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4 张图片 
9 位演职员 
37 条剧评 
3 条新闻 
更多  
Instinct Part

总剧情

  十年前包赞(许绍雄)因鲁莽行事,连累同乡潘仲(朱江)深陷狱中,故其子潘朗清(郭晋安)自小寄住包家。并与包家长子包文龙(郑伊健)俨如兄弟;二十年后,仲期满获释,无奈父子已生隔阂,清以父为耻,一心只求闯出名号,并以能接触一生偶像黄天(郑少秋)为目标。

  中天集团首脑黄天,无端遭到商业罪案调查科(C.C.B)的调查,并被不明集

展开

  十年前包赞(许绍雄)因鲁莽行事,连累同乡潘仲(朱江)深陷狱中,故其子潘朗清(郭晋安)自小寄住包家。并与包家长子包文龙(郑伊健)俨如兄弟;二十年后,仲期满获释,无奈父子已生隔阂,清以父为耻,一心只求闯出名号,并以能接触一生偶像黄天(郑少秋)为目标。

  中天集团首脑黄天,无端遭到商业罪案调查科(C.C.B)的调查,并被不明集团策动挖角风波,天神机妙算,识破此为心腹雷伯滔(李成昌)的诡计,扭转局势;因缘巧合与前来调查的龙结识,成为忘年知交。

  另方面清妄想利用走私赚快钱,使前来相劝的龙遭到停职调查的牵连,更累包家陷入经济困境,仲见清欠人巨款,遂向昔日同窗天借钱渡过难关,清因此进入中天集团,对父仲的态度亦急遽转变;此际龙复职无望,赏识龙的天乘时招揽,龙终踏入商界,跟随天从事地产发展事业。 龙在其弟包文虎(古巨基)的牵线下,结识古怪少女林贞烈(陈松伶)。烈自小父母离异,多年与身边相伴的老狗独居,龙多次相助与烈建立互信基础,两人展开一段若有似无的感情。

  任职中天的清,大部分工资被扣抵债务,而被滔收买作“线人”泄露中天业务秘密,成为滔手下一颗棋子;在多起房屋合约出现问题后,天起疑心,决定深入调查。

  此时,天离异多年的妻子邵家慧(马清宜),携大女儿黄蕾(郭蔼明)出现,慧更与天在商场展开一场角逐但殊不知一切乃滔暗中安排,马成(刘江)乘机向传媒大爆昔日与慧通奸之事,令天名誉扫地。

分集剧情

第1集

  天集团在天的领导下不断发展,将东莞市发展成经济特区;天多年来的不停工作终不支昏倒,遂入住瑞士一间疗养院休养一个月,他的心腹滔见机会来临,策动挖角工潮,向中天保险部挖角三百多员工,准备另起炉灶打击天,并藉以令中天股市大泻,以求在股市中搜刮.仲廿年铁窗生涯结束,寄居包家;赞、芬自知当年连累仲入狱,深感内疚,唯仲并未怪责两人;仲与儿子清再相处,难掩内心之喜悦,反之清却以父为耻,埋怨多年不曾教养。 清任职中天保险经纪,得上司荣带挈过档滔的保险公司,月薪高出三倍。荣又得内幕消息教清沽期指,同时荣又想换新车,将旧车廉让予清,清资金不足,只得选择其一,心大心细。 清失约令仲独自入元朗,仲不慎伤脚、迷路已用尽金钱,致电向芬求救,芬赶入元朗时遇清、荣,荣驾车往接仲,竟因路狭窄刮花车身,清不高兴责骂仲以发洩,芬为息事宁人买下荣车,岂料清竟独自霸占汽车,据为己有,仲尴尬。

第2集

  业罪案调查科怀疑天进行商业诈骗,涉嫌砌数及做市,暗中请滔到警局问话,并派龙二十四小时监视天。 滔的挖角计划进行得如火如荼,天竟突然从瑞士回港,滔心知不妙,派人撞毁天的车以拖延时间,天割伤手臂不肯留院,因估计出滔将於两日後成立新公司,遂事不宜迟,逐户上门以同等薪金挽留员工,不分昼夜的工作超过廿多个小时,劝服了过百员工,并答应承担毁约每人一百万元的金额,滔不断收到放弃转职的员工来电,有点担心。 龙一直跟踪著天,暗佩服;天终因手臂伤口爆裂,龙见状即送天入院。 烈搬进赞租予周太的单位内,赞不知周太走佬兼租上租,赞无奈让烈居住,而且计落有著数,每月有租收,总好过让仲、清居住,又无租收;仲遂乃屈居在包家内,每晚打地铺。 芬做会头,托清顺路将五万会银存入银行,怎知清竟偷龙转凤,将钱沽期指。

