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0 张图片 
10 位演职员 
2 条剧评 
2 条新闻 
更多  
Country Spirit

总剧情

  西南一地,全乡以造酒为生。阿纯自幼无父,乃一孽子,母刘玉凤因当日受感情创伤而成疯妇,幸得当地大酒坊“九铺香”当家古世龙可怜收留。纯心存感激,尽心为酒坊工作。多年来,纯对酿酒每个过程皆了如指掌,造酒造诣相当,但因不光彩的身世,自幼常受人白眼,在酒坊内地位低微,担当“酒尾公”工作,常遭村民及酒坊众人欺凌。

  黎顺风一家生活清苦

展开

  西南一地,全乡以造酒为生。阿纯自幼无父,乃一孽子,母刘玉凤因当日受感情创伤而成疯妇,幸得当地大酒坊“九铺香”当家古世龙可怜收留。纯心存感激,尽心为酒坊工作。多年来,纯对酿酒每个过程皆了如指掌,造酒造诣相当,但因不光彩的身世,自幼常受人白眼,在酒坊内地位低微,担当“酒尾公”工作,常遭村民及酒坊众人欺凌。

  黎顺风一家生活清苦,顺风在乡中以拉横水渡为生,父亲黎九斤驾驶“花尾渡”,唯好杯中物。弟黎顺水好食懒飞,性格贪玩、蛊惑,一无所长却又好胜,经常游手好闲,本质虽非坏,只是为家人出头时,反会闯祸,好心做坏事,为家人带来麻烦。

  酒坊“九铺香”,分成六大部门,各有一主管,皆是皇亲国戚,表面六权鼎立,暗里经常争权夺利。世龙身为当家,精明慎密,对人严苛冷漠,擅利用手段,不重视亲情,与其兄古世熊处于敌对关系,时加打压,唯一信任的,只是其妹古瑶。原来世熊本为长子,但因心胸狭窄,其父反而看重世龙,加上世熊母因失宠而对世龙母心生怨对病死,故世熊对世龙一直怀恨,而瑶当年年纪尚小,但生性乐天、善解人意,反而成为世龙、世熊的缓冲。世熊为打击世龙,重夺家业,用尽千方百计,但世龙精明老练,洞悉一切,只是不动声色。当世龙四面受敌之际,各人均对酒坊大权虎视眈眈,唯瑶对斗争厌恶,不愿卷入斗争之中,拒绝接管打理,世龙深感无助之际,幸得纯、顺风留在身边,尽心尽力的照顾协助。世龙感激之余,亦发觉顺风乃酿酒之材,遂决将当家之位交与顺风。

  纯眼见顺风成为酒坊当家后,被世熊联同其他人处处针对,成众矢之的,纯不禁从旁扶助。而世龙与顺风二人相处日久,互相驯服、改变,不知不觉间建立起一种父女情谊,世龙更把酿酒秘诀传授予顺风。纯、顺风二人合力化解众人之恩怨,同时揭穿世熊的奸计,渐渐得到众人认同。

  纯、顺风经历考验波折,两人感情更进一步,而瑶为成全两人,竟答应吉祥婚事,但顺风到此亦知瑶仍钟爱着纯,就在这纠缠不清的关系下,桂生竟突然归来,众人方知原来桂生没有死去。纯、顺风、瑶、桂生等四人关系顿时变得进退入艰。

分集剧情

第1集

  性纯厚的阿纯本为孽子,与疯母刘玉凤得酒厂九铺香老板古世龙同情,收留二人住在牛棚,吃头尾。世龙收回一批出问题的上等酒古曲酒,决返酒厂从米棚、发酵、蒸煮、储存、勾对到盛酒六部彻查原因,不果。世龙认为问题应出于蒸煮房,主管裘真不服;另外,世龙指其兄古世熊掌管的勾对房亦责无旁贷,世熊即认为他存心针对。阿纯见众人事持不下,故意打破酒樽分散各人注意,世龙妹古瑶感激。  阿纯无意中发现酒味有异的原因。古瑶因与裘真相恋,感激阿纯替裘真洗脱罪名,欲提升他,阿纯却不敢邀功。阿纯送酒办却不够钱过河,与负责拉横顺水渡的黎顺风结怨。顺风与弟顺水使计救出误堕天仙局的老父翠九斤,却被发现及追赶,顺风逃上货船并将大汉打退,阿纯恰巧在货船上休息,半睡半醒间竟见顺风在船上更衣。  

