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20 张图片 
13 位演职员 
98 条剧评 
0 条新闻 
更多  
Tatta hitotsu no koi

总剧情

  生一次的恋爱……

  一方是横滨元町的知名珠宝店铺的千金小姐(绫濑遥)。她像是被大家宠爱的温室花朵,美丽而柔弱。

  一方是关厢倾斜市镇上的小工厂主的儿子(龟梨和也)。父亲去世,与母亲和身体弱的弟弟相依为命,尝尽了人间冷暖。

  这样的二人在命运的安排下相遇,不久便陷入了恋爱。

  他冰冻的心灵终于被她的笑容溶解。但是身份的差距不断的给这场

展开

  生一次的恋爱……

  一方是横滨元町的知名珠宝店铺的千金小姐(绫濑遥)。她像是被大家宠爱的温室花朵,美丽而柔弱。

  一方是关厢倾斜市镇上的小工厂主的儿子(龟梨和也)。父亲去世,与母亲和身体弱的弟弟相依为命,尝尽了人间冷暖。

  这样的二人在命运的安排下相遇,不久便陷入了恋爱。

  他冰冻的心灵终于被她的笑容溶解。但是身份的差距不断的给这场爱情带来意外。他们将如何选择?

  唯一的恋爱……

分集剧情

第1集

  崎弘人是一家修船厂的电焊工,20岁的他成熟、独立,有着超过自身年龄的成熟思维,与母亲和弟弟一起生活,每天为生存而拼命工作,他清楚的明白自己是生活在最底层的人,但他依然骄傲、开朗,并且懂得负起责任的重大意义。草野甲、大泽亚裕太是弘人的朋友,他们经常聚在一起。除了工作,三人还靠钓鱼卖给料理店来赚钱。这天,弘人、甲、裕太把钓到的鱼送往料理店,却在路上遇见横滨女子大学的女生们在分发活动卡,看着衣食丰裕、优越感十足的女孩子们,弘人感觉到了一丝距离感,后来他们得知横滨女子大学是与庆应大学进行联欢活动,庆大也是令人羡慕的大学,在里面读书的都是天之骄子。弘人不置可否,正在这时,一个女孩子突然冲上来,弘人手中的鱼桶被撞翻了,水撒了女孩一身,女孩立刻尖叫起来,夸张的态度让弘人很反感。女孩名叫月丘菜绪,正是横滨女子大学的学生,与她一起的是她的好朋友裕子,弘人与菜绪就在别别扭扭中认识了。活动当日,弘人、甲、裕太也来到了PARTY,弘人清秀、帅气的外貌并未引起丝毫怀疑,他颇受女孩子们欢迎,就在PARTY上,弘人与菜绪再次相遇,菜绪误以为弘人是庆大学生,弘人也就顺水推舟,他们之间有种微妙的情绪。菜绪生活在富裕之家,单纯、美丽,她觉得眼前的男孩既冷淡又细腻,既霸道又温柔,让她不知不觉有点为他吸引。PARTY结束后,菜绪又追出来欲言又止,这时弘人主动约她下次再出来玩,菜绪高兴的答应了,他们相约万圣节见面,弘人不置可否的离开了,因为他觉得这一切可能都是一场游戏。万圣节当天,菜绪打扮一番后来到了约会地点,弘人依旧在家照顾弟弟,后来才想起来今天就是万圣节,有一个约定,最终他还是赴约了,虽然已经晚了,但是他看见菜绪还在公园门口等着他。弘人的出现让菜绪很高兴,但是谎言很快被揭穿了,菜绪在庆大寻找弘人的过程中得知他根本就不是那里的学生,最终她在一家破旧的修船厂找到了满身油污的弘人,真相大白了,但是如夏天般灿烂短暂的恋情却依然固执的开始了。  

