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广告狂人>剧评>4A是怎样炼成的:《广告狂人》(Mad Men)第1季

4A是怎样炼成的:《广告狂人》(Mad Men)第1季

电影中文名

广告狂人

2008-09-30 12:30

        于一个广告人来说,成为4A的一员几乎是不可磨灭的永恒梦想——自从美国广告公司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Advertising Agencies)成立以来,其严格的入会标准就成了衡量广告公司规模和实力的试金石,而它们的缩写“4A”自然也成了优良广告公司的品质保证。当然,那个名叫斯特林库柏的广告公司在现实中其实并未存在过,即使在《广告狂人》(Mad Men)剧集里也没有明确的交待这家公司是否加入了4A,但如果让看完这部剧集的观众们给斯特林库柏公司一个形容词的话,那一定会是——很强,很4A!       没办法,这个只在《广告狂人》剧集里存在的广告公司实在是太成功了。在1960年代,在那个美国广告业迅猛发展的黄金时期,在纽约的麦迪逊大道旁,就赫然伫立着这家广告公司的写字楼。红男绿女们在其间往返穿梭,为世人营造着一个个有关消费神话的美丽肥皂泡。而名不见经传的美国经典电影频道(AMC)也凭借着这部剧集在北美多如牛毛的付费有线频道中一举上位,俨然成为了电视频道中的“4A”一员。      现今看来,作为一部新晋剧集,《广告狂人》所取得的荣誉还是令人啧舌的:迄今为止该剧已经赢得了最佳剧情类电视剧集和剧情类最佳男主角两座金球奖杯,还有导演协会最佳剧情类剧集奖、编剧协会最佳新剧奖、演员协会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剧集提名,并且在第六十届艾美奖提名名单上狂揽十六项提名——包括分量最重的最佳剧情类剧集提名。毫无疑问,《广告狂人》已经成为进入新世纪以来北美荧屏上一匹最大的黑马。 仁至      一反前两年快节奏的动作、悬疑风劲吹的势头,《广告狂人》几乎是一一种沉闷、哀怨的通调来结构全剧的。坦率的说,看前两集绝不是什么休息脑仁的事,如果你对英语人名不甚熟捻的话,那些看起来都差不多的西装男和套裙女们甚至会让你迅速头晕脑涨、无地自容。但是随着剧情的进展,《广告狂人》会逐渐展现出它的“黑洞”本色:那些洞悉人心的人物塑造、充满双关和隐喻的有趣台词、人际关系中令人不寒而栗的阴暗陷阱,使得《广告狂人》成了一部结合黑色、伦理、情色与肥皂剧等多种类型特征的独特剧集。      《广告狂人》从头到尾都是冷色调的,我指的不是单纯的剧情时空背景:秋冬季的纽约市——当然,选择这个时空来叙事也是导演和编剧们的有意为之,当整个纽约城都被肃杀、阴冷的色调包裹,人们都在衣冠楚楚下面尽情的两面三刀时,剧集的阴郁气氛显然愈发明显。当主人公德雷珀(Draper)出现在镜头前时,他几乎没有真诚的笑过,他只是皮笑肉不笑的接待每一个人,潇洒的拿出一支香烟点燃,然后言辞犀利的剥去你的伪装,让你在不知不觉间陷入他的逻辑陷阱——如果你是他的客户的话,接下来你就会乖乖的掏钱了;而如果你是他的情人的话,就该乖乖的脱衣服了。总之,作为斯特林库柏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德雷珀几乎就像是一位神——这似乎有点违背韦尔奇在通用所开创的管理学法则——只要是有关广告的业务事宜,他一定能驾轻就熟,信手拈来(第十集里被李奥贝纳抢走一个大客户几乎是他唯一的失误了);而有关男女间的情事,这位风度翩翩、头发总是梳得一丝不苟的中年有车有房男更是迷倒万千少妇,手到擒来,绝无失算。      