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8 张图片 
11 位演职员 
7 条剧评 
1 条新闻 
更多  
City of Heroes

总剧情

  家男主人周祖康早年留学德国,留学期间,他的同窗好友因为参加红色国际革命而遭德国警察通缉,被捕牺牲,他出于仗义娶了同学已经怀孕的未婚妻赵蔓君,生下儿子周汉英----学成回到重庆后,他无法对原配妻子及儿女交待,只好带着赵蔓君北上北平,做了大学教授,又做了教育部官员。周祖康发妻顾玉秀面对命运的打击,立志把两儿一女培养成人。

展开

  家男主人周祖康早年留学德国,留学期间,他的同窗好友因为参加红色国际革命而遭德国警察通缉,被捕牺牲,他出于仗义娶了同学已经怀孕的未婚妻赵蔓君,生下儿子周汉英----学成回到重庆后,他无法对原配妻子及儿女交待,只好带着赵蔓君北上北平,做了大学教授,又做了教育部官员。周祖康发妻顾玉秀面对命运的打击,立志把两儿一女培养成人。长子周冠忠十几岁从军,十几年后官至师长,率部驻守北平,将家人接到北平共同生活。

  一九三七年春天,中日关系处在战争边缘,战争一触即发,周冠忠却被迫受命出访日本,参加日本天皇生日庆典,引起北平学生强烈不满。周家小女周敏柔,参加学校组织的抗日请愿,并在校园里遇到前来劝阻学生们的周祖康。军警出面镇压,敏柔被抓走,关进了北平陆军军人反省院。敏柔的被捕,让周家两个奇特的家庭重新相见。

  周祖康为敏柔的被捕而自责,积极出面营救,赵蔓君害怕失去眼前的一切,拚命阻止周祖康。在日本受尽欺辱的周冠忠回国后,出面营救敏柔,却意外地在反省院里发现了他多年不见的弟弟冠杰。冠杰十几岁离家北上求学,再无音讯,原来他早就参加了革命,成为中共北方局的高级干部,后因叛徒出卖被捕,此时在监狱里已经住了好几年。周冠忠和母亲倾尽家财营救弟弟出狱,而周冠杰却坚决拒绝在自首书上签字。敏柔的未婚夫朱今墨本来在日本留学,此时也被周冠忠从日本带回北平,顾玉秀命令敏柔与朱今墨结婚,朱今墨却在婚礼前的一夜突然失踪。

  第二天,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周家人的命运和中国人的命运一块被改变了。

  周冠忠受命拱卫北平,却因部下哗变,被迫撤离,辗转找到部队,却被军政部收押,追究责任……

  周冠杰组织了监狱暴动,带狱友逃离北平,奔赴太原,重回八路军……

  朱今墨赶到上海,接受中共地下党的命令,打入日本驻上海领事馆……

  周祖康的小儿子周汉英背着赵蔓君参加了中国空军……

  周祖康不愿与日本人合作,被日本人软禁,情急中,周祖康嘱咐妻弟带赵蔓君回重庆老家,准备开枪自杀,被日本人阻止受伤,被送进了医院,后经德国医生托马斯营救,辗转逃到南京……

  南京失守,国民政府迁都重庆。

  周家人几经周折,重新回到老家重庆,而周家儿女却散落在战争中的各个角落……

  全面抗战后,周冠忠以戴罪之身重回战场,誓死捍卫军人的荣誉,勇敢与日本人作战,最后战死宜昌,受到国共双方的高度评价。

  冠杰在八路军部队成长为出色的指挥官,亲身参与了平型关战役,在指挥百团大战中英勇牺牲。

  朱今墨以军统、中共、日本特务的三重身份周旋于上海重庆之间,然而他的秘密身份却是货真价实的中共特科。战争初起新婚前夜,抛下敏柔,背负恶名,深入虎穴出生入死,他表面上不忠不义,被家人误解很深,但他为了肩负的使命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情感,即使与敏柔面对面,也无法表白半句。

  痴情的敏柔为了心中不解的疑问,一心追逐朱今墨,只想把爱情的困惑弄个明白,却就此卷入残酷的情报战争……,在寻找爱情的过程中她发现了朱今墨的真实身份,最后投身隐蔽战线,与朱今墨并肩作战,获得极其重要的日本将进攻美国的消息,并为此付出年轻的生命。

