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耳朵大有福>影评>《耳朵大有福》:英特纳雄耐尔一定要实现

《耳朵大有福》:英特纳雄耐尔一定要实现

电影中文名

耳朵大有福

2008-02-22 10:04

 

      了TMLHBAC和Rammstein的作品以外,老夫最喜欢的黑暗\极端音乐就是《国际歌》了,全歌铿锵有力、雄浑激越,特别是反复唱颂的“英特纳雄耐尔一定要实现”那几句,听后顿觉一股(革命的)暴力气息扑面而来,颇得极端金属的精髓——怪不得早年间唐朝乐队找了这首歌来翻唱,看来也是英雄所见略同。啥叫重金属、极端音乐?要的就是金戈铁马、血流成河的一根筋精神,你瞧瞧《国际歌》里的词:“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趁热打铁才能成功”、“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吃尽了我们的血肉”、“一旦把他们消灭干净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再配上Cannibal Corpse的水喉算不算一首绝佳的死亡金属?

      当然王抗美不这么想,因为王抗美不知道啥叫重金属,王抗美只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引吭高歌他年轻时的成名曲《长征组歌》。王抗美不会唱别的歌,虽然《耳朵大有福》里充斥了《千里之外》、《死了都要爱》等流行音乐符号,但王抗美只是被这些音乐符号包围着、轰炸着;王抗美只是唱《长征组歌》,先是动情的唱,然后木然的唱。      王抗美勤勤恳恳四十年,五十五岁一过便光荣退休。退休之前单位说他的病不算工伤,王抗美没有计较,他循例去看了看住院治疗的老伴,并且煞有其事的强调:“保持一家一个病人的基本政策就好……”      然后影片便为我们描绘了王抗美的个人生活景况:退休的铁路局修理工,修火车技术精湛但没法靠这个摆地摊;女婿有钱,但女儿跟女婿整日打架,自己非但沾不着光还要劳心费神;儿子不求上进,跟一帮不三不四的女人混在一起;老父亲跟妹妹住,但妹妹一家沉迷麻将,老父亲一天下来连饭都没得吃,只能以烤红薯果腹……24小时探班范伟新戏《耳朵大有福》(组图)      影片以王抗美为线索向我们展现了一幅当代中国中下层市民生活的全景画,王抗美的家人、朋友、同事等等,共同构成了一张巨大的罗网,放眼望去,在这张罗网里尽是贫困、绝望、挣扎……上海方言里有“上只角”、“下只角”之说,原意指不同的地段,但是在内里却蕴涵着歧视心理和崇富心态——我绝没有批评上海人的意思,其实现在全中国都这样,只是上海方言将其概念化了而已。王抗美显然就是生活在“下只角”里的——他所在的城市是整个地区的“下只角”,所以连条像样的大马路都没有;整个地区又是全中国的“下只角”,要不然中央也不会急吼吼的说要“振兴”。      “上只角”、“下只角”这样的词汇很有意思,我来上海前并无这样的概念,估计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我的家乡是个小城,捅破天去贫富差距也就是五十步差百步,而上海不一样,在这个中国最大的经济都市里不同的贫富人群是生活在截然不同的世界里的,可以说,我来到上海才真正体会了政治教科书上的那个词——阶级。“上只角”与“下只角”的对立,用卡尔导师的理论来分析,就是阶级对立。王抗美代表的显然是根正苗红的工人阶级——职业上一辈子在国家工厂里打工;经济上仅靠国家工资,一旦退休就收入锐减捉襟见肘;精神领域则只会唱《长征组歌》看《人民日报》……王抗美们是我们国家的真正脊梁,他们的汗水心血构成了我们国家物质家底的主要来源。但是年过半百没多久便退休了,退的不由分说、不容辩解。当然,王抗美幸亏还有个好单位,还能发一笔退休金,那些下岗待业提前“买断”的苦主们不知对他有多羡慕。24小时探班范伟新戏《耳朵大有福》(组图)      所以王抗美在面对他人的置疑时还是颇有优越感的,在他们那一代人眼里,“国家单位”还是颇有分量的字眼——我妈到现在还整日为我没有成为“国家干部”而耿耿于怀——所以王抗美在跟黑网吧的老板聊天时,这优越感霎时显露无疑。他甚至大谈《新闻联播》和《长征》电视剧来彰显自己的学识——以电视里的内容来证明自己所抽的“大前门”毛主席也抽。       于是《新闻联播》便成了一个显眼的符号,王抗美甚至端出了“《新闻联播》就酒”的理论,“国际新闻喝一瓶,国内新闻喝一瓶”——《新闻联播》成了王抗美的下酒菜。然后《新闻联播》的音乐就开始不断的响起,在所谓欢送王抗美退休的“茶话会”上,女婿的手机铃声也设成了《新闻联播》的音乐,最后引得女婿女儿大打出手,王抗美也掀了桌子。