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7 张图片 
7 位演职员 
12 条剧评 
2 条新闻 
更多  

总剧情

  亲王府的福晋雪如为了能在侧福晋之前生下一个儿子,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偷龙转凤,把自己的女儿送走,为了日后可以相认,雪如用王爷送他的梅花簪在女婴的右肩上烙下了一个梅花印记。

  换来的儿子皓祯带给雪如的是幸福,是荣誉。十二岁时就和皇上一臣狩猎时活捉了一只白狐,只割了一丛狐毛就放了它,这只通灵的白狐三回首后才离开。这件事一时传

展开

  亲王府的福晋雪如为了能在侧福晋之前生下一个儿子,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偷龙转凤,把自己的女儿送走,为了日后可以相认,雪如用王爷送他的梅花簪在女婴的右肩上烙下了一个梅花印记。

  换来的儿子皓祯带给雪如的是幸福,是荣誉。十二岁时就和皇上一臣狩猎时活捉了一只白狐,只割了一丛狐毛就放了它,这只通灵的白狐三回首后才离开。这件事一时传为佳话。

皓祯带着一文一武两个心腹小寇子和阿克丹偷偷跑出王府去龙源楼喝茶听曲,遇见了一个可怜的卖唱女吟霜,被她的清秀和聪慧打动了,在白老爹死后租了个四合院给吟霜住,又找了一个小丫头香绮来陪伴吟霜。但他却不能把吟霜接进王府去,因为皇上已经赐婚兰公主给他做妻子,而他竟然新婚五天都没有圆房。雪知道了儿子的心事,冒险把吟霜和香绮接进王府做了丫头,不料却被公主知道了,把吟霜讨了去,日日折磨。一切都因吟霜有了身孕而改变,吟霜得到了全府人的承认,做了白姨太。这让公主更加由妒生恨,设计摔倒吟霜,吟霜流产了,雪如看到了那个梅花烙印,二十一年前失去的女儿又回来了。

  公主为了赶走吟霜,说她是九年前被放走的白狐变身,为了证明吟霜不是白狐现而是人,二十一年前偷龙转凤一事被翻了出来。这给硕亲王府带来了来灭顶之灾,皓祯和王爷、福晋将被处以极刑。

  吟霜认定了:“生相从,死相随,午时钟响,魂魄与你相会,天上人间,必时相聚”然而在她香魂归去之时,公主向皇上求情特赦了硕亲王府。等皓祯回来时已经太迟了。

分集剧情

第1集

  隆年间,一日清晨,午门大开,人潮如涌,纷纷议论当朝驸马,贝勒皓祯将问斩刑。囚车里的贝勒神情安静。一个着重孝的女子紧追囚车,二人生离死别。 时光倒溯20年前。硕亲王府王爷过寿,宾客如云,众多贺礼中,有着回疆美女,舞姿动人。王爷当场纳妾,赐名“翩翩”。 嫡福晋倩柔与王爷结缡十载,只得三女,此时身怀六甲,却不能预知男女。王爷新妾入门,福晋气恼无奈,身份地位岌岌可危,未来下场不得而知。姐姐建议,如果生女,“偷龙转凤”, 福晋失措。   数月后,一声儿啼,瞬间李代桃僵。福晋万分不舍,骑虎难下,痛下决心,暗用梅花簪在女婴右肩上烫下下一朵梅花烙印,图日后相认!姐姐为绝后患,将孩子置于竹篮,随溪水漂去,生死由命!卖唱为生的白氏夫妇发现孩子并收养,起名白吟霜!     半年后,翩翩得子。姐妹秘密相会,福晋识破姐姐的谎言,得悉实情,悲痛欲绝,只道女儿已死……    十二年后,换来的男婴皓祯也已长大成人,文武双修,王爷深以为傲!次子皓祥却相比天资愚钝,处处不招欢喜。皓祯初次狩猎,活捉白狐,不忍伤害,放生而去,只割下一丛白狐毛作为纪念,传为佳话。  

