抛锚,好不容易到达医院,才知道昨天相亲的对象并不是世然,跑来调戏自己的这个男人才是。而因为这次的接触,世然对美珠的印象更好了。  此时一名大着肚子的患者冲来哭诉,自己居然被男友无情地抛弃了,为了帮对方讨回公道,美珠只是问了男方大概样貌就冲去饭店,结果一直揪着江在不放,让江在哭笑不得。最后终于知道江在并不是自己的目标,美珠当场万分尴尬。  幸亏江在并不计较,甚至帮他们惩戒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让美珠对他产生了非常不错的印象。  世然告诉江在,自己最近决定和美珠玩玩。于是跑去约美珠到中国的海南三亚吃炸酱面。晚上正当美珠在庆幸有可能吊到了金龟婿的时候,江在却捧着一束花来敲门,并指责美珠诈骗了别人的钱,让美珠一头雾水。

第2集

  来江在是指责美珠没有交水电费,捧着花来则是想通过美珠房间的阳台爬到有珍的家去道歉,结果美珠告诉他自己知道有珍家的密码,江在虽然顺利进入了有珍的房间,有珍却不停地摔东西甚至弄伤了自己的脸,并对莫名其妙的江在大叫分手。  其实有珍希望和江在结婚,但江在无论如何不肯答应,痛苦的有珍只好选择分手一途。在隔壁听到响动的美珠不放心,跑出去察看动静,却看到有珍追着已经走掉的江在出来,衣服也没换就冲出去找他了。  想起江在送女友的东西全部都价值不菲,再加上江在相当富有正义感,美珠觉得他有女友这一点有点可惜。  另一方面,美珠的父亲是个牧师,在家收养了一群无家可归的小孤儿,但美珠一直觊觎家里这块地,可以卖掉有资金让自己盖间医院,并已经联络了白银建设,也就是江在的公司来看房子。  没想到到了看房子当天晚上,美珠拉着江在一起喝酒结果走的时候遇袭,为了救治江在,美珠打破了自己不碰外科的誓言,因为她由于幼时的记忆其实有恐血症,不过为了救人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但没想到的是江在居然有严重的低血糖,流血很容易导致死亡。  而此时的尹牧师正在为女儿要卖掉这块地大发雷霆,但由于他帮朋友做担保借钱,对方居然挟款私逃,因此根本没有立场反对女儿卖掉房子来还债。  为了养好伤,也为了追查行刺自己的到底是哪方面的人,江在决定留在儿童之家休养。接到电话的姜社长认定江在出了什么事情,于是要求手下要把江在找回来。  而派人去行刺的昌培得知江在竟然平安无事,对一群手下大发雷霆,并下令无论如何要想办法神不知鬼不觉地铲除江在。  儿童之家这边,美珠终于知道自己梦想的白马王子不过是个黑社会头目,于是给江在换药和打针的时候一点不手软,把江在整治得很惨却又拿她无可奈何。  江在告诉美珠自己决定在岛上养伤,并威胁美珠如果不答应,就告诉她父亲自己是来看地的事情,美珠以为尹牧师不知道自己要卖地,逼于无奈之下只好答应。  由于岛上没有医生,为了照顾还在养伤的江在,美珠向医院请假回岛上好好照顾江在一段时间。相处之下江在发现自己开始忍不住对美珠逐渐动心了。  而眼见自己最心爱的父亲果然更关心江在,世然决定实行计划把江在主持的白银建设抢过来。  这天美珠正在给江在换药打针,却接到世然的电话,他居然开着小游轮来岛上接美珠了。

