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26 张图片 
36 位演职员 
110 条剧评 
5 条新闻 
更多  

总剧情

  光绪六年,由于詹府的大格格一对私生子女的纠纷,医药世家白府与官宦世家詹府结下深仇。正值宫中死了一位嫔妃,乃詹家的二格格,詹王爷乘机将白府大爷白颖园牵连在内,打入死牢。后来白府虽用掉包计将其救出,但只能隐姓埋名,远走他乡。那对私生子女的生父武贝勒,怕受连累,弃大格格而去。而白府亦被宫中矛盾所累,当了替罪羊:百年老号百草

展开

  光绪六年,由于詹府的大格格一对私生子女的纠纷,医药世家白府与官宦世家詹府结下深仇。正值宫中死了一位嫔妃,乃詹家的二格格,詹王爷乘机将白府大爷白颖园牵连在内,打入死牢。后来白府虽用掉包计将其救出,但只能隐姓埋名,远走他乡。那对私生子女的生父武贝勒,怕受连累,弃大格格而去。而白府亦被宫中矛盾所累,当了替罪羊:百年老号百草厅老药铺被查封,全府陷入绝境。老太爷白萌堂悲愤交加,与世长辞,全府重担落在了二儿媳白文氏一人身上。

  白文氏费尽心机,终将老号盘回。但作为白府当家人,白文氏却管教不了自己的儿子白景琦。这个从降生之时便不会哭的人,生性顽劣,不可救药,后终于被文武双全的老师季宗布降伏。长大成人后,他充满了愤世嫉俗的反叛精神,竟与仇家詹府的私生女黄春私定终身。  

  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北京,三爷颖宇当了汉奸,他的表妹白雅萍被洋鬼子轮奸。景琦为了给老师季宗布报仇,杀死了一个德国兵,闯下大祸。在三爷颖宇的威胁下,白文氏不得不将景琦和已怀孕的黄春赶出家门。景琦挟妻黄春闯荡到济南,创下一番事业,却又因与名妓杨九红的感情纠葛,得罪了提督大人,被下了大狱,后被堂姐白玉芬救出。

  深知颖园逃狱底细的无赖韩荣发,混入白府进行讹诈,气死了颖轩二爷。景琦回京为父奔丧,怒打韩荣发并把他逐出府去。杨九红抱着小女佳莉也来到京城,却被白文氏以妓女出身有违家规而拒之门外,景琦只好将其安置在外宅。白文氏设计通过黄春和白雅萍将九红女儿佳莉骗到手中。

  穷困潦倒的武贝勒得知自己的私生女嫁给了白景琦,便找上白府认亲,被景琦和黄春拒之门外。武贝勒一怒之下,勾结无赖韩荣发,摸清了当年逃狱的白颖园的下落,并将白颖园之子白景怡打入死牢。杨九红又怀孕,白文氏为了留下即将降生的婴儿,不许九红回济南,景琦第一次违背母命,将九红偷偷放走。

  1911年清朝覆灭,大宅门在军阀混战中日渐没落。白文氏苦苦支撑,为子女一一安排好了后路。1921年,白景琦自立门户,杨九红再一次进京进了新宅。

  白文氏积劳成疾,离开人世。大宅门上下举哀,连猫狗都戴了孝。但白文氏临终竟留下遗嘱,不许九红戴孝。九红无地自容,自杀未遂。景琦为尽孝道,迫使全家送葬。酷暑当头,病重的黄春和白雅萍竟死在送葬的路上……

分集剧情

第1集

  京:光绪六年的春天。京城最有名的药铺《百草厅》“白家老号”的大宅门里,二奶奶白文氏生下一个男孩儿,奇怪的是这孩子生下来不会哭,越打越笑,祖父白萌堂为其取名白景琦。其父白颖轩去詹王府为大格格看病,由于号出了喜脉而马被杀、车被砸。原来大格格尚未出嫁,萌堂不服,又亲自去詹王府,明为赔礼,暗中为大格格下了安胎药,要报砸车、杀马之仇。

第2集

  年冬季,大格格果然生下一男一女双胞胎,白萌堂父子不听王奶奶白文氏的劝阻,打上詹王府,令其赔车和马,詹王爷无奈只好赔偿,京城为之哗然,自此两府结仇。王爷盛怒拷打大格格,终于供出与其通奸者乃王爷之外甥贝勒爷贵武。贵武闻讯逃匿,王爷将一对双胞胎悄悄送去乡下给了人,格格痛不欲生,连夜逃出王府寻找自己的儿女。宫中御医白家大爷白颖园去宫中为一嫔妃看病,回家的路上救了一位倒卧在路边的老太太。

第3集

  萌堂到“百草厅”柜上查账,发现账目不清,原来是三爷趁办药之机中饱私囊,大爷颖园为顾全大局自己掏钱将账补齐,大奶奶不依,与颖园大吵,二奶奶与姑奶奶白雅萍抱打不平,找老爷子状告三爷白颖宇。三爷大怒,找上门与白文氏算账,吓的白雅萍失手将其一周岁的儿子摔死,姑爷关少沂打上门来要一命抵一命将景琦摔死,自此白府又与关府结仇。五年以后,大爷又去宫中看病,不料治死了嫔主子,此位嫔妃正是詹王爷的二女儿,詹王爷发誓要置白家于死地,二奶奶白文氏为息事宁人,亲去王府赔礼道歉,送回王爷上次所赔的车和马。