  冠忠的妻子程婉仪,日本人进攻北平时,丈夫因为作战失利,背负罪名,婉仪为丈夫的行为感到耻辱,一心希望丈夫能立战功而雪耻,丈夫战死后,婉仪为丈夫的英勇感动,将孩子托付给家人,在丈夫下葬后,自杀为丈夫殉葬。

  战争孤儿雨婷,天真烂漫,热情勇敢,父亲是中共地下党,协助冠杰越狱时牺牲,她在逃亡的路上与汉英相识,相爱,在汉英去参加空军的前夕与他结婚,一路逃亡找到周家,在陆军医院做护士,与周家人一道,承受了战争的残酷。

  生性懦弱自私的赵金龙,好吃懒做一生找不到位置,十八梯惨案让他疾首痛悟,以他的能力完成了虽平凡,但足以对得起所有国人的义举……, 死在轰炸中。

  吴国喜,重庆下江一带有名的船老大,自私狡猾无赖,战争初起,迁都的消息传出,他趁机抢占周家老房子,并经常找周家的麻烦,一心想发国难财,一点也不了解关于国家、民族这样的大义,麻木愚昧,在战争的灾难面前,一点点意识到残酷,随后作为中国人的良心复苏了,在轰炸中家破人亡,最后洗心革面,为抗日捐出自己仓库中所有物资,也算是不失中国人的良心。

  贫苦的山城妹子三丫,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朱今墨,被朱身上正气与儒雅感动。朱今墨刺汪不成,重伤回重庆,三丫勇敢地救了他,为了给他找药,甘愿委身吴国喜,救了朱一命,自身却陷入难以自拨的自责中,后死于轰炸,平凡而伟大的女性,是一代重庆劳动妇女的精神象征。

  周家人在重庆忍受着日本人长达五年的狂轰滥炸,与所有的中国人一样承受一次次的磨难与打击,却更加勇敢坚强,周家的儿女们也在各自的战场上英勇奋战,最后全部壮烈牺牲……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传来,重庆炸开了锅,整个城市都沸腾了。

  重庆,作为战时的首都,其城市和人民在日寇历时五年的、灭绝人伦的无差别轰炸中,以毁灭性的代价和永不屈服的意志,成为亚洲战场的中流砥柱。其行其志,为世界反法西斯正义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当战火冷却,历史凝固……,一座英雄之城赫然而立。

  英雄的城市,不屈的人民!

  重庆的贡献和牺牲,将永远铭刻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丰碑上,也将永存于中华民族的光辉史册中。

分集剧情

第1集

  1937年4月,北平。

  日本驻华北军一木清直大队长带领一个联队照例在卢沟桥举行演习,试图通过宛平县城,遭到周冠忠的部下金营长的阻止,金营长与上级联络,却得到命令,准许日本军队通过。此时的中日关系十分微妙,大战一触即发,华北军政委员会代表团却应邀参加日本天皇的生日礼,师长周冠忠也出席。晚宴上,陪同访问的日本驻北平军队特务机关长河田在致辞中公然向周冠忠挑衅:“我们都是军人,我们的关系比较密切,因为中日两国和平联合,要由我们先握手;假使不幸中日两国发生战争,也是我们先动手---”

  周冠忠倍感屈辱,只回答,作为军人,守土有责。

  周冠忠的副官连生愤怒斥责中国军队的不抵抗政策,周冠忠无言以对。他问起连生是否找到他的准妹夫,正在日本进修的朱今墨,连生说朱今墨的房东说朱朱今墨已经离开住所两个星期,很可能已经回到上海,并告诉周冠忠,他一向不喜欢朱今墨,觉得朱今墨心机太深,交往复杂。周冠忠命令连生再去找朱今墨,说母亲已经下了命令,这一次要把朱今墨带回北平,尽早与他的小妹,周家的小女儿周敏柔完婚,连生连夜再去找朱今墨。

  此时的朱今墨却突然再回到住所,原来他准备秘密回上海,此前两个星期是外出与日本共产党取得联络并获得情报,因为行踪诡异而被房东告密,日本宪兵上门追捕,连生正好带人赶到,将朱今墨带走。

  南城一座四合院,周家的住所,邮递员给周家大小姐周敏柔送来了朱今墨的信,朱今墨在信里诉说了对敏柔的思念,并告诉她,此时的日本正像一架高速运转的战争机器,空气中到处充满战争的气味,朱今墨告诉敏柔,此时的中国,一定会有很多人为民族人的未来而抗争,而奔走,他希望他的爱人能成为这中间的一员。

