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倒错人生>剧评>一片儿 一剧 一个好声音之【倒错人生】到Eels

一片儿 一剧 一个好声音之【倒错人生】到Eels

电影中文名

倒错人生

2010-07-22 10:44

abby心眼

abby心眼

想看 - 评分7.7

  The United States of Tara】是部08年的电视系列剧 因为 有阵子看了几部多重人格的片子 正巧发现这部也是就跟下来了 而且女主是托妮·科莱 特制作人是斯皮尔伯格编剧是《朱诺》的编剧科迪 结果证明 不能盲从蜚名 剧的印象不深 就一季 虎头蛇尾的 但却认识了Eels 觉得主唱嗓音懒懒的 有点沙哑 有点吊 但还有些消极或者说是阴郁 旋律很沉静但歌词却又愤世嫉俗 找他们的其他歌 发现唱片海报同样也很吊 大胡子主唱 抱着只大概是白毛小贵妇 后来注意到 其实很多电影美剧都有用他们的作品 史莱克和好好先生中都有发现  

只是喜欢他们歌 对组合没啥研究

找了点资料 拼贴过来  “Eels是一支唱英伦腔的美国独立乐队吧. 一支冷色调的乐队.一些网友说Eels没有中文翻译, 鳗鱼,滑头都不是乐队真正的含义. 这是他们用名字玩的文字游戏,特别是对字母E的迷恋. 要找准他们的位置不太容易,他们跟主流音乐有较大的距离,但是也没有走到另类的群落中(有时候另类只是另一种主流)。虽然两头都不靠,却也并不中庸。说是边缘比较恰当。 Eels由三个成员组成,九十年代初年出道时很毛头也很刺头,现在的专辑跟以前出的已经有很大不同,用他们自己的词来说现在是叫Mr Uncle(叔叔)了。Eels主要借助的还是吉他,摇滚,电子和主唱弹簧片的嗓音。不过这不是全部。Eels跟别的乐队相比有着非常不同的气质。” Everett是乐队的核心和主唱,Eels某种程度上就是这位人物Mr. E.他的脸在这些年里在慢慢变化,当专辑soul jacker出来的时候,那个弹着吉他的小生已经不见了,而是一个大胡子。但是眼神儿还一如既往冷着拧着。与其说他后现代,不如说他是摇滚着的存在主义。萨特对他有着很大的影响,而他的专辑中也涉及到冥想,心理治疗等方面。他的心灵还是孤独着,而且还是指责讨厌自己超过指责别人和社会。但是音乐让他承认和接受他本来的样子。这给他带来很大快乐。在一次创作Somebody Loves You中他写了首歌哼,结果他发现自己成了首先被这歌安慰的人。 他也形成了这样的想法:To love loveless.爱不可能爱。爱可爱的是人们的正常心理,但是爱不可能爱却是一种成就。一些人并不是那么幸运,可以得到足以让人生存生长的爱。就得要知道怎样照顾自己。Somebody that loves you can be yourself.那个爱你的人可以是你自己。所以人们得学会找到办法,自己给予自己。当然这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这真不是一个小收获,而这可能就是E所谓的成长吧。 听他们的第一首歌就是love of loveless  详细资料后页~  转自http://www.digforfire.net/wordpress/index.php?p=314 早年经历:Hugh Everett III是一位被《美国科学人》杂志称为“20世纪最重要的科学家之一” 的哲学博士。作为《多世界理论》一书的作者,量子物理学家Everett曾激发了许多人的灵感创作出了和“平行宇宙”观念有关的众多科幻小说、电影和星际旅行史诗篇章。十几岁时的Everett就与阿尔伯特.爱因斯坦互相通信,争辩着宇宙到底是随机的产物还是和谐统一的衍生物。 Hugh Everett与他的母亲Katharine Kennedy(一位糟糕的诗人和作家)和父亲Col. Hugh Everett, Jr.(供职于美国军队)在华盛顿特区一起生活了八年。成年之后,Everett博士和他的妻子Nancy定居在弗吉尼亚附近。他们有了一个叫作Elizabeth Ann的女儿,和一个叫作Mark Oliver的儿子。Mark Oliver Everett并不拥有物理或数学上的天分。他的兴趣大部分用在了他姐姐在房间里播放的唱片上。上学之后,有一年Elizabeth每天都一遍又一遍地播放Neil Young的一张专辑AFTER THE GOLD RUSH。Mark也在一旁听了又听。但他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会用Neil Young在这张专辑中曾经使用过的同样的竖式钢琴录制一张名为DAISIES OF THE GALAXY的唱片。六岁的时候,Mark在邻居的废品拍卖会上发现了改变他人生的一套玩具鼓。