再加上后来王抗美给妻子在医院里念《人民日报》的情景,这些官方意识形态的喉舌在《耳朵大有福》里就以这样一种尴尬的姿态反复出现——电视上、报纸里人民的生活蒸蒸日上、国家的建设一日千里,但王抗美们丝毫没有感觉到,在这些宣传语调的包围下,王抗美的生活更加呈现出一种黑色幽默的色彩。      王抗美想挣钱,于是他去了传销班;王抗美想挣钱,于是他去探听擦皮鞋的行情;王抗美想挣钱,于是他去亲身体验蹬三轮的甘苦;王抗美想挣钱,,于是他去非法文艺演出团体报名……王抗美从喉舌那学的语言还是随时闪现着光彩:他问擦皮鞋的大妈“市场饱和了没有”,他问蹬三轮的苦力“有啥核心技术没”……王抗美的精神世界显然荒芜了,他所受的教育、他年轻时所接受到的讯息、他现在从惯常渠道所获取的资讯,都无法与他眼前的现实相匹配。所以他嘴里的词汇总是那么不合时宜——但这不能怪他,他就是这么被灌输的。      要不然王抗美为啥去电脑算命?因为他无助,因为他找不到出路,因为他精神苦闷,所以他需要精神鸦片来麻醉自己——哪怕是片刻的欢愉也好。电脑算命这玩意,在这里也便成了卡尔导师说过的“劳动人民的鸦片”之类的东东。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也有点明白为啥荒谬不堪的轮子功会猖獗一时了……      王抗美被人骗,譬如电脑算命就是,但王抗美是心甘情愿被骗;有时虽不心甘情愿,但是骗子也可怜——搞非法轮盘赌的骗子告诉王抗美要是不骗他自己家的老婆就吃不饱……整整一个群体,一个数量庞大、缺乏足够的社会保障、得不到公平机会眷顾、又没有《长江七号》里的外星狗来拯救的群体,许多无产者被迫成了流氓无产者。      还记得王抗美参与街头保暖内衣促销活动的那一幕么?硕大的背景板上赫然印着“棉羔绒和谐版”几个大字,特别是“和谐”二字还特意做了变体,一望而知、夺人眼球。      哈哈,和谐的理念果真是深入人心,身边无和谐、心中有和谐就行。      恒源祥的广告咋没念一分钟的“和谐”呢?估计那样没人敢批评你。      和谐的广告,是没有问题的。      但已有的问题迟早需要解决:没有良性的改变,人们就会自救。独家24小时探班范伟新戏《耳朵大有福》(组图)      谎言总有戳破的那一天,如果总是粉饰太平下去,估计结果可以用来自南加州的那个老牌摇滚乐队的名字来描绘——System Of A Down。      影片的英译名“Lucky Dog”便颇耐人寻味了,这里的Dog既是指那只抱在主人怀里想忽悠给王抗美的小狗,估计也是指王抗美这样压在阶级金字塔底部的草根群体。虽然是个Dog,但还是Lucky的——真意乎?反讽乎?随观众自己理解。      王抗美没有退休,他只是被抛弃了。在这个既患寡又患不均的社会里,老弱病残、鳏寡孤独必然是第一批受到冲击的弱势群体。      王抗美又去找了单位领导,他放下架子想求领导给自己弄个工伤。      王抗美太不懂人情世故,拿去的保暖内衣居然不是送给领导的礼,领导当然将他礼送出门。      王抗美对着一个混混大叫:“你整死我吧!”      混混跑了,王抗美在最后一刻叫出了自己的舞伴(一个不知名的中年妇女),在一番狂舞之后,王抗美骑着那辆破单车在黑暗、阴冷的街道上激情澎湃的高唱《长征组歌》。      于是便有些看好张猛了,这位新锐导演不仅扎来了韩国人的钱,而且通过短短四十八个小时内的故事讲述了一段人生、描绘了一个阶级,这就有点维斯康蒂和柴伐梯尼的影子了。      当然,范伟也很精彩,沿着这条路走下去,范师傅会成为国内独树一帜的性格演员。      我觉得,王抗美虽然没唱,但他内心一定燃烧着《国际歌》的旋律。      不过现在剥削也合法了,资本家也能入党了,咱们的根本利益也被代表了,再重温《国际歌》是不是有些不合时宜?      塔科夫斯基说:“只有坚信,才能得救。”有人背叛了自己的誓言,欺骗了无知的群众,迟早要为此付出代价。      《无间道》里说的好:“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老子养好身体等着那一天。      英特纳雄耐尔一定要实现!      等实现的那天,我请所有看我博客的朋友喝酒。      说话算数。

该片热门影评:

《耳朵大有福》:英特纳雄耐尔一定要实现

      除了T..

图宾根木匠

《耳朵大有福》:平中见奇的写实画卷

《耳朵大有福》:平中见奇的写实画卷 ..

斯嘉丽评分8.7

耳朵大有福 =忽悠!

一个看起来非常无聊的影片。非常的无趣..

普京937682

耳朵大有福:"粗粮细做"的小人物悲喜剧

  文/9条命   影片很好..

9条命评分7.7

生活的另一个名字叫无奈---《耳朵大有福》

挺有意思的片子! 精彩台词:  ..

37度2的烟火评分6.7

更多 8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