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侠一枝梅 剧情 - Mtime时光网
 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20 张图片 
8 位演职员 
5 条剧评 
0 条新闻 
更多  
The Vigilante InThe Mask

总剧情

  口悬本是个民风淳朴,山明水秀的好地方,可是上任不足一年的知县─厉之珏,办案手法胡涂,凡事包庇当地首富欧阳贵,为百姓所齿冷、不得民心,更被视为十年难得一见的“狗官”,背后更被谑称为“九公子”。其实厉之珏本性并不太坏,亦颇有聪明,考得功名后随父亲加入捕快行列,更因一次机缘巧合,救了当地富商欧阳贵,因而被欧阳贵看上,以金钱

展开

  口悬本是个民风淳朴,山明水秀的好地方,可是上任不足一年的知县─厉之珏,办案手法胡涂,凡事包庇当地首富欧阳贵,为百姓所齿冷、不得民心,更被视为十年难得一见的“狗官”,背后更被谑称为“九公子”。其实厉之珏本性并不太坏,亦颇有聪明,考得功名后随父亲加入捕快行列,更因一次机缘巧合,救了当地富商欧阳贵,因而被欧阳贵看上,以金钱及手段为其打通关节,让厉之珏成为当地知县,作为自己在官场中的棋子。厉之珏当上县官后,亦曾有过抱负,冀望有所建树,令一众百姓安居乐业,可惜小舅父尤沾旺错手杀人,把柄为欧阳贵掌握,厉之珏只得无奈接受欧阳贵的操控,无论在办理案件,甚或在施行政策上皆以欧阳贵利益为依归,久而久之,办案和做人处世也变得得过且过,毫无原则。

  厉之珏有一未婚妻钟环,她一直对厉之珏千依百顺,然而在厉之珏当上县官之后,她对厉之珏的态度亦随之大变,从前温柔体贴的性格,演变成为每事关心,事事干涉,微如日常生活,广若厉之珏公务之事,她皆渗透自己的意见,若厉之珏有所不从,便施以颜色,令厉之珏不胜其烦,二人关系亦因而跌进入了无形鸿沟之内,渐感压力。一日,青春少艾的宝琳寻至,并扬言要下嫁厉之珏,令厉之珏啼笑皆非。原来宝琳自小由峨嵋派掌门寂寞师太收养,并授以武功。宝琳十岁时偷偷下山遇险,幸得年少的厉之珏所救,许诺将来以身相许,厉之珏以为宝琳年少戏言,答应了宝琳。但光阴似箭,宝琳现已长得亭亭玉立。宝琳坚决要覆行承诺,下嫁予厉之珏,师太遂给予宝琳半年时间,若半年后仍未与厉之珏成亲,就得回峨嵋出掌掌门之位。

  宝琳下山找得厉之珏,赫然发现厉之珏跟当日英伟不凡、正义凛然的梦中情人已成两样,宝琳失望之余,却认定厉之珏只是一时迷失,自己要尽力令他回复当年勇。一次,蒲光对宝琳惊为天人,深觉厉之珏配不上宝琳,蒲光立定决心,要搜集厉之珏的贪污证据,把厉之珏的罪行公诸天下、绳之于法,同时夺得美人归。原籍河口县的蒲光自武当学成下山,当年与厉之珏先后上武当拜师学艺,但厉之珏不出半年便给逐出师门。蒲光今番回来,便是要投身公门,拨乱反正,取缔歪风。

  欧阳贵之子欧阳兴垂涎官门之后阮溪纱,但溪纱早已与书生程石川情投意合,故对欧阳兴的追求不屑一顾,欧阳兴追求不遂底下,恼羞成怒竟设计诬程石川,厉之珏深知这是插赃嫁祸,但在欧阳贵的压力下,无奈判处程石川秋后处决。事后厉之珏深受良心责备,亦觉不能再做一个生活在夹缝里的人,为挽回自己的过错,深夜穿起夜行衣往迎救程石川,厉之珏为求掩饰身份,只得随手取过一幅绣有梅花的刺绣幪面。事后厉之珏又怕被人发现,竟塑造了一个专门劫富济贫,行侠仗义的“怪侠一枝梅”出来混淆视听。