德雷珀其实有一个众人艳羡的家庭,妻子贝蒂(Betty)是一位漂亮的金发美女,虽然给德雷珀生了一双儿女,但身材依然婀娜,毫无走形之虞。可惜德雷珀对家庭并不珍惜,他往往留下贝蒂一人在家独守空房,回家后也常常心不在焉,匆匆了事之后便倒头大睡——心思早飞到蜜琪(Midge)(前期情人)或是蕾切尔(Rachel)(后期情人)那里了。      所以说,德雷珀是个道貌岸然、口蜜腹剑的伪君子——当然,他还不至于做什么大奸大恶之事,但在生活、工作圈中,他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无赖——穿着名牌西装的无赖。这一点在他与蜜琪的朋友打交道的过程中体现得犹为明显。蜜琪与德雷珀是两种截然相反的类型,这位年轻、性感的女子醉心当代艺术,玩世不恭,充满颓废气质。所以她的朋友们自然对德雷珀充满了敌视,在第八集里,这群艺术青年们便对德雷珀发起了毫不客气的攻击:他们认为德雷珀的工作便是制造谎言,给人们提供消费主义的幻相。当然,舌灿莲花的德雷珀很快用犀利的回击让那群乳臭未干的小子们疲态尽显,但其对话中所显现的不同的人生观,已经昭然若揭。      这或许就是德雷珀逐渐疏远蜜琪的原因吧,作为一个狂野不羁的女子,蜜琪很适合在冗长的广告策划和客户提案之后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性爱狂欢,这位疯疯癫癫的小妮子甚至会把一个电视机从公寓窗户里当街扔出去。与老气横秋的德雷珀比起来,蜜琪显然饱蘸着欲望与生命力,每次与蜜琪的交欢,就像是一场采阴补阳的能量输入仪式,让德雷珀重又神清气爽、斗志昂扬。但这样的女子就像一杯烈酒,偶尔喝喝爽性怡情,若要长饮不啜,难免会要了德雷珀的老命。所以德雷珀很自然的又靠近了蕾切尔,作为一个家财万贯的犹太富商的女儿,年龄、社会地位和教育背景等各方面都与自己相仿,这显然使德雷珀产生了能厮守一生的错觉,但在第十二集里当德雷珀向蕾切尔提出远走高飞的要求时,蕾切尔果断的拒绝了他。蕾切尔把话说得很明白,自己也是商界的女强人,家大业大,手下还经营着一家百货公司,岂会被德雷珀这样“幼稚的小孩子把戏”所蛊惑?      看着冷漠的蕾切尔,德雷珀颜面尽失、无能为力。在这一刻,德雷珀外强中干的真相暴露无遗。这是个将生活和工作都能轻易把玩的男人,但在把玩的同时,他必须将自己最真挚、最柔软的一面悄悄的隐藏起来。这种隐藏不啻是一种自戕——还记得深夜回家后德雷珀叫醒熟睡的小儿子那一幕么?当时德雷珀什么也没说,只是一个劲的要小儿子问自己一个问题,而当天真烂漫的小儿子问出问题后,他又只能颓然的回答一句:“我不知道”。      德雷珀只想体会一种被需要的感觉,一个太会把玩别人的人,其实是不会被别人真正需要的。你在利用别人,那别人也只会想到怎么利用你。      中国人说,“仁者无敌”,但在残忍、自私、不择手段的德雷珀那里,“仁”字早已从字典里扣去。丧失了一颗仁心的德雷珀,自然会在接下来的岁月里走得磕磕绊绊、险象环生。 义尽      冷酷无情的性格多半要从不幸的童年那里找原因,对德雷珀而言,尤其如是。其实德雷珀不叫德雷珀,他的真名叫迪克·惠特曼(Dick Whitman)——天晓得编剧们为什么会给这个浑身铜臭的家伙这么一个充满诗意的姓氏,用《红楼梦》里宝二爷的话来说,真是“玷污了人家的好名好姓儿”。      作为第一季里一个最大的包袱,关于德雷珀真实身份的剧情是一点一点展开的。先是他在火车上遇到一个了解他过去的故交,然后弟弟不请自来,接下来他在蕾切尔处坦诚了自己的惨淡童年,最后便是一心想上位的坎贝尔(Campbell)拿着这个秘密去要挟德雷珀……在这一串剧情链条中,关于德雷珀往昔的图景便被一块块拼贴起来:他是个人人唾弃的野种,母亲是个妓女,在生他时难产死去,后来他被送到父亲那里,受尽虐待;当他长大后参军入伍,被派到朝鲜战争前线挖野战医院,但在一阵炮火过后从医院里醒来,此时他已经被误认为是“德雷珀”,并以此名字接受了勋章。