她恳求他的父母花15美元为他买下这套鼓,父母当然给他买了。大多数孩子得到一套鼓可能玩儿够一星期后就会弃之一旁,直到他们的父母再次把它当作废品卖掉。对Everett一家来说很不幸地是,Mark在之后的十年内每天都在打这套鼓。到了十多岁,经过了一段不服管教、被大人们训斥、结果最终被踢出学校的时期之后,Mark开始将注意力集中到了他姐姐阁楼里布满了灰尘的原声吉他上。那些年他已经用家里的竖式钢琴创作出了不少短小的歌曲。Mark的几个朋友碰巧名字都叫“Mark”。为了避免混淆,他们都互相称呼对方名字的首字母。于是十几岁的Mark Everett被叫做"M.E."。后来他的名字逐渐缩短成了更短的"E"。到了二十岁的时候,E迷上了写歌,并用自己的二手四轨磁带录音机把它们录制下来。在接下来的七年时间里他在不停地写歌和录音。在24岁,由于呆在弗吉尼亚的邻居身边缺乏灵感和创造性的环境,E感到窒息,毅然收拾起行李驾车3000公里横穿了整个美国来到了他一个人都不认识的地方——落杉矶。最后他搬进了落杉矶东区Atwater Village一间位于垃圾堆上方的狭小公寓里,开始了他与社会格格不入的日程安排:起床,写歌,把它录成四轨磁带,接着去干他所憎恶的工作,然后回到家,写下更多的歌和录下更多的磁带,之后上床睡觉。时间在继续,自从他开始迷上歌曲创作那一刻起,歌曲的质量与他的录音磁带的产量也在慢慢改进。最终有人听到了他的一些歌,并且让他为一家唱片公司去录音。1991-1995年:在1991年E得到了Polydor唱片公司两张唱片的合约。这对他来说是一次巨大的解脱,因为这意味着他现在可以把他写歌和录音的充沛热情全部释放出来。首张专辑A MAN CALLED E发行于1992年,其中的歌曲"Hello Cruel World"获得了另类摇滚单曲排行榜前十名的位置。作为一支乐队的头儿他还从来没有现场表演过,E作为Tori Amos首次美国巡演的开场嘉宾,演出获得了交口称赞。1993年,Polydor唱片公司紧随A MAN CALLED E之后发行了E的第二张专辑BROKEN TOY SHOP。从1993年到1995年E录制了专辑BEAUTIFUL FREAK中的大部分曲目。其中的单曲"Novocaine for the Soul",在1993年经过录音和混音完成之后,最后登上了1996年另类摇滚单曲排行榜的第一名。在1995年E决定换一个乐队名。由于在音乐和歌词上变锝越来越具有探索性,他厌倦了时常更换的、噩梦般的乐队成员编制。他发出了几封邀请信,组成了EELS乐队。如此一来这支现场乐队在音乐会上就可以把E的歌曲玩出各种花样。乐队里E弹电吉他并且演奏一架插了吉他放大器的Wurlitzer电子琴,鼓手Butch(即 Jonathan Norton)和贝斯手Tommy Walters的加入帮助E完成了BEAUTIFUL FREAK专辑中歌曲的现场演出。1996-1997年:随着1996年BEAUTIFUL FREAK专辑的发行(DreamWorks唱片公司),EELS乐队的巡演从美国一直进行到了欧洲。"Novocaine for the Soul"这首歌曲的录象带中乐队成员令人吃惊的漂浮场景让他们得到了MTV大奖的数项提名。他们还拥有了第二首进入全球排行榜的单曲"Susan’s House"。他们继续进行巡演,包括1997 年在Lollapalooza音乐节上的演出。在获得了一项英国音乐大奖之后,EELS又得到了Spinal Tap大奖的垂青,而此一殊荣很快又使他们得到了一次展示才华的绝佳机会:即为导演维姆.文德斯的电影”The End of Violence”的原声音乐创作了歌曲"Bad News"。1998年:E19岁时父亲去世。他困惑的姐姐于1996年自杀身亡。目前他的母亲得了致命的疾病——肺癌。这就是他当时全部的家庭状况。他最终觉得在艺术角度上不可能忽视这些事情的存在,而且感到还会有一些其他的事情会发生。于是他以此为灵感创作录制了一张专辑,其中的作品关照了他生活中的那些悲剧事件。这些作品不仅提供了一种新颖的观察角度,而且成为了一种解决问题的积极方法。专辑ELECTRO-SHOCK BLUES所获得的好评让E感到了越来越大的挑战,这张专辑录制于1997-1998年,1998年发行。扫一眼CD背面的曲目名称,尽管那些曲名通常会让人们猜测这张专辑会有压抑感,但E却声称“这可能是他所能做到的最积极的一张唱片”。这张被认为是1990年代晚期摇滚经典的专辑首先听上去会有些困难,但它很快就会显现出一颗扬溢着积极生命观的心灵。专辑的客座乐手包括了E的邻居和老友:the Dust Brothers乐队的Mike Simpson,Mickey Petralia,Grant Lee Buffalo中的Grant Lee Phillips,Lisa Germano,Jon Brion和T-Bone Burnett。