第2集

  着吃惊的菜绪,弘人有点受伤,但随即又不置可否起来,真相大白,他反而也感觉轻松了。在那家破旧的修船厂,菜绪认识了弘人病弱的弟弟念,念患有严重的疾病,只能坐在轮椅上。弘人打算把洗衣钱还给菜绪,但是菜绪却带着茫然离开了。念的身体令他更加依靠哥哥,他说喜欢听到哥哥的心跳声,弘人笑着说:如果喜欢,哥哥的心脏拿去给念用。念则好奇的问怎么用?弘人温柔的说:念是海盗大侠,我可以为念舍弃性命。第二天,弘人再次把钱还到了菜绪的住处,她的家就在离他工作不远的一幢摩天高楼内。裕子拉菜绪找到了亚裕太,亚裕太很高兴裕子来找他,同时也知道了女孩子们已经知道了他们身份的事实,但是裕子并未表示出嫌恶之意,相反自然而然成了他和甲的朋友。看着一脸茫然的菜绪,亚裕太告诉她弘人其实是一个单纯、善良的人,一个人独自支撑着家庭的重担,虽然撒了谎但决不是他的本意。菜绪听后决定把钱还给弘人。亚裕太、甲约裕子、菜绪参加商店街的秋祭活动,弘人最终也来了,菜绪再次见到弘人,心里怦怦乱跳,弘人也是有点别扭,亚裕太、甲则认定弘人一定是喜欢上了菜绪。弘人与菜绪的心在慢慢靠近,弘人再次向菜绪郑重道歉,为了上次说谎的事,菜绪很感动。弘人第一次握住了菜绪的手,他们仰头看着天空绽放的烟火,爱情开始了。第二天早晨,弘人偶尔在杂志上看到了菜绪的照片,才知道她生活在一个拥有三十余家分店的珠宝店的富豪之家。

第3集

  弘人知道菜绪是拥有三十六家分店的元町珠宝店的千金后,他开始疏远菜绪,因为他觉得他们是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菜绪很奇怪弘人为什么一直没有联络自己。几天后,她来到了弘人的家,正好遇见弘人的弟弟念,菜绪犹豫着,念倒是很喜欢这个姐姐,菜绪再次证实了念患有疾病的事实,并且还给他做了晚饭,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这是她第一次走进弘人的家。事后菜绪才知道那天是亚裕太和裕子骗她来的,他们想制作机会给这对心有爱念的朋友。一直与弘人修船厂合作的佐伯船舶因为换了新老板而要求停止与他们的合约,这个决定对于本已很困难的修船厂来说更是雪上加霜,弘人不顾一切的找到佐伯船舶,面对新老板的冷潮热讽,弘人一忍再忍,最后更是下跪要求对方再考虑一下,对方看见弘人强大的忍耐力和责任感,心里不由一动。筋疲力尽的弘人回到家恰好看见菜绪在家中,但因为工作上的不顺心而对菜绪说了冷淡的话,事后弘人感到过意不去又及时向菜绪道了歉。菜绪在电话中表示想见弘人,弘人却婉言拒绝了,菜绪很苦恼,裕子看在眼里,叫来亚裕太和甲打算上演一出戏帮助这对受爱情困扰的朋友。亚裕太打电话给弘人,说自己准备与菜绪约会,这让弘人心里七上八下。约会当天,弘人还是忍不住跑到了传说中的约会地点,发现菜绪果然在那里,弘人冲上前去一把拉住菜绪说不允许她与亚裕太交往,并且还列举了许多例子。菜绪听得稀里糊涂,说自己只是在等裕子,因为裕子约她一起吃晚饭,就在两个人面面相觑之际,他们明白自己又受骗了,但是热心的裕子已为他们准备好了餐券,菜绪也把这顿饭当成是与弘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晚餐。回程路上,菜绪与弘人道别,望着渐行渐远的菜绪,弘人终于理清了自己的思绪,他舍不得就此放开菜绪,他叫住了菜绪,菜绪欣喜的回到弘人身边,弘人说自己很穷,只有高中毕业,但是菜绪含着眼泪说她都知道,只要弘人就是弘人就行了。他们深深拥吻在了一起,爱情真正开始了,但是悲剧似乎也要开始了。  

