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1 张图片 
13 位演职员 
58 条剧评 
4 条新闻 
更多  
My Date With A Vampire

总剧情

  1938年时正日寇侵华,中国各地烽火连连,游击队队长况国华与日军少佐山本龙一苦战,国华为保农户之子复生,单独和龙一决战,结困是两败俱伤,国华、复生、龙一正濒死之际,僵尸王将臣出现,把三人鲜血尽吸,时驱魔一族当代传人马丹娜赶至,虽把将臣击退,却失去了国华及复生的踪影,丹娜深知被将臣所咬便成僵尸,预言后世从此多事。

  1998

展开

  1938年时正日寇侵华,中国各地烽火连连,游击队队长况国华与日军少佐山本龙一苦战,国华为保农户之子复生,单独和龙一决战,结困是两败俱伤,国华、复生、龙一正濒死之际,僵尸王将臣出现,把三人鲜血尽吸,时驱魔一族当代传人马丹娜赶至,虽把将臣击退,却失去了国华及复生的踪影,丹娜深知被将臣所咬便成僵尸,预言后世从此多事。

  1998年的香港,一名辣手CID况天佑每在不可能的情况下累建奇功,只因天佑正是六十年前的况国华,原来天佑(国华)自被将臣所咬,和复生变成了不老不死,以血为生的僵尸,且有奇异的力量,二人自此相依为命,情同父子,而天佑的梦想正是找办法令复生变回常人,过回拥有生老病死的常人生活……

  而驱魔一族马丹娜后人马小玲受日本大百货公司之聘为其捉鬼,和好友王珍珍同到日本,在小玲与凶灵大战之时,王珍;珍被凶灵上身,幸得出差日本的天佑所救,珍珍遂对天佑留下好感,但天佑对感情之事早已看淡,遂悄然回港,令珍珍无奈之极。无巧不成戏,在天佑唯一的知心好友灵界商人何;应求的安排下,竟搬至珍珍母亲欧阳嘉嘉的物业中居住,天佑本想再搬,但复生对珍珍本有好感,要求天佑留下,天佑;只好无奈应承。

  天佑所住大厦闹鬼,于是即聘请小玲到来驱鬼治邪,却惹来;邻居金姐的不满,原来金姐和其子金正中专接各式八婆拜神法事帮补家计,实则呃呃骗骗,但小玲的杀入令金姐错失良机,天佑遂再和小玲合力驱鬼捉凶,完成使命,此事令二人互生好感,但天佑因知道不老的僵尸和人相恋是没有好结果的,于是,小玲、珍珍、天佑遂陷入迷离的三角关系之中,期间,天佑竟发现龙一的踪影,此刻的龙一以鲜血为食,力量今非昔比,更带同手下阿Ken、Hermvban、碧加及其女山本未来到港,找天佑报仇的同时,更要把此地变成僵尸世界,而一九九九年七月,在预言中世界末日来临之时,就正是龙一君临天下的日子,天佑得知,誓死和龙一再续六十年前的一战……

分集剧情

第1集

  值日寇侵华,翻天巨变惊醒了沉睡百年之僵尸王将臣再次遗祸人间。驱魔龙族传人马丹娜往将臣隐没之地红溪村灭魔,但见将臣向三人袭击。其中一人是华(尹天照)。华先前带领游击队偷潜入日军营破坏,导至大爆炸, 日首领正雄死亡。后华负伤逃到红溪村,被村民复生父子所救。正雄儿子一夫领军到来,全村被灭。华与一夫决战于红溪畔,同归于尽之际将臣突现,向二人及奄奄一息的复生咬去,使三人成为不生、不死、不灭、以血为食的吸血僵尸。时空一转,华已化身成香港警察..佑,与仍是八岁模样的生相依为命。胆正命平的佑屡立奇功,重犯滔因而落网,佑被派往日本引渡回港。龙族现世传人马小玲(万绮雯)以开清洁公司为名,实质替人驱魔以获取厚利。一次受聘到日本工作,并带老友王珍珍(杨恭如)同去,在机场巧遇佑。在引渡其间,滔被山口组劫去,佑追捕时中枪,并被抛进大海。佑藉同葬身大海的日本女警雪之血,得以活命。滔被救出后往温泉酒店,在享温柔香之时,化身为艺妓之女鬼初春用长发将滔勒毙。