第3集

  见清对父漠不关心,遂合计替仲买张新床,假称清亦有份付钱,仲开心不已。 两月後,天出院,滔的保险公司正式成立,虽有部份员工返中天复职,但仍有三百人被挖走。与此同时,滔交了一盒天之罪证录音带予警方,龙遂往请天返警局接受问话,天恳请龙给予一小时办理重要事务,龙答允。此时中天的股市已下泻五元,天分秒必争约会了保险业的五大巨头,相借三百名员工应急,众巨头爽快支持,立即行动,就在滔於记者招待会上宣布新公司成立的前一刻,中天股价标升。 天仍给予滔回头的机会,唯滔不肯就范,终蚀钱过亿。 龙目睹一切,甘负失职之名,拒绝拉天返警署问话,细查滔的口供及罪证录音带,竟发现录音带乃剪接而成,遂转向滔调查。 清蚀期指十多万,终被芬发现动用其会银,芬自知欠仲、清太多,不作计较,暗自隐瞒。清身无分文,将车转受予龙得二万,暂还予芬。

第4集

  被派潜入滔名下其中一间投资公司做卧底,搜集罪证;多日後,滔已起清龙底,准备将有关之罪证文件搬走,此时龙已把文件完成影印逃走,滔班齐人马追截,以电油樽掷入龙之货Van内再燃点爆炸,龙及时跳车逃脱,但全部证据被毁,功亏一篑。 赞得知货Van及车内之成衣存货被毁,心痛不已。 警方出搜查令搜查滔名下廿八间公司,岂料所有公司竟同时倒闭,约三万六千人被骗,涉及金额约二亿港元,所有负责人亦同时失踪,更有市民被骗後跳楼自杀。警方得不到半点线索,龙被迫休假。 清仍在滔的保险公司内工作,可是公司架构犹如一盘散沙,清无心恋战。仲自认认识天,遂带清往中天找之,不料被接待员从中作梗,拒诸门外,清见颜面无全,向仲破口大骂。 荣有门路内部认购买豪宅,唯要三百万订金,清向赞兜搭。赞见有利可图,偷按赞记予财务公司,得百二万,清遂以自己身份证作抵押向财务公司借多三十万,瞒赞将钱用作走私,欲一赚双倍才认购豪宅。

第5集

  走私失败,接头人又走佬,赞又不断追问认购豪宅一事,清徬徨不已找荣求助,可是荣只愿借出三万予清暂还大耳窿息口。 龙暗中追查讹骗案负责人志的下落,竟查出志的手提电话费单内有多次与东莞联络的记录,龙因此得以复职,联络国内公安协助,并与飞上东莞追查,在天的支持下,终逮捕志并押返香港。龙感激天的从中协助,选购一名贵毛笔答谢,两人惺惺相惜。 仲、清关系日渐恶化,仲在赞记内帮助又常出错,清更觉羞耻,仲忍气转做看更以免再带给包家更多烦恼。仲多番不如意,决返上海居住,清未作挽留。 清欠下大耳窿的钱已起钉至一百万,惆怅不安。 天偶然在文件内发现仲遗下的旧地址,惊悉好友曾找自己,遂亲往包家找仲,岂料仲刚启程往车站返上海,清未去送行,与天踫个正著。

第6集

  清千辛万苦赶上仲的直通巴士,并将向大耳窿借钱走私,以至现在起钉至一百万欠款的事相告,求父向黄天借钱还债。 黄天、潘仲久别重逢,彷如隔世,黄天亦爽快借潘仲一百万还债,朗清得以进入「中天」工作的机会,每月扣除大部份的工资作分期还债。 朗清无法再瞒包赞,将真相告知,包赞「哑仔吃黄莲」,为已押铺予财务公司所追讨的第一期还款项而惆怅,朗清口头承诺,替包赞想办法。 玉芬往大屿山旅游两天,包赞无计可施下向贞烈反口,要求再付租金,贞烈手紧,屡骗被包赞指派去收租的文龙。 Lucky(烈的狗)突然失踪,文龙伴贞烈返家寻找,方知贞烈的复杂身世;文龙又见贞烈欲卖去电视机、录影机筹钱交租,遂阻止并瞒父替贞烈交租,贞烈感激。 包赞尚欠三万,偷动用「赞记」公款,被玉芬发现拆穿一切,潘仲得悉,向朗清大骂一顿,朗清自知理亏不敢多言。玉芬自知一家人欠潘仲太多,不作追究,拿出积蓄与金饰予包赞归还第一期欠款,暂度难关。

