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0 张图片 
9 位演职员 
0 条剧评 
0 条新闻 
更多  

总剧情

  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大法庭,涉嫌贪污受贿的被告人、曾经是春江市财政局长的周士杰正在做法庭陈述,坐在审判长席位上的是春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四十三岁的杨铁如……

  杨铁如突然被调离春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去市委政策研究室任主任。张业铭调市人民检察院任检察长,司法局局长陈默雷继任院长……

  金城县政府为在全县推广种植大棚蔬菜,

展开

  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大法庭,涉嫌贪污受贿的被告人、曾经是春江市财政局长的周士杰正在做法庭陈述,坐在审判长席位上的是春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四十三岁的杨铁如……

  杨铁如突然被调离春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去市委政策研究室任主任。张业铭调市人民检察院任检察长,司法局局长陈默雷继任院长……

  金城县政府为在全县推广种植大棚蔬菜,损害了农民利益。杨铁如见到市委书记孙志说,金城县根本谈不上是春江市农业改革的带头县,农民状告金城县政府,是合理合法的诉讼,市委应该支持春江中院展开公正的审判……

  杨铁如下决心重回法庭,他现在唯一可走的路就是辞去公职。杨铁如注册成立了律师事务所,他从报纸上看到两个少女在梦巴黎服装店受污辱的事,就决定从这个案子开始他律师生涯的第一次辩护……

  省纪委、监察厅、省检察院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进驻春江市。王玉和因贪污、受贿、挪用公款、侵吞农民资金,被批准逮捕。以王玉和为突破口,市、县两级干部已有十几人受到了牵连,市委书记孙志也染指腐败行为,已经移送司法机关。检察长张业铭畏罪自杀,孙志指定杨铁如做自己的辩护律师。

  最高人民法院通知,为防止关系案和人情案的发生,曾在本地人民法院工作过的法官不能够再以律师的身份出庭辩护。陈默雷说:“放下律师职业,我已经向市委和省有关部门郑重推荐你重回司法岗位。”……

分集剧情

第1集

  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大法庭开庭,涉嫌贪污受贿的被告人、原市财政局局长周士杰正在做法庭陈述。春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杨铁如坐在审判长的席位上。法庭气氛庄严肃穆。正当杨铁如拿起判决书,开始宣读时,大法庭突然传来一个女子声嘶力竭的呼喊:“不!”她就是周士杰的妻子邵红。   杨铁如和法官林子涵到看守所给周士杰送达刑事判决书。囚犯吴西江突然地嚎唱起来。从杨铁如那里,林子涵了解到,吴西江因故意杀人罪在十八个月以前被判处死刑,高院正在审理他的上诉。林子涵去逛挚友赵清华的服装店,接到消息,周士杰自杀。林子涵匆匆赶到医院,杨铁如告诉她周已脱险。杨铁如回到家,妻子刘早春在等他。夫妻之间爆发了一场争吵。处于颓唐疲惫中的杨铁如接到市委书记孙志的电话,询问周士杰的情况。法院党组副书记张业铭告诉杨铁如,市委组织部要到中院考察干部。林子涵则向杨铁如转达了周士杰提出的三个条件。杨铁如表示同意并让林子涵去看看周士杰的妻子。林子涵和书记员聂小倩来到周士杰家,邵红精神恍惚、自顾自地唱着京剧。

第2集

  城公司以高息集资的名义骗取群众钱款,法院执行庭在执行罚没财产的过程中,遭到其员工围打。杨铁如带领法警队来到现场。金城县县长王玉和前来求情,杨铁如拒绝,局面僵持。恰好在该县考察的市委书记孙志赶到,批评了王玉和的地方保护主义思想,并邀请杨铁如坐进了自己的汽车。孙志询问了周士杰一案的进展情况,透露组织部考察组情况,勉励杨铁如,要经得起组织的考察和考验。   邵红被送进了精神病院。晚上,林子涵去看望邵红,转达了周士杰想见他最后一面的要求,邵红对此置若罔闻。执行周士杰死刑的日子到了。张业铭匆匆通知杨铁如,考察组就在同一天到中院。杨铁如让他一切按程序办。杨铁如一行人来到看守所,林子涵宣读了死刑判决书。验明正身之后,提审室只剩下杨铁如和周士杰,两个同是77级的大学毕业生,展开了生与死的对话。谈话结束后,法警押解着周士杰走出提审室,走向刑场,枪响了。

