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13 张图片 
6 位演职员 
5 条剧评 
0 条新闻 
更多  

总剧情

  元1860年,英法联军攻入北京,火烧圆明园,园内十二生肖铜像被夺。

  1898年,镇国公为了夺回十二生肖之一的龙头,遭到了因30年前处死的贪官郑凯之之子钱牧庸(王刚饰)的陷害,其女袭月格格(许晴饰)与丈夫邵云中(解小东饰)为了夺回龙头相继牺牲。他们的女儿也流落民间,服待袭月格格的太监泰九(陈慧敏饰)矢志找回失散的小格格,

展开

  元1860年,英法联军攻入北京,火烧圆明园,园内十二生肖铜像被夺。

  1898年,镇国公为了夺回十二生肖之一的龙头,遭到了因30年前处死的贪官郑凯之之子钱牧庸(王刚饰)的陷害,其女袭月格格(许晴饰)与丈夫邵云中(解小东饰)为了夺回龙头相继牺牲。他们的女儿也流落民间,服待袭月格格的太监泰九(陈慧敏饰)矢志找回失散的小格格,在寻找过程中,收留了义子小春(陈小春饰)。

  经过二十年,泰九终于找到了失散的小格格缨儿(许晴饰),可是,此时的缨儿已经是流浪街头的一个小骗子,没有文化,没有教养,更没有民族和国家的观念。

  此时,传来消息,龙头又重出江湖了!泰九为了完成历史使命,只好带着小春与缨儿小阵,可是这两人不学无术,秦九为了调教二人,真是吃尽了苦头。

  跟泰九争夺龙头最大的对手是一个叫高桥血(邵兵饰)的日本青年,其父当年就是被袭月格格杀死的,他一直由钱牧庸抚养长大。高桥血来到中国,立志要夺回龙头,为其父报仇!高桥精通中国文物考古,他利用中国文物,布下一道道文化陷阱,掀起阵阵狂澜,要置秦九三人于死地。但是当他碰到缨儿的时候,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钱牧庸安排埋伏袭击,嫁祸缨儿。高桥负了重伤,日本间谍阿静救了他。高桥在她身边找到了新的感情。

  阿静为了高桥毅然放弃龙头,放弃公主身份!留在中国陪伴高桥,又引来了连患的风波。

  龙头掀起腥风血雨,考验着三个年轻人的意志与爱情……

分集剧情

第1集

  绪二十四年,当初因英法联军入侵而流失的圆明园海晏堂立十二兽首人身像之一的龙头浮出世面,被天津租界的日本商行公开拍卖。为保持大清国尊严,光绪帝决定派镇国公前往竞标龙头。镇国公的女儿袭月格格在商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偶遇《国闻报》记者邵云中,并对他怒斥日方拍卖赃物行为的举止表示钦佩。在危机时刻,袭月帮助云中脱离险境。为表 示感谢,云中将自己珍爱的会唱“平安夜”的音乐盒送与袭月并告知她,自己一直在追寻流失国宝的下落。得知镇国公此行竞标势在必得,利欲熏心的商行老板高桥浩与钱牧庸仿照真龙头制作出一个惟妙惟肖的假龙头。为了使阴谋得逞,他们欲以重金收买能鉴别真假龙头的古董大师严穆,遭到拒绝,遂以严穆写给梅妃娘娘的情书进行要挟。在拍卖会上,镇国公力排群雄,以重金购得龙头。

第2集

  穆因为不愿连累梅妃娘娘而违心做了伪证,使镇国公蒙骗购回赝品。袭月与云中在交往过程中互起爱意。镇国公收到急电,得知咸丰被慈禧囚禁,而自己拥护的百日维新失败。正在此时,钱牧庸来访,告知镇国公已陷入了自己设下的圈套,此举就是要为自己曾经因为贪污受到镇国公秉公处死的父母报仇。袭月与侍从秦九赶回行宫,看到了已经自刎的镇国公,同时接到圣旨,要对镇国公满门抄斩,秦九带袭月逃出行宫。阴谋得逞的钱牧庸将真龙头隐藏在地球仪中。为了给父亲报仇,袭月与秦九勇闯日本商行,陷入了高桥港与清兵的埋伏,在躲藏时却意外遇到被日本人藏匿在此的严穆。在严穆的掩护下,袭月与秦九逃脱了高桥浩的追捕。对云中的思念促使袭月冒险来到报社欲见云中一面,不料自己也陷入了包围之中。秦九及时赶到,救出袭月,两人不明真相,转而投奔钱牧庸。

