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173 张图片 
54 位演职员 
26 条影评 
6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本片是2008年戛纳电影节的参赛片。
·在2008年的戛纳电影节上,影片主创集体在红地毯上亮相。但是男演员因为脚部受伤,只好拄拐出席红地毯。
·在片尾,文德斯打出了“献给伯格曼和安东尼奥尼——2007年7月30日”的字幕。
·戛纳电影节开幕的时候,影片尚在混音阶段。
·Campino的本质工作不是演戏而是唱歌,他是德国的一支朋克乐队Die Toten Hosen的主唱。
·这是文德斯出道以来第一次在自己的家乡德国的杜塞尔多夫拍摄电影。
·影片的所有主创人员几乎都来自文德斯的家乡——杜塞尔多夫。
·文德斯曾为Campino拍摄过音乐录影带。
·除了Campino,原地下丝绒乐队的主唱卢·里德也在影片里扮演了一个角色。
·和影片中的主角一样,文德斯本人也是个摄影师,他有一架产于瑞士的阿帕顶级相机。这是所有摄影人梦寐以求的机器。
·影片中有200多个特效镜头,创下了文德斯电影的记录。

Story

幕后制作

  文德斯再度集合宿命、爱情、神话等元素,主角迎向命运,交织出兼具惊人影像和抒情诗意的奇遇旅程,对于生命的价值,文温德斯始终有独特的诠释。

  也许维姆·文德斯最近几年的表现令喜爱他的影迷非常失望,在《德州巴黎》和《柏林苍穹下》之后,文德斯似乎没有一部可以拿得出手,叫得响的作品。相反,他却开始执迷于音乐之中。在这十几年里,除了拍摄一些纪念和致敬性质的短片外,他最热衷的就是音乐纪录片了。这个痴迷的导演一口气拍摄了U2、蓝调和古巴一个小乐团的几部电影。不过,就在大家认为文德斯的导演生涯就此打住的时候,这个曾经给世界影坛带来惊喜的导演又一次令所有人震撼,他的新作《帕勒莫枪击案》再一次让喜爱他的影迷深受鼓舞。

大师意象
  在影片《帕勒莫枪击案》中,文德斯把主人公的职业设置成了一名专业的、英俊的、执著的摄影师,他热衷于在自己随手拍下的照片里寻找被表象隐匿的真相。为了寻找到那些细节,他还会将照片放大,用放大镜去找蛛丝马迹。主角这样的职业、性格和习惯让人一眼就能认出来这是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在《放大》中的设置。对此,文德斯坦承:“我在写剧本的时候就受到了安东尼奥尼的的影响。也许我没有任何办法逃脱他在《放大》里对摄影师的表现。他是我非常崇敬的导演,我是从他那里学习如何拍电影的,在我的这部电影里我没有像安东尼奥尼致敬,我是在向他学习”。
  除了安东尼奥尼,文德斯还在影片里借用了1957年的经典电影《奇怪的收缩人》和伯格曼的名片《野草莓》的经典片段,有影评人撰文称:“把这些镜头放在这里并不是非常契合影片,也许这会让影迷笑场”。对此,文德斯说:“我并不觉得这些片段放在我的影片里什么不妥的,我当时想表现那个摄影师完全迷失了自己,在另一个世界里不知所以就很自然地想到了那两个片段。他们在我脑海里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所以我一下子就想到了。于是我就在影片中里用了《野草莓》里的没有指针的时钟。我在影片里想展示的是一种荒谬的自由,但是我又无计可施,所以只好向大师讨教”。
   除了大师的影响,文德斯也在影片的镜头感上下足了功夫。喜爱摄影的他自然知道如何在影片中展示出某种特别的影调和氛围。影片画面的油画感和立体感非常强烈,层次也非常细腻。意大利小镇的街道、古老的建筑、街边的喷泉、甚至是垃圾场和废弃的仓库都拥有了自己的生命。老房子里幽静的光线、曲曲折折的楼梯和乡间的马路都有了自己的生命。摄影师弗朗兹说:“文德斯对画面的构成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而且他的这种观点常常能反应人物的心理,这是我佩服他的地方。在片场,他有时候会指导我如何去构图,如何去反复斟酌一个镜头的画面构成,这些让我受益匪浅”。