第2集

  晋为皓祯用白狐毛制成穗子,缀在皓祯的随身玉佩上。母子情深之际,倩柔不禁遥想亲生。    吟霜自小随父亲卖唱为生,20岁来到北京。皓祯带着心腹小寇子偶尔散心来到龙源楼,乍见吟霜,不能相忘。纨绔子弟多隆贝子企图调戏吟霜,皓祯出面相救,两人暗生情愫!     皇上突然召见各王公子弟进宫,皓祯落落大方、从容应对;皓祥畏缩颤抖,吃吃艾艾,大失仪态;多隆等干脆表演洋相。御花园刺客突然出现,皓祯奋不顾身,神勇过人将 “歹徒” 击退,原来竟是皇上故意让人假扮。皇上称赞皓祯青年才俊,大加褒赏!   

第3集

  爷回府,满心欢喜,自豪不已,小寇子更添油加醋。皓祥被哥哥抢尽风头,心有不甘,借机迁怒小寇子,大发脾气。王爷大怒,大骂“庶出”之子毕竟庸碌,皓祥自尊大损,怒不可遏。     翩翩前来安抚儿子,皓祥指责母亲累他血统不纯,出身不好,更恨皓祯始终在上,使自己不得出头。     福晋提醒王爷,皇上可能有心用考核为兰公主选配额驸,王爷更为皓祯的表现骄傲自豪,不禁感谢福晋生了这么优秀的好儿子,福晋半是感动,半是心惊,只望父子情缘不变。    皓祥得知皓祯在龙源楼为一卖唱女与多隆大打出手,颠倒黑白向王爷告状,皓祯诉明原由,与皓祥争执。王爷异常恼火,下令责罚小寇子二十大板……皓祯不忍见亲信受罚,挺身替小寇子挨了一板,使小寇子脱身。     福晋带着皓祯向王爷道歉,王爷说出他今天的大发脾气只为期望太高,皓祯心中感动,父子同心,福晋欣慰。     皓祯不敢怠慢父亲管束,深居简出。多隆没了忌惮,杀回龙源楼,强抢吟霜,白父拼死抵抗,惨遭拳打脚踢,滚下楼梯,身受重伤……   

第4集

  父伤重不治,临终道出吟霜并非亲生,提到梅花形状印记,吟霜丧父之痛,不以为意。皓祯见物是人非,得知吟霜跪泣街头,卖身葬父,急忙赶去。他正见到多隆当街抢人,吟霜抵死拼打,皓祯再度救下,心痛难当。     皓祯为吟霜料理后事,吟霜要报恩为奴,皓祯表明真实身份,暂将吟霜安置。

第5集

  霜收留个乞儿香绮,情同姐妹。    翩翩教导内务府安排进宫的乐女舞蹈,其中小蕊为佳,小蕊一句玩笑,皓祥大怒,设计将小蕊强暴。皓祯深夜回府,恰见小蕊投湖自尽。     翩翩见小蕊手中皓祥随身玉佩,心知肚明,承担所有罪名,被送宗人府领罪。皓祯前因后果联想之后,暗自心惊。皓祯指责皓祥,皓祥却将所有错误归咎于皓祯给他的失意,皓祯对弟弟失望,对贵族行事作风迷茫。     皓祯向吟霜倾诉苦闷,吟霜细细开导,皓祯很是感动,两人更多了一层了解亲近。     吟霜发现皓祯的白狐毛,很是惊奇,皓祯讲述了当年捉放白狐故事,吟霜向皓祯索取了一半的白狐毛!   