第2集

  船搁浅,摔破酒酲,顺风竟不顾而去,阿纯大惊。顺风得悉父弟将其母遗下唯一的玉变卖,即往恐吓当主不许将玉玺卖出。阿纯怕有损顺风名节不肯讲出打烂酒酲原因,但因要交酒数,惟有找她赔钱,怎料九斤死不认数,阿纯无奈说出顺风背部特征为证,顺风得悉被偷窥,怒打他。  世龙得悉继室谷燕欢去信在省城读书的独子桂生,欲骗他回乡成亲,不悦。古瑶央求世龙给裘真机会挂房生产新酒「桂花香」,世龙无奈答允。阿纯欲拉顺风的横水渡来赚钱,却被顺风打得落花流水。玉凤因打翻裘真从山上打回的泉水被责,阿纯陪古瑶冒险再取泉水。玉凤狂打水欲赎罪,却勾起当年被捉往浸猪笼的回忆。阿纯巧计令她平静下来。阿纯往顺风家欲逼她还债,不果。阿纯与顺风为了筹钱,同时参加酒节中采酒青,竞夺奖金。  

第3集

  欢见顺风出茅招方夺得酒青,欲不发奖金给她,顺风竟要挟摔破酒青,世龙为免在节日中扫兴,将奖金颁给她,燕欢气结。丰收看出阿纯在比赛中有意让顺风,取笑他。裘真专心酿制新酒,阿纯送饭至,亦不理。燕欢着手筹办世龙子桂生大婚礼品,世龙怒责燕欢自把自为,担心桂生未能及时回乡成婚,难以向女家交待。  九斤醒来发现家中曾被搜掠,顺风见奖金被窃,失落。燕欢往买首饰,得知顺风无力赎回玉,特意买下玉佩来气她。裘真的「桂花香」终成酒,古瑶与阿纯等高兴不已。古瑶与裘真对新酒寄望甚殷,二人对前路充满憧憬。顺风为了取回玉佩,竟当众跪在燕欢前,可惜仍不得要领。世龙在酒圣祠与各部主管试桂花香后,认为新酒失败,世龙更指裘真酿酒没感情,裘真不服。古瑶见裘真发脾气,上前鼓励他。  顺风为求取回玉,按燕欢所言搬米,九斤与顺风好友赛绮虹见状,上前协助,却被燕欢指她没按指示搬米,不肯交出玉,顺风气结。阿纯与丰收夹计,终令燕欢放弃玉佩,怎料阿纯欲将玉佩交回给顺风之际......世龙与众人一起观赏酒节的神功戏时,桂生突然回来。  

第4集

  龙将酒厂印章交予桂生,欲叫他承继酒厂,但桂生却对当年世龙因冷落其母,令她死于酗酒一事忘怀,决不肯继承酒厂,世龙大怒,赶他走。顺风自从在横顺水渡重见桂生,便神不守舍,但当知道桂生是回来与陈家千金思齐圆婚,心下一沉。阿纯硬拉桂生下河捉鱼,二人重拾童年快乐回忆。古瑶带桂生往书房,劝他主动与世龙和解。裘真认为世龙因桂生事而挑剔自己所造的酒,与世龙争吵,一怒之下离开酒厂。古瑶送上桂生所烧的酒杯给世龙,令二人关系转好。桂生得悉世龙为自己安排亲事,不悦,却不敢在众人面前发作。裘真为了古瑶,忍气向世龙道歉,实则心里极不服气。桂生在故乡闲逛,慨叹乡下多年不变,而乡民亦不思进取。  顺风无意中得知顺水向福伯洽谈买屋一事,奇怪。古瑶陪裘真借酒消愁,裘真见她酒醉,不禁想起郭老板的建议,把心一横,取走古瑶腰间的锁匙,但因太过慌张终事败,却不知阿纯已看见了他。阿纯被当作是窃贼,遭虐打。桂生因为世龙没证据便欲向阿纯逼打成招,大感愤怒。众人正欲打断阿纯的手时,裘真终决定说出真相。  