这个天赐的错误无疑让德雷珀茅塞顿开,此后他就以这个身份活了下来,并凭借不懈的个人奋斗钻进了上流社会。      德雷珀的童年阴影无时不在,当他拿着餐具上楼跌倒时,他也能回想起自己小时候跌碎盘子被大人教训的情形——在第六集开头的这个场景里,导演别出心裁的蒙太奇剪辑使得观众们对德雷珀的悲惨童年感同身受:摔倒在地下的德雷珀用无助的眼神仰望着训斥自己的长辈,那种孤独和惶惑瞬间弥漫整个荧屏。整日纠缠于心魔的德雷珀,对妻儿有所疏忽其实也就不难理解了。      所以,当弟弟亚当(Adam)找到自己时,德雷珀下意识的拒绝了他。他不会承认自己姓惠特曼,即使不为了现在的衣食无忧,德雷珀也绝对不想回到姓惠特曼时的那段悲惨记忆里。名字只是一个符号,但也是人性最好的表征——想想《千与千寻》里的经典隐喻吧——褪去了“迪克·惠特曼”的外衣,才能让德雷珀有基本的自信站立在纽约城里钢筋水泥铸成的丛林间。      想也不用想,德雷珀拒亚当于千里之外。他给了弟弟一笔钱,然后让他尽速的远离纽约,越远越好,而且不要再来叨扰自己。深夜前往弟弟住处拜访的德雷珀,几乎是用恳求的语气在与弟弟交流。      亚当哭了,他没想到哥哥会变得如此坚硬与陌生,在拥抱了哥哥之后,他含泪收下了那个装着五千美金的信封。但是亚当没动那笔钱,在第十一集里,亚当寄回了这个信封(被坎贝尔截收),然后用一根柔软的绳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我们可以责怪德雷珀的无义,但当导演不厌其烦的为我们在荧屏上展现德雷珀的凄惨童年时,我们还能将责任一股脑的推到德雷珀的身上么?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每个人似乎都是弱者。德雷珀小心翼翼的守护着自己的正常生活,亚当则更加小心翼翼的不要打扰哥哥。如果亚当无赖一点,勒索哥哥的钱财或者像坎贝尔一样要挟他,或许德雷珀和观众们还可以更加简便的做出价值评判。但在被哥哥温柔却坚定的拒绝了以后,亚当只是一个人躲了起来,直到生命的尽头,他也未曾发出像样的叫喊。      也许,直到第一季的最后一集,当德雷珀得知亚当的死讯后,他的心头会闪过一丝愧疚。也许,他会回想起小时候家里收留过的那个个性十足的流浪汉——这个流浪汉的故事在第八集里被演绎得活灵活现,当时是生活艰难的大萧条时期,一个流浪汉兀自出现在德雷珀家的栅栏前,他卑微但不失尊严的请求主人收留了他。在晚上整理卧具时,他告诉小德雷珀,自己是因为厌倦单调、机械的城市家庭生活而开始流浪的,在流浪途中他过得很愉快。而且他跟其他的流浪汉们结成了巧妙的联盟:他们会在途径的每一家门口留下印记,以此来区分哪一家有丰美的食物、哪一家有凶狠的恶狗。      也许,在德雷珀的全部童年记忆里,只有这一段是带着些许暖色的。在亚当死去后,德雷珀眨动的眼眸里应当也会显出异样的情绪。只是,对一个无义的老男人来说,这种毫厘间的情绪波动只不过是死水微澜罢了,套用一首Blues歌曲的曲名来形容,德雷珀的心已然是一颗“油炸的蚕豆”。  礼崩      斯特林库柏公司的合伙人罗杰·斯特林(Roger Sterling)可能算是这部剧集里最讨人厌的反面角色了。这家伙敛财固然有道,但在私生活上却是一团糜烂。与德雷珀不同,他在家里和公众面前还时不时的装出一副有德君子的模样,但背过身去却玩的昏天黑地。德雷珀与蜜琪和蕾切尔的交往固然是对妻子贝蒂的不忠,但终究还是有些感情因素的。而罗杰呢?他与公司里风情万种的琼·霍洛薇(Joan Holloway)之间的丑事人尽皆知,而且明显的只是玩弄女性罢了。当然,看起来风风火火的琼其实骨子里也是很脆弱的,只身一人在大都市里打拼不说,还要应付如色中恶鬼的般上司,其内心苦楚恐怕也是一言难尽。