  “怪侠一枝梅”多番义举广受百姓赞颂,甚或身边的女人,钟环及宝琳亦纷纷成为“一枝梅”的支持者,厉之珏亦开始感到有点儿飘飘然;但当回复县官身份时候,却要面对高官商贾对“怪侠一枝梅”的投诉,令自己对“怪侠一枝梅”这个身份又爱又恨,然而透过“一支梅”的仗义行为亦同时唤醒了藏在厉之珏心底那份正义和良知,亦重新获得尊重及民望,渐渐厉之珏亦爱上了“一支梅”这个隐闭身份。

  京城东厂主管方公公亲临河口县,此行虽以公务为名,但真实任务是为当朝皇弟查探其私生子的下落。可是查探期间,京中突然传来皇上驾崩的消息,方公公为保自己在京中的势力,连夜赶返京城。太子登基,成为皇上,便遗派方公公再次重临旧地,务要找到皇子。方公公要找的人竟是一直在河口县当小混混的江小鱼,可是阴差阳错下相认的信物竟意外地落到尤沾旺身上,适逢尤占旺本身亦是孤儿,自小被厉家收养,小鱼亦因与尤沾旺种下情根,遂来个顺水推舟,以为只要尤沾旺做了太子,便可带自己入宫与父皇相见。正当众人以为事件平息之时,岂料方公公态度急转,原来方公公受了太后密令,要将尤沾旺杀死,免绝后患。小鱼的爱郎行径却变成了祸及无辜。骆富更藉着和方公公勾结,再次要置厉之珏及蒲光等人于死地,正邪双方之战一触即发。

分集剧情

第1集

  之珏本是一个正义感重的捕快,但因救了富商欧阳贵,被他赏识而当上河口县知县,正因之珏的官位是因欧阳贵而得,故事事受制于他。欧阳贵之子欧阳兴是个恶霸,但因有之珏偏袒而横行无忌。  之珏的未婚妻钟环是医术高明的大夫,欣赏之珏的正义感而与他订亲,但对他当官后的行为不以为然。之珏之父盼忠是个尽责的捕头,对之珏的改变极痛心。  欧阳贵开设赌坊,逼之珏实施赌博合法化,钟环和其他村民反对,之珏为难。欧阳贵欲开辟山路,山路路经道明寺,而住持苦恼大师讨厌他霸道,又反对赌博合法化,宁愿封山也不成全欧阳贵,欧阳贵一怒之下,宣布任何人上山格杀勿论。  苦恼大师患病,钟环无惧禁令上山为他治疗,途中遇上欧阳兴,被他调戏,危急之际,一黑衣幪面人出现救走了钟环

第2集

  衣人与欧阳兴大打一场,黑衣人的面巾掉下之际,他随手拿起一条梅花图案的丝巾披上面上,继而逃去无踪。欧阳兴感无面,逼之珏通缉黑衣人,但钟环和众村民认为黑衣人胆敢挑战欧阳贵父子,视他为英雄,更以其梅花面巾,封他为怪侠一枝梅。欧阳贵向之珏施压更出重金悬赏缉拿一枝梅,之珏屈服,钟环大怒,指摘他不敢教训恶霸,反为助纣为虐,劝之珏应向一枝梅学习。钟环始终相信之珏天良未泯,更因他的身手与一枝梅相似,怀疑他便是一枝梅,但之珏否认。  之珏的师弟蒲光探望盼忠,蒲光是武当派传人,练得一身好武艺,之珏学武时因犯门规而被逐出师门,故蒲光看不起之珏,对他加以讽刺。峨嵋女侠宝琳到河口县寻找未婚夫之珏,她向村民打听之珏下落,村民怒吼谓他已死,宝琳伤心,四出找他的坟墓却不果,因此深信之珏尚在人间。  欧阳贵见欧阳兴游手好闲,逼他娶一才貌双全的女子为妻以收敛恶行,欧阳兴看中一村女溪沙,但溪沙早有情郎石川,欧阳兴百般追求不果,调戏溪沙,被盼忠教训,之珏放走欧阳兴,令全县哗然。欧阳兴在二人成婚当日,强行抢走溪沙。百川告官,但之珏无计可施,百川失望欲自尽时,遇上宝琳。宝琳知百川未婚妻被强抢,决定抱不平,到欧阳家救人兼行刺贪官,出手之际发现贪官是之珏。