第5集

  瑶诧异阿纯早知裘真涉嫌偷配方,仍为他设想不供出他。古瑶慨叹裘真的改变,阿纯开解她。桂生往陈家解除婚约,陈老爷大怒,思齐更感难堪。世龙得悉桂生退婚及决定离家参军,怒不可遏,往祠兆堂将桂生的名字从族谱中勾掉。古瑶受桂生影响,决定放走裘真并跟他私奔。桂生欲乘坐花尾渡离乡,但因花尾渡维修而延迟开行,顺风招呼他回家稍坐,桂生替顺风修补破窗,又纠正她写错自己的名字,顺风感激。世龙得悉古瑶与裘真私奔,吩咐众人找回二人。阿纯回古家替古瑶传话,世龙知难以挽回,颓然坐下。九斤发现顺水偷运古家酒,大惊,但爱子心切,加上一时贪念,无奈替他掩饰。绮红远远望见顺风与桂生互相祝福道别,上前取笑顺风。  世龙经阿纯劝喻,赶往渡头望能劝桂生回家,不果。顺水恐怕被顺风发现自己走私一事,竟将她打晕。桂生、裘真与古瑶乘坐花尾渡离乡。裘真无意中揭发顺水借花尾渡偷运古家酒,九斤为阻他报官,三人争持不下,酿成火警,裘真更葬身火海,古瑶见状,悲痛欲绝。世龙与阿纯从岸上见花尾渡陷入火海,惊愕万分。  

第6集

  见古瑶突然满身湿透出现,才知她与裘真亦在船上;世龙从九斤口中得知桂生沉在大海中,伤痛。九斤遭村民责怪醉酒累事,但因心中有愧,不敢反驳。顺风本欲追究顺水及九斤走私一事,但被劝服,先着手寻回桂生。阿纯与顺风在江边找到桂生遗下的军帽,众人开始接受桂生已死,往江边拜祭他,望能找回他的尸首,不果。  古瑶拜祭裘真,对他不能忘情。燕欢为桂生预备寿衣,世龙大怒,坚决不肯相信桂生已死。阿纯见世龙入祠兆堂,明白他用意,上前开解他。世龙病倒,众人为谁来继任火王一位,争持不下,总管罗镇英指丰收经验较丰应可担任。丰收其实对掌火没有信心,惟有往仙婆石祈福,却险些失足堕山,心生一计。世龙见众人为谁来负责蒸煮而争吵不绝,决定亲自掌火,怎料成酒之时,世龙突然晕倒。  顺风一家被船主及货主前来讨债,所有家当被搬清光,顺风拚死力保横顺水渡。燕欢见世龙中风,欲替桂生搞冥婚为他喜,无意中得悉顺风跟桂生八字相夹,无奈找媒婆往黎家提亲,不果。顺风见顺水卖身还债,又见九斤寻死,思前想后,决定入古家赎罪。  

第7集

  斤自责害顺风守寡一世,顺风却已认命,只望九斤、顺水能从此生性做人。绮红不想顺风守生寡,怂恿她走路,顺风却主意已决。顺风决定只带当亡母的断入古家门。大婚日,阿纯代桂生来接顺风,顺风不理传统礼仪,独断独行,邻里们议论纷纷,阿纯亦无可奈何。  顺风花轿将抵古家时,世龙竟醒转,众人大喜。世龙得悉燕欢替桂生搞冥婚,大怒,不肯承认桂生已死,更不许顺风入门。顺风见花轿在古家门外停住,竟弃轿欲转身回家,被阿纯及丰收拉住。顺风终按古家规矩入门,紧张不已。顺风与阿纯所持桂生鸡拜堂,却因阿纯捉不住鸡,险酿闹剧,世龙不悦。桂霖嚷着要闹新房,实企图不轨,幸被古瑶及时制止。  世熊向来悉心栽培幼女琤瑜成为大家闺秀,望能将她嫁入豪门,见她竟跟丰收攀谈,不悦。燕欢对顺风含恨,不单入门时对她诸多刁难,入门后更当她是下人看待,顺风只能哑忍。燕欢见桂霖欲替顺风出头,知他不怀好意,出言暗示他要知难而退。顺风做完功夫已过了吃饭时间,阿纯好心送上鸡头尾给她吃,顺风却误会他特意来羞辱自己,将饭菜用来喂猪,气煞阿顺。燕欢要顺风住在杂物房,顺风将入门时燕欢勉强她戴的玉佩狠狠除掉。  