第3集

  然嘴巴上不好意思说,但其实美珠很高兴世然专程跑到小岛上来看自己,两人在海滩上谈心的时候,有两个小朋友跑来,害羞的美珠赶紧嘱咐他们不能把世然来的事情告诉父亲,两个小鬼答应得好好的,没想到转过身立刻就告诉了尹牧师。  尹牧师告诉江在,其实美珠跟他一样,也是收养的孤儿,并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得知此事的江在对美珠产生了更加复杂的感情,晚上忍不住跑去问美珠,自己是否能如她所说得到上帝的喜爱,并把自己16岁偷偷跑出孤儿院的事情告诉了美珠。  有珍始终无法联络到江在,为此每天坐立难安,更后悔自己当初不理会江在还和他吵翻。江在的助手尚泽终于看不过去了,把江在在小岛上养伤的事情告诉了有珍,第二天更把有珍接到岛上来见江在,两人终于和好。  看到江在离开小岛,美珠也赶紧回医院上班,却发现已经遭到了一向看自己不顺眼的院长的解雇,跑到院长面前狠狠把院长奚落了一番,才终于开心地离开,结果连她在医院里关系很好的同事,也跟着辞职打算跟美珠一起干。  回到家的美珠却开始犯难了,现在自己手边已经没有钱了,但还有许多生活方面的费用需要负担,再加上孤儿们也需要钱来养。于是美珠突然想到了世然,决定到海南去见世然散散心。  另一方面,回到首尔的江在,解决了有人竟然敢卖出白银建设股份的事情,更接到养父的命令,到中国海南岛去做一桩生意。世然的母亲杨金也跑来找江在,她认定儿子会去海南肯定是被江在逼迫,于是要求江在无论如何要把世然带回韩国。  令人意外的是,美珠竟然和江在搭上了同一班飞机前往海南岛,两人更在飞机上斗嘴斗得不亦乐乎。到了海南机场,本来来接机的世然看到美珠竟然和江在在一起,于是找机场人员帮忙接走美珠,根本不愿意让江在见到自己。  韩国方面,得知江在去了海南的昌培非常兴奋,因为一直想除掉江在的他,这次也在海南设好了陷阱准备杀掉江在,加上江在不会中文,届时在海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绝对只有死路一条。  结果此事被江在的忠心部下尚泽知道了,他决定一定要想办法把江在救回韩国。  此时的海南岛上,美珠乐见于世然悉心安排的一切,更心满意足地准备和世然在这里度过浪漫的三天两夜。不过世然却接到了江在的电话,心不甘情不愿地跑去见江在,更突然回忆起自己为什么这么讨厌江在。  原来江在16岁那年被姜会长领养到家之后,竟然把自己视作生命的手表送给了江在,这让一直想得到那块表的世然从此对江在怀恨在心,每当看到江在手上的表就觉得刺眼,才会一直出国逃避这件事。而收购江在公司的幕后黑手也是世然,不过由于江在雷厉风行的手段失败了。

第4集

  当世然跑去见江在的时候,美珠在房间里享受玫瑰花瓣香水浴,世然的合作伙伴洪顺晶故意跑来把钥匙交给美珠,更暗示美珠不过是跟自己一样,是世然玩玩的女人罢了。这让美珠大为恼怒,二话不说提着皮箱就走,恰巧此时世然赶回来,却仍然阻止不了美珠的离开。  正当两人在门口争执的时候,江在突然开着车来了,美珠干脆坐上了江在的车,要他安排酒店房间让自己住,并表示可以拿儿童之家地皮的预付款来支付。  晚上两人正在酒店大厅愉快地吃饭交谈,顺晶路过跑来打招呼,和美珠一阵唇枪舌剑,江在对美珠竟然在世然的房间赤身裸体非常介意。  次日两人来到海边散心,美珠突然询问江在,那些在岛上袭击他的黑社会分子是否有什么特征,更表示自己其实认得出他们,原来当时美珠回岛上去之前,曾站在一辆黑色轿车面前照相,正巧拍下了两个去袭击江在的匪徒的照片,江在告诉美珠,那些人手臂上都有同样的刺青。  没想到昌培派去的杀手此时已经杀到了江在背后,为了保护美珠,他让美珠赶快转身逃掉,自己则孤身上前迎战,美珠本来死活不肯离开,幸亏此时江在的忠心部下泰山带着手下的兄弟赶到,美珠终于放心地逃走。  可惜刚奔出不远,美珠就被一群黑社会分子带走了,更被一路带到海边送上快艇准备回韩国,幸亏江在飞奔而来,把美珠从快艇上给抢了回来。  不过此时,两人却受到了另一批人的接待,被带着见到了当地的一名黑社会老大,对方更暗示江在,其实那些来刺杀江在的人,全部都授命于江在组织里面的某人。不过对方并没有告诉江在具体是谁,因为这就是黑社会的潜规则,并告诉江在,之所以肯帮他,也是为自己留条后路。  江在和美珠终于平安回到酒店,顺晶代表世然来跟江在谈生意,谈起白银建设股份的事情。不知内情的美珠为此大吃飞醋,认定江在和世然一样好色,更指责他明明有了女朋友还在外寻花问柳。  听到这番话的江在反而更在意的是顺晶居然和世然在一起,终于发现背后搞小动作想收购白银建设的人就是世然。于是再次逼迫美珠打电话约世然出来,但对世然已经印象恶劣的美珠根本不想再见他,江在只好告诉美珠,其实尹牧师把房子抵押了出去给朋友作担保,下周就要拿出去拍卖了,美珠根本没有选择。  终于江在和世然因为美珠的电话见面,世然更当面承认自己却是想把江在管理的公司抢过来。