  这封信点燃了天真柔弱的敏柔内心的热情,此时的学校里,学生们正在策划一次请愿活动,抗议日军猖獗的侵略活动。敏柔跑出家门参加活动。

  校长周祖康正带人开会,讨论处理学生们的请愿要求,学生们知道了这个消息,涌向正在开会的主楼,表示抗议,并决定冲出校园,将行动提前。周祖康出于爱护学生们的心情,站出来规劝学生们,学生们却不领情,与他发生争吵。

  敏柔赶到学校的时候,正赶上这一幕,混乱中,周祖康被推倒在地,眼镜也被撞飞了,敏柔替他捡起眼镜,交还给他,她并不知道这位狼狈的老者是他的父亲,周祖康听到有人叫周敏柔这个名字,意识到这是她失散多年的女儿,周祖康早年留学德国时,出于仗义娶了在革命中牺牲的同窗老赵已怀孕的未婚妻赵蔓君,学成回国后无法向原配顾玉秀交待,只好带着赵蔓君和汉英北平,离家十八年,没有任何音信,他想了解原配妻子的更多的情况,追随敏柔而来。

  学生们来到教育部门前,发表演说,宣传抗日,赵蔓君的儿子汉英也在其中,赵蔓君听说街上出事了,急忙赶来要让儿子回家,看到周祖康与敏柔并肩站在一起,追问周祖康这是什么人。

  警察来了,冲击请愿队伍,赵蔓君拚命拉走了儿子,敏柔勇敢地冲上高台散发传单,被警察抓走了,周祖康要冲上来救敏柔,却被赵蔓君死死拉住了。

  这一幕,被周家的老仆郭富才看在眼里,他知道周祖康是谁。

  郭富才跑回家,把敏柔被抓的消息报靠给顾玉秀,情急之下也把见到周祖康的事儿说了出来,顾玉秀又惊又恨。

  两个周家因为敏柔的被捕,重新有了联络。此时的周祖康既悲又喜。喜的是知道了一家人在北平的下落,悲的却是家人住在北平几年却不告诉他任何消息。赵蔓君意识到她的家庭面临另一个周家的冲击,反应很强烈,周祖康不顾赵蔓君的强烈反对,冲出家,设法营救敏柔。

  周祖康来到周家,遇到周家老仆,感慨不已,顾玉秀意外见到周祖康,悲愤不已。

  周冠忠的部下到警察局营救敏柔,警察局长同意敏柔的事情以个案处理,敏柔却要求必须释放全部的学生,否则她一个人是不会出去的。周祖康也校长身份要求放学生出来,被典狱长刘野心拒绝。

  周冠忠从日本回到北平,汉英带着一队学生赶来火车站抗议,与周冠忠发生冲突,混乱中,朱今墨趁机走脱,因为他身负使命必须赶回上海,却在街边报纸上看到敏柔被捕的消息,是走是留,他陷入矛盾中。

  周冠忠回到家,亲自到监狱接出敏柔。

第2集

  冠忠接敏柔出狱,却在放风的犯人中认出了他失去音讯六年的弟弟冠杰,二弟早年离家后来参加了革命,周冠忠多年一直努力寻找,找遍了各方监狱不果,决心不惜一切代价求弟弟出来。敏柔感到背叛了所有的人,回到家痛哭。