第2集

  脱险后到酒店找滔报仇,怎料滔已为春所杀。佑与春交手,惊见春颈上有两牙孔。春不敌逃掉。其间佑再遇住在这酒店的玲及珍。此事后佑与二人加深了认识,珍一直不知玲真正的职业,玲亦继续瞒着珍去接生意。原来春就是玲受龙一所聘而要灭的鬼。龙一则就是昔日被将臣所咬的一夫所化身而成的七十岁大商家。龙一见玲拜金性格,暗喜。佑到春出生地查访,找到仍深受丧女之痛而困扰的春父, 因而得知二十年前春被一神秘男子所杀,村中妇女亦无一幸免。另一方面,佑、玲、珍三人偷闲去逛街、购物、滑雪,佑、玲二人活像对斗气冤家,而珍对佑亦大生好感。其间,娜报梦给玲,提醒她要尽灭僵尸之天职。驱魔大师孔雀同时受聘酒店驱鬼,开坛对付春,春临危竟上了珍的身。佑为珍与孔雀大打出手, 斗至千钓一发之际,玲才施然整装而出,出手助佑。佑将珍(即春)带至一野外古刹,问春究竟被谁人所杀, 但玲救珍心切,春来不及回答已被玲用伏魔棒打下,离开了珍身,变成和服一件。玲一心只记挂珍的安危, 不察那件和服竟已套在自己身.......

第3集

  几经辛苦才将和服甩掉,并用划有符咒的幸运星将春收复,春说出杀她的就是山本一夫。  玲为了要孔雀助春超渡, 忍痛将这次驱鬼酬劳全数交出,佑因而玲另眼相看。三人续返港珍母嘉是嘉嘉大厦之业主,与珍同住在大厦内, 与玲亦情同母女。住有租客--金姐,常替人求神问卜,儿子正中更自命为玄武童子,两人专门呃神骗鬼,自中认识玲后, 被玲豪迈作风吸引。Pipi为舞女,对裁缝平有意,惜平心仪对象是珍,平与母相依为命,平母常望平早日成家, 却因Pipi身份而深怕平与她来往。被父亲龙一所咬娱成僵尸的未来,憎恨龙一的自私、旧男友Ken做龙一的奴才, 一直任性反叛,以泄心头之恨。原本太平无事的嘉嘉大厦,随着未来现身,不详之事相继出现。事源于平母在公园乘凉时猝毙,未来巧现,见平异常伤心,任性的她竟将自己的血喂给平母。平母渐...某天少女倩将平替倩母所做的衫偷走,心肠软的平由她去,怎料平母为此而杀倩。应求于一残旧之游戏机铺工作兼食住,是佑在世唯一好友,每三两年便替佑、生找工作、学校、换屋, 以掩饰身份。凑巧的是,这次替佑所找到的新住处...就是嘉嘉大厦。  

第4集

  一手下Ken到来找未来回去,未来不理会。佑搬进嘉嘉大厦,珍得知后喜出望外,见佑要独力抚养生, 便处处照料二人。生对珍大有好感,亦乐于接近,加上喜的推波助澜,佑甚感为难,为免麻烦,暗生搬走之意。倩尸被发现,佑赫然看到倩颈项有一黑掌印。警方对案件茫无头绪。中替倩做场法事,岂料倩的冤魂真的出现, 并上中身,佑趁机各倩查问,佑感觉到凶手非比寻常。倩之后更缠上了中,要他找回那件衫, 从未撞鬼的中哪敢逆其意!平见母「再生」后行为变得怪异,更发现母可能就是杀倩凶手,忧心忡忡。求除了打理游戏机铺外,又兼职翻译符咒,还是驱魔器材的经销商,玲的架撑都是由他处所得, 是日玲又到求处入货,准备到澳门开工。平见母常恶然针对Pipi,已大感内疚,加上Pipi为人又友善,平亦乐于和Pipi接近,更瞒住母亲和她交往,但平母终发现,大怒,暗自盘算着....是夜Pipi放工回家, 不察平母正坐在厅中等候她...........