不过琼的魅力确实难以抵挡,罗杰暂且不说,其实金赛(Kinsey)对她也是仰慕有加,而同性室友凯丽(Kelly)也曾在第十集里对这位高大美女表露过爱意——看来,琼这位大众情人的吸引力已经到了男女通吃的地步。      在第七集里,罗杰去德雷珀家里用晚餐,趁着贝蒂独自在厨房的当口,他居然恬不知耻的对贝蒂性骚扰。而在第十集里,罗杰利用职务之便找了一对双胞胎女郎在办公室里大玩SM游戏,当他兴奋过度心脏病突发后,嘴里还嘟囔着性伙伴的名字,此时是德雷珀果断的给了他一耳光,告诉他其妻的名字,让他念叨妻子的名字,这才不至于贻笑大方。在病房里,看着妻子和女儿的罗杰立刻变得善良柔弱,甚至像个孩子式的一头扎进妻子怀里痛哭——此种恶劣行径在见多识广的德雷珀看来都难以承受!      不过琼对罗杰的感情倒是掺杂了几丝真意,当得知罗杰发病住院后,琼的眼里立刻噙满了泪花,这一切很快被大老板库柏(Cooper)看在眼里,这位不动声色的老头甚至直截了当的告诉琼,趁着自己还年轻,可以再找一个了。      对琼来说,罗杰就是一座大山——不是感情和生活的寄托,而是安生立命的靠山,在《广告狂人》里,琼就是罗杰的忠实二奶。      另一个挣扎在道德礼义地平线上的可怜虫就是贝蒂了,在不知情的外人看来,贝蒂生活富足、安稳,身体健康,几乎没什么可遗憾的。但事实上,贝蒂早就病了——不是病在身上,而是病在心里。      贝蒂有性幻想症——我不知道这么用词对不对,反正基本上就是这么个症状。看着洗衣机轰轰作响,贝蒂会把身子靠过去寻求一丝快慰,而面对年轻的空调推销员,贝蒂虽然表面上果断拒绝,心里却早已是翻云覆雨,幻想着他能与自己快意的行云雨之事。更为要命的是,心理有病的贝蒂无处倾诉,她找了一个名叫韦恩(Wayne)的心理医生,但就连韦恩医生对贝蒂神经质的冗长絮叨也逐渐无法忍受,当贝蒂深夜打电话骚扰韦恩时,后者以严厉的语气回绝了她。      可怜的贝蒂只好找到九岁的格伦(Glen)的倾诉,在这位分不清二十分钟是多长的小男孩心中,贝蒂就是一位女神。当他向贝蒂所要一束头发时,贝蒂理所当然的同意了。不过当格伦的母亲得知这一切时,她对贝蒂发泄了自己的愤怒——贝蒂唯一的朋友被误解了,她毫不示弱的在超市里当众打回了格伦的母亲一记耳光。      不过跟斯特林库柏公司的员工比起来,贝蒂还是收敛多了。在感恩节即将到来时,趁着库柏、斯特林和德雷珀都不在,公司的员工们开了一个疯狂的晚会,人们接吻、打闹,男员工追着女员工然后掀起裙子来看内裤的颜色。然后,平日里文质彬彬的人们爆发了空前的情欲释放:当希尔迪(Hildy)裸着身子从哈里(Harry)身上爬起来时,这间麦迪逊大道上的办公室像极了N个街区以外的花街柳巷。也许是身在职场的人们太需要发泄一下,在这个酒神精神喷薄而出的狂欢会上,到处都是惊叫和呻吟声。      在感恩节即将来临的夜晚,贝蒂带着孩子悄悄的离开了。德雷珀回到家后,只能坐在空无一人的台阶上暗自感伤。这是个早就名存实亡的家,与其竭尽心力勉为其难的强撑外表,还不如索性一塌到底,扎扎实实的推倒重建。      德雷珀坐在空无一人的家里,其实就是坐在一堆礼义廉耻崩塌后的废墟上。      所以,《广告狂人》是一部讲述礼义廉耻如何尽失的剧集,在礼崩义尽的大环境里,没有人是干净的。  智存      不过谁也不能否认剧中主要人物们的智商。从体力劳动的角度来看,他们简直就像一个个不劳而获的寄生虫——只要虚头巴脑、海阔天空的聊几句,然后故弄玄虚的忽悠出来,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从客户口袋里扎钱了。      但是,这也正反映了这些家伙们的高智商。当一个个挑剔的广告客户在会议室里吹毛求疵时,德雷珀们必须用严谨的思考、激情的演讲和恰到好处的欲擒故纵将他们征服。