  朱今墨还是下决心到周家见敏柔最后一面,正赶上敏柔回家,连生与朱今墨打了起来,并告诉敏柔这个人不值得信任。

  周家人息事宁人,顾玉秀劝敏柔与朱今墨早点结婚。敏柔坚决反对,朱今墨进退两难。

  周祖康夜访周冠忠的军营,父子相认,都很动感情。周祖康请周冠忠出面营救其余的学生,周冠忠却拒绝了,他不想因为营救学生们而破坏他营救弟弟的计划。

  此时的冠杰已经化名林世光,在监狱里住了几年。

  周冠忠来到监狱,与冠杰相认,想把弟弟带走,冠杰却坚决表示绝不自首,绝不一个人走,而是要与难友一起离开,刘野心从中做梗,周冠忠空手而归。

  母亲让敏柔与朱今墨早点结婚,敏柔被迫答应,朱今墨却就此陷入困境,面对痴情柔弱的敏柔,他无法下决心走开,

  河田派人送来请谏,说要请周祖康在内的著名人士吃饭,赵蔓君十分热衷,汉英却告诉爸爸日本侵略者根本没安好心。

  朱今墨与敏柔一起去做结婚礼服,表现得心不在蔫,敏柔心疼他,让他出门去等,他趁机回家取出行李,准备不顾一切离开。

  周冠忠为救冠杰,打通关系,让连生回家找程婉仪程婉仪钱,顾玉秀在门外听到冠杰有下落了,拿出十根金条让去救儿子,知道儿子还活着,她百感交集。

第3集

  柔量完尺寸,却找不到朱今墨,伤心地离开,路过的周祖康看到敏柔,知道她即将结婚的消息百感交集。

  朱今墨找到在满铁工作的大野,请他帮助自己去上海,大野告诉朱今墨,日本大本营正从朝鲜紧急向华北调兵,七七之夜,将有柳条沟一样的事情发生,朱今墨让大野与上海联络。

  周冠忠拿着母亲保命的钱到监狱救弟弟出狱,正赶上冠杰领导难友发动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冠杰被典狱长打得遍体鳞伤,周冠忠让冠杰履行出狱手续,跟他回家,冠杰坚决不肯在自首书上签字,周冠忠提出要替他签,冠杰却撕碎了自首书。

  顾玉秀伤心地请求周冠忠带她去劝儿子,周冠忠阻止了母亲,并向母亲保证一定把二弟救出来。

  敏柔哭着回到家,周家人忧虑。

  周祖康得知敏柔结婚的消息,又看到她哭着离开,他这个做父亲的却帮不上忙,情绪失落回到家,赵蔓君责问他是不是又去见周家人,周祖康情绪失控,老泪纵横。

  上海方面来了消息,朱今墨继续呆在北平,收集情报,朱今墨重新回到周家,十分为难。连生愤怒地与朱今墨打了起来,敏柔保护了朱今墨,让朱今墨进了屋。

  两人相见,无数的话要说,却无从说起,朱今墨想解释,敏柔却告诉他,什么也不要说,她什么也不想知道。

  终于到了敏柔结婚的时间了,婚礼前一天,礼服送来了,管家告诉朱今墨,外面有人找他。

  敏柔预感到要发生什么,还是答应朱今墨离开,周冠忠叫住匆匆离去的朱今墨,劝他不要出门,并请求他对敏柔好,朱今墨心中有无数话要说,却什么也没说,坚决地离开了。

  7月7日,是敏柔结婚的日子,一大早,她穿好婚纱,等着朱今墨来接,朱今墨却没有出现。敏柔知道朱今墨不会再回来了。

  而此时,日本兵从6号就开始的演习还在继续。

  晚上,一家人正在安慰敏柔,军营里突然传来消息,日军称他们演习中丢失一名士兵,要进城搜查,被中国军队拒绝,日军向中国军队射击,并炮轰了指挥所。周冠忠紧急赶往军营,未出家门,河田带人找上门来,要求周冠忠惩罚中国士兵,并让出宛平县城,周冠忠拒绝了。

  朱今墨来到上海向老胡复命,老胡告诉他,他从日本带回的是重要的情报,对中共在这场战争中的决策至关重要,并告诉朱今墨,他们需要大量的情报工作。

  七七事变爆发了,中国军队无法抵抗日军的强势进攻,奉命撤离,周家人也要随军撤离北平。

  典狱长刘野心要处决犯人,头一个要枪毙的就是冠杰。

第4集

  杰通过打入监狱的地下党罗看守组织暴动越狱,被刘野心的人追杀,有人逃出来,有人死了,冠杰生死不明。

  周冠忠命令连生带人去监狱救二弟出来,连生赶到的时候,却发现监狱已经空了,连生赶到火车站,正在焦急等待的顾玉秀没有等到儿子,失意之中带领家人离开。

  河田派人以保护周祖康为名,软禁了周祖康,周祖康让仆人阿三设法离开家,找到离家寻找汉英的赵蔓君回重庆老家,之后他试图开枪自杀,混乱中被日军打中了腿。

  冠杰越狱后与接应的地下党接头,遇到日本兵追杀,地下党罗看守受了伤,冠杰为了救他身陷困境,被汉英发现,勇敢地帮助他一起逃离北平。冠杰背着老罗来到接应地点,遇到了正在等候的老罗的女儿雨婷,老罗死了,雨婷痛哭。

