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42 张图片 
24 位演职员 
24 条影评 
0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让罗文熙最可惜的是?不能和刘健传出绯闻…

因在《你好,上帝》《多细胞少女》《武林女大学生》和《不良情侣》等影视作品中呈现出多样化的出色演技而被韩国媒体昵称为“八色鸟”的刘健在本片里再次挑战了自己,舍去干净的发型和时尚的服装,他扮演的是三个菜鸟绑架犯里年纪最小的宗满,留着蓬乱的混混式散发,性格自负而好高骛远,完全脱离了以往纯真害羞的一面。片里罗文熙、柳海镇和姜成辰等都是比他资历深的老戏骨,他坦言非常珍惜这次的演出机会“我也看了《我的名字叫金三顺》,之前挺担心罗文熙前辈会板起脸来很恐怖的样子,但原来她人很随和,我被她的演技‘骗’了。”绕着弯儿夸奖罗文熙也把戏里的幽默延续到戏外,她连称能与这个被誉为“这个时代真正的完美男人”、“欧巴桑们的DreamMan”和“想和这样的男人约会”的美男级演员合作是很幸福的事情,不过最可惜的就是:“如果我年轻30岁就好了,肯定能与他传出甜蜜的绯闻”。诙谐的话使得刘建和众剧组人员大笑不已。星途一片灿烂的刘建被很多行内人士认为“有希望成为元彬第二——外貌和演技一样出色的新生代男演员”,不过在本片探班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却明确表示了不管演艺事业发展得如何,两年后(韩国规定的入伍年龄)一定会服役的决心。

Story

幕后制作

野蛮老太玩转菜鸟绑匪

这是凭借《加油站被袭事件》《新罗月色》《光复节特赦》等经典喜剧电影而称为韩国“最早的千万票房导演”的金相辰导演的最新作品。经历了2004年《幽灵鬼屋》的票房失利后,金尚镇没有停止探索黑色喜剧的步伐,本片未推出即引来了大量媒体的关注:“他这次又会有怎么样的惊喜?”,被推选为“2007年夏天忠武路最受期待的作品之一”。片中的老太太从人质变为策划绑架的老大,因对稚嫩朴实的绑架年轻人的不烦躁,而突发自己勒索自己5亿韩元的妙想,这一似乎超现实主义的情节延续了导演一贯的叙事风格,厌恶平凡生活的老太太加三个无聊的年轻人,这依然是部可以让你从头笑到尾的韩式无厘头喜剧,三个“胆大妄为”的年轻人并非十恶不赦的暴徒,反而是各自棱角分明的被现实挫伤的理想主义者,老太太“娴熟和蔼的外表”下隐藏了颠覆传统的叛逆之心,他们的小小理想试图通过“绑架”来满足,整个原本被道德所斥的绑架变成了带有天真烂漫的事件,在人与人间矛盾重重的阴谋社会里随意画出渺小而难于实现的梦想,这就是笑声背后暗含了导演给社会射去的“冷箭”,深刻的讽刺意味包含其中。《残酷的上班》《绑架门口狗》和《绑架计划》……过去不乏以“绑架”为线索的喜剧电影,此次金尚镇跳出了“年青一代”的目光局限,将主题延伸到老年人与社会、家庭的关系之上,用其自己的话说是“一次需要勇气的尝试”,本片在拍摄过程中曾经因为投资的风波而一度面临停拍便应证了他的话。而据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2007年的韩国电影观众份额出现了2001年以来的最低记录,赤字总额高达500亿韩元以上,49部上映的影片中超过赢利点的只有7-8部,《一番街奇迹》《无法阻挡的婚姻》《郡守与里长》等喜剧片占了不少的比例,可见喜剧对于观众的吸引力;属于低投资本片收回成本应不在话下。

刘海镇与罗文熙的搞笑组合

“电影女主角?”这个名词对于老树开花的罗文熙确实有点新鲜。提起在韩国影坛以甘草演员为名的罗文熙的名字,可能很多观众都不能缓过神来。本片是其自1961年出道46年来首次出演电影的女主角。《你是我的命运》《哭泣的拳头》等电影里都能看到她孜孜不倦的“绿叶”身影,而中国观众印象最深的恐怕是韩剧《我的名字叫金三顺》里那个有点可恶总是板着副臭脸却也心地善良充满喜感的女社长。

去年的《热血男儿》让她捧回了多个电影奖颁出的最佳女配角,最近在电视情景喜剧《无法阻挡的highkick》她第一次尝试搞笑的演出博得了观众的好评,于是接拍了本片。片中的权老太太不仅在打扮上的光鲜亮丽不输给年轻人,而且行为也常常“标新立异”,她说“权女士实现了很多我在现实中也有的想法”。小眼睛,厚厚的双唇,突出的下巴,刘海镇还曾因而被外国人误认为是在豪门曼联效力的韩国足球明星朴智星而备受传媒关注。

《加油站被袭事件》《武士》、《光复节特赦》、《公共之敌》《血之泪》等影片中扮演多种角色的刘海镇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王的男人》里成功演绎六甲后终于在《老千》里担任男主角。去年这两部电影动员了2000万观众前去捧场,他的演技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今年其主演的《郡守与里长》亦是韩国电影市场不景气之下的卖座之作。被观众评价为“不怕出丑”、“不只是单纯去搞笑,而会带来真正深刻喜剧”,他演的小人物仿佛就在你我生活的周围,为了角色需要他可以戴假发,穿土气的服装,本片也是刘海镇与金尚镇导演的三度合作,拍摄其间对导演的要求总能心领神会,默契十足。为了逗观众笑不惜费九牛二虎之力的他此次会与罗文熙——“不服老的老狐狸”(《朝鲜日报》语)擦出怎样的火花,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