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0 张图片 
18 位演职员 
1 条剧评 
0 条新闻 
更多  
Oniyume2

总剧情

  于母亲去世,一马决定辞职回老家,靠着经营澡堂以及公寓的租金来维持生计。在此早苗依然是完全没有改掉她魔鬼新娘的本性,摔打、怒吼、职业摔交等技术不在话下,胆小懦弱的一马,依然无法平静度日。

分集剧情

第1集

  事发生在座落在东京市中心的一间高级公寓里。这栋楼,楼下是山崎家改造过的澡堂“龙乃汤”,楼上则是出租式公寓。妻子早苗仍旧是做她忙碌的家庭主妇,并掌握着家里的财政大权。唯妻子命是从的丈夫一马最近梦想着买一台纯平的超大彩电,可每次都被早苗一口驳回。   一马的爸爸总是批评一马对妻子唯唯诺诺,可其实他自己也很害怕早苗。一马对父亲的两面派行为很是不齿。 某天早苗看到邻居家都买起了纯平大彩电,而澡堂的客人们似乎也对此津津乐道。回到家,她又正巧听到一马父子两很怀念的谈起电视机对家庭凝聚力的作用,也觉得似乎可以省些钱换了家里那破旧的老电视机。   而另一头,一马父子俩则因为早苗总不肯松口,而秘密策划做双本帐,从澡堂收入里偷存钱买纯平大彩电。可就在一切似乎进行的很顺利的时候……

第2集

  为店子搬迁,租金收入少了不少。于是早苗单方面地决定减少一马和龙五郎的零花钱。面对想要反抗的父子二人,早苗提出将澡堂的收入提高3成,不然就不给压岁钱的要求。   第二天,听说久美正在给自己的店子做主页的早苗命令一马也给自己家的“龙乃汤”做个主页。最终一马给店里开了一个博客。   早苗为了宣传博客,就请秋山站在店门口拍宣传照。而当想要刊登到博客上去时,秋山又推说要和经纪人确认。为了保证客流量,祐介叫来了自己的朋友。一时间澡堂很是兴隆。可是祐介的朋友也不可能每天都来,一马只好使出了强硬手段。   虽然一马的企图成功,那天澡堂有大批年轻客人杀到,让一马疲于应对。但是老客户却因此而打算离去,龙五郎无法阻止这一切,只得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去。

第3集

  作趁着早苗不在的时候偷溜到“龙乃汤”找一马。还拿出外遇对象的女大学生的短信向一马炫耀,并建议一马也去搞次外遇。同一时间,久美正向早苗抱怨说健作有外遇。早苗对久美明知丈夫出轨却丝毫不为所动的行为惊异万分。晚饭时一马向早苗急忙申辨自己没有外遇,早苗表面装做相信心里却另有主张。   第二天早苗就装上了摄像头。大家对此苦笑不已。这时,常客的田边圭子给一马打了电话,说明天要来拿忘在澡堂的手机,还要为此向他表示谢意。龙五郎的一句“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忘在这的啊”使得一马忘形起来,却不知他的表情尽收早苗眼底。   周六一马收到圭子来电说有事来不了。之后就有黑社会打电话来说今天会去“拜访” 圭子。发觉事情不妙的一马为了防止因圭子手机的GPS定位暴露澡堂位置,只好偷偷地把手机放到了阳光院的寺庙里……

第4集

  苗接到学校的通知,说是小元把同班的男同学踢进了水池。问小元理由,她也不肯回答。一马和龙五郎推测说不知道会不会是家庭环境给了孩子坏影响。早苗听说后决心要温柔的对待丈夫以示表率作用。   而一马则得寸进尺得意忘形起来。早苗对此处处忍让,积压了不少压力。小元觉得妈妈不对劲,便找秋山商量。   而早苗则听从阳光院的建议,决心通过增加和丈夫在一起的时间来加深和丈夫的牵绊。一马为了隔天能出去卡拉OK,则提出早苗偶尔也要和自己交换下工作,更切身的体会相互之间的难处。   第二天,正好是老师的家访日。和早苗交换了工作的一马扔下家务和健作,龙五郎一起玩乐去了。好不容易轮到自己正要大唱特唱的一马,听到龙五郎提到家访一事,才突然想起这事。这时已经过了约好的5点半了……

第5集

  苗突然提出要将“龙乃汤”改为24小时营业。一马决心无论如何都要阻止早苗这一增加自己工作量的行为。这时,经营西餐厅Belize的安冈正树出现了。他游说说不如把“龙乃汤”改为Belize的加盟连锁店。开店的资金和销售知识之类的都由公司提供,干活的都是职员,老板只负责确认确认情况就可以了。一马心动了。而不知情的早苗则提议将开店前的空余用作租赁。   某天,打算成为艺人的丸山美加来找早苗商量参加比赛和甄选会的事。早苗就找到秋山问问她是不是能帮个忙。顺着这个话题,秋山和美关她们都谈到了自己的梦想。早苗也琢磨,如果一马有什么梦想的话,自己是应该支持的,于是找到一马询问此事。面对早苗的疑问,一马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想到了一个办法……