  冠杰安慰了雨婷,并嘱咐接应的人安排好汉英和雨婷,纵身扒火车离开。

  医院的美国医生托马斯准备救周祖康,联络了美国使馆的人将秘密将周祖康带出北平。

  周冠忠奉命留守,连生到周家接应周祖康,发现周家门口有日本兵站岗,周冠忠担心父亲。他手下一个营长被日军收买,要把队伍拉走,周冠忠亲手打死这个团长,带人突围。

  周冠忠找到部队后,却被挡在军营外,上面有令,周冠忠迭失阵地,弃城逃走,即刻押往南京,听候处理。

  朱今墨化装成日本人,奉命到浦东侦察日本军队调动情况。

  老胡派人暗中保护他。朱今墨侦察任务完成后被日军发现,逃离中,保护他的人全部牺牲。

  他回到浦西,到法租界准备与老胡接头,青年学生看到他的日本人装束,冲上来围打他。朱今墨被打得遍体磷伤,路过的老胡看到朱今墨被打却不能伸手相救。

  朱今墨摆脱市民们的追打,找到老胡,老胡心疼不已,朱今墨却淡淡地告诉老胡,市民们打的不是他,而是日本侵略者,只要人民心中有这股力量,国家就不会亡。

  朱今墨再次奉命与军统接头,唐主任要亲自见他,并安排了一场测试,朱今墨身手不凡,打退了五六个人的五六个人的围攻,却扬长而去,唐主任对他十分满意,决心收服他。

第5集

  今墨面见老胡,告诉他,军统下在上海招兵买马,想找一个熟悉日本情况的人为他们工作,老胡让朱今墨不要放弃机会,朱今墨答应了。老胡告诉朱今墨,日本领事馆需要一个翻译,他已经通过人推荐了朱今墨,朱今墨十分意外,他请求老胡让他考虑一下,他意识到,如果他答应,就意味着他将背负三重身份。

  晚上,朱今墨家中,中森突然来访,朱今墨深感意外,他们是多年的朋友,当年中森在上海求学,就与朱今墨相交,他一直视朱今墨为精神上的导师,听往前朱今墨要去领事馆工作特意找上门来,朱今墨意外,但又庆幸,他知道自己面临三重身份,前路凶险。中森请朱今墨带他去南京打探消息,他以朱今墨助理的身份出现。

  南京,城中的一座临街的破旧的房子,周家人的暂住地,连生风尘仆仆出现在门口,并带来一个坏消息,周冠忠已经被关进了军政部监狱,等候审查,周家人如睛天劈雳,她不明白,明明是政府下的命令撤离北平,为什么要让他的儿子承担罪名。

  顾玉秀让连生带她去军政部看望冠忠。一家人到了军政部前,被告之,回家等。周家人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往外走的时候,看到一队汽车开过来,老二冠杰与几位穿着灰色军装的八路军代表团人士下了车。连生认出了冠杰,冲过来高声喊他是连生,是周冠忠的副官,希望引起冠杰的注意,冠杰却不敢认连生,匆匆离开。

  连生心里十分失落,跑到监狱门前大闹,刘野心将他收监,连生决心与大哥死在一起。

  军政部门前连生的叫喊与冠杰的反应引起了八路军参谋长的注意,他派人打听到了周家发生的变故,将冠杰叫到房间,批评他白天的反应,告诉他共产党绝非不讲人性,令冠杰回家探望母亲,冠杰回到家,一家人见到冠杰,喜出望外,顾玉秀抱着儿子痛哭。

  冠杰说他正在参加中共与国民政府的谈判,将工农红军整编为八路军,谈判已经进入尾声,他将于不久赶赴山西。一家人听到这个消息十分高兴,又为周冠忠感到悲哀,命运跟周家人开了个玩笑,冠杰刚逃离监狱,老大却又被关了进去。母亲请冠杰帮助救大哥,冠杰表示会尽力,冠杰匆匆离家,母子依依惜别。

  敏柔茫然在街上徘徊,朱今墨的离去,让她痛不欲生,因为逃难,家人忽略了她的痛苦,她却一天也没有忘记,她希望能找到朱今墨问个清楚。在中国新闻社门前,她意外看到了朱今墨与中森一起走了出来,拚命追,没有追上,她执着地在报社外等,一直等到晚上,路过这里的中央社记者项南方告诉他朱今墨住在长江旅社,敏柔跑去等朱今墨。

