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8 张图片 
7 位演职员 
0 条剧评 
0 条新闻 
更多  

总剧情

  群生长在山区古镇的青年向往城市生活,在小镇青年领袖远子的带领下,怀着改变命运的美好梦想走进大都市追寻都市梦。

  少年心高,激情好胜的远子要在城市里搏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与哥哥推子的同学、城市青年商人胡雪兵冲突不断,屡陷绝境,终于走上一条与城市对抗的不归路……

  海军退伍兵推子为拯救远子进城寻找弟弟,想要阻止弟弟的对抗,却不远

展开

  群生长在山区古镇的青年向往城市生活,在小镇青年领袖远子的带领下,怀着改变命运的美好梦想走进大都市追寻都市梦。

  少年心高,激情好胜的远子要在城市里搏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与哥哥推子的同学、城市青年商人胡雪兵冲突不断,屡陷绝境,终于走上一条与城市对抗的不归路……

  海军退伍兵推子为拯救远子进城寻找弟弟,想要阻止弟弟的对抗,却不远接纳,致使兄弟俩棠棣双折,手足反目。

  年轻美丽的山村女教师卢小米为失去施教的权力进城讨说法,一步步挤进城市的主流生活;为如何在城市里生存下去,与天作之合的恋人远子渐生芥蒂,旧情尚在,又添新感,陷入与推子和老师明放的感情纠葛,沉沉浮浮,芳菲不定……

  热烈执着的小镇女孩乔小央怀上了城市人赵林的孩子,一往情深地进城寻找赵林,辗转复辙,终于找到赵林,却为忘情汉赵林始乱终弃……

  多悉善感的小镇诗人林共生不愿做土财主,逃离富裕的家庭,外在孱弱的他暗中关照遭人遗弃的乔小央,乔小央并不买帐,两人唇枪舌战,不依不饶,不期想冤家生情,苦难中终于结成一对生死相守的恋人。

  漂亮善良的城市女孩桑红一生多虞,小时丧父丧母,哥哥桑勇为保护她失手伤人,进了监狱,出狱后又身患绝症,两小无猜的恋人雪兵为搏幸福生活终日忙于赚钱,无心顾暇,桑红有哥哥而不能依靠,有恋人而不能依赖,阴错阳差,陷入了与推子之间恨爱交错的爱情中,遭到雪兵和桑勇的双双封杀……

  小镇青年们在城市寻梦中与命运抗争,逐渐分野,有的消失在城市里,有的走向现实的城市生活。

分集剧情

第1集

  军士兵推子复员回到家乡小镇,欲与兄弟远子团聚,并与心仪已久的山村少女小米结婚,谁知一踏上家乡的土地就得知小米已经与弟弟远子相爱。  远子为小米被学校辞去美术教师一事与校长发生冲突,校长摔倒受伤,派出所要将 远子抓走。推子出面保下远子,当他知道弟弟深爱着卢小米后,,希望远子善待小米。  小镇女青年小央怀上了江城司机赵林的孩子,要去江城寻找赵林。小镇青年诗人共生和渔民的儿子包子找远子商量,要远子带领他们到江城寻找新的生活。  江城少女桑红到监狱将刑满出狱的哥哥桑勇接回家,兄妹俩分离7年后团聚。  小镇青年在远子的带领下来到江城,四处寻找工作,都因没有江城户口和文凭学历被拒绝门外。几经周折,众人找到推子当年的同学雪兵。雪兵正为逃债伤脑筋,答应帮众人找工作。并利用众人为他搬家逃债。  小央打听到赵林所在的运输公司,但赵林外出。小央悬着的心塌实了。  