第5集

  上世然跑去找江在摊牌,没想到其父打电话给他表示,白银建设将转交给世然管理,要求他赶紧跟着江在一起回韩国。  得知此事的江在在非常不痛快的情形下,和美珠搭乘同一班飞机回韩国,没想到有珍却跑来接机,误会两人之间有什么,偏偏江在不高兴解释,只淡淡一句凑巧同一班机带过。随后更扔下有珍让她跟美珠一起回家,自己则接受养父姜老大的传唤回公司。  回到家有珍的不满终于爆发,为江在知道自己和美珠是邻居感到不可思议,更不满他们一起回来,再加上美珠纯真善良而且很漂亮,有珍担心江在就这么被抢走。美珠赶紧解释两人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关系,有珍因此对她敌意稍减,更坦诚自己已经有江在的孩子了。  和姜老大一起吃饭的江在,终于说出了捅自己一刀的人是组织里的人,不过需要处理的善后,姜老大当然放心江在去料理,但周五就要召开股东大会了,姜老大需要获得全盘支持,于是要求江在去预先处理。  为了专心处理星期五股东大会的事情,江在跑去找昌培帮忙处理儿童之家所在小岛的地皮拍卖事宜,更告诉他自己在当地遭到了追杀,尽管一直想除掉江在,但江在竟然来求自己办事,这让昌培大感快意,于是下定决心要帮江在把事情处理好。  美珠回到儿童之家,父亲尹牧师居然安慰她还有三个月的时间筹钱,届时一定可以留下儿童之家。然而美珠却丝毫不觉乐观,更指责父亲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根本不该把儿童之家拿去帮朋友担保。另一方面,美珠又催促江在赶紧把房子拍卖掉。  哭着离开小岛的美珠决定去找新工作,结果遭到了求职医院的拒绝,没想到出来的时候遇到了正巧来处理股东事宜的江在,再一次在江在面前暴露弱点的美珠为此大感不忿,却也无可奈何,更催促江在赶紧处理儿童之家地皮的事情。而江在得知原来美珠会丢工作,都是因为当初要在小岛上照顾自己所致,为此感到万分内疚。  随后江在来到股东大会的办公室,并威胁白董事解释支持姜老大成为股东代表,尽管白董事不肯答应,但江在手上有他的把柄他根本没法反抗,因此江在对星期五的股东大会充满了信心。  原本以为股东大会会很顺利,但其实世然和他的助手在背后搞鬼,他们找到了白董事表示愿支持他,这样就可以不被江在威胁了。  结果到了股东大会当天,胜券在握的姜会长却输掉了,愤怒的他遭到了其他股东的围殴却丝毫没有反抗,看着身旁满脸得意的世然,江在知道自己这次输得非常难看。