第6集

  柔在旅社门前等到了朱今墨,跟着他来到房间门外,朱今墨感到外面有人,拉开门伸就卡敏柔的脖子,却发现是敏柔,他百感交集,却不能说一句关切的话,中森突然回来,见到敏柔,朱今墨急忙带敏柔下楼,匆忙中敏柔随身的小包落在沙发上,中森捡起来看到了化妆镜上朱今墨和敏柔的合影。

  朱今墨面对敏柔,一句真心话也不能说,只能粗暴地赶走敏柔,让敏柔绝望然后放弃。

  敏柔万念俱灰,回到家中又被母亲打了耳光,告诉她,家里出了大事,让她以后不要再乱跑。

  朱今墨得知了周家的变故,请他的老朋友,中央社记者项南方出面为冠忠呼吁,项南方表示一定帮忙。八路军与政府谈判取得关键进展,采访中,项南方借机提问八路军对周冠忠事件有什么看法,冠杰勇敢地为冠忠呼吁,外敌当前,不要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他的话在社会上引起强烈的震动。冠杰的行动得到了八路军总部的支持,参谋长告诉冠杰,周冠忠的事已经有了眉目,并询问冠杰知不知道他父亲的下落。

  冠杰说他少年离家,久不知道父亲消息,参谋长告诉冠杰他父亲周祖康的英勇壮举,冠杰为父亲而自豪。参谋长命令他即刻赶往山西,协调八路军东征调兵事宜。

  侯马车站。乱哄哄的一大片。

  冠杰负责协调,调兵,经过与国民民党军官的斗智,争取到了车皮,与八路军官兵一起到八路军总部报道。

第7集

  时,大同失守,日军主力坂垣军团攻入山西广灵,逼近平型关。意图占领整个山西,控制华北。阎锡山全力部署“平型关战役”,意在平型关和坂垣师团决战。

  八路军新军东征,出手不凡,在乔沟一带布下战局,打了胜仗,平型关战役胜利的消息传到全国各地,举国为之振奋!全国各地祝捷的战报像雪片一样飞向延安,飞向八路军总部,师长看中冠杰的才能,希望他留下做他的参谋。

  军政部传来命令,周冠忠准许出狱,回家思过。

  周冠忠回到家,军政部再传达命令,周冠忠以戴罪之身归营指挥作战,母亲担心周冠忠无职无权,周冠忠却表示,为了雪耻,为了杀敌,就是以一介列兵身份重返前线也心甘情愿。

  此时,国际联盟在比利时开会,只发表了一个决议,谴责日本破坏九国公约,却没有任何实际行动,国民政府十分失望,决定结束淞沪会战中国军队撤出战场,国民政府决定迁都重庆,周家人决定回老家再重庆。

第8集

  杰奉命回南京报告平型关战役详情,在火车站与奉命归营的冠忠再次相见,兄弟俩彻夜长谈,冠忠为八路军的战功感到高兴,冠杰告诉了哥哥父亲的消息。

  周家人刚刚离开,周祖康拿着一张纸条就找上了门,他养好了伤,辗转到了南京,经过多方打听,知道了一家人的情况,此时他受命于国民政府教育部,担任西迁委员会成员,负责组织学校向重庆迁移。这天好不容易来找家人,却得到消息,一家人刚刚离开。

  周家人回到老家,却发现他们的房子已经被一个叫吴国喜的无赖占了。

  这本是周家老宅,可因为长期没人住,只有一个看门人看着,战争一起,迁都的消息传出,重庆的房子就变得十分抢手,吴国喜将周家看门人打跑,抢占了房子,准备高价出手,郭富才与吴国喜争吵起来,连生与吴国喜动了枪,周家人眼看住不进自己的房子,顾玉秀只好答应给钱。吴国喜提出条件,他无处安身,暂时不能走。

  周家人刚把行李打开,赵蔓君却找上门,要求周家人离开。

  赵蔓君盛气凌人,出言不逊,程婉仪与赵蔓君打了起来,程婉仪打了赵蔓君一个耳光。吴国喜看出端倪,趁机捣乱,提出绝不搬家,顾玉秀感慨人必自辱而后人侮之,只好让吴家住了下来 。