第3集

  琳称呼之珏为夫,之珏莫名其妙,宝琳解释在她童年时曾被之珏所救,当时曾许下诺言谓在她年满十八岁后便嫁给他。之珏依稀记起此事,但只认为是戏言,没放在心上,现更与钟环订亲,更不会娶宝琳,遂下逐客令,宝琳哭哭啼啼夺门而去。  宝琳回忆当日师父欲把峨嵋掌门之位传给她,但她欲嫁之珏为妻,宁放弃权位,今被之珏离弃,感人生没意义,借酒消愁。时钟环经过,见她烂醉如泥,把她带回医馆。钟环得悉其遭遇感同情,答应收留她,却不知其身份。之珏见宝琳在钟环家,怕钟环误会避见宝琳。盼忠追查一枝梅身份,问蒲光是否一枝梅,蒲光否认,自言光明磊落,不会学一枝梅偷偷摸摸助人。蒲光遇钟环,二人本是童年好友,但对一枝梅,彼此立场不同,言不投机。  百川求苦恼大师助他救溪沙,被拒。宝琳自愿帮百川,到欧阳府救走溪沙,欧阳兴一怒之下打死了家中仆人,欧阳兴大惊,师爷方天茂献计把杀人罪嫁祸百川。欧阳兴告官,把百川交给之珏,之珏心中不信百川会杀人,但逼于形势,唯有把他收监。之珏与骆富商讨解决方法,却因溪沙失踪,无法指证欧阳兴掳人。欧阳贵得知儿子杀人,怒打他一顿,其妻方氏护短,叫欧阳贵想方法对付之珏。欧阳贵持礼物到衙门找之珏,逼之珏尽快审判百川。

第4集

  珏对欧阳贵唯唯诺诺,原因在于其舅舅沾旺年前错手杀人,之珏包庇他,却被欧阳贵知悉,并借此威胁他,之珏为保护沾旺,唯有对欧阳贵百般忍让。沾旺感激之珏,之珏谓籍当官赚多点钱,以达成更远大的理想。  欧阳贵逼沾旺和之珏处死百川,盼忠不忍,欲劫狱救人,之珏得知,不想父亲犯险,又回想当日以除暴安良为宗旨,成为好捕头,但今日沦为贪官,感惭愧。之珏心生一计,决定假扮一枝梅去劫狱。劫狱一事传遍全县,众人猜度谁是一枝梅,沾旺推断是盼忠,之珏笑而不答。欧阳贵逼之珏捉拿一枝梅,之珏阳奉阴违。盼忠凭一枝梅的好身手,怀疑蒲光就是一枝梅,但蒲光否认,并批评一枝梅行径鬼祟,非名门正派所为。  钟环气恼之珏偏袒欧阳父子,之珏百般讨好仍不得要领,后钟环之仆金枝和玉业劝她应体谅之珏,钟环答应考虑。之珏约钟环回家吃饭,钟环赴会,用膳时宝琳到来,直呼之珏为相公,之珏尴尬,钟环问何解,之珏才和盘托出。钟环嘲讽宝琳根本和之珏缺乏了解,只凭一句戏言便附托终身,实在儿戏,宝琳反驳她比钟环早认识之珏,二人大吵起来。之珏向钟环保证对宝琳并没情意,只是她一厢情愿,钟环体谅,并劝之珏教导宝琳何谓真爱。宝琳对之珏温柔照顾,处处讨好,但之珏冷淡对她。

第5集

  琳向钟环道歉,宁愿当妾氏也要与之珏一起,钟环气恼。宝琳行祖母政策,讨好小玉和盼忠,盼忠替宝琳不值,认为她不应为之珏浪费青春。钟环向之珏投诉,逼他赶走宝琳,之珏左右为难。  村民痛恨欧阳贵父子封山,决定发动游行示威,欧阳贵逼之珏解决。之珏烦恼如何处理欧阳贵和村民的纠纷,向各官员商讨,但众人卸责,令之珏气结。骆富想出把自己挂在风筝上,绕过封山令,飞入道明寺,与苦恼大师和解。经一夜谈判,骆富说服了苦恼大师解除封山令,并把功劳归于之珏,令之珏喜出望外。之珏问骆富如何做到,骆富谓答应苦恼搁置赌博合法化和免除欠欧阳贵的债务。欧阳贵听到大怒,逼之珏废除该等条件,更威胁若办不到,便找人替代之珏。  之珏想出好计,以慈善为名,办球赛乘机进行赌波合法化,由欧阳贵当庄家,欧阳贵大喜接纳。球赛由盼忠的球队对欧阳兴的一组,欧阳贵当庄家买重儿子大胜,更操控赔率务求大赚一笔。场内有另一小混混江小鱼收赌注,买盼忠胜。球赛开始,欧阳兴一队以茅招占尽上风,为求必胜,竟打伤了盼忠,盼忠等不值欧阳兴所为,请蒲光帮忙。蒲光以一身好武功打了一场漂亮的比赛,反败为胜,欧阳贵见形势大变,为免损失,竟逼之珏腰斩球赛。之珏见群情激愤拒绝欧阳贵,欧阳贵竟派手下生事,之珏为免伤亡,下令终止球赛。