制作完获得MTV大奖提名的录像带"Last Stop: This Town” 和 “Cancer for the Cure"之后,新的乐队编制形成, E用他的Wurlitzer电子琴换成了一个Hammond风琴,贝斯手兼吉它手Adam Siegal也加入了乐队的行列,上路参加了四个月的欧美巡演。1999-2000年:回到家后不久,乐队为电影"American Beauty"奉献了一曲"Cancer For The Cure"作为影片的插曲,然后E又回到了他的地下室开始写歌录音为下一张专辑作准备。在专辑ELECTRO-SHOCK BLUES发行之后不到六个月的时间内,新专辑DAISIES OF THE GALAXY也已宣告完成。专辑DAISIES OF THE GALAXY直到2000年2月还没有发行,E试图找到在上一张专辑ELECTRO-SHOCK BLUES中遗失的部分。E这么说道:“这次的挑战就是从ELECTRO-SHOCK BLUES中发现不一样的事物,而且我想要登上另一座高峰”。传奇性的制作人Lenny Waronker把这张专辑比作“公园中的一次美妙散步,虽然你可能偶尔会被蛇咬上一口”。NME杂志更是称赞这张专辑“几乎是一张完美的杰作”。R.E.M.乐队的Peter Buck出现在这专辑的客座乐手席中,并且与E合作了"Estate Sale"这首歌曲。专辑的第一首单曲"Mr. E’s Beautiful Blues"不过是其中的一首隐藏曲目,不过它仍然成为了一首全球性的排行榜单曲。第二首单曲"Flyswatter"的录像带中乐队的鼓手Butch站在E的家门前,扮成了一个被警察监视的小丑。在DAISIES OF THE GALAXY发行之前,有一次健壮的Butch在上床之前曾经吃过一个很大的披萨。那晚他梦到在一场音乐会上,自己和EELS管弦乐团在一起正敲着定音鼓。音乐会上管弦齐鸣,他们甚至一起演奏起了EELS歌曲的序曲。第二天早晨Butch起来给E打了电话,告诉了他做的这个梦。他们下决心一定要让这个梦境变成现实。EELS管弦乐队2000年的巡演一月正式开始,足迹遍及欧洲,美洲和澳洲。乐队的六人编制包括了各式乐器:萨克斯,长号,小喇叭,班卓琴,吉他,小提琴,竖形贝斯,钢琴,口风琴,竖笛,长笛,当然少不了定音鼓。每位乐队成员,包括乐器多面手、录音艺术家Lisa Germano,此前在1998年EELS的巡演中担任多次开场演出了她自己的歌曲,现在她必须每晚平均演奏3-4种乐器。他们演奏了EELS序曲,如同Butch的梦境一样,(传奇音乐人Brian Wilson仿效了此一做法,用在了他2000年夏末的Pet Sounds巡演之中,这做法让Butch很是懊恼。)此时的乐队编制与几年前三人的摇滚乐队编制有了很大的变化。同一年春天,E还独自与Fiona Apple进行了美国巡演,巡演的最后一场是与David Letterman的同场演出结束的。回到家后,EELS又为电影"How The Grinch Stole Christmas"创作了一首歌曲"Christmas Is Going To The Dogs"。2000年11月,EELS乐队发行了限量版现场CD——OH WHAT A BEAUTIFUL MORNING,现场录音分别录自EELS管弦乐队音乐会与E的独奏音乐会。2001-2002年:这期间所录制的作品,还要追溯到1998年。专辑SOULJACKER录制完成于2001年初,由E 和 John Parish一起创作、一起制作。1998年在EELS乐队参加英国电视节目"Top Of The Pops"的录制过程中,E结识了John Parish,在John Parish的乐队里PJ Harvey也是一个时常出现的人物。E 和 Parish在音乐上的共识让他们就像老友一样,使得两人一拍即合。这张专辑的灵感来自于E 在录制专辑ELECTRO-SHOCK BLUES期间休整时的沉思冥想,他在加利福尼亚的森林中陷入了深刻的思考中。此时他想起了最近听说的关于一个加利福尼亚连环杀手的故事。那位杀手声称他不仅可以夺取受害者的性命,同时还能带走人的灵魂。于是E通过一首用一卷手纸创作的歌曲"Souljacker Part II"打破了自己平时从不阅读、写作或演讲的习惯。专辑SOULJACKER在2001年9月进行了全球发行。没想到这是个不太恰当的时间,E的新短发和长胡须使EELS乐队在机场出现时令许多人神经质地频繁想起9.11悲剧。因此这张专辑的美国版发行时间推迟到了2002年3月。德国导演Wim Wenders在废弃的东柏林监狱为他们的歌曲"Souljacker Part I"拍摄了录影带。