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4 个视频 
128 张图片 
120 位演职员 
850 条影评 
11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由于埃文·蕾切尔·伍德拒绝了米莉这个角色,蕾切尔·比尔森才有机会出演。

·一开始的时候,戴维和米莉这两个角色是由汤姆·斯塔里奇泰莉莎·帕尔墨分别饰演的,在影片拍摄了两个月后,由于预算资金不停地膨胀,拍摄被迫停止。后来海登·克里斯滕森和蕾切尔·比尔森重新加盟进来,影片也开始了重拍计划。

·埃米纳姆拒绝了在影片中客串一位明星的请求。

·剧组接到允许,可以在罗马圆形大剧场拍摄三天,前提是不许放任何器材在里面。而且时间也只局限于早上6:30至8:30,下午3:30至5:30,这样才不会打扰游客。至于照明方面,只允许使用自然的太阳光。

·影片在密歇根州的安阿伯市拍摄时,故事中描述的那个高中,其实就是休伦湖高中,拍摄期间,校方允许学生们作为一些临时演员出现在场景地、或者学校周围。

Quotes

精彩对白

Davey: Why are you walking?

Griffin: I like walking for a change! Makes me feel normal...

戴维:为什么你要走着去?

格里芬:我喜欢走路改变一下自己!让我感觉自己很正常……

Davey: Take a deep breath...

戴维:做一次深呼吸……

Cox: You think you can go on like this forever? Living like this with no consequences? There are *always* consequences.

考克斯:你觉得你能永远像现在这样继续下去吗?靠这种能力生存而不引发后果?这里“永远”都会有因为你使用这种能力而带来的不好后果。

Griffin: Welcome to the war.

格里芬:欢迎加入战争。

Goofs

穿帮镜头

·有超能力的冲浪板:戴维与女孩在伦敦上过床后,他把自己传输到一家卖冲浪用品的商店,在那里得到一套冲浪服和一个冲浪板。他先是来到一个海滩上,但是其他冲浪者却告诉他这个时候只有斐济那里有海浪……镜头一转,在斐济驾驭着巨大的海浪的戴维来了个空翻,然后又把自己传输回巨峰之巅,然而当他从斐济跳回来时,冲浪板被留在了那里,可是在峰巅,我们却看到冲浪板分明就摆在他身边。

·质地总在变化的数字:在影片开始的时候,当戴维第一次走进他在酒店的房间时,房门上的房号是三个粘附上的数字,数字是黑色的,印在金属牌上。随后,当他返回房间,房号却变成了又黑又大、镶嵌在门上的数字。

Story

幕后制作

  【升级版的“幻影移形”】

  《心灵传输者》中讲述的是一个惊悚且充满想象力的传奇故事,编剧之一、同时还担当了制片人的身份的西蒙·金伯格(Simon Kinberg)说:“最初的时候,我们只想讲述一位英雄身上发生的一些事情,他是因为偶然性才被创造出来的,违背了他本人的意愿。他只想知道,如果自己不断地使用超能力去帮助处于危难当中的人,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导演道格·里曼、金伯格和制片人卢卡斯·福斯特(Lucas Foster)花了几年的时间去丰富它的结构,而他们这么做的原因,并不单单是为了丰富《心灵传输者》的剧本,他们想知道更多的神秘故事,以及关于一个年轻人那史诗般的冒险背后的真正起源--为什么他那么想重回真实的生活当中,而不是过着充满梦幻、诱惑力十足、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有如神话般的日子?

  对于道格·里曼来说,他对那种由角色来决定故事的影片拥有着熟练的电影技巧,尤其是那种无法预期、让人神经紧绷动作惊悚片,比如说最近的《史密斯夫妇》《谍影重重》。如此看来,《心灵传输者》所蕴含的潜能是不容忽视的,到了里曼的手中,它就等同于一个机会,可以将那种非常现代化、新潮的表现形式结合进比较古老的讲故事方式当中,里曼指出:“我们看到有关超级英雄的大部分故事,其实都是差不多100年前就开始出现在小说当中的,但《心灵传输者》的内容却充满了难得一见的新意和现代化,最终,它很可能成为我的事业生涯当中一个最大、最有创造力的挑战。”

  影片中所讲述的故事,是依据史蒂文·古尔德(Steven Gould)创造的两部科幻小说改编而成的,它们分别是《心灵传输者》和《反射作用》(Reflex)--里面的主角都是戴维·赖斯,一个遭遇到重重困难的年轻人。他那看似难以解释说明的“心灵传输”能力令他开始了一种梦幻般的全新生活,远离过去的痛苦……由于在评论界和读者群中都受到了高度的欢迎,古尔德的这部系列小说很快就有了大批的追随者。与此同时,故事本身就显示出了不受文字局限的潜在力量:当制片人文斯·杰勒迪斯(Vince Gerardis)和拉尔夫·M·威辛安扎(Ralph M. Vicinanza)读到这些小说之后,他们立刻就知道自己即将经历一次伟大的电影之旅。