  赵蔓君在周家受了气,情绪几乎崩溃,回到家大哭一场,骂完赵金龙骂弟媳妇三丫,汉英不知道家里的秘密,对母亲很不以为然,他对家里的气氛早就觉得不满。

  街上传出人声,南京失陷了,汉英跑出家门,与人们一起哭泣,敏柔出现在广场上,两人相见,认出了对方,相约去报名参军,但兵站说没有家人同意不能收他,敏柔也要报名,却被告之不收女兵,汉英决心离家北上投军,走之前托敏柔给他家带信。

第9集

  上,睡觉的时候,敏柔拿出汉英的信,看到上面的名字和地址大吃一惊,原来汉英意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大嫂程婉仪劝敏柔一定不要把这事儿告诉顾玉秀,顾玉秀在门外却听到了,夜里她趁敏柔熟睡中拿走了信,抄下了地址。

  赵蔓君苦等一夜,却等来了汉英已经偷偷离家的消息,大哭一场,决定不离开现在住所,因为害怕汉英的家信没地方投递。

  周家人得以在重庆安顿下来。

  此时,日本军队已经推进到淮河一线,周冠忠奉命南下增援,率部参战,决心一洗耻辱。

  战斗打得异常艰苦。周冠忠命令士兵死拚。

  周冠忠率部与敌奋勇对决,士兵们表现英勇,用血肉之躯夺下阵地。

  虽说只是一次小小的胜利,却死伤无数,周冠忠也第一次尝到胜利的滋味。

  顾玉秀收到了周冠忠的平安信,并告诉母亲在前线他们的胜利消息以及二弟的安好,并劝慰母亲,看在儿子打了胜仗的份上,能多嘴说一句,希望母亲原谅父亲。顾玉秀为儿子的胜利自豪,也意识到战争时期,一切都不能再多计较,为了前线的孩子们,包括汉英,她们必须好好活着,她烧香祈祷周祖康和儿女都能平安。

  周汉英如愿进入了空军学校并接受训练。训练归来的路上,汉英和几个同学坐在卡车上与护士学校的女生们调笑,却遇到雨婷,大队长给他一个小时假期,两个战乱中相识的年轻人重逢,眼睛里传达着爱慕,没来得及多说,却赶上了空袭,汉英和雨婷眼睁睁的看着汉英的战友宋有志在轰炸中受伤死去,有志临死前渴望雨婷吻他一下,雨婷庄重地吻了有志,汉英为雨婷的圣洁打动,两人相爱了。

第10集

  1938年10月25日,武汉沦陷,武汉保卫战消耗了日军大量的有生力量,中国共产党在敌后的游击战大面积收复失地,有利地钳制了日军的兵力,迫使日本速战速决的方针破产,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日本政府下达命令,轰炸重庆,摧毁这个国家的意志。

  朱今墨把汪精卫正在与日本政府秘密谈判的消息告诉老胡,老胡决定派朱今墨设法通过中森以日本特务的身份回去重庆获取汪日谈判的第一手情报,了解汪精卫的真实目的,朱今墨知道这个任务很难完成,还是答应了。

  朱今墨向中森表示了自己思念故乡重庆之情,中森却坚决不肯放他走,朱今墨只好使出苦肉计,去日本餐馆调戏日本女招待,被宪兵暴打,中森知道朱今墨去意已决,他最恨背叛自己的人,于是命令他去日本监视汪回重庆后的动向,并与日本特别联络,朱今墨终于可以去重庆了。

  朱今墨来到重庆,正赶上日本飞机对重庆的轰炸。日夜思念的重庆遭受重创,让他痛心疾首。

  敏柔的心里还是放不下朱今墨,家人都看得出来,他们都恨死了朱今墨。

  防空大队来到周家,通知各家都要自己挖防空洞,并决定把防空报警台安设在周家的院子里,为了后院子的地盘,吴国喜两口子又想趁机霸占,跟周家争地方,不挖防空洞还阻挠周家人干活,老郭气得要打人,被顾玉秀阻止。

  敏柔在街上看到了在兴恒照相馆前演出抗日宣传剧的艳艳,与她热情交谈,艳艳却对她有所回避。

  朱今墨从中森的情报网得知汪精卫已经逃离重庆,并向国民政府发来艳电,要求与日本和谈,心头一沉,他到重庆的计划落空,急忙到老胡告诉他的接头地点要求紧急与南方局见面。

  朱今墨来到兴恒照相馆前,与敏柔擦肩而过,互相没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