第3集

  铁如路过行政庭办公室,对曾经负责审判的李乾坤说,吴西江的故意杀人案,被省高院发回,要求重新审理。   市委考察组的工作人员找杨铁如谈话,杨铁如明确地表达了现任法院党组副书记张业铭不能胜任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职务的意见。   夜色降临,赵清华约请林子涵来到咖啡厅,同时被约请来的还有从事房地产生意的方正,一个哲学硕士。方正睿智的言谈吸引了林子涵。杨铁如走进一片凌乱的家,妻子没有回家。李乾坤来找杨铁如。和李乾坤谈话之后,杨铁如又失眠了,他打电话询问林子涵,在中院有人会在市委考察组面前给他提什么意见。林子涵把方正的话送给了他,说他是一个没有学会逃跑的人。   以林子涵为首的合议庭成员来到监狱告诉吴西江,他的案子省高级人民法院已经发回重审。听到这个消息,吴西江嚎啕大哭。杨铁如正在主持召开审判委员会扩大会议。一辆急救车开到了春江中院大楼前。原来是民事庭审判员范伯年的心脏病突然犯了。杨铁如和张业铭去医院看望范伯年。从病房出来,张业铭提出想跟杨铁如到江边散散步。在江边张业铭委婉地问杨铁如,是否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杨铁如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

第4集

  色降临,在刑事庭办公室,林子涵和刘兴魁、潘军右,正在研究吴西江的故意杀人案。当他们准备去吃饭时,杨铁如推门进来。一行人来到大排档,吃了馄饨。正要离开时,杨铁如的手机响了。接听电话后,他匆匆离去。   原来是老院长找他。杨铁如没有想到,考察干部的谈话内容,老院长肖亦白也知道了。杨铁如想说明自己的理由,肖亦白一句也听不进去,他反问杨铁如:“要是有人说,你不适合当春江中院院长,你会怎么想?”杨铁如一时不知从何说起,有辩解的欲望却找不到说话的头绪。林子涵知道老院长找杨铁如,可能是为了吴西江的案子。她征求杨铁如的意见,下一步该如何进行,杨铁如表示,不管遇到什么阻力,他都支持合议庭的工作。合议庭开始了复杂而艰难的调查。杨铁如决定找张业铭开诚布公地谈一谈。他在民事法庭找到了正在旁听的张业铭。把他在考察组面前说的话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张业铭质问他,在事实没有成立之前,凭什么说他不能胜任检察院的工作。   吴西江故意杀人案的重审工作正式开庭。

第5集

  审判委员会会议上,林子涵阐述了合议庭的意见,认为对吴西江故意杀人罪的指控应该不予支持。表决意见时,大多数人举手通过。只有张业铭、李乾坤等人表示弃权。法庭宣布吴西江无罪,重获自由的吴西江跪倒在地。夜晚,在方正的宿舍里,林子涵和方正正在看日本电影《人证》。相同的审美趣味使两人的心不自觉地贴近了许多。杨铁如的电话不合时宜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在法院大厅徘徊的杨铁如告诉匆匆赶来的林子涵,他已经调离法院,调到了市委政策研究室,而张业铭调到检察院当检察长,林子涵不明白为什么。郑小泉、潘军右、聂小倩、欧阳庆、林子涵等一群法官请杨铁如吃饭,为他送行。大家动情地唱起了《朋友》那首歌。泪水在杨铁如的眼睛里打旋。杨铁如回到家,妻子刘早春正在等他。在妻子轻柔地抚慰中,杨铁如这个钢铁一般充满韧性的男人,哭了。   林子涵接受完记者的采访。正巧碰上了新来的院长陈默雷。面对陈默雷的称赞,林子涵说,吴西江一案应该归功于杨铁如。陈默雷咀嚼着林子涵话语的含义。

第6集

  子涵走进办公室,发现书记员聂小倩在悄悄抹泪。便问她怎么了,原来聂小倩登记结婚不久就发现男友的庸俗和势利,她正为此而烦恼。两人说话的同时,办公室主任宋修跑进来,招呼他们快出去。春江中院大楼前锣鼓喧天。吴西江的亲戚朋友送来一块书写着“大法官”的匾额,林子涵他们郑重地接过了这块匾。杨铁如接到儿子的班主任打来的电话,他来到学校,班主任说正大不好好听讲,写纸条,还在纸条上给同学判刑。回家的路上,杨铁如大发雷霆,他告诉儿子自己被人从法院里踹出来了。没想到正大却说他当不上院长是笨蛋。方正邀请林子涵去考察他投资建设的大厦。并告诉她,自己结过婚,现在正在提起离婚诉讼。听了方正的一番表白,林子涵非常伤心。她对方正说,只有一步之遥,她差点成为一个第三者。接到市委书记孙志的电话,杨铁如决定去市委报道。上班的第一天,孙志开导杨铁如,说干部交流、轮岗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要想不开。他还告诉杨铁如,老百姓给法院送了一块匾,他让杨铁如跟他一起去看看。