第2集

  央再次去汽运公司找赵林,被告知这里的赵林是个女的。远子不相信,硬要进去找赵林,和门卫扭打起来,被运输公司保卫处的人抓住,包子一人逃出。  小米到教育厅找老师周明放帮助落实政策,未果,救下差点儿从凉台上坠落的周明放女儿陶陶。小米发现陶陶的眼睛看不见。  小米从教育厅回到旅社,只身逃出的包子告诉她远子等人打伤了警察,被抓起来了,要判刑。小米焦急地给推子打电话,要推子赶来江城救远子,匆忙中忘了告诉推子雪兵的公司已经搬家。  推子当夜拦车来到江城,去雪兵公司寻找,雪兵人去屋空,推子失去联系,却得到雪兵女友桑红花店的地址。  桑勇从监狱出来后很快离开了家,住到外面去了,桑红因此很生气,埋怨哥哥旧病又犯。推子找到花店,却被雪兵的债主尾随。债主们和桑勇发生冲突,大打出手,推子为保护桑勇,被追债人用砖头砸破了脑袋。  雪兵找人从派出所保出远子等人,带他们去工棚里安顿下来,并要远子等人在工地上给自己当小工,小米小央则安排到餐馆洗碗端盘子。  

第3集

  兵躲债关机,桑红联系不上他。推子在花店附近旅社住下,遇到仓储运公司被盗,推子抓住了两个盗窃犯,自己身上带的钱却在和盗窃犯搏斗时丢失了,没钱住旅馆。送红因为推子为桑勇负伤过意不去,留下推子住在花店里,两人都觉得对方是自己未曾经历过的新鲜人。  债主再次到花店找雪兵讨债,桑红替雪兵还了债,推子不愿白住花店,帮桑红干活。两人都发现对方是替人着想的那种人。  河南民工在飞机带领下找雪兵讨工钱,雪兵赖帐,指使远子等人将河南民工赶走。  雪兵来到花店,见到等了几天的推子,带推子到工棚和远子等人相见。推子见弟弟安然无恙,送了一口气。远子留推子和自己一起干,推子不愿插在远子和小米之间,答应留下来陪弟弟两天,但去战友处住。  片警老田要远子等人办暂住证,雪兵要远子别理老田。  

第4集

  米和小央在餐馆里受到骚扰,小米把残汤倒在老板头上,带小央离开餐馆。  雪兵的工程结束,雪兵看中了能干的远子,要留远子在自己的家政服务公司干,远子表示自己带小镇青年一块出来,要留一块留。雪兵妥协。  小米找到了老师周明放。周明放答应帮助小米过问除名一事。  小央遇到和赵林一起的司机,在追赶司机的时候摔倒,动了胎气,被送进医院。众人知道她怀了赵林的孩子,冷嘲热讽,纷纷指责她,小央气得大哭。  推子谎称去战友处,离开工棚,在仓储公司找到一份保安工作,但暂时没地方住,只好回到桑红的花店。桑红热情地留下了他。两人谈到自己过去的往事,有一种知己的感觉。  桑红要哥哥桑勇回到家里来和他一起好好过日子,桑勇不肯,兄弟俩争吵。  共生劝小央别再找赵林了。小央却一定要找遍江城市所有的运输公司,并打算把孩子生下来,遭到众人讥讽。  共生同情小央的遭遇,用计谋找到了赵林家。赵林矢口否认与小央的事,把共生赶了出来。  周明放在教育局幼儿园帮小米找到一份工作。小米得知周明放和妻子闹矛盾,一个人带着女儿陶陶,她要周明放把陶陶送到幼儿园,交给她带。  小米第一天上班,受到老师们的歧视,却得到了孩子们的喜欢。  