第6集

  霜日夜赶工,准备送皓祯一份礼物。皓祯前来看望吟霜,却久等不见,胡思乱想,焦急万分。吟霜和香绮冒雨回赶,皓祯担忧着急,不禁斥责,不料捧出用白狐毛精制的白狐绣屏,情深意重,皓祯震动感动。     皓祯武术教习阿克丹和小寇子两大亲信都被吟霜的善良周全感动,视其为主。吟霜刻意学习满人礼仪,自称“奴才”讨好皓祯,不料却使皓祯沮丧气恼。皓祯表白对吟霜的真情,吟霜终于坦然相对,两人情深款款,眉梢眼底,难舍难分,一夜缠绵,终成眷属……皓祯看到了吟霜肩上,小小梅花一朵。   

第7集

  祯清早溜回进王府,却被福晋撞个正着,原来母亲已经坐等一夜。皓祯无法隐瞒,告知实情,福晋晕倒。皓祯竟然与吟霜木已成舟,福晋气极,下令断绝来往,不可沾染卖唱风尘女子。皓祯苦苦哀求,阿克丹和小寇子一起大赞吟霜,福晋决定与心腹秦嬷嬷一起亲自前去,暗自打定主意,威逼利诱,务必使吟霜离去。    初见吟霜,似曾相识,福晋一时怔忡,大半威风已失。银两苦劝威逼都对吟霜无效,福晋狠心发下绝话,吟霜抵死不皓祯生离,触壁自尽表明心迹,皓祯心如刀绞,福晋见二人已生死相许,震撼不已,对吟霜成见已经无影无综,同意背着王爷托词接入府中,暂做丫头,以图将来。    皓祯索得福晋给吟霜包扎伤口的染血手绢,并对母亲一心周全自己,勉为其难接纳吟霜万分感激,福晋却感叹一切皆是莫名的缘分。     圣旨已到,皇上义女兰馨公主指婚皓祯!大婚在即,不可违背,皓祯吟霜两地相思,苦不堪言,皓祯终于深夜骑马赶来看望,表明忠贞不渝,出于无奈……   

第8集

  主珠圆玉润,满心期待,成亲后曲意逢迎,皓祯却心有所属,日日借醉逃避圆房,公主难以开口,却大感委屈。公主乳母崔嬷嬷暗放消息提醒秦嬷嬷,王爷福晋知道非同小可,心急如焚。福晋深知内情,却对皓祯不明事理,不知轻重大为恼怒,她禁止皓祯出府,并威胁将白吟霜进府一事与圆房联系,有此方有彼,两相交换。皓祯焦躁难安,与阿克丹和小寇子看望吟霜,吟霜委曲求全,求皓祯将公主视做自己,好好圆房。     福晋对皓祯忤逆失态忧虑,重取“梅花簪”,想起女儿,与秦嬷嬷都惊觉吟霜容貌大似自己当年,难道是幼女转世,使皓祯迷恋吟霜使自己服从,福晋大感预兆不详,内疚自责,惶恐不安。

第9集

  祯无可奈何,勉强前去圆房。公主克尽妇道,为皓祯宽衣,血手帕从皓祯掉落,皓祯大惊失色,公主疑心大起,两人争夺拉扯,皓祯推倒公主,仓惶而逃! 皓祯对公主动粗,王爷不可理解,福晋为其圆谎,搪塞了王爷。并安抚劝慰公主,硬解释成了皓祯的一片孝心,公主自幼远离生身父母,反觉感动。皓祯终于完成任务,与公主圆房。     福晋兑现诺言,将吟霜和香绮假冒小寇子的亲戚一同接进王府,王爷毫不起疑。情人相见,竟不能自控,险被翩翩皓祥撞破,福晋大感忧心,将吟霜姐妹安置单独的跨院内,并嘱咐吟霜小心谨慎,检点言行!  

第10集

  霜和香绮安置福晋房里,皓祯前去相见,举止亲密,公主恰巧看见,又惊又怒,皓祯却不以为然,坦承对吟霜有意。公主正当新婚,丈夫已结新欢,崔嬷嬷劝其动用身份手段,公主依言向福晋索要姐妹二人使唤。福晋不知就里,虽然疑惑却无理由拒绝!皓祯得知吟霜调至公主房,即刻向公主问讯,关切之情溢于言表,毫不掩饰,公主妒恨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