第6集

  在和姜社长都被世然摆了一道,更令姜社长在媒体面前大失面子。  另一方面,美珠接到尹牧师的通知,告诉她拍卖公司将强行提前拍卖儿童之家所在的小岛地皮,大惊失色的美珠于是四处寻找江在,甚至跑到有珍那里去询问江在的联络方式,但当美珠终于找到江在的时候,没想到世然居然也在,这让世然越加怀疑美珠和江在的关系。尽管知道世然可能误会了些什么,美珠却并没有想要去解释,反而表示希望单独和江在谈谈,然而此时的江在由于公务缠身根本没办法和美珠说话,只好丢下美珠和世然迅速离开。  本来想追上去的美珠遭到了泰山的阻止,认定两人似乎有什么暧昧的世然感到非常不是滋味,走出房间去找世然的手下出气,幸亏美珠阻止才停下了手。  此时的江在接获线报得知组织里胆敢沾手白粉的内鬼到底是谁,谁知根据情报找去居然是他一向敬重的白老大,白老大当然不会贩毒,江在知道自己被人设计了。  美珠和世然来到一家酒吧聊天,说不到三句美珠就开始询问江在的手机号码,正当世然为此不爽的时候,江在却出现在了美珠身后。愤怒的世然不愿在美珠面前失去君子风度,只好装作不在意地走掉。  终于有机会单独和江在对话的美珠,厉声质问江在为何不守信用,居然提前打算拍卖小岛。江在却突然向她索要曾提到过的,拍下了袭击江在那些匪徒的照片,于是美珠把江在带回家,并要挟表示只要他不要这么绝情强行提前拍卖小岛,就把照片交给他,然而此时江在已经全权委托昌培处理,根本没有干涉的权利,他当然不会对美珠解释,只是强行索要照片,争执间气昏头的美珠直接把相机里的照片删除了,并告诉江在自己并没有备份过,大感恼怒却也无可奈何的江在只好离开。  有珍回到家发现门上贴了美珠道歉的留言,表示刚才自己做得很过分,可以通宵等江在。进屋才发现原来江在睡在沙发上,可惜此时江在却要离开,令有珍再次怀疑他和美珠的关系,江在却坦白自己只在意有珍一个人。  报纸上大肆报道姜社长在股东大会上出丑的事情,令他为震怒,更指责江在等人办事不力。为了挽回这件事情,江在继续去找白董事,结果被逼着喝了两杯酒,江在糖尿病发作昏倒在地,吓坏了的白董事赶紧把他背回酒店,恰巧过意不去的美珠跑来送照片,见此情形什么也顾不上,照顾了江在一夜。终于平安醒来的江在却没有看到美珠的身影,但却得到了美珠送来的珍贵情报。  姜社长终于知道一直在背后搞鬼的原来是自己的儿子世然,万分痛心的他把世然找来对话,两父子却因此几乎决裂。  美珠跑去参加同学会,却遇到一个色狼学长,正当两人纠缠不休的时候,江在赶来为美珠解了围。

第7集

  江在从色狼学长的魔掌中拯救出来的美珠,碰上了晚上不愿回家,坐在公园喝酒解闷的有珍,美珠想起自己上次的出言不逊,希望借机和好,才知道有珍始终没把自己怀孕的事情告诉江在。  第二天美珠去买药更看到有珍也去买药,美珠指责有珍这样做对腹中的胎儿没有好处,没想到已经心灰意冷的有珍竟然想去把孩子打掉,两人正在争执的时候,美珠接到了江在打来的电话,告诉她第二天一起去儿童之家的小岛,原来江在一直把美珠委托的事情放在心里。  虽然安排了班机,美珠却拉着江在跑去坐船,尽管嘴巴很硬,但美珠被海风吹得瑟瑟发抖,江在把自己的皮手套递给她,美珠心里仍趟过一丝暖流。  来到岛上,本以为江在真的是要帮忙拍卖的事情,没想到却是把当初骗走岛上居民钱的坏蛋抓了回来,看着村民们和父亲尹牧师商量怎么把钱弄回来,美珠对江在的好感在不断上升。  决定帮江在和有珍和好的美珠,寻问江在为什么一直不肯和有珍结婚,江在却表示自己从来没想过要结婚,于是美珠终于忍不住告诉他有珍已经怀孕的消息。  杨金跑到蛋糕店找有珍,骂她居然厚颜无耻勾引自己的儿子,且把话说得越来越不堪入耳。有珍还没来得及反击,江在就跑来了,这次江在没有一如既往地对杨金表现得恭顺,而是冷淡地顶了几句就拉走了有珍。  两人来到天台后,江在故作冷然地询问有珍是否想要打掉孩子,当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故意说出我现在就陪你去医院的话,随后又像个傻爸爸一样表示,其实是想陪有珍去医院照B超看宝宝。得知江在居然也想要这个孩子,有珍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随后江在似乎是为了补偿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对有珍殷勤备至呵护有加,并且每天都会到有珍这边来住。某天早上美珠终于发现了这一点,于是对着江在大发雷霆,当她看到江在对有珍的温柔体贴时,更是妒火中烧,面对美珠,原本搂着有珍的江在也开始显得不自然,但两人都选择忽视自己的真心。  为了白银建设的事情,江在仍然努力去试图说服白理事,为了说服对方,甚至不惜打出软牌,说出自己是孤儿的事情,更表示希望白理事也参与建设能让许多孩子一起快乐的房子,经过江在真心的说服,白理事终于同意了。  虽然达成了姜会长的目标,江在却选择自动退居二线,白银建设仍然交给世然来接管。  此时白会长终于忍不住,对姜会长暗示袭击世然的人其实是组织里的人。另一方面,泰山根据从美珠提供的照片,到纹身店询问相关消息,虽然一开始有些阻碍,总算在纹身店老板的帮助下找到了袭击江在的人,江在也终于知道要除掉自己的,居然就是自己一直叫着大哥的昌培。