第6集

  珏中止球赛,欧阳贵乘机封盘,把所有赌注没收,全场哗然。之珏感欧阳贵无理,但又惧怕对方,敢怒不敢言,村民恨他助纣为虐,群起包围衙门,并向他掷废物泄愤。盼忠和钟环见之珏成过街老鼠感心痛又恨他懦弱,劝他应为民请命,替村民取回赌注。之珏硬着头皮找欧阳贵,果然被拒,更连番受辱,大感没趣,独自练剑发泄,宝琳在旁偷看,见他振作便鼓励他,但之珏心烦赶她走,宝琳表明会永远陪伴他,之珏感动。  小鱼被村民追债,唯有入狱避祸,沾旺和蒲光见他可怜,加以关照。沾旺知狱中犯人李三有藏宝图,千方百计逼他交出却不果。蒲光同宝琳一同拯救一小童,二人惺惺相惜,蒲光对她一见钟情,他知她与衙门有密切关系,决定当捕快,以亲近伊人。  欧阳兴欲开妓院,在外买了数名外国美女,一心想赚一笔,谁知却被骗买了数万只鸡,欧阳贵见状大怒,叫他想方法。欧阳兴心生一计,竟落毒毒死全县鸡只,然后嫁祸一枝梅,并提高卖出自己手上的鸡只,在一石二鸟的情况下乘机赚一笔。盼忠不信一枝梅会害村民,与蒲光一同追查,找出证据为一枝梅讨回公道。全县活鸡短缺,只能高价购买欧阳兴的鸡,村民大怒,欧阳贵逼之珏想方法,之珏当众食鸡为欧阳贵宣传,却被村民喝倒彩。

第7集

  环对之珏无力对抗欧阳贵感不满,常争吵,之珏烦恼,宝琳安慰他,之珏渴望能回复从前的自己。盼忠调查得知鸡中毒是欧阳兴的阴谋,之珏虽知盼忠所言属实,但怯于形势,未能拘捕欧阳贵,盼忠失望。后来一枝梅夜闯欧阳府,留下恐吓信,逼欧阳贵归还赌波赌注,并就毒鸡案道歉。欧阳贵吓破胆,答应一枝梅所求,私下却逼之珏缉拿一枝梅。全县人为一枝梅鼓掌,但之珏却下令衙门派人保护欧阳贵一家,盼忠大怒但被逼接受,众捕快故意躲懒,欧阳父子奈何。宝琳对一枝梅行侠仗义感佩服,但蒲光不以为然。  由名伶艳芬芳挂牌的剧团到河口县登台,全县哄动。沾旺是艳芬芳的拥趸,到剧团拜访他,更想拜他为师被拒,时艳芬芳被村民包围,混乱中艳芬芳和村民受伤,沾旺把他们带到钟环的医馆诊疗。艳芬芳对村民多加关怀,更负责众人医药费,深得村民欣赏。之珏见众人甚至钟环也被艳芬芳的风采所吸引,感不是味儿。  欧阳贵逼之珏追捕一枝梅,更反口拒发还赌注,之珏头痛。蒲光决心缉捕一枝梅,在欧阳府布下天罗地网,之珏听了大赞好计,但心里暗笑。宝琳欲见一枝梅一面,请缨助之珏,被之珏所拒。当晚,之珏化身一枝梅到欧阳府,因掌握了蒲光的部署,来去无阻,但因盼忠突然不适,其驻守之地改由蒲光负责。

