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23 张图片 
10 位演职员 
2 条剧评 
3 条新闻 
更多  

总剧情

  剧从1884年中法战争开始,到1895年甲午战争清朝政府签订《马关条约》割让台湾结束。以台湾的兴衰沦陷过程为线索,以刘永福、刘铭传等爱国将领为主要人物形象,全景地描绘了建台、保台的历史过程。详细阐述台湾沦陷的历史缘由,深刻揭露了以军国主义为代表的列强对我中华民族的侵略野心。讴歌两岸同胞的反抗精神,是一部慷慨悲壮的爱国

展开

  剧从1884年中法战争开始,到1895年甲午战争清朝政府签订《马关条约》割让台湾结束。以台湾的兴衰沦陷过程为线索,以刘永福、刘铭传等爱国将领为主要人物形象,全景地描绘了建台、保台的历史过程。详细阐述台湾沦陷的历史缘由,深刻揭露了以军国主义为代表的列强对我中华民族的侵略野心。讴歌两岸同胞的反抗精神,是一部慷慨悲壮的爱国主义作品。

分集剧情

第1集

  本明治维新后,不甘落后于西方列强,便把觊觎的目光投向了中国,台湾岛成为他们对华侵略的第一目标。时任兵部大辅的山县有朋提议以两年前台湾番民和琉球渔民发生的冲突为出兵借口,并派日本陆军少佐的桦山资纪到琅峤手绘台湾地图。

  在日本觊觎我台湾宝岛之时,法国已付诸行动了。清同治十二年冬,法国海军少校安邺在其政府支持下,以探险队之名,悍然率兵侵袭中越边境,图谋伺机侵犯大清国。黑旗军首领刘永福率将士全歼敌人,亲手击毙安邺。此后,黑旗军名震中外。

  消息传至北京,朝廷在得知刘永福乃太平天国“余党”后,不褒反罚,一方面要求越南驱逐黑旗军,一方面要求广西官员准备着手清剿。

  刘永福的好兄弟老铁战死沙场,刘将其子收为义子,起名刘成良。随后,越南官员阮文明传国王旨意,让其回国。

  身为朝中重臣,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从清海关总税务司洋员赫德口中得知日本对台湾图谋不轨。时隔不久,在日本长崎的台湾事务所一群青壮年日本军官以剖腹相逼,要求政府立刻出兵台湾。清同治十三年,即1874年7月14日,日军1600人就由长崎入侵台湾琅峤,台湾山胞奋力抗争,当地官员向清廷告急。是战是和,清廷迟疑未决,同治帝有意反击日军。李鸿章权衡时局,顺势上表主战,朝廷命其负责统筹全局部署台湾防务。

第2集

  廷同时任命沈葆桢任钦差大臣,赴台湾处理军务。

  刘永福派曾阿富将牺牲的黑旗军弟兄们的骨灰带回广西老家,并护送刘永福妻小回去见母亲,让义子认祖归宗。

  广西巡抚潘鼎新奉命逮捕刘永福妻小,而广西提督冯子材深敬刘永福其人,设计解救,后因此事,被革职,归家养老。越南国王望刘永福驻留,条件是入越南籍,刘永福不愿。他想起冯提督曾写书信,希望他回国报效,决定去镇南关找冯子材联合抗法。潘鼎新在镇南关设下圈套准备剿灭黑旗军,刘永福因不愿双方相残而撤退。此时,越南国王也同意让他保留国籍,以客军身份驻扎。

  沈葆桢精心计划,欲痛击已登陆的日军,却突然收到朝廷密令“衅不我开”,只好按兵不动。沈请旨应战,西太后借机教导同治帝,此事也改由恭亲王出面与日方交涉。台湾战事影响其它列强的贸易往来,他们向朝廷抗议,清廷措手不及。

  1874年10月31日,举棋不定的清廷拒绝了沈葆桢的请战,同日本签订《中日北京专条》。不久,同治帝辞世,光绪帝登基。光绪五年,日本以北京专条为由,正式吞并琉球国,改为冲绳县。

第3集

  葆桢上书,要求加强台湾海防;李鸿章的奏折直指日本乃大清第一心腹之患。朝廷接受二人建议,命李鸿章和沈葆桢分别督办北洋和南洋海防。

  法国卷土重来,朝廷派李鸿章前去交涉,1882年11月21日,李鸿章代表清廷和法国公使在天津签订备忘录,并得到两国的批准。然而不久,法国内阁重组,否定了中法天津条款,重张侵略旗鼓。

