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新世纪福音战士新剧场版:序>影评>关于新世纪Eva——承载了少年时代的一段记忆

关于新世纪Eva——承载了少年时代的一段记忆

 

 

    

      世纪福音战士新剧场版《破》在日本公映,依然创造了票房神话。即使有人说它晦涩难懂,即使有人说它卖弄福音书,即使有人说它翻拍旧作骗Fans的钱,可是我想它对于我们这些在初中,高中的时候就接触它的人来说,承载的却是我们一段少年时代的记忆。

 

      至少于我,它是这样的存在。       回想第一次遇见它是在什么时候?大概有十年了吧。十年前的我看见它的时候,不可否认,在最初我只是单纯的喜欢这个样子的人物,很漂亮。那个时候流行的是灌篮高手,棒球英豪,或许间或夹杂着美少女战士的身影。       它没有灌篮高手的热血,看不见和樱木一样无厘头的存在;它没有那些青涩时代的温馨浪漫,看不见那个总是在最不经意间打动你的和达也一样的身影;它甚至也没有什么少女情怀,看不到和月野兔一样华丽丽变身的样子。       它甚至可以说沉闷,压抑。低暗的色调,简单的台词,冗长的沉默,大段的独白。       但是它却开创了一个日本动画的先河。英雄男主角的新定义,怯懦,自私,孤僻,灰暗,冷漠,备受争议。故事里的象征和暗示,暴力与血腥。每个人内心的独白,黑底白字,独特的世界观。       最初看的版本,是译制过来的。原26话的动画被删减成20话,当然很多台词也是被删改的。不过我觉得大体上还算是保留了原意,至少对于当时的我成为了可以接受的范围。       可能很多人会喜欢沉稳的凌波丽,或是活泼的明日香,再是美艳的葛城,可是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不是她们,而是那个懦弱的碇真嗣。 

 

 

      关于碇真嗣       作为动画的主角,碇真嗣无疑是复杂的。从故事一开始,他被美里带到NERV的总部,在父亲的强烈命令下,在众人的催促下,他极不情愿地驾驶初号机以后,他就一直在矛盾中:他害怕父亲,讨厌父亲,甚至痛恨父亲,但又不由自主地接近父亲;他不愿驾驶Eva,可为了人类的生存又不得不驾驶;他害怕被人讨厌,努力去接近别人,却又总是伤害到别人;他在生活中是个弱者,不断地逃避现实,又在众人的帮助下争取去面对现实……        漫画中有一段真嗣的自我开场白相当能表现他灰色的青春、无味的人生,让人印象深刻:“我将来并不想成为什么大人物,像梦、希望这类的事我想都没想过。活到十四岁,日子一直是得过且过,我想以后大概也是这样吧。所以喽,要是发生什么意外而死去的话,应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用这样一个凄惨少年担当保卫地球的大任,或许这样悲观气势更能表现生活的无奈和人性的胆怯,这种共鸣是用英雄形象所不能达到的。对真嗣而言,他并没有那种把驾驶Eva当作神圣使命的强烈荣誉心,反而有时会陷入一种逃避的矛盾中。他就是这样的一个混合体:他有时会退缩、懦弱,象个备受惊吓的小兔子,但他的身上有令人难以相信的潜在力量,在关键的时刻,这种力量会唤醒他自己,唤醒他驾驶的初号机,立下惊天动地的功绩。       那时候,我总觉得在真嗣身上真切的看见了自己。同样的青春期,同样的迷惑。真嗣迫切的需要别人的认同,他一直在害怕与矛盾中度过,他唯一的方式就是驾驶Eva,只有这样才能体会到别人对他的需要。那么自己呢,在听到真嗣说不想驾驶,不想驾驶,不想驾驶的时候,觉得在他的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我们度过了那个惶恐的叛逆期,不热血,不少女,总想着离经叛道。内心有被压抑的欲望,不想读书,不想读书,不想读书。看似平静的外表,没有人知道自己心中那种深深的厌烦。可是又不能放弃,因为一旦放弃,你将会一无所有。没有勇气甩开一切,能抓住的就只有它而已。我们迫切的想承认自己,因此除了读书什么也没有,它可以得到表扬,可以满足自己。就像——另一个碇真嗣。 

 

 