第8集

  知幕后黑手就是自己一向信任的大哥昌培之后,江在却要求手下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一定要找到确切的证据才能揭发昌培。  江在和美珠一起乘电梯上楼,看到江在手里捧着要送给有珍的白玫瑰,美珠再一次感到自己的心情很复杂。但看到这束花的有珍,却非常高兴。  当晚有珍发高烧,吓得江在大半夜去敲隔壁邻居美珠的门,幸亏经过美珠的诊断发现有珍并不碍事。次日一大早醒来,有珍的床前却只有美珠还趴在那里睡觉,江在早就上班去了,但江在给美珠披上的衣服让她感觉万分窝心。  到医院上班的时候,院长告诉美珠,原来她能找到这份工作都是某个黑社会分子的帮忙,为了能让美珠顺利在这里创下高额业绩,更每天都不断有黑社会分子上门来洗掉身上的刺青。至此美珠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能有今天都是多亏了江在,但这并不能令美珠高兴,反而让她心里很不舒服,于是一整天都打电话试图联络江在。  然而非常忙碌的江在根本没有时间接听任何电话,他正在和手下的尚泽以及泰山等人一起,追查昌培贩毒的证据。可惜当一帮人来到仓库的时候,里面不过是些假洋酒,根本没有丝毫毒品的踪迹,狡猾的昌培早就为自己寻求了退路。  江在故意带着尚泽和泰山到昌培经营的酒馆去找他,威胁力十足的话让昌培胆战心惊,却实质上也并没有抓到昌培任何把柄。尽管尚泽认为这样是打草惊蛇,江在却表示就是要让昌培因此有所行动。  回到办公室的江在,遇到了在这里等候已久的美珠,终于知道自己的工作是江在为自己找的美珠,上来对江在表示感谢,并坦诚自己在找工作的时候早已抛弃了不必要的自尊心,同时大方感谢江在的帮忙,表示想请江吃饭以示感谢。原本打算拒绝的江在,却在打开门发现世然来找自己的时候改变了主意,于是三人一起吃了一顿气氛相当尴尬的晚餐。  饭后世然自告奋勇想送美珠回家,却在江在说出美珠就住在有珍隔壁之后打了退堂鼓,更表示了后知的不满。  坐在江在车上越来越感到尴尬的美珠,终于忍不住撒谎要去买炒栗子要求下车,从超市出来却被江在撞见,聪明的江在并没有令美珠难堪,只是丢了一包炒栗子给她就走了。  在公园的长椅上吃着手里的炒栗子,美珠忍不住想起了江在。躺在有珍家沙发上的江在,到很晚都在留意美珠进门的声音,根本没有理会有珍一晚上对自己说了些什么,这引起了有珍的强烈不满,慢慢发现江在的心根本不在自己身上了。  次日有珍忍不住对美珠大发脾气,指责她晚上关门声音太大影响到了自己,把美珠搞得莫名其妙。