第3集

  月发现了严穆的行踪,面对袭月,深感内疚的严穆跳海自尽。随后袭月一行人潜入日本商行的圣诞晚会,准备刺杀高桥浩。临死前的高桥浩告诉袭月假龙头为钱牧庸所做。袭月与秦九趁夜潜入钱牧庸的书房,发现了藏在地球仪中的秘密。得知慈禧要收集十二兽首人身像,钱牧庸欲献出龙头以博得官职,不料却被袭月一行人将龙头暗中调包。光绪二十六年,袭月与云中已成家并立下了小格格,虽然生活清贫却彼此恩爱。他们与秦九一直藏身于租界以逃避朝廷的通缉,平日里均在剧院中做工维持生计。一日,剧院即将上演一部爱国话剧,女主角无故罢演,为了救场,在云中的鼓励下,袭月顶替了女主角并获得成功,不料被前来观看演出的钱牧庸发现了踪迹。

第4集

  为演出的成功,原女主角又替下了袭月,却被前来为高桥港报仇的日本浪人误认为是袭月而遭枪杀。袭月一行人意识到处境的危险.此时,崔公公出现并假传圣旨要收回龙头,信以为真的云中和秦九将龙头交给崔公公后才惊觉崔公公早和日本人勾结一气。袭月赶到码头,看到云中正在追赶与崔公公串通并拿走龙头的日本人,误以为云中勾结日本人,一怒之下,刺伤云中,但当她听到日本人狂妄叫嚣才意识到自己误杀了云中。面对云中的离去和龙头的丢失,袭月万念俱灰。在秦九的鼓励下,袭月决心将孩子抚养成人再夺回龙头。岂料却在一场台风袭击时,为了取回丢失的音乐盒而葬身于倒塌的房屋之中。秦九担负起抚养小格格的责任,途中遇到热心的阿彩愿意哺育小格洛。看中阿彩店铺的“德记行”老板吴峻误把小格格当作阿彩的孩子抢走,威胁阿彩以房契来交换。为了抢回小格格,秦九勇闯“德记行”降服了吴峻,也得到了阿彩的爱情。

第5集

  知钱牧庸的归来,报仇心切的秦九外出刺探情况,回来却发现阿彩已死,两个孩子也不知去向。秦九认定是“德记行”所为,为了寻找两个孩子的下落,秦九追随吴峻来到厦门却一无所得。找寻小格格的唯一线索便是袭月留下的音乐盒。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苦苦寻觅了十八年后,顺着熟悉的“平安夜”的曲声,秦九终于在一群流浪儿中见到了与袭月相貌酷似的小格格--缨儿。秦九向缨儿说出了她的身世,却被缨儿看作是骗子而百般捉弄,忠心耿耿的秦九无怨无悔。钱牧庸宣称当初献给老佛爷的龙头被调了包,并由日本人周易带到了厦门,他下令要文物局长赵鲁和警察局长朱魁调查此事。缨儿平日以做个小把戏骗人钱为主,一次行骗正遇上奉命追捕周易的侦缉队长花逢春。为了救缨儿,秦九打开了将周易与缨儿铐在一起的手铐,使周易逃走,致使花逢春误以为秦九和缨儿是周易的同党。

第6集

  了解救被周易当作人质的同伴胖三,花逢春击毙了周易,使调查龙头的线索中断。赵鲁和朱魁因为参与了国宝交易,担心龙头的调查会连累到自己,为了不使事情败露,他们让对文物一窍不通的花逢春调查龙头案。听说钱牧庸到了厦门,秦九欲报仇,却被钱牧庸告知龙头已落入日本人手中。大局当前,对大清无比忠诚的秦九答应与钱牧庸联手合作,夺回

国主。泰龙风雨无阻地守在缨儿经常出没的码头,为了取得缨儿的信任,秦九吹起了“平安夜”,熟悉的曲声使缨儿消除了对秦九的戒心。为了追寻龙头的下落,花逢春抓住了缨儿,让其带自己去找龙头,怎料缨儿却将花逢春带到庙会看舞龙。花逢春哭笑不得之时遇到父亲吴峻,吴峻将缨几误认作是花逢春的女友,缨儿将错就错,将吴峻哄得很是欢欣。