时代杂志把SOULJACKER冠以年度最佳唱片之一的荣誉。NME杂志称这张专辑“无与伦比”,而伦敦的《星期日泰晤士报》也把它评为年度专辑,同时评论道:“以前人们一直认为Electro-shock Blues是EELS乐队的杰作,不过这个观点现在要改一改了,因为它只不过是这支乐队的杰作之一”。为电影"Shrek"配唱插曲"My Beloved Monster"之后,EELS乐队准备再次上路。这次巡演中新加入的乐手有吉他手John Parish,加上弹贝斯和演奏合成器的Koool G Murder,与E、鼓手Butch开始了一次规模更大的演出。他们开着大巴一路走过了欧洲,澳大利亚,还首次登上了日本的舞台。吉他手Joe Gore在2002年美国的巡演中代替了John Parish。2002年的夏天E为电影"Levity"创作了配乐,EEELS乐队出版了第二张限量版现场CD——ELECTRO-SHOCK BLUES SHOW,这张CD的曲目来自1998年与Pulp乐队一起演出的录音。同时他还创作了一些歌曲,这些作品最终成为了2005年专辑BLINKING LIGHTS AND OTHER REVELATIONS中的曲目。在这期间E还抽空制作了他们下一张专辑SHOOTENANNY!的作品,实际上这张专辑中的曲目是2002年美国巡演期间4人编制的EELS乐队十一月份只用了十天时间在录音室里现场录制的作品。2003年:2003年的春天是EELS乐队非常繁忙的时期,许多和EELS有关的发行出版都集中在这2个月内。I AM THE MESSIAH是一张EELS乐队喜欢的银湖DJ——MC HONKY在2000年夏天制作的专辑,现在它终于发行了(之前在澳大利亚2002年已经发行)。E, Koool G Murder, Joey Waronker的名字都出现在了这张CD中。电影"Levity"的原声专辑在4月发行,其中有两首EELS乐队的歌曲,E以Mark Oliver Everett的名字出现在这张唱片中。"Eyes Down"和"Mighty Fine Blues"两首歌曲成为了电影"Holes"的配乐。6月3日EELS乐队的第五张录音室专辑SHOOTENANNY!终于发行。接下来是EELS常规的80个城市巡演,我们会发现E别出心裁地让乐队穿上了棸酯服装,就像1968年猫王在电视上穿成的那样。此次巡演从6月开始,到11月结束,他们至少环绕了地球两次。参与的乐手包括:贝斯Koool G Murder,吉它Golden Boy,鼓手Puddin’。吉他手Chet在第二次的美国巡演中代替了Golden Boy。滚石杂志给予他们的专辑四星评价,并称赞它“有着禅一般的自我觉醒”,此时Tom Waits和Cameron Crowe也把SHOOTENANNY!评为2003年度的Short List音乐大奖的提名作品。2004年:EELS为下一张专辑准备的作品开始创作于几年之前,2004年它们已经完成。这一年EELS乐队姿态放得很低,只有为电影"Shrek 2″创作的一首歌曲"I Need Some Sleep"。还有一首EELS长期在音乐会上喜欢的一首翻唱自Daniel Johnston的歌曲"Living Life",他们把它录成了新的录音室版本,发表在DANIEL JOHNSTON 的致敬专辑——the DISCOVERED COVERED: THE LATE GREAT DANIEL JOHNSTON中。这一年负责发行EELS唱片的DreamWorks被Universal唱片公司收购,EELS也被转移到了Universal所属的Vagrant旗下。2005年:共有33首曲目的双CD专辑BLINKING LIGHTS AND OTHER REVELATIONS在4月26日全球发行。客座乐手包括E的死党——Bobby, Jr.,新朋友Tom Waits,还有The Lovin’ Spoonful乐队的John Sebastian,R.E.M乐队的Peter Buck也回到了录音室中。有可能在未来Mark Oliver Everett和他的朋友们还会发生许多事。有些事可能让你惊讶,有些事可能让你喜悦,有些事可能还会让你变得更加脆弱。但是,我们应该知道他们在地下室中曾经创作出了最棒的音乐。
该片热门剧评:

United States Of Tara

中文名被译作《倒错人生》,新开播..

fayeshi评分10.0

一片儿 一剧 一个好声音之【倒错人生】到Eels

【倒 The United States of Tara】是部..

abby心眼评分7.7

更多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