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6 个视频 
25 张图片 
61 位演职员 
94 条影评 
1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约翰·库萨克在阅读了纳奥米·克莱恩(Naomi Klein)于2004年写的一篇文章《巴格达零纪年》(Baghdad Year Zero)之后,有了制作这部影片的想法。

·在影片一开始被约翰·库萨克杀掉的那个德国商人和他的同伴说的是保加利亚语和一些含糊不清的语言。那个他在Fallaf碰到的男孩说的也是保加利亚语。

Quotes

精彩对白

Natalie Hegalhuzen: Nice office.
Marsha Dillon: It's bullet-proof. 
娜塔莉:这个办公室不错。
马沙:它是防弹的。

Brand Hauser: We're excited to have you.
Ooq-Mi-Fay Taqnufmini: Don't get too excited.
Brand Hauser: I'm not that excited.
布兰德·豪瑟:见到你,我们真是太高兴了!
保加利亚商人:可千万别太过于兴奋了。
布兰德·豪瑟:实际上我也没有那么兴奋。

Story

幕后制作

  【伊拉克战争带来的反思】
  在过去差不多20年的时间里,约翰·库萨克一直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娱乐着大众。上个世纪80年代出演了一众青春喜剧之后,库萨克步入了事业的低谷,着实沉寂了一番。到了90年代末,他做了一次强有力的回归,在一部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力量的神奇之作《这个杀手将有难》中既做了主演又担当了编剧,是他电影事业的一次大翻身,自那以后,库萨克就一直稳步地在这个领域中继续攀升着。而在最新的作品《战争公司》中,他不仅会饰演其中的杀手一角,还同时担任了编剧和制片的工作,联同另外两位编剧马克·雷纳(Mark Leyner)和杰里米·皮斯克(Jeremy Pisker),本意是想创作一个与伊拉克战争有关的故事,库萨克说:“毫无疑问,这是一种赤裸裸的入侵,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会产生将它带上大银幕的想法。我们一起探讨了许多和武士道精神有关的电影,因为这类作品中总能集结一群精英式的人物,他们都在经历着自己所服务的政体或家族的腐败与堕落,再艰难的时候,也可以做到不卑不亢。通常情况下,这样的角色都会在彷徨和迷茫中发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腐蚀了,因为他们身处在了一个失落的世界里,只能靠自己来寻找生存的意义……不夸张地说,我们在戏弄这个神话,然后把它扔在了中东的背景当中,时间是未来,一些私人企业会侵略甚至完全融入到战争当中,那是一种百分百的个人化。”

  约翰·库萨克、马克·雷纳和杰里米·皮斯克一起将那些完全不同的影响以一种合适的方式揉搓到一起,即得出了《战争公司》的故事立意,库萨克接着说:“这就是影片所依据的灵感之源了,我们都喜欢卡夫卡的小说、喜欢宣扬武士道精神的电影、喜欢普雷斯顿·斯塔戈斯(Preston Sturges)的作品、喜欢被称为喜剧之王‘无政府主义四贱客’的马克斯兄弟、更喜欢那种讽刺政治的卡通连环画……所以这部影片真的受到了这些元素非常深远的影响,我们不仅仅要遵循传统,还要尝试着提炼出一些新鲜的事物。”

  由于同时还是影片的制片人,约翰·库萨克在挑选演员方面拥有着一定的决定权,他表示:“剧本还在创作过程中呢,我们三个编剧就一致认为玛丽莎·托梅肯定是一个不错的人选,随即她也看了未完成的剧本,表示自己非常喜欢这个故事。还有……琼·库萨克,她以一种非常愉快的心情加入进来,我们都觉得这样的角色对于她来说,也就是手到擒来的事。另外,我也仔细地思考了一下,让影片中的前副总统以丹·艾克罗伊德的形象出现会是个什么效果……至于希拉里·达芙本·金斯利的加入,对于我们来说不啻于一个惊喜,看着手中的演员候选表,我们不约而同地想到,‘天,也许我们正在制作一部伟大的作品。’”

  其实影片一开始的名字叫《布兰德·豪瑟:发生的事》(Brand Hauser: Stuff Happens),可后来却变成了现在正在使用的《战争公司》,约翰·库萨克说:“我想说的是,布兰德·豪瑟是一个非常伟大的角色,而之前的名字也没什么不好,只不过在拍摄的过程中,内容上发生了一些改变,最初放弃的一些东西,如今又重新回来了……简单的说就是侧重点变了。其实美国民众对于站出来表达自己对战争的不满情绪,还是有点害怕的,政府却将此看成了一种理所当然,就好像他们这种类似于伪君子和奸商的人,在道德上本来就没有权限去评判所谓的忠诚和爱国--这样的反应,与暴行无异。所以我们选择高调地制作这部影片,然后把它的名字改成了《战争公司》,目的就是要告诉所有人,我们不避讳提到‘战争’二字。当然,这对影片来说也是一种正面的促进作用,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迎面去反击任何有可能出现的指责,然后做好我们一开始就打算做的事情。”