第7集

  逢春被缨儿的天真无邪所打动。秦九无意中发现赵鲁与洋人勾结贩卖文物,便挺身而出,赵鲁让朱魁率领警察逮捕秦九,为保住国宝,泰龙与之展开了周旋。奉命赶到的花逢春和胖三得知真相后,坚持将文物扣留调查。文物由爱国学生带回举办展览。花逢春与秦九解除了误会,大有“英雄惺惺相借”之感。而此时,秦九却意外发现花逢春的父亲竟是二十年前杀害阿彩、抢走两个婴儿的仇人吴峻。因为花逢春破坏了朱魁贩卖文物的计划而被抓,朱魁以死来威胁花逢春让其劝诱学生交出文物,花逢春宁死不屈。吴峻欲冒死劫狱,前来报仇的秦九得知后将其打昏。学生们坚决要救出花逢春,秦九提议由钱牧庸出面最为合适。面对冒险来探望自己的缨儿,花逢春很是感动。

第8集

  了争取民心,钱牧庸请市长出面,施计使花逢春被释放。而文物则由钱牧庸领导的文物委员会管理。在学生为花逢春举办的欢迎会上,钱牧庸惊讶地发现了酷似袭月的缨儿。秦九将龙头真相和与钱牧庸的恩怨告诉花逢春,而吴峻心虚地以为秦九已将花逢春的真实身份透露,便意图挑拨花逢春对秦九的信任却不想弄巧成拙露出破绽。满心疑惑的花逢春找到秦九询问真相,却难以相信养育自己的父亲便是杀母仇人。得知自己身世的缨儿潜入钱宅,欲找机会为亲人报仇,不料却与静候自己的钱牧庸碰个正着。面对钱牧庸的缨儿手足无措,在惊慌逃跑时将随身携带的音乐盒遗落在钱宅。正当缨儿计划再闯钱宅夺回音乐盒时,钱牧庸却亲自将音乐盒送还给缨儿。

第9集

  儿发现钱牧庸的所为与秦九告诉自己的相去甚远。花逢春面对对自己关怀备至的吴峻,心中矛盾万分。秦九为了让花逢春了解钱牧庸的真实面目,巧妙设计使钱牧庸承认龙头就藏匿在自己家中,然后和花逢春在钱牧庸面前一唱一和,欲搜寻龙头。怎料钱牧庸却拿正在自己家中打牌的市长当挡箭牌,使秦九的计划落空。花逢春无意中在交际花越秀家发现了吴峻年轻时的照片,并证实了吴峻的真实身份。缨儿再次潜入钱宅,意外发现钱牧庸正在倾听“平安夜”,钱牧庸自称是镇国公的生前好友,对自己与镇国公的恩怨闭口不提。花逢春因为自己的身世而痛苦万分,他不敢面对既养育自己成人的恩人又是杀母仇人的吴峻。钱牧庸中了秦九设下的圈套,答应用真龙头换取三样国宝。

第10集

  九与花逢春埋伏在码头,誓要夺回龙头。为了遮人耳目,钱牧庸带着缨儿一起来到码头,钱牧庸刚刚拿出龙头,花逢春便率领军警出现了。而得到风声的酒井也带领日本杀手突然来袭。混战中,花逢春英勇地夺回龙头。经秦九鉴定,龙头为赝品。钱牧庸设计将整个事件巧妙地嫁祸于秦九,秦九有口难辨,而花逢春也因为办事不利而被怀疑与秦九一伙,两人入狱。为了骗取缨儿的信任,钱牧庸让越秀在市长面前替花逢春美言。获释后的花逢春为了使吴峻暴露身份,让越秀假装找到了能证实吴峻身份的证据。吴峻中了圈套,欲杀越秀以灭口时方知上当,于是以缨儿作人质。紧急关头,花逢春扣动了扳机。当发现吴峻的枪中并无子弹时,花逢春意识到吴峻对自己深沉的爱。得知镇国公当初被抄充公的东西要被归还,钱牧庸跃跃欲试。他怂恿缨儿与自己一同去北平收回镇国公的遗物,实际目的则是要将一直收藏在宫中的真龙头借此名义拿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