第5集

  子为小米第一天上班给小米送礼物,在回服务公司取礼物时在无意中发现雪兵指使人往牛奶中搀假。雪兵试图说服远子并教远子如何在城市里混,远子表示不愿干这种坑人的事。  共生将找到赵林的事告诉了小米,并叮嘱小米别把真相告诉小央。小米劝小央别再找赵林了。小央认为小米是嫉妒自己有一个城市男朋友。  远子将雪兵制假的事告诉推子,推子鼓励远子成立一个服务队自己干。并回家将复员费取来交给远子做本金。  桑红了解到推子喜欢小米,怂恿他主动出击追小米。推子鼓起勇气向小米表白爱慕之心,小米表示她爱的是远子。推子求爱受到挫折,借酒浇愁,大醉不醒。桑红细心照料酒醉后的推子。  远子知道推子向小米示爱后,很不高兴,对推子十分冷漠。  远子的饿服务店开张后,雪兵的生意被抢去不少。雪兵指责远子不知好歹,以怨报德,举报远子无证营业,服务店被取缔。

第6集

  明放帮助小镇青年搞到了临时营业执照,小店继续营业。河南民工飞机要求加入小镇青年行列,小米爽快答应下来,远子不高兴,在小米的说服下,勉强接受了。  雪兵指使助手张生骚扰小米,被远子痛打一顿。老田审问远子,问远子动刀没有。 远子说没有刀,有刀就动。  雪兵要推子劝远子别和他作对。推子要远子以德报恩,远子不听推子的话。小米埋怨远子,远子认为小米一心牵系两个人,和小米争吵。  远子的读物队经营不错,受到小区住户夸奖。小镇青年将居住的工棚收拾一新,并添置了一些旧家具,日子开始有模有样。  桑红安慰失恋并不为弟弟理解的推子,带推子外出散步,路上遇到两个城市青年勒索一个农民。推子路见不平,和两个青年打起来。桑红担心地为推子检查伤口,推子情急中将桑红抱起来,以示自己什么伤也没有。两人都为这一举动尴尬。  桑勇找到推子打听桑红的情况,并要推子好好照顾桑红。雪兵也要推子工余时替桑红的花店干活,把照顾桑红的事情推给推子。  小央执意怀着赵林的孩子,共生和小米只好向小央摊牌,告诉她赵林不承认与她之间的事。小央不能承受这一现实,欲跳江自杀。  

第7集

  央被尾随而至的共生救下。万年俱灰的小央去医院堕胎。远子带包子找到赵林,向赵林讨说法。赵林愿意出钱了结此事,嘴里不干不净,被包子用啤酒瓶子砸破了脑袋。远子将自己的脑袋砸破,以示两清。  为远子去赵林处拿回的了结钱,小镇青年发生争执。小央接受了钱,共生认为小央没骨气,两人争吵。小米也为远子揍了张生又揍赵林和远子争吵起来。  小米从陶陶处得知周明放正和妻子办离婚手续。小米心疼陶陶,每天接送陶陶入园回家,并教陶陶画画。  推子热心快肠帮街坊邻居做事,桑红不高兴。桑红发现自己越来越以来推子了。  远子指定共生在家照顾堕胎后的小央。共生认为小镇青年们瞧不起自己。小央认为共生瞧不起自己,两个冤家老是逗嘴。  雪兵为扩大服务公司规模置办汽车和办公设施,一分钱也没有,甜言蜜语找桑红要。桑红开花店的钱差不多被他折腾空了。  远子等人因没有“三证”,在城市大检查时被收容,小米和推子四处寻找他们的下落。远子等人被关进收容所,等待遣送回乡,飞机在收容所里向远子等人传授对付收容的经验。  小米四处寻找远子。周明放觉得小镇青年不守城市规则,要小米告戒同伴。小米气愤地向周明放表示,城市规则中没有他们的位置。  小央希望破灭,认为同伴们瞧不起自己,索性破罐破摔,胡乱花赵林支付的那笔了结钱,整天泡在歌舞厅和酒吧。  雪兵到花店为桑红过生日,桑红要雪兵帮推子找远子等人,雪兵要桑红别受推子影响。  推子终于找到远子,把远子等人保出收容所。兄弟俩和好如初。  

