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1 个视频 
91 张图片 
72 位演职员 
367 条影评 
7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影片完全是在英国的北爱尔兰拍摄完成的。

Story

幕后制作

  初来乍到的电影才俊

  吉尔·克兰身为一个导演,却长着一张堪比少年的娃娃脸,还没毕业就已经名声在外——以他自己的话来说,这在电影工业中本来就是一种不多见的情况。克兰还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念书的时候,就以神童的头衔和多动的性格,展示出自己在电影方面的不可思议的天分,而他在学校拍摄的那部名叫《The Lark》的短片实在是太过让人印象深刻了,随即被制片人罗伯特·泽米吉斯慧眼相中,并把他引荐给了知名导演斯蒂文·斯皮尔伯格……但最最让克兰感到吃惊的是,斯皮尔伯格似乎非常欣赏自己,马上就让他给《怪兽屋》做导演,这部于2006年上映的动画电影为克兰赢得了一项奥斯卡提名,也使得他很快就成为好莱坞各大电影公司谈论次数最多的年轻电影新秀。

  这部由吉尔·克兰执导的第二部电影作品,改编自琴娜·杜普洛创作的同名少年奇幻小说。原著小说一发行,就以最快的速度占据了全美畅销小说榜,背后拥有着无以数计的铁杆书迷的支持,如今被搬上大银幕,自然会受到前所未有的期待,克兰说:“打从4年前开始,原著小说中所讲述的那个故事就从未离开过我,事实上,在我确定要给《怪兽屋》做导演之前,就已经读过小说的手稿了,而我最终能够如愿地找到这部可以称之为我心目中的‘梦之作’的电影作品,还源于我在汤姆·汉克斯创办的Playtone电影公司里的一次会面。我记得我那个时候刚刚拿到博士学位,应该是在我拍摄的电影短片《The Lark》得到学校的‘聚光灯奖’之后的事了……刚刚离开校园的我对未来还没有什么具体的事业规划,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四处走走,然后把我的想法说给愿意聆听的人。差不多就是在这段时间里,Playtone电影公司的人把从书商那里拿来的一本名叫《微光城市》的小说交给了我,我读完整个故事之后,它迅速地占领了我的大脑,直接搞得我所有的神经系统都要短路了,我没想到自己真能找到一个包含了我所关心的所有观点和主题的故事。在我阅读完小说之后,就开始想象它在大银幕上会有的样子,同时也发现它的视觉画面不是以一种平均的方式分配的,我和编剧卡罗琳·汤普森意识到自己会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完成,先是尽量浓缩小说中的对话部分,尤其是涉及到解谜或设置谜团的部分,最好可以将语言转变成画面,这样不仅更具冲击力,也更为直观。”

  这一次以制片人的身份出现的汤姆·汉克斯,不仅仅在演员的选择上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还在整个制作过程中都给予了吉尔·克兰非常大的帮助,克兰说:“能够让汉克斯成为我们的制片人,对于我来说确实是一份难得的小幸运……他所参与的部分不仅仅局限于影片的拍摄上,还特别研究了原著小说,并在创作剧本的时候为我们指明了一个正确的方向,让我们少走了不少弯路。他从头到尾一直陪伴在我们身边,对于我们为影片所选择的故事素材,更是举双手赞成,打算一路拥护到底,他是我们最最忠诚、最最值得依赖的合作伙伴。”

  让场景为故事服务

  当影片将故事中的背景地“微光城市”也设置成一个承前启后的角色时,吉尔·克兰发现自己确实面对的是在电影工业中所经历的最大挑战,他表示:“对于我来说,拍摄这部影片的最大症结之一,就是在我刚刚起步的导演生涯中,如何以一个名真正的讲故事的人的身份,让它得到最大程度的升华,而我最终选择的手段,就是善加利用角色与角色之间的关系以及他们所处的大环境。在《微光城市》中,真正占主导地位的恰好是一个濒于临界点的情感维系,这是我在《怪兽屋》时期不曾经历过的体验,因为那部影片关注的完全是简单的线性关系,对焦的是一幢被注入了人类灵魂的房子,根本就不若《微光城市》中的关系那般复杂,也不具备这部影片所能挖掘出来的趣味性。从任何角度出发,影片中的城市都在承担着一个角色的重任,这与在《怪兽屋》中给一个没有生命的实体以生命,是有着非常本质的区别的。”微光城市“就好像一个真正的人类那样,拥有着一颗正在跳动的心脏,而且越跳越弱,需要外界能量的刺激才能恢复活力。不仅如此,城市还拥有着神经中枢——即大脑,每一个出现在里面的角色,都与它有着独一无二的联系,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我让参与到影片拍摄的所有演员,在每一组场景开拍之前,都要反思一下,自己和其他人类角色之间的关系在这个独特的世界里会得到什么样的发展,然后再推断出自己在这座城市里站在什么样的位置上,以及与城市本身有着什么样的关联。”

  这一次,吉尔·克兰倾其所有地建造着一个全新的未来世界,因为他实在是不想浪费这个得来不易的机会,他接着说:“我觉得,让整个故事真正运转起来的关键所在,就是要记得它随时关注的都是人类角色,而非栩栩如生的画面和特效场景。当然,在这类电影作品当中,人物与所处环境之间的互动,本来就是没办法避免的,不过事实上,《微光城市》真正注重的,还是如何解开隐藏在这座城市背后的秘密:铁盒里的文件只能说是一个导火索,提供了一些信息,可以帮助你对城市本身有了更加深层次的理解和认识……所以我想说的是,在影片中,人物与场景的结合,是不可或缺且不可分割的。”

  确实,为影片创造一个“永恒之地”,对于吉尔·克兰来说无疑是一个真正的难题,他不仅成为了各种大大小小的会议的“座上宾”,同时还得小心回避着任何有可能显示出故事发生的年代的视觉线索,克兰说:“在这方面,我们一致通过,决定采用一种与方法论有关的手段。我和影片的艺术指导马丁·莱英从一开始就在不断地讨论,所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是以一个真正的建筑师的视角出发的,包括各种明显的记号、设计风格、颜色和感觉。‘微光城市’里的每一个摆设都有着它存在的意义,然后,你再将一个拥有着完整的整治体系的居民结构放入其中,让这个虚构的地方终于拥有了它的意识形态,足够承载一个故事……只要我们一直坚持遵循最开始所拟定的方针,即使中间真的会偶尔出现一些小意外需要处理,也实属正常,但在整个过程中,我们真的消除了许多可能顾及不到的差池与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