  约翰·库萨克的这种做法确实非常有意义,仅仅是一个名字的改变,立场也与之前完全不同了,他继续说:“这个名字可能更容易暗示出影片的一些信息,让它的内容也变得更加具体化。当然,对于之前的那个名字,我也是非常喜欢的。”

  【编剧到导演的必经之路】
  在1997年的《这个杀手将有难》中,约翰·库萨克饰演的也是一名杀手,名叫马丁·布兰克,所以人们不免会把那个角色与现在的布兰德·豪瑟相比较,库萨克说:“我觉得这两个角色都具备了我们一直在寻找的武士道精神,他们关注的也是同一个群体,只是拥有着完全不一样的表相,关注的焦点,当然也会完全不同。布兰德和马丁是两个天差地别的角色,但是他们却在某些相同的充满讽刺的战场上艰苦地跋涉着,从马丁到布兰德,我能够为角色奉献出来的东西,也会越来越多。”

  《战争公司》之后,约翰·库萨克手头又会塞满一堆等待裁决的电影制作议程,而他在选择作品方面,却更相信一种缘分:“有的时候,你做一件事,其实单纯就是为了喜欢,那种感觉就好像你之所以向往一部影片,就是因为你可以和一些真正勇敢且有激情的人一起工作;另一些时候,你只是在尝试着融入到这个体系中去,想要在好莱坞里做成那个最好的自己--你完全可以将这里想象成是一个残酷的世界、残酷的工业,我只是努力地去平衡艺术和商业的天平,然后做一些美好、有挑战性且可行的选择。”

  约翰·库萨克有意将《战争公司》制作成一部独立电影,预算也尽量压缩至最低,他说:“影片的拍摄周期非常地短,投资也只是《这个杀手将有难》的三分之一吧--那可是一部10多年前的电影了。但我们却尽量让影片的画面显示出一种大气,每个人都做出了不可思议的成绩,为了节省开支,我们不得不全体做飞机去保加利亚,在那里进行拍摄工作。”可能是受到预算的限制,影片的拍摄周期是异常紧张且混乱的。

  除了这部《战争公司》,约翰·库萨克还曾为自己之前的作品《这个杀手将有难》和《高度忠诚》做过编剧,而他也一直有心往导演这方面发展,库萨克说:“那需要一种通力的合作,因为我给影片做制片人又做编剧,表演方面的压力也很大,所以如果还要做导演的话,可能就会相当勉强了。其实之前在《1408幻影凶间》的前期准备时,我确实有心当导演来着,可是后来的种种原因,这个愿望没能达成。”

  2006年的《完全电影》杂志挑选出了约翰·库萨克职业生涯中最优秀的5部作品,分别是《骗子》、《这个杀手将有难》、《细细的红线》、《高度忠诚》和《风云变色》,就连库萨克自己都不知道这本权威的英国电影杂志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但他却表示,自己对《战争公司》有着更大的期待:“我真的希望影迷们能够喜欢这部影片,因为它要比我之前参与过的任何一部作品都更具有实践性、更加疯狂。”

  赶上了现代最流行的思潮,《战争公司》在美国公众对战争的态度方面,正好是一个完美的映射,约翰·库萨克继续说:“我确实感觉到了有些事情正在经历着改变,因为谎言所散发出来的恶臭是如此地强烈,以至于熏得人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士兵接受命令去做一些事,他们完成的很好,但是隐藏在军队背后的意识形态却完全腐烂了。你可以说,‘我们不爱国。’但是你却不能指责政府不爱国,因为他们一直支持着军队……然而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真相一点点地浮出了水面,每一个人也扔掉了面具露出自己的真面目,不过是一群想发战争财的奸商而已--至少我觉得这就是我们需要知道的真相。我们试着让这部影片与政治上的错误挂勾,这样才能显示出战争的猥亵,我们需要这个故事像战争本身一样遭人唾弃。当然,我们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能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战争公司》,反之,它也不是任何人都能看得懂的。总之这部影片肯定会受到许多非议,会与其他同类型的作品受到一样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