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0 张图片 
7 位演职员 
2 条剧评 
0 条新闻 
更多  

总剧情

  个女子发觉她的警察丈夫有了另一个女人,她忿怒、失望、怨恨、却无助,但她不欲罢休,她誓要找出证据向这对男女还击、报复,还自己一个公道,于是她向一间有名的私家侦探社求助“奇通私家侦探社”。

  她步进侦探社,却发觉侦探社的负责人何奇通(通)竟是一个女子,通精明、敏锐,并且愿意助她讨回公道,通接下了案件后,使全力去追查,努力专注

展开

  个女子发觉她的警察丈夫有了另一个女人,她忿怒、失望、怨恨、却无助,但她不欲罢休,她誓要找出证据向这对男女还击、报复,还自己一个公道,于是她向一间有名的私家侦探社求助“奇通私家侦探社”。

  她步进侦探社,却发觉侦探社的负责人何奇通(通)竟是一个女子,通精明、敏锐,并且愿意助她讨回公道,通接下了案件后,使全力去追查,努力专注,终于将女子丈夫的婚外情证据搜集清楚,而那丈夫的拍档周耀祖(祖)却是同情拍档的遭遇,不时替拍档掩饰、开脱,但被通一一识破,二人因而结下了恩怨,通如此忘情投入,因为内心一个阴影在驱动着她通原本有一个幸福家庭,父亲何能(能)因为婚外情,抛妻弃女,母亲因而郁郁而终,从小由阿叔何德(德)抚养成人,通眼看着父亲无情无义,母亲抑郁而殁,烙下深深印记。德是一间私家侦探社之社长,通自小耳濡目染下,兼且有一种要找出生父下落的心结,遂亦成了一个私家侦探。

  德眼看通为工作屡误佳期,不禁着紧,遂不时制造机会介绍通认识男子,可是通对男人怀着戒心,每交男友都对对方仔细调查,于是令男人却步,亦令德更加着急。一天,通重遇任职护士的中学同学张宝怡(怡),知道他的男友竟便是祖,叮嘱怡小心提防祖,甚至教怡用私家侦探方法查探祖的行踪,使祖不胜其烦。通见祖在架步出入,甚至拍下照片给怡,怡向祖质问,祖因而影响工作,被上司责骂,后来祖得悉怡的幕后军师乃是通,对她更为反感。

  后来怡怀有身孕,通逼祖与怡结婚,祖亦欣然负责任,与怡准备结婚,但到结婚当日,怡突然人间蒸发不知去向,祖与通四处找寻,祖为寻怡,影响警队工作,终被警队辞退。通深感歉疚,自觉祖之不幸,自己亦有部份责任,希望可以弥补,借德之口引荐祖到侦探社帮手,祖一来因为经济压力,二来为方便继续寻找怡,于足应允到侦探社屈就。

  祖一直认为私家侦探社的工作琐碎,加上自己本来是一个勇干探,惯了冲锋陷阵,与通拍档时以警察手法办事,遂处处碰壁。祖、通两人时有冲突,成为欢喜冤家。一方面,祖与德及侦探社另一职员梁天朗(朗)渐成好友,与德的共事和指导下,更渐渐了解私家侦探原来并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实在需要专业的知识和技能才能胜任,并不是以前所想的无聊职业,亦渐渐对工作发生兴趣起来。

  由于侦探社不时需要一些科技作调查支援,通认识了一个IT才俊高立行(行),通对行心存好感,却碍于对男子的阴影,只好一直隐藏心里,祖看在眼里,以为只要通有感情滋润,便会变得温柔惋顺一些,遂从中捣蛋,不料错有错着,竟令通、行二人变成情侣,通按照惯常性格,对行的行踪身世,一一调查清楚。但行不单没有反感,反而乐于接受。

  但祖此时却备受家庭纷争的困扰,祖母亲林凤萍(萍)和妹周加加(加)因不堪祖父亲周继正(正)长期的大男人作风和无理对待,起了争拗,萍一直拿手煲潮式糖水,眼见正的茶档生意不景,想和加创业以支持家庭经济,奈何正大男人作态,横加阻止,但萍得德鼓励,毅然开设糖水店,为重拾自己生活与正决裂。那边厢,通父何能(能)突然回来,通方知父亲当年离开,能劝通到外国与自己一起生活,但德极力反对,通夹在两人之中,不知如何取舍。

