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13 个视频 
89 张图片 
84 位演职员 
272 条影评 
11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在朗·霍华德确定执导本片之前,有好几个大牌导演想参与影片的制作:马丁·斯科塞斯迈克·尼科尔斯乔治·克鲁尼萨姆·门德斯贝尼特·米勒

·在话剧中扮演尼克松的弗兰克·兰格拉和扮演福斯特的麦克·辛继续在电影中出演,这也是朗·霍华德同意拍摄本片的条件。

·凭借话剧中的尼克松这一角色,弗兰克·兰格拉获得了2007年的托尼奖。

·出于政治方面的考虑和限制,影片只能在美国有限的院线进行放映。

Quotes

精彩对白

David Frost: Are you really saying the President can do something illegal?
Richard Nixon: I'm saying that when the President does it, that means it's *not* illegal!
大卫·福斯特:你刚刚是不是说总统有权利做违法的事情?
理查德·尼克松:我是说,如果一个总统做了什么原本不合法的事情,那么在这之后,这件事就不再不合法了。

Goofs

穿帮镜头

时代错误:当福斯特在悉尼歌剧院外拍摄镜头时,在银幕上能很明显的看到有很多崭新的建筑。可是,当时是1970年代,这些楼房哪怕到了1990年代还停留在图纸上。

Story

幕后制作

  从访谈到话剧
 
  1977年的夏天,大卫·福斯特采访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的电视节目成为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据统计,观看那场采访节目的观众多达4500万人,这儿数字是创造了美国新闻史的记录。这场采访看起来更像是一局棋盘上的对弈,只有一个胜者。在连续四晚的采访中,福斯特和尼克松互相角斗着智慧和口才——毫无疑问,这是一场无比精彩的访谈节目。这次访谈彻底改变了访谈节目的历史,在新闻史上写下了浓重的一笔,同时也改变了公众对政治和政治家的理解。

  《福斯特对话尼克松》话剧和电影两个版本的编剧皮特·摩根说:“这些人,收看这档在深夜播出的节目,不仅仅是猎奇,他们更迫切地想知道这个由自己亲手选出来的总统会怎么样解释自己所做的一切。其他的政客也想从尼克松的传奇的总统生涯里找到执政的秘诀。当然,对权利和对政治的渴望,我承认,是每一个人都会热衷于追逐的。”

  皮特·摩根是从1992年开始着迷于福斯特爵士对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的这次访谈。“我当时看了一套关于福斯特的纪录片,之后我就非常想知道他当时是怎么有信心、有胆量去采访尼克松,并且制作了纪录片《福斯特采访尼克松》的。”几年之后,皮特·摩根的脑海里一直萦绕着这两个人的形象和语言:“一边是福斯特,他是一个英国的贵族,一个优雅的绅士。经常乘着协和式飞机在大西洋上空来回穿梭,采访世界各地的政要。一边是下台的尼克松,他深居简出,形单影只。像一只失宠的动物,在角落里独自舔舐着自己的伤痛”。

  在随后几年中,皮特·摩根创造了一系列颇具看点但又真实可信的人物。《女王》中的伊丽莎白二世,《末代独裁》中的阿敏将军都出自于他的笔下。随着皮特·摩根对名人和政要的理解的深入,他对发生在30年前的那场访谈的兴趣愈发浓厚,甚至都到了欲罢不能的地步。作为编剧的他深知,这种以对话作为全剧支撑的题材是话剧的不二选择。他说:“我想把这次访谈改编成话剧,整个话剧的矛盾和冲突就是访谈。那就是一片战场,你来我往的子弹就是语言。这足够吸引人了”。随着剧本编写的深入,以及对福斯特和尼克松的的理解的深入,摩根表示“我找到了一个绝佳的切入点,那就是每一个人都是社会的人,而这个人的自然属性又会制约他的社会属性。尼克松,是个政治家,可是他的消极、内向、多疑的性格就牵制了自己,所以才会有水门事件。而福斯特却是个天生的和别人交流的高手,很多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喜欢他。所以,在我看来,他做一个主持人是再合适不过的”。

  从舞台到银幕

  《福斯特对话尼克松》的舞台剧自从06年在伦敦著名的Donmar Warehouse剧院上映以来,获得了无数的赞誉。而一向以苛刻著称的《伦敦时报》也向该剧竖起了大拇指:“和别的历史剧要对历史进行‘艺术地’改编不同,《福斯特对话尼克松》一剧是完全忠实于历史的,甚至可以将其当做文献来阅读。与此同时,它有有着完整的戏剧结构和肌理,这是一个扎实成熟的作品”。在该剧成功登陆百老汇并拿下托尼奖之后,几个好莱坞的制片人来到伦敦,希望摩根能把该剧搬上银幕。可是摩根没并没有马上就答应,他说“我当时写剧本的时候,是按照舞台的标准来写的,根本没有考虑适不适合电影,这个剧本没有办法改编成电影剧本”。但是导演朗·霍华德根本没有在意剧本的问题,他说“我根本不在乎有什么是无法搬上银幕的,从舞台到银幕并不是什么无法逾越的鸿沟,因为只要有内容,只要人们能理解,就可以被任何一种艺术形式讲述。”

  在制片公司的坚持下,皮特·摩根逐渐在话剧之外找到了新的切入点。“很多人已经看过那次访谈了,我想我的作品不可能比那场访谈更精彩,所以,我想是不是能更进一步,去探寻这两个男人在访谈之外的做的事情”。于是摩根几乎是重新写了一个剧本,他把故事的重心放在访谈之外,着重刻画了在访谈前后对阵双方的心里变化。他说“电影艺术的好处就是可以很方便的来回于各个世界——这些世界是可知的、可见的。这和舞台艺术太不一样了。”

  对于这个电影剧本,朗·霍华德也是赞誉有加:“皮特·摩根最大的贡献是什么?我想一共有两个,一个是戏剧剧本,一个是电影剧本。他真的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编剧,他非常有激情,把那么优秀的剧本改写成度剧本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可是他做到了。不仅如此,还完成的非常出色,这个剧本充满了冲突和反思,异常的丰满和殷实。”