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35 张图片 
4 位演职员 
0 条剧评 
0 条新闻 
更多  

总剧情

  1949年5月,伴随着解放上海的隆隆炮声,进驻上海的解放军某部指挥官高大捷的儿子高红旗、沪新纱厂老板陆家祺的儿子陆建国、以及工人郝大个的女儿郝爱华,在同一家医院同时降生,三个不同家庭背景的孩子共同迎来了上海解放的第一缕阳光。然而,家庭出身的烙印却给他们带来了各自不同的人生境遇和命运历程……

  十六年后,上山下乡运动席卷中国

展开

  1949年5月,伴随着解放上海的隆隆炮声,进驻上海的解放军某部指挥官高大捷的儿子高红旗、沪新纱厂老板陆家祺的儿子陆建国、以及工人郝大个的女儿郝爱华,在同一家医院同时降生,三个不同家庭背景的孩子共同迎来了上海解放的第一缕阳光。然而,家庭出身的烙印却给他们带来了各自不同的人生境遇和命运历程……

  十六年后,上山下乡运动席卷中国。在城里一同长大的三个孩子都置身于“红色海洋”之中。在物质与精神生活极度贫乏的山村之中,知青们经历了社会与人生的严酷洗礼。爱情、友谊、人性的高尚与卑下,在时代的潮流中经受着严峻的考验。高红旗与村支书的女儿菊香谈起了恋爱,陆建国与郝爱华承受起爱情之痛,曾抗美则与赵东方走到了一起。

  知青回城潮,破坏了知青们的青春和爱情梦。郝爱华、高红旗先后回城。出身大资本家的陆建国回不了城,在乡村做了小学教师,菊香发现自己怀了高红旗的孩子。为保护菊香,陆建国牺牲自己,拒绝了郝爱华的爱,阴错阳差,与菊香结了婚,并将其子取名陆知青,不明真相的郝爱华得知陆建国的婚讯,伤心欲绝,赌气嫁给了高红旗……

  沧海桑田,斗天星移。十余年后,高红旗成为纺织工业局的新局长,郝爱华则成为沪新纺织厂的厂长,陆建国面对谁是他亲生父亲的种种猜疑,与其所谓的弟弟在香港大起了官司,并毅然决然地做了亲子鉴定,最终证实了自己的身世,成功地继承了陆家的遗产,统领了陆氏企业集团。而菊香,则带着陆知青苦苦度日,在山乡沦为贫困户。

  渐渐长大的陆知青,不甘于孤儿寡母的命运,远赴上海找寻自己的亲生父亲,谁是我爸爸?是陆建国抛弃了家庭,还是另有隐情?随着陆知青千里寻父,陆建国、郝爱华、高红旗多年以来所隐藏在各自心底的矛盾终于爆发……

  善良的菊香,用她的生命唤回了陆建国、陆爱华、高红旗等人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最美好的记忆和情感……

  在菊香坟前,两个曾经深爱着陆建国的女人一一离他而去,陆建国这个在商场上的胜利者,在生活中却是一个悲剧式的英雄。

分集剧情

第1集

  九四九年一月的一天,沪新纱厂老板陆家祺带着他的三位太太和一双儿女与其堂弟陆家良正驱车赶往码头。陆家祺突然提出让陆家良留下,这让陆家祺怀有身孕的三姨太江素蓉极其意外与痛苦,她不顾一切的跳下汽车与陆家良紧紧相拥……伴着解放上海的隆隆炮声,江素蓉产下了儿子陆建国,在这家医院的同一间产房里,沪新纱厂的工人郝大个的女儿郝爱华、进驻上海的解放军某部指挥官高大捷的儿子高红旗也同时降生,三个孩子共同迎来了上海解放的第一缕曙光。十六年后,在城里一同长大的三个孩子都置身于“红色的海洋”之中。陆建国与郝爱华之间已萌生出纯洁的爱怜之情。 不久,出身资本家的陆建国被抄家。郝大个因做过工头同陆家良、江素蓉被一起批斗,陆建国不忍看到体弱的母亲受难,冲到台上双膝跪地用肩膀替素蓉扛着挂在胸前的批斗牌。陆建国昔日的家“陆公馆”成为以高红旗为首的红卫兵红旗纵队的司令部。为表忠心高红旗将红卫兵召集在司令部里,命每人写一份血书。同学曾抗美用红墨水写了一份假血书。根红苗正的高红旗当众揭穿了曾抗美,并上纲上线严加批驳,逼着她咬破手指头重新书写。 同学赵东方在送曾抗美回家的路上悄悄地告诉她,他写的血书也是假的,是鸡血。这时远在香港的陆家祺听说大陆的情况忧心忡忡。随着红卫兵大串连的洪流涌起,高红旗奔赴北京,当他兴高采烈赶回家中,得知任沪新纺织厂厂长的父亲高大捷成为走资派。这时郝大个已是厂革委会主任。上山下乡运动席卷全国。郝大个利用职权将女儿郝爱华安排到条件较好的建设兵团,郝爱华请求父亲将她同陆建国、高红旗、曾抗美、赵东方四人分配到广西一个边远山区的天柱县下乡,遭到郝大个的坚决反对。