分集剧情

第1集

  清早何奇通被二叔何德的电话吵醒,另边厢,何德在街市买鸡,成功向两师奶兜售美容产品,更大派咕片,原来何德在「奇通私家侦探社」当私家侦探。何德见食店的太子文对奇通大献殷勤,暗笑。奇通为调查富商叶智通奸一事责同事梁天朗办事不力,决定亲自出马。何德与另一同事叶浩萤利用美人计,成功取得一男子骗取受伤赔偿的证据,但奇通认为何德用法不当。奇通到明利保险公司,遇见舅父仔欧阳黎明被经理冯泽文指骂。     奇通从叶智的情妇Sandy之垃圾中找到二人幽会线索及拍下照片,准备离去之际遇着沙展周耀祖,被带返警署。少妇薛莉莉托奇通寻找其失踪丈夫傅国昌,奇通怀疑国昌遭绑架勒索,但耀祖拒绝受理,奇通气结。耀祖见父继正对别人疏爽,但对母林凤萍却一副大男人模样,感无奈。  

第2集

  通在国昌失踪案中发现新线索,着同事梁天朗调查。奇通答应太子文的约会,期间大谈对男人没信心的原因。耀祖到disco利用两女子向大难买假丸仔,乘机拘捕大难,却给他逃脱。奇通巧遇二人追逐,机警地帮耀祖拘捕大难,可惜此举却吓怕了太子文,奇通再次拍拖失败,气结。     天朗查到国昌在大埔打出电话,奇通请耀祖冲入屋救人,但屋内竟只有一女子姚宁,奇通等奇怪。莉莉接到姚宁的信,指国昌授权姚宁接管明利保险公司,奇通提议找笔迹专家验证。结果指出是国昌的笔迹,莉莉愕然。奇通决定在姚宁的办公室内装偷听器,黎明请缨帮忙。奇通跟踪姚宁购物时遇好友张宝怡,知她快将结婚。姚宁吃午餐时莉莉突然出现,莉莉给钱姚宁,请她放了国昌,姚宁指是国昌想离开她,叫莉莉好好自我反省。莉莉欲向姚宁拨腐蚀性液体,幸奇通及时阻止,却错泼向耀祖的车身上,气坏耀祖。  

第3集

  通与何德跟踪姚宁到酒吧,保险公司另一董事马泽文请姚宁入VIP房,奇通二人偷听到姚宁指责泽文私吞公款,泽文欲非礼姚宁,二人即时往救时却见他们相安无事。翌日,姚宁更改变初衷,让泽文管理第二组保险员,奇通等奇怪。黎明跟踪姚宁时撇掉,奇通与何德赶到泽文家,发现泽文倒毙家中。耀祖怀疑姚宁是凶手,奇通却不以为然。     警方找到凶器证实国昌是凶手,莉莉闻言惊愕,此时国昌传真来直认是凶手。耀祖等根据传真找到国昌租住的度假屋,突然传来姚宁的尖叫声,众赶至海边,姚宁指国昌投海轻生。姚宁说出与国昌相识经过及国昌离开莉莉的原因,耀祖上司陈sir指虽仍未打捞到国昌的尸体,却下令结束此案。     奇通与何德到刘伟业律师行接洽生意,德不忘做红娘,奇通尴尬不已。耀祖被同事董日成拉去夜总会,日成欲带小姐出街时接到太太电话后急急回家,耀祖惟有带两位小姐出街。奇通与宝怡去吃晚饭途中见耀祖与两位小姐,心感不屑,其后知道宝怡的未婚夫是耀祖,即教她「望闻问彻」缉私方法。宝怡见耀祖醉醺醺回家,从耀祖手电中听到妈妈生小红的留言,不悦。奇通教宝怡送装有偷听器的锁匙包给耀祖,宝怡犹豫。  

第4集

  耀祖被同事拉去夜总会庆祝陈sir生日,宝怡偷听到耀祖在同事面前的大男人宣言,感难过,奇通即教她各种紧迫盯人方法,以及进行经济封锁。宝怡带耀祖到黎明的公司买基金,耀祖见黎明如查家宅般盘问,拂袖而去。何德跟姚宁洽谈生意时,见她的不文举止,生疑。奇通提议宝怡跟耀祖开联名户口,宝怡却意兴阑栅。国昌杀人案中出现新目击者,他指凶案当日见到莉莉出现案发的大厦。耀祖为宝怡近日多疑举动而心不在焉,被陈sir责骂,日成推猜宝怡误会小红跟耀祖有关系,愿替耀祖澄清。奇通无意中听到二人对话,知错怪耀祖,特意帮宝怡及耀祖修好,可惜反被耀祖发现锁匙包内有偷听器,耀祖怒然离去。黎明指姚宁将股分卖给其他股东及辞职,还会离开香港,何德即说出心中疑团。何德与奇通跟踪姚宁,发现姚宁是名游泳好手,奇怪她当日竟没有落海拯救国昌。二人跟踪姚宁到医院,另有发现。奇通向耀祖讲出疑点后,耀祖再到度假屋调查,却见莉莉出现海边,接着匆匆离去。耀祖看见大厦看更勒索莉莉。耀祖到莉莉家,只见屋内凌乱,电脑上写姚宁该死字样。莉莉请奇通替她相约姚宁见面,奇通见她神情有异,断然拒绝。