  冯子材解甲归田,自叹雄心万丈却不能再上沙场,仍心系黑旗军,同意让其九子冯相锟投奔黑旗军。

  1883年5月19日,法国海军上校李威利与刘永福在越南纸桥决一死战,黑旗军全歼李威利所部,取得纸桥大捷。冯相锟随张字营的清军入越南境,加入黑旗军,改名小九。

  中法战事频频,日本因法国入侵越南,伺机而动。面对时局,在上海因病告假的李鸿章与曾任直隶提督的刘铭传商讨对策,认为发展海军乃御敌之要务。与此同时,两江总督左宗棠要求淮军部下时任漕运总督杨昌濬想办法买船只和建炮台,用以抵抗外敌入侵。

  朝廷下旨让李鸿章回天津北洋本任,他以继续抱病为由,留在上海与法国特使交涉,试图促成和局。

第4集

  任吏部主事的唐景崧向已升为都察院左副都都御史张佩纶毛遂自荐,愿前往越南招抚刘永福所率的黑旗军。张将唐景崧引荐给翁同和,翁答应帮其上奏朝廷。而朝廷正与法国和谈,对此意见不一,没有明确表示是否让唐景崧赴越。唐景崧的红颜知己紫玉愿资助他赴越,令唐感激不尽。

  张佩纶上书西太后,并当面陈说利害,望朝廷招抚刘永福,再次力荐唐景崧,西太后命其回去候旨。不久,唐景崧赴越招抚刘永福,历尽艰辛,终于见到他。随后,唐将黑旗军兵粮状况据实以报,恭亲王下令拨饷五万。

  黑旗军乃法国侵略军的眼中钉,法军以清廷拨饷给黑旗军为由,在越南发起进攻。唐景崧承诺联络北宁清军相约配合,黑旗军坚守待援,谁知开战后,广西布政使徐延旭作壁上观,黑旗军只得杀出血路,退守越南太原,军饷一事也成泡影。

第6集

  国强迫越南签订《顺化条约》。朝廷得知,许多政策都开始向主战派倾斜。

  张佩纶拜见已经回到天津的李鸿章,希望他能加入到主战阵营中,李鸿章明显感到了朝廷天平的倾斜,便顺水推舟,上折“主战”。两江总督左宗棠也上奏建“恪靖定边军”,同时派旧部王德榜赴西南增募十营兵马,随时准备支援中越边境的战事。

  黑旗军与清廷不合,唐景崧向刘永福献策,让他自立为王,刘永福断然拒绝。

  因越南败局,北宁失守,西太后下旨,醇亲王替代恭亲王,命孙毓汶为军机大臣,重组军机处。并下令逮捕临阵脱逃的云南巡抚唐炯升和广西布政使徐延旭。张佩纶因当时举荐过两人,写折自劾。西太后则命张佩纶以三品京堂前往福建,帮办军务,张佩纶感谢皇恩,决定大展身手,连写十几道奏折阔论海防。与此同时,李鸿章通过政治掮客、天津海关税务司洋员德璀琳,与法国使臣福禄诺在天津签订了《中法会议简明条款》。

第6集

  廷把左宗棠调离两江总督,命南洋大臣曾国荃任其职。极力主战的左宗棠回京后拜访醇亲王,希望能重回江南,但孙毓文却弄权将其拉入军机处,不让他“独善其身”。

  法国签约后随即反悔,挑起“观音桥之变”。朝廷令张佩纶等人立即出京帮办军务。命刘铭传以巡抚衔督办台湾事务,他慨然受命。李鸿章估计法国有可能派舰队进攻大沽口,希望刘铭传留在天津帮办军务,被其婉转拒绝。李鸿章不无失落,仍支持军械军火给刘铭传。

  法国要求七天之内清国付清全部赔款,否则他们的舰队就要封锁海峡,曾国荃坚决一分钱不给,并让刘铭传七天之内赶到台湾。战事将起,日本等列强意派军舰到台湾海峡观战,以探清国海军战力虚实。