      关于补完计划       关于动画TV版进行的心灵补完,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心灵之壁。人和人之间的距离其实就是人类之间心灵上的隔阂。心魔蚕食著人类的心。看不懂身边的人,身边的人也看不懂自己。暴力、犯罪、性冲动、欺骗都是人类保护自己的卑劣的手段。照相机能够拍下人的表情,可以揣摩人的思想,但是没有东西可以了解人类的心灵。阴天压抑著人的心灵,雨水刺激著人的兽性。人类需要觉醒,需要回归。       在动画结尾通过真嗣心灵来补完其实也是想让观众有一种反思。抽象的图形,强烈的内心描写,关于真嗣疑惑的恐惧,价值,自由,我,其实也正是那时的我们所困惑的。       真嗣的恐惧是一种源自人类潜意识的恐惧,人类畏惧的并不是孤独本身,而是孤独背后隐藏的痛苦,而逃避痛苦却又是一种最基本的生物本能。碇真嗣这么挣扎,是因为他是一个纯粹的接近本我的存在,多数时间里他听从着本我的支配,逃避着痛苦和恐惧。但是作为社会的一份子,他还是逃不开社会这个他要遵循的环境,这个社会的准则和道德命令他这样或那样,因此产生了内心的动荡。他无时不刻想寻找自己的价值,可是他的价值却又是通过别人来承认的。他自私又胆小,可却又不想被人认为是无用的存在,所以他会想要驾驶Eva,他需要的是别人的认可,和自我对自身价值的认定。       动画最后一话他内心那些挣扎正是他不愿面对却又必须要承认的他人眼中自己的存在。可是我们是否又能摆脱这些别人所谓的评价吗?如果抛弃这些,我们是否就回归真正的自由?那么,自由是什么? 在Eva里的表述是在一无所有的世界里,人类是绝对自由的,但是有了天地,有了思想之后,人类就不再自由。碇真嗣想要的自由是什么?绝对的自由世界只是让他产生了强烈的不安,但是这种不安实际上是他思想的产物,也就是他把不自由世界的思想带进了绝对自由的世界,从而使这个绝对自由的世界不再自由。那么意欲是自由的吗?碇真嗣凭借自己的意欲创造了一个理想的世界,创造了这样一种可能性,但这就是自由吗?这只是我可以做我意欲要做的事情而已,并不是真正的无所依赖的自由。       所有一切的主动权其实在“我”手里,即是在碇真嗣自己手中,那么我是谁?在他人眼中我又是谁?在整个世界的眼中我又是谁?何处是我的价值坐标,是什么令我与众不同,又有什么地方与他人相同?已然度过的岁月里成就了怎样的一个我,我又想成为怎样的人?未来何去何从,我的内心对哪个群体怀有归属感?我有自我同一感吗?何时又在困惑?这样一连串的诘问,或许已经超出了碇真嗣的疑问,而在一部动画里自然也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具体到最后一话,只能说世界充满了我,正是因为我,才有了现在这样的世界,从这种意义上讲,每个人都是创世者。最终,碇真嗣认可了这个多元化的我。       动画到了末尾,已经没有什么故事画面了,开始出现了意识流的场景。或许在这时也向大家展示了庵野的目的:想要说明存在于社会的我们,究竟面对的是什么,缺少的又是什么?       简单的线条,不同人物的内心描写,却让看者觉得心惊。仔细想想,自己与他又有哪些差别?他的惊慌与疑惑或许正是自己的写照。所以才会那么强烈的想寻求一个答案。相比于肉体补完,或许心灵补完显得更有意义。       即使是因为经费不足,制作出粗糙的画面,可是在当时的自己看来,却也是别有创意的。        我想这部动画对于我所承载的意义,不仅仅是一个少年的故事那么简单。因为它见证了自己充满困惑的叛逆期,晦涩的青春和压抑的欲望。那些挣扎与渴望,是随着真嗣的起伏在一起的,在他进行补完的时候,自已也在寻求一个答案,一个让自己信服的道路。       所以在看到真嗣补完的最后,自己同样会有解放的感觉,那不仅仅是他在进行内心斗争,换在不同的立场,同样是自己的挣扎。       我曾那样清楚的听到自己心中的声音,也曾在夜晚辗转反侧寻找自己想要追寻的道路,那些晦涩,不安,躁动陪伴了自己。即使现在的心情归于平静,但是那些印记是存在的,并且是会一直印在脑中,不会忘记。        以此来纪念我的那个灰色青春。 

 

 

 

该片热门影评:

【EVA中18位使徒资料综述及卡巴拉生命之树】

...

雷纹评分9.0

关于新世纪Eva——承载了少年时代的一段记忆

新世纪福音战士新剧场版《破》..

麦筱七

【《新世纪福音战士》动漫中的巅峰!】

经典,永远不会变啊! 最近刚欣赏完了..

雷纹评分9.0

Beautiful world 宇多田光 EVA剧场主题曲

  it's only love it's only love  ..

godsend

《序》,21世纪的福音战士补全计划!

1995年,我那年13岁,这个世界的彼端,..

第七

更多 4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