第5集

  母将Pipi勒毙,平知又是其母所为,痛心非常。事以至此,平想找末来,望能将事情解决。  命案接连发生, 调查进度缓慢,佑受上师刘海责难。佑到Pipi家调查,发现Pipi 之衣服多由平所做,佑对平生疑,到平家察看, 见平母行为怪异,疑虑更深。佑见问题棘手,找求帮助,求推却反叫佑找玲帮手。嘉有感大厦续有血光之事发生, 为安抚各人,叫金姐做场法事镇宅,并替Pipi超渡。但街坊们见要破财都老大不愿意,反应冷淡。中在倩倒毙之后巷垃圾堆中找回那件衫后,倩再上中身将衫交与母亲,以完其心愿,母女二人亦尽释前嫌。中见倩之孝心,对倩之害怕程度大减,倩见中乐于助鬼,心肠也不坏,便助中搞鬼,来一出「鬼吓人」, 使大厦内再没人反对做法事了。平母想找佑灭口,见生,竟打起来,佑见驱鬼非己所长,决待玲回来,由她出手。平母败走后,感到自己时日无多,竟要平向珍求婚,以了心事,平大感为难。

第6集

  得悉嘉嘉大厦之事后,与佑一同追查。佑带玲见平母,玲亦觉她异常古怪。玲得知中准备在三破日起坛做法事会将群鬼引来,十分危险,要珍阻止中,自以为是的中当玲瞎说,不听。佑再带玲去看倩和Pipi的尸体, 玲推断二人都是被一已死之物所杀,佑听后一怔。平鼓起勇递上金镯向珍示爱,珍坦然拒绝。中在大厦外面起坛,珍不见平出现,想集必为先前之事感不快,便去找他说清楚,平母把心一横,捉住珍坛只大厦, 见中已开坛,玲来不及制止,冤魂已到。百鬼夜行,各人都被吓得魂飞魄散。但见玲和群鬼大战, 将群鬼尽收于一车内,身手非凡。中与母西洋镜被拆穿,遭众人追打至天台。平母逼珍成婚,佑赶至,与平母恶斗,平加入助平母转而攻珍,倩鬼见状即上珍身还击。玲随后加入战团,乘机收复了平母。平见状大恸,竟抱着母尸从天台跃下,刚巧跌在那满干鬼魂的车上,死前将所有冤魂尽吸,并誓言回魂之夜再来大开杀戒。事后倩鬼欣然接受轮回,玲的身份亦被知悉。龙一亲自找未来,未仔乘车逃走,龙一以超能力将未来车弄毁着火,未来置身火海之中?

第7集

  一将未来捉回后,见她仍不肯就范,便将她收入一玻璃棺材内。未来迷糊中忆起了?母亲之死、父龙一自私地将自己变成僵尸、连累男友Ken亦变为僵尸之事等等。龙一计划逐步将势力抗, 大为将来统治世界铺路,派手下Herman和Ken在赌场大开杀戒,佑到案发现场调查,不详之感又生。嘉嘉大厦接连发生事故,导至十室空,嘉托玲于回魂夜帮手,又宽大地挽留金姐住下去。金姐丈夫守正突回家,中一直不满其父沉迷赌博,恶然相向,两父子终闹至不欢而散。另外中渐醒觉,决重新做人,谬然地找玲拜师,玲姑且试他下一试。生于珍任教之学校就读, 另二人相处时间增多,珍乘机向生打听佑之事,生知其心意,献计让珍请佑吃饭,珍又找玲戥。其间佑态度冷淡,珍只得呆坐,生、玲亦觉没趣。珍最终鼓起勇气向佑表白,佑坦然相向,珍恍如晴天霹雳。玲经查问、引证之后,知道平鬼变成了厉害非常的饿修罗,顿感事态严重。