  这个时候,广受欢迎的电影编剧大卫·S·高耶适时地出现了,他所从事的工作都与经典的超级英雄或恶棍有关,比如说《刀锋战士》《蝙蝠侠:开战时刻》这样的动作惊悚片,专门负责让这些平面的角色在大银幕上变得立体。高耶所做的不仅仅是将史蒂文·古尔德的作品改编成电影剧本那般简单,还赋予整个故事更广阔的涵盖范围,包括创造了一个全新的角色--格里芬,他是另外一个身世成谜的“心灵传输者”,从孩提时代开始,格里芬就已经掌握了时空穿越术……高耶希望可以通过此为影片建立一个更大的范畴。在创作剧本的过程当中,高耶并没有延续那种描述超级英雄的常规路数,而是深入研究了每一个角色,向观众展示了他们是如何使用几乎完美地象征着“逃避”的超能力的,当然也包括这种能力所带来的非常真实的诱惑。整个故事围绕着一个不稳定的年轻人展开,随即营造了一个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惊悚氛围,因为这位年轻人学习到的,将是完全的自由所带来的一系列因果关系。导演道格·里曼说:“我之所以对高耶创作的原始剧本一见倾心,就是因为故事中那个获得了超级力量的人,用它们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出去打劫了一家银行……我真的喜欢这种非常诚实的态度。故事中蕴含的是一些我以前从未见过的东西,作为一个喜欢用角色驱使内容的导演,我很喜欢它。而且它也给了我非常巨大的想象空间,甚至可以说是疯狂放肆的彻底研究,我已经连续拍过两部动作电影了,真的被那种创造这些意义深刻、复杂的角色的过程深深迷住了。”

  【影片解析】

  与道格·里曼相似,制片人卢卡斯·福斯特也是受到大卫·S·高耶的剧本的吸引,才加盟进来的,他尤其对里面重点讨论了一个年轻男子在拥有超级力量的同时,所带来的人性方面的动荡,感到印象深刻,福斯特说:“‘心灵传输术’赋予戴维·赖斯一个机会,那就是他可以逃避他那不快乐的家庭生活,但是这种能力同时也将他放进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世界里,在那里,他只能靠自己去学习如何当一个成年人,并拥有足够的勇气去解决生活中的各种问题。戴维不得不学习如何慢慢提高自己的能力,面对自己内心的阴暗,然后继续自己的生活,这样的故事设定,每个人都能将其与自身联系起来,虽然身为‘心灵传输者’的特殊境地,但戴维遭遇的一切却是普遍且大众化的。”

  于是有了史蒂文·古尔德、大卫·S·高耶和副编剧吉姆·乌尔斯(Jim Uhls)联手奉献的剧本,再加上道格·里曼、西蒙·金伯格和卢卡斯·福斯特,他们共同为“心灵传输者”制造出来一个巨大、历经了无数年代的历史的背景故事:他们可以通过意念扭转时空,超能力也能够世代相传,痕迹可以追溯到好几千年前。

  电影人们首先是以研究那些相信“心灵传输术”的信徒开始的,从奥秘学和边缘的物理学的理论角度出发,这种情况都是极有可能发生的,西蒙·金伯格解释说:“我们与许多物理学家都讨论过,所以我们明白‘心灵传输术’在科学领域中是如何体现的,并用这些真实的理论丰富了整个故事。但是我们也从神秘学的角度考虑了一下,所以影片本身还依据了经历数千年才形成的文化想象力。苏菲派和印度教差不多几个世纪以前就有了关于‘心灵传输术’实用理论的神秘传说,我觉得其体现形式差不多就是你能够立刻把自己‘运’到一个任何人都不可能爬上去的山顶,或是做一些最为世俗和普通的日常事,提供了一个充满了诱惑并可以随便展开想象力的机会,像这种承满了心愿的故事元素,往往都拥有真正的感染力。”

  然而拥有完全开放式天性的“心灵传输术”,也给制造邪恶之人提供了相等的机会,卢卡斯·福斯特表示:“很多人使用‘心灵传输术’并不是因为这样做很酷,或有趣,比如说在巨峰之巅用完早餐后,又一眨眼的功夫跑到澳大利亚去冲浪……这里有一些人的出发意图本来就非常邪恶,比如说弄一件核武器,然后把它扔进白宫。当你仔细思考的时候,会发现‘心灵传输术’带给你的重重惊喜,然而它同时也类似于是一种诅咒,如果这样的力量落入坏人之手,或者被某些能够操纵‘心灵传输者’的人利用,他们就能把自己的邪恶散布到任何地方,去做任何事情。”

  “心灵传输者”的存在也导致了“游侠”的产生,那是一个非常神秘的精英团体,他们花了几千年的时间,就是为了阻止“心灵传输者”将自己的能力用在邪恶的一方面。在那些“心灵传输者”拥有成熟的心智之前的短暂时间里,就成了残忍无情的“游侠”特工追捕的目标,他们会做任何事情,只要能够除掉“心灵传输者”。

  为了给这个足以媲美史诗故事的内部复杂结构建立一个坚实的基础,影片的制作团队一直遵循的是“心灵传输术”的两条最基础的规则:一、你能把自己传输到任何你刚刚看到的地方;二、你也能把自己传输到以前从未见过的地方,只要你对那个地方拥有强烈的视觉记忆。

  至于其他完善“心灵传输术”规则的还包括“传输伤疤”,那是一种瞬间的不正常现象,是被“心灵传输者”留在身后的时空里的一些分裂--这样可以让其他“心灵传输者”寻找他运行的痕迹。然后这里还有“时间绳索”,是“游侠”用来搁浅、跟踪并终结自由游荡的“心灵传输者”的电子武器,是“心灵传输者”最害怕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