广告绝对是一件感性思维和理性思维相结合的活,技术含量极高,少了这帮高智商英才的加盟,斯特林库柏公司是运转不起来的。所以,当斯特林因为健康原因暂时退出决策层时,库柏毫不犹豫的将创意总监德雷珀提升为了合伙人——在头脑经济的领域里,掌握头脑资源始终是第一位的。      公司对头脑的厚爱也换来了这些智力精英对公司的忠诚,当麦肯光明公司对德雷珀挖角时,后者明确的回绝了他。而在老谋深算的德雷珀带领下,坎贝尔、哈里、金赛、肯(Ken)、莱曼诺(Romano)等一个个青年才俊迅速的成长起来,足可独当一面。所以每次开头脑风暴会议,就是这么一群男人们在办公室里插科打诨,笑声落地之处,一个个绝妙的创意便应运而生。      其中肯显然是个中翘楚,这位年轻的文案甚至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可见其文笔不错。但是肯的嘴巴也太过尖刻,当他无情的奚落佩姬(Peggy)是“肉都长在尾巴上的龙虾”时,立刻遭到了坎贝尔的老拳,二人扭作一团,一时斯文扫地。      佩姬的重要性便在这个情节中显露无疑。作为一名在第一集里刚刚进入斯特林库柏公司的秘书,佩姬的视角最初就是观众们的视角,是她带领着观众们在斯特林库柏的玻璃门后逡巡游弋,打开一副生动的职场画卷的。乡下出身的佩姬显然对自己的背景颇不满意,她一心想抹去自己身上的每一丝乡土印记,千方百计的想变成上流社会的“城里人”。所以,当她与一位卡车司机约会时——十有八九是相亲,她很自然的奚落了对方下里巴人的品味,在遭到反击之后,佩姬起身愤而离席。卡车司机想拉住她,但这显然无济于事,铁了心的佩姬一定会对每一个想提醒她记起乡下身份的人恨之入骨。      从个人奋斗的角度来说,佩姬与德雷珀十分相似,估计这也是德雷珀选择她作秘书的最大原因。而勤奋的佩姬很快也凭借自己的努力获得了升迁,在她为口红出色的撰写了广告文案之后,德雷珀把她正式提升为了初级文案,锦绣前程自此向佩姬敞开。不过佩姬的个人生活也有些乱,最初她以为德雷珀会对她有那方面的要求,但见多识广的德雷珀显然对佩姬不感兴趣,但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坎贝尔却对佩姬频频示好。在结婚前的最后一个单身夜晚,坎贝尔敲开了佩姬的门……      坎贝尔新婚归来,但与妻子不甚和睦。家世显赫的岳父岳母对坎贝尔的要求甚高,妻子对豪华公寓的要求也给了坎贝尔沉重的经济压力。在得知肯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文章后,心高气傲的坎贝尔甚至让妻子动用色情魅力为自己争取到了一个版面。而在掌握了德雷珀的秘密后,坎贝尔又迫不及待的拿它来要挟对方为自己升职。可见,在这群高智商的人群里,人人的危机感都很严重,坎贝尔过得尤其累。当自己的升职要求被拒、向老板检举上司未被重视、情人佩姬又一路窜升与自己平起平坐后,坎贝尔跌倒了人生的低谷。      而相较于总跟客户打交道的创意部人员,偏重设计的艺术部人员还是要文艺得多,突出代表就是莱蒙诺。莱蒙诺是标准的钻石王老五,事业有成但一直未婚,单身与母亲同住,掌管电话接线的女同事甚至能听到他和母亲的通话。不过这样的男人显然是不少女性心中的理想结婚对象,新来的萨德勒(Sadler)就这样被莱蒙诺迷得五迷三倒。不过剧中对莱蒙诺的问题暗示得也很明显——他一直在自己暧昧不明的性取向上踌躇不前,在第八集里,当莱蒙诺在酒吧里遇到一个对自己表达倾慕的同性后,虽然表面回绝了他,但我们完全可以看出莱蒙诺内心的惴惴不安。  信坏      《广告狂人》几乎就是一部关于美国当代史的剪影,政治、宗教、种族甚至国际关系的风云变幻都在剧情转圜间被展露出来。