第4集

  当弘人与菜绪进入顺利交往的阶段之际,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她正是弘人的前女友由纪,弘人非常吃惊,菜绪也看到了这个自己不认识的女孩,她心里有点闷闷的。原来由纪与弘人分手后与山下交往,谁知山下高中毕业后就进入了黑道,干着一些非法的勾当,这一次也是在他的唆使下,由纪向原来的高中同学借钱给这个混混男友花。弘人知道了由纪的情况,他把自己的积蓄给了她,并劝她早日离开那个地方,由纪想与弘人破境重圆,但被弘人拒绝了。再说菜绪与小念一同出去游玩,小念要求菜绪带他到棒球场,看着对棒球表现出非常热情的小念,菜绪答应让他一试身手,小念非常兴奋,但就在跑步的过程中意外还是发生了,小念的哮喘病又发作了,被紧急送往医院。从由纪处回来的弘人得知小念在医院后急速赶到那里,当他得知此事因菜绪而起时不由大怒,菜绪伤心的离开。弘人的母亲也劝菜绪不要再见弘人,因为他们是不般配的人,而且她还告诉菜绪弘人已有女友。康复后的小念发现菜绪不再来了,他告诉哥哥菜绪其实也有病的,这让弘人心里一惊,为了证实小念的话他询问了裕子,裕子告诉了他菜绪的情况,原来菜绪12岁时得了白血病,后来接受了哥哥的骨髓移植才生存至今,所以她也是一个有病在身的人,懂得愿望无法实现的无奈和痛苦,所以她想让小念亲自体验一下梦想实现的喜悦,弘人恍然大悟,不由的流下了泪。他打电话给菜绪为上次的事道歉,菜绪知道了弘人已知她病情的事实,但她表示自己不愿再见弘人,因为弘人已有女友。弘人很吃惊,这才知道是母亲告诉了菜绪,他情不自禁的向菜绪住处狂奔,想亲自解释清楚。同时,菜绪的父亲打听到了弘人的详细情况,他决不允许自己的女儿与这样的人交往。

第5集

  人追到菜绪的家,菜绪的母亲对他还挺和善,但是哥哥达也却有点看不惯眼前的这个小子。弘人向菜绪说明了自己与由纪的情况,菜绪听后释然,他们又和好如初,恢复了往日的亲密。一天,弘人、亚裕太、甲与菜绪、裕子一起约会,他们度过了一天欢快的时光,晚上,车子恰好经过弘人的高中,他们偷偷溜进校园,弘人向菜绪诉说了自己对校园的留恋之情,一时间真情流露,菜绪感觉到了一个真实的弘人,感觉和他的距离更近了。同时,亚裕太看到成双入对的弘人和菜绪,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因为他也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菜绪。由纪偶然间告诉山下弘人正与一个有钱的富家小姐交往,山下的目光中立刻流露出贪婪、邪恶的眼神,他在心中盘算着一个危险的计划。父亲看到沉浸在爱情中的菜绪,便要求她把弘人带到家里见一面,菜绪把这件事向弘人说了,弘人应允了,因为他是真心爱着菜绪的。见面当天,菜绪在回家的路上受到了山下等人的劫持,看着眼前几个不怀好意的人,菜绪拼命逃跑,但是根本无法摆脱他们。正危急间,弘人恰好经过,他看到了菜绪受欺负,不顾一切冲上前去与山下厮打起来,他拼命的保护着菜绪,紧急中,菜绪的哥哥达也及时赶到,他帮助弘人赶跑了山下等人。达也告诫弘人这里不是他来的地方,筋疲力尽的弘人转身离去。菜绪紧追出来,她隔着马路对弘人喊道:我不会放弃的,我永远都不会放弃你的。这让弘人感动不已。  