第2集

  发的那天锣鼓喧天人声鼎沸,陆建国在人群中四处张望始终没有见到郝爱华。到达插队的山村,老支书张石山将他们安置在村中的庙里。老支书美丽的女儿菊香吸引了大家的视线,而郝爱华的突然出现更让大家惊喜不已……村民兵队长兼团支书李幸福走进庙里,说有坏分子破坏山林,带领知青上山抓捕,当知青们急忙丢下刚刚端起的饭碗火速赶到山上时,才发现李幸福故意捉弄他们。为此,老支书张石山非常生气,他心疼这帮细皮嫩肉的城里娃,痛斥了李幸福。五个知青们遇到的第一个困难就是新砌的灶只冒烟不出火。拖拉机手哑巴帮他们重新砌灶,美丽善良的菊香教他们做饭,让他们吃上了第一顿自己煮的红薯。劳动的第一天,菊香帮助高红旗挑稻谷,还教他唱山歌《菊花香》,高红旗对美丽的菊香心存感激。一直对菊香有想法的李幸福因为菊香对知青们处处照顾而心怀妒忌与不满。一天,村里放电影,知青们兴高采烈,不料发电机出了故障,电影没放完就停了,令人大失所望。陆建国提出要为村里建个水电站,老支书非常高兴说水电站建起来一定杀头猪慰问他们。在修水电站的过程中,李幸福处处刁难知青们,村里拿不出钱来买发电机。看见陆建国为没钱买发电机而发愁,郝爱华将陆建国母亲给她的定亲手表拿给陆建国去集镇变卖。

第3集

  建国用自己卖血和卖表的钱购回了发电机,却因身体虚弱而晕倒在地。郝爱华将自己的棉被卖掉,高红旗卖书换钱,想给陆建国补身体,但到处在割资本主义尾巴,什么也买不到。赵东方、高红旗,趁社员不备抓了一只公社的鸭子,炖好后正要给陆建国吃,被李幸福发现,李幸福将陆建国反绑,往他嘴里塞鸭毛,郝爱华哭着求李幸福,高红旗、赵东方再三解释,李幸福不信,说一个资本家的后代会卖血为贫下中农买发电机,如果真是这样,他就下跪。老支书赶到制止了李幸福的做法。第二天,高红旗、赵东方将陆建国在县医院卖血的证明拍在李幸福的桌子上,让他下跪。李幸福出言不逊,激怒了赵东方,正当他举起椅子要砸向李幸福时,陆建国赶到了。水电站建成这天,哑巴突然惊慌地跑来比比划划。原来老支书为兑现杀猪慰问知青们的承诺,上山打野猪不幸坠崖身亡。菊香跪在坟前嘤嘤抽泣,五位知青肃立一旁,默默流泪。水电站通电那天知青们和菊香怀抱老支书的画像来到水电站,这让代理支书李幸福极为不满。菊香伤心过度病倒了,一直对菊香深怀好感的高红旗惦念着菊香,上工时让赵东方打掩护偷跑回村看望菊香。菊香也对高红旗表示了好感,俩人开始偷偷相恋。对此有所察觉的李幸福心里极不平衡,开始寻机加倍报复知青们。这天,村里放电影,郝爱华、陆建国;曾抗美、赵东方;高红旗、菊香三对青年陆续离开,各自畅谈着理想、未来……

第4集

  浸在爱情喜悦之中的知青们,全然不知李幸福组织民兵正在跟稍,准备捉奸,哑巴发现李幸福心术不正便举枪朝空中连放数枪。大队部里李幸福正等着民兵们给他带“好戏”看,得知哑巴用枪声把要抓的人吓跑后大发雷霆。公社秘书让李幸福领一份回城表,是县上指名给郝爱华的。而李幸福却将五位知青一并叫到大队部,用这一个回城指标来为难他们。向他们提出了三个苛刻条件。陆建国认为李幸福的做法太过分了,驳斥了几句便被李幸福取消了回城的资格。为能得到这份回城表,其他四人每晚埋头写三十页总结,白天拼命干活好好表现。累了一天的知青刚回到大庙,曾抗美被李幸福叫到大队部,让曾抗美谈体会,并以回城指标为诱饵,企图调戏她……接着李幸福又让郝爱华去大队部,一会儿,郝爱华便拿着一份回城表兴奋地回来了。看到大家表情异样,郝爱华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她望着陆建国哭了,并不停地解释着。赵东方不满李幸福对曾抗美的所为,用言语吓唬李幸福,使他暂时乖巧了许多。郝爱华回城后见到陆建国的母亲病的很重,写信告诉了陆建国。陆建国找李幸福请假,李幸福不准,还派两个民兵看着陆建国干活。高红旗和赵东方商量想引开民兵,打算帮陆建国逃跑,被李幸福发现,陆建国将李幸福打伤,扒货车逃往上海。