第5集

  明找到姚宁家的地址,奇通与何德慌忙赶去。莉莉来到侦探社,黎明无意中告知姚宁地址,莉莉即狰狞一笑。向德透过电话引姚宁离家,接着与奇通入屋向一女子查问,姚宁突然折返责二人,何德从她说话中猜到她真正身分,此时莉莉出现用刀刺向姚宁。原来屋内女子才是真的姚宁,她讲述事情始末后,含笑而逝。何德以莉莉过分监管国昌,令国昌透不过气而发生一连串事件,叫奇通引以为鉴,奇通不以为然,但却引起同事兼同屋人马小英将话题扯向奇通之父何能,黎明更追问何能拋妻弃女的详情,众禁声。宝怡带着爱犬Bobby与奇通到公园散步,奇通知宝怡与耀祖仍在冷战,感内疚,宝怡说一切顺其自然,并突然感晕眩,奇通带她看医生。耀祖接报后赶至诊所,对宝怡体贴有加,却吩咐她勿再接近奇通,宝怡见他仍不改大男人本色,感无奈。宝怡欲送狗虱带给老板伟业的爱犬阿旺,始知阿旺失踪。伟业与太太陈慧请何德帮忙寻找阿旺,又讲出与阿旺犹如隔世重逢之间的故事。何德吩咐众伙计作地毡式搜索及三日内寻回阿旺,又以请吃鸡鲍翅利诱众人落力寻犬。何德在公园发现类似阿旺的狗只,欲被牠追吠,落荒而逃。

第6集

  德追查失踪的阿旺到继正的茶檔,无功而回,惟有在附近张贴寻狗启示。奇通见宝怡心事重重,宝怡正要诉说时遇见伟业与陈慧,奇通赞二人恩爱,宝怡闻言心有决定。何德发现启示全被人全部撕去,追查下发现是继正所为,推测阿旺被继正收藏。原来阿旺曾救继正一命,继正遂不愿将牠交回给狗主。何德叫伟业来认狗,但阿旺却不敢接近伟业与陈慧,众愕然。伟业怀疑阿旺曾被陈慧虐待,托何德调查。宝怡呕吐,小英直指她有孕,奇通愕然。奇通拉着宝怡去酒吧找耀祖,耀祖听到自己快为人父,惊喜万分。黎明问何德有关何能拋妻弃女一事,奇通说好想找到父亲问个明白。何德与奇通跟踪陈慧,奇通指陈慧与伟业十分恩爱,不像婚姻有问题,何德说感情事不能单看表面,接着二人发现也被行家飞机华跟踪,原来陈慧也请私家侦探调查伟业有否婚外情。怡宝在公司派喜帖,伟业看见面色一变。飞机华指已查出第三者是谁,且陈慧去了「讲数」,何德与奇通赶去,发现第三者竟是宝怡。伟业质问宝怡为何突然结婚,宝怡指他不肯跟陈慧离婚,只好跟耀祖结婚。此时陈慧出现,指伟业对她只是逢场作兴,宝怡不忿,说出肚内BB是伟业的。

第7集

  业见宝怡与陈慧争拗,不知所措地拉陈慧离开,宝怡暗下决定。奇通见宝怡若无其事与耀祖拍婚纱照,再见耀祖对她无微不至,忍不住质问宝怡为何一脚踏两船。伟业知道宝怡辞职结婚,心乱如麻。结婚日,宝怡致电奇通,着她拖延注册时间。原来宝怡身处深圳,伟业追至求她不要堕胎,并愿跟陈慧离婚。     耀祖在注册处接到宝怡不会来注册的电话,质问奇通原因,奇通无奈说出宝怡另有爱人,且其腹中BB不是他的,耀祖顿感晴天霹雳。耀祖宣布取消婚礼时,陈慧来到大声指宝怡抢其丈夫,又指耀祖戴绿帽仍懵然不知,耀祖一家顿感丢脸。伟业与宝怡在火车站遇陈慧,伟业坦言要离婚,陈慧求宝怡放手。伟业指陈慧做甚么全为了他,令他受压,陈慧伤心。     伟业到警署亲自向耀祖解释,耀祖怒极挥拳相向。宝怡约见耀祖,指他只顾工作及从没理会她的感受,分手是迟早的事,耀祖感错愕。耀祖回家问妹加加,自己是否自私、自大及不理别人感受的人,加加说是,耀祖感泄气。何德劝继正放弃阿旺时,发现阿旺失踪。伟业计划与宝怡到英国开始新生活,宝怡高兴万分。伟业推测陈慧带走阿旺,质问她,陈慧责他对阿旺比对她好,又说绝不会离婚。  