第9集

  珠没想到能在儿童之家和江在不期而遇,由于时近圣诞,于是他们和儿童之家的小朋友们一起布置房间,令整个房间都充满了圣诞的气息。晚上大家都忙得很累睡了,江在却和跟他一起来的尚泽一起出去了。  虽然江在带着尚泽一起去了小岛,但其实他们一直留着泰山在首尔这边继续追查毒品的事情。昌培身边一直帮忙负责各种事物的小弟,在公路上找上了世然搭档的麻烦,正当两人争执的时候,泰山赶来一把抓住了他,虽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泰山给对方留下了深刻的第一印象。  泰山把人带去了儿童之家所在的小岛,和江在、尚泽一起逼问毒品的下落,虽然对方一开始誓死不从,最终却害怕他们惊人的手段不得不招供。  然而当江在一行人根据供词找到地方的时候,等待他们的居然不是昌培,而是江在一向敬重的大哥白社长。为了给昌培顶罪,白社长决定一力承担这件事情,无论江在怎么劝都没用。但知道真相的江在当然不会为难白社长,只是表示一定会找出真实证据。  另一方面,世然来找有珍吃饭,得知有珍已经怀孕大表震惊,这让世然再一次体会到输给江在的挫败感,送有珍回家时在楼下的门口,遇到了目前和美珠同居的女生顺晶,有珍才知道原来世然的相亲对象居然是美珠。  实际上江在并不是姜社长的养子,而是他和初恋情人的私生子,所以姜社长始终想说服江在也退出黑社会,到公司上班而不要再过刀头舔血的日子,可惜不明真相的江在始终不肯答应。姜社长表示希望在江在负责盖的房子里面颐养天年,更指责他不顾身边重要人的安危。  美珠把好朋友顺晶也介绍到医院来工作,口甜舌滑的顺晶一下就让院长接纳了她。此时美珠却接到世然送来的礼物,约她晚上一起吃饭。  虽然经历了一顿丰盛且开心的晚餐,但临别前世然突然的一番话却打乱了美珠的心,已经看出美珠对江在动了心的他,忠告美珠不要和江在在一起,因为从小就嫉妒江在的世然,总会不择一切手段抢走本该属于江在的东西,而他不希望美珠也变成那样的对象。  这番话让美珠心乱如麻,更得知自己的车子被江在强行命人换了轮胎,把本来很普通的轮胎怀成了有香味的高级进口轮胎。美珠赶到的时候大惊失色,并在努力了一天之后找到了江在,拒绝了他的好意。  而这一整天江在都在努力交待组织里的工作,并告诉所有手下,自己会带着尚泽从此脱离黑社会,过上正常上班族的生活,而泰山则继承自己的位置。  晚上有珍还没有回家,江在在楼下找到了刚回家的美珠,专程把自己的决定第一个告诉了她。

第10集

  在把自己彻底脱离黑社会的事情告诉了美珠,更忍不住拥抱住她甚至差点吻了美珠,幸亏最终按耐住了。但这天晚上两人都失眠了,美珠更大哭了一场。  第二天开始,江在和尚泽来到白银建设公司上班了,尚泽本来就是大学毕业而且学的是财务,所以这次终于让世然如愿以偿得到了尚泽这个得力助手。江在则因为没有学历只能从基层做起,自愿去跟着白理事做事。  随后江在在去办公室的时候,在电梯里遇到了美珠,但两人面对面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江在跑到美珠的办公室去告诉她,自己每天都会在这栋大楼里工作。  随后江在终于来到白理事的办公室开始了工作,严格的白理事对手下全部都要求很严厉,更经常对做事不细致的手下又打又骂,但江在根本什么都不懂,白理事带他到工地,把最基本的说给他听,却发现他根本毫无基础,于是要求江在好好读书。  虽然已经不管组织里的事情了,但江在仍然很在意昌培贩毒的事情,于是吩咐泰山找几个生面孔全天候跟踪昌培,一定要找机会抓住他的把柄。  杨金原本委托昌培去做掉崔允,没想到由于泰山从中作梗此时只好作罢,大胆的崔允竟然独自找上门来,要求杨金赔偿车子的损毁费用,经过一番交谈,杨金居然喜欢上了崔允,表示相当欣赏她。  世然拉着崔允去吃中午饭,在餐厅意外遇到了也在吃饭的美珠等人,顺晶认定世然是美珠的男朋友,于是也对崔允恶脸相向。饭后美珠和世然讨论有珍,当世然说美珠也是个傻女人的时候,美珠忍不住反驳,自己和江在并没有任何关系,反而世然总是故意把他们拉在一起,以为他们俩有什么暧昧关系。  江在履行好老公的义务,陪有珍去做产检,却遭到了有珍的不满,因为有珍是尚泽通知才知道江在已经成为普通公司员工了,但有珍同时又很高兴,从此以后不用每天都为江在的安危提心吊胆了,这让江在觉得自己的决定并没有做错。  晚上江在在有珍家的天台上吹风,美珠带着啤酒上来散心,没想到却看到了江在,两人就这么傻在那里凝视着对方,这番情景恰巧被有珍看到,伤心的有珍选择转身离开。不知所措的美珠终于决定离开,表示从今以后这里就让给江在。  次日当美珠来到公司大楼天台的时候,又看到江在在这里,这次江在拉住了美珠,指责她不该躲着自己,没想到美珠直认不讳,表示自己就是在躲着江在。  回到办公室的美珠却遇到了等在这里的世然,其实世然是来向美珠表白的,希望美珠能做自己的女朋友。美珠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但当世然提到江在的时候,美珠立刻就表现得很不自在。  此时泰山正开车送有珍回家,自怨自艾的有珍却突然腹痛难忍,最终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