第7集

  志的轿车抵达春江中院大楼前时,新任院长陈默雷已经站在楼前迎候。一行人走进法院会议室,正在谈论吴西江家人送来的那块匾额。突然宋修进来说,法院门口给几百个民工堵住了。民工的领头人李长明质问陈默雷,为什么他们状告金城县政府两年多了,法院迟迟没有答复。陈默雷对民工保证说,如果不能解决问题,就请民工写个封条把法院大楼彻底封了。   方正到林子涵的办公室来找她。说过去的自己是一个感情上的无产者。希望在离婚诉讼中得到她的法律援助。林子涵发现自己无法拒绝他。法院为民工的案子召开会议。行政庭庭长李乾坤大唱苦经,行政庭审判员郑小泉听不得他的推脱之辞,愤愤地站起来反驳他。聂小倩向林子涵倾诉她的苦恼。,她看清了男朋友郑伟秋的虚伪和势利,要求协议离婚,郑伟秋不同意,所以她决定向法院正式提出离婚诉讼。林子涵劝她冷静处理这件事情。陈默雷和郑小泉到工地上找李长明,要他带他们到受害的村庄看看。

第8集

  默雷、郑小泉在受害的村庄了解到,金城县政府为了推广种植大棚蔬菜,砍倒了农民快要成熟的庄稼,但大棚修建起来后却因为土壤条件不适宜而毫无收获。在李长明家,陈默雷看到他患白内障的母亲因无钱治病已经失明,陈默雷决定带李母回城里治病。他把老人背上了自己的车,汽车在乡亲们的注目中启动。郑伟秋闯进陈默雷的办公室,为聂小倩的事情大闹一场。   林子涵和聂小倩到看守所给毒杀丈夫的犯人王杏花送达起诉书。王杏花要求见黑子一面。黑子是他青梅竹马的恋人。陈默雷去市委汇报金城县一案,孙志却先问杨铁如怎样理解农民状告县政府这桩案子和改革的关系。杨铁如认为任何改革行为,都没有理由使农民的财产权受到侵犯。孙志严厉地批评了他,要求他换位思考。最后孙志对陈默雷表态说,他不会以权涉法,案子的事还要法院自己处理。方正要到北京办理离婚手续,林子涵赶来送他。方正对林子涵说,等事情结束了,他会乘北京到春江的第一班飞机回来。

第9集

  杏花杀夫案正在开庭审理。黑子从北京给王杏花请来了律师。律师辩护说,她是一个受侮辱与受迫害的女性。鉴于这是一桩情有可原的杀人案,请求法庭给予合适的量刑。书记员聂小倩也被王杏花的爱情和命运所感染,休庭以后,她对前来询问情况的院长陈默雷说,王杏花是命运更加坚定了她离婚的决心。   作为金城县一案的审判长,郑小泉觉得责任重大。听说金城县的书记、陈默雷的老同学到法院来说情,又从李长明的母亲那里得知李长明要撤诉的消息,他气冲冲地闯进陈默雷的办公室,指责陈默雷。陈默雷铿锵有力地回复了他的责难。陈默雷请杨铁如吃饭。两人谈到金城县的案子,陈默雷要杨铁如利用职务的便利,到金城县深入调查,以的事实和证据让市委重新实事求是地评价金城县的改革,为审判工作创造良好的执法环境。杨铁如听罢此言,感叹自己当不上院长是因为不讲策略。陈默雷真诚地说,他不希望两个献身法律事业的人,前仆后继,半路夭折。

第10集

  小泉刚劝说李长明打消了撤诉的念头,庭长李乾坤又通知他,根据陈院长指示,开庭时间暂时不能确定。郑小泉气冲冲地拦住陈默雷询问究竟。陈默雷告诉他,法院所面对的决不仅仅是一张发不出去的传票。杨铁如在金城县调研,被县政府发现了行踪,县长王玉和专门设宴招待他。席间,王玉和大发牢骚,感慨农民素质低,不理解改革。杨铁如回敬他说,农民无辜,农民无罪,农民可怜,农民才真正不容易。酒桌上热闹的气氛变得十分尴尬。   林子涵为首的合议庭成员在看守所的门口,遇到了带着铺盖卷的黑子,黑子苦苦地哀求,要见王杏花一面,本着人道主义的原则,他们同意了。王杏花和黑子一见面,这对渴望相见的男女只是隔着铁栅栏长久地哭着。黑子呜咽着对王杏花说,不管活着还是死了,自己都会替她守着。杨铁如在市委大楼里发现一个似曾熟悉的身影,他断定是周士杰的妻子邵红。杨铁如喊住了那个女人,没想到女人冷冷地回答说她不认识周士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