第7集

  被泊滔用金钱收买改口供,将罪证独揽上身认罪,泊滔无罪释放,再以股市内幕贴士收买了朗清做线人,索取黄天的机密工作动向,重新布局陷害之。 朗清可谓恩将仇报出卖黄天,吃下两家茶礼,并在股票上屡有斩获,金钱以倍数增长。 泊滔向银行超额贷款的限期已到,银行内部开始查数,已亏空公款的贷款部经理促泊滔尽快填数,不然将会供出一切;泊滔见形势不妙,找来两大陆同志将经理暗杀,并把银行内的罪证偷取,毁屍灭迹,再从大马的总公司伪造文件以证明公司的还款能力,瞒天过海。 黄天收购西贡北部村地发展别墅洋房的计划已为泊滔得知,遂透露予炒地皮专家正往收购其中一幅地,并教路一定要与中天合作发展,比即时易手的利润高出十倍,黄天无奈的与正合作。 正派家慧与黄蕾商谈合作细则,却原来两人乃黄天久别重逢的离婚妻子及女儿。

第8集

  天故意把全盘兴建计划交与任则师的黄蕾负责,让她有实习机会,唯黄蕾对父自小憎恨,态度极差,黄天还派朗清任黄蕾助手,好使知道她的日常概况。 黄茵从美毕业返港,黄天遂拉拢一家人晚饭团聚,但久别疏离,气氛冷淡,黄茵年少无知,竟冲口说出内心不满,拂袖而去,黄天只感无奈。 朗清因贩卖黄天的情报予泊滔,得到一内部认购单位之权利,遂以替朋友看屋的藉口搬离包家独居,潘仲以为可与子一并搬走,岂料被拒诸门外。 May一直单恋朗清,竟自动献身,勾引朗清上其家鬼混,朗清照单全收。 贞烈与文龙日久生情,相约郊游摄影,但贞烈脾气古怪,旅行後又一反常态,对文龙不瞅不睬。

第9集

  龙不甘心案件就此结束,决继续追查,发现两同志的枪械由军火雄提供,遂拘捕之,雄怕死爆大获指证乃Vincent(泊滔手下)指使;但泊滔总快人一步,送Vincent往台湾,并派人杀雄灭口,刚好雄在盘问时诈病,欲在送院途中逃走,结果被杀手乱枪扫射垂危,连即将结婚的警员光亦被殃及身亡。 另一方面,朗清为攀龙附凤,向黄蕾大献殷勤,冷落May并提出分手,可是黄蕾对他并无好感,率直拒绝之。黄蕾被相士批出将有姻缘,在街上偶遇文龙三次,留下深刻印象。 朗清受泊滔任命,故意疏忽细阅三份西贡村屋之地契合约内容,令合约失效;朗清假意向黄天道歉表示失职,黄天未有怀疑不作追究。 文龙追问贞烈避开自己的原因,贞烈坦言因自小无家庭温暖,以致对人不信任,恐怕文龙将来会离开自己,故此才逃避现实,文龙听後对贞烈怜爱有加。

第10集

  龙查出Vincent的传呼机竟常与朗清联络,遂以Vincent名义约会朗清见面问个明白,方知朗清失去道义,替泊滔做线人。 文龙又得悉好友光殉职,知道为泊滔所为,激动下在酒楼内以枪指吓及警告泊滔一番,以洩心中怒火。事後泊滔往投诉科投诉文龙滥用职权,文龙被急召问话。 此时雄证实死亡,Vincent亦从台湾返港,逍遥法外。 文龙誓要钉死泊滔,遂向与泊滔近期来往密切的「龙腾集团」董事森埋手,森为免惹祸上身,断绝与泊滔合作;泊滔报复,收购了包赞押铺借钱的财务公司,迫包家三个月内还清馀款,否则封铺;包家商议决卖去现居的单位应急,收回贞烈现居的小单位自住,朗清亦心中有愧,将积蓄拿出,协助包家,众人对他有点改观。 黄天查出三幅合约失效的村地与泊滔有关,中天董事亦质疑是项计划之回报,黄天在压力下被迫宣布搁置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