第6集

  苗听了樱泽关于女性参与社会工作政策的参选演讲感到深有同感。樱泽也提出邀请早苗帮助自己参选。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早苗立刻回到家给一马和龙五郎布置任务:让他们对着电话簿挨家挨户打电话劝说大家投樱泽一票。无奈的两人只好照办。   而龙五郎又意外的发现,樱泽的对手吉冈信三竟然是自己的小学同学。听了他宣传与其让妇女参加工作不如保持传统家庭更好的演说,一马和龙五郎觉得很有道理,立刻倒戈了。 连日的选举运动和家庭主妇的工作使得早苗疲惫不堪。而她也丝毫没有想到一马和龙五郎早已倒戈成了吉冈派。   就在这时樱泽的离婚危机被曝光在网上,这对宣传夫妇关系良好,家庭事业两立的的樱泽是个很大的打击。为了确认消息的真伪,早苗立刻赶往樱泽的选举事务所。

第7集

  受早苗派遣,为了去世的妻子的3回忌,龙五郎和一马赶去和阳光院商量事情。同一时间,早苗从高冈久美哪里听说她要送自己才念小学一年级的儿子真人去上补习班,大吃一惊。于是当夜,早苗就回家问小元有没有想去念补习班的意愿。而一马和龙五郎则插嘴说起自己小时候怎么怎么讨厌学习之类的话题来。惹得早苗非常生气,她对一马和龙五郎宣言道,要给小元培养一个使得她愿意去上补习班的环境来。第二天起她就对两人实行抽查考试,只要出错,晚饭的配菜就要减量!一马琢磨只要小元去念补习班,他们就可以从水深火热的生活中解放出来,于是就用美食诱惑小元去上补习。   为了考取补习班,早苗要求小元每天努力学习,而为了给她树立榜样,她要求一马和龙五郎也一起用功。于是,一马又想到了一个馊主意……

第8集

  苗为了培养兴趣爱好还是学吉普赛舞。由于装修,教室无法使用,上课的地点就改到了龙乃汤。听说夫妇该有点共同的兴趣爱好,早苗便强制性地要求一马也和她一起学。比起想像两人翩然共舞的早苗,一马则是一副心灰意懒的样子。事不宜迟,早苗立刻开始了对一马的强化培训。一天上课时没踩准拍子的一马不慎扭到了脚。无奈之下早苗只得答应让他休息。而其实这只是不愿上课的一马所找的借口。这个谎言没多久就被早苗揭穿了。慌忙辩解的一马又随口说,下棋才是他从小的爱好。早苗回想起阳光院对她说的兴趣不是逼出来的话,放弃了和一马共舞的打算。而一马则对总是跑去赌马的健作很是羡慕。   一马向早苗提出要修理棋盘需要三万日元,早苗答应了。而其实一马更想要的是同样价值三万日元的限定版吊带。为了把到手的三万变成六万,一马跑去了赌马场……

第9集

  天后的6月12日是两人的结婚纪念日,早苗假装不记得这回事,想像着一马会如何给自己惊喜很是兴奋。而同一时间一马则为参加秋山的应募团体旅游活动而拼命。   几天后,一马收到了当选通知。欣喜若狂的一马开始琢磨当天该用什么借口才好,突然想起,那天是两人的结婚纪念日。无论如何都不想放弃旅游的一马又开始打起了鬼主意。他假装不知道早苗在听,说起自己同一天有个同学聚会,但为了结婚纪念只好放弃之类的。早苗则表示让一马去参加聚会,但自己也会跟去旅行。无法反对的一马顿时一个头变得两个大。   而秋山则邀请早苗和小元一起利用空余名额参加旅行。早苗知道一马是秋山的fan,怕他去不了受刺激,便特意瞒着他,只和他说自己去不成同学会了。不知其中奥妙的一马对这个意外的好消息感到欣喜若狂。

第10集

  苗对总是偷偷看网上的封面女郎,还把自己称作“妈妈”的一马积聚了很多不满。就在这个时候,在龙乃汤前问路的男性田边,称赞早苗和她的衬衫很配的一句话,使得早苗的心情非常的好。   几天后,早苗给田边送上他忘在浴室的钱包,而田边竟然借机提出希望再见早苗一次。得知此事的一马立刻向早苗追问,而早苗的回答竟然是“人家开口我就应了”。搞得和健作、龙五郎一起去风俗酒店寻乐的一马心里很是不舒服。   过了几天,仓田在街上目击到在买东西的途中和田边正好遇上的早苗,立刻回去告诉了一马。一马立刻向早苗追问,而早苗欲言又止的样子让一马更加不安起来。   休息的这天,一马和龙五郎偷偷跟踪早苗,发现她去阳光院的寺庙里和田边会合,可这时阳光院正因外出而不在庙里。回家后,早苗又在电话里说“带这我逃吧”,还打电话和阳光院说“我犯了罪”,一马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