第6集

  绪的哥哥达也看到弘人有这样的朋友,对他甚有意见,菜绪却恳求哥哥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父母,达也看到执着的菜绪一时不知该如何劝妹妹。菜绪虽然遭遇了恐怖的事件,但她依然与弘人保持联系,继续与他交往。弘人拜托甲去找山下的行踪。裕子一方面与甲交往,一方面在面子上因为甲是货车司机又没有学历而感到有点过不去,她的行为影响到了甲,两人陷入难言的境地。菜绪后来告诉裕子,有比学历更重要的东西,裕子深思之后觉得心里还是只有甲。再说甲找到了山下的行踪,弘人知道后独自找到山下,他愤怒的一边打山下一边警告他不要再靠近菜绪,山下冷笑着掏出一把刀对着弘人,弘人看着冰冷的刀锋,一脸无惧,突然他用手握住刀刃,再次警告山下:不要再靠近菜绪,如果再靠近菜绪,他就杀了他。鲜血顺着刀刃流下来,瞬间把整个手都染红了,山下看到如此拼命的弘人不由被他的气势所震慑,他终于落荒而逃。弘人痛得浑身大汗,随后赶来的亚裕和甲欲送弘人到医院,弘人则告诉他们不要把这件事告诉菜绪,就当它没有发生过。这一天,达也突然找到了弘人,面对移植骨髓给菜绪的达也,弘人怀着尊敬的心情,他真诚的表示:怎样才能够得到他的认可。达也表示让弘人先去见自己的父亲。弘人正式拜访了菜绪的父亲,父亲看着弘人说:菜绪因为生病不能生孩子,而且因为骨髓移植未满五年,所以也有可能会死。弘人有点吃惊。

第7集

  绪的父亲把菜绪的情况告诉了弘人,但是弘人却坚定的表示自己想保护她,虽然自己只有20岁,但他已经再容不得菜绪以外的人了,如果可以,他可以用生命来保护她。菜绪的父亲听他说完后有点为之动容,打算再给他一点时间。再说弘人工厂的棚田卷款潜逃了,这让弘人一家陷入困境,弘人的母亲更是焦灼万分,因为她在外面也欠了150万的款子,所以想打电话报警,但是却被善良的弘人拦下了,因为棚田是从他父亲还在的时候就在工厂工作了。为了帮工厂摆脱困境,弘人开始四处借钱,也没有时间联络菜绪,菜绪还是后来在亚裕太处得知了消息,她有点伤心,但是亚裕太却说弘人正是因为不想被她讨厌才这么做的。幸好,弘人终于借到了钱,工厂暂时平安,弘人与菜绪再次见面,弘人向菜绪表白:没有她是不行的,菜绪很感动,他们亲密的拥抱在一起,弘人和菜绪已经离不开对方了。弘人的母亲看到自己的儿子与富家女儿交往,为了还债,终于找到了菜绪的父亲,她以半威胁的语气向菜绪父亲借钱,看着一脸风尘的弘人母亲,菜绪父亲心中非常恼怒,他表示不再让菜绪与弘人交往。菜绪因为感冒住进了医院,她的手机也被哥哥停机了,完全联络不到弘人,母亲终于把弘人母亲威胁父亲的事告诉了菜绪,并说她不能再与弘人交往了。菜绪心里伤心,借机溜出医院,她在公用电话处打电话找到弘人,准备不再顾及家庭与他在一起。  

第8集

  绪与弘人共度一晚后又回到了家,临别时他们依依不舍,相约一定要再见面。菜绪的父亲为菜绪配备了司机和轿车,实际上也是为了监控菜绪的一举一动。菜绪委托亚裕太转告弘人说自己可能暂时不能与弘人见面了,但她一定会想办法说服家里人。亚裕太看着菜绪说想不到她一个千金小姐竟然如此执着和坚持。弘人的母亲为了得到钱,不断的在月丘珠宝店门前出现,菜绪父亲得知后心里很反感和恼怒,他把弘人叫了出来,告诉了他他母亲拿着他和菜绪的照片向他借钱的事,弘人听后大吃一惊,他不敢相信母亲背地里做了这样的事,他替母亲道了歉,却拒绝了菜绪父亲给的钱。就在这时,他感觉到一股彻骨的绝望,他觉得一切似乎都要结束了,他把自己给菜绪做的一枚戒指扔入了湖中。同时,菜绪的父亲安排自己公司的齐藤与菜绪吃饭,实际上是相亲,菜绪知道后很生气,她质问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倔强的她打算离开这个家,她收拾好行李来到了弘人家,却恰逢弘人外出了,原来之前携款潜逃的棚田突然良心发现,心中懊恼不已,于是给弘人打了电话,听着电话中情绪不稳的棚田,弘人连夜赶到他所在之处接他回来。菜绪看弘人不在家,只好转投裕子处,但是裕子却说了让她放弃的话,菜绪心里不好受,她趁裕子不在的时候又离开了,万般无奈之下,她来到了亚裕太的家,看着筋疲力尽、茫然无助的菜绪,亚裕太把她紧紧搂在了怀中。  