第4集

  爷毫无讲和之意,再次杀了白文氏送来的马、砸了车,白府大爷被抓进了大牢,来抓大爷的戈什哈朱顺,是当年大爷在路上救了的老太太的儿子,朱顺承诺一定照应大爷。祸从天降,五岁的白景琦被人绑了票了,要一万两银子的赎金。白萌堂开祖先堂祭祖,晓欲全家,动用修祖坟的银子救景琦,此时《百草厅》己被查封,为救大爷,上下打点,家中几乎山穷水尽。太医院的魏大人劝萌堂不要再打官司了,嫔主子的死乃西太后所为,萌堂不听,直接上折子给了西太后,终于闯下大祸,大爷被判了斩监候。所幸白景琦被神机营的季宗布救回,方知绑票儿的是贝勒爷贵武,为大格格的事报复白家。

第5集

  萌堂连遭败绩,悔当初不听王奶奶的劝告,此时己心力憔瘁不能掌家,便把全家的钥匙给了二奶奶,交权让贤。大奶奶听说大爷判了死刑,毅然自尽而亡;詹王爷的母亲老福晋也病重卧床,点名儿要白家大爷看病。王爷无奈派总管安福去白府求情,三爷白颖宇大怒要杀安福的马、砸安福的车,被王奶奶死死拦住,詹王爷十分感动,命其子詹渝再去白府请大爷看病,并且上下疏通好了,半夜可将大爷从狱中接出,二奶奶一口答应了。而狱中的牢头严爷和朱顺正密谋趁大爷出狱机会将大爷救走。二奶奶向王爷提出看病之时全家在王府门口与大爷见一面。王爷也答应了,大爷终于悄悄出狱给老福晋看病,但老福晋己无药可治,大爷劝其带病延年,再次得罪了王爷。

第6集

  爷走出王府与全家见面,回大狱的路上被严爷与朱顺用调包计将大爷救走,换了一具姓韩的尸体,谎称大爷暴病而亡,詹府与关家均怀疑其中有诈,借吊唁去白府探听虚实,被二奶奶蒙混过去。《百草厅》此时已由都院招商,董大兴、武贝勒和詹渝承办了《百草厅》,三爷白颖宇也偷偷入了暗股,条件是交出白家祖传秘方。王奶奶为了盘回《百草厅》,打通了宫中“寿药房”的总管常公公,并偷偷的动用祖先堂的银子为常公公买了一所外宅,外加两个姨太太。

第7集

  颖宇暗中知道了二奶奶的动静,向白萌堂告发了二奶奶私自动用祖先堂的银子。按族规是死罪,白萌堂镇定自若,压下众怒,私下问白文氏方知自文氏这是要盘回老铺的一个步骤,更大胆放手叫白文氏掌家。年关到了,白萌堂终于不支死在了花房里,临终前将一匣子祖传秘方交给了白文氏,白颖宇立即要求分家,被白文氏拒绝。二奶奶开始行动了,以假药为名大闹《百草厅》,要以“白家老号”牌匾入干股,被董大兴拒绝,家中白颖宇不断闹事,赶走了胡总管,驱出了白雅萍,二奶奶无奈终于同意了分家。

第8集

  爷的女儿,十六岁的白玉芬远嫁到了山东济南府,七岁的白景琦异常顽劣,一连气走了三位教馆的老师。气的二奶奶到处去找厉害的老师,却没人敢来。詹王府听说大爷未死,又到处告状,大爷远走他乡下落不明,王奶奶为了盘回《百草厅》,终于决定去摘“白家老号”的匾,如不叫摘则以老号牌匾入股,不料董大兴叫王奶奶将匾摘走,二奶奶一计不行,开始动用宫中常公公这条线。常公公开始向董大兴发难,以制药不良为由要免去《百草厅》的宫廷供奉,三爷无奈只好到白文氏屋里去偷秘方,被白文氏当场抓住。

第9集

  爷用贪污的银子在《百草厅》对面又开了一家“南记白家老号”。白景琦顽劣成性,终被二奶奶赶出家门,竟被三爷带到妓院去胡闹。二奶奶大怒,大闹了妓院,竟叫景琦罚跪一宿。二奶奶再次挑唆常公公威逼董大兴等人,董大兴为了得到秘方只好同意白家以“白家老号”老匾入股。二奶奶又将老匾挂回。景琦在草药包上点火胡闹被二奶奶打了个半死,勒令胡总管,若找不来个厉害老师便将他辞掉。三爷的“南记”每况愈下,终被武贝勒将银子卷光逃之夭夭,三爷—贫如洗心灰意冷,竟入了天主教。

第10集

  经怀孕十个月的白文氏又去常公公家游说,不料回家的路上将孩子生在了马车上,是个女儿,取名白玉婷。三爷己落魄,二奶奶不计前嫌,虽己分家,仍将《白草厅》的一大股份给了三爷。三爷十分感动,为了报复武贝勒,他千方百计找到了乡下,将武贝勒的私生女带回教堂藏匿,那个私生儿子却己下落不明。无儿无女的武贝勒听说了女儿的下落,立即派人找三爷要女儿,被三爷拒绝。胡总管终于找了一位老师愿教景琦,是当年救了景琦的季宗布。景琦故伎重演,又想戏弄季宗布,被季宗布一一化解,景琦终于折服,开始向老师学习真本事。王奶奶砸锅卖铁凑银子,承办了“南记白家老号”,开始与《百草厅》对着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