第8集

  业要延迟去英国,宝怡感失望,翌日得悉伟业跟陈慧约会,不悦。宝怡带着爱犬Bobby到陈慧家楼下,见她独自回来,心有决定。垃圾婆在后巷执垃圾时惊见有人堕楼,耀祖发现死者是陈慧,怀疑她被人推下楼。奇通等为宝怡饯行,浩莹答应代养Bobby,此时耀祖等来到带宝怡返警署问话,日成更推测是宝怡与伟业合谋杀陈慧。     法医官指陈慧脚上有狗咬新伤口,耀祖初时推测是阿旺所为,其后发现阿旺在伟业的旧居内死去多日。Bobby咬伤何德的顾客李太后,耀祖发现是Bobby咬伤陈慧,宝怡也透露曾到陈慧家找晦气。陈慧指甲上的纤维证实属于宝怡,耀祖正式起诉宝怡杀陈慧。伟业为宝怡请来赵律师辩护,奇通追问宝怡有否时间证人,宝怡想起曾与一露宿者接触。奇通等四处找寻该名露宿者做证人,幸好皇天不负有心人,大喜。     开庭日该露宿者迟迟未出现,奇通赶去带他出庭,但从社工口中证实他当日根本没见过宝怡,恍然他顺口开河,气结。奇通责宝怡讲大话,宝怡连声说没有。庭上所有证供均对宝怡不利,当宝怡见到耀祖指证自己杀人,旋即晕倒。宝怡醒来心灰意冷,指自己抢人老公及害死陈慧,是罪有应得。耀祖得知宝怡欲应罪,欲救无从,感难过。  

第9集

  耀祖在沙滩拾回当日宝怡向他求婚的戒指,感触地哭起来,更忆起当日宝怡已暗示有人追求她,只怪自己不以为然,奇通安慰他,见他深情模样对他印象改观。奇通与何德往拜祭陈慧时遇飞机华,他指陈慧曾怀疑有人欲杀她而聘请他调查,当时以为她神经过敏。奇通顿燃起新希望,告知有新线索,着宝怡不要认罪。     奇通与何德推测伟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其后查出伟业曾因出事而取不到律师执照,推测是陈慧替他在马来西亚行贿而得律师执照,陈慧以此要胁不会离婚,才惹上杀身之祸。正记茶餐厅开张,奇通到贺并告诉耀祖新发现,二人再上陈慧家寻找新线索,果然找到一部针孔摄录机,大喜。由于有新证据,法官批准怡宝保释待审。     耀祖等怀疑录影带上身穿大褛的男人是伟业,誓要找到伟业拥有此大褛的证据来起诉他。宝怡从奇通口中知伟业有杀陈慧嫌疑,半信半疑。伟业与未来老板见面时,耀祖请伟业返警署协助调查,伟业不悦。耀祖在街上遇见摇摇欲坠的宝怡,陪她看医生,伟业来到见二人言谈甚欢,醋意大发。伟业得悉未来老板决定搁置聘请自己,又怀疑宝怡帮耀祖调查自己,跟宝怡发生争执,期间宝怡的头撞向地柜后晕倒地上。  

第10集

  怡醒来见不停流鼻血,惊慌地向耀祖求救,耀祖以为伟业打她,慌忙赶去。宝怡因脑部受撞击引致大量出血及一直昏迷,耀祖一见伟业即怒打他。伟业声称没有打过宝怡,又控告耀祖打他,陈sir要耀祖停职,由日成暂代其职务。耀祖从日成口中得悉没有伟业买大褛的信用咭纪录,不忿地欲潜入伟业家搜查,奇通及时出现阻止,说愿意帮助。     奇通藉口替宝怡取衣服到伟业家,替耀祖搜索,只找到数本陈慧与伟业的相簿。何德发现相簿内有数帧照片被抽起,耀祖与奇通遂到晒相铺找线索,竟有意外收获。伟业被带返警署问话,怀疑他因在马来西亚行贿一事而杀妻,决定起诉他,伟业频呼冤枉。医生指宝怡虽昏迷但腹中BB仍健康,耀祖与奇通感安慰。     报纸大肆报道伟业杀妻案,黎明等大赞陈慧的针孔摄录机帮助破案,奇通感事有蹊跷,与天朗等再到陈慧家查看,果然有发现。奇通追问日成有关伟业的口供,得知伟业与陈慧在陈慧死前三小时的见面情景。奇通将陈慧与伟业的旧情信拿回侦探社查看,得悉二人相遇、相恋、奋斗及行贿的故事,突然发现陈慧临死前写给伟业的最后一封信,始知一切真相,对陈慧的深情与心碎,既感动又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