第8集

  枝梅与蒲光打起来,双方胶着时宝琳出现,宝琳竟倒戈助一枝梅。一枝梅捉走欧阳兴,逃去无踪。蒲光气愤宝琳放走一枝梅,二人打赌谁能拘捕一枝梅。混乱过后,之珏到达欧阳府,欧阳贵逼他尽快救回欧阳兴,之珏支吾以对。欧阳兴被发现被扮成鸡样挂在街上示众,一枝梅在旁表明若不退回赌注,便不会放走欧阳兴,欧阳贵无奈答应。欧阳父子被一枝梅当众教训,大快人心,全县视他为大英雄,更推出一枝梅食品和商品,风头一时无两,之珏感飘飘然,对一枝梅这个不能曝光的身分深感自豪。  钟环等去看艳芬芳表演,钟环见艳芬芳身手迟钝,感他可能伤患未愈,主动替他治疗,却发现他竟是女儿身。艳芬芳向钟环吐心声,谓剧团向来是男人天下,因其班主是亲威关系才可保守此秘密,她因热爱演戏,宁愿女扮男装追求梦想,钟环答应保守秘密。  蒲光练剑,宝琳与他较量,宝琳赞赏他,令蒲光大喜,翌日宝琳却叫他不要妄想,她只爱之珏一人,但蒲光表明不会放弃。宝琳陪之珏练剑,更教他峨嵋剑法,钟环路过见到,怒骂之珏。宝琳告知之珏为了嫁给他,放弃了峨嵋掌门一位,之珏感动。欧阳兴记起一枝梅身上有臭豆腐味,又曾在他手臂上咬下一印,怀疑他是衙门的人,欧阳贵逼全衙门的人验明正身,之珏大惊,苦思对策。

第9集

  阳兴逐一检查,竟发现盼忠手臂上有牙齿印,盼忠解释是被猴子咬伤,欧阳贵父子不信,连之珏也怀疑,众捕快坚持盼忠无辜,双方对峙,蒲光认为应把盼忠收监待详细调查,众人同意。盼忠在狱中得特别看待,体谅之珏难为,宁入狱待查,更吩咐众人不得怪罪蒲光。钟环信盼忠无辜,叫之珏扮成一枝梅劫狱,令欧阳贵相信盼忠非一枝梅,又令盼忠脱离牢狱之苦,之珏心中有数。之珏向欧阳贵请辞,欧阳贵却威胁他若他辞职,会找个更差的人代替他,并秋后算帐,之珏无奈。  蒲光为替盼忠申冤,认为一枝梅必来劫狱,在监狱中守候,宝琳到来送上寒衣,令他暖在心头。一枝梅出现,竟是胁持欧阳贵非劫狱,他逼欧阳贵放盼忠,并发还赌注,否则对他不利,欧阳贵终于明白非他对手,答应条件。一枝梅离开欧阳府时遇上钟环,钟环与他四目交投,感对方眼神熟悉,怀疑他是之珏,决定到衙门问个明白。之珏担心被钟环识破,忙赶回衙门,却被钟环见他一身一枝梅打扮睡在床上。之珏辩称按照钟环所言欲扮一枝梅救人,但睡着了,钟环气结。  盼忠获释,众替他庆祝,一枝梅留下信件,叫他勿找一枝梅麻烦。欧阳贵发还赌法,全县吐一口气,大肆庆祝,欧阳父子决定借机报复。小鱼和沾旺在监犯身上找到藏宝图,一同前往寻宝。

第10集

  环讨厌之珏软弱,向艳芬芳吐苦水,艳芬芳劝她应坚持所爱。蒲光邀请宝琳集峨嵋武当之长合创新剑法,宝琳笑他妄想,蒲光不服。宝琳找之珏练剑,更告知他自创剑法,愿传授给他,二人练剑时被钟环见到,不禁怒火中烧。  艳芬芳人气急升,令一枝梅产品滞销,之珏竟当艳芬芳是仇人。宫中红人方公公微服出巡到河口县,为皇上寻找失散多年流落民间的太子。方公公到剧团欣赏艳芬芳的演出,对他大为赏识,事后送上大礼,向艳芬芳提亲。艳芬芳拒绝方公公所求,钟环找之珏替她出头,之珏义不容辞。但当之珏得知方公公身分时,即怕得要命,拒绝帮助艳芬芳,钟环大怒。  方公公为向艳芬芳示爱,竟到剧团捣乱,艳芬芳认为非走不可,钟环答应帮忙。宝琳也不值方公公所为,请蒲光帮忙,蒲光仗义出手。艳芬芳逃走,被班主发现,班主恳求她牺牲小我,以整个剧团生计为前题,艳芬芳心软,决定留下。钟环一再劝谏艳芬芳,更安排宝琳和蒲光代她演出,让她出走。艳芬芳出走,方公公大发雷霆,与宝琳和蒲光打起来,二人不敌之际,一枝梅突然出手襄助,二人斗得难分难解时,京城传来急召,方公公立即停手离去。众人奇怪,而一枝梅亦趁机离去。一枝梅负伤逃走,却不支晕倒,时钟环路经,认出是一枝梅,即救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