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57 张图片 
93 位演职员 
335 条影评 
12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本片的预告片最近正随着《太阳浩劫》的上映在北美地区播放,影片不仅入选第64届威尼斯的竞赛单元,也将成为今年纽约电影节的开幕影片。

·在影片中饰演三兄弟的分别是韦斯·安德森亚德里安·布洛迪杰森·施沃茨曼,在上部作品中与韦斯·安德森合作愉快的安杰丽卡·休斯顿也会参与演出,韦斯的好朋友比尔·默瑞将在一个镜头中客串出演。

·影片的编剧由导演韦斯·安德森、杰森·施沃茨曼和Roman Coppola共同担任,Roman Coppola看名字就知道是科波拉家族的成员,他是知名才女导演索菲亚·科波拉的哥哥,最近也开始转向幕后了。

·娜塔丽·波特曼在影片中客串了一个小角色,即杰克的前女友,她来到印度的焦特布尔市,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完成了拍摄,不过她却在那里继续待了10天,以便更好地了解这个国家。

·纽约电影节的开幕影片。

·电影中的11个箱包是Marc Jacobs为路易斯威登制作的。上面用长颈鹿、犀牛和羚羊做装饰。动物图案由导演的弟弟Eric Chase Anderson设计。

Quotes

精彩对白

Jack Whitman: I wonder if the three of us would've been friends in real life. Not as brothers, but as people.

杰克·惠特曼:我想知道咱们三个在现实世界中是否真的会成为朋友,不是作为兄弟,而是作为三个陌生人。

Jack Whitman: We're here to find ourselves and bond with each other. Can we agree to that?

杰克·惠特曼:我们在这里发现了彼此之间的紧密联系,我们同意这种说法不?

Story

幕后制作

  韦斯·安德森(Wes ANDERSON)是美国新锐独立电影导演,这个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土生土长、身高6英尺、体重155磅、喜欢穿小码衣服的年轻人狂热地喜欢电影。处女作《瓶装火箭》推出后获得了小小的成功,随后安德森便拍摄了个人的第二部作品《都是爱情惹的祸》,这部影片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获得了许多电影节的大小奖项,同时还被《首映》杂志评为1998年度最佳电影。韦斯·安德森的作品在色彩斑斓的画面中蕴藏着细腻浓郁的情感,仿佛一张风情独具的油画,让人耳目一新。《穿越大吉岭》是他睽违五年的新作品。

  【关于故事】

  导演韦斯·安德森曾经通过一部《青春年少》、在贵族学校的大环境下,记录了爱情和亲情的变迁所引发的快乐与不幸;还在《特伦鲍姆一家》里聚集了一大家子拥有特异功能的人;当然,也少不了那部探讨船舱中的世界的《水中生活》。如今,在这部《穿越大吉岭》中,安德森又将故事焦点对准在三个日渐疏远的亲兄弟的重新聚首上,而且还选择了一个最有诱惑力的背景地,一辆正在穿越拉贾斯坦邦沙漠的火车里……安德森说:“我一直都想制作一部在火车上拍摄的电影,因为它能够随着故事的发展而前进。当然,我已经制作过这种移动背景的影片了,就是之前的那部《水中生活》。”

  从电影历史的早期开始,火车就一直刺激着电影人的创作灵感:1985年,电影工业的开创祖师卢米叶兄弟制作了一部只有50秒钟长的电影《火车到站》,震撼了所有的观众,因为他们以前从没有看过这种能在自己面前飞奔的画面;到了1903年,埃德温·S·鲍特(Edwin S. Porter)制作了他的第一部影片《火车大劫案》(The Great Train Robbery)……从那时起,从充满了大量诡辩的《东方快车谋杀案》到处处都是混乱的《一夜狂欢》,火车俨然成了推动所有角色和各种形式旅行的背后助力。

  但是说到火车,韦斯·安德森联想到的并不只是运动的机器,还包括那些以火车为主要运输途径的国家,一个正在迅速发展中的国家跳进安德森的想象中--印度。其实安德森在构思并制作《穿越大吉岭》之前,从未去过印度,但他却从一些喜欢的影片当中对那里相当了解并异常着迷了,尤其是看过让·雷诺阿执导的《河流》后,里面的故事就发生在印度北部的恒河岸边……再加上印度导演萨蒂亚吉特·雷伊所奉献出的一系列情感作品,让安德森对印度的地貌特色浮想联翩,所以他决定通过自己对这个国家的理解,带着先苦后甜的敏感情绪,拍摄一部与众不同的喜剧故事。