在这部剧集里,对美国社会当时浓厚的种族歧视也没有避讳。在《广告狂人》里,黑人们当侍应生、开电梯、做清洁工,总之都位于社会的底层,而有钱有势的白人们就时不时的拿他们开玩笑。相较于对白人女性的歧视,黑人所遭受的种族歧视显然要要严重的多。而华人的境遇甚至比黑人更差,在第三集里当坎贝尔新婚归来之后,同事们弄了几个来自中国的移民在他办公室里,一时唬得坎贝尔心惊肉跳,众人便在一旁拍手取乐。当时他们看待那几位中国人的表情,就像是在马戏团看小丑——剧中的中国人个个浑身脏兮兮,穿着农村的粗布衣服,还随身携带着鸡畜,看到此种情形,想必中国观众都会有所愤懑。而在第九集里,当众人开始谈论日益开放的性风气时,琼甚至语带揶揄的对佩姬说,贞操只有在中国人眼里才值钱——不屑之情溢于言表,不过在我看来,这却是对咱们的极大褒奖。      广告就是一个制造消费泡沫的地方,在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广告是人们欲望的最集中、最深刻的反映。身处广告业的红男绿女们,已经习惯了说谎——他们先是对客户说谎,然后教唆客户对消费者们说谎,最后便是对自己身边的人说谎。看完第一季《广告狂人》,最深切的感触就是人际交往间信任的缺失。太史公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句话可谓是对《广告狂人》众生相的最好写照。不过这也不仅仅是斯特林库柏公司的问题,其实整个社会都是那样的。在第一季最后几集里,一直贯穿着尼克松和肯尼迪的总统选战,尼克松甚至找到斯特林库柏公司来为自己包装策划——政治的虚伪和利益化也映照出了整个社会的虚伪和利益化。      不过在第二季里,事情应该会有所改观。经过了第一季故事的一年多以后,德雷珀在1962年情人节重新开始了自己的生活。不过在妻儿离开之后,他也在经历事业的转折。而佩姬已经诞下了她与坎贝尔暗结的珠胎——说实话,身怀六甲一直浑浑噩噩不自知,就连同事们都以为是发胖了,直到去医院检查才赫然生下孩子,这样的剧情设计还是有些逻辑Bug的,但电视剧毕竟是电视剧——做了单身妈妈的佩姬显然还要经历更多的波折,而新进的职员也在无形中给她增添了压力——好处是她可以以元老的身份对菜鸟们指手画脚了。      在第一季最后两集里新来的客户总监“鸭子”赫曼(Herman)应该在第二季里有更多的戏分,这家伙甫一出场就拿下了柯达公司的大订单,可见是个狠角色——当然,德雷珀那段放映自己家庭影集的创意说明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段说明就像一段心理治疗,透彻心扉的提醒着德雷珀关于家庭的责任与温暖,最后他打动了客户,也感染了自己。可惜当他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      出现在影视作品中的浪子,就是用来回头的,浪子回头的故事永远最精彩。      所以,我们完全有理由期待《广告狂人》第二季。刊载于《电视剧》08年第17期
该片热门剧评:

那些经典难忘的广告歌曲

1、yael naim - New Soul Apple Macboo..

Luke

4A是怎样炼成的:《广告狂人》(Mad Men)第1季

对于一个广告人来说,成为4A的一员几..

图宾根木匠

《广告狂人》与为什么我们这样生活

为什么《广告狂人》要这么美这么优雅?..

麦原评分10.0

《广告狂人》:优雅的奋斗故事

这是发生在上世纪的故事。关于一群广告..

老皮评分9.2

艾美奖:持续“迷狂”中期待变局

总体看来,这届艾美奖除了“双狂”..

麻绳

更多 7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