第5集

  素蓉感到等不到儿子回来的那天了,便将自己留给陆建国的信交给了金凤,并说真想看到陆建国和郝爱华的婚礼,郝爱华流着泪叫了声妈妈。陆建国赶回上海,望着母亲的骨灰盒长跪不起,金凤无奈打了他两个耳光,告诉他去看看陆家良并叫他声爸爸。陆建国去监狱告诉陆家良母亲走了,并问他谁是自己的生身父亲。高大捷从牛棚里解放出来,官复原职后,妻子顾秀岚让他尽快把儿子调回城。陆建国暂时在奶妈金凤家住下,郝爱华对他爱意无限,郝大个心中不悦,私下里让公安将陆建国遣送回农村去了……菊香在大队部看到一份指名高红旗的回城表。曾抗美非常渴望回城,高红旗决意让给她,但李幸福却不同意。高红旗因为菊香,对是否回城非常犹豫,菊香极力说服他回城,并帮高红旗打点行装,她装了些土特产让高红旗带给父母,又特意将一瓶刚采摘的野菊花放进高红旗的包里留作纪念。第二天一早,一辆吉普车向村子驶来,两名公安押着陆建国下来,这让正在村口送高红旗回城的赵东方、曾抗美都惊呆了,陆建国向高红旗说了句祝贺的话,往山村走去。

第6集

  红旗回到上海,高大捷见到儿子既高兴,又对妻子找郝大个帮忙的做法表示不满。高红旗按照母亲的意思去郝爱华家感谢郝大个,郝爱华见到高红旗非常高兴,她问了陆建国的情况并为之担心。陆建国回到农村被定为流窜犯,同“四类分子”一起在采石场劳动改造。善良的菊香看着陆建国不堪负重的样子,偷着来帮他,被李幸福发现。不怀好意的李幸福叫菊香到大队部训话,意外地发现菊香有了身孕,便威逼菊香说出是谁的孩子,并每天将菊香与村里的“四类分子”一起批斗。陆建国看着天天挨批斗痛苦不堪的菊香,承认菊香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为菊香解了难。当晚菊香冒雨跑到村赤脚医生张跛子家,哭求他弄掉肚里的孩子,张跛子不敢。他告诉菊香,李幸福说那娃是菊香乱搞男女关系的罪证,如果毁灭证据要拿他试问。菊香离开时听到张跛子喊:“你会青蛙跳吗?”菊香明白了,她不停地跳,在山坡上奔跑,往牛背上骑,发疯地向山下冲,摔的满身是血。孩子并未流产,菊香在李幸福的威逼下失去了生活的勇气,为了不连累陆建国打算跳崖自杀……为救菊香,陆建国决意要娶她,菊香不肯,陆建国的真诚感动了她。之后,陆建国给郝爱华写了封信,郝爱华收到信后痛苦万分,她不听高红旗劝阻决定回乡下弄个明白。

第7集

  爱华的突然到来让曾抗美既惊喜又意外。曾抗美告诉郝爱华陆建国与菊香结婚的事,劝她不要难过,却没有说清楚菊香肚子里的孩子不是陆建国的。郝爱华不信陆建国对她的感情有变,独自到菊香家质问陆建国,哭着给了陆建国一个耳光。郝爱华回到上海迟迟不能从痛苦中走出,金凤为女儿担心,郝大个却心中窃喜,并打电话让高红旗来劝郝爱华。高红旗得知菊香因为怀孕和陆建国结婚了,内心十分失落,也觉得隐隐有些不妥,但因为现实环境,也为自己着想,没有往深里想,更没有想到找菊香问一问究竟。雨夜,菊香临产,陆建国冒雨将到几十里山路外出诊的赤脚医生张跛子背回来,在赵东方、曾抗美的协助下,菊香顺利地生下一个儿子取名陆知青。此时,身在上海的高红旗和郝爱华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一天,赵东方去公社取家里寄来的邮包时,从公社秘书手里弄到一份回城表。为了能通过村里这一关,他将邮包送给李幸福。见到曾抗美他谎说邮包的食品已变质全扔了,曾抗美将信将疑。夜里赵东方在曾抗美熟睡后,偷偷地填表。第二天是曾抗美的生日,她的心情很好,李幸福幸灾乐祸地叫住曾抗美,他的话让曾抗美明白了一切。回到大庙她掀翻了赵东方为她准备的一桌菜,大闹了一场……赵东方带着无奈与愧疚回城了。山村的民办教师调走了,李幸福让陆建国任教,陆建国让给了曾抗美,回城心切的曾抗美望着一个由多年级混合的班级,不知从何教起。