第9集

  绪在亚裕太住处度过了一个晚上,亚裕太则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有点羞愧而独自跑到了街上,一人在街上呆到天亮。天亮以后,亚裕太替菜绪联系到了弘人,并说让她下午三点在横滨港见面。菜绪准时赴约,在横滨港的渡轮上,弘人向菜绪提出了分手,因为不得已的现实和他们一无是处的青春。菜绪泪流满面,弘人也心如刀割,他们20岁的爱情终于在那个五光十 色的横滨港夜晚结束了。他们又再度回到各自的世界,这样对于他们来说,或许是最好的选择。弘人卖掉了修船厂,相比较死去父亲留下的遗产,更重要的是与母亲、弟弟好好地生活下去。时光流逝,菜绪平安度过了骨髓移植后的五年时光,她的身体终于康复,而甲也结婚了,新娘并不是裕子,他们在弘人与菜绪分手后也自然而然的淡了下来。在甲的婚礼上,弘人、亚裕太、裕子再度重逢,20岁的爱情原本还是那么现实的。弘人与菜绪也意外相遇,在上次他们分手的横滨港,此时菜绪的身边已经有了齐藤,她手指上戴着订婚戒指,再次相见,两人恍若隔世。弘人强压心中激动,只以淡淡的表情看着菜绪,菜绪也是心潮起伏,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此时的弘人已经在一家大修船厂找到了工作,母亲也已经辞掉陪酒的工作,弟弟念的身体也康复了,一切似乎都重上轨道。但就在那家即将被收购的旧工厂,菜绪与弘人再次相遇,那里盛着两人满满的回忆。

第10集

  人看见菜绪突然出现在旧工厂,心里吃了一惊,菜绪告诉他自己是特意来找他的,弘人却说:已经是快结婚的人了,不要再关心与自己无关的男人。菜绪一时无言。但是弘人随后又说:自己只是在强颜欢笑,趁他还没有失态前,请菜绪赶快离开。菜绪准备与齐藤结婚,婚纱也已经订好了,但是婚礼前,齐藤却对菜绪提出了分手,因为他在渐渐喜欢上菜绪后才更清楚的明白菜绪的心里其实并没有他,与其两人硬绑在一起,不如趁现在就分手。菜绪感激的看着齐藤----这个也曾经深深爱过她的男人。解除了婚约后的菜绪准备到北海道的养护学校去担任老师,因为那是她一直以来的愿望。弘人、亚裕太、甲知道后都来到菜绪家,弘人的母亲也跟着来了,她对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向菜绪的母亲郑重道了歉,最终取了谅解。弘人得知菜绪解除了婚约,他心里还爱着菜绪,但是表面上却装做满不在乎,这让菜绪很是赌气,送别会也在别别扭扭中结束了。临走前,菜绪和裕子又来到了旧船厂,回忆如电影又在她们脑海缓缓划过,突然她们在翻倒的箱子里发现了三年前弘人给菜绪准备的圣诞礼物,一只手工制作的鲸鱼模型,菜绪的心震动了,所有的记忆重新浮现,她给弘人留了一封信。随后赶来的弘人看到了这封信,爱情趋使他去追菜绪,他拨足狂奔,菜绪似乎感觉到了有人在呼唤她,她叫停了大巴,弘人终于追到了菜绪和自己的爱情,他们奔跑在宽敞的街道,如同追逐着自己如风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