不是类型片的类型电影
  文德斯喜欢在电影里混杂很多类型片的元素——比如惊悚、犯罪、凶杀、公路等等。而这些东西是被艺术片导演所严肃对待的,在很多导演看来,在文艺片里加入太多的类型片元素,会使得影片的艺术质量下降。但是文德斯却说:“我很喜欢类型片,也很喜欢在自己的电影里加进类型片的元素。尤其是惊悚片,不过话说回来,《帕勒莫枪击案》不算是一部类型片,正是因为这样,我才很羡慕那些能拍摄出来类型片的人,我就不行,因为我没有接受过拍摄类型片的训练。我钟情于类型电影的原因是它能满足我们内心对一部电影的故事的期望,而且还有很多条条框框等待着去打破——当然,你要是愿意也可以循规蹈矩地拍电影”。
  对于拍摄一部完全的类型片,文德斯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他说:“我的下一部电影是一部完全的类型片,是一部恐怖片。和其他的类型片不同,恐怖片非常纯粹,只会传递恐怖这一种情绪,很多人会用惊悚片来宣传政治,但是恐怖片则不会。这让我想去尝试尝试。但是这样的类型片既是天堂也是地狱,观众会被故事吸引过来看电影,但是除了类型片之内的东西,其他的内容和素材又很难加进去。这就是电影的自给自足,但是你想在这个框架内讲述别的故事的话,类型片就不容易控制了,我会失去对影片全局的控制。这就很麻烦了”。
  《帕勒莫枪击案》是文德斯自《咫尺天涯》之后15年来首次回到德国拍摄电影,也是他第一次在自己的老家杜塞尔多夫拍摄电影,对于此,他的感受和想法都非常复杂。他说:“我从来没有在自己的老家拍过电影,除了我小时候拍的一些Hi8之外,我没有在杜塞尔多夫拍过什么东西。拍摄的地点其实很奇怪,越是熟悉就越是难以拍摄。所以我会跑到外国去,用一个外国人的视角和身份拍电影就很方便。所以我会跑到旧金山、里斯本、东京和现在的帕勒莫都是这样。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来观察当地的生活和民情,我觉得更有意思。太过接近于我的心理我会语无伦次的。假如你在莱茵河畔度过了童年,那么50年之后你回到这里,要拍一部电影,那它无可避免地会带有你童年时期的影子。但是我在《帕勒莫枪击案》里又不是想表现少年文德斯,所以我选择了从家乡出去,在外国拍摄”。

死亡、衰老和迷失
  在文德斯的电影里,死亡、衰老和迷失是永恒的母题。《德州巴黎》里的人性和回忆迷失,《柏林苍穹下》里的天使对爱情迷失和死亡——这些都是文德斯所热衷展示的内容。他说:“我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但是的确会常常思考死亡这个命题。在文学和电影里,也经常会有对死亡的描写。其实死亡并不可怕,有了死亡,生命才变得美丽和高贵。我在年轻的时候,也曾有过对死亡的恐惧,其实这都是我们的心理暗示的作用,也许消除了对死亡的偏见,我们会活的更好。”
  在影片的结尾,文德斯用了10分钟的篇幅来展示男主角和死神对话,在这个镜头之后,这个摄影师能完全面对自己的死亡了,通过和死神的交流,他意识到自己应该改变自己的生活并且善待自己的生命。巧合的是意大利的帕勒莫是一个崇尚死亡的城市,在这里有专门的死神节。文德斯说:“这个拍摄地在我的电影里是一个非常强大的配角,有时候它会自行推动故事的发展,或者是赋予故事以自己的灵魂。死神节在这里是每年最盛大的节日,而且还有专门的博物馆展示和死亡、死神有关的艺术品。这些艺术品的内容大都展示了死神对人类的胜利。我真的觉得帕勒莫是一个特殊的城市,一方面这是一个意大利的小镇,另一方面这里曾经饱受战火的蹂躏和外族的侵占。所以,在这个城市里,我看到了更多的矛盾:在磅礴精致的同时满目疮痍。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个历史悠久的小镇还是让我流连忘返,并且在这里拍摄了一部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