  当制作一部影片需要的元素一样一样定下来后,韦斯·安德森决定用三个在印度寻找生活答案的美国兄弟作为故事的主线,他表示:“印度+火车+三兄弟,所有我喜欢的电影素材一应俱全,于是我就去问我的朋友杰森·施沃茨曼和罗曼·科波拉(Roman Coppola),看他们是否愿意和我一起创作这个剧本……最后,我们还亲自去了一趟印度。”

  在去印度之前,韦斯·安德森、杰森·施沃茨曼和罗曼·科波拉是在巴黎的一个临时住处开始了写作,施沃茨曼回忆道:“我知道这听起来可能有点独特和不可思议,不过我们确实是在法国的小咖啡馆里完成了这个剧本的大部分故事,然后安德森对我们说,‘无论如何,我们都得去印度,否则我们的剧本就是一堆狗屎。’2006年3月,我们打点行囊,一起去印度旅行。”

  确实,剧本中角色的许多灵感,都来自于三位编剧之间亦兄亦友的关系和旅行见闻,罗曼o科波拉说:“我们把这次印度之旅的感受都合并到了剧本当中,到了印度之后,许多有趣的想法就层出不穷地往外冒,若没有真正到过那里,你可能永远都想不到--那些奇妙的时刻真的值得我们用这样或那样的方法去捕捉。这里的火车和印度成了影片中的两个角色,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是非常有趣的,比如说,影片开始的时候,印度只能算一个是模糊的背景,因为三位主角虽然已经到了国外,却仍然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当他们最终被迫要面对自己身处的地方时,也就越来越接近他们一直期待的那场旅行了。”

  【在火车上的拍摄】

  去印度之前,韦斯·安德森就决定将会在一辆真正开动的火车上拍摄这部《穿越大吉岭》,虽然这个想法在逻辑上是不可行的,却具有非同一般的创造性,制片人莉迪亚·迪安·皮尔彻(Lydia Dean Pilcher)说:“相信大家都知道,正常情况下,如果有人想制作一部发生在火车上的电影,一般都会去摄影棚拍摄火车内的场景。但《穿越大吉岭》最终打破了这条不成文的规矩,因为安德森实在是太固执了,谁劝都不好使……但我知道这其中需要克服多大的障碍,因为我刚刚在印度制作完《同名同姓》,其中有一天的拍摄工作就是在火车上完成的,所以我知道这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不过,既然韦斯·安德森打定了主意,这种拍摄方法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莉迪亚·迪安·皮尔彻继续说:“我们去了一个由西北铁路管辖的区域,找到那里的负责人告知了我们的想法。结果他们都吓傻了,说从来没有人找他们要10节车厢和一个火车头,而且还要借用3个月……但我们最终说服了他们,虽然必须得由自己设计火车车厢里的风格,但我们希望可以拥有一辆能够在铁轨上开动、真正且完整的火车,至少能够在群山环绕的铁路线上奔驰,有好几次,我都觉得我们的想法太过异想天开,很有可能实现不了,但最终,我们做到了。”

  当电影人们还在为火车的事大伤脑筋时,美工师马克·弗莱伯格(Mark Friedberg)就已经开始在图纸上设计火车的内部风格了,他的任务是重现印度火车最经典的那一个部分,帮助影片完成这场伟大的旅程……弗莱伯格曾在《水中生活》中与韦斯·安德森有过合作,另外,你还会在今年朱丽·太莫执导的《纵横宇宙》中看到他的设计。

  马克·弗莱伯格和韦斯·安德森决定以学习印度铁路的历史作为开始,然后让火车穿越拉贾斯坦邦沙漠的过程尽可能真实。他们了解到,差不多19世纪的时候,印度的铁路发生了第一次巨大的转变,因为那里的地貌环境实在是过于辽阔了……现在,印度的铁路系统是世界上最繁忙的一支,每天都要运载超过1千5百万名乘客。

  随着对印度铁路越来越熟悉,马克·弗莱伯格重新将注意力转回到电影本身,在看了N多电影中对火车的描述之后,弗莱伯格表示:“我决定让影片中的火车能够结合东方和西方的设计特色,另外,我还将具有拉贾斯坦邦风格的图案混合在了其中,包括印度铁路使用的主要色彩,再加点现代化的时髦风尚……最重要的是,火车里面的装饰物全部都是手工制品,非常符合印度的传统工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