第8集

  觉平非罪大恶极至要灰飞烟灭,于是找求商量助平轮回。求有玲所需装备,但要各人帮忙。珍为朋友一口答应,中为拜玲为师亦然。但其它人经百鬼夜行、平鬼大战之后仍犹有余悸,又怕有危险, 都不太愿意帮手,佑更一口拒绝,众愕然。佑自知身世如何,再与玲、珍继续来往,最终大家都受到伤害。另外,珍、中决出手相助,令嘉、金姐各为二人安危而忐忑不安。回魂夜临近,各人心底自有一番争扎。最后关头之际,佑自觉总不能坐视不理,决助玲。嘉亦不忍舍珍去而留下。金姐又为中回来,这下子替玲添了不少信心。各人置好用具,整装待发。回魂夜终临,各人要利用心灵蜡烛带平鬼到大厦天台, 让玲逼他上轮回之路。但中、金姐相继失守,中、金姐、守正三人更被平鬼吸去灵魂。佑大战平鬼, 终把平鬼封在中身上,但最后关头却被他逃去,逃至其中一人身上,玲把众人关在平家中以找出何人被上了身, 时间紧逼,玲要尽快想办法找平鬼出来,玲想办法找平鬼上了谁人身。求受玲所托将平母点化,不果, 时Pipi鬼魂来到,帮手劝平母。佑知自己点不着灵蜡烛,为表清白,要求玲用伏魔捧打在自己身上,珍拼命阻止。

第9集

  急关头正中用计,试出平鬼上了父守正身上。平鬼与佑一番激战,终受制于珍的心灵蜡烛下。平鬼再一次被带上天台。玲从天上强拉轮回升降机出来,珍大无畏地走到升降机前,想将平鬼送进去, 但最后被lift的牛头挡住,又失败。平鬼狂态大发之际,平母与Pipi鬼出现。原来平母终被Pipi鬼劝醒, 知己过,特到来劝平,平最后亦醒觉,但因罪孽深,不能轮回,平母与Pipi则可以。金姐与守正共患难,前嫌尽释。龙一无奈放走未来,未来要求Ken陪好走,Ken不允。原来Ken曾企图杀龙一失败,但此心仍在? 未来透过经纪菁搬进嘉嘉大厦。饿修罗一役,玲终肯收中做徙弟,珍、佑感情亦似进了一步。万介绍众人到新开的Waiting Bar,中拉佑去以壮胆,认识了万姊素。素给二人饮助人开怀困心酒, 佑觉此酒有异,素突现形,向佑白蛇吐信?

第10集

  向佑白蛇吐信,又表不知佑身份,佑问素为何人,素不明言,佑只知素非常人,但觉对己并无恶意,俩惺惺相惜。素实为白蛇传中的白素贞,留至现世盼能再与许仙相见。菁为逗素开心藉词找中扮许仙,中想再尝心酒, 又见有报酬便答应。中按书中描述扮许仙与素说话,但错漏百出,素知是菁暗中搞作,但见中异常落力, 啼笑皆非之余亦觉感动。菁甩略有成效,要中穿一身戏服唱大戏,素后来亦同唱,再加上菁,三人上演了一幕桥头相遇。 玲收了中为徒后,对中呼呼喝喝,当其工人驶,带中去驱鬼又作弄他,使中处处碰壁,洋相大出。中纵不满,仍只能死忍,委曲求全。中见玲之恶死相,对素之温柔体贴加倍受落。生见佑对秀仍未忘情, 坦言告诉珍,想珍死心,珍知道后黯然到Waiting Bar,素给她喝心酒,之后珍在街上见到佑,以为自己仍身在酒醉的梦中,竟骂佑一顿以发泄。珍酒醒后知闯了祸,翌日与佑碰面大为困窘,珍为免再尴尬搬去玲处暂住。素以过来人的身份开解佑,佑似有所悟。另方面,龙一往见无所不知的妙善,问三个妙善必答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