第8集

  子办假“三证”,被老田没收。老田垫钱为远子等人办理了证件,并叮嘱远子好好打工。  小米在职业学校报了名,也为远子买了学习教材,劝远子多学点东西,远子不以为然。远子找小区管委会谈合作项目,作为小区管委会下属家政服务队,双方四六分成。  雪兵的服务公司生意再次被远子抢走,雪兵十分恼怒,为赶走远子,将远子服务队的车胎扎破、店铺玻璃砸碎。包子不服气,也去砸雪兵的服务公司的窗户,结果被雪兵抓住,送进派出所。  远子将包子赎出来,在推子和小米的极力劝说下,按照老田的规定代包子向雪兵道歉,道过歉后又扎了雪兵的车胎,表示恩怨两清。雪兵再次劝远子放弃争斗,两人合作,远子表示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不肯与雪兵合作。  

第9集

  兵唆使人打了远子的下属飞机。远子怒气冲冲地找雪兵拼命,被小米拉住,两人为此激烈争吵。  雪兵告诉推子,如果远子铁了心和他作对,吃亏的只能是远子。推子劝远子以和为贵,远子不听。  共生放心不下小央,将小央从歌舞厅里硬拽回大棚。小米提醒小央,共生喜欢她。小央不信,表示她这样的人没有人会喜欢,并告诉小米她打算做常大姐那种对人好的护士。  共生得了急性阑尾炎,不愿同伴们担心,强忍住,最后痛得晕倒过去。远子等人将共生送进医院,凑钱为共生做手术。  周明放离了婚,十分失意,陶陶更没有照顾了。小米同情这一对父女,把照料陶陶的事接了下来。  桑勇瞧不起雪兵,阻止妹妹与雪兵的来往并要推子帮自己赶走雪兵。推子不愿意介入两个朋友之间的事,拒绝了桑勇。推子离开花店,住进了远子等人的工棚。  雪兵对远子下毒手,指使人将远子痛打一顿,丢进了长江。远子失踪,众人寻找。  小米怀疑此事是雪兵所为,和推子上门指责雪兵。推子发誓如果事情是雪兵所为,他将撕了雪兵。  桑红指责雪兵出手狠毒,被雪兵指天发誓哄过。  远子被渔民救起,送回工棚,醒后称自己不小心掉进江里,与他人无关。远子的态度令众人大惑不解。  

第10集

  子伤好后找到雪兵,表示不想再与雪兵争斗,答应与雪兵合作。雪兵将信将疑,但还是同意了远子的请求。  远子向众人宣布服务队与雪兵的服务公司合并,包子不干,认为远子是被雪兵收拾掉了骨气,怕了。  小米主动承担幼儿园守夜的工作,搬到幼儿园住。  共生因干活手脚笨,被同伴奚落,负气离开同伴,自己去寻找工作和诗歌。小央替共生打抱不平,和众人争吵起来,也离开了工棚。小镇青年四分五裂。  桑勇回家看妹妹。桑红要桑勇留下来,桑勇不肯,兄妹俩不快。天降暴雨,推子放心不下桑红,赶到花店替桑红修检屋漏。雪兵来到花店,见两人十分亲密,面有不快,说怎们看两人都像一家人。  小米帮陶陶交了特色课费,周明放自尊受挫,抢白小米。陶陶要爸爸向小米阿姨道歉。周明放与小米握手言好,恰被来看望小米的远子看见。远子误会离去。  小央在常大姐的帮助下,在医院找到一份保洁工工作,并同时替离休的总编老耿做保健员。  共生到处找不到工作,只好和擦鞋女们一起在接头擦鞋,可惜生存能力低,一天擦不上两双鞋。  推子参加全市保安系统比赛,获得好成绩,受到公司嘉奖。公司要推子担任重要工作。推子拒绝,表示自己不会久留江城。  桑红的女朋友贺莉和王樱问桑红是否喜欢上了推子这个农民工。桑红坦率承认,并替推子争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