第8集

  风被下人使唤,不甘还击,被燕欢看见,竟以她入古家是赎罪,指她是下下人,顺风无语。顺风为泄心中怨愤,偷偷替猪命名。顺风饿极,竟将拜堂鸡吃掉,阿纯发现后大吃一惊。顺风以为阿纯怕被连累受罚,才替她隐瞒,对他好意并不领情。世龙身体稍见好转,却见燕欢与嫂邓莲针锋相对,大感头痛。燕欢利用丰收对琤瑜的情意,激励他发奋,果然凑效。古瑶为了完成裘真心愿,上山欲摘吉祥果来造桂花香,途中险遇意外,幸阿纯及时出现相救,并背受伤的她回村。  顺风跟燕欢说要按规矩三朝回门,燕欢留难她。古瑶见顺风睡在米仓外,知她入门后所受委屈,欲开解她,顺风却不领情。镇英向世龙汇报酒厂情况,燕欢与世熊互相评击丰收及桂霖,世龙头痛。燕欢心情欠佳,竟抽起给顺风的回门礼品。阿纯为免古瑶再次冒险上山摘吉祥果,不惜大清早攀山越岭替她摘果,怎料却被顺风吃个精光,阿纯大怒。燕欢发现拜堂鸡被掉包,向阿纯大兴问罪之师,顺风昂然承认吃鸡,却不承认有错,燕欢激愤怒打她。顺风坚持即使空手亦要回娘家,古瑶不忍,示意阿纯急办礼随她回门,顺风本不领情,但为了娘家着想,终默然让阿纯伴她回门。  

第9集

  风回门日,甫抵家门,即见九斤被追债,怒责他,绮红忍不住将真相说出,顺风既感动又难受。九斤与顺水发现顺风在古家受苦,内疚不已。阿纯趁顺风拜祭亡母时买炮杖,好让黎家不被乡里取笑。顺风从阿纯口中得知吉祥果对古瑶意义重大,誓要摘回还给古瑶。燕欢见顺风、阿纯满身泥污回来,怀疑二人不轨,幸阿纯托词遇鬼怪,燕欢不加追究。顺风见阿纯向古瑶隐瞒上山摘吉祥果,不屑。  丰收因太紧张未能掌火煮酒,古瑶着阿纯一试,阿纯得鼓励下,沉着应付。邓莲与桂霖见丰收失场,幸灾乐祸,世熊却气桂霖连阿纯也比不上。阿纯知丰收失落,安排琤瑜往开解他。世熊向古瑶提出,欲提携阿纯任火王,阿纯知道后却担心不能胜任。阿纯以为顺风欺负母亲,及后才知错怪好人。顺风从阿纯口中稍微认识他糊里胡涂的身世。顺风以激将法,望阿纯能把握机会为玉凤而发奋。  古瑶向众人提出让阿纯担任火王,世龙亦认为可予以一试,心下却另有打算。阿纯得此机会煮酒,雀跃,满心感激古瑶及世熊。阿纯地位提升,连带玉凤亦可与其它工人同台吃饭,玉凤为可吃白饭而兴奋,怎料桂霖突然出现饭堂,奚落阿纯与玉凤,阿纯更决心要为母争气。  

第10集

  纯请顺风吃鸡髀答谢她激励自己。九斤、顺水拉横顺水渡,接一嚣张怪客金吉祥,见他向徒弟何顺水清大讲自己的威顺水史后,将所有厨具扔掉,奇怪。吉祥喝了一口古家的古曲酿后,竟把佳酿贬得一文不值,并将之弃掉。阿纯正式掌火,终顺利煮出半天醇。各人试阿纯的酒但各怀鬼胎,对酒评价不一,世龙请吉祥出来评,吉祥直指酒质差劣,阿纯难受。  吉祥对事事挑剔,众知他是世龙重金礼聘回来,对他敢怒不敢言。玉凤不慎弄跌为吉祥预备的八宝云英鸡奕,幸顺风伶牙利齿替她隐瞒,吉祥反觉顺风甚有意思。桂霖不明何以世龙对吉祥百般迁就,世熊说出当年吉祥少年得志,造酒造诣非凡,挑战世龙,只可惜仍败给古曲酿。阿纯见吉祥熟练的蒸煮技巧,向他偷师,吉祥不屑。吉祥煮酒,连有「金舌头」之称的世熊亦感无可挑剔,世龙大感满意。吉祥乘机揶揄阿纯造酒乃偷师而成,故酒质不稳定,阿纯难堪。古瑶开解阿纯,劝他不要自暴自弃,阿纯有苦自己知。阿纯自责没本事让玉凤好好生活,玉凤反过来开解他。桂霖侮辱阿纯,要他扮狗方让他取饭给母吃,阿纯忍辱,却不知玉凤已目睹一切,心如刀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