  此时,驻扎台湾的守军已集中了湘淮各军五名提督。刘铭传刚刚到任,就逮住了与他有宿怨的福建陆路提督孙开华的部下,炮兵营官杨得标在军中嫖妓。按规定,军中嫖妓立斩不赦。

第7集

  铭传觉得杨得标为可用之才,让他戴罪立功——把大炮从山腰移到山顶,以便提高大炮的射程,杨得标满口答应。

  法军妄图劝降孙开华,孙开华则利用机会提前做好防御部署。正在法军提前庆祝战争胜利之时,孙、刘齐心合力,向法军展开进攻,击伤了法国远东舰队副司令官利士比将军的军旗坐舰,旗开得胜。经此一役,刘孙二人尽释前嫌。法国得知战败消息向清国提交“哀的美顿书”:七十二小时内,清国如不给答复,就意味着两国提前进入战争状态。

  张佩纶视察马尾港,发现法军战舰也停留在港内,与福建水师近在咫尺,甚为堪忧,立即给李鸿章发电报。李鸿章却坚持认为中法交涉尚存一线生机,不可自生事端,要张佩纶按兵不动。

  眼看中法之战一触即发,为掌握主动,水师各船的兵勇向张佩纶求战。此事传至北京,两宫皇太后颁懿旨:朝廷仁至义尽,衅不我开。

第8集

  军企图全歼福建水师,张佩纶决定沉船堵江口,秘密要求停泊在马尾的各中立国船只迅速退至公海,各国均不配合,马尾海军失去了抵御法军舰队进攻的最好时机。

  在台湾基隆,刘孙二人为防止法军舰队登陆,沉船封海路,怎料,此决定影响了渔民们的生计,他们聚集在营门口,纷纷抗议。刘铭传向大家解释,正左右为难之际,商人林维源用自己的二十万两白银为其解围,并请众人帮刘铭传修炮台、挖战壕,共同抵御外敌。

  清光绪十年,即1884年8月23日。在清军毫无防备之时,法国远征舰队率先开炮,福建水师半小时内全军覆没。马尾造船厂全部倾覆,大清海军的摇篮毁于一旦。张佩纶上书自劾,并参相关官员玩忽职守,但翁同和却证实张佩纶所奏与事实大相径庭,张佩纶被革职。

  左宗棠领旨赴闽督办福建军务,西太后叮嘱他着力支持刘铭传。与此同时,两广总督张之洞详读唐景崧所写的《请缨日记》,深感唐景崧为可塑之才,让他送军备粮草给刘永福的黑旗军,以实现其承诺。

第9集

  越之前,张之洞建议唐景崧自建景字营,留守越南,并慷慨承担所需的军备粮草。

  刘铭传亲侄刘朝宗加入基隆的海防前线,令提督曹志忠深受鼓舞,誓与炮台共存亡。台湾在籍员外郎林朝栋募集义勇五百名,自带衣食、武器,以求赶赴基隆,为保台尽力。

  远东舰队司令官孤拔率领舰队。强攻基隆,敌我相差悬殊。审时度势,刘铭传下令放弃基隆,炸毁基隆煤矿,以狮球岭为界,退守沪尾,力保台北。此决定令上下官兵,义军义士皆为震惊,秀才丘逢甲联名上书,告刘铭传的御状。此时,只有孙开华明白,刘铭传的决定乃是保台良策。

  一切如刘铭传所预计,法军虽然占领了隆基,但清军与民众共同坚守狮球岭,令法军损兵折将,登陆士兵无一生还。沪尾大捷,全岛振奋。孤拔不敢再犯沪尾,下令无限期封锁台湾。

  消息传到北京,朝廷一片哗然,众人都误解刘铭传“怯敌”,临阵脱逃,众臣纷纷上书弹劾。李鸿章却上奏保刘铭传,西太后下旨将刘铭传革职留任。

第10集

  西太后与李鸿章再次谈论基隆之事,李鸿章向西太后解释这只是刘铭传采取的权宜之计,西太后则要刘铭传力保台北。

  李鸿章与德璀琳谈论定远和镇远两舰事宜,望提前交货,但得到的答案是:不但不能提前交舰,还可能会无限期延长。

  台湾被封锁,岛上军需民用紧张,左宗棠上书请奏,希望清廷水师风雨同舟共援台湾。李鸿章授命时任天津镇总兵的丁汝昌带扬威、超勇两舰满载物资奔赴台湾。清廷忙于台湾、越南与法作战之时,日本趁机策划朝鲜政变,朝鲜大臣向清廷求援,李鸿章无奈,只好命丁汝昌带舰返航,支援朝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