第8集

  心想着回城的曾抗美无心教书,无奈中她似乎有所顿悟,要用身子向李幸福换取回城指标,聪明的哑巴撞见了,他急忙告诉了陆建国,并痛打了李幸福救出了曾抗美。陆建国到公社将曾抗美是烈士遗孤的身世告诉了王主任。组织上特批了一个回城指标。曾抗美走后,陆建国当上了村小学老师。曾抗美回到阔别多年的上海,一出站赵东方出现在眼前,她拒绝了赵东方。当天刚好是郝爱华与高红旗结婚的日子,婚礼上曾抗美把曾被陆建国卖掉又费尽周折赎回来的那块手表替陆建国交给了郝爱华,当晚郝爱华给陆建国写了封信……陆建国收到信的同时也收到了郝爱华的喜糖,菊香从陆建国看信的表情中似乎察觉出什么,她把信拿给陈会计让他念给自己听。第二天,菊香到公社邮电所把那包糖退回了上海,而此时,菊香意外地得到了恢复高考的消息,她为陆建国买回了一张登有高考消息的报纸。陆建国边教书边复习备考。这时,意想不到的是他收到了郝爱华寄来的高考复习资料。高红旗无意中发现了郝爱华在悄悄地为陆建国收集高考资料,两人第一次为此事发生了争执。菊香为让陆建国专心复习去找李幸福为丈夫请假,遭到拒绝。李幸福给他父亲祝寿的这天,菊香要借机收拾李幸福,她悄悄跑到水电站将沙子倒进了发电机,并告诉陆建国非要李幸福来求她才让陆建国去修,当晚李家的寿宴因停电一片混乱。

第9集

  香明白这次高考是陆建国出人头地的好机会。考试的第一天,菊香放心不下一直在考场外等候。陆建国瞒怨她不要再来;第二天陆建国去考试的路上遇见了哑巴翻车受伤,等将哑巴送往县医院抢救回来,当天的考试错过了。因缺考一天,陆建国以二分之差落榜。菊香为此非常生气,抱怨哑巴的不是,哑巴也内疚不已。一天,李幸福求陆建国给自己修理收音机,陆建国在收音机里听到了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报道。陆建国收到了奶妈金凤的信,说要来看他们,菊香决定把猪卖了给陆建国买身新衣迎接老人。菊香的一再掩饰,金凤还是看出陆建国生活窘迫。金凤告诉陆建国,陆家良平反了,她带来了厂里照顾他的招工表,劝他早点回城,并告诉他按照政策不离婚是不能回城的。为了能让陆建国回城,菊香提出离婚陆建国不同意。菊香只得背着陆建国请陈会计帮忙写好了离婚申请,乘陆建国熟睡后按下了手印,办好了离婚证后,她求陆建国回城,并谢陆建国对她们母子多年的真情。上海火车站,曾抗美在站台上接陆建国。高红旗、赵东方已定好接风酒席,郝爱华却避而不见。陆建国知道高红旗已是副厂长了,赵东方也考上了大学。高红旗给陆建国工作和房子已安排好,陆建国执意住原来的工具房。因高兴大家都喝醉了。

第10集

  二天陆建国见到了叔叔陆家良,这时他才知道叔叔已经疯了。金凤病的很重,陆建国去看望金凤,第一次与分离数年的郝爱华相遇……金凤看到陆建国,非要让郝爱华和陆建国象小时候那样一人按弦,一人拉弓,合拉小提琴。金凤在陆建国和郝爱华合拉的曲中闭上双目。看到陆建国给菊香寄邮包,曾抗美埋怨他不应该再管菊香母子,说该让高红旗管管了。陆建国要曾抗美千万别把陆知青和菊香的事告诉郝爱华。从陈会计替菊香写的回信中陆建国知道陆知青病了,菊香卖血为儿子治病。为挣钱给菊香母子,陆建国工余时间去做煤气搬运工,被高红旗遇见,给了陆建国处分。曾抗美去找高红旗理论,一气之下说出了陆知青的身世。高红旗回到家中在书架上看到了那瓶当年菊香送他的野菊花早已干枯,往事历历再现……高红旗约陆建国到酒楼,掏出三百元钱,让陆建国寄给菊香,遭到陆建国的拒绝。陆知青病重需要住院治疗,在菊香束手无策之际,张会计给菊香出主意,让菊香带着孩子去上海找孩子的亲爹。菊香在无奈之中接受了这一建议。菊香临行时,全村人尽其所有凑出了路费,让菊香十分感动。为帮陆建国挣钱,曾抗美找到赵东方批发钢材,之后将钢材条子